未分類

「而且就死在我們的面前!」

「我們竟然沒有保護好將軍!我們是「烏塔國」的罪人啊!」

……

這個時候,司徒謹已經一個回身落到了地上,而且也收起了手中的大劍。既然蘭德爾人已經被他殺了,他當然不會還留在這裡不走。確切說來,應該是越快離開越好!

雖然司徒謹沒把這些邊防軍放在眼裡,但是這裡畢竟里可是「烏塔國」的過界,耽誤久了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保險起見,當然是儘快離開最好。

只見司徒謹動作飛快,趁著眼前那些邊防軍還在為蘭德爾哭喪,他已經向後跑出了十幾米。

這個時候,終於有邊防軍注意到了司徒謹。

「是他!是他殺死了蘭德爾將軍!」

「快看,兇手跑掉了!」

「兄弟們!抓住那個敵國殺手為蘭德爾將軍報仇啊!」

「對,為蘭德爾將軍報仇!」

「不能讓他跑掉!不然我們如何向死去的蘭德爾將軍交代?!」

「追啊!死也要把人給我追回來!」

豪門劫:權少的天后妻 ……

話落,所有邊防軍撒開丫子開始追司徒謹。

可司徒謹是什麼速度?他們是什麼速度?

眨眼的功夫,司徒謹又跑出了上百米距離,離這些烏塔國的邊防軍越來越遠。這個時候的司徒謹還沒在自己身上加持風系魔法呢!

跑著跑著,司徒謹微微抬頭,發現高文竟然就站在卻前方不遠處。

其實,高文到這邊已經有一小會了,剛才他好不容易跑上來,看到蘭德爾跟自己國家的軍隊會合,他本來心中對殺蘭德爾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只希望司徒謹能夠儘快撤退!

可沒想到,就在他這想法剛剛冒出的一瞬間,司徒謹卻做出了一個讓他絕對沒有料到的舉動。

眼見著蘭德爾已經跟那些邊防軍站到了一起,可司徒謹竟然加快速度,一個躍身上前,在大家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就把蘭德爾整個人劈成了兩半!

這是要何等的決斷力?何等的氣魄?何等的膽略?何等的速度啊?

在烏塔**隊眼皮底下把他們的將軍給殺了,而且還能毫髮無損的全身而退!高文心中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詞語來形容司徒謹了。

當然,跟那些烏塔國的邊防軍一樣,直到現在高文心中對蘭德爾的死還是有些難以置信。蘭德爾是誰?那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大陸將軍啊!那是大陸上排的上號的三星名將!

可一代名將,今日居然就慘死在了司徒謹的手中。這個消息只要一出,別說是「烏塔國」跟「亞羅帝國」,恐怕整個大陸都會被驚到!

高文知道,從今天開始,烏塔國已經跟亞羅帝國結下了死仇!

這些是后話了,卻說司徒謹在看到高文以後,立馬為自己加持了風系魔法,腳下登時就如踩著一個飛輪一樣,眨眼之間便跑到了高文的面前,在高文還沒反應過來之前,一把拉住他朝著提亞斯那邊跑去。

(未完待續。) 另外一邊,阿爾瓦已經帶著所有出城搞偷襲的人潛伏在了提亞斯城下的小叢林內。因為敵軍後方大亂,所以那些本來還在攻城的人早都已經趕回去支援了,如今提亞斯城下安靜的很,這片小叢林裡面也根本沒有敵人。

因為此次行動計劃十分周密,加上大家撤退也比較及時,所以除了有幾個人受了點傷,大多數人都沒什麼事,幾乎是怎麼出去,就怎麼回來。

可即便是這樣,此刻這近百人臉上卻沒有一個有好臉色的。剛才,當阿爾瓦告訴大家司徒謹跟高文兩人去追殺敵軍大將時,所有人在吃了一驚的同時,心裡也開始忍不住為司徒謹跟高文擔心起來。

這一百個人當中,有【13營】的人,有提亞斯城防軍的人,有李.克斯特夫人的人,雖然這支百人小隊組成成分駁雜,而且還是被司徒謹給臨時拼湊起來的,但這支隊伍中有一個人算一個,都是司徒謹的死忠。

【13營】的人自然是不用說,從帝都到提亞斯,他們已經跟司徒謹緊緊地聯繫在了一起。

李.克斯特夫人的侍衛們呢?雖然剛開始的時候跟司徒謹鬧了一點不愉快,但之後跟司徒謹接觸越多,心裡對司徒謹就越是服。再加上大家也不傻,都能看得出來李.克斯特夫人跟司徒謹之間有些貓膩,所以心裡早把司徒謹當成自己人了!

而提亞斯的城防兵,跟司徒謹也是有點不打不相識的味道。那晚司徒謹一劍砍掉鮑曼頭顱,大部分城防兵都是親眼所見,心裡對司徒謹除了敬畏就是佩服。

而被司徒謹從鮑曼劍下救了一命的菲爾丁,從那以後基本上就為司徒謹馬首是瞻了,城防軍也因此跟【13營】的人走的很近,本來就覺得司徒謹是個狠人,又聽【13營】人說了不少司徒謹以前的光輝事迹,大家心裡對司徒謹的崇拜感已經上升到了極致。

其他人不敢說,現在在提亞斯城軍人的心目中,司徒謹就是他們的一號領導,他說啥是啥,他指哪打哪。這一點,從菲爾丁和提亞斯那些軍官平時對司徒謹的態度中就能看出來。

當然了,高文也不差,雖然他在大家心裡的地位不如司徒謹,但高文本身就有人格魅力,加上又有一副好脾氣,所以也是深得大家愛戴。

正是因為有這層心理,所以當聽聞說司徒謹跟高文竟然不顧危險,往敵國方向去追蘭德爾了,大家才會如此擔心兩人的安危。

事實上,就在阿爾瓦剛剛告訴大家這件事情的時候,所有人都吵著也要同去追殺蘭德爾,但是都被阿爾瓦跟艾博特給攔住了。

這兩個人當然不是不關心司徒謹跟高文的安危,而是因為他們清楚司徒謹跟高文都不是尋常人,尤其是司徒謹,他若是都追不上蘭德爾,那麼去再多人也只是給他們添亂罷了。

何況雖然敵軍剛剛被他們大鬧了一番,但現在已經慢慢反過味來,要是這麼多人都去追蘭德爾,到時候被「烏塔國」來個前後兩面夾擊,那可就事與願違了。這個時候,還是人少一點好行動。

不過心裡雖然對司徒謹跟高文兩人很信任,但對於兩人能不能安全回來大家卻還是沒底。

大家現在之所以潛伏在這個小叢林里,一方面是因為城下有司徒謹設置的陣法,沒有司徒謹他們根本回不去,另外一方面卻是在打算著,如果司徒謹跟高文凌晨之前還不回來,他們就回頭去找這兩個人,這是大家商量之後共同的決定。

讓他們拋棄司徒謹跟高文,他們做不到!

「還沒看到他們人嗎?」歐文站在一棵大樹後面,對站在他旁邊的阿爾瓦喊了一聲道。

如今在這支小隊裡面,除了阿爾瓦以外,就屬歐文的身手最好,雖然歐文比較年輕,但卻沒人敢小瞧他。就說剛剛大鬧敵營,死在歐文劍下的人就不知幾何,甚至有很多身強體壯的瓦爾人,都是被歐文給一劍刺死的,那些普通的「烏塔國」士兵就更不用說了,歐文一劍就能殺死五六個。

之前歐文為了報仇刺殺李.克斯特侯爵,被司徒謹給攔了下來,當時歐文對司徒謹心裡別提有多恨了,當時他還以為司徒謹跟李.克斯特侯爵是一夥的,所以才出手救下那個老東西。

後來他才知道完全不是這樣,再後來司徒謹不但把他的哥哥給救了出來,還間接為他報了血仇,雖然他父母已經是人死不能復生,但歐文卻再也沒有遺憾了。

冷靜下來之後,再想之前司徒謹對待自己的態度,歐文才發現原來司徒謹一直都沒跟他一樣,不然的話,他早死了千百回了,怎麼還能有機會見到他的哥哥?

慚愧心理加上感恩心理,讓歐文決定留在【13營】。

下了這個決定之後,歐文本來還以為自己浪蕩慣了,會難以適應軍隊生活,不過剛進【13營】沒多久,他就跟大家打成了一片,如今他已經把自己看成了【13營】的一份子。

阿爾瓦心裡也是急:「還沒!再等等吧!」

歐文又轉過身子,朝後面看了半晌,然後回過頭對阿爾瓦道:「還等?你看看天都要亮了,我們還等什麼?難道要放棄營長和高文不管嗎?」

阿爾瓦還沒開口說話,這時艾博特突然從後面小跑過來:「阿爾瓦,我看不如我們現在就去找營長他們吧?」

阿爾瓦心裡苦笑連連,他暗暗埋怨高文把一個燙手山芋交到了他手裡,看著所有人看向他那希冀的目光,阿爾瓦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難道不想去找司徒謹跟高文兩人嗎?但司徒謹跟高文既然讓他把人帶回來,就是不希望大家有什麼閃失,可現在大家卻要冒險回頭找人。要知道,現在可不比剛剛,身後敵區已經沒那麼好闖了,要是為了回去找司徒謹跟高文而把大家都折里去了,阿爾瓦不知道它還有何臉面面對司徒謹跟高文。

「阿爾瓦,你倒是說個話啊!」歐文繼續催道。

其他人也立馬附和。

「是啊,你還猶豫什麼?難道我們這裡面有怕死的人嗎?」

「阿爾瓦,再不去的話說什麼可都晚了!」

「走吧!我等不下去了,出來時候多少人,回去就得多少人!沒理由我們回去,把司徒少爺跟高文大哥留在後面!」

「說得好!雖然咱們人少,本事也不如司徒少爺和高文老弟,但肯定也能幫上他們的忙!」

……

見眾人七嘴八舌的催自己,阿爾瓦實在是抗不下去了。他知道,就算他再不開口,大家也肯定會自己行動。

一拍大腿,阿爾瓦決定道:「好!回去!」

(未完待續。) 聽阿爾瓦終於鬆口,眾人眼中都閃過一抹亮色。

大家簡單商量了一下行動計劃,然後便打算回頭去找司徒謹跟高文。

可沒想到還沒跑出幾步,兩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眾人前方不遠處,因為天色還很黑,大家看不清那兩個人的相貌。

站在最前面的阿爾瓦跟艾博特對視了一眼,都有些不確定要怎麼辦。

就在這時,那兩道身影已經連續幾個跑躍動作,眨眼間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營長?」

「司徒少爺?」

「高文!」

「高文老弟!」

待看清這兩個人的樣貌,所有人瞬間狂喜。

「他們回來了!他們真的回來了!」

與此同時,提亞斯西城門。

李.克斯特夫人看著菲爾丁:「菲爾丁,你跟我說實話,司徒謹人呢?」

平日里一直快人快語的菲爾丁此刻卻有些支支吾吾:「夫人,這個…司徒少爺他….去辦事了,很快就會回來。」

「辦事?」李.克斯特夫人明顯不信:「辦什麼事?去哪辦事?我都在這裡站了大半個晚上了,卻連他人影都沒看到,問誰你們都跟我支支吾吾的,怎麼?現在你也跟我打馬虎眼是嗎?」

見李.克斯特夫人真生氣了,菲爾丁忙道:「怎麼會!夫人!您看您說的,我哪能啊!」

要跟以前,菲爾丁還真不拿李.克斯特夫人當個事,雖然李.克斯特侯爵身份尊貴,但在這提亞斯城內,菲爾丁最看不慣的人就是李.克斯特侯爵和杜勒斯。

這兩人一直以來狼狽為奸,對內欺壓百姓、對外出賣國家利益,菲爾丁已經忍他們多時了,本來他打算拚死也要把這兩個人做出的醜事給舉報上去,好在後來司徒謹出現,用他的方式擺平了這件事,結果也算是令人滿意。

不過李.克斯特侯爵雖然死了,但李.克斯特夫人卻繼承了李.克斯特侯爵的所有家產。按理說菲爾丁跟李.克斯特夫人是八撇子子打不著一竿子的關係,加上心裡對李.克斯特侯爵的鄙視,按照菲爾丁的脾氣,他不對李.克斯特夫人冷眼相向就不錯了,怎麼會這麼給這位夫人面子?

這就要扯上司徒謹跟李.克斯特夫人之間的關係了,別人不清楚,但菲爾丁這些日子以來一直跟司徒謹走的很近,他早就看出來這位貌美的夫人跟司徒謹之間的關係很不一般了。

當然,以上只是一層原因,還有另外一層原因就是李.克斯特夫人最近對他們城防軍沒少提供幫助。不說前兩天李.克斯特夫人特意給大家送了一萬件棉衣的事情,就拿昨天晚上來說,這位夫人又親自帶著一支送飯車隊來這裡慰問大家,讓在寒風中堅持守城的所有城防軍都吃了一頓熱乎飯菜。

就沖這一點,菲爾丁也不會不識抬舉對李.克斯特夫人不敬,何況還有司徒謹那層關係!

不過正是因為李.克斯特夫人昨晚親自帶人過來給大家送飯,所以才察覺到了一些異常。本來菲爾丁跟一眾守城軍官都以為司徒謹他們很快就會回來,可沒想到自從昨晚他們這一走,直到現在都沒回來,整個西城門的氣氛都被這件事情給壓的沉重不已。

李.克斯特夫人本來就是個心思玲瓏的人,昨晚她沒見到司徒謹的時候就覺得大家有些不正常,不過當時大家好歹把這件事給掩過去了,沒讓她知道。

可到了現在,大家心裡都焦急的很,一個個臉上都寫著心事,別說是李.克斯特夫人,就連個普通人大家都騙不過去,所以才有了眼下的這一幕。

李.克斯特夫人雙眼直視菲爾丁:「既然不能,你就跟我說實話,不然我就去問其他人,我還不信就沒個人能跟我說實話了!」

菲爾丁直被李.克斯特夫人看的發毛,半晌,投降一般道:「好…好,我說,我說行了吧!」

當下,便把司徒謹帶人出城的事一五一十的跟李.克斯特夫人說了。

「什麼?你說他只帶了一百個人?」李.克斯特夫人驚訝而又擔憂的聲音在城上響起。

菲爾丁眼皮往下一耷,沒有說話。

見狀,李.克斯特夫人知道菲爾丁說的就是實話,她用手輕輕扶了一下額頭,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力:「他…去了多久了?」

菲爾丁沒有去看李.克斯特夫人,聲音聽起來充滿了懊惱和後悔:「從昨晚到現在,已經十多個小時了!」

說完,見李.克斯特夫人看起來有些搖搖欲墜的樣子,菲爾丁忙道:「夫人,外邊天氣這麼冷,您還是先回去吧!等這邊有消息了,我會立馬派人過去告訴你!」

李.克斯特夫人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好一會之後,這位夫人才開口道:「不!我就在這裡等他回來!」

「這…」聽到李.克斯特夫人的話,菲爾丁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等他回來?可問題是都去了這麼久了,他還會回來嗎?

臨走之前,司徒謹只是告訴菲爾丁說他要帶一百人出城,可出城之後他們要做什麼,怎麼做卻完全沒跟菲爾丁說過,菲爾丁能做的除了等司徒謹回來時給他打開城門,其他的他什麼都做不了。

可是已經等了這麼久,就連菲爾丁也有些絕望了。

畢竟敵人有十萬軍馬啊!可司徒謹他們呢?只有一百個人,就算司徒謹再厲害,一百個人能做什麼?

如果是站在私人角度,菲爾丁恨不得立馬便帶人出去找司徒謹他們,就算人都死了,能找回他們的屍體也行啊!可菲爾丁卻不能這麼做!因為他現在並只是他自己,他還是提亞斯的城防統領,他身上肩負著保護提亞斯城內所有人口的責任和義務,所以他必須要守在城裡!

見李.克斯特夫人目光堅決,菲爾丁不再多說什麼,他轉過身,拖著沉重的腳步走下了城樓。

李.克斯特夫人抬起頭,走到城牆最前面,看著外面白皚皚的雪地,腦中卻浮現出了司徒謹的面龐。

嘴角浮現出了一絲絕美的笑容,李.克斯特夫人心中默默道:「謹,我知道你沒那麼容易死!等你這次回來,我不會再顧忌那些世俗的東西了,我已經決定要面對自己的本心!「

(未完待續。) 其實自打上次見了司徒謹之後,李.克斯特夫人這幾天的心情就一直都很複雜。

她現在對司徒謹事實上也說不上是有多喜歡,只能說略微有點好感,可即便是這樣,她也覺得自己可笑至極。不說司徒謹在年齡上比她小那麼多,就說她身為寡婦這一點,就不該對司徒謹抱有什麼心思。

像是李.克斯特夫人這種女人,從來就不缺少追求者,別說她嫁人之前,就是她嫁人之後,對她動心思的男子也是數不勝數。

不過,李.克斯特夫人卻從來沒覺得自己會對哪個男人有好感,從小到大,她見過太多男人,這些男人不管是行為舉止、還是神態目光,無一不讓她覺得厭惡。

正是因為所有男人對她來說都是一樣的,所以這位夫人之前才會心甘情願的嫁給李.克斯特侯爵這麼個老頭子。一方面是從家族利益方面考慮,另一方面也是覺得嫁給一個快要入土的老頭,自己也可以早點解脫出來。

可以說,一切都已經按照這位夫人的想法往下發展,不但如此,還比她預想的發展速度要快上很多。如今,李.克斯特侯爵不但已經死了,而且她還順利繼承了李.克斯特侯爵留下的龐大遺產,按理說,她現在應該很高興,可她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只能說司徒謹的出現打亂了這位夫人預想的生活,事實上她跟司徒謹也認識沒多久,但很奇怪,司徒謹確確實實在她心裡霸佔了一席地位,有生以來,司徒謹是除了老伍德維爾以外,第一個在這位夫人心裡留下痕迹的男子。

老伍德維爾不用說,那是她的親生父親,可司徒謹呢?連李.克斯特夫人自己都想不明白司徒謹是如何讓自己對他留下深刻印象的。

是初次見面時那清澈的不帶有一絲色彩的眼神?還是小峰山上擋在自己面前那不寬闊卻讓人很安心的背影?亦或是不管發生什麼卻永遠都一臉冷靜的那張英俊面孔?還是那隱約有種香草氣味的溫暖懷抱?

不管是什麼時候,有一點卻是肯定的,那就是她對司徒謹有種本能的信任感。李.克斯特夫人本來就不是個花瓶,這一點從她的父親老伍德維爾過世之後,她以一己之力把家族領地打理的井井有條就能看出來,可到了提亞斯后,她卻發現自己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本能的就想依賴司徒謹。

自打李.克斯特侯爵去世之後,提亞斯上層社會就一直流傳說她跟司徒謹兩人之間有不正當關係,最近這謠言愈演愈烈。在來此之前她本來已經決定以後要跟司徒謹兩人保持距離,但就在剛剛,當她知道司徒謹如今生死未卜時,她卻突然發現自己想錯了。

為什麼要去在乎別人的看法,而因此違背自己的本心呢?世俗眼光對她來說真的有那麼重要麼?之前她或許覺得很重要,可現在她卻只想順著自己的心意走下去。

lixiangguo

「你可得了吧!就咱宿舍老三那情商?那次班裡一妹子寫情書,他愣是給把錯別字改了還在信下面寫了批準點評給人家送回去!你是沒見當時那個女生的臉色啊。」老四用手在臉上抹了一把,「老難看了。」

Previous article

「牧夢妙」薛浩斥聲道,將牧夢妙的魂呼喚了回來,牧夢妙不由臉龐一白,巨大的狼身帶著滔天的凶威讓牧夢妙心生膽怯。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