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翊凡,今天你得了大比的冠軍,宴會那是必須得有的,回去準備一下,到時候吃飯的時候,爺爺吩咐人來喊你們一家子。」

走在李家的大路上啊,李四是一臉的喜悅,所謂是開心至極。

李君昊和劉訪琴作為父母,也是為兒子感到高興,一路上沒少不誇獎他。

回到家中,李翊凡先是洗了一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后,便疲憊地倒在床上,進入了夢鄉。

人睡,夢亦是夢,人醒,夢不是夢。夢裡尋她千百度,醒來卻是一場空。若醒來夢不成真,那為何要有夢……

「沐雪,不要,不要離開我,不要……」

李翊凡額頭上沁出了汗水,他的神色不安。

「凡兒,凡兒?」

一道慈祥的聲音傳來,她正是劉訪琴。

走到床邊,突然李翊凡的手抓住了她,這著實是把她給嚇了一大跳。

不過她別沒有將李翊凡的手鬆開,反而將他的手抓得更緊,「別怕啊,凡兒,娘在這兒呢!娘不會走的。」

「不走,不離開我。」李翊凡喃喃著。

終於他的氣息平定了下來,神色也舒展了起來。

「娘!你怎麼進來了?」李翊凡醒了過來。

「我來叫你去參加你爺爺為你準備的宴會了!」

李翊凡立馬起身,「那我們走吧!」

一家三口,手拉手前進。

宴會在庭院舉行,這裡今日被裝飾的像天堂一般,處處可聞見花香,這是多麼令人舒適的一個場景。

李翊凡他們走了過來,樹頭上兩隻鴛鴦嘰嘰喳喳地秀著恩愛,似乎是在嘲諷李翊凡一般,「一隻單身狗。」

別以為李翊凡啥都不懂,他似乎是聽出了這兩隻鴛鴦嘲諷他的意味,撿起一個石子就朝著樹上扔去。

鴛鴦見有危險來臨,立馬各奔東西,撲了撲翅膀,自顧自地逃了去。

李翊凡冷笑一聲,做出一個不屑的神色,不過他的神色卻是憂鬱的,他喃喃道:「真是大難臨頭各自飛,不知是可悲,還是……」

「凡兒,你在說什麼呢?」李君昊問道。

李翊凡立馬回答道:「沒,沒。我什麼都沒說。」

「快,我們的冠軍來了。」李四看到李翊凡他們三人後,說道。

「爹!」李君昊與劉訪琴見到李四之後,立馬跪倒在地。

「你這是幹嘛,快起來。」李四被嚇一跳,立馬去扶他們二人。 「孩兒不孝啊!」李君昊嚎啕大哭。

「孩子啊!是爹的錯,以後爹不會讓你再吃苦了。」李四急忙扶李君昊和劉訪琴。

可李君昊和劉訪琴偏偏不起來,硬生生地是磕了三個頭,這才站了起來。

李翊凡的眼眶也是有些濕潤了,李四看到這樣的場景,立馬說道:「都幹嘛呢!今天是翊凡成功奪得冠軍的日子,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日子,是好事,都不哭了。」

抹了抹眼淚,三人這才恢復自己的心情。

「來,都坐好了。」李四對李翊凡他們說道,隨後又對著一個下人說道:「吩咐廚房上菜。」

「是,老爺。」

香氣撲鼻的菜肴被下人一道道地端了上來,桌子上的各位那早已經是如同餓狼餓虎,不過最多也只是咽了咽口水而已,在正式的場合自己的行為也得規範,否則周圍的其他人便會厭惡你。

所有人都已經端端正正地坐好,李四首位,他作為一家之主自然是要首先發言的,只見他舉起酒杯,大家也都舉了起來,然後對大伙兒們說道。

「今天,我們一家人坐在一起,其一是在一起聚聚,聊聊家常,其二就是為翊凡奪得冠軍慶賀一下。乾杯!!!」

十幾隻杯子碰在一起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一杯酒就這樣沒了,下人們又開始為眾人添酒。

「翊凡,今天你奪得了冠軍,爺爺也沒啥拿得出手的,那桿霸王槍以後就歸你所有了吧!這個禮物不知道孫子你滿不滿意啊?」

李四此話一出,李翊凡還沒來得及回答,從臉色上便可以看出一些人已經產生疑問了。

「爹,這霸王槍是我們李家的鎮家之寶,怎麼可以將此物給他的。」李豪不爽地對李四說道。

「你給我閉嘴!!!」李四大喝一聲。

似乎是被李四的這一喝聲給嚇到了,李豪也不再說話,就耷拉著腦袋看著碗。

李四悄悄瞟了他一眼,暗自地搖了搖頭,自己的這個二兒子,在經商打理方面那可以說是一個大大的人才,其他方面也都還可以,但唯獨怎麼就這個心眼這麼小,一點兒男人的寬闊的胸懷都沒有,這讓李四確實有些著急啊!

「三位長老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意見?」李四向長老問道。

「我對家主的決定,沒有任何的意見,並且我相信,以他李翊凡的天賦絕對不會將霸王槍埋沒掉的。」

李義坤作為二長老,在李四說完之後立馬就回答了,順便給李翊凡帶了一個「高帽」,不過這個「高帽」可不是完成不了的。

「你呢?大長老。」聽完李義坤的話后,李四又向坐在身旁的李宏問道。

頓了一下,李宏說道:「我跟二長老一樣,也沒有意見,並且我在這裡要跟翊凡道個歉,賠個不是。」

李宏舉起酒杯,李翊凡站起身來,同樣也是拿起了酒杯。

李宏說道:「翊凡啊!以前都是大長老的心胸狹窄了,還望你莫要怪罪,大長老在這裡給你賠不是了。」

「大長老,您不需要多自責,以前的事情,翊凡早已經忘卻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

說完李宏一口將酒喝下肚中,李翊凡也跟著喝了一口酒,一表示尊敬。

不是李翊凡他不喝完,而是他實在是沒這麼大的酒量,在沒有能力完成一件事情的事情時候,便不要去賣弄或者答應別人,否則最後一切不過都是自取其辱。

這個時候李翊凡沒喝完在同齡人面前或許是有些丟臉,但是在長輩面前,只要是合乎情理,沒有違背道義的情況下,那都不能說是丟臉,在長輩的面前,我們晚輩永遠沒有面子可言。

大長老李宏,二長老李義坤現在都發言了,眾人的眼光都聚集在了三長老李兆財的身上。

「你呢?三長老。」李四問道。

「我……我……」

李兆財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李宏看到,在桌子下面用手指碰了一下他。

他這才說了出來,不過聲音確實有些小了,桌子上的眾人勉強能夠聽見,但是再小一些就誰也聽不見了,「我也沒意見。」

「好,既然各位長老都沒問題了,那此事就這樣決定了,對了,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一件事。」

李四朝著李翊凡甩出一枚戒指,李翊凡接住戒指,心中有些激動,他認得到,這枚戒指便是儲存戒指,他詢問道:「這,這是給我的嗎?」他的語氣有些激動。

李四點了點頭,「這是你贏得冠軍的獎品,戒指需要滴血認主,現在我們就開始吃飯吧!戒指你回去后慢慢研究。」

「等等,既然翊凡今日比賽得了冠軍,我這個作為大伯也還是得好好祝賀的啊!」李博濤對李四說道。

李四微微地點了點頭,笑了笑說道:「不錯,你這個當大伯的是得好好祝賀一番,你看我這老糊塗,把你都給忘了。」

隨後李博濤舉起酒杯,李翊凡如之前一樣,站了起來,拿起酒杯。

「翊凡,大伯首先恭喜你得了冠軍,大伯呢,也沒有什麼好的禮物可以拿得出手,所以我就以這一杯酒為禮物。」

說完,李博濤就喝了杯中的酒。

就在李翊凡要喝的時候,李博濤突然攔住他,對一旁的下人說道:「給他滿上。」

李翊凡心中哭了,他立馬就懂了李博濤的意圖,最後他屏住呼吸喝完了這一滿杯酒,差點還被嗆住了。

隨後,便開始吃飯了,李四率先動起了碗筷,待他動了之後,其他人才開始動起來。

李翊凡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儲存戒指,心中早已經是思緒萬千,心花怒放了,要不是現在還在飯桌上,他早已經迫不及待將這儲存戒指滴血認主了。

在飯桌上,李翊凡又與長輩們喝了不少的酒,說起來他還是太年輕了,喝了幾杯就已經是醉的不行。

要知道李翊凡在地球上的時候,那可是千杯不醉的,喝了這異世界的酒後,他的心中只想著一句話,這異世界的酒勁度真是不小啊!

最後,他只是模模糊糊地記得是李義坤把他背回去的,二長老親自將他背回家,這事情要讓其他人知道了,這或許又讓他李翊凡臉上添了幾分光彩吧! 清脆的鳥叫聲,和煦的陽光,又一個早晨的到來。

伸了一個懶腰,李翊凡醒了,看著他臉上的笑容,看來他昨晚睡得挺不錯的。

不過在這笑容之中,似乎還有著那麼一絲惆悵。

「不知我們還有沒有機會再見,我想你。」李翊凡喃喃道。

呆了一會兒,他起身穿衣,一番洗漱之後,他拿出李四給他的那枚儲存戒指。

隨後他拿出一把小刀,輕輕地在自己的手指上劃出一道細小的傷口,李翊凡再輕輕一擠,一滴鮮紅滾燙的血液被擠了出來,滴在了戒指之上。

紅光一閃,鮮血已經不見了,李翊凡儘管知道是這個結果,可自己親眼看見,還是感到有些神奇。

緊接著,腦中傳來一絲聯繫,李翊凡知道,那是儲存戒指跟他認主的聯繫。

儲存戒指可以打開了,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呢?李翊凡心中有些激動。

打開儲存戒指,拿出裡面的東西卻讓滿懷期待的李翊凡有些大失所望了。

這裡面竟然是一枚蛋。

這蛋有半人之高,蛋身上有著水藍色的紋理交錯分佈,這些紋理時不時地發出一點光亮,格外的吸引人。

李翊凡看著這枚蛋,吐槽道:「我擦,這群老傢伙坑我呢!這就是冠軍的獎品?一枚蛋。你說我要這蛋有什麼用,難道拿來吃。」

李翊凡埋著頭彎著腰,用手輕輕地敲了一下這枚蛋,「逗我呢!這麼大個蛋可以吃?」

「我就知道,肯定沒啥好東西給我,要是個好東西,他們這些老傢伙還捨得給我嗎?一群坑。」

將蛋放回戒指中,拿起一旁的霸王槍,李翊凡說道:「還好,這老傢伙還不算太坑,把這霸王槍獎勵給我,倒也省了我去打造武器的錢了。」

李翊凡準備將霸王槍也放進儲存戒指裡面,可是怪事發生了。

這霸王槍放不進去。

李翊凡叫道:「這是怎麼回事,霸王槍怎麼會放不進去的。」

「會不會這是個假戒指。」李翊凡心想道。

「把蛋拿出來試試。」

於是李翊凡便把蛋拿了出來,再次將霸王槍放入,可是結果如出一轍,跟之前一樣,還是放不進去。

李翊凡將蛋重新放了進去,「這還真是個怪事了,蛋就可以放進去,偏偏霸王槍不行。」

「不行,我得去找那老傢伙兒才行,這必須給我換一個啊!給我這麼一個假的戒指,這不明擺著是要坑我嗎?從來只有我李翊凡坑別人的,哪有別人坑我的道理。」

說完李翊凡拿著霸王槍和戒指出了去,出去剛好遇見了李君昊。

「凡兒!你這是幹嘛呢?」

李君昊看到李翊凡手拿霸王槍,貌似行為有些不對,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問了一聲。

「爹!我出去一下。」李翊凡回答道。

「那你去吧!自己小心點,可千萬別干出什麼傻事啊!」李君昊語重心長地說道。

李翊凡弄不懂了,為什麼爹要說出這樣一句話,結果一看自己打扮,李翊凡立馬就懂了。

「你放心吧!爹,我只是去找一下爺爺!」

「巧了!你爺爺正好也在找你,我正準備去叫你呢!你就出來了。」李君昊苦笑一聲。

聽李君昊的話,看來李四也在找李翊凡啊,李翊凡心想道:難道說,這老傢伙兒良心發現了,覺得坑自己的孫子是不好的事情,所以想要給我換一個儲存戒指,肯定是這樣的,絕對沒錯。

「嗯!那好,我現在就過去了,對了,爹,娘呢?」李翊凡突然想起還沒看到劉訪琴。

「你娘在做飯呢!你快去吧!早去早回。」李君昊催促道。

「好勒!」

隨後李翊凡一溜煙地便不見了蹤影,李君昊又說道:「這臭小子跑得還真快。」

李四有事找他,那自然是在議事堂裡面,這個不用想也能夠猜得到。

李翊凡跑得很快,沒多久就到了議事堂,剛走到門口,便聽到裡面有發出聲音。

「翊凡,怎麼還沒來啊?」

「要不,我去看看?」

這兩個聲音,李翊凡一聽便知道是誰,頭一個聲音便是李四的聲音,後面的聲音是李義坤的聲音。

「嗯!那二長老你就去看看吧!」

聽到李四說這話,李翊凡急忙走了進去。

「爺爺!我來了。」

李翊凡喘著大氣,故意做出一副很累的樣子。

lixiangguo

「嗯~~~~~」葉小凡沉吟了,裡面似乎不好吧,雅妖還在裡面睡覺?不行!葉小凡心中如此想著。

Previous article

現場頓時響起了驚呼聲,隱隱還帶著「他死了嗎?」這樣的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