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美麗的安娜貝爾小姐,我是斯巴達克斯的城主李爾,傑瑞米帶我來向你致以誠摯的問候,並且我也希望能和你建立良好的友誼。」

他的聲音同樣被魔力包裹著傳到了安娜貝爾的耳中,而且聽到這個聲音后安娜貝爾明顯的神情一震,她從中感受到了比自己更加深厚的魔力。

魔法師!

「傑瑞米你這個混蛋!你竟然敢背叛彼得利,你會被燒死的!」

這個時候安娜就算再傻也該知道自己被賣了,這個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城主是一個實力高強的魔法師,而傑瑞米已經成了對方的走狗。

但是沒有關係,她安娜貝爾也不是好惹的,那些外人都以為她能有今天的地位全是在彼得利的床上滾來的,對此她從不解釋,只有那些熟悉她的人才會明白她有多麼恐怖的實力。

她從來不介意被別人看輕,甚至還有意製造這種情況,為的就是從敵人的大意輕敵中尋找更多獲勝的契機,哪怕以她的名聲為代價。

不過話說回來,又有哪一個海盜會擁有好名聲呢?

從父親那裡繼承來的火爆脾氣讓安娜在意識到被出賣之後,就只剩下一個念頭了,那就是把對方全都扔進海里去餵魚,哪怕對方是由十艘海船組成的艦隊又如何。

在海上,船隻數量的多少從來都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力量才是。

安娜雖然只有三艘船,但是作為和女巫族有親密關係的海盜,她的每一艘船上都配備了一個二十人的女巫小隊,包括後來花大價錢改造購買的弩炮,她的每一艘船都具備極其強大的遠程打擊能力。

她不是傑瑞米,不會愚蠢到去追求那些沒有用的東西,務實是她最大的優點。

「擊沉他們!」

安娜貝爾向手下沉聲命令到。

安娜的船隻開始移動,她船上的弩炮和女巫們要進入八百米的範圍才會達到最佳攻擊距離,至於傑瑞米船上的火炮,從來都沒有被她放在眼裡。

當距離越來越近,安娜船首上的巨型弩車開始調轉炮口瞄準李爾的旗艦,兩米多長大腿粗的弩箭在陽光下反射著寒光,被這樣一支弩箭擊中船體的話,恐怕瞬間就是一個水桶大的窟窿,來個十發八發就算是李爾腳下這首近二十米的大船怕都是離沉沒不遠了。

安娜每艘船上配備了三門弩炮,船首,船頂和船尾,而且隨著距離越來越近,甲板上開始出現了影影綽綽手持魔杖的白衣女巫。

「看你的了。」

李爾並不著急,這場戰鬥不是他來作為主角。

傑瑞米聞言神情一震,微微向李爾躬身之後就快速地朝船艙行去,那裡有他們僅存的十門青銅火炮。

然後李爾的旗艦也開始移動,並不是向前迎敵,而是急速地後退,雙方的距離就這樣保持著一個詭異的平衡。

「別讓他們跑了!發旗令讓瓊克和索爾去追後面的那些船隻,他們速度沒那麼快,叫艙底加速給我咬死傑瑞米的旗艦,弩炮手和女巫準備!只要一進入射程範圍立刻對他們的船身發起攻擊!記住只射船不射人!」

顯然除了美麗誘惑的外貌,安娜貝爾也一點都不缺少智慧和海戰指揮能力。

因為後面的七艘船都是大型商船甚至是漁船改造的,所以在航速上跟安娜貝爾的船隻相比就遜色了很多,沒多久,瓊克和索爾指揮的另外兩艘船就緊緊的咬住了艦隊的屁股,遠遠地已經能聽到敵人船身上弩炮發射傳來的聲音。

幾隻巨大的弩箭呼嘯著穿越了數百米的距離繼而撞進後面的船隊之中,根本不用去看李爾也能知道損失一定不輕,而緊接著幾十團白光也從那兩艘敵船上升起,陽光下淺淡如無物的白光在撞上後面的船身之後,立刻引起了一陣劇烈的爆炸以及慘嚎。

後面的船隻上裝載的都是陸地戰士最多還有些獸人或者箭手,面對如此超遠程的密集打擊他們根本就無還手之力,而且連招架之功都沒有,只能像靶子一樣被動挨打。

李爾腳下的船隻雖然速度夠快,但是他卻照顧不來整個船隊。

而在短暫的追逐過程中,傑瑞米終於等待來了船身角度的完美切換。

那麼看著吧,你們這些瞧不起我的人。

「裝彈!」

他大吼一聲。

水手們熟練地從木箱中取出一個個黑色的鐵球,然後小心翼翼地裝入炮膛之中。

「目標海盜旗艦!瞄準!」

透過炮架上的簡易瞄準架,水手們緊張但是穩定的調整了炮口。

「點火!」

「轟轟轟轟轟!」

隔著上千米的距離,五門銅炮齊射發出震天般的怒吼,然後安娜貝爾只看見幾顆顆黑乎乎的東西以極快的速度結束了彈道的運行,然後狠狠地撞進了自己腳下的戰艦船艙。

除了一顆稍偏落進船尾處的海里之外,其餘四顆全中!

安娜貝爾大吃一驚,火炮的威力她是知道的,雖然穩定性極差,但如果近距離爆炸那威力堪比一個三級法術連珠火球,眼見幾顆黑乎乎的東西撞進自己的船艙她頓時大驚失色。

沒有炸膛,難道傑瑞米真的成功了?

但幾秒鐘之後她驚愕的發現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哈哈哈哈哈,廢物永遠是廢物,你以為憑藉幾塊破銅爛鐵就能縱橫大海了?給我擊沉他們!」

安娜憤怒地大叫道,正好掩飾了她剛才的恐慌和不安。

船艙底部,幾根白色的引線燃燒到了盡頭。

「轟轟轟轟!」

安娜突然感到腳底下一陣劇烈的震動,無數的尖銳木屑猛的從船艙里飛到了甲板上,瞬間就有幾個女巫和水手被貫穿而死,就連她自己也被一塊木屑劃破了漂亮的臉皮。

然後她就聽到身後水手們絕望的哭喊。

「船長,船底破了幾個大洞,海水灌進來了!我們的船正在下沉!」

木質結構的海盜船怎麼可能經得住這種程度爆炸的摧殘,除了船側船底幾個大洞之外,就連龍骨上都出現了巨大的裂痕。

「不可能!」

這是安娜的第一念頭,但隨後她就發瘋似得驅趕海盜們下到艙底去堵固缺口,已經不用去查看真假了,幾秒鐘的功夫她就看到自己的船身下降了將近半米。

「調轉船身!左側攻擊!」

傑瑞米雙目通紅狀若瘋癲,是的,這才是火炮,這才是戰爭該有的樣子!

「撤退!撤退!」

安娜貝爾歇斯底里地大吼到,這一戰根本沒法打,一千多米的距離她的弩箭和法術連傑瑞米炮艦的邊都摸不到,唯一的法子是全速突進到敵船身邊,但傑瑞米的速度一點都不比她慢,而且,她的船身所受的傷害也不能再支撐這次戰鬥了!

她必須立刻回到港口去,在徹底沉入海底之前。

傑瑞米冷漠地看著安娜貝爾的三艘船倉皇地調轉了船頭開始逃竄卻並不下令追擊,只等自己的船身調整好位置后,他的手臂再次指向了安娜貝爾的旗艦。

「開火!」

而這時候安娜的船才不過剛剛駛出不到百米的距離。

「轟轟轟轟轟!」

聽聞背後的炮響安娜貝爾肝膽俱裂,她手上升起強烈的魔法光芒並且朝著身後的女巫們大吼:「阻止那些炮彈!」

在包括安娜在內十幾個女巫的聯合施法下,一層白色的大氣神盾出現在了船尾的上方,堪堪擋住了三枚呼嘯而來的炮彈,但是依舊有兩顆越過了魔法盾牆狠狠地砸進了船尾裡面。

「不!!!」

安娜貝爾快要絕望了。

「去把那些鐵球扔出去!!!」

她抽出了腰間的細劍惡狠狠地逼迫著身前的那些海盜,猙獰的面目猶如九幽里惡毒的美杜莎,眾海盜顫抖著後退,卻沒有一個人敢靠近船艙。

「轟隆!」兩聲巨響,安娜的身體猛然向後一個趔趄,船體已經開始劇烈的傾斜了。

「擺正船首,追上去!一個都不要放跑!」

傑瑞米在船艙里興奮地下令,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圓滿過,揚眉吐氣已經遠遠不足以形容他現在的心情了。

他只想要殺戮,只想要爆炸,只想要擊沉所有出現在他面前的船隻,他是塞壬的三叉戟,他就是大海之王!

艙底的水手們奮力地搖動著巨櫓,傑瑞米號破浪疾行。

…… 「調轉船頭,沖回去!」

安娜貝爾突然向大副下令到,眾人全都愕然地看著她,現在掉頭跟送死有什麼區別?

安娜心下苦笑,她又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但現在的情況是就算她們全力撤退,又真的可以撤的回去嗎?

「我現在說話是沒人聽了嗎?」

安娜從懷中掏出一塊絲帕仔細擦拭起細劍來,眾人看到這個動作后立即就各自歸位,在刺耳的木頭擠壓聲中安娜貝爾的座艦調轉了船頭。

每當安娜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下一刻就是她殺人的瞬間了,在立即死和等下再死之間,這些海盜做出了非常迅速的決定。

「女巫弩炮手就位,放下小艇,只要接近八百米立刻攻擊,扎克你帶人上小艇待命,想活命的都給我打起精神來!」

安娜朝著手下這些人大吼道,不過就連她自己心裡也是沒底,她曾經歷過比這慘烈數倍的戰鬥和危機,但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詭異的情況,敵人就在那裡,看得見摸不著,人家可以隨意攻擊撕咬她但是她連反擊都做不到。

「打旗語給瓊克他們,讓他們一起合圍傑瑞米的座艦,不要再管後面那些破船了!另外告訴他們避開敵船的側舷,只要正面進攻的話就不會有危險。」

不得不承認的是,安娜貝爾在戰鬥之中有著極高的洞察力和天賦,當她決定要殊死一搏之後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並且制定了周密的作戰計劃,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穩定了心神,而經她這麼一說之後,海盜們的士氣也不再那麼低迷,看到生存的希望之後每個人的眼底都升起了一股亡命徒的凶厲神采。

李爾看著掉頭衝過來的三艘海盜船眉頭微皺,這個女人很不簡單啊。

只是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當安娜的座艦再次進入傑瑞米的射程範圍之後,李爾腳下的海盜船再次開始調轉船身,沒辦法為了讓炮管有足夠的時間進行冷卻,傑瑞米和李爾商量過後只能制定這種輪換射擊的戰術,這就造成了一個巨大的問題,如果敵人速度夠快的話,他們很容易就能抓住這個時間差,而一旦發生接舷戰,火炮就失去了最大的戰略意義了。

安娜打的就是這個主意,所以當她發現傑瑞米的座船開始轉身的時候,她立即命令大副跟著傑瑞米的船首一起轉動,哪怕停止前進,也必須避開敵人火炮的射擊角度,只要三艘船里有一艘能夠纏上傑瑞米號,那麼他們就贏了!

「加快速度,調轉船身,快啊!」

傑瑞米在船艙里歇斯底里地大喊道,那些水手稍有停頓,他衝上去就是一頓拳打腳踢,這是他的首戰,怎麼能因為這麼一點點因素出現不完美,他絕不允許!

但不管是安娜貝爾也好還是傑瑞米也好,他們似乎都下意識的忽略了一個存在,而這個存在卻是擁有左右這場戰鬥走向的力量的。

李爾。

當安娜貝爾的座船進入傑瑞米號千米的範圍以內之後,為了躲避火炮的鎖定她並沒有第一時間展開攻擊,甚至為了追隨傑瑞米的船身軌跡她讓自己的船進入了一個相對靜止的狀態。

李爾的手裡升起了一道耀眼的魔法神光。

一顆劇烈燃燒著的火球驟然騰空而起,然後以飛快的速度撞向安娜貝爾的座艦,緊隨其後的是一道長達兩米的冰柱,之後又接著一顆巨大的火球。

「不!!!」

直到這時安娜才想起來對方的船上還有一個高級魔法師,她慌亂地朝大副叫喊讓他擺舵閃避,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在她絕望的目光中,巨大火球和冰柱接二連三地撞進了她所站立的這艘船身上,強烈的法術波動帶來的衝擊讓她的身體一陣猛烈晃動差點掉進海里,而原本就受創嚴重的船體在這樣的法術轟炸中直接從中間開始裂開。

慘叫聲是沒有的,魔法光芒爆炸的第一瞬間烈焰和冰刺就吞噬了所能覆蓋的所有生命,只有被法術直接轟中的船體碎屑中,不停地流出陣陣血跡,染紅了下方的海洋。

完了。

看著船艙處甚至都將龍骨暴露出來的巨大黑洞,安娜貝爾知道這一次她是徹底失敗了。

雖然她最大的戰力女巫隊伍都在甲板上沒受什麼損失,但是在大海之上,沒有了船隻的水手就像沒有了翅膀的飛鳥,再鋒利的爪子和尖牙也逃不了摔死的命運。

而這個時候,傑瑞米也終於調整好了船身的角度,黑乎乎的炮口再次對準了安娜貝爾的座艦。

「讓傑瑞米停止炮擊敵人旗艦,攻擊那兩艘救援船。」

李爾對身邊的哈格說道,但他的話還沒說完腳下的甲板就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傑瑞米又開始火炮齊射了。

看著數顆炮彈再次飛向安娜貝爾,傑瑞米的眼中充滿了報復的快感和瘋狂的恨意,這個女人從來就看不起他,而且還多次當著他哥哥以及其他海盜的面羞辱他,罵他是個廢物。

今天安娜就要死在她的手上,他又怎麼能不興奮?

安娜的船已經沉了一半了,而其他兩艘海盜船離她至少還有上千米,看它們徘徊的樣子顯然是在猶豫要不要過來救援,任誰在見識過傑瑞米的火炮和李爾的法術威力之後,再做決定的時候都會好好掂量一下到底值不值得。

情義這種東西,在海盜的世界里是不存在的,當獲取的利益遠低於將要冒的風險之後,背叛和拋棄就是家常便飯了。

安娜貝爾手中出現了一個法術捲軸,這種情況下她只能依靠自己,雖然絕望如同烏雲壓頂,但讓她就這樣束手待斃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

「大氣神盾!」「大力神盾!」

一個是氣系防禦法術,一個是土系防禦法術,作為五級的女巫安娜貝爾擁有這樣的實力並不出乎李爾的預料。

但她還是太天真了。

當炮彈撞破第一層的氣盾術之後餘力未盡,又狠狠地撞在土盾之上,但讓安娜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

她忘了她本身就擅長土系魔法,而大力神盾雖然是漂浮在空中,但濃厚的土元素幾乎凝實成了一面盾牆。

當第一顆炮彈撞上土盾之後剛好引線燃盡,「轟」的一聲巨響后,引發了後面接踵而至的連環爆炸。

高濃度火藥產生的爆破力瞬間將鐵球變成了無數碎片,而爆炸發生的距離就在安娜的前方不足二十米!

那些黑色的鐵片如同收割生命的鐮刀一樣衝進了甲板上的人群中,海盜們哀嚎著接連倒下,鋒利的鐵片割破了他們的臉頰,血管,並且深深地嵌入他們的身體。

包括安娜貝爾本人在內所有人都瞬間重傷,他們何曾見過如此威力的武器。

血泊中一聲聲痛苦的哀嚎,他們翻滾著抱著傷口,卻因為傷口太多根本不知道抱哪裡。

絕望,真正的絕望,安娜滿身是血地盯著遠處的傑瑞米號,她不甘心,為什麼一個廢物也能有這樣的成就,而且最可悲的是她竟然成了第一個試驗品。

她的船隻緩緩下沉,而一陣無法抵禦的冰冷和黑暗促使安娜閉上了眼睛。

「開火!」

lixiangguo

這是一個很接地氣的武者。

Previous article

倒不如直接自爆,帶一個是一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