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紫焰妖火!」陸奇大叫一聲,終於回憶起來自己剛才烤肉所使用的就是紫焰妖火,由於此火對妖獸之肉有著專門的剋制,因此他為了加快速度,便使用了紫焰妖火,想不到此時竟然會在龍昊天的身上出現。

「難道是此火烤肉之後,還有一絲留在了肉上面?也不知此火出現之後,對龍兄是福是禍,但願他能挺過去這個劫難吧。」陸奇的心中暗暗擔心起來,因為他好不容易與龍昊天攀上了關係,無論如何也不願此人有任何意外,那樣的話他的付出就白費了。

誘歡成婚 忽然,從天空中再次降落一道閃電,而這次的閃電比之前的更為粗大,狠狠地擊在龍昊天的身上!

陸奇不忍看到這樣的慘狀,整個人嚇得閉上了眼睛…… 等到陸奇再次睜開眼睛以後,卻發現龍昊天被一圈紫色光環包圍著,其內的血肉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忽聽一道咔擦的巨響,從天空又降下一根粗大的閃電,狠狠地擊在龍昊天的身上,可這一次卻與以往不同,包圍龍昊天的紫色光環閃了又閃,完全消除了雷電的威力,二龍昊天則是毫髮無損!

繼而那紫色光環變得越來越大,直衝天際!

而天空的烏雲遇到那紫色光環之後,就像十分懼怕一般,開始向著四周散去,不多時,一輪月牙又重新露了出來,天空瞬間恢復了晴朗,雷電盡皆消失,大雨也徹底停了。

隨後,那天色在迅速的轉變著,月牙又很快消失,東方露出了魚肚白,一輪朝陽正在緩緩升起!

陸奇看著這奇怪的一幕,瞪大了雙眼,儘是不可思議:「太神奇了,這就是傳說中的雨過天晴嗎?可黑夜變為白晝也太快了些吧!」

說完,他把視線放在龍昊天的身上,發現龍昊天的身體正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原本那些焦黑的肌膚全都脫落,重新長出了新的肌膚,猶如嬰兒般嬌嫩。

與此同時,龍昊天的頭頂有著一道光柱衝天而起,那光柱變得越來越大,直接覆蓋了整片區域,即便陸奇身在山洞,也被那光柱給波及!

此時此刻,陸奇如沐浴在溫水裡面,特別的舒爽,整個人有點飄飄欲仙的感覺,他便趕緊閉眼開始享受起來……

這光柱還在持續擴大,很快就衝出了這片禁地,向著那龍鳳宗內蔓延……

龍族之內,族長龍戰正與族人們在一起商議婚宴之事,卻突然被那光柱給吸引了過去。

其中一名年老的族人驚道:「莫非是有人晉陞了?」

龍戰通過觀察之後,沉思道:「不是尋常修為的晉陞,應該是高階晉陞!」

那族人問道:「有多高階?」

龍戰道:「至少在合體期以上!」

此話一出,那些族人皆是一聲驚呼,且一個個瞪大了雙眼,向那片巨大的光柱望去。

龍戰道:「我去看一下這異象究竟是來自哪裡。」

說完,他的身軀瞬間消失在原地……

鳳宗之內,族長鳳蓮花正在蒲團上打坐修鍊,忽然被這團光束給籠罩,其秀目陡然張開,眼中儘是震驚之色:「這是誰又晉陞了?且修為絕對在我之上,不行,我得去看看。」

說完,她的身軀即刻消失在原地……

與此同時,整個龍鳳宗之人都看到了這個巨大的光柱,且紛紛向著光柱的來源地聚集。

當他們出來之後,卻發現到處都是光柱,根本分不清這些光柱是從哪裡來的,也更加找不到這光柱的源頭在哪。

一時間,眾修士開始議論紛紛;

「有誰知道這是何人晉陞了嗎?」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搖頭。



名身材略胖的修士道:「肯定是龍鳳宗之人晉陞的,像我們這些外來的,誰敢在此晉陞啊!除非是不想活了。」

話落之後,眾人紛紛覺的有理,便開始猜測起這晉陞之人的修為。

最後大家一致認為,這晉陞之人最少在合體期以上,甚至有可能更高,因此他們便不敢在此逗留了,因為那合體期還不算什麼,若是合體期以上的高人,哪一個都是脾氣火爆且性情古怪,稍有不慎便會痛下殺手,因此他們怕惹怒了高人,便開始緩緩的散去。

不消片刻,這些修士就走的一乾二淨,整個場地又回到了之前的寧靜。

大約過了幾個呼吸的時間,這裡又來了一男一女,正是那龍族長龍戰和鳳族長鳳蓮花。

龍戰道:「你覺得晉陞之人會是誰啊?」

鳳蓮花一臉的迷茫,搖搖頭道:「我也不知,但憑這強大的異象來看,此人最少在合體期以上!」

龍戰道:「莫非是這些前來參加婚宴的外族之人?」

鳳蓮花搖搖頭:「應該不是吧,據我所知,此次參加婚宴的修士之中,最高的才只不過是合體期,而這幾個合體期的修為大都在合體中期左右,而這異象乃是境界提升所展現的,以他們合體中期的修為,絕不可能去衝擊渡劫期。」

龍戰默默的聽完,點點頭道:「此話有理,只要不是別派宗門的晉陞之人,那還暫時威脅不到我宗的安全。」

鳳蓮花道:「的確如此,特別是隨著星瀾和凝兒的婚期越來越近的時候,絕對不能出任何意外,即便是出現一點點的紕漏,也會讓我們龍鳳宗成為修真界的笑柄。」

龍戰道:「既然這個已經排除在外,那麼你可知道這個晉陞之人究竟是誰呢?」

「不用猜了,是我!」

從虛空中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隨後,一個虛影緩緩浮現,赫然是那龍鳳宗宗主龍昊天。

此時的龍昊天一襲白色道袍,頭戴紫陽冠,腳踏赤峰履,身材高大,面若嬰兒,整個人顯得似幻非幻撲朔迷離。

那龍戰和鳳蓮花見到龍昊天之後,面上無不大驚失色,旋即換為一副恭敬地神色,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磕頭道:「屬下在此祝賀宗主大人成功晉陞,從此以後我宗終於有仙人坐鎮了。」

龍昊天聞言頗為竊喜,但其面上仍是一副平淡的神色,擺擺手道:「兩位起身吧,本座這次能夠晉陞成功,實則是憑著一些機緣,還有一位……」

龍昊天原本想說還有一位小兄弟的幫助,可話到嘴邊又實在說不出口,因為他畢竟是一宗之主,不但身份特殊,且還有極高的修為,若說自己被一個分神期的修士幫忙才升到了渡劫期,傳出去豈不是笑掉大牙?

因此他只能閉口不言,而龍戰和鳳蓮花雖是有些疑惑,但誰也不敢詢問半句。

龍戰道:「稟告宗主,您出關非常及時,正好我宗的龍星瀾和鳳凝不日就要舉行婚禮,到時還望您能為他們做個見證。」

龍昊天淡淡說道:「到

時候再說吧,本座剛升至大乘期,還需在境界上穩固一番,你們大可以把我晉陞的消息放出去,以此來震懾整個西大陸。」

「屬下遵命,」那龍戰和鳳蓮花說完,便一起躬身離開了此處。

龍昊天等他們離開之後,其身軀一閃,竟又回到了山洞之內。

陸奇看到了進來的龍昊天,便一個箭步衝過去,抱拳道:「龍兄你還好吧?」

龍昊天一臉的笑意,說道:「放心吧我沒事,不過這次真的是多虧了你啊,要不是你的聖火相助,我是不可能突破渡劫期的。」

陸奇聞言不明所以,疑惑道:「我的聖火相助?我只是用此火烤肉了,哪裡能幫得上您的忙?」

龍昊天道:「不錯,你確實使用了此火烤肉,而我正因為吃了你的烤肉,才能在關鍵時候突破修為,雖然你沒有直接幫我,但也算是間接的幫助了我。」

陸奇聞言大喜道:「原來如此,那我也算是誤打誤撞幫到了您。」

龍昊天道:「小子,老夫不願意欠人情,既然你幫助了我,那麼我就雙倍還你,說吧,你想要什麼?」

陸奇笑吟吟的道:「龍兄說話可作數?」

龍昊天正色道:「笑話,老夫別說是龍鳳宗之主了,即便是這仙人境的身份,也不可能言而無信,你想要什麼盡可以告訴我,只要是老夫能辦到的,都會不遺餘力的幫你。」

陸奇道:「憑您這一句話我就知足了,至於讓你幫的事情,目前我還不方便透露,等到需要您出現的時候,您記著來就行。」

龍昊天道:「究竟是什麼事啊,搞得神神秘秘的?」

陸奇道:「此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但是對您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您到底幫還是不幫?」

龍昊天爽快的應道:「既然是舉手之勞,那老夫就答應幫你!」

陸奇樂呵呵的道:「就這麼定了,但是在下有一個疑問,倘若我需要您出現的時候,如何呼喚您?」

「這個簡單,你把此牌收下,到時候只消對著此牌注入靈力即可,」龍昊天說完,便丟給了陸奇一塊玉牌。

只見那玉牌有著巴掌大小,入手極為冰涼,這不單單是一塊普通的玉牌,而是能得到一個大乘期修士的幫忙,倘若陸奇真有性命之憂的話,這東西絕對可以救命,所以說這個玉牌對於陸奇彌足珍貴,甚至說是無價之寶!

因此,陸奇小心翼翼的把此牌收了起來,鄭重的放在了五行珠之內,至此以後,他在龍鳳宗總算是有靠山了!

接下來,在龍昊天的幫忙下,陸奇離開了禁地,回到了自己的居所,此次他收穫不小,原本想著去禁地探索一番,卻誤打誤撞遇到了龍鳳宗主,而且還無意中幫到了龍昊天,這就叫做無心插柳柳成蔭。

對此,陸奇的心情一片大好,為了慶祝這份喜悅,他鎖定自己,身軀一閃便遁入了五行珠之內。

首先他出現在天蒼閣內,看著眾弟子們在如火如荼的修鍊著,他也不便打擾,只是去給天蒼七子指點了一番,便又遁了出來。 其次陸奇又去了孫家,看忘了舅舅和外公等人,臨走時還給他們留下了一些丹藥法器等物。

最後,他去了真極秘境,找到林婉兒與之纏綿了一番才溜了出去。

如今他的五行珠內有天蒼閣,有孫家,還有真極秘境,所以陸奇想要去這些地方只需一個念頭的時間,最主要的是,所有進入五行珠內的生靈都在他的掌控之下,而他就是五行珠的主宰,並且可以在裡面為所欲為。

下一刻,陸奇出現在閣樓之內,看到那方威仍在盤膝打坐,便與之簡單聊了幾句,那方威告訴他,最近有人好像晉陞了,並且還出現了極其強大的天地異象,陸奇聽聞之後,只是一笑了之,便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次日,陸奇百般無聊之際,便抬腳走出房間,開始在龍鳳宗內溜達起來。

途中,他遇到了一些三三兩兩的修士在那散步,但大多數都是外宗之人,而龍鳳宗之內的修士確是極少。

由於曲靜怡曾經給陸奇看過龍鳳宗的地圖,因此他除了那個禁地所在,其餘的地方都十分熟悉,目前他的位置屬於龍宗的地盤,而鳳宗與龍宗相隔不遠,前面翻過一座大山便是。

而且陸奇心中有些遺憾,那就是上次來時雖然見過陸凝,但兩人卻連一句話都沒說,那陸凝便不知去向,這次不論如何也要找到陸凝問個清楚。

之前是因為陸奇在龍鳳宗內沒有靠山,所以他也不敢隨意亂竄,可現在不一樣了,他的身後可是有著龍鳳宗宗主龍昊天撐腰,即便是與龍鳳宗衝突起來,大不了直接召喚龍昊天就是了,到那時,所有的矛盾都可以化解,但是除非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他還是想自己解決,畢竟龍昊天的是他的底牌,若是隨便把底牌給用了,那麼他就徹底一無所有了。

武俠世界大冒險 不多時,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座大山,那山高約百丈左右,山頂有一座涼亭,在那涼亭的周圍種著一些松柏等樹,陸奇腳尖一點就飛上了山頂。

誰知他的身軀剛剛落地,就遇上了兩位身穿龍鳳宗的弟子。

兩人伸手攔住了陸奇的去路,開口問道:「閣下還請止步,這裡不允許跨越。」

陸奇嘿嘿一笑:「兩位小哥還請通融通融,我只是想去鳳宗參觀一番。」

說完,陸奇摸出了一袋子靈石拋了過去。

兩人見到靈石飛來,竟然並未伸手去接,仍是擋在陸奇的面前。

陸奇道:「兩位儘管放心收下便是,這裡沒有第二個人看到。」

兩人一起搖搖頭道:「我們若是收了你的靈石,那我們的性命就不保了,還請閣下不要為難我們。」

看著兩人堅定的神色,陸奇只能收回了靈石,搖搖頭道:「好吧,二位的精神可嘉,令在下佩服。」

說完,陸奇扭頭便走。

「等一下!」

一道清脆的女聲在後方響起。

陸奇回頭望去,發現一個女子站在那涼亭之上,但見她有著一張白玉的瓜子臉,身穿一件月藍色團花交織綾蜀紗鳳袍

,逶迤拖地素白色彈墨水草紋月華裙,身披暗花蝴蝶紋煙紗交織綾。

一頭烏黑濃密的青絲,頭綰風流別緻飛天髻,輕攏慢拈的雲鬢里插著拔絲五福捧壽陶瓷頭花,膚如凝脂的手上戴著一個翠玉戒指,腰系孔雀紋絛,上面掛著凝字的翡翠腰牌,腳上穿的是繡花鞋子,整個人顯得瓊姿花貌絕色蓋世。

這女子正是陸奇朝思暮想的陸凝!

兩弟子看到陸凝出現,居然一起抱拳施禮:「在下見過鳳師姐。」

陸凝點頭示意之後,說道:「你二人暫且退下,此人與我有過一面之緣,我需要單獨和他談談。」

「是的,在下告退。」兩人恭敬的說完,便躬身退了過去。

此時,陸奇與陸凝相對十丈而立,一直無話。

良久……

陸凝粲然一笑:「過來吧。」

「好的,」陸奇說完,其身軀一閃,便出現在了那涼亭之上。

由於兩人相隔較近,陸奇都能聞到陸凝身上那淡淡的體香……

陸凝抬手畫出了一道隔音禁制,開口道:「奇哥哥,你不該來的。」

陸奇道:「我一生最重承諾,既然說了要來,那就一定會來,你這些年過得還好嗎?」

陸凝點點頭,一抹幽怨的眼神從眼中閃過,說道:「挺好的,哥哥你倒是讓我驚訝了,不但在短短的時間升到了如此境界,而且還能突破東大陸的避障來到這裡尋我,真是讓凝兒有些不可思議。」

陸奇道:「怎麼了,難道你不高興嗎?」

陸凝搖搖頭道:「若是換做以前,我可能會高興,可是現在太遲了,因為我已經和龍星闌定下了婚約……」

陸奇打斷了她的話語,不屑道:「那又怎麼樣?」

陸凝道:「既然定下了婚約,那麼我就得與他完婚,此事已經木已成舟無法改變,奇哥哥,我只能和你說聲對不起了。」

說完,她的眼中閃著淚花,默默地低下了頭。

望著眼前的淚人,陸奇的心被觸動了一下,冷聲道:「若是我不答應呢!」

「你答不答應都無所謂,有些事不是我們能左右的。」陸凝輕嘆一聲,望向了遠方的天際……

「好吧,我只問你一句,你還喜不喜歡我,若是喜歡就點點頭,若是不喜歡,就搖搖頭。」陸奇之所以如此說,實則是為了試探一下此女有沒有變心,畢竟他們可是相隔一百多年沒見了,若說誰也沒有改變那都是假的,再加上他上次見到陸凝之時,就覺得此女有些反常,憑著他闖蕩修真界多年的經驗,有些事情還需慎重一些為好。

此話一出,那陸凝思索了片刻,終是點點頭道:「平心而論,我心裡還是挺喜歡你的,但是……」

陸奇聞言頗為緊張,旋即問道:「但是什麼?」

陸凝道:「但是我對你好像沒有少女時代的那種激情了,所以我只能對你說,你還是走吧。」

陸奇試探性的問道:「你莫不是怕我

在你的婚禮上攪局,與那龍鳳宗為敵吧?」

陸凝道:「是又怎麼樣?以你這分神後期的修為,與龍鳳宗為敵根本是自尋死路,你知不知道,龍鳳宗可是有著兩名渡劫期的修為呢,最可怕的是,其中一名渡劫期就在近日修至了大乘期,而大乘期的恐怖之處不是你我能夠想象的,因為那種境界已經堪比仙人了。」

聞言,陸奇嘿嘿一笑:「堪比仙人又如何,我陸奇可是天不怕地不怕,我說了來接你,那麼就一定會把你接走,若是誰敢阻攔我,那麼我就殺無赦!」

說完,他的面上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意,那是經歷過頗多生死才有的殺意!

看著陸奇的神色,陸凝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奇哥哥,想不到你經歷了這麼多的歲月,怎麼還是如此的莽撞呢?」

lixiangguo

也就說明,是個人資質不到家,再練也成就有限。

Previous article

追了柳青璇幾萬年,花費了無數心血,一朝就被人一鍋端了,心底里,想平靜都很難。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