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系統兄,我做的到底對嗎?」

「什麼對不對?」系統道。

「這種行為,不等於再將羊送入虎口了嗎?」李雲苦笑道,嘴上說著將選擇權利交給別人,其實還是有些擔心的。

買老婆,這種行為絕對是罪惡的,絕對毋庸置疑,然而這按照目前的律法來看的話,只要袁曉芳不起訴,便不算犯罪。

而對於李雲來說,那個將袁曉芳買回大山裡的人,就是真正的罪人,就如同之前所說的,如果被送進去的是一個原本就幸福的人,那麼對她來說,這大山是不是如同煉獄一般?

「宿主,你又何嘗不是在做出選擇呢?」系統淡淡的說道:「你沒有選擇規勸她,而是選擇讓給她自己選擇,這也是你的選擇。」

「當局者迷,這一點我卻是承認的。」李雲老實道,站了起來,揮舞拂塵,用靜心術讓自己稍微平靜一點點之後,輕嘆道:「這件事,涉及到了【幸福】和【正確】,究竟是選擇【正確】的回到家人身邊,遠離那大山,還是選擇【幸福】的回到大山裡去,我這旁觀者,終究是無法為她做出選擇啊。」

「宿主無需迷茫,這是人生路上的必要有的抉擇,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各方都占著自己的道理,在這種時候,宿主你只需要做到默默吃瓜,作為一個旁觀者看看就好。」系統道,最後還賣了個小萌。

李雲也是會心一笑,沒有再去多想,因為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答案。

究竟是【幸福的家】還是【監護人的家】,這種抉擇,只有當事人冷暖自知啊…

「接收氣運獎勵吧。」

「請宿主注意接受功德願力。」系統道。

一道濃厚的紫氣呈現在眼前,直接湧入了身體之內,直接就朝著李雲的靈海涌去,再發散至身體的各個角落。

「叮,恭喜宿主,森羅萬象升級。」

「森羅萬象(二重):在原本的基礎上,加上遠距離施法的神通效果,在百里之內,以【緣】物為媒介,可以直接在此人身上施展小型幻像,也能在其睡夢之時,構築中大型幻境。」

李雲瞬間就明了了,就是神似十里追兇咒的效果,只不過只有降夢,沒有追兇的效果,範圍倒是大了不少,百里之內,幾乎一個城市裡都可以覆蓋得到。

「和拘魂術一樣,需要以【緣】為媒介嗎…」李雲摸了摸下巴,這倒是一個好功能,能夠百里降夢,出現在夢中,跟以前老電影里說的一樣,神通降身,仙人託夢。

李雲沒有嘗試神通,隨便使用的話恐怕會嚇著別人,放下了新神通的事情之後,就開始忙著自己的事情,也不再去思考袁曉芳的事。

就如同系統所說的,做出選擇的人永遠是袁曉芳,至於最後的結果如何,承擔的永遠是袁曉芳一個人。

抉擇的意義就在於此。

用呼風和拂塵打掃了一遍道觀之後,清靜的道觀也有了香客,不過還是老熟人,一身便服的王青來到了道觀內。

此時,王青是滿臉的糾結之色,來到了道觀中,就先抱歉道。

「抱歉道長…這次又要打擾您了。」

「為何事而來?」李雲淡淡道。

「我親自把袁曉芳送回了家裡,但我覺得…她的家,卻不是什麼好地方。」王青滿臉的複雜,在見識到了袁父母對自己歸家的女兒冷漠態度的時候,他卻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到底是對是錯。

在他看來,那裡根本就不像一個家啊…面對自己回家的女兒,首先居然想的是趕緊給自己的兒子做飯後餐點,而不是關心自己的女兒,這簡直有些不可理喻。

李雲愣了愣,原來這王青跟自己一樣陷入了糾結之中啊。

「你不必糾結於袁居士的事情了,她已經回到了家裡,回到了她真正的家中。」李雲斟酌了一陣之後,道。

「回到真正的家中?」王青先是愣了一愣,隨即不可思議道:「難道這小姑娘真的自己回到大山裡去了?這太不科學了吧。」

王青猶豫了一下,補充道:「我是看過那大山環境的照片的,那叫個悲慘凄涼,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世界上居然還有那麼貧瘠的地方,整個村子里,連留守老人都沒有幾個,我懷疑就是穿越過來的…就算縣城的家再差勁,也不至於回到大山裡去吧。」

李雲腦補了一下貧瘠程度,連留守老人都沒有幾個,那真是名副其實的死村了,估計比芒山村還要惡劣。

在這種惡劣的環境生活下去,真的值得嗎?

放棄了一切之後,跑去過清苦的生活…

沉默半響之後,李雲終於緩緩出聲了,似乎是對王青說的,也似乎是對自己說的。

「王居士,所謂的家庭是什麼呢?」

「家庭…就是家啊,老婆孩子熱炕頭,熱了有空調,冷了有暖氣,餓了有家人陪伴…對了…家人。」王青好像隱隱已經想通了一點什麼。

「沒錯,家最重要的組成,就是家人,有家人的家才是家,不是嗎?」李雲輕輕笑道。

王青豁然開朗,眼前迷霧撥開。

對於袁曉芳來說,那大山裡的男人才是家人,而不是那重男輕女的父母還有弟弟…

就在這個時候,王青的手機信息響了起來,拿起一看,卻發現是一個陌生電話號碼發來的圖片。

圖片上是一個憨厚男人和一個扎著馬尾辮女孩的合照,周圍的環境十分差勁,貧瘠荒涼,只有一頭老黃牛在吃著草,然而在這荒涼貧瘠的地方,馬尾辮女孩的笑容卻是如此的燦爛幸福。

馬尾辮女孩是袁曉芳。

滿臉幸福笑容的袁曉芳。

在這一張照片的下方,有一行字…

「我回家了。」 「是啊,那孩子回到了家裡…」

沉默良久之後,王青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迷茫之色也是散去。

「福生無量天尊,她做出了自己的選擇,我們要做的,就是默默的祝福於她。」李雲看著照片上袁曉芳幸福的笑容,也默默的祝福於她。

這個時候,王青撓了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一次真的是麻煩你了,這袁曉芳的事情還要麻煩您…」

「貧道並未有規勸於她,只是讓她自己做出順己心意的選擇而已。」李雲老實說道。

「好吧,於情於理我們應該請你吃一頓飯才對…那麼問題來了,道長現在有空嗎?」王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意思十分明顯了,就是想要請李雲吃一頓飯。

李雲搖了搖頭,開玩笑,自家的米飯靈草吃的美滋滋,何必要去吃外界的東西呢,無論是廚藝還有口感,能比得上含香靈草悶飯的萬分之一就算他輸。

最後李雲指著大殿內的畫像笑道。

「若是真心感謝貧道的話,便去上一柱焚香吧…」

最後糾纏之下,王青還是決定去上香,就這麼掏出幾張百元大鈔來,放入了箱子里,對著鍾馗像一陣朝拜。

朝拜完了鍾馗的神像之後,王青拿出一支筆,一張紙來,將自己的微信號還有電話號碼寫了下來,道:「道長,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找我的話可以打這個電話,或者加我的微信號。」

李雲點了點頭,將王青的手機號還有微信號都記了下來。

「汪汪!汪汪!」

一隻髒兮兮的哈士奇從道觀外狂滾而入,看得王青是一愣一愣的。

阿二看到陌生人完全沒有任何害怕的意思,反而瘋狂的搖擺著尾巴。

「阿二,注意一下形象…」李雲出聲提醒道。

本來阿二就打算像普通的哈士奇一樣撲人的腳玩,不過被李雲喝聲阻止之後立刻停下了腳步,只是蹲坐在王青的面前,威風凜凜的…吐著舌頭,尾巴一擺一擺的。

楚臣 超凡藥尊 「道長,你家這狗狗還真有靈性啊,我家那一隻哈士奇真的不是一般的蠢,經常咬家裡的東西,打罵也不聽,真是無語了。」王青想了下自己家的哈士奇還有眼前這一隻威風凜凜,逗逼十足,然而卻異常聽話的哈士奇…

狗比狗,氣死人啊!

李雲笑了笑,去摸著阿二的腦袋,而阿二的尾巴搖的更厲害了。

隨後,李雲道。

「萬物有靈,無論如何,你對它們好,它們也會對你好,或者你應該試一試換一種馴養方式如何?」

「換一下馴養的方式嘛…好吧,我覺得我可以試試,只要它不和我家的貓咪打架我就謝天謝地了。」王青苦笑道,也學李雲去摸了摸哈士奇阿二的腦袋,阿二十分的聽話享受,就這麼眯著眼睛,吐著舌頭,任人撫摸,一臉舒爽的樣子李雲不用他心通都能看出它的想法來,爽的都快咕嚕出聲來了。

「汪!好爽…好爽…咕嚕咕嚕。」

阿二想忍住不讓自己犯二…不過還是沒忍住,整個身子趴下來,翻了個面露出肚皮。

王青陪阿二打鬧了一陣之後,直接拍了一張阿二的萌照…好吧,和普通的哈士奇其實沒有太大區別,只是阿二看起來更二一點點。

「你家的哈士奇真是可愛啊…嘖嘖,我回家要對小灰施加愛的再教育了,讓它和貓咪打架,讓它咬我的傢具,想想就好氣。」王青憤憤然道,對自家那隻哈士奇是又愛又恨…

再兩人互相加了微信號之後,王青便離開了道觀,臨走之前王青還從車上帶下來一堆堆的土特產,是袁曉芳所在縣城的,有酸辣白蘿蔔,還有酸白菜,木耳干,小鹹菜。

李雲道謝一聲過後,沒有太過客氣,將這些土特產收了下來,酸辣白蘿蔔可是不可多得的開胃零嘴,飯前吃一塊,快活似神仙。

「對了,阿大怎麼沒有回來?」李雲才注意到二逼組合少了一隻熊貓,一開始以為熊貓是看到有人沒有進來,可現在人走了理應回來了吧。

「汪!阿大它好像是說去挖竹筍了,沒有那麼快回來,就在隔壁的山頭上汪汪!」阿二去聞了聞那一袋子土特產,隨即一臉無趣的轉身不聞,它才不喜歡那酸酸甜甜的味道。

「現在居然還找得到竹筍,我還以為最近山頭的竹筍都被這貨禍害光了呢。」李雲有些意外,要知道不僅僅熊貓會挖竹筍,就連這裡上來的村民們還有來狩獵的人也會挖走,這種野生的山筍,個頭大,汁水多,味道甜,絕對是不可多得的美食。

「汪汪!反正它就是這麼跟本汪說的呢…」阿二交代完之後,看到門外大樹的旁邊有蝴蝶飛舞,直接就跑出去撲蝴蝶玩了。

永遠旺盛的精力,永遠按耐不住的好奇心,永遠是那麼的二,這就是哈士奇呀…

李雲哭笑不得,獨自講這些土特產拿進廚房裡,放到儲物的乾燥大缸里,這裡原本是用來儲水的,只是現在道觀里有了水井,也就不再需要水缸取水,直接去龍泉水井取水那更加的方便。

一旁在拿著產自雞哥的撣子輕輕掃掃的含香看到李雲這大包小包的,湊上前來看了一看,聞了一聞,好奇道:「雲師兄,這是腌制的食品嗎?酸酸甜甜的,還有點辣味呢…」

「嗯,你要嘗嘗嗎?」李雲笑著說罷,將其中一罐酸辣蘿蔔取了出來,打開蓋子,酸酸甜甜的味道溢滿整個房間,讓人不禁唾液直流。

好吧,李雲覺得自己的饞蟲倒是被勾起來了,找了個小碗,取了幾塊白蘿蔔,放在碗里。

拿起牙籤,將一塊白蘿蔔放入口中,酸酸爽爽的口感直接炸裂了開來…

「好吃…」

「真的嗎?含香也試試。」含香接過牙籤,也將白蘿蔔放入口中,酸酸甜甜脆脆的,含香也嘎嘣的打了一個哆嗦,最後長舒一口氣,道:「好…好吃。」

「好吃就多吃一點吧。」李雲笑了笑。 次日清晨,雞哥打鳴的時候,熊貓就已經抗著幾個碩大的竹筍就回到了道觀內。

此時的哈士奇阿二還沒起床,正以一種極其鬼畜的姿勢仰身在柴房的角落睡覺,小舌頭還伸出一半在外面,不知道的還以為被毒成死哈士奇了…然而這只是阿二不算太過標準的睡姿之一而已,還有更多的鬼畜睡姿還有睡覺地點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熊貓進門之後,阿二鼻頭抽動,狗眼一睜,跑…滾到道觀外。

「汪!阿大回來啦啦啦啦啦!」

「沒錯,本熊回來了,還帶著一大把的竹筍回來!」熊貓一臉炫耀似的將竹筍放在地上,也開始滾起來了。

滾滾組合,見面既滾…

「額…」在道觀頂上的李雲看著這倆貨又開始滾了,也是一陣無奈,二加二那是超級二啊。

不過熊貓的收穫無疑也是豐盛的,那一大堆竹筍,還有一根在路上給熊貓補充能量的竹葉條,只是熊貓現在看起來有些風塵僕僕的。

此時含香已經早早的將早餐準備好,一大鍋靈草燜飯。

「開飯啦!」

「噢噢!開飯啦!」

「開飯了!汪汪!」

「咯咯咯咯!」

一狗一熊一雞正襟危坐,等著早餐來。

「嗯?還有竹筍…等著,我去炒一盤子來。」含香一看到有食材就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手,阿大阿二雞哥也樂壞了,含香出品那可是必屬精品,絕對是美味佳肴。

含香一邊哼著歌,一邊去廚房打理竹筍去了。

「好期待啊…含香姐姐的竹筍。」熊貓阿大一臉神往的說道:「含香姐姐做的飯美味程度是大貓哥哥做的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倍,那今天的竹筍肯定也是大貓做的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倍。」

「附議。」雞哥淡淡道。

「汪。」阿二吃瓜圍觀。

李云:「……」

「總感覺我好像被黑了,不過感覺好像也沒什麼不對的…」李雲默默吐槽道,被黑居然還能產生黑人的那個其實很有道理的感覺,真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蛋疼。

進入了廚房之後,含香正在將削好的竹筍下鍋。

含香一邊哼著小曲一邊炒菜,身子還擺動的很有節奏感。

在一件件平凡的事情中尋找快樂,含香最喜歡的就是在做菜中尋找快樂。

「需要我搭把手嗎?」李雲笑道,一進廚房就聞到香味了,說比他做的好吃一百倍還是有那麼點道理的…

九星毒奶 「啊,雲師兄啊…」含香啊了一聲,道:「剛剛好啊,幫我把盤子拿出來吧,快要炒好了…要快點喲,竹筍可是很嫩的,快了慢了都不好吃了呢。」

李雲趕緊將盤子呈上去,一鍋香噴噴的竹筍就這麼出鍋了,沒有加靈草的,純粹的凡品竹筍。

青翠欲滴,看得李雲食慾大振。

「好啦,可以拿出去了,出鍋的時間剛剛好,肯定好吃。」

李雲將一大盤子竹筍端出去之後,阿大已經快要按耐不住自己的食慾了,不過還是忍了下來,同理的還有阿二,也是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樣子,不過還是強行讓自己安靜下來,只有雞哥,依然是一副要優雅,不要慌的感覺…不過李雲知道,最主要的原因是雞哥吃不了竹筍。

對它來說美味的清炒竹筍不如一隻碩大的青蟲呢。

將竹筍分到熊貓的碗里還有阿二的碗里之後,兩位二貨依然沒有吃的打算,只是默默的咽唾沫流口水。

「慢慢來,莫要著急。」李雲也沒有動筷子,只是坐在桌上靜靜的等待著,等著人齊了再開飯。

片刻之後,待到含香上桌之後,李雲才道:「好了,開飯了。」

「哇!」

「汪汪汪!」

阿大阿二終於吃到了夢寐以求的清炒竹筍…

「好吃…果然是比大貓做的好吃很多啊!本熊猜得果然沒錯。」

「汪汪汪!」

兩個二貨三下五除二的就將眼前的飯菜掃了個一乾二淨。

「含香姐姐真好,大貓真好,阿二真好,雞哥真好…本熊也好。」熊貓阿大在說了一些不明所以的東西之後,突然覺得睡眼朦朧,一下子就癱坐在了地面上,縮成一團,然後滾到屬於自己睡覺的地方,霎時秒睡。

吃飽了睡,熊生幸福,沒有之一。

「看樣子為了這些竹筍應該是累壞了吧。」李雲輕笑,拍了拍阿大的肚皮,隨後對阿二說道:「今天可沒有熊陪你出去瘋了。」

阿二看了看熊貓阿大,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思想鬥爭,最終道:「汪汪,阿大很累,阿二也不出去了,阿大就在院子里玩。」

哈士奇阿二開始了自己最擅長的娛樂活動,自己咬自己的尾巴玩…

一邊轉圈一邊咬,有時候咬的到,有時候又咬不到。

「雲師兄,以前霍家也養過狗的,可是…像阿二那麼…活…活潑的倒是不多啊。」含香撓了撓腦袋,覺得阿二的行為很難找到辭彙來形容。

「嗯,這就是二啊,哈士奇的種族天賦。」李雲無奈的搖了搖頭。

「不過也好啊,活潑的像永遠無憂無慮的開心果呢。」含香托著下巴,笑道:「永遠都快快樂樂的。」

李雲也笑著點了點頭,有阿二這開心果在,無論什麼憂愁,在看到這二二的哈士奇之後總會煙消雲散。

就在這個時候,有兩人進入了道觀之中,一個年輕少婦還有小女孩。

「媽媽!我們來這裡幹嘛啊…不是說好了來找妞妞的嗎…」小女孩牽著少婦的手,一臉天真的道。

少婦喝了一口水之後,摸了摸小女孩的小腦袋,嘆道:「小珊…妞妞已經…算了吧,我們來歇一歇腳的,等一下我們還要爬山放鬆心情呢,今天媽媽帶你爬山,這裡山清水秀別提多好玩了呢,別去想妞妞的事情了,乖…媽媽到時候給你買一隻新的妞妞。」

「不要不要!小珊就是要妞妞…」小女孩一副不聽不聽王八念經的樣子,小臉上還隱隱有些要哭的架勢,讓女人是有些無奈,剛剛想要安慰的時候,小珊卻是指著前方驚奇道:「看!是妞妞!是妞妞!最喜歡咬自己屁股的妞妞!」 「太像了…太像我家那隻妞妞了啊…」少婦看著眼前的哈士奇,陷入一片晃神之中,那二二的表情,那一邊追著自己尾巴一邊吐舌頭的場景…

特別是最後因為追自己的尾巴失去平衡而摔倒,癱軟在地面裝死的樣子,實在是不能更像。

「妞妞!妞妞!是我的妞妞!」小珊興高采烈的撲了上去,抱住了阿二。

少婦想要拉回來,卻是來不及了,她知道眼前的不是妞妞…說不定會咬人的。

我竟然是富二代 「小珊回來!」

然而阿二先是懵逼了一秒鐘,然後就任由小珊抱著,吐著舌頭還是那一副傻傻的表情,眼神之中儘是懵逼。

「妞妞妞妞…我好想你。」

lixiangguo

但在場兩名靈魂級都清楚,這是精神力提供的全方位觀察,與視力無關。

Previous article

向朗沒有再說什麼,因爲張飛說的很對,以他的武勇,若想讓一個人死,根本沒有必要打他那麼多拳,一拳足矣。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