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等我十八歲。」上官衍道。

皇甫謹儀提著袋子,腦袋發懵,十八歲?

老公婚然心動 意思是,等到小少爺十八歲就不用自己照顧了嗎?

也是啊,誰會願意和一個比自己大那麼多的女生一直在身邊呢?這個小小的男孩長大了,就不用自己操心了。

懷著老母親般的想法,皇甫謹儀軟軟的笑著回答「好啊,我等小少爺十八歲。」

等你長大,看到你變成一個優秀的男人,我就會離開了。 夜色四合。

皇甫謹儀一邊打著電話一邊看著眼前厚厚的書本,聲音淡淡的「查到了?」

「是的,少主,潼恩,Dawn,黎明,Y國瓊斯家族第一順位繼承人,八年前確實沒有在華國待過,至於他那個弟弟奎恩,那段時間內倒是有在華國待過。」

皇甫謹儀捏緊了手機,盡量使自己平靜下來「在這八年,潼恩有經歷什麼特別大的事故什麼的嗎?比如車禍或重病?」

不然,怎麼可能就這麼把自己忘記了?

「這八年來,潼恩一直很健康,沒有任何的意外事故和重病,各方面都很優秀。至少我們的資料上,是這麼顯示的。」

皇甫謹儀嗯了一聲。

「少主會不會認錯人了?潼恩與奎恩確實長得很像。」

皇甫謹儀淡淡的說道「不會,我會認錯任何人,不會認錯他。」

即使所有的證明都表示著她認錯人了,她也堅信當初遇見的少年,是潼恩。

將手機扔在床上,打開電腦,皇甫謹儀快速的瀏覽過蕾梅黛絲髮過來的郵件,咬了咬唇。

「如果不是忘了,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將電腦關上,把課業完成以後,她坐在書桌上,看著窗外。

「如果只是站在角落裡觀察不出來的話就顯得有點太奇怪了……父親大人?這麼稱呼是對的吧?」皇甫謹儀雙手環胸,眯著眼睛,笑道。

皇甫辰從小別墅旁邊的樹林帶中走出,目光帶著些玩味,透過打開的窗戶,看著房間中的少女,「我的乖女兒怎麼叫都隨你啊。」

皇甫謹儀垂眸「比起叫父親大人來,我還是更喜歡這樣和父親打招呼呢。」

她手中出現一隻剛剛削好的鉛筆,直接朝皇甫辰的眉心扔去。

對於這個一眼就能看出自己偽裝的沒見過幾面的親生父親,皇甫謹儀總能從他身上感受到深深的危險,沒有女兒對父親的憧憬和期待,她對皇甫辰第一眼就排斥的厲害。

不知道為什麼,莫名感覺,這個父親將自己接回來的目的也不單純。

現在終於可以確定了。

「現在看看七星龍淵能否接受你吧。」輕巧的捏住擲過來的鉛筆,皇甫辰單手一抬,一柄漆黑色的長劍順著窗戶飛向了皇甫謹儀。

皇甫謹儀抿唇,直覺告訴她,這把劍一單接下,就會很危險,但是如果不接下……

長劍身上那鋒銳無匹的劍氣就能將自己撕裂吧。

還真是自己十八年沒見過的親生父親啊!真看得起自己!

皇甫謹儀忽然很想笑,實際上她也那麼笑了。

她這種人,就不該對所謂的親情有任何的期待,你看,每一次的期待換回來的都是什麼?

「!」

「皇甫叔叔深夜造訪,是小侄招待不周了。」

劍端被少年的手狠狠地握住,再也無法前進半分。

上官衍看著皇甫辰,目光清澈,終於有了幾分少年人該有的樣子,只是忽略掉他手心不斷滲出的血液的話。

七星龍淵是沒有入鞘的,上官衍直接用手握住了這把鋒銳悍然的長劍劍端!

皇甫謹儀張大了嘴,一時間不知道內心是什麼感受。

她從沒有照顧過自己的親生父親為了試探她,扔出了一把能夠置她於死地的長劍,而這個小小的身體不好的少年,卻是為了保護自己,不惜自己受傷。

真是一個……單純的孩子啊,她那麼弱的嗎? 1號鮮妻:宮少,別硬來 弱到需要一個比自己小那麼多的孩子保護自己。筆趣閣備用站

「……真不愧是我看重的後背,七星龍淵居然自動收斂了殺氣。」 諸天之最強BOSS 皇甫辰看著上官衍,直到看到他的血淌到了地上,才滿意的收回七星龍淵。

「小少爺!」皇甫謹儀衝到上官衍身邊,看著少年手心中間猙獰的傷口,瞳孔一縮。

「我沒事。」上官衍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皇甫謹儀直接劃破了手腕。

「你在做什麼!」上官衍怒喝。

「我的血。」皇甫謹儀眼底散著淡淡的金色光芒「我的血能夠快速的癒合任何傷口!」

上官衍愣在那裡,直到皇甫謹儀要將自己的血滴在他傷口上時,他才輕輕推開她「不必了。」

皇甫辰注意到皇甫謹儀眼底的金光,目光一黯「看來你不是合適的人選了。」

即使是最合適的人選,被這個小鬼看上了,也不夠合適了。

皇甫謹儀咬唇,看著他要走了的樣子忽然憤怒的問道「我真的是你的女兒嗎?!」

皇甫辰一驚。

「我真的是你的女兒嗎?!」皇甫謹儀看著自己癒合的傷口「你不會覺得奇怪嗎?!我這樣的體質,如此迅速復原著傷口……我們家族是正常人嗎?!就算不是正常人,是野獸也不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吧?」

皇甫辰沉默片刻「就把我們當做惡魔吧,我們是惡魔的家族,弱肉強食。」

惡魔……

皇甫謹儀瞳孔一縮「你的意思是,家族裡其他的人和我一樣嗎?」

「十二個家族各有各的能力,都能修鍊靈力,如果這是你認為的不正常的話。」皇甫辰轉身消失在夜幕中。

皇甫謹儀無力地跌在床上。

上官衍已經給自己簡單包紮好了傷口,打算走出房門。

「小少爺!」皇甫謹儀叫住他。「你不會覺得我很可怕嗎?」

與之前軟軟綿綿的形象完全不同,不再乖巧和溫柔,而是變得鋒銳得像一把利劍,全身都是冷的。

上官衍頓住腳步,嘲諷的看了她一眼「我早就知道了,有什麼可怕的。」

皇甫謹儀驚呆了!「小少爺的意思,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嗎?!就是你早就知道我是這樣的?」

上官衍嗯了一聲,不然他怎麼會親自把她帶回來,如果她真的那麼乖的話,隨便派一個人接她到上官家就好了,畢竟皇甫辰對自己的忌憚在那裡,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從三歲見到皇甫辰開始,他就對自己莫名的防備著,喂下令人身體虛弱的藥物。也因為這些原因,他對自己的很多要求都會無條件同意。

就是因為她本身的傲氣與危險,這些不確定的因素讓他不得不親自去,才會放心。「皇甫叔叔的性格不好,以後不要和他一個人正面直對,找我就好了。」

皇甫謹儀忽的笑了一聲「小少爺還這麼小,就這麼厲害了。」

上官衍想了想「這和年齡無關,我們所待的家族,不會因為你年齡小就會對你心慈手軟。」

皇甫謹儀走上前看著他已包紮好的手心,「小少爺很累吧?」

上官衍收回手「還好,女孩子不要一直盯著別人的手。」

皇甫謹儀忽然就放棄了明天的行動。

「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照顧小少爺的!少爺今天可是救了我!」

上官衍不屑的說了一句「無聊。」

對這個口不對心的小孩子,皇甫謹儀的笑容更深了「如果我有弟弟像小少爺一樣就好了。」

上官衍啪的把門關上! 四年後……

S國帝都,城東一棟小型別墅內。

皇甫謹儀將菜洗好看到依舊坐在沙發上看書的少年,道「小少爺不是兩年前就拿到畢業證書了嗎?還在看什麼書。」

說到這個,皇甫謹儀就不得不感慨,人與人的差距啊!自己今年才能大三,眼前的少年兩年就拿到了優秀的成績畢業了!

「有一些必須要了解的東西而已,你最近回來的越來越晚了。」上官衍將手中的書扔在一邊,看向她。

皇甫謹儀看到眼前的少年的側臉,花痴了一會兒。「小少爺的盛世美顏真是百看不厭啊!」

「別以為說這話討好我我就會忽視你最近早出晚歸。」

皇甫謹儀「……」

越來越不好哄了。

不過小少爺的長相長開了之後果然和她想象的一樣禍水啊!

再加上小少爺身上渾然天成的神秘內斂,與生俱來的優雅貴氣,比她想象的還要禍水!

「小少爺直到我今天看見了誰嗎?」皇甫謹儀只能笑眯眯的轉移話題,看著眼前的男孩沒有任何被自己動搖的表情,她喪喪的低下腦袋「我看到你哥哥了呦。」

上官衍嗯了一聲「所以呢?」

「……」少年你聽到自己哥哥的表情也這麼冷淡的嗎?

「他身邊還有一個超級好看的小姐姐!好不好奇那是誰呢?」

「他的年紀娶個嫂子也是可以理解的。」

皇甫謹儀「……好吧好吧,我最近有個課程在專門調查著。」

上官衍嗯了一聲,「只要不是去談男朋友就可以了。」

「安啦安啦,小少爺放心,在照顧你的時間內我不會交男友的!」

上官衍心中微定。「隨你吧。」

——

皇甫謹儀看著眼前冷漠著一張俊臉的青年,著實已經很難在對面前的男人提起十二年前的那種微微悸動了。

「你這個報表出來的話,你知道會有多少顧客利益受損嗎?」

「這是能把我們所承擔的風險最小化的最好方針,而且導師不也說了,我們只負責處理風險這一塊的課題。」潼恩敲著數據,沒什麼表情。

「你……」皇甫謹儀吞下想要脫口而出的話,軟軟的笑了「可是,這個報表呈上去也不一定能過關不是嗎?」

老天爺,為什麼讓她和這個面癱臉在一組合作?!

「喂?祖母?抱歉,沒有時間。這周五我有一個聚會要去。周六也不行,你自己和那群老太太交流感情就好了。」

皇甫謹儀聽得一臉目瞪口呆,原來這個面癱臉不只對事情是這麼冷漠的冷處理態度,對人也是啊!

「只要針對我的利益不受損就好了。」潼恩合上電腦,看著她說道。

「利益?」皇甫謹儀有些難以把他和記憶中的少年聯繫到一起了,甚至那段記憶在她腦海中都感覺像一個夢一樣了。「做什麼都是為了利益嗎?包括以後的生活?」

「不是嗎?人與人之間的交集只是一定程度上的合作罷了,就連夫妻也是這樣,如同我的父母。」

皇甫謹儀忽然開口「你眼中的妻子定義是什麼?」

「一個能夠為我提供最大利益的長遠合作對象。」

皇甫謹儀撐著腦袋,第一次的,這麼徹底的將潼恩和記憶中的少年劃分開了。

「原來不是要一起生活一輩子的女孩嗎?這樣的話你娶你的電腦不就好了?」

一起生活一輩子?

潼恩楞了一下。

皇甫謹儀已經微笑著將資料整理好了,「好了,我們的課題完成!把這些上交給老師我們就可以鬆一口氣了,合作愉快,潼恩主席!」

沒錯,這個面癱到了大學仍舊是學生會主席啊,自己卻只是一個小小的在學校混日子的普通學員罷了,只是在課業方面比較出色,所以才會被分到和他一組。閱書齋

潼恩卻是坐在原本的座位上,想著剛剛那句話。

「一起生活一輩子?」

他很難想象。

大概只有這種不諳世事的千金大小姐才會有這種天真的想法吧。

婚姻這種事,他們這種身份,是能看感情的嗎?

皇甫謹儀將手中的資料放好以後,看到已經在學校門口等著自己的蕾梅黛絲,按住額頭「今天又是什麼情況?」

「夫人想見您。」

夫人?血薔薇還有這個職位?皇甫謹儀腦子不能轉了。

「夫人是首領的妻子,血薔薇曾經是兩股勢力的合一,夫人曾經是另一股勢力的首領,所以夫人和首領的地位是一樣的。」

師父的妻子?

我的天!

那種變態也是會有妻子的人?

「是要來考核我嗎?」皇甫謹儀只能想到這個。

「不是,夫人人很好的,很溫柔。」

皇甫謹儀莫名的不相信。

直到到了蕾梅黛絲給自己指的地點。

「看起來很正常的咖啡廳啊。」皇甫謹儀頗有點不敢置信,像這種地下勢力的大佬不應該把自己約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在一個墳頭見面之類的嗎?

lixiangguo

而見莫東變得狼狽,白衣男子狂笑,天一境再次對著罩來。

Previous article

「嗯?你現在的報酬不也是我付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