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國氣已失,今,罪臣秦雲,斗天搶氣!」

翻滾的雲層略微停了一下,一道水桶粗的閃電劈了過去,秦雲表情嚴肅,兩隻手飛快地結著手印,一個又一個符文撞向閃電。

閃電威力巨大,但是架不住秦雲的符文數量多,等到了秦雲面前的時候,那道雷電和之前的一樣,輕輕地揮了揮手就擊碎了。

雲層猛的膨脹了一下,一道紫色的雷電劈了過來,僅僅這一道紫色的雷電就抵過了之前所有雷電威力的總和!

秦雲沉身向前一靠,直接硬憾!

黑白隱約看見秦雲似乎在瞬息之間打出了幾十拳,不過當他想要繼續看的時候,雷電碎了,秦雲只是衣服有些褶皺而已。

那雲似乎受到了挑釁一般,降下數十道紫色的雷電,甚至夾雜著兩道黑色的雷電。

精靈之這個捕蟲少年穩如老狗 玄黑雷,這樣一個詞突然在黑白的腦海里出現,似乎有著很重要的意思,不過他再也想不出其他了,他的注意力完全被秦雲,不,秦雲他手上的那一張紙給吸引了。

「點將!」秦雲打開了那一張捲軸,一個又一個金色的字飛了出來,黑白沒有見過那些字,不過他卻看得懂那些字。

「深淵守將,秦武,歸位!!!」秦雲滿頭銀髮亂舞,天空之上,兩個符文爆出璀璨的光芒,黑白的雙眼瞬間被紫黑色佔滿。

黑色的火焰蔓延全身,一套由黑色火焰組成的鎧甲出現,把黑白包的只剩下兩隻眼睛在外面,他兩手一張,左手出現一把戰矛,右手出現一個鬼頭大盾。

「為陛下而戰!」秦雲神情肅穆,眼中充滿了不舍與無奈,秦武,也就是黑白,他深深向秦雲鞠了一躬,放下了鬼頭大盾,雙手拿著戰矛。

「為陛下而戰!「秦武發出一聲怒吼,脫離黑白轉瞬之間衝上了高空,擋在秦雲的面前,用力揮舞戰矛攪碎了一道又一道的雷電。

「門開了,我大秦崛起之際,到了。」秦雲緩緩說道,他的身體就像是被風吹散的柳絮一樣,一片一片的碎裂,被狂風吹散。

秦武發出一聲悲哀的怒吼,他身邊浮現一條條的鐵鏈,這條鐵鏈連接著黑白的身體,秦武愣了一下。

他想起來了,軍師交代他的事,在他生前交代他的事。

「為……陛下而戰!」沙啞的聲音從他的嘴裡傳出,手持戰矛的他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衝進了雲端。

秦武在進入雲層的那一瞬間就被狂暴的雷電撕裂,包括他身上的鐵鏈,甚至連黑白身上的鐵鏈也跟著爆碎。

他在笑,他終於可以追隨大秦的腳步了,和他們的軍師一起。

一絲一縷的原力緩緩進入了黑白的身體里,不過這一次,這些原力沒有離開,他終於進入了一階的程度,卡了整整兩年的一階。

他茫然地睜開了雙眼,看著天地之間的原力進入自己的身體,他的原力程度很快就進入了一階,他的小腹處的原力聚集點已經有了原力,接下來他只要去溫養這個節點就可以了。

不過現在的他可並不想要去溫養這個原力節點,因為這裡已經被毀了,除了他剛才躺著的地方,周圍數百米都化為了一片焦土,應該是秦雲乾的。

想起了秦雲,黑白臉色一變,這麼厲害的閃電,一號能不能頂住啊,他還活著不。

迅速跑到了山上,過了河,他看到的就只是一個棺材和四周的狼藉,黑白走到了棺材的旁邊輕鬆地把它打開,裡面躺著一個人,一個銀髮男子。

黑白的呼吸變得粗重了起來,編號一那話嘮的形象和剛才一拳擊碎閃電的秦雲形象緩緩合到了一起。

「……」黑白輕輕碰了碰秦雲的身體,秦雲的身體就像是一個沙雕被碰到一樣,轉瞬之間化為一捧粉塵。

黑白的手僵了一下,一個腳軟直接跪倒在地,地上的石子划傷了他的腿,鮮血很快就流了出來,不過黑白似乎沒有感覺到疼痛一樣,他的思想還停在剛才編號一的身體變成粉末的那一刻。

一滴水掉到了地上,傾盆大雨很快就降了下來,棺材很快就被水裝滿了,裡面的粉末正浮在水面上,黑白如夢初醒。

大雨磅礴之中,一個男孩一邊大哭著一邊死命收集著那些被水泡出來的粉末,他沒有悲傷,

他只是想哭而已。 泥濘的土地之上,一個男孩背著一個盒子漫無目的地走著,他走的很慢,他一直在喃喃地說些什麼,這些全部都是說給自己身後這個盒子聽的。

他拚命才搶下來一點點,因為時間太過於倉促,也許是他自己還沒反應過來的原因,又或者是他還沒反應過來,怕是全部都有吧。

他的身上沾滿了泥土,也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雖然這已經是荒地了,不過這些植物的殘骸也對他的前進造成了影響,他的雙眼帶著疲憊和無奈。

自己這是造了什麼孽啊,居然害死了自己唯一的朋友,現在的路上沒有聽到他的話倒是非常地不習慣呢,什麼時候他還能像以前一樣在自己的身邊說個不停呢。

淚水再次涌了出來,全部都是他的錯,自己也不知道他該找誰去報仇,因為編號一的死和自己進入一階一定有關係,如果硬是要報仇的話,歸根結底原因還是在自己的身上。

剛剛被雷劈過,然後又下了大雨,道路實在是難走,再加上他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飯了,所以他也不能準確地判斷自己現在走的方向是什麼,他也不想去判斷。

每個人都有一段時間無欲無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幹什麼,現在的他就是這樣的,是他最討厭的狀態。

慾望是人前進的動力,這句話對每個人都有用,更是被黑白奉為至理名言,不過他現在居然沒有慾望了。

自己反正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那麼自己胸口的那道傷口就不用去太過於糾結,村長他們已經死了,自己也不用去報仇什麼的,編號一也已經死了,所以自己也不用去琢磨怎麼救他出來了。

紅龍大君 也許去流浪才是他最好的歸宿吧,這樣才不會傷害別人。

一腳深一臉淺地走在路上,黑白的腦子裡就只是一片空白,就算是偶爾的肚子叫也被他無視了,他不想去吃東西,這樣會回想起和編號一那貨一邊聊天一邊吃飯的回憶。

似乎是踩到了什麼,黑白的腳下一滑,整個人摔倒在地上,這一摔,他反倒不想要爬起來了,

陽光是那樣的溫暖,空氣是那麼的新鮮,自己有什麼理由離開這裡呢?

不知道睡了多久,有人抓住了他的下巴強行把他的頭拉了起來,黑白艱難的睜開了眼睛,一個穿著一身白袍的小孩子正一臉嫌棄地看著他。

「師傅,我看見了一個倖存的罪民,不過他似乎已經活不長了。」小孩子一遍檢查著黑白的狀態,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樣拍了拍黑白的背後,黑白的背後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光點,小孩子就像是找到了寶貝一樣驚喜道,

「師傅,這個傢伙居然還是一個武者,一階一級,而且應該剛剛突破沒多久,原力節點還非常粗糙,簡直就是一團漿糊。」

「人不可貌相,此子經過雷劫而不死,日後必有大福。」一個鶴髮童顏的老頭子摸著自己的長鬍子說道,他又看了看那個小孩子已經扁起來嘴便又開口說道,

「這次被我們遇見顯然就是他的福氣到了,我們把他帶回學園裡面好生培養,說不定還能練出一個新的沙包呢。」

小孩這才開心起來,直接扯著黑白的一隻手把他在地上拖行,不時還踹他兩腳確定他還活著,黑白的雙眼閃過一抹紫色,這裡所有人的原力程度都落入了他的眼裡。

這裡一共五個人,是最近一個叫做天劍門的門派派過來尋找雷劫發源地的,由於這裡是罪民的地方,他們一路上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直接來到了這裡,最小的那一個看到了已經變成了泥人的黑白。

「師弟啊,他應該快要死了,把師兄的沸血散給他服下續命吧。」

「師弟,讓師兄我來練習一下師兄的醫術吧,保管讓他變得活蹦亂跳的。」

「師弟你好厲害,一來就抓到了一個罪民,我們天劍門以後的振興就靠你了。」

一大片奉承的話傳過來,小孩子也沒有故意謙虛什麼的,在那一個師兄肉疼的眼光之中接過了白玉瓶子大咧咧地倒進了黑白的嘴裡,其他幾個人嘿嘿一笑坐下來用自己微薄的原力做著表面功夫。

那個被拿走了藥瓶的男人面色尷尬地坐了下來,這一切都被老頭看在眼裡,不過他卻沒有說,因為他自己也遞了個小瓶子過去,這些東西都被小孩子倒進了黑白的嘴裡。

黑白被動地承受著原力的沖刷,他根本沒有學過什麼系統的功法,他只能忍著,如果他現在學習滅的話,那他現在立刻就會被認定為黑暗種族然後被幹掉。

「這個人怎麼還沒有醒過來啊,是不是你們騙我!」小孩子坐了不到半個小時就跳了起來,眾人面面相覷,他們臉上都帶著苦笑,誰不知道藥效想要發作得等一下啊,這小孩子的常識經驗真是低的可憐。

當下那個交出了葯的男子得意地看了一眼其他人,然後把小孩子拉到旁邊好聲好氣地解釋了起來,小孩子這才安靜了下來。

黑白冷汗不止,這種毫無抵抗直接被原力沖刷的感覺絕對不好受,他現在就像是要被撕開來一樣。

虎嘯聲和嘶啞的怒吼同時響起,一白一紫兩種氣體直接把那些藥力分的乾乾淨淨,黑色的氣體明顯弱了許多,完全爭不過白色的氣體。

「為什麼還沒有反應,你們說的藥效應該已經開始發作了吧。」小孩子又鬧了起來,旁邊的人露出了尷尬的表情,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沸血散對於他們來說可是療傷的聖葯,一般他們修鍊的人,只要吃下去過一會兒就可以復原,但是,這要放在這個小孩子的身上似乎一點作用都沒有。

黑白現在正在觀察著自己內部的變化,那個白色的火焰雖然說就跟無根浮萍一樣,不過在吸收了這藥品之後彷彿有了靈性一般,重新紮根於自己的心臟。

而這紫色的火焰就更不用說了,雖然它已經虛弱了不少,不過它的根一直在自己的心臟這裡,比起這個白色的火焰似乎紫色的火焰才是跟他與生俱來的東西。

彷彿這個白色火焰才是外來者一樣,他們很快就佔領了自己的心臟,彷彿有默契一般各佔半邊,井水不犯河水。

陪白彷彿看到了一個高大的人正在跟一頭白老虎對峙,不過接下來他就昏了過去,畢竟他們兩個火焰需要的養分實在太多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黑白張開了眼睛,等他適應了周圍的光線之後,臉上露出了怪異的表情。

居然有人睡在自己的旁邊。 青州、碭(dang)郡、曹州府、曹縣,一個屋子中。

「你是誰,為什麼在我的身體裡面?」

「我也想問這個問題!!!你是誰?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我為什麼會成這樣?」

「呵,裝的挺像的啊,想奪舍,你就直說吧,裝什麼失憶!」

「奪舍?什麼鬼?」

「想奪舍我,做夢!我可是位面之子,怎麼可能被他人奪舍!」

邪瞳狂妃亂天下 ……

這是一個漆黑的空間,被黑暗籠罩,一眼望去,不知其廣,不知其大。

此刻,在空間中,有兩個光點微微發亮。

若仔細看去,那是兩個若火種一樣的發光體。

其中一個,人頭大小,呈黑色,略顯陰沉,隱約間,可在裡面看到一個人臉。

而另一個,成人拳頭大小,為白色,純白如雪,雖小,但卻很厚實,能勉強看到一張修長的身影。

此刻,兩個各不相同的發光體在互相對罵之間,瘋狂廝殺。

噗呲!

如同兩條餓狼,兩個發光體對轟,長大了嘴巴,瘋狂撕咬對方,那癲狂的模樣,似乎恨不得將對方全部生吞。

黑色發光體一口從白色發光體上撕扯下些許白色光點,吞進嘴裡,快速咽了下去;而白色發光體也不甘示弱,嘴巴張大若饕餮,進攻對方,戰況一陣激烈。

……

也不知過了多久,戰鬥終於到了結束的時刻。

白色發光體雖厚實,但畢竟體魄小,量不足,不是黑色發光體的對手,最終,被後者佔據上分,不斷吞噬。

但是,黑色的大發光體,也沒有完全吞掉白色發光體。

因為,在白色發光體不斷變少的同時,它裡面的那道修長身影可是發生了堪稱恐怖的變化。

在其頭頂之上,一頂金日高懸;腳底之下,一輪銀月普照;在其身後,更有萬千星辰環繞。

日月星辰浮現,環繞在身影四周,將其凸顯的高大而威嚴,讓人不敢直視。

黑色大發光體沖了過去,想要完全吞掉白色發光體,卻被日月星辰擋住,無功而返。

……

轟!

而就在黑色大發光體無功而返的同時,曹縣外的一個屋子裡,一雙緊閉的眸子,緩緩睜開雙眼。

姜皓醒了過來。

從床上翻起,打量著周圍那完全陌生的屋子,姜皓明白了一件事。

嗯,穿越了!

從地球穿越到了這個名叫神州的全新世界。

而且,他還是魂穿,也就是所謂的奪舍穿越,只有靈魂過來了。

剛才,那個神秘空間的黑色發光體,就是他的靈魂。

而另一個,就是他奪舍的對象。

「穿越?奪舍?麻痹的!!!這種事情還真有的!」實在太震撼了,姜皓根本無法壓抑住內心的恐懼,髒話一句接著一句的吐了出來。

轟!

而就在姜皓沉浸在『穿越』這個恐怖的現實的時候,他的頭腦一陣轟鳴,如潮水般的信息流,涌了進來。

這是他吞噬的白色發光體中所蘊含的記憶。

足足半天,姜皓終於完全接受了這些記憶,恢復過來。

當下,他的臉色不太好看起來。

因為吸收了原宿主的些許記憶,姜皓已經大概了解的原宿主的身份。

戚雲,這是原宿主的名字,音同『氣運』!

他是個孤兒,無父無母,在很小的時候就被一個名叫姜老頭的老軍人收養,在軍中長大。

是孤兒,自然就沒什麼背景,也不需要太過擔憂。

只是,蘇醒過來后的姜皓,卻沒有一點高興的樣子。

因為,在吞噬了戚雲的部分記憶之後,他也是知道了更多的東西。

戚雲確實是普通人,沒身份,沒背景,沒後台,是純粹的三無人員,但是,他卻有大機緣。

他是一位氣運之子。

頭頂之上,一頂金日高懸;腳底之下,一輪銀月普照;在其身後,更有萬千星辰環繞。

這是氣運之子的標誌。

又稱位面之子。

位面之子啊,身為小說迷的姜皓,怎麼會不知道。

那就是傳說中無敵的存在啊。

在華夏歷史中,王莽那是多麼牛逼的人物啊,疑似穿越者,活生生奪取了西漢的天下,建立新朝,成為一代帝王。

lixiangguo

差不多是半年前,這逆天的小妖孽似乎在前來我們九冥學院的途中遭遇了靈獸狂潮這般意外,魂丹被廢,已成為了個廢人嗎?」 聽到源虛長老這般問道,源清長老搖了搖頭,抬手輕輕撫過自己已經白了的鬍鬚,笑得格外祥和,仿若當真是天上降下來的老仙人一般。

Previous article

金萬金看到陸青峰到了面前不由得大喝一聲:「好身手年輕一輩中能勝你者隕神星不會超過五指之數」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