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砰!」右手鬆開了他的脖子,左手卻已經握成拳頭,狠狠的砸在了壯年男子的腦袋上,只聽到一聲悶響,這名前來彙報情況的壯年男子甚至連給自己辯解的機會都沒有,就在昊宇鬼帝的怒火當中變成了一具無頭屍體。

「嘭……」

「還有誰,違背了我的命令?!」壯年男子的屍體被昊宇鬼帝一腳踹飛了出去,撞倒了木之後,便緊跟著響起了昊宇鬼帝怒火滔天的低吼!

與此同時,在這護神堂總部左前方的土丘一角,王長發正睜大了雙眼,看著面前那三株成品字形的枯黃小草……

找到了!心中湧起了一陣難言的狂喜,王長發當即就用傳音,將這一消息傳到了眾人的心頭:「快來我這裡,目標已經找到了!」

「在哪?!」收到王長發彙報的下一秒鐘,王明便已經憑空出現在了距離王長發不足三米的位置,人剛一露面,聲音就在王長發的耳邊清晰響起,可想而知王明對這護神堂給予了多高的重視!

在王明趕過來后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原本四散開來的白蛇等人也是迅速的收攏,唰唰唰的一陣聲響,就已經聚到了一起,站到王明的身後。

「閣主,您看這裡。」見王明等人已經抵達。王長發微微吸了口氣后,轉身指向了五米開外的,就在一塊岩石邊上的三株枯黃小草,指著這三株成品字形的小草朝王明說道:「這就是我們要找的標記!」

聽到王長發的話,王明當即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三株很不起眼。甚至叫不出來名字的枯黃小草,如果不是有韓金虎交待在先,恐怕誰也不會想到這看上去十分正常也十分普通的小草。竟然就是護神堂總部出入口的標記,由此便不難看出,這護神堂確實是謹慎非常。

也難怪外界一直傳聞護神堂從來就沒有總部了,而事實上護神堂有總部,只不過這個總部並沒有太多的功能,按照韓金虎的交待,在上一任堂主的手裡,總部只是個象徵而已,平常根本就沒有殺手會來這裡落腳。

所以。護神堂沒有總部的這個說法,在一定程度上還是成立的,真正啟用這總部的,是新任的堂主,也就是那個……鬼帝!

而且王明感應到這裡根本就沒有陣法以及靈氣的波動,看來對方真是謹慎呀。

發現了這三株標誌的小草。沒一會兒的功夫,眾人果真在距離小草大約八米左右的位置找到了一扇覆蓋有黃泥,處理的十分隱蔽的木板。

王明沒有聲張,而是朝白蛇等人下令道:「王長發,靈龜負責這處出口。其餘人馬上分散開,沿著這壟土丘,儘快將剩下的所有出入口找出來並且守住,沒能找到出入口的,便充當移動單位,遊獵在四周隨時準備出手!」

「是!」王明的命令一下達,眾人便已經齊齊答應了一聲,剛剛聚攏起來的眾人就再一次四散了開來,搜尋著其他可能存在的出入口。

時間大約過去了一分鐘左右,將那些陸續傳來的消息整合起來,已經發現了不下六處出入口,也就是說,動手的時機已然成熟。

「做好準備,這就開始了。」王明雙膝一曲,整個人如衝天的火箭一般直衝雲霄,在飛速上升的過程中,他提醒了王長發等人一句,緊接著便雙手一合,根本不見他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只是一合一張間,掌心當中就已經爆發出了一陣刺眼奪目的紫金色光亮……

「呲啦~」成千上萬道璀璨的閃電劃破長空,王明動用了法力,在國運之力籠罩當中,擁有的一小部分操控天地的能力,也就是不用損耗丁點的靈力,直接控制天地間遊離的電系元素,頃刻間將其匯聚、壓縮並且釋放!

王明此時傷勢未愈,自然不想浪費,雖然知道對方只是一尊鬼帝級別的強者,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王明最近遭遇的事都是一波三折,所以暗中留了一手。

「轟隆隆……」從天而降的紫金色閃電就像是一簾來自九霄雲端的簾幕,遠遠看上去更像是從銀河當中傾瀉而下的瀑布,壯觀並且帶有無比驚人的氣勢,恍如世界末日到來的前奏。

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在這黃土高原的上空轟然炸響,僅僅是第一波攻擊,王明已經將那土丘劈成了兩截,如此浩大的聲勢,躲匿在土丘地底下的昊宇鬼帝又怎麼可能發現不了呢?

「混蛋,你們這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一連擊殺了五個已經完成第一階段靈火鍛體的手下,還沒等昊宇鬼帝撲向下一個,就陡然間感覺到頭頂上方傳來了一陣磅礴的壓力,尚不等他回過神來,王明的第一波攻擊便已經當空劈下,將土丘劈成了兩截。

大地開始震動,泥內部也已經剎那間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縫,察覺到這陣突如其來的攻擊,昊宇鬼帝心中的怒火也就不難理解了。

本來低調的躲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還以為可以淡定從容的暗中搗亂,等到了一定的程度后,就算自己打不過王明,可至少也能把老祖交給自己讓其破壞華夏起運的任務完成吧?到時候回去肯定受到重視,沒想到,他這美夢還沒成真,麾下的部屬也是剛剛開始進行靈火鍛體,王明居然就已經找上來了……

幾欲抓狂的昊宇鬼帝自然心頭大震,第一反應並不是衝上去和王明拚命,而是該如何順當的逃跑,至少,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陰冷的目光掃過眼前這二十多個完成了第一階段靈火鍛體的護神堂殺手,昊宇鬼帝的念頭開始飛速的轉動起來。

少年杯酒意氣長 既然王明已經找到了他的藏身之處,想來也已經做好了萬全的部署,只等他自己離開地底泥一出去必然會被守在外面的王明和他的手下包了餃子,到那個時候,縱使他有萬般詭計,怕也無法逃出升天了。 為今之計,要麼從地下穿梭逃脫……不行,那王明修為高深,雖然受傷但保不準已經恢復,這穿梭地層的本事在他面前根本起不到最佳的效果,不能冒險。而且,一旦開始大量的動用體內的鬼煞之力,那被他收斂起來的氣息就會大規模的泄露,收都收不住!到時候別說是逃跑了,恐怕還沒衝出去幾米遠呢,就已經被人發現了行蹤,直接追殺來了!

要知道,到了高階鬼帝的程度,如果他有心要收斂氣息的話,只要他不動用鬼煞之力,完全靠鬼修之體進行活動,就算是中階鬼帝也難以發現他的蹤跡,若是再加上刻意的裝扮,恐怕就算是面對面撞上了,只要不細看,也不會被人認出來他是鬼修的身份。

而一旦大量動用鬼煞之力,那麼,被他刻意收斂的氣息就會大範圍的擴散,到那個時候,別說是中階帝級,就算是一隻剛進入帝境也能輕易發現他的行蹤,更何況是王明手下的那些強者?!

所以,從地下穿梭逃脫的這個辦法只能被捨棄,最後留給昊宇鬼帝的選擇,只剩下了兩個。

第一條路就是趁著現在,拼盡全身的力量短暫的撕開空間壁壘,不能進入神庭密地,卻能逃離華夏之地,只不過這樣一來,他也將因為能量耗盡而進入一段相當漫長的虛弱期,到時候怕被人抹殺……

所以,這一條路興許能逃出生天,但是逃出去后所要面對的危險,卻並不比現在的低。那麼。也只有最後一條路可以選擇了。

這護神堂的總部四通八達,一共有三十多條通道,彎彎繞繞串聯了七個出入口!昊宇鬼帝要賭一把,就賭王明現在只找到一個出入口,而不知道護神堂的總部還有其他的出入口,又或者,王明是個急功近利並且沉不住氣的蠢貨!

不管是符合了這兩個條件當中的哪一條。他或許都還能拼著犧牲手下的殺手,為自己爭取一條逃出生天的活路,而比較起自己的命來,這些手下又算得了什麼呢?死就死吧,反正死道友不死貧道……

念及此處。昊宇鬼帝不再有絲毫的遲疑,他爭分奪秒的計算出了自己逃跑的路線,冰寒的目光猛的落在了一名二十*歲的青年殺手身上,冷聲道:「你,馬上從東南方向三號出口離開總部!」

「是……」這名青年殺手心中早已膽寒,根本就沒有去多想什麼。一聽到自己現在可以離開,臉上就露出了一抹抑制不住的興奮神立即彎腰答應了一聲,拎著自己的鋼刀就噌噌的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在這青年殺手之後。昊宇鬼帝就逐一逐一的安排了下去,六號出口三人同行,五號出口一人獨行,七號出口六人同行。一號出口二人同行……

他將剩下來的這些殺手打散分成了好幾撥,分別從各個不同的出入口離開這護神堂的總部,而他自己,卻是在分配完畢后,朝著第一個青年殺手離開的方向,也就是三號出入口潛行而去。

…………

「師父,我這邊逮住了一個!」「主人。我這邊逮住了三個!」「主人,我這邊逮住了一個!」「哎呀不好,漏了一個出入口,那邊出來了六個,趕緊過去兩個人,可別讓他們逃跑咯!」

各方傳來的消息在這裡匯聚分流,自然也就被王明聽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這護神堂的殺手居然會一撥一撥的從裡頭逃出來,而且位置不定、數量不一,乍一看上去倒像是倉皇之下做出的本能反應。

但是仔細一想,卻又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抓住了不少護神堂的殺手,可是到現在那正主卻還沒有露面,他是躲在地底下心存僥倖呢?還是……

「聲東擊西,調虎離山,暗度陳倉……」斗大的一行字浮現在王明的腦海當中,他不由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戲謔的笑意,低聲自語道:「跟老子面前玩這手,要不讓你知道知道厲害,你還真不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

心裡頭有*分的把握已經看破了那鬼帝的計謀,王明當下也不點破,而是不動聲-的調動人手,將幾個已經抓住了出逃殺手的出入口空了出來,把原先負責看守這幾個出入口的神使調往了其他的出入口。

昊宇鬼帝跟他玩調虎離山,那他乾脆就將計就計,跟他玩一手引蛇出省的這南昊鬼帝把別人當傻子,只以為自己才是聰明人!

…………

「哼,果然是個蠢貨!」昊宇鬼帝跟隨在那第一個青年殺手的身後一路潛行,親眼見到那青年殺手被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一手擒下,接著他就看到了他所希望看到的一幕,那抓了青年殺手的年輕人,拎著那青年殺手樂呵呵的就直接轉身離開了!

看到這一幕,昊宇鬼帝的心中難免的一陣狂喜,面露得-的輕哼道:「本帝略施小計就能讓你陣腳大不足為慮的蠢材!」

口中哼哼唧唧的自言自語,他卻也知道自己不能以原形示人,當下就幻化了模樣,居然變成了一個四十多歲皮膚黝黑的婦女,接著就在這三號出入口的土牆上摸索了一陣,接著打開一扇萬分隱蔽的木進入其中后牽出了十多隻早已準備好的山羊,一溜煙的離開了三號出入口。

鬼修收斂鬼煞之氣后幻化人樣總是會留下不少的破綻,但如果經過細心準備,比如在頭上繞一條白巾再加一些閃閃發光的裝飾品,身上穿一身顏色鮮的裝扮混淆視聽,卻能將暴露的幾率降到最低的程度。

再加上有意收斂了自己的氣息,如此一來,就算是被人面對面撞上了。也很難發現他其實就是昊宇鬼帝,只要他表現的正常一些!

顯然,這一身裝扮昊宇鬼帝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甚至連山羊都是早早的圈養在了總部的一個角落。

他怕王明,當初那位和他爭鬥無數歲月的鬼帝不都在華夏被王明殺了嗎?雖然現在王明以及其他華夏強者都或多或少的有著傷勢,但其中境界比自己高的可不少,他不敢賭自己的命。

雖然王明等一干華夏強者都歸宿進了國運之力的籠罩下。但老祖他們也不敢貿然的攻打,這就證明自己只能當炮灰的料,只能拼一下看看受傷的王明等人能不能看出自己來了。

完成了這番裝扮和行頭的昊宇鬼帝,就那麼落落大方的離開了三號出入口,趕著山羊裝扮成了放羊的少數民族婦女。叮叮噹噹大搖大擺的上路了……

「師父,一共抓住了二十三個護神堂的殺手,經過檢查,這二十三個殺手都是已經完成了第一階段靈火鍛體的角色。由此可見,那鬼修應該就在這土丘底下。」白蛇經過一輪清點和檢查后,找到王明彙報道:「但是。我們並未發現他的蹤跡,是不是……」

檢查之後,並沒有發現那鬼帝隱匿在逃跑的殺手當中。白蛇指向那壟已經被轟的四分五裂的土丘,朝王明請示道:「是不是應該派人進入土丘,再仔細的檢查一下,將他從地底下找出來?」

「去地底下把他找出來?」王明聞言不由一笑。眯起雙眼望向了西南方向,勾起嘴角玩味道:「怕是人家已經出來了,只是你們沒有發現而已……」

昊宇鬼帝心中默念催眠自己就是一個放羊的農婦,這次老祖安排了不少人來華夏,昊宇鬼帝可不想這麼快就死了,最起碼也得看著那幾個和自己不和的傢伙先死,要不自己都不甘心!

心裡暗示催眠著自己。居然越發的像了,即便是蘇文斌來了不強行查看估計都能矇混過關。

昊宇鬼帝趕著十幾隻山羊在土丘的溝壑間穿梭,離開護神堂總部三號出入口已經過去了四分多鐘的時間,他那原本提到了嗓子眼的小心肝也是慢慢的落回了原處,臉上那一絲絲若隱若現的嘲笑卻是愈發的明顯了起來。

能夠從王明如此聲勢浩大的圍剿追殺中逃出生天,他甚至已經恍惚間看到了王明因為沒有找到他而大發雷霆的畫面,心頭的得意之感自然是越發的高漲,就好像是打了一場勝仗,將王明踩在腳底下狠狠蹂躪了一番似地,滿足感充斥在心頭,令他不禁笑出了聲。

讓一個帝級玩弄一個聖人,這多有成就感!

毛都沒長齊的小兔崽子,也想跟本帝斗?哼哼!」自言自語、志得意滿,但一想到王明一出現就毀掉了他好不容易才搜羅起來的護神堂,他那臉上的笑容就難免的僵硬了一下。

在兩壟土丘的交匯處停下腳步,轉過身去看了一眼護神堂總部所在的方向,陰狠之色閃爍在眼眸之中,昊宇鬼帝低聲自語道:「今日之仇來日必報,乳臭未乾的小子,本帝早晚會讓你知道得罪本王的下場是什麼!」

說完這句話,昊宇鬼帝又側過身去看了一眼西北方向,似是有些失神的輕嘆道:「看來,為今之計也只能去投奔他了,希望聯合起來能破壞的更厲害,任務完成的更好。」

輕嘆之間,昊宇鬼帝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羨妒的神似是想到了什麼讓他羨慕嫉妒恨的事情似地,唉聲嘆氣的低下了頭:「美中不足啊!唉……」

搖搖頭收斂了一下心神,那逃出生天的喜悅之情再一次讓昊宇鬼帝的心情好轉了過來,他哼著小曲抬起頭,正待揚起手中的長鞭驅趕山羊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卻是看到了令他渾身一顫的畫面!

是他!昊宇鬼帝的身子僵住了,就在他此時所在位置大約兩百米左右的一壟小土丘上,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排幾個人,為首之人,正是剛剛才摧毀了他心血的王明!

他怎麼來了?一看到那小土丘上站著的這群人,昊宇鬼帝的心裡頭就是壓抑不住的一陣驚恐,他自己什麼實力他心裡清楚,王明可是能屠聖的存在。雖然幾次受傷,甚至老祖說王明已經傷了本源但至少他明白,就憑他一個高階鬼帝,一旦身份暴露的話……

打了個激靈,整個人頓時清醒了過來,他咬咬牙,重重的一揮手。就將手中的皮鞭抽打在了黃土地上,發出了一陣脆亮的響聲:「啪!」

皮鞭落地的聲響經由土丘溝壑的反覆彈轉,立刻就引起了王明一行人的注意,然後這十幾個人就從小土丘上沖了下來,跑到了自以為裝扮的天衣無縫的昊宇鬼帝跟前。攔下了他的去路。

「這位大嬸,你這是要往哪去啊?」王明露出了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在王長發一行人的擁簇下朝著昊宇鬼帝笑的問道。

「阿巴,阿巴阿巴……」昊宇鬼帝露出了狐疑的神又恰到好處的往後退了一小步,似乎是在害怕什麼,乍一看上去還真像是良家婦女被惡棍圍住后該有的反應。他含含糊糊的阿巴了幾聲,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原來是個啞巴。」王長發站在王明左手邊,看了看昊宇鬼帝。做出了判斷。而聽到王長發『自作聰明』的話,低下頭的昊宇鬼帝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譏諷,卻不搭腔。

「那,這位大嬸。你能聽到我說的話嗎?」王明好似有些不甘心,又試探的問了一句,只不過那雙眼睛卻在四周掃,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這昊宇鬼帝的身上,這讓昊宇鬼帝更加確信了自己裝扮的確實天衣無縫。

「阿巴,阿巴阿巴……」他不知道王明想要問他什麼,但這時候明顯儘快打發王明他們離開才是正道。所以,昊宇鬼帝又是阿巴了幾聲,滿是困惑的看了看王明,又看了看王長發。

「原來還是個聾子。」王長發似乎有些感慨的嘆了口氣,扭頭朝王明說道:「閣主,看來問她是問不出來什麼了,那鬼修怕是早就已經逃遠了。」

「看來確實是這樣了。」聽到王長發的話,王明好似也不在意昊宇鬼帝的存在,真的把他當成了一個又聾又啞的放羊婦女,他微微抬頭望向碧藍的天空,彷彿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真是可惜了,現在都還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獲知了消息,如果沒有那還好說,如果已經被他知道了,那麻煩可就大了。」

「為今之計,也只能是叮囑下邊的人做好防範了。」王長發也是眉頭緊鎖,一臉凝重的點頭說道:「那幽冥草對我們修鍊者的好處極大,對那些鬼修的吸引力更是巨大,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引來圍攻的話,以前我們不懼他們,但如今高手大多都受了重傷,甚至不少都傷了本源,如果沒有國運之力加持,想來神庭依然攻來了,可惜現在國運之力異動,對方要是偷襲各個擊破的話……這一次……唉!」

「幽冥草?!!!」正打算裝作莫名其妙的模樣儘快趕著山羊脫身的昊宇鬼帝頓時就愣住了,好在反應及時沒有露出什麼明顯的破綻,他能感受到自己體內的靈魂之火在上躥下跳……

幽冥草啊!對於他們這些鬼修而言,幽冥草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成為真正的強者,從此不用再看別人的臉色了。

上古之時老祖就是因為得到幽冥草才突破成聖,成為了無數年來無人可以攀越的巔峰級神話傳說!

如果能夠得到幽冥草,成為和老祖同等級,甚至比老祖還要強橫的存在,這種吸引力對於任何一個鬼修而言,那都是近乎致命的!

對於昊宇鬼帝無意間流露出來的異樣,王明他們似乎都沒有絲毫的察覺,他們好似真的只是把昊宇鬼帝當成了一個普通的放羊婦女,並沒有進行刨根問底的深究。

一邊說著話,一邊和昊宇鬼帝擦肩而過,王明他們說……

「幽冥草當年是為我女兒採摘,後來沒有用上,沒想到時間久了出現枯萎的跡象,如果沒這個意外,也就沒有這麼多的事情了。」

「是啊,那麼多的幽冥草如果枯萎掉著實可惜,如果給弟子們服用,現在又不到時候,一旦服用幽冥草,對我們而言卻是弊大於利,得不償失。」

「最沒有料到的情況是,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適合儲存幽冥草的地方,卻被那護神堂的殺手意外的發現,真是讓人頭疼的情況!」

「現在只希望那護神堂的鬼修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吧,否則的話,一旦消息泄露引來鬼修的圍攻,就憑我們現在的部署怕是擋不住啊!雖然我幾人不懼,但不可能時刻的防備吧?還是儘快養傷才是正道。」

「盡人事安天命吧,護神堂已經毀了,可惜跑了那幕後的鬼修……不過話說回來,誰能知道那個殺手居然會在那個地方刺殺一個高級軍官,被發現之後還往我們存放幽冥草的地……」

「噓,小聲點,小心隔牆有耳!」

「哦哦……」

聲音漸行漸遠,逐漸的小了下去,王明一行人也是轉彎進入到了另一道溝壑當中,消失在了昊宇鬼帝的視線之中。 而這個時候,扮作聾啞放羊婦女的昊宇鬼帝卻是完完全全的呆在了那裡,手中拎著一根皮鞭,像根木頭似地杵在那裡,心裡頭湧起了百般思緒。

幽冥草啊!對於鬼修們而言等若至寶的幽冥草!足足十多株幽冥草啊!這是一種怎樣的吸引力?這是一種怎樣的惑力?!

得到這幽冥草,就等於得到了通往聖級強者的康庄大道,得到了幽冥草,就等於獲取了從此逍遙自在不再看人臉色的愜意生活!

雖然那女人說話說到關鍵的時候被人打斷,沒能聽到詳細的存放地址,但是……但是昊宇鬼帝知道啊!

刺殺那個軍官,可不就是那個不聽話的韓金虎干下的破爛事嗎?除了他之外還是有誰?沒有!

所以,由此就能肯定,那個意外闖入王明等人存放幽冥草位置的護神堂殺手,就是韓金虎,百分百就是他!

而昊宇鬼帝記得韓金虎執行任務的地方,好像是什麼沙地,什麼,什麼特戰團的駐紮軍營,只要找到了這座軍營,那麼,離王明他們存放幽冥草的地點還會遠嗎?

面部的表情因為過度激動的心情而變得有些扭曲起來,昊宇鬼帝的呼吸變得急促萬分,他難以自持的扯了扯嘴角,揚起手中的皮鞭,在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當中,以最快的速度驅趕著山羊朝遠方趕去……

「你們當中以贔屓實力最強。不過小白踏入帝級沒有傷勢。」王明領著眾人就躲在土丘的拐角處,朝贔屓和白蛇說道:「所以,為了以防萬一,你們兩個就跟上他,如果他信了我們的話,那就暫且留他一命,如果發現不對勁的話……」

右手成掌。輕輕下劈。

「是!」兩人心領神會,領命而去……

王明想到要引蛇出爭取一勞永逸也是突發靈感做出的決定,這些高階鬼帝乃至巔峰級鬼帝。個個都具備了極佳的隱匿能力,如果不能將他們一網打盡的話。今天就算殺掉一個昊宇鬼帝又有什麼用呢?

他現在冒出一個護神堂,趕明兒就得出現一個護神教,四處殺人放火難不成還要王明跟個消防員似地,哪裡有火往哪裡撲?顯然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方式,找到火源並將其剿滅才是王道!如今看來神庭早就安排破壞華夏國運的任務了,顯然不是這一尊鬼帝,帝級強者在神庭無數年的底蘊下肯定不少。就連聖級都有不少更何況鬼帝呢?而鬼修善於隱秘,自然會來不少,甚至都派遣來,王明自然想一勞永逸。

所以王明才會靈機一動。乾脆來個將計就計,你跟我玩聲東擊西、調虎離山,那我就跟你玩一出引蛇出請君入甕,看看最後到底是你聲東擊西更勝一籌,還是我引蛇出穩壓一頭!

不過為了防止意外發生。以至於最後偷雞不成蝕把米,王明在釋放了煙霧彈后,隨即就派出了白蛇贔屓跟上心情激動的昊宇鬼帝,將其全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監控起來。

如果這昊宇鬼帝果真中計,為了得到幽冥草而四處聯絡其他鬼帝的話。白蛇贔屓就只是兩個看客,靜觀其變。但如果他心生疑慮,發現了王明是在故意擺下迷天大陣想要請君入甕的話,那麼他們就會遵照王明的命令,立即出手取了他的小命……

如此一來,王明也就算是下了雙保險,計策能成則是皆大歡喜,就算最後被昊宇鬼帝看出破綻,也不至於白白放跑了這一條大魚。

而幽冥草自從在蓬萊得到后,原本打算是為了治療女兒王涵的五行之體,沒想到事情改變後來王明突破也就沒用到,如今那幾株幽冥草成了誘餌。

王明幾人之前所說讓弟子以及靈獸服用,就是一個煙幕,一個天大的誘餌,讓昊宇鬼帝第一反應就是王明手中有十幾株甚至幾十株幽冥草,如果不是那麼多怎麼會準備讓這麼多人服用?

這麼大的利益絕對讓他動心,甚至蒙蔽雙眼。

雖然幽冥草萬古難尋,但王明得到幽冥草的消息神庭是知道的,當初王明委託天一道以及其他幾大門派尋找自然消息傳了出去,而王明得到幽冥草後知道的人不少,神庭當時在華夏有不少的眼線雖然不至於說第一時間知道,但時隔這麼久也能知道不少消息,綜合算起來昊宇鬼帝一定能中計!

昊宇鬼帝滿心忐忑的站在一棵梧桐樹下,前後左右的掃視著、觀察著,直到確定四周圍都沒什麼人存在後,他才突兀的張開了嘴巴,發出了一陣超低頻的嘶吼,嘶吼聲在黑夜之中源源不斷的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就如同波濤洶湧的大海一般。

這陣超低頻的嘶吼遠遠低於二十赫茲,對普通人來講根本就是『聽而聽不見』的聲音,但對於能夠聽到這嘶吼的任何生物而言,都是一陣極為刺耳的聲音,它忽高忽低,忽急忽緩,昊宇鬼帝正是通過這樣的『變頻』方式,來向附近可能存在的鬼王、鬼帝傳達出自己的召喚意願。

但他同時也很害怕,如果萬一要是這陣聲被不該聽到的人聽到,比如王明那一陣營的人……對他昊宇鬼帝而言可算不上是什麼好消息。

所以他才會如此忐忑的發出這陣聲,畢竟他知道王明那邊絕對在四處派人查找他們這些鬼王的蹤跡,意圖將他們全部絞殺。如果這陣聲引來的不是鬼王,而是不該來的人,昊宇鬼帝的處境又將如何?

因此他害怕,他忐忑,他緊張……但又不得不出此下策,因為除了這個辦法之外,他根本就沒有別的能夠聯絡其他鬼修的辦法,那些潛伏進華夏的鬼修都是各自為政根本就聯繫不上,而他聽來的那個消息又讓他如萬蟻覆骨般的難受,恨不得立刻就帶上大隊人馬殺過去搶了幽冥草!一邊是暴露的危險,一邊是幽冥草的惑……

lixiangguo

而剛才一劍,顯然是風韌有意為之,即控制了毀滅赤焰的『波』動範圍,同時也將三位神兵閣長老從殿中『逼』到了半空。

Previous article

撲嗵一聲,一名武者從馬上跌落,面容泛黑,形容痛苦,身體不停的抽搐。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