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真沒想到,這柄雙劍,乃是出自王乾大師之後。縱觀過往,大師所鍛造的武器,無一不是剛剛出爐,便是被人給預訂走了,哪裡還有我們『喝湯』的份,而今,玉泉拍賣行居然花費如此之大的手筆,拿出這樣一件寶貝,前來拍賣。這如果,我們不參與競價,似乎有些對大師的不尊重啊!」

很快,也是有人如此小聲地嘀咕道。


這雖然只是他個人的想法,但卻代表此地絕大多數人的心聲。

在他們看來,眼下齊天飛似乎沒有再出價的意向,而這柄出自大師之手的雙劍,卻是又不容錯過,他們再找不到繼續沉默的理由。

不得不說,陳天龍身為玉泉拍賣行的管事,在揣摩人心方面,確實擁有過人的本領。

沒看眼下,他只是三言兩語,便是將原本寂靜無聲的拍賣會現場,重新變得火熱起來。

「我出……二十萬靈晶?」

終於,在經過短暫的猶疑之後,終於,還是有人給出了一個價碼。

雖然這個價碼不高,但在陳天龍的雙耳之中,無疑,堪比天籟之音。

「哈哈,這位散修朋友,出價二十萬的靈晶,還有更高的嗎?沒有的話,那麼我就宣布這柄雙劍,乃是屬於這位朋友的了。」

此刻的陳天龍,也是大笑著說道。

如果說,這是在過往的拍賣會上,以他人給出二十萬靈晶如此低廉的價碼,他必然會理都不理。

可眼下,似乎處在特殊時期,所以他也是行特殊之事。

即便對方只是給出如此低廉的價格,他也極為給面子的,大聲地幫其報價。

他之所以如此,當然還是為了刺激眾人的競爭慾望。

果不其然,在聽到他如此說道之後,眾人也是如同打了雞血一般,亢奮了起來。

「才二十萬的靈晶,就望向獲得王乾大師鑄造的寶貝?你可真是痴心妄想。這柄雙劍,我出價二十五萬……」

有人如此說道。

權謀:升遷有道 ,他的話音才剛剛落下,卻是立馬又有人介面道:「五十步笑百步。你嫌棄人家的價格低廉,你所給出的報價,又何嘗不是如此?沒錢就不要擺闊,我出四十萬靈晶!」

又有人如此嗆聲道。

顯然,在陳天龍話語之力的調動下,什麼「六十八號包廂客人」,「什麼攪屎神棍」,這一刻,統統都被他們給拋到了腦後。

此刻在他們眼中,只有王乾大師所鑄造的這柄雙劍。

對於眼下的一幕,無疑,最開心的就要屬於陳天龍了。

他知道,眼下雙劍的價碼,雖然增漲緩慢,到了現在,也不過才漲到五十萬靈晶。

「但這是一個好勢頭,相對於之前重寶無人問津的境地,至少它的價碼,還在慢慢上漲不是!」


陳天龍也是在心中竊喜道。

他明白,自己既然已經在這雙劍之上,貼上了王乾大師的標籤,這雙劍最終的成交價,必然不會低廉到哪裡去。

而且,眼下出價的,都只是一些散修,那麼大家族的權貴,到現在沒有吱聲。

這也是為什麼,雙劍的價格增長緩慢的原因。

正是基於這些事實,陳天龍有信心,將這柄雙劍拍到一個天價。


如果說,陳天龍的心緒,屬於陰雨轉晴的話,那麼此刻,便是落到齊天飛感到頭疼了。

之前的他,故意說出「只出價十萬」的話,目的在於投放煙霧彈,嚇唬眾人,提醒他的存在,讓他不敢隨意出價的話,那麼無疑,此刻他的計劃,也是已經完全地破產了。

隨著眾人十萬十萬靈晶的加價,這無疑,也是讓齊天飛的面龐,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要知道,按照他原本的設想,因為之前餘威的關係,他們應該不會出價,自己能夠輕鬆地拿下這件拍品,完成自己的心愿才是。

但眼下,無疑,他的計劃已經是破產了。

「不,現在的局勢,似乎也沒有到了這種不堪的境地,至少,他們應該還會忌憚我的存在才是。賭,只能夠賭一把了。如果此刻,我能夠以大魄力,將這柄雙劍的價格提高,想必應該還能夠震懾住他們才是。能不能成事,就看這一次了。」

齊天飛在心中,默默盤算道。

「五十五萬,五十六萬……六十萬……」

此刻,拍賣大廳里,隨著眾人不斷喊價,那柄雙劍的價格,也是不斷拔高。

「這柄雙劍,我出價,一百萬!」

突然,也是有一個熟悉的聲音,以一種無雙霸道之勢,闖入到眾人的雙耳之中。

聽到這個聲音,原本還赤紅的眾人臉上,無不一下子便得難看了起來。

他們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為這個聲音,他們極為得熟悉。甚至於之前,因為這個聲音的存在,也是讓被當做冤大頭,給狠狠地宰割了一番。

對此,對於這個聲音,他們當然是懷著無比痛恨的情緒。 此刻聽到齊天飛發聲,眾人的心中,也是閃過一絲無名怒火。

如果說, 在恐怖世界被迫女裝的日子 ,那麼眼下大廳里的眾人,對於這柄雙劍,則是爆發出不弱於齊天飛的喜愛。

他們之所以如此,乃是因為這柄雙劍的鍛造材料,再加上王乾大師的名頭。

而原本,聽到齊天飛剛剛口中所說出的話,他們也是以為,這個攪屎棍,將不會參與接下來的拍賣,可令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在他們滿懷高昂興緻,參與到拍賣會裡面來之後,那個他們最不願意聽到的聲音,卻是突然發生了。

「這個騙子,他剛剛不是放話,說這柄雙劍,他只出十萬靈晶嗎?怎麼眼下,卻是又報出一百萬靈晶的價格?這等出爾反爾之人,真是該殺!」

很快,也是有人憤怒地罵喊道。

「誒,這你就有所不知了。胡亂競價,這本就是一名『托』該做的事情。既然是托,他的話,又怎麼可以相信呢?說起來,他此番叫價,應該是嫌棄我們所開出的價碼,上漲幅度太小,這才迫不及待地喊出一百萬的高價。這麼說來,之後如果玉泉拍賣會,對於最後成交價碼,不夠滿意的話,應該還會指使此人,再度抬價。可惡,真是太可惡了。想不到堂堂青龍城第一大拍賣行,居然也會用這等下作的手段,來為自己賺取黑心錢。」

又有人憤而不平地如此說道。

「哎,說實在話,還是我們太過於天真了。我們居然會蠢到相信一名『托』的話,哎,無奸不商,無奸不商,我們又怎麼斗得過這黑心的商人呢?算了,依我看,接下來大家也不要再出價了。反正最後成交價,玉泉拍賣行不滿意的話,他必然還會讓那名托,喊出高價,把那王乾大師鑄造的精品雙劍回收回去。」

又有人如此提議道。

「現在才看穿這一切,你們不覺得遲了嗎?之前便是與你們說過,不要再出價,好好地冷落一下這玉泉拍賣行囂張的氣焰。可你們偏偏,忍受不住雙劍的誘惑,最終參與到競價之中,現在你們還不是被人戲耍。哼,真是一群沒有骨氣的軟骨頭。」

雖然身處拍賣大廳里,絕大部分之人,都在指責齊天飛與玉泉拍賣行,但冷不丁,也有人如此出言說道,嘲諷眾人沒有骨氣。

能夠如此說話之人,自然是之前沒有參與到競價中的人。

「哎……」

對於對方這有理有據的指責,眾人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為此,他們只能夠用一道深深的嘆息聲,來回應對方。

「這玉泉拍賣行實在可惡,既然敢如此接言而無信,接二連三地戲耍我們。這樣好了,接下來,我們與之前一樣,誰都不出價,就讓他用這一百萬的靈晶,將這柄雙劍購置回去好了。」

又有人如此提議到。

「好,就這麼辦!」

對於那人的提議,再一次吃虧上當的眾人,自然也是無條件的贊同。

顯然,他們對於王乾大師所鑄造的雙劍,擁有極難割捨的情緒。

可齊天飛胡亂加價的舉動,又讓他們忍受不了。既然忍受不了,自然便需要奮起反抗。

在幾經商討之後,他們還是決定,在這一次,徹底執行之前眾人的協議,不再出價。

由此,拍賣大廳里的氣氛,再度變得詭異起來。

原本已經有所好轉,不斷出價的眾人,這一刻,居然再度猶如啞巴一般,變得沉默不語起來。

而另一邊,正在滿心期待,等待這雙劍價格不斷上漲的陳天龍,再見到眼下這一幕之後,不由地,也是瞪大了雙眼。

他之所以會流露出這樣的情緒,自然還是因為吃驚。

「怎麼了,這又是怎麼了?剛剛還好好地,不斷出價的眾人,此刻怎麼又變回了啞巴?難不成,他們眼界高到如此地步,就連王乾大師的名頭,也不足以吸引他們了嗎?」

因為眼下這一幕,過於詭異,陳天龍也是在心中,如此質問起自己來。

「不,不可能!這王乾大師,可是鍛造界的泰斗。從他手中出產的東西,無一不是熱銷之貨。他所鍛造的武器,往往才剛剛上市,便會得到哄搶。眼下,我們也是央求了他好一會,這才讓他首肯,將這麼一把雙劍,給拿出來,當座拍品。再加上這柄雙劍,乃是以望天石鑄造而成,眾人應該是對其極為喜愛,進而哄搶才是,怎麼又沉默下來了。」

陳天龍在心中不斷地猜測道。

「對了,是齊天飛。之前眾人,雖然所給出的價碼,比較低昂。可好歹,這雙劍的價格,也是在不斷上漲。而後在齊天飛,給出一百萬靈晶的價碼之後,眾人這才停止下了出價的聲音。莫非,原因都在這裡?」

陳天龍回想著之前拍賣會上的一切,突然,也是有一個細節,鑽入到他的腦海之中。

他清楚地記得,正是在齊天飛叫價之後,這才沒有人繼續出價。

「難不成,他們被齊天飛所給出百萬靈晶的價碼,給嚇唬住了?」

又有一個猜測,鑽到了陳天龍的心中。

當然,與之前一幕一樣,這樣的猜測,才剛剛成立,便是立馬被他給否決掉了。

雖然不是人人都如同張家那般,財大氣粗。可坐在拍賣大廳里的,還是有一些身份不俗之人。

這些人,乃是青龍城二流,甚至是一流家族的家主。

以他們如此身份,又怎麼可能真的被區區一百萬靈晶的價格,給嚇唬住呢?

「要知道,他們往日逛青樓,給那些花魁的賞錢,怕是便能夠達到這個數目。所以他們會被嚇唬住?這可真是天荒夜談。如此說來,他們又是為何,會不繼續加價呢?我隱隱約約,似乎聽到他們剛才說到『托』之一字。對了,難不成,他們以為,這齊天飛,乃是我們拍賣行所暗中安排的托?」

突然,像是一下子想到了什麼一般,陳天龍的腦海,也是豁然一亮地想到。

而後他越想,便覺得這個可能性越大。

「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說明,為何之前,他們還積極地參與競價,可現在,他們卻是如同啞巴一般,沉默不語。是了,一定是這樣。應該是之前,齊天飛提價提得太狠,而偏偏最終,那些拍品卻又沒有一件是他收入囊中,所以這才導致眼下,他們為了避免再度吃虧上當,這才不再出價。」

陳天龍心中如此想到。

能夠坐上拍賣行管事這個位置,陳天龍當然不是傻子。

相反,他還是以為極為精明的商人。

為此,在心中擁有了一絲頭緒之後,再藉助之前,齊天飛與眾人的表現,他也是猜測出事實的真相。

「居然是因為這個原因!天地良心,我們玉泉拍賣行每一次舉辦拍賣會,可是都不曾安插任何的『托』在其中。他們誤會了啊!可是,眼下我又如何能夠與他們說清楚這件事情呢?」

雖然猜測到了前因後果,可眼下,陳天龍的心中,卻是依舊犯難。

在他看來,安排「托」這樣的事情,乃是屬於齷齪之事,見不得光。

如此一來,他又如何能夠與眾人解釋清楚?

再加上,他就算真的解釋,既然對方心中已經認定此事,乃是事實,所以對方也必然不會相信他。

「這一次,可真是被齊天飛給坑大發了。」

陳天龍在心中苦澀地感嘆道。

之前,因為齊天飛胡亂競價的緣故,他也是賺取到了頗為豐厚的一筆額外靈晶。

為此,他還在心中,表示了自己對於對方的讚賞。

可眼下,風水輪流轉,當他知道,因為齊天飛胡亂加價的原因,從而致使眼下,無一人敢在出價的境況之後,他心中的讚賞之意全無,取而代之的,乃是深深地痛恨之意。

這股感覺,在之前齊天飛僅僅是以十萬靈晶的價格,購買下回靈液之後,便是在他心中出現過一次。

而今,算上那次,這乃是第二次。


「這齊天飛,可真是一根攪屎棍啊!」

越想,陳天龍也是越加感到氣憤,而後,他更是在心中,冒出了與眾人一樣的想法。

對於這一次的拍賣會,陳天龍花費了極長的時間,與極大的精力去準備。所以,對於這場拍賣會最終,所能夠取得的成績,他也是頗為期待。

但眼下,無疑,因為齊天飛的存在,致使拍賣會出現了與往常不一樣的境況,這等若於是將他的期待給狠狠擊碎。

所以,他因為氣憤,而給齊天飛安插了如此的名頭,倒也算得上是情理之中。

「這下要怎麼辦?我就算是想明白其中的原因,卻也得不出一個解決的辦法。要知道,這拍賣會已經是進行了一般,我總不可能,在此刻,突然將這拍賣會喊停吧!畢竟,這一來不符合規矩,這二來,真這麼做了,將會有損我玉泉拍賣行的名頭。到底我該怎麼辦才好?」

想明白原因,並沒有讓陳天龍感到輕鬆,相反,他依舊是陷入到深深的痛苦之中。 此刻雖然想明白其中的緣由,但這並沒有讓陳天龍生出更加輕鬆的感覺,相反,這種找出原因,卻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的心緒,讓他變得更加的難受。

「可惡,這應該是齊天飛一早便預謀已好的。可是偏偏,我就算明白這個道理,卻是又拿他沒有任何辦法。如果換做是其他人,我早就將他趕出拍賣行之外了。」

陳天龍也是在心中如此憤懣地想到。

在他看來,玉泉拍賣行在這青龍城裡,也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勢力。

所以,在他的地盤上,根本沒有人能夠撒野。

如若不然,他必定可以選擇以武力相向。

但很顯然,就算他玉泉拍賣行的實力,再怎麼龐大,也無法與清遠郡的霸主齊家相比肩。

而且,這齊天飛的身份,還不一般。他並不是齊家裡的尋常子弟,而是齊家家主之子。

擁有這樣一層身份保護,這就更加使得,陳天龍不敢拿對方怎麼樣。

「並且,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這件事情便是齊天飛對我們拍賣行有恩。如果不是他,將本拍賣行所遺失被盜的靈器,給找了回來,那麼現在,我所面臨的局面,將會更加讓我頭疼。他對本拍賣行有恩,我當然也不能夠行那豬狗不如,恩將仇報之事。所以,眼下就算他所做的事情,再怎麼荒唐,他占我們拍賣行,再多的便宜,我也不能夠真的將他怎麼樣。」

此刻,陳天龍的心中,也是如此苦澀地想到。

因為齊天飛的身份,再加上之前對方歸還靈器的做法,這兩個原因,也是直接使得陳天龍,在對待齊天飛的態度上,只能夠是客客氣氣的。



lixiangguo

「天鬼宗圍堵攬月樓!」焰眼底笑意滿滿,他敢打包票主人聽了一定會去。

Previous article

「我看,最後拍到手的肯定是聖將強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