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到我頭頂這東西,不是應該馬上就知道,我是杜飛了么?」杜飛隨手指了指自己頭頂那巨大的血光,而後自嘲一聲道。現在自己頭頂這東西已經是不少人最大的談資了,這萬寶樓既然販賣消息,顯然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

「果然是杜飛閣下么?剛才我還在猜測,不過見到閣下這般年輕,卻不太敢確認了。」黃衣女子笑了一下,而後在杜飛對面坐了下去,「我是萬寶樓的主事人,淳于依。」

「剛才聽說,杜飛閣下似乎要打探一些消息,不知道能否具體的說一下。」淳于依凝視著杜飛,極其認真的開口道。

聞言,杜飛沉默了片刻后,才淡淡道:「我想要打聽一個人,是我宗派的前輩,他應該是在百年之前進入封界的,而且按照我對他的了解的話,他這些年間,應該是一心一意想要離開封界,所以,他的實力定然不弱,最少有半步武聖境,甚至到達了武聖境。」

「原來如此。」聞言,淳于依皺眉片刻后,才輕聲道,「對於界外來人,我們萬寶樓都有極其詳細的記載,不過你也知道,有些人的消息,就算我們也不清楚,所以,杜飛閣下不妨再多提供一些消息,好讓我們確認。」

「凌天宗、天狼峰!」杜飛沉吟片刻后,淡淡開口道,「這就是我能夠提供的最多的消息了,只要你們萬寶樓能夠查到消息的話,價錢方面我這邊沒有問題。」

「呵呵呵,杜飛閣下倒是說笑了,」淳于依笑了一下,「我們萬寶樓可不是什麼亂來的商家,什麼樣的東西有什麼樣的價錢,這都是有公認基準的,我們萬寶樓絕對不會做漫天喊價的事情的。不過,此事可能涉及到封界之中絕無僅有的幾個武聖強者,所以,此事我們會更加慎重,煩請杜飛閣下暫時在我們萬寶樓之內安居半個月,十五天內,我們定然回復消息。」

「按照我的情況,就算再多呆一個月我也沒有太多意見的。」杜飛指了指頭頂,自嘲開口道。

「呵呵呵,杜飛閣下只要付得起房租的話,我們萬寶樓也是沒有將客人趕走的做法的。」淳于依眼眸閃了一下,而後輕輕笑道。

杜飛聞言,也沒有多說什麼,正準備起身,突然間他卻是想起了什麼一般,開口聞道:「淳于姑娘,我記得沒錯的,你們萬寶樓經常舉辦大型拍賣會吧?」

「杜飛閣下好記性,三日之後,我們萬寶樓就會舉辦一年一屆的大型拍賣會了,若是杜飛閣下有興趣的話,我可以做主奉上貴賓卡一份。」淳于依愣了一下,不過依然飛快答道。

「不知道,在拍賣會上有沒有什麼可以滋養精神力,提升丹道修為的東西。」杜飛想了想之後問道。

「這個啊……」淳于依沉默了片刻后,皺著好看的眉毛半響,才繼續道,「在封界之中,丹道相關的東西確實有不少,而這一次似乎也有不少類似的東西會出現,杜飛閣下你若是有興趣的話,我讓人準備一下,好讓閣下你參加拍賣會如何?」

「另外,友情提示一下,就算是有相關的東西,但是那價格絕對不會低到哪裡去。」

杜飛聞言,卻是笑了笑道:「這倒是多謝淳于姑娘的消息了,我倒是不瞞姑娘說,這些日子給我送上妖晶的人不少,別的東西,我還真沒有,但是這個東西我卻是不缺的。」

聞言,淳于依輕笑了一聲道:「我們萬寶樓就喜歡杜飛閣下這種錢多的大爺,既然如此的話,稍後我令人為杜飛閣下安排一下住處吧,還有那貴賓卡稍後也會送上。」

「多謝了!」杜飛倒是沖著淳于依拱了拱手道。

這些日子杜飛各色人物看得夠多了,自然看得出,這淳于依對自己頭頂這東西似乎沒什麼興趣,她關心的,似乎是能夠和自己交好……

不過,只看這一點,卻也不難想象為何萬寶樓會在封界之中混得風生水起。估計,這等什麼人都不得罪,左右逢源的做法,才令得這萬寶樓的地位極其超然吧。

又和淳于依寒暄了幾句之後,淳于依就喚來了一個身形窈窕的侍女,將杜飛帶到了閣樓之中的貴賓房之中,同時,也是飛快的送上了貴賓卡。

拒絕了侍女的特殊服務之後,杜飛倒是走到了床鋪的位置上坐下,緩緩的吁了一口氣。

這些日子來,他的精神倒是極其緊張,就連休息一下的時候都沒有,此刻在這萬寶樓之中雖然依然不能太過放鬆警惕,但是至少卻能夠好好的休息一會兒了。

「這拍賣會上,得想辦法弄到增強丹道修為的東西啊,否則只靠武道之力,要保住這東西還有自己的小命,恐怕不容易啊!」杜飛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緩緩的搖了搖頭,看來,自己這一次拍賣會也是輕鬆不了了。

…………

在杜飛閉門修養的這幾天之後,和平鎮的人流量卻是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上漲著,封界四域無數強者都是匯聚到了這和平鎮之中,為了那拍賣會而來。為了維護好治安,萬寶樓倒是派出了不少的強者在整個和平鎮之中巡視,防止任何違反和平鎮規矩的事情出現。

而伴隨著杜飛和周軒的到來之後,這萬寶樓中也是再度迎來了一位大人物,那便是乾坤宗的少宗主蘇建。原本,周軒、蘇建和古浩山三人,號稱封界北域年輕一輩的前三之人。但是自從古浩山敗給了杜飛之後,這前三之人,已經變成了周軒、蘇建和杜飛三人了。

此刻,這三位在封界北域重量級的年輕一輩強者同時出現,倒是令得不少人都是暗暗咂舌。再想起杜飛招惹來的一系列的事情,倒是令得不少有了幾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錯覺。

不知道,這一次這和平鎮是否能夠如同往常一般,依然保持和平! 「拍賣會,要開始了么?」

杜飛站在窗前,望著下方密密麻麻的人流,此時,這萬寶樓中的人流已經到了一個極端恐怖的地步,不少人想要進入此刻杜飛身處之處,但是很顯然,這地方並不能容納無限量的人的,所以,倒是有一部分被拒之門外,但是就算是如此,這也無損這萬寶樓的繁華景緻。

「主人,外面那個大陣開啟了,這個時候就算我們要離開,估計也有幾分困難,所以,要多加註意了。」小白突然提醒道。

聞言,杜飛卻是抬起頭,凝視著此刻籠罩在了整個萬寶樓之上的金色陣法,此時,陣法之中有著一股股淡淡的波動瀰漫而出,但是這波動雖然淡,但是那種浩瀚的味道卻是怎樣都是掩飾不了的。顯然,今日為了舉行這拍賣會,萬寶樓也是做了完全的準備。想必,在這陣法的震撼之下,就算是一些想要強搶的傢伙,也得在心裡多考慮幾分啊。

「不管如何,這拍賣會我們都是要去看看的。」杜飛微微點了點頭,在心中應了小白一聲之後,而後就是走到了房門之處,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尊貴的閣下,您是要參加拍賣會嗎?如果是的話,請走這邊。」

在走廊之中,早就有衣著艷麗的侍女悄然而立了,見到有人出來,已經有侍女飛快的走了過來,欠身開口道。

「帶路吧。」

聞言,杜飛也不多說什麼,而是揚了揚自己手裡的貴賓卡。

見到杜飛手中的貴賓卡,那侍女臉上的表情愈發的恭敬了起來,然後就見到她引著杜飛向著一條專有的通道走去。這條通道和那些密密麻麻的通道不同,一路上基本上沒有任何人流。而想要經過這條通道去到位於這樓閣最頂部的拍賣場的話,除非是手頭有貴賓卡,否則的話,是絕對做不到的。

在這侍女的帶領之下,杜飛很快就來到了這黑色的樓閣最頂端之處,剛剛踏入這樓頂之處,就見到一個巨大的拍賣場出現在了視線之中,而四面八方之處,處處都是人山人海,震耳欲聾的聲音也是從四面八方之處傳來,令人一陣陣的覺得吵雜無比。

「閣下這邊請。」侍女視線在場中掃了幾眼之後,忙將杜飛引到了位於前方的貴賓席之上。

不過,就算是在這等拍賣會之中,杜飛依然是這般的拉風耀眼,頭頂之上巨大的血色光柱如同一個巨大的標記一般,令得不少人只是看一眼,就知道這是近日在封界之中造成了極大殺戮的血衣杜飛了。

不過,對於這各色目光杜飛卻是直接無視了,反正在他眼裡,這些傢伙基本上都是不入流的,倒是不用太過放在心上。

「杜飛閣下,我代表萬寶樓歡迎你的到來。」在杜飛在屬於自己的席位上舒服的坐下去之後,卻聽到一陣輕笑之聲,而後就見到在貴賓席上四處和人打招呼的淳于依卻已經走了過來,笑吟吟的注視著他。

「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萬寶樓,如果不參加萬寶樓的拍賣會的話,豈不是不給你們萬寶樓面子?」杜飛見到淳于依開口,當下也是笑了笑道。

「哪裡會,杜飛閣下你肯來我們萬寶樓,才是給我們萬寶樓最大的面子呢,因為杜飛閣下,我們這一次的拍賣會可比以往不知道熱鬧了多少倍了。」淳于依若有所指的開口道。

「可惜,這對於我來說,卻是一個天大的麻煩了?對么?」杜飛聳了聳肩道。

「這可就未必了,杜飛閣下只要把握好,未必沒有機會。」淳于依依然是神秘兮兮的開口道。

聽到她這般話,杜飛沉吟了片刻后,卻是微微的點了點頭,雖然她不知道淳于依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以前者的身份來說的話,很多事情她確實不能說得太白的。看來,這個拍賣會,自己還需要上心幾分啊。

杜飛所在之處,因為他頭頂那紅得幾乎滴血的血色光柱的關係,早就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注意了。而此刻見到淳于依居然和杜飛言談甚歡,不少人的眼眸之中都是閃過了一絲思索之色。莫非,這個杜飛還和這萬寶樓搭上了關係不成?

帶著這種想法,不少人的面色就是變得奇異了一點。來到了此處的人,若是說自己沒有打杜飛頭頂那七七追魂印的主意的話,那就是騙鬼的說法了。但是同時的,對於淳于依,不少人心中也是有幾分想法的,所以,見到這兩人居然湊到了一起,不少人的眼眸就是變得奇異了起來了。

對於這些視線,杜飛自然也是有所察覺,不過,淳于依對他不錯,他自然不會在這裡壞了萬寶樓的規矩,當下只是當作沒有見到。不過,就在兩人又交談了幾句之後,一陣破風之聲傳來,而後,就見到有數道身影落到了貴賓席之上。

杜飛視線微微一掃,而後就是皺了皺眉,因為,那來者赫然便是影魔宗的少宗主周軒了。

「呵呵,小依,一年多不見,你倒是出落成了大姑娘了啊!」周軒走到了兩人身旁,然後沖著淳于依輕輕一笑道。

見到他走過來,淳于依對杜飛使了一個眼色之後,才是轉頭笑道:「少宗主貴人事忙,自然是沒時間來看望看望我這個可憐的小女子了啊。」

「這說的什麼話,若是你願意的話,我倒是可以在這萬寶樓常駐不走的。」周軒眼神炙熱的凝視著淳于依,輕輕開口道。

聽到他這話,淳于依卻是笑了笑道:「這怎麼行啊?要是你周大少在這裡不走了,那麼周叔叔還不是上門把我們萬寶樓拆了啊!?」

聞言,周軒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異色,不過還是笑吟吟的道:「我如果這麼做的話,那麼恐怕我父親也會理解我的吧。」

望著這頗為熟絡的兩人,杜飛也沒有什麼多餘的想法,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淳于依對自己似乎頗好,不過別人的事情,畢竟和自己無關。

所以,當下杜飛卻是再次坐下,而後緩緩的閉目養神起來。

「呵呵呵。」

不過,杜飛不想招惹麻煩,卻並不代表其他人就不想招惹麻煩。見到杜飛坐下,周軒卻是輕笑了一聲,而後目光略帶幾分玩味的凝視著杜飛,片刻后才輕輕笑道:「你便是杜飛了吧?」

杜飛原本微眯的眼眸驟然間睜開,眼眸深處閃過了一絲精芒。片刻后,精芒消失,杜飛才緩緩的抬起頭,凝視著那眼神頗為玩味的周軒,淡淡道:「有事么?」

周軒饒有興緻的盯著杜飛,片刻后突然一笑道:「我前幾日收到了王彥那個廢物的消息,說我們影魔宗的大供奉居然被一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來的小子斬殺了,而且最後還施展了七七追魂印,我倒是十分好奇,到底一個四品低階武宗境的人,怎麼能夠做到這種事情的。」

「這似乎和閣下沒有什麼關係吧?」杜飛眼眸一眯,而後淡淡道。

「呵呵呵,地魔老人雖然只是我們影魔宗的大供奉,不過你殺了他,也是讓我們影魔宗丟了很大一個臉啊。」周軒似笑非笑道。

「那怎麼?你想要給那老鬼復仇不成?」杜飛依然是一臉淡漠的開口道,只不過隱約間,一股極端恐怖的氣息卻是從他體內瀰漫而出。

「呵呵呵,倒是和傳言一般,一言不合,就想要動手了么?」周軒一臉嘲諷的凝視著杜飛。「這裡是萬寶樓,我沒有在這裡動手的興趣,不過,我會等到你離開,到了那個時候,我或許就會來試試看,能夠擊敗古浩山,斬殺地魔老人的血衣杜飛,到底厲害到了什麼程度!」

在周軒看來,杜飛雖然此刻有幾分名氣,但是靠著他的實力想要斬殺地魔老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此刻他既然做到了這一點的話,多半是依靠著其他的手段!雖然對於杜飛這些手段,周軒也是忌憚不已。但是,這個年頭,誰手裡沒有幾張底牌?若不是如此的話,他周軒的赫赫威名,也不是用血洗出來的。

「那倒是多謝了。」杜飛一臉笑意,「只要殺了你的話,我頭頂這東西,應該就能夠讓我一蹶而就的晉入半步武聖境了吧?放心,到了那個時候,我會找個時間去滅了影魔宗滿門的。」

「呵呵呵,還真是自信啊。」周軒臉色也是變得有幾分陰沉了起來,「只不過,你這七七追魂印,我周軒要定了!」

兩人一坐一戰,就這般對視著,空氣在這一刻變得森然到了極致,而後一些凌厲無比的氣息,就是緩緩的瀰漫而開。

「兩位,我們萬寶樓的規矩,兩位都是清楚的,有些事情,還望兩位收斂一下比較好吧。」淳于依見到這一言不合就準備動手的兩人,當下嘆了一口氣之後,不得不開口道。

「呵呵呵,既然小依都開口了,這面子我自然是要給的。」周軒回頭看了淳于依一眼,臉上露出了一抹溫和笑容。

「至於你我之間那點事情,就等你有膽量離開和平鎮再說吧!」

說罷,周軒卻是一甩手,就走到了屬於自己的席位之處坐下。

而在周軒走後,杜飛卻是冷笑了一聲,並沒有追上去說一些場面話,他知道,自己和這周軒遲早有一戰,既然如此的話,口舌便宜有什麼意義? 前方席位之處的周軒,見到杜飛沒有追上來的膽量,當下冷笑了一聲之後,就是坐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之上,只不過,杜飛這等模樣卻令得他的眉頭微皺,一個只知道打打殺殺的對手,就算再厲害也麻煩不到什麼地方去。但是一個心思慎密而又身手高超的對手,就是絕對不好對付的了。

「少宗主,那個杜飛,真的那麼麻煩么?」坐在周軒身側的一個老者,此刻也是掃了杜飛一眼之後,輕聲開口道。

「能夠斬殺了地魔老人的人,怎麼會不麻煩?」周軒冷冷一笑道,「不過就算他再麻煩,只有孤家寡人一個,別看他先前斬殺了近千人,但是,那些人裡面絕大部分都是四品武宗境之下的廢物罷了。他雖然鑄就了自己的赫赫殺名,但是也招惹了無數的麻煩,我倒要看看,等到我們影魔宗出手的話,有誰會保住他!」

「呵呵呵,少宗主心中有數便是了,不過此次我們來,可不僅僅是為了一個杜飛,也不僅僅是為了一個七七追魂印,若是傳說中的那樣東西真的存在的話,那才是我們的第一目標,至於一個杜飛,暫時還不必太過放在心裡。」

顯然,在這些影魔宗的強者看來,杜飛能夠斬殺地魔老鬼,定然是使用了什麼詭計的,畢竟杜飛此刻的實力只有四品低階武宗境。對付杜飛的話,只要小心一點的話,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你說的也是,先將那東西弄到手才是關鍵,那東西可比七七追魂印還好用,」周軒聞言卻是冷靜了下來,他的視線在場中掃了一圈之後,才繼續道,「此次前來的勢力不少,估計不少人都是沖著那東西來的,我們只能夠儘力而為吧。」

「但是,那消息是否是真的呢?」黑衣老者略帶幾分遲疑道。

「不管是真是假,但是東西放在了別人手上的話,我總是不放心的。」周軒淡淡開口道。

…………

杜飛淡漠的視線,此刻也是緩緩的從周軒的身上收回,而後落到了拍賣場中之處,只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卻突然間微微一眯眼,而後就見到此刻在他的左前方之處,一個身材修長的白衣男子,正緩緩的向著他所在之處行來,而臉上卻是帶著一份和煦之色。

杜飛眯眼凝視著這個白衣男子,瞳孔卻是猛的一縮,從這個男子的身上,他能夠感覺到一股極端隱晦的強悍氣息,恐怕和那個周軒不相上下了!

在這個年紀有如此本事的人,無論怎麼想,似乎都只有那麼幾個啊!

「認識一下,在下乾坤宗,蘇建!」

白衣男子沖著杜飛拱了拱手之後,突然輕輕一笑道。

「我就不用自我介紹了吧?」杜飛也是笑了笑道。

「呵呵呵,杜飛兄的大名自然是如雷灌耳的,看到這東西還不知道杜飛兄的人,要麼是在裝模作樣,要麼就是自視太高了。」蘇建笑著說道,「我今天過來也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就是想要看一下,能夠擊敗古浩山那傢伙的人,到底是什麼模樣,現在見到了,倒是覺得名副其實。」

又遲疑了片刻后,蘇建才繼續道,「這萬寶樓是一個不錯的地方,杜飛兄不妨多呆幾天,日後有空,可去我乾坤宗坐坐。」

說罷,蘇建又沖著杜飛拱了拱手之後,然後他卻緩步的走了回去。

望著蘇建的背影,杜飛微微皺了皺眉,這個傢伙來和自己打了一個招呼,順便賣一個好,看他的模樣應該是對自己頭頂這東西沒興趣的,但是,他為何要來賣好?就因為看好自己么?

思索了片刻后,杜飛一時間倒是沒有想出自己有什麼東西值得別人看好,當下他也就不再深思,而是將注意力放在了拍賣台上,看來,這拍賣會應該是要開始了吧。

「咚——」

就在杜飛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的時候,頓時就見到那拍賣台之上,有著沉穩的聲音傳來,而後就見到一道鵝黃色的倩影一閃而去,而後落到了台上,赫然便是淳于依了。

杜飛望著上台的淳于依,緩緩的吁了一口氣之後,也是來了幾分精神,無論怎麼看,這拍賣會都是要開始了啊。

伴隨著淳于依的出現,場中無數道火熱的視線就是紛紛落到了那道鵝黃色的倩影之上。

「嘖嘖嘖,現在的淳于小姐倒是越來越水靈了,尼瑪的,要是能夠一親芳澤的話……」

「你們別就在這裡做夢了,淳于小姐可是萬寶樓的大小姐啊,誰能夠娶了她的話,就相當於入主萬寶樓了!這樣的話,等於就有了數之不盡的修鍊資源了!只要天賦還行,日後肯定成為封界之中一等一的強者。」

「噗,你就別在這裡白日做夢了,追求她的年輕俊傑不知道多少了,別的不說,據說封界北域排名前三的那三位,應該給都對她有幾分意思的。」

「嘖嘖嘖,這還真是受歡迎啊!」

杜飛聽到從四周傳來的輕輕的討論之聲,也是微微皺了皺眉,雖然他知道淳于依的身份定然不低,但是想不到,她居然是萬寶樓大小姐,身份相當於其他宗派的少宗主了。

「小富婆啊……」杜飛在心中笑了一下,雖然他沒有什麼興趣,不過其他人能夠娶了這一位的話,確實是一步登天。

而以萬寶樓的實力和財力,估計人家見過不知道多少奇珍異寶了,自己頭頂這這看起來血色森然的東西,多半是引不起什麼注意的了。

拍賣台上,淳于依倒是沒有因為四周的議論之聲而有任何的變色或者不適,她精緻的小臉上依然是充滿了淡淡的笑容,這等風姿,更是看得不少心痒痒的。

「諸位來賓,我代表萬寶樓,代表和平鎮,對諸位的到來表示感謝,這一次的拍賣會,我們依然準備了大批的東西,想必不會讓大家失望的。」淳于依笑吟吟的開口道,「不過,我醜話還是要說在前方,諸位既然來到了我和平鎮,那麼就要遵守我們的規矩,若是有人違反了規矩的話,那麼就從我們的貴客,變成了我們的敵人了!」

「若是諸位沒有什麼意見的話,那麼就開始吧!」

淳于依目視全場,眼眸之中都是盈盈笑意,在她的注視下,此刻倒是沒有人一個跑出來說一句自己有意見。

「呵呵,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們也就不說這些閑話了,接下來,就開始了吧。」

淳于依嫣然一笑,而後輕輕一揮手,頓時就見到有著面容清秀的侍女捧著銀盤走了上來,銀盤之上,有著一卷金色的捲軸淡淡的散發著光芒。

「金剛琉璃掌,三品聖級武技,據說修鍊到了大成境界的話,威力堪比二品聖級武技。」

淳于依的聲音緩緩的落下,然後場中頓時就是傳來了一陣倒抽涼氣之聲。這等聖級武技,雖然並不少見,但是卻很少有人將這東西拿出來拍賣,因為,對於很多人來說,多一門聖級武技,就相當於多了一個保命手段。所以,對於這東西,此刻場中不少人都是眼饞不已。

「好魄力啊!」

杜飛忍不住在心中暗贊了一聲,他也是參加過不少拍賣會的,但是將這等東西當作開場之物的拍賣會,還真的是不存在啊。

「此物拍賣價,十萬枚五品妖王級別妖晶,若是有興趣的朋友,可不要錯過了。」

當淳于依笑吟吟的將價錢說出來之後,場中瞬間就是安靜了下來了。封界之中,妖晶就是最為流通的貨幣,但是因為種種原因,一三品的妖晶基本上的沒人見過的,四品妖晶價值可以說是最高的,而五品妖晶對於很多人來說,也是極其難得之物。但是從某個意義上來說,五品妖晶,也是主宰了整個封界的貨幣市場。

但是計算是如此,這個價錢也是令得不少人眼角抽搐。十萬妖晶,就得斬殺十萬五品妖王級別的妖獸,這等事情可不是一般人或者一般勢力能夠做到的。

不過,雖然絕大多數人都是安靜了下來,但是依然還是有人看上了這東西,當下,在遲疑了片刻后,這東西的價錢就是開始暴漲,最後,幾乎瞬間就抵達了二十萬五品妖晶的程度。

這等喊價,看得杜飛忍不住咂了咂嘴,看來自己還真的是小看了這些封界之中的強者啊,這些人底蘊也是極其強悍,若不是出生在封界之中的話,說不定早就是天地間那些一等一的強者了啊。

lixiangguo

當我邊把另一個世界之樹的觸鬚不斷往我身上纏,邊想著該如何去太空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了某種由身體的左後方傳來的巨大壓迫力,然而此時我身上還纏著很多看不見的觸鬚,情況一下子變得危險了起來。

Previous article

這顆珠子旋轉著飛到他們的頭頂,泛著攝人心魄的詭異的光暈。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