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看來我不在幾天,過得很安逸呀?」

一副想搞事情的樣子。

葉靈也不攔,反正現在不在炮火中心,她們愛怎樣隨她們去。

「說說情況。」

付婷娜眼睜睜的看著她。

葉靈思索片刻,然後把最近的情況表述一遍。

「XXX,趁我不在都非法同居了啊?哼哼,可以呀,姜睿宇,這回可是你自找的。」

葉靈看著她的表情,有些許愧疚,是不是她說得有點多了,才會讓她這麼激動?

但是隨之見識到的,覺得自己說的可能還不及十分之一。

直接踹門,進入,沒有了葉靈的攔阻,一切都那麼順利自然。抓出衣衫不整的兩人,還大呼小叫,哭天喊地,把負心漢的名號捆得扎紮實實的安在姜睿宇身上。

眾人終於忍不住好奇都圍在了辦公室外面。

葉靈看不清裡面的情景,畢竟沒有第一時間衝上去,占不到好視角。

可是付婷娜像現場直播一般讓她知之甚詳:

「姜睿宇!你是不是忘了你還有個未婚妻啊?你偷吃就算了,還在辦公室里偷吃,你說你像話嗎?堂堂一個總裁,公司明文不讓員工在辦公室談戀愛,你呢?你自己做的是什麼?你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你以為你還活在王朝年代嗎?」

「跟女秘書亂搞,你還要不要臉?是不是她√引你的?要不然你怎麼會看上她?大家看看,我哪裡比她差了?若不是某人主動,你們姜總會願意啃她而不要我?你們說是不是?」

人群聚集,聲情並茂的付婷娜尋求群眾的支持。

原本偷偷摸摸的群眾頓時成為投票大軍。 ……

暢春園。

龍老爺子坐在大堂當中,警衛員小劉在一旁斟著茶水,龍老爺子皺眉道:「幾天過去了?」

「爺爺,兩天!」一旁的小劉趕忙道。

「這林逸倒是挺能沉得住氣的,兩天了還沒有來找我!」龍老爺子的手放在茶几上面,指節有節奏的敲打著茶几。

一旁的小劉無奈的搖了搖頭:「爺爺,林逸是什麼人你還不了解么,那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不見好處不出手的主,爺爺現在就給了他一個空頭支票,他能來么?」

「你說的不錯,」龍老爺子微微一笑:「不過你放心,林逸一定會來!」

「為什麼?」小劉不解的望著龍老爺子。

「因為現在的林逸已經不是以前的林逸了,他有了牽挂,人俱是如此,為何京城這些世家大族這麼懼怕我?就是因為我孤身一人,不過是個老骨頭而已,把我逼急了,我隨時都會拚命幹掉他們,沒有任何後顧之憂!」龍老爺子沉聲道:「林逸也是如此,以前的林逸不怕死,什麼都敢做,可是現在的林逸有了那麼多女人,你覺得他還不怕死嗎?」

一旁的小劉沉默了下來,眉頭緊鎖,半晌沒有說話。

龍老爺子則是笑了笑:「行了,你也別想那麼多了,我聽說應海雄去華海了,應海雄是一個做事情不擇手段的人,他看上林若煙了,肯定會用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未免應海雄逼急了林逸,你還是親自去一趟華海。」

小劉點了點頭:「是,爺爺,我馬上就去!」

小劉的心中還是很激動的,以前這種事情都是蘇國偉去乾的,現在蘇國偉到外面調任晉省的一把手,也是風光無限,小劉心裡頭也明白,龍老爺子這是在安排後事了,他小劉別看現在風光無限,那全是仰仗龍老爺子的餘蔭,可一旦龍老爺子不在了,那小劉可就變成一個不名一文的小人物了,如果能趁著龍老爺子還在的這些時日外調出去,那才能確保他不會變成一個一蹶不振的小人物。

當然了,小劉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他不奢求和蘇國偉一樣成為某個地方的一把手,但起碼也要能保證以後不能被人小看了呀,不然傳出去說龍老爺子曾經的警衛員現在卻連吃飯都是問題了,那別人還不小看龍老爺子?

小劉離開了,望著小劉的背影,龍老爺子的眉頭緊鎖了起來,小劉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早就把他給摸得透透的了,小劉怎麼想的龍老爺子哪裡會不知道?只是龍老爺子有些感慨,人情冷暖,不過如此。

停屍不顧束甲相攻,古時候的帝王家尚且如此,更何況龍老爺子呢?

龍老爺子站起身來,透過窗戶望著外面,背負雙手,背影有些落寂,飽經風霜,風蝕殘年,卻還要被著人情世故感慨,龍老爺子確實不容易。

倒是林逸,此時正坐在京城帝豪酒店裡面一間包間當中,美姬子在一旁給林逸倒著茶水,林逸則是慢慢的品嘗著,而林逸的對面,此時正坐著京城三人組,古風、沈從文和張成虎,這三個人此時倒是乖巧的很,低著頭一言不發。

「既然來這裡了,那就說吧!」林逸環視了一下這三個人。

「說什麼?」古風先是詫異了一下,隨後道:「林逸,雖說我們前面與你為敵,可是我們已經知道你的厲害了,這些日子我們可是規規矩矩不曾與你為敵。」

「哼哼,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一次京城世家大族聯合起來對付林氏財團,裡面可是有你們的影子!」林逸冷冷道。

古風等三人立刻面面相覷,表情當中閃現出來了一抹恐懼,他們三個人現在可不是林逸的對手,林逸想動手,現在就能殺了他們三個。

張成虎有些緊張了起來,雙腿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堂堂的張家少爺,什麼時候受過這等屈辱啊。

古風趕忙道:「林逸,我承認,這裡面確實有我們三人的影子,可是我們三個人也是被人所逼的,你以為我們三人願意與你為敵嗎?」

林逸的眉頭緊鎖了起來:「你們是被什麼人逼迫的?」

「應少,當然是應少了,」古風趕忙道:「應家是京城第一大家族,我們三大家族根本不是應家的對手,而應少看上了林若煙,所以想要用些手段把林若煙弄到手,我們三個人也是被他所逼……」

「嗯?」林逸冷聲道:「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我有什麼必要騙你?」古風趕忙道。

林逸望向了一旁的美姬子,美姬子則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林逸當下應了一聲:「看你說話還算誠實,這一次就饒了你,不過從今天往後,不管你們這些世家大族的聯合有什麼動向,你都必須要馬上告訴我!」

「好,沒問題!」古風趕忙道。

林逸擺了擺手,示意古風可以走了。

古風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對著沈從文和張成虎二人使了一個眼色,三個人匆匆忙忙的離開了帝豪大酒店。

坐在了車子上面,沈從文和張成虎二人俱是忍不住擦了擦額頭上面的冷汗,鬆了一口氣,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沈從文豎起了大拇指:「古二少,關鍵時候還要看你,要不是你,我們三人今天恐怕就要死在這裡了!」

張成虎也趕忙道:「沒錯沒錯,要不是古二少,我們今天可就要死在這裡了!」

古風擦了擦冷汗,深吸一口氣道:「沒想到林逸的消息來源居然這麼快,一下子就查到了我們,現在我們要加快速度了,馬上把林氏財團拿下,不然夜長夢多!」

「把林氏財團拿下?」沈從文的眉頭緊鎖了起來:「古二少,你確定沒有開玩笑?想要拿下林氏財團哪有那麼簡單!」

「老辦法,對林若煙下手!」古風深吸一口氣道:「林若煙現在持有林氏財團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只要控制了林若煙,那林氏財團就是我們的掌中之物!」

沈從文眉頭緊鎖,琢磨了一下之後道:「古二少,恐怕不可取,你看看,那東萊的比拉王子不過是綁了月霓裳,可被林逸殺到東萊,夷平努洛伊曼王宮,血洗東萊王室,我們現在可沒有實力對林若煙下手啊!萬一惹怒了林逸,可就沒有我們的好果子吃了!」

「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我們現在有應少做後盾,林逸的怒火只會對應少發,而不會對我們!」古風冷聲道。

「這是不是太冒險了,萬一被應少知道了,你我豈不是又要受到牽連?」沈從文皺眉道。

「不會,應少現在一心就知道林若煙漂亮,只想追林若煙,對於別的事情根本不知道,再者,應少不是也看林逸不爽么,說不定他還想動手除了林逸呢!」古風冷哼道。

一旁的沈從文輕輕的點了點頭:「倒是有這個可能,不過這樣是否太冒險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古風鐵拳緊握,冷冷道:「應家不是一直號稱京城世家大族之首么,這一次就讓我們看一看這個首的厲害!」

沈從文沉默了下來,心中琢磨著古風的話,而一旁的張成虎則是冷聲道:「我們早已經得罪了林逸,想要和林逸和解那根本不可能,所以我們現在只能對林逸下手,像你這般前怕狼后怕虎,又怎麼能成事?」

聽著張成虎的話,沈從文輕輕的點了點頭:「張少說的沒錯,前怕狼后怕虎成不了什麼大事,好,古二少,不管你怎麼做,我都會支持你!」

「我也是我也是,我早就恨透了那林逸,好容易找到這麼一個機會,我可不想放過!」張成虎輕哼一聲道。

古風聽到這倆人的話,輕輕的點了點頭:「準備準備,馬上動手!」

…… 「滾出去!」

姜睿宇的聲音像把刀,圍著的人被經理級的趕來疏散。

一些女同事走的時候還偷偷瞄著總裁未扣的前襟位置,一路往下,有些人忍不住咽口水。而對一旁的林小美,女人們的目光只需一眼,就看出那是個平平的女人。

放在人群里,什麼都不突出,但此時猶如驚嚇的小鹿眸裡帶霧頭髮凌亂的模樣,又激起男性的保護欲來。

眾人邊撤邊嘖嘖的小聲評論著,讓葉靈聽到了許多不知道的話。

「就那樣?總裁就圖個新鮮罷了。」

「嗯,不會長久的,那樣的女人玩一時可以,久了……呵呵」

「唉,男人啊,總以為是真愛,不匹配的愛情,愛了也白愛。」

「咦?怎麼說?」

「回去慢慢跟你說……」

葉靈趁著人群瞄上一眼,暫時付婷娜除了神情,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稍作思量,葉靈也回到自己的位置。

關上門,又被付婷娜打開!

「敢做為什麼怕別人聽見!」

「讓大家聽聽評評理!今天這事不解決了決不罷休!」

「叫人來?好啊,要叫誰?叫你父母還是我父母?你要是不怕伯父一巴掌抽你趕你出家門,你去啊?說好解除婚約的,怎麼不解去?我給你機會,也給你足夠時間,可是你呢?」

「哭什麼哭?!我打你了嗎?我還沒罵……」

「啪」

連葉靈這邊都聽得一清二楚!

動手了嗎?付婷娜一個人會不會吃虧?

「姜睿宇!你敢打我!」

「從小就沒人敢打我!你竟敢打我?!——都是你!臭表子!……」

葉靈不敢聽下去,手忙腳亂的打了電話,把劉海洋喊了回來!

劉海洋恰好剛從外面回來,一路小跑,進門想放下東西問葉靈情況,葉靈接過他手上的東西二話不說就把他推到了總裁辦公室!

她也跟著進了去!

付婷娜臉紅腫著,此時正與姜睿宇怒目相對。

而姜睿宇則把林小美摟在懷裡,瞪著付婷娜。

葉靈他們進去的時候,姜睿宇正低頭安慰著林小美。

「姜總,有話好好說,好好說。」劉海洋連忙的上前把人隔開。

付婷娜沒想到姜睿宇一個大男人會在這樣的地方打人,自知不是對手,便順著他們給的台階下,但還是放狠話:「姜睿宇,今天的事跟你沒完!」

葉靈拉了拉人,觀察了她臉上的情況,看來是真的非常用力,這麼短的時間已經腫了起來,而且一邊的臉有一點血痕。

「先去看醫生吧?」女人的臉可不是鬧著玩的,要是留了痕迹就麻煩了。

「我……」付婷娜本來不想走,可是葉靈的目光一直在她臉上,突然意識到什麼往臉上一摸:「啊~~姜睿宇!!!」

「阿宇,你的手……」有血!林小美拿起姜睿宇的手,也有一個傷口!

「姜總,付小姐,其它事慢慢再說,我們現在先去醫院,先去醫院……」劉海洋看事情真鬧大了他們也不好過,連忙幫著勸人。

「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葉靈拉著人往外走。

「你等著!姜睿宇!你給我等著!……」付婷娜氣得七竅生煙!最後離開的時候還對著林小美大喊:「看看!有一天,你也會遭到這樣的下場!連女人都打的男人!呸!……」

林小美渾身一震,即使被人摟緊在懷裡也忽然覺得發冷……

「阿宇……」

「沒事的,沒事!」

「阿宇,你以後,以後……」未語先泣。

「小美,我愛你,我不會那樣對自己愛的女人,你相信我,剛才只是因為她侮辱你,我氣過頭了所以……小美,我永遠不會對自己所愛的人動手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小美,小美!」

林小美被「脆弱」的姜睿宇搖晃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點頭相信了他的承諾。

姜睿宇把她摟進懷裡,眼裡卻冷得傷冰,今天造成的一切,他都會算在付婷娜的頭上,甚至付家,也會從此在他的視線消失!

一一一

「沒想到你這麼英勇。」到醫院處理完,葉靈實在沒忍住說了一句。

「哪能讓他們那麼順風順水?拋棄本小姐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葉靈瞟了人一眼,出了門完全變了個人,彷彿剛才癲狂的那個是別人。

「別這樣看我,如果不是家裡不允許,我都拿奧斯卡去了我。」

「噗」還奧斯卡,人家至少懂得利用道具,可是你呢?這麼敬業的啊?

「你別不信,不然我跑到國外念書幹嘛?就是被逼的你知道嗎?我從小表演欲就那麼強,可是居然要我去學什麼管理,我是那塊料嗎?」付婷娜昂著頭,眼裡藏著不為人知的憂傷。

葉靈沒有接話,只微微抿下唇,表示理解。

「我十七歲就被扔到了國外,他們讓我自生自滅,後來還是表哥找到我,那時我走投無路都快瘋了,正打算要去做某些見不得人的工作,要不是表哥,可能今天你就見不到這麼光鮮靚麗的付婷娜了。」

「你現在蠻好的。」想吃就吃,想玩就玩,最重要是有足夠的錢花,不好嗎?

「現在?不過虛表罷了。」家裡把她叫回來是為什麼,大家都一清二楚,大家族間的秘密其實也不算是秘密,犧牲一個女孩換來兩家的利益算得了什麼?還有更多秘辛不為人知,裡面付上了多少人的血淚也不會有人去計算,他們只想著去得到自己想要的,從不考慮別人的感受!

付婷娜徑自搖搖頭,她想這些做什麼。

「你呢?有一份算高薪的工作,下班就回家,也不出來泡吧,乖得跟個小學生一樣,開心不?」

葉靈瞥了人一眼,這人大概是每次都約不成她去酒吧心裡不甘吧?把一個25歲的女人比喻成小學生,是稱讚么?

「蠻好的。每天工作完就回家陪媽媽吃飽,聊天,然後做自己的事情。不過現在我媽上網打開了新方式,開始研究烘焙去了,有空的話,我拿點給你吃?」母親的身體承受不了什麼食物,做好了基本送左鄰右舍,她不忍心打擾母親的熱情,就隨她去了。

「這樣呀,不如現在就去吧,反正沒事。」 付婷娜是個說做就做的人。

頂著一張受傷的臉就跟葉靈回了家。

葉靈無法,只得跟經理請了假,經理二話不說放了人,也順帶聊了兩句。聽說總裁那邊並無大礙,葉靈也算放了心。

她掛了電話,看見付婷娜已經跟母親聊得開心大笑。

好久沒看母親笑得這麼開心了。

「可可,小付可是貴客,我們晚上留她下來吃飯吧?」母親期待的眼神讓她無法拒絕。

「好吧好吧。」她還能說什麼,才兩分鐘電話,你們就成了忘年交一般。

「小付說要跟我學做包子,你再去買點菜……」

葉靈無奈,總感覺帶了母親的親女兒回家,她才是親生的好嗎?

「快去快去」

完全不理她幽怨的小眼神。

「我和你去吧?」付婷娜起身。

「別別別,你還帶著傷呢,讓可可一個人去就好,去吧,買你們喜歡吃的就好。」

母親巴不得她出門了。

為什麼?

唉。

葉靈拎了包,歪頭看人:「你想吃什麼?」

「隨意啦,有傷好像不能吃海鮮之類的,你看著買就好。」付婷娜穿著她的休閑服一直在聳肩,像個耍寶的孩子。

好吧,她從未在母親面前這麼活潑過,看母親的眼神都想上去捏人家的臉了……

她還是走吧。

菜市場離得不算遠,來回花了不到一個小時。

提著精心挑選的好幾些菜,葉靈按了自家門鈴。

門打開,想好的詞還沒說出來就被嚇得收了回去:難道她按錯了?

lixiangguo

葉靈抿抿唇,其實父母年歲擺在那,生活幾十年的時間,應該對愛情會有一些理解的吧?

Previous article

隨即便是有人附和起來,他們滿心期待著秦毅手中的丹藥,雖然拍賣場對於以物易物的規矩是賣主挑選買主,可他們怎麼甘心放棄這些珍貴丹藥就這麼離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