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下著雨,我們能去哪裡?而且,那蛇妖將也未必……」

葉夕瑤不想廢話,只對著那些起身的靈院弟子,點了點頭,接著轉身便要衝出去……可就在這時,一陣腥風湧來,葉夕瑤瞬間臉色一變。當即大吼道:

「快後退!」

聲落,葉夕瑤猛的向回一躍,同時將旁邊一個靈院弟子,硬生生的扯了回來。

那靈院弟子大瞬間一P股坐在地上。可此時已然沒人在意這些了,因為待抬眼,只見一隻兇狠的蛇頭,已然堵在了山D門口。

巨大的蛇頭,張開腥臭而駭人的嘴,一雙泛綠的蛇眼,冷冷的盯著山D里的眾人,隱隱透出一抹興奮的光芒……

「終於找到你們了……」

蛇妖將開口了。

冰冷而妖異的妖語,瞬間在山D中回蕩。

躲在山D中的靈院弟子,頓時嚇得臉色發白。而就在這這時,那蛇妖將忽然笑了一下,然後隨口將一個東西吐了出來。

『骨碌碌——』

那東西不是很大,有些圓。落到地上,發出一陣聲響。只是光線太暗,一開始眾人沒看清,可待那東西停下來,眾人待一看,頓時驚叫出聲!

「啊——翟先生!」

沒錯,那蛇妖將扔出來的,竟是翟先生的人頭!

頃刻間,本就驚恐的一眾靈院弟子,瞬間雙目猩紅。而葉夕瑤更是死死的盯著翟先生那滿是血污的人頭,瞬也不瞬,只是呼吸瞬間沉重了幾分!

耳邊甚至隱約迴響起,當初翟先生那聲猙獰的大吼;快走!

奶娃娃躲在一邊,扯著葉夕瑤的衣角,不說話。

一時間,山D里憤恨的情緒四起,卻沒有人敢妄動一步。

蛇妖將很滿意眾人的反應。當下呵呵一聲森的冷笑,然後蛇眼一轉,目光依次從眾人的臉上掃過,最後再次落到了葉夕瑤的身上……或者說,是葉夕瑤身後的奶娃娃身上。

「好,非常好……萬年靈參化形,當真是個好寶貝……」

蛇妖將那冰冷的眼中,瞬間現出一抹近乎狂熱的貪婪。隨即忽然用動了一下腦袋,然後用人語,揚聲道:

「……把它……交給我……」

許是舌頭太長,嗓子太細,這蛇妖將的人語說的極為古怪。

可聞言,葉夕瑤卻反S性的將奶娃娃往身後一擋,沒說話,但一雙眼,卻死死的盯著蛇妖將,瞬也不瞬。

蛇妖將笑了。可下一刻,卻猛的弓起粗壯的身子,然後將蛇頭,猛的向著山D的裡面,直衝了進來! 「啊——」

眾人反S性的一聲驚叫。

好在蛇頭太大,山D口太小,所以那蛇妖將的只衝進來半個腦袋,便被D口卡住了。

眾人逃過一劫,但轟隆的巨響,卻讓整個小山,都為之一顫。

可那蛇妖將並不氣餒,當下再次弓起身子,狠狠的撞了過來。

萬年靈參,它勢在必得。

而這幫資質看起來不錯的人奴,它也要收入囊中!

就像之前那些不知死活的人奴一樣!

想到這裡,蛇妖將再次露出一抹興奮而冰冷的笑容。接著越發用力,撞擊山D!

頃刻間,接連不斷的轟響聲,在山林中響起。

原本堅固的山D,也在蛇妖將一次次的撞擊中,不斷的有碎石滾落。若是再不想辦法逃出去,他們不是被山D倒塌的巨石砸死,就是被衝進來的蛇妖將殺死!

無形的恐懼籠罩著每一個人!

而就在這時,山D上方一塊巨石落下,露出了一個不甚明顯的豁口。雨水隨之同天空中,直接落了進來,一名靈院弟子瞬間眼睛一亮,當下叫道:

「葉師妹,你快走!」

這些靈院弟子不懂妖語,自然還不清楚,這蛇妖將是沖著奶娃娃來的。

可此時,這名靈院弟子的話音一落,另有幾位靈院弟子,竟也猛的站起來,叫道:「對,別管我們!葉師妹你快走!」

「可你們……」葉夕瑤一愣,原本凜冽的眉宇間,頓時透出一抹猶豫。

這時,只聽那靈院弟子說道:「我們都能死,但葉師妹你不能!」

而之前第一個說話的靈院弟子,此時更是瞬間朗聲一笑,道:

「對!像我們這樣資質的人,這輩子頂多能修鍊到靈宗就不錯了。可葉師妹不一樣,你可是能成聖的尊者天驕,更是我晏國和人族的希望。

所以,只要能讓葉夕瑤活下去,就算我們死了,也是有價值的!

葉師妹不是也說過『天生我才必有用』嗎?而現在,就是我們能發揮作用的時候!」

說著,這二十齣頭的靈院弟子,當下一聲大喝。接著首當其中,提起手中的法器長刀,便向著那不斷撞擊著山D的蛇妖將,沖了過去。

同時,其他山D里的靈院弟子也紛紛調動靈力,緊隨其後,合力攻向蛇妖將。

見此情形,蛇妖將森的蛇眼中,瞬間閃過一抹輕蔑。

「哼,自不量力!」

蛇妖將冷哼一聲,接著就在眾靈院弟子攻過來的瞬間,渾身血氣之力一抖,一股無形的威壓,便瞬間將一眾靈院弟子,同時震飛了出去。

接著,只聽『砰砰砰』的一陣悶響,數名靈院弟子狠狠的摔在了山D的石壁上,胸口氣血一涌,鮮血隨即從口中噴濺了出來。少數幾位,更是直接被震的重傷,昏迷了過去。

這便是等級的壓制。

一瞬間,剛剛還奮勇向前的靈院弟子,便已然倒下過半。而隨後,那蛇妖將再次發力,頓時將山D的上方,徹底擊潰。無數山石滾落,躲在山D里的眾人,隨即徹底暴露了出來。 「哼,想跑?

沒那麼容易!

今天你們誰都別想走,待我成為吞噬龍珠,化蛟突破之際,正好拿你們這群小東西塞牙縫!」

說著,蛇妖將粗壯的尾巴一甩,將凌亂的碎石瞬間震飛。

接著張開大嘴,便向著葉夕瑤沖了過去。

葉夕瑤一驚,抓起奶娃娃便要後退。

可那蛇妖將太快,轉眼也到身前……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位身負重傷的靈院弟子,竟猛的從旁邊竄出,然後直接狠狠的撞在了蛇妖將那張開的血盆大口上。

不算太大的力量,因為撞擊,而讓蛇妖將巨大的蛇頭忽而一歪。

葉夕瑤躲過一劫,可剛剛那從衝出來的靈院弟子,卻已然被蛇妖將吞噬,甚至到死,葉夕瑤都沒有看清,那位靈院弟子究竟是誰?長什麼模樣!

葉夕瑤的雙眼,瞬間變得猩紅,一股無形的暴戾和殺意,隨之從身上散發了出來。

而接二連三被人阻撓,蛇妖將卻有些怒了。

「一群自不量力的人奴,竟敢壞我的好事……」

蛇妖將低聲說著,隨即猛的睜大蛇眼,同時那堪比蒼天古樹一般粗壯的身子,猛的一扭,狠狠的向著眾人砸去!

「快躲開!」

葉夕瑤一聲大吼,隨即一把抓起旁邊已然暈死過去的一名靈院弟子,往遠處一拋。同時對著那蛇妖將,故意大聲喊道:

「蠢貨,你不是要吃我嗎?來呀!」

蛇妖將本就在氣頭上,聞言頓時眼睛一瞪:「你竟敢罵我?」

這蛇妖將只懂得少量人語,但葉夕瑤這句話,卻是聽明白了。當下大怒,隨即張開大嘴,直衝著葉夕瑤撲了過來。

可葉夕瑤早有防備,瞬間身形一晃,同時就在那蛇妖將的腦袋衝過來的瞬間,猛的從懷中抓出一個東西,便直接扔進了蛇妖將的嘴裡!

『咕嚕——』

那東西本就不大,和蛇妖將粗壯的身體相比,簡直猶如黃豆一般。瞬間一個不甚,便順著蛇妖將的嗓子眼,掉進了肚子里。

蛇妖將一愣:「你剛剛扔的什麼?」

葉夕瑤冷笑一聲,裝作聽不懂妖語,沒吭聲。那蛇妖將瞬間眯起蛇眼,接著二話不說,再次向著葉夕瑤撲去……可就在那蛇妖將撲過來的瞬間,只見它那粗壯的蛇身,有一塊竟猛的忽然不斷變粗,變大,最後『嘭』的一聲,直接爆開了!

「啊——」

頓時,那蛇妖將一聲大吼,粗長的身體在山林里劇烈翻滾。而這時,一個不過拳頭大小的小東西,隨即晃了下身子,甩了甩身上沾到的血跡,然後飛回到葉夕瑤的懷裡。

竟是噬靈貝。

蛇妖將瞬間大怒:「人奴果然卑劣,竟然敢和我耍手段……」

說著,蛇妖將隨即調動渾身血氣,恢復傷口,同時尾巴狂掃,向著葉夕瑤抽去。

葉夕瑤趕忙躲閃,可被蛇妖將的威壓壓制,葉夕瑤的動作明顯比平時遲鈍了很多。當下,一個不甚,便被那蛇尾,抽飛了出去。

頓時,嘭的一聲響,葉夕瑤整個身子砸在了不遠處的古木上。古木應聲而斷,葉夕瑤隨即悶哼一聲,一口鮮血隨即吐了出來! 劇烈的疼痛,讓葉夕瑤近乎暈厥。

但葉夕瑤知道,自己現在不能暈。

所以當下狠狠的咬了咬牙,拿出一顆丹藥扔進嘴裡。

同時身子反S性的就地一滾,瞬間躲過蛇妖將追殺過來的致命一擊。

「呵呵,手腳倒是挺利落的。

不過,等我一會兒將你徹底碾碎,我倒要看看,你還怎麼躲!」

經過血氣的恢復,蛇妖將剛剛被炸開的肚子,已然徹底止血,並重新開始癒合。只是傷口扔在,看上去有些觸目驚心。

而此時,經過之前的打鬥,方圓十數丈之內,已經被蛇妖將徹底踏平。剛剛躲避的山D,更是碎石凌亂,不少靈院弟子有的逃出,有的被埋在了裡面。

雨依舊在下。

葉夕瑤渾身泥水,隨即抬手抹了把臉,同時將臉上的薄紗,一把扯下!

躲不掉了,那就只有你死我亡!

想到這裡,葉夕瑤手心一動,一把弓箭隨之拿出,接著強忍胸口的劇痛,猛的一個閃身,進入茂密的叢林,同時三箭齊出,S向蛇妖將。

蛇妖將不屑的冷笑,尾巴一甩,直接將箭矢拍飛。但同時卻從那箭矢上,感到了一特別的詭異力量。

蛇妖將一愣,卻也沒在意。葉夕瑤隨即一邊在林中跑動,一邊放箭,可卻依舊傷不了蛇妖將分毫。

葉夕瑤越發眉頭緊皺。當下調動越發催動更多靈力,置於箭頭之上,同時不進反退,直接向著蛇妖將奔去。

見此情形,蛇妖將不禁哈哈大笑,隨即故技重施,甩動尾巴……可讓它沒想到的是,這一次,就在碰觸到那些箭矢的同時,一股說出的疼痛,隨即從厚厚的鱗片上,傳了過來。

「嘶——」

蛇妖將一聲怪叫,反S性的往回一縮。可就在這時,只見撲過來的葉夕瑤,竟凌空一躍,接著順著蛇尾,一路向上,轉眼竟來到了蛇妖將的腦袋上!

蛇妖將一驚,頓時感到不妙。當下便要將葉夕瑤摔下去,可就在這時,葉夕瑤抽出湛緋,同時狠狠的照著蛇妖將的眼睛刺了下去!

湛緋並不長,但卻極為鋒利。瞬間刺入的同時,葉夕瑤發動靈火,灰黑色的火焰隨即在傷口處開始燃燒了起來。

「啊——」

頃刻間,蛇妖將忍不住疼得一聲狂吼。當下趕忙發動血氣之力,癒合傷口,可隨後卻發現,傷口非但沒有好轉,隨著火焰的燃燒,竟不斷的在身上蔓延起來。

「好你個人奴,竟然用秘術害我……我今天必將你碾成R泥!」

蛇妖將徹底怒了,當下狠狠的甩動尾巴,瘋狂的攻向葉夕瑤。葉夕瑤此時已然狼狽至極,一個躲閃之間,竟又被掃到左臂。雖然避開要害,但蛇妖將身上那層鋒利的鱗片,依舊從葉夕瑤左臂上,劃下一大片血R!

鮮血瞬間迸發出來,深可見骨。雨水混合著泥水,更是猶如酷刑一般,疼痛難忍!

葉夕瑤瞬間臉色一白。這時,憤怒的蛇妖將撲來,瞬間便將葉夕瑤再次抽飛了出去…… 「噗——咳咳……」

鮮血混合著泥水吐出,葉夕瑤出現了短暫的眩暈。

可憤怒的蛇妖將卻依舊不肯罷休。

雖然他剛剛強制發動渾身血氣力量,將火焰燃燒的地方,徹底隔離最後熄滅。

但它的一隻左眼已經徹底毀了!

所以此時的蛇妖將,右眼完好,可左眼卻已然成了一個巨大的黑D,竟比之之前,更加駭人三分。

「該死的人奴,竟然敢傷我!你竟然敢傷我……去死吧!」

一聲巨吼,蛇妖將整個身子高高弓起,同時甩動粗壯的尾巴,照著躺在不遠處的葉夕瑤,便砸了過去!

此時的葉夕瑤,還有些恍惚。躺在地上,連動都動不了。

見此情形,一直躲在不遠處的奶娃娃小白,頓時急得不行。想衝過去把葉夕瑤拖走,卻已經來不及了。而就在這時,噬靈貝從葉夕瑤懷中衝出,接著就在蛇尾即將打中葉夕瑤的瞬間,猛的變大,同時張開蚌殼,一下子將葉夕瑤護在了蚌殼之下。

『嘭!』

一聲巨響,蛇妖將的尾巴直接打在了小傢伙噬靈貝的蚌殼上。

噬靈貝是天地凶物,可眼下終究太過弱小。變大的身體被蛇妖將猛力一砸,頓時晃了三晃,接著瞬間變回原來的樣子,摔在地上不動了!

lixiangguo

記得那次她要離開華夏,他曾笑著同她說:「阿玥,你最好弄清楚一件事,你是我的女人,我對你有沒有興趣,你都必須臣服於我,即使你知道我對你是逢場作戲,你也要配合我演下去,你明白么?」

Previous article

石媽媽探出腦袋看了一眼,嗯,胳膊腿都齊全,她也就滿意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