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王少,你怎麼來了,也不打電話給我通知一下。」

來的正是她直播間粉絲值排行第一的男子,網名就是王少。

王少在6子英身上砸了上百萬,在網站直播大賽上,他就是用這一百萬,將6子英砸到排行榜前十,讓她名氣大漲。

而她也成王少的專用情人。

「聽說昨天晚上有個土豪給你砸了十幾萬,就是這小子?」王少目光落到葉雄身上。

6子英有些尷尬,畢竟她現在表面上是王少的情人,平時不看到也罷,現在被他看到自己跟另外一個男人出去,這挺尷尬的。好在她臉皮厚,很快就反應過來,笑道:「王少,介紹一下,這是雄哥,這位是王少,多得你們捧場,小女子才能混下去。」

如果兩個土豪粉絲能和平相處,那是她最樂意見到的事情。

王少是她第一個粉絲,錢自不必說,多得沒法數。

而雄哥是她見過最帥氣質最好的男人,她打心裡更樂意跟這種男人約會。

「6子英,干你們這一行我也懂,這樣吧,明天你們再約,今天你必須跟我。」王少態度非常堅硬。

「王少,雄哥先約我,要不我明天晚上……」

「我把話說白了,如果你今天不陪我,以後我就給夢夢捧場去,反正錢我多得是。」

夢夢是直播間另一個頭牌,也是大火的女主播。

6子英頓時為難了,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兩個都不得罪。

「6子英,咱們可是先約的。」葉雄一直沒說話,現在才提醒。

「先約又怎麼樣,就憑你這破車,開出來不嫌丟人?」王少摘下墨鏡,狠狠地鄙視了葉雄一番,這才指著自己那輛法拉利說:「你知道這車多少錢嗎?」

「五百萬。」葉雄回道。

「你知道就好,那你知道你這車子多少錢嗎?」王少繼續嘲笑。

「十五萬。」葉雄淡淡地回道。

王少這才得意地將目光落到6子英臉上,笑道:「你現在知道怎麼選擇了?」

6子英轉身走進法拉利。

王少臉上露出得意的笑,沒有什麼比從另外一個男人手中搶走女人更讓他高興的。

本來他已經有些玩膩6子英,突然這麼一來,他對她又有點感興趣了。

「兄弟,下次想泡妞,買輛好車,不是光下血本刷禮物就行的。」

王少戴上墨鏡,回到自己的法拉利豪車裡面,呼嘯而去。

掌家商女在田園 葉雄本來臉是崩著的,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反而笑了起來。

好久沒有人在自己面前裝逼了。

跟哥裝逼,行,那就好好裝裝。

葉雄開著國產回到公司,然後將自己那輛上億的勞斯萊斯開出來。

法拉利在馬路上悠然地開著,王少一邊開,一邊將手伸到6子英的大腿上摸著。

「王少,小心開車。」6子英擔心地說。

擔心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就是這跑車是敞篷的,從外面可以一看到底。

也就是說,王少的動作,許多路人都看得到,這讓6子英很尷尬。

哪知道王少不但沒有停手,反而從她大腿上伸進去,不停地動著。

「王少,求求你,別……哦……」6子英呻吟。

「小賤人,你的身體已經出賣了你自己,裝什麼純。」王少罵道。

6子英叫停又不是,不叫停又不是,她心裡雖然很反感,但是一想到王少每個月光給自己打賞就有好幾萬的收入,她咬咬牙就忍受下來。

正在這時候,突然聽聞一陣強馬達的聲音傳來。

精通跑車的王少一聽聲音就知道這車子不簡單,只有全球最頂級配置的車子才能出如此強勁,如此動聽的馬達聲。

他扭頭望去,只見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像一頭出閘的猛獸一樣,在大街上開著。

周圍車輛紛紛讓道,不敢靠近這輛凶獸,怕不小心刮一下,傾家蕩產都不夠賠。

「我草,全球限量版的勞斯萊斯,沒想到在江南市還能碰到如此頂級豪車。」王少忍不住叫了起來。

「王少,這車子得多少錢?」6子英問。

她對車子懂得不多,所以只能從價格上判斷一輛車子。

「算上各種各樣的稅啊保險什麼的,一億都不一定能拿下來。」王少說。

6子英嘴巴張得老大,半響合不攏。

像她這種當主播的,那怕賺一輩子,不吃不花也賺不到這麼多錢。

「關鍵這是全球限量版,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就這一個車輪子,都比我這輛車要貴。」王少繼續說。

6子英看著那輛猛獸,突然覺得,如果能坐到這種車上面,那怕少活幾年都值得。

就在這時候,那輛車子突然朝他們這邊靠過來。

她的目光落到車上,突然渾身一顫,驚得說不出話來。

她一眼就認出這車主就是剛才在學校門口,沒上他車的那個叫雄哥的男子。

突然,勞斯萊斯在面前一下急搶道,在法拉利面前來了一個急剎。

豪門總裁:戀上失憶女友 王少萬萬想不到面前的車子會急剎,緊急之下也拚命急剎,在離勞斯萊斯還有幾公分的時候停了下來。

他驚得滿頭大汗,如果不小心撞上去,那就是追尾,付有一定責任,到時候得賠死。

葉雄推開車門,走了下來,看著自己的車尾,嘖嘖道:「技術不錯,這都沒撞上。」

王少頓時臉如死灰,看清葉雄面容的那一剎那,他就知道對方是來找麻煩的。

「雄哥,咱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王少強尷尬地強笑起來。

(本章完)

:。: 王少不是傻子,他很清楚一名能開上億豪車的人物代表著什麼。

除了有錢,更重要是有地位。

沒幾百億身家,誰會花上億買車?

他家是有點錢,也就幾億左右,怎麼可能跟這種巨無霸相比。

「王少,現在還開這種車子來泡妞,會不會太落後了?」葉雄笑道。

「這是,怎麼及得上雄哥。」王少尷尬地回道。

剛才他用這樣的話對葉雄說,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打臉回來了。

葉雄這才將目光落到6子英身上,笑道:「6子英,現在你想坐哪輛?」

6子英後悔死了,她以為葉雄只是來裝個逼,不會再要她,沒想到他還讓自己上車。

能傍上這種又青年又帥的大款,她激動得差點說不出話來,不假思索就走到葉雄的車子旁邊,拉開車門坐上去。

「兄弟,不好意思,今晚她陪我,明天你再約她吧!」

葉雄又將王少先前說給自己的話,原封不動地還回去。

王少的臉漲得像豬血之色,說不出話來。

跑車呼嘯出去,車子的尾氣直接就噴在他身上,噴得他臉上火辣辣的。

6子英坐在上億的車子上,緊緊地夾著小腿,摩擦著手說:「雄哥真是大老闆,還這麼年輕,就能開這麼貴的車子。」

「小本生意,賺不了多少錢。」葉雄說完,直接就問:「這附近哪間酒店最高檔?」

「我哪知道?」6子英裝純。

「咱們都是明白人,別繞那麼多彎,今晚陪我,我不會虧待你。」葉雄說完,很直接地問:「你有什麼要求,直接提吧!」

6子英猶豫著,半晌之後咬咬牙,說道:「我看中了一輛車子,賓士s系列的。」

「那得幾百萬以上。」葉雄不動聲色地說。

「雄哥開得起上億的車子,幾百萬還不是九牛一毛?」6子英嬌嗲地說:「我保證,今晚一定服侍得雄哥非常舒服。」

葉雄沒有回話,開車朝國道上開去。

「雄哥,咱們這是去哪?」見葉雄沒有說話,6子英只好扯開話題,恨自己太急躁。

葉雄依然沒有說話,不過車分明加快,度直逼一百公里。

「雄哥,開慢點。」

車子越來越快,6子英開始有些害怕。

哪知道,葉雄不但沒有減,反而開得更快,度直逼一百二十公里。

眨眼之間,車子就開出本市,到了郊外國道上。

6子英這才開始有些害怕了,急道:「雄哥,你這是帶我去哪,能不能告訴我?」

「求求你,帶我回去吧!」

「我要下車,快停車。」

葉雄突然方向盤向右一轉,車子一下急轉彎。

6子英一陣頭暈目眩,胸口一陣噁心。

這還沒完,跑車再次急轉,在原地繞了個圈。

左轉彎,右轉彎,漂移,急剎,各種只在電影中出現的車技,在6子英身上演。

以前6子英覺得電影中那些飛車挺酷的,現在才現,那活脫脫就是折磨。

「雄哥,我求……」

「我要……下車……」

「我受不了。」

6子英死死捂住嘴巴,差點沒吐出來。

葉雄怕她吐臟自己的車子,這才將車停下來。

6子英跑下車,到公路邊不停地嘔吐,直吐得昏天地暗,日月無光。

葉雄將車子的攝像頭轉過去,對準她在馬路邊嘔吐的醜樣,拍下來之後,開車離開。

攻心總裁局中妻 「喂,你等等,停車。」

「滾蛋,你快帶我回去。」

「嗚嗚,我求求你,帶我回去。」

6子英整個人癱軟在地上,她這時候才知道被耍了。

這下她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葉雄吹著口哨回到家裡,唐寧早就在等著。

「表姐夫,怎麼樣了?」唐寧急忙跑過來。

葉雄搖搖手裡一個u盤:「我可是出賣自己的車子,讓這賤人上車,才錄下來的。」

唐寧一把奪過u盤,激動地問:「裡面錄著什麼,精不精彩?」

「當然精彩了,你表姐夫可是把她給干吐了。」葉雄壞笑道。

「表姐夫,你真的上了這破鞋?」唐寧臉色大變。

「看過你就知道了。」葉雄賣了個關子。

唐寧拿著u盤,飛快地跑到樓上,插進電腦裡面看著。

6子英坐在豪車裡,向葉雄要幾百萬賓士的醜態都錄了下來。

最後她被葉雄飆車飆得在馬路邊拚命哎嘔吐,被扔在荒郊野嶺,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那種狼狽的模樣,看得唐寧不知道有多解氣。

唐寧從旁間里出來,跑下樓,整個人吊在葉雄脖子上。

「表姐夫,真是太解氣了,我愛死你了。」她激動得形象完全不顧了。

「快下來,讓你表姐看見,非罵死你不可。」葉雄連忙推開這個膽大的小姨子。

「這個賤女人,看我怎麼玩死她,看她以後還怎麼在學校囂張。」唐寧說道。

「我警告你,玩歸玩,別玩過火,萬一她要是想不開自殺什麼的,有你麻煩。」葉雄提醒。

像6子英這樣的女人,是應該給她點教訓,但罪不至死。

「表姐夫你放心,我只是讓她乖乖地向我道歉還錢,不會出啥事情的。」

唐寧說完,這才蹦蹦跳跳地回房了。

第二天,唐寧下課之後去飯堂吃飯,一眼就看人群之中被多名男生包圍的6子英。

她冷笑著走過去,來到她面前。

「這不是唐小姐,怎麼這陣子沒見你直播了?」6子英冷嘲。

「我這身子寶貴,不能隨便陪男人上床,所以做不好主播了。」唐寧反嘲。

「唐寧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最好放尊重一點,小心我告你誹謗。」6子英怒道。

主播陪睡是行內的潛規則,但是大家心明肚明就是,從來沒有人說出來。

唐寧現在當場這樣說她,這簡直就是徹底得罪了她。

唐寧走到她面前,昂起頭,挺起比她還大還漂亮的胸,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意。

「6子英,你知道昨晚把你玩到吐的男人是誰嗎?」

6子英臉色大變,咬牙切齒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唐寧掏出手機,打開一個視頻,正是昨晚葉雄用行車記錄拍下來的。

「實話告訴你,昨天那個又帥又酷又多錢的男人,是獵人保鏢公司的老闆,江南第一美女總裁楊心怡的老公,也就是本小姐的表姐夫。」

「像你這種賤女人,你以為我表姐夫會看上你,我只不過是看你欺負我不順眼,教訓你一頓而已。」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人物,就你還值一輛賓士,我看一輛破自行車都不值。」

6子英看著唐寧手中的視頻,上面把她所有的醜態都錄了下來。

包括她在車子,想用自己的身體要葉雄給她買幾百萬的車子。

這視頻一旦傳到網上,那她就徹底身敗名裂,別說當不成主播,以後整個學校的人都會鄙視她。

花樣兒離歌 「唐寧,你到底想怎麼樣?」6子英問。

「想我放過你,跪下來求我啊,然後把我表姐夫花在你身上的錢還回來。我表姐夫是錢多,不在乎這二十萬,但是我絕對不會讓他把錢花在你這賤人身上,你不配。」

6子英想起昨晚那個妖孽一般的男人,她沒想到唐寧還有這麼大的後台。

lixiangguo

不過,在幾百年前,這種騷擾突然就停止了。

Previous article

張大海點頭說道:「是的,是民謠,這幾年民謠從來沒有停止發展,但是畢竟一直以來都是小眾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