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用!」

梵天冷喝。

誅天圖是由兩宗聖兵組成的大殺陣,此刻,縱然輪迴圖也很難擋下。

「砰!」

最終,輪迴圖橫飛,誅天圖隨著兩宗聖兵一起壓向姜小凡。

「聖天,你技止於此了嗎?」

梵天冷道。

誅天圖綻放不朽殺光,那種恐怖的氣機震的整個星空都在晃動,施施然的朝著姜小凡壓了過去。一瞬間,這片星空,所有人都震動,露出不一樣的驚駭之色。

「梵天,我說過,不想殺你。」


平淡的聲音傳出。

姜小凡抬頭,眸子開合間,無盡天紋閃爍,雙目中有秘境的道痕浮現。這是一種特殊的光紋,六種不同的印記烙印在其瞳孔上,彰顯著神秘,浩瀚和悠遠。

望著這雙瞳孔,梵天動容。

「輪迴眼!」

它寒聲道。

誅天圖光華萬丈,落了下來,距離姜小凡已經只有一尺不到的距離。然而,也是這個時候,姜小凡伸出左手,輕輕一劃拉,瞬間將這恐怖的誅天圖震碎。

ps:不出意外,明天會爆發哈。 這醫院的病牀跟一般醫院的病牀一樣大小。只供一個人睡,不過好在歐陽宇和姚雨希兩個人不是什麼小胖子、小胖妞。都是夠苗條的兩個人,雖然說還是有點不夠空間,但是擠一擠還是沒有問題的。而且牀的左右兩側都鐵架子,那麼睡着的時候滾下牀的機率也就不大了。

既然姚雨希不介意,那歐陽宇就不推辭了。況且,剛剛已經拿了香水噴了幾下,應該沒有問題的了吧?

“呼……好擠。”歐陽宇爬上牀之後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感覺。

“嗯?你的汗是香的?”戴小青的香水味道實在太濃了,本來是想掩蓋汗臭的,結果變成了香的。

“呃……可能我的汗腺比較特殊吧。呵呵~”歐陽宇可不想讓姚雨希知道自己噴了女人的香水,丟死人了。但姚雨希再仔細聞一聞就知道這是戴小青的味道,因爲剛剛戴小青就一直在她旁邊守着。結果姚雨希又一次火了“這是青兒身上的香水味!怎麼回事?”

“啊?”歐陽宇被問得啞口無言,這該怎麼解釋呢?還是說,坦白跟他說自己去了女生宿舍洗澡?

“我說怎麼去了那麼久,原來你心裏一直沒有我。你是不是跟青兒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你說啊,說啊。”姚雨希對這歐陽宇大聲說道。歐陽宇被逼無奈的說出了事實“不是的,我只是去了她宿舍洗了澡而已,然後……”可話剛到這,姚雨希就又再次火了起來。

“好哇!你都敢去她宿舍洗澡了!看來是我之前白原諒你了,你滾,你滾下去!”說着姚雨希就用手推歐陽宇下去,但是那邊的鐵架子又不是膠做的。姚雨希怎麼推也推不下去、

“你聽我說完好不好?我真的沒去做什麼啊,你要相信我啊……”儘管歐陽宇這麼說,但姚雨希什麼也聽不進去,也不想聽歐陽宇解釋那麼多——整個牀都是晃動的,要是牀底下有人,那鐵定想歪了。

等等,想歪?色狼—徐風。歐陽宇不知道爲什麼,腦子裏出現了徐風的影子。

——幾個月以前、

512寢室依舊如常的進行着各自的愛好,整個宿舍一直以來都很冷清。直到歐陽宇拿下“聯盟杯”冠軍之後,512寢室纔開始熱火起來。而就在還沒熱火起來的那一天……

“師傅啊!!”劉桂龍今天哭喪着臉,正趴在徐風的腿上大哭“師傅啊,俺女朋友說她要和俺分手呢撒,腫麼辦吶?嗚嗚嗚……”

“徒兒莫緊張,請先告訴師傅,她到底爲什麼要和你分手呢?”徐風一副大人的樣子撫摸這劉桂龍的腦袋。其餘的人都頓時有點覺得反胃……

“她…她說。俺整天就知道玩魔獸,有時間就玩,都不鳥她。嗚哇……”

“我說你有點志氣好不好?不就喜歡玩遊戲嘛,這樣都忍受不了的話。那這女人還不如不要了,你看看我們的歐陽宇,天天玩飛車。她女朋友還不是一個不字都不提,對吧歐陽兄?”樑超鄙視着劉桂龍說。

“是是是。”歐陽宇現在正準備着聯盟杯的比賽,根本沒時間跟他們閒聊那麼多,直接說“是”就什麼事都沒了。

“樑兄此言差矣,現在的女子能有多少人像姚雨希那樣?更何況,我徒兒這幅尊容能找到一個女朋友已經很不容易,你就……積點口德吧。”我去,到底是誰該積點口德啊?明目張膽的說人家長得不好看,還好意思說人家積點口德。

“那師傅,我該腫麼辦?”即使被徐風“踩了一腳”,還是死皮賴臉的哀求着徐風。

“徒兒莫着急,讓我先算一卦。”徐風又開始裝作一個道士,手指不知道在比劃什麼。

“切,幼稚!”樑超再次鄙視了一眼。徐風大概算了30秒,然後看着劉桂龍說道“師傅先問你,如果你惹到你女朋友生氣了。你會怎麼哄她呢?”

“我會買個禮物送給她,會逗她開心,會……”劉桂龍還想繼續說,結果徐風擺着一副很不爽的樣子立即罵道“停!你個豬頭!”

“啥?那俺該腫麼辦?”

“在你惹到她生氣的時候,你不是應該去哄她。而是直接拉她到牆上狂吻!明白不你?”徐風一說完全部人都嚇了一跳“哇靠,你小子夠勁,這法子都能管用?”歐陽宇即使在玩着飛車,但還是被徐風這句話給雷到了。

“我是誰?我可是徐風啊,徒兒聽我的沒錯。找我說的去做吧!”徐風命令劉桂龍道,劉桂龍猶豫了一下之後立馬敬了個禮“是!”

“來,我們來打個賭。徐風這招絕對不管用,我讀一百。”樑超笑着拿着那一百塊說道。

“我也賭。”

“我也賭。”結果512寢室的人除了徐風和劉桂龍之外,一共四人全部都買徐風的招不管用。

“很好,你們一人一百是吧。我跟你們,四百!”“啪”的一聲四張百元大鈔就砸了下來“你們等着輸吧,我徐風從來就沒失手過。”很快的,512寢室就迎來了第一次的大賭博。徐風非常有自信覺得自己能佔那四百塊爲己有,而歐陽宇他們也不覺得這樣從沒聽說過的爛招能成功。

答案很快就能揭曉,頭天晚上。劉桂龍“破門而入”,臉上帶着濃厚的殺氣。歐陽宇見此情況,暗暗的笑了……

“徐風……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劉桂龍用超標準的普通話說道,天哪,憤怒讓他轉世了?

“我來幹什麼?我從東土大唐而來,來上海取‘經’來了。”徐風依舊一臉自信的表情。

“你!”劉桂龍走到徐風面前,突然之間。他跪了下來“神人吶~”

“納!?尼!?”除了徐風之外,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這事實。劉桂龍跪在了徐風面前,稱他爲……“神人”?事實擺在眼前了,很明顯。徐風的法子取得了大大的成功, 劉桂龍挽回了她的女友。如今正在和徐風分享快樂,而徐風也是一臉笑眯眯的樣子聽着劉桂龍說。其實心底裏是在笑那四百塊錢就要收入囊中了……哈哈哈!!! 李永飛說出的這個數字讓大家倒抽一口冷氣!就算接兩個唐氏集團的這樣的項目,也根本不可能能夠掙出這個數字!

然而如果真的不按照這條隱藏的條例做的話,那他們要向唐氏付的賠償金可遠遠不止這些……

“該死!這個老變態!竟然在這兒給我挖個坑等着我來跳!”韋笑雙拳重重的打在了會議桌上,恨不得這兩拳是打在唐景德的臉上!

“韋笑,你確定這個唐景德是真的誠心和你做生意?!我看這倒是明顯的針對你啊!”張文光看了看李永飛計算出來的違約金的數據說道。

然後伸出手去,拿起合同,認真的看着與平常的紙張不同的地方,擡起頭有些不解的看着韋笑說道:“哥們兒,這絕壁就是威脅啊!”

“你看這個,是要求只要接手他們的業務,就必須要停止和其他人的合作。可是你想想,他又怎麼能知道我們會付多少違約金呢?!”


張文光的話讓韋笑有些驚訝,但是也提醒了其他人!是啊,那唐景德根本不知道他們此刻有多少項目進行。

如果此時只是承接着幾家小的業務,那此刻違約金也不至於讓韋笑能夠面臨破產的危機!

“他這簡直就像是把你掌控在他的手裏,絕壁是**裸的威脅啊!只是我們此刻確實進行的項目還是不少的,所以才正好着了這老傢伙的道兒!”

艾瑪,不是吧,老傢伙原來還沒有死心?!韋笑聽了張文光的話,下意識的想起唐景德提出的那幾個堪稱無厘頭的要求來。

“哥們兒,你好好想想吧,是不是唐景德是想要要求你做什麼事情?!如果真的是這樣,看來你還真的有必要去找他聊聊了!”張文光看着韋笑有些無奈的說道。

韋笑這會兒根本就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這尼瑪得是多麼執着又變態的一個人啊?!就因爲自己沒有接受他給自己找的女人,所以拿這麼大一事兒來下絆子?!

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嘛!腦回路得扭屈成什麼樣兒才能想出這種缺德主意來啊!韋笑越想越生氣,看着比他還要茫然的大家,大手一揮道:“先散了吧,我再想想!”

張文光看着韋笑,看到他給自己使了個顏色,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後便跟着大家一起走了出去。

韋笑來到陽臺時,張文光己經在那兒等着自己了,旁邊還戳着兩根兒菸蒂。“哥們兒啊,你心思細,你可得好好跟我分析分析,不然我可就真的要跳樓了!”

沮喪的趴在陽臺上,韋笑期期哀哀的對着張文光說道。“不是我說,你到底怎麼得罪這貨了?這麼明顯的針對傻子都能看出來好嗎?!”

韋笑扁扁嘴,將唐景德給自己“拉皮條”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張文光!“你說他是不是有毛病啊!我都告訴他我有女朋友了,就非得惦記着讓我從他推薦的人裏選一個!”

說到這裏,韋笑突然想到一件事兒!“你知道他找誰嗎?!柳燦啊!親,如假包換的乳神啊!”說到自己被嚇的跑出去還捱了頓揍的時候,張文光哈哈大笑起來。

“該!乳神倒貼你居然還落跑,你個損色!”張文光羨慕嫉妒恨的說道。“我當然要跑,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要是被那個小氣包知道,我吃不了兜着走!”韋笑有些委屈的說道。

張文光聽他這麼一說,一下覺得剛纔的疑問瞬間就有了答案!“韋笑,你剛剛交的這個女朋友,絕對不簡單!”

“別瞎說!那就是一個單純有點二的丫頭,還不簡單?笨死!”韋笑不在意的說道。然而張文光卻看着他,一臉嚴肅的提醒道:“你別忘記,唐總和唐佳寧可都姓唐。”

“呃……這就是巧合吧?!那個丫頭丟了錢包都能嚇的要死,而且還出來和別人合租,說她和唐景德那個土豪沾邊兒?怎麼可能!”

而且那個單純又野蠻直爽的丫頭還居然有心事兒能瞞住?打死他都不信!

看着韋笑不以爲然的樣子,鄙視的瞅他一眼:“別說哥們兒沒告訴你啊,你想啊,誰沒事兒閒的蛋疼,給一個不認識的小夥兒老是介紹對象兒?”

“他知道你女朋友叫什麼嗎?!”張文光看着韋笑問道。一臉糾結的韋笑擺着一張便祕臉不情不願的說道:“知道啊……可是……”

“可是個屁,你是不是被妞兒迷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幹嘛的了?!一個堂堂唐氏集團的總裁給你介紹對象,拉皮條兒?你可拉倒吧!”

張文光斜眼瞅着韋笑說道:“我說你腦子被SHI糊了麼,他知道還要給你硬塞美女,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他根本就不希望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這麼做爲的不就是拆散你們嗎?!

他的話說完,韋笑的臉己經從便祕臉變成了苦瓜臉。張文光說的簡直就是一針見血,這麼一理解,所有想不通的問題,此刻全部都能解釋的通了!

“我說哥們兒,你找女朋友是不是也找個靠譜兒點的?這都快被人騙的傾家蕩產了,還不知道天天自己陪着的到底是個什麼人呢,你瞅你那熊樣兒!”張文光一臉憂愁的看着韋笑。

張文光看着哥們兒被一個女人耍的團團轉,毫不留情的抓住這個機會,狠狠的奚落了半天韋笑。

韋笑最後灰頭土臉的被張文光逼着回家去問唐佳寧,一定要問清楚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公司破產可畢竟不是一件小事兒,要是真爲這個女人,韋笑可就真的冤死了!


可是在快要到唐佳寧住的地方時,韋笑調轉了車頭,又駛上了自己家的方向。不行!不能懷疑自己的女朋友!

如果真的是她有事隱瞞自己呢?公司上上下下多少口子人在指望自己,如果真的因爲這個而導致公司破產,自己真的能夠甘心嗎?!

艾瑪,我怎麼跟個娘們兒一樣啊,東想西想的。 輪迴眼,一眼定輪迴。昔年,很早的時候,姜小凡就覺醒了某種力量,就是這雙神秘的瞳孔,那時,未曾恢復記憶的他,根本不知道這雙眼睛意味著什麼,直到他記憶恢復,他真正知道了這雙眼的名字。

百世輪迴,這是最主要的收穫之一。

「梵天,你還堅持嗎?」

姜小凡平靜道。

他立身星空上,輪迴眼睜開,望穿一切。

「當然!」

梵天冷道。

它凝望著姜小凡,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身上反而的氣息變得更加強大,如同是火山爆發了般,令得這整個星空都為之顫抖了起來,滅魂刀無情斬下。

「轟!」

「轟!」

兩宗天寶再次顫抖,凝聚成誅天圖,殺機迫人。

姜小凡神色平靜的朝著前方走去,他的步子很平緩,但是這一刻,他每一步落下都會讓星空為之顫抖,每落下一步都會讓梵天散發出的毀滅波動消散幾分。

他依舊只是抬起右手,輕輕一劃拉。

「哧!」

誅天圖崩碎,如星光消散。

他伸出的右手趨勢不減,穿過茫茫毀滅之光,將應天塔抓到手中。

「喀!」

一道脆響傳來,應天塔出現裂痕。

姜小凡神色平靜,眸子中星光閃爍,六個古老的印記彷彿是蝌蚪一般連接在一起,交織著些許不一樣的色彩。他望向前方,星空扭曲,滅魂刀被震飛出去。

「好好好,真是一雙不錯的眼睛!」

梵天冷喝。

應天塔被震的四分五裂,滅魂刀也被崩飛,難以在短時間內再次凝聚出不朽的誅天圖,但是儘管如此,它卻絲毫也不在意,眼神變得更加冷酷與殘忍。

「說到底,天則,天紋,天寶,這些不過只是我們的基礎力量罷了。」它盯著姜小凡,一步一步而上:「熱身運動就到此為此,聖天,你可準備好了?」

「你說呢?」

姜小凡很平靜,眸子朦朧,交織寶輝。

「嗡!」

輪迴圖盤旋在他頭頂,垂落下絲絲縷縷的七彩色聖芒。

這等聲音傳到星空中,令諸多修士震撼和心驚,剛才那一幕幕爭鋒,隨意流出的一縷氣息都能碾碎帝皇盡頭的絕世強者,恐怖駭人,然而現在,他們才突然知道,之前的一切,原來僅僅只是熱身運動而已。

不過,震驚的也只是一些不太強的人,真正的至強者,例如元始等人,例如梵族的帝皇盡頭強者,這些人,根本不驚訝,因為他們都知道天有多麼的可怕。

「轟!」

「殺!」

狂暴的神力波動,震天的喊殺之音,依舊在回蕩著。

「噗!」

「噗!」

「噗!」

血霧不斷炸開,一具具屍骸墜落而下,整個星空都被籠罩在血腥之中。

這就是戰爭!

殘酷的戰爭!

姜小凡與梵天立身星窮最頂端,距離千丈而立,各自望著對方。


lixiangguo

原來黎延在進入傳送陣之後,很快就被送到了這裡。他也不知道這裡到底有多大,更不知道這裡到底是哪裡,只得選定了一個方向便執著的走了下去。誰知道他這一走竟怎麼也走不到勁頭,最後還意外的遇到了獨角粉龍駒,獨角粉龍駒就把他帶到了這裡來。

Previous article

「哼,不過是一頭剛開靈智的獸王,野獸畢竟是野獸,智慧低下,怎麼能與我人族相比?」陳庭山對疾風虎王非常不屑,臉上充滿了傲氣與自負。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