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幽大帝,在下乃是天華宮大宮主,代表靈界掌管本源世界,千年條約尚在,您分身闖入本源世界,不顧當年兩界立下的條約,所為何意?」

蕭鴻羽面色凝重的道,面對這樣的絕世存在,他也只能搬出靈界與兩界條約才能說上幾句話,否則他與無幽大帝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本帝借道路過,沒有插手本源世界之爭的意思,自然不算違反條約。」

無幽大帝並沒有眾人想象中那般高高在上,不可溝通,反而語氣很平和,沒有兵刃相向的意思。

「借道路過?大帝此話恕晚輩不明白,不知大帝需要借道去何處?」

蕭鴻羽可不好糊弄,前來本源世界借道。怎麼可能!若是萬年前,這種事情很正常,畢竟本源世界乃是萬界本源,著界根基,前來借道很正常。但自從爭奪本源世界,引發著界大戰之後。因靈界獲勝,簽下千年條約,本源世界便封鎖了前往各界的通道,只留前往靈界通道。

無幽大帝借道本源世界,難道他想去靈界不成?

可從冥界往前靈界。可遠比從冥界來到本源世界容易的多。誰不知道,著界之間雖然有著空間壁壘,但仍舊有一些空間隧道可以相互來往。唯獨本源世界,所有通道都被徹底封死,乃是最難通過的一界。

無幽大帝若是前來本源世界只為了借道去靈界,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笑話,而且這個笑話有點冷。

無幽大帝處心積慮,付出如此大代價前來本源世界,肯定有著什麼目的。

「難道本帝做事。還需像你交代?若不是千年條約還在,你們已經死了。」

無幽大帝似笑非笑的望著蕭鴻羽,目光一如既往的平和,但所有天華宮之人都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一股寒意。

像這種無上存在。殺他們恐怕與碾死一直螞蟻都沒有什麼區別。

「您已經侵犯了兩界條約,還請大帝遵守約定,返回冥界。」

蕭鴻羽面色僵硬的道,雖然他知道惹怒了這尊大神。一個不慎很有可能就丟掉了小命。但他作為天華宮的大宮主,本源世界的守護者,他必須為此負責。即使面對的乃是一界至尊。

「你倒是很負責人,靈界選你當大宮主倒也沒有選錯人。不過對本帝來說,什麼千年條約,那都是狗屁。當年一戰,本帝可沒有參與,那群名義上代表冥界的人,戰敗了簽下千年條約與本帝何干?虧那群人還有臉代表冥界,除了冥神大人,誰真正有資格代表冥界。」

無幽大帝緩緩抬頭,目光穿過虛空,望著天穹之上的冥神詔書,緩緩地舉起雙手,單膝跪地,面色剎那間無比的端莊肅穆。那冥神詔書似乎受到了感應,緩緩的落下,掉到無幽大帝手中。

「你們廢話少說,本帝辦完事情就走,沒有興趣染指本源世界。本帝不是極端主義,至少在對待本源世界的立場上,本帝倒是與你們靈界保持一致。」

無幽大帝取走冥神詔書之後,人便直接從原地消失,剎那間不知蹤影。

「莫晴歌與莫晴天,你們兩人守在此地,那空間通道還沒有消失,若是無幽大帝真的如言返回冥界的話,肯定還會回來。我立刻回到天華宮,向靈界稟報此事,同時啟動終極防備狀態,絕對不能讓無幽大帝對本源世界造成不可挽回的嚴重影響。若有變故,傾盡全力,不死不退。」

蕭鴻羽當機立斷,面色嚴肅的吩咐幾句后,便立刻展開天宮投影圖,第一時間返回天華宮中。

沒有冥神詔書的影響,天宮投影圖自然不再受影響,立刻就與天華宮聯繫在一起,一眾元老院元老紛紛通過天宮虛影,返回了天華宮中。

與此同時,整個天華宮開啟了最高境界狀態。

莫問沒有返回天華宮,而是與莫晴歌在一起,相比之下,他反而認為跟在莫晴歌身邊會更安全。

「莫問,你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

莫晴天見莫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自然知道他心中想什麼。

「冥界與靈界,那是什麼地方?」莫問疑惑的道。

之前的談話中,出現了很多次冥界與靈界,或者著界之類的詞,他聽的是雲里霧裡,對那些地方,一無所知。

「所謂冥界……」

對於這種事情,莫晴天倒也不隱瞞,反正不是什麼秘密。然而他還沒有來得及解釋,莫晴歌卻猛地打斷了他的話。

「不好,無幽大帝出現在京華城中,他跑京華城去幹什麼。」

莫晴歌面色難看的道,她手中捧著一個青銅羅盤,此時羅盤上面亮著一層光幕,有一個紅點格外顯眼。

莫問與莫晴天下意識的望去,一眼就看出那層光幕乃是一副地圖,紅點所在的區域,正是華夏國首都京華城。

天華宮在本源世界經營多年,自然不會沒有一點能耐,蕭鴻羽一回到天華宮,便立刻鎖定了無幽大帝的位置。

堂堂無幽大帝,一來到本源世界,便往現代都市裡面跑,兩人都感到有些不對勁。

京華城!

莫問心中啪嗒一聲,毫無徵兆的升起一股強烈的不舍情緒,似乎有什麼東西即將失去。

「莫問你怎麼了?」

莫晴天發現莫問面色蒼白,眼神恍惚,明顯有些不對勁,不由蹙起了眉頭。

「我想回家,立刻,馬上。」莫問猛地回過神來,一把抓住莫晴天的胳膊。

……

京華城,陽光灑落大地,朝陽格外明媚,卻不強烈。

華夏大學內,不少人出現在操場上,晨練的晨練,散步的散步,幽會的幽會。

一處安靜的院落內,沈靜一個人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出神的把玩著湛藍的永恆之心,時不時望向門外,似乎在等待什麼人回來。

咿呀一聲,側面一扇房門打開,秦小悠從裡面走了出來。

「沈靜姐,昨晚那麼晚才睡,你怎麼這麼早就起床了?」

秦小悠驚訝的望著沈靜,昨晚沈靜守在院子里直到凌晨兩三點才回屋子裡休息,現在才早晨五點多,居然就起來了。

「你不會一晚沒有睡吧?」望著沈靜一臉疲憊的樣子,秦小悠無奈的道。

昨天晚上沈靜就一直在等莫問回來,等到半夜才肯回房間。她都不明白,怎麼沈靜老師一下突然就這麼粘著莫問了,她以前不是很獨立嗎?

「莫問怎麼還沒有回來?」

沈靜心不在焉的笑了笑,說話間目光又瞟向門外,似乎整個魂兒都不在自己身上。

「哎,沈靜姐姐,你去房間里睡一覺,我敢保證,你睡一覺醒來莫問就回家了。」

秦小悠一陣頭疼,只能這麼的哄著沈靜。

「他不回來我睡不著。」沈靜緊緊咬著嘴唇,手心攥著永恆之心不停的摩挲。

她心中有一股不安,這幾天里,這股不安越來越強烈,她怕她一閉上眼睛,就再也見不到莫問了。

秦小悠徹底的無奈了,莫不成沈靜姐姐因為上次服毒自殺的事情,心裡留下了陰影,現在都還沒有恢復過來?

「小悠,假如我再也無法與莫問相見,請你告訴他。我愛他,永恆之心就是我們的愛情。如果他也愛我,不管面對什麼困難,請他千萬不要放手,千萬不要……」

突然,沈靜猛地望向秦小悠,毫無徵兆的說道。

「沈靜姐姐,你又在胡說八道什麼啊……」秦小悠一臉黑線,然而,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天空突然一下暗了下來,似乎直接從白晝跨入了深夜。

秦小悠愕然。下意識的望向天空,夜幕籠罩,星辰密布,一名白衣飄飄的中年人踏著星辰走了過來,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腦袋一沉便暈了過去。

而沈靜則面無表情,眼神空洞,似乎神遊天外,只剩下一具軀殼。

「偉大至高的冥神大人,天道輪迴,萬載歲月,無幽終於再次見到了您。」

白衣中年人緩緩跪倒在地上,五體投地,頂禮膜拜,像是一個最虔誠的奴僕。(未完待續。。)

… 無幽大帝跪伏在地,虔誠的像一個奴僕,若是叫冥界之人見到這一幕,一定以為自己瘋了,居然會出現這樣的幻覺。

沈靜眼眸空洞,身軀緩緩的飄浮了起來,一股無形的威嚴從她身上擴散而出。

只不過那威嚴剛出現,頃刻間便又消失無蹤,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沈靜則閉上了眼睛,似乎陷入了睡眠。

無幽大帝雙手高舉,緩緩將沈靜虛托在他面前,卻不敢接觸她的身體,似乎碰觸一下都是對她的褻瀆。

「冥神大人,無幽現在就將您接回冥界,您蘇醒之日,便是著界變天之時。」

無幽大帝眼中充斥著激動,即使他身為冥界至高無上的無幽大帝,此時也像一個孩子一般充滿喜悅,無盡歲月的輪迴,冥神終於要再次回歸了。

移星換斗,籠罩在院子中的夜空悄然消失,再次回歸到清晨,似乎剛才只是幻覺,夕陽的光輝灑滿整個院落。

然而,無幽大帝與沈靜卻不見蹤影,只有秦小悠倒在地上。

天空之上,光芒一閃,驀然出現兩道人影,正是馬不停蹄趕過來的莫晴天與莫問。

莫問一眼望見院子里的情景,面色頓時陰沉無比,一股冷氣不受控制的從他體內爆發而出。

「你那個紅顏知己,應該是被無幽大帝擄走了。」

莫晴天目光古怪的望著莫問,之前莫問心中產生不妙的預感之後,他便帶著他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誰知還是慢了一步,連無幽大帝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堂堂無幽大帝,冥界最尊貴的幾個人之一,機關算盡闖入本源世界中,居然只是為了擄走一個凡人女子。

這未免有點太過詭異與不同尋常。那可是無幽大帝,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若只是為了擄走一個尋常的女人,根本不需要他親自前來。

然而,他不但要擄走一個凡人女子,而且親自前來,這裡面隱藏的信息,恐怕就有點不同尋常了。

「莫問,你這個紅顏知己知否有什麼不同尋常之處?」莫晴天忍不住問道。

莫問面色變幻不定,沈靜的確有很多不同尋常之處。不過這種事情,他自然不可能與外人說。聯想到沈靜之前的預感,他終於明白源頭來自於何處。只是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件事情居然牽扯到了冥界的無幽大帝。

見莫問沉默不語,莫晴天也識趣的沒有再問,不過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牽扯甚大,恐怕靈界都會出面過問。

莫問飛入院落,將秦小悠抱了起來。檢查了一下她的身體,發現只是昏睡過去后,面色才稍微緩和一點。

手指在她的脖頸處一點,秦小悠嚶了一聲。眼眸顫抖了一下,緩緩睜了開來。

「小悠,你沒事吧?」莫問抱著懷中的丫頭,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秦小悠晃了晃昏沉的腦袋。她怎麼就突然睡著了,而且還這麼累?

「莫問,你回來了?剛才沈靜姐姐還在念叨著你呢。」不過見到莫問回來。秦小悠內心頓時就陽光明媚,歡欣的抱著莫問的腰。

咳咳!莫晴天站在莫問身後,不適時宜的咳嗽了兩聲。秦小悠突然發現院子里還有一個人,頓時面若桃花,慌張的將莫問放開,眼中儘是羞澀。

「你剛才可看到了什麼?」莫問輕聲問道。

「剛才?」

秦小悠眨了眨眼睛,歪著頭仔細想了一下,突然睜大了眼睛,「對了,之前我還在與沈靜姐姐說話,突然一下天就黑了下來,一個白衣飄飄的身影踏著星空而來,然後不知怎麼地我就睡著了,可能產生了幻覺吧。對了,沈靜姐姐呢?」

秦小悠此時也發現,沈靜不在院子里,她不是望夫石似的盼著莫問回來么,怎麼莫問回來了,她自己卻不見了?

「沈靜……她失蹤了。」莫問深吸了一口氣,不知如何向秦小悠解釋。

「失蹤!」

秦小悠睜大了眼睛,好好的一個人,剛才還在院子里與她聊天,怎麼轉眼間就失蹤了。她不相信,在院子里找了一圈,居然真的沒有找到沈靜。

「怎麼回事?沈靜姐姐怎麼會失蹤。」秦小悠有些慌張的道,她突然間也感到事情有些不太尋常。

「回頭再向你解釋吧,我現在有事必須立刻離開。」

莫問知道,無幽大帝若是專程而來,只為擄走沈靜,那必然會從裂縫空間那個通道返回冥界,他現在立刻趕回那裡,或許還能截下兩人。

「莫問,沈靜姐姐之前囑咐我轉達一句話給你。她說,她愛你,永恆之心就是你們的愛情;如果你也愛她,不管面對什麼困難,請你千萬不要放手,千萬不要……」

秦小悠突然覺得,沈靜姐姐之前說的那些話,或許有著不為人知的原因,並不是空穴來風。

莫問身軀一震,深深地望了天空一眼,默然飛起,與莫晴天一起往裂縫空間趕去。

莫晴天的修為高深莫測,有他攜帶莫問,片刻功夫便來到太行山脈中。

……

莫晴歌依舊守在裂縫空間里,那溝通兩界的黑洞通道依舊懸浮在空中,起初她還擔心冥界中還有別的大能會穿梭過來,直到半響沒有反應后,才鬆了一口氣。

又過了片刻,一道白影一閃,再次回到這個空間。

不是別人,正是去而復返的無幽大帝,只不過他此時不是一個人,他懷中還抱著一個熟睡中的美麗女人。

返回的無幽大帝看都沒有看莫晴歌一眼,直接走向那黑洞通道。

「無幽大帝且慢。」

聖潔的白光一閃,莫晴歌直接擋在了無幽大帝面前。

「你膽子很大,有何貴幹?」無幽大帝抬眸瞟了莫晴歌一眼,他今天心情不錯,若是換成平時,誰敢突然擋在他面前,恐怕早就下地獄去了。

「你為何擄走我們本源世界的女子?千年條約還在,你這麼做,未免太過分了一點。」

莫晴歌面色嚴肅的道,無幽大帝千里迢迢前來本源世界就為了擄走一個女人,她立刻就感到有點不同尋常,又怎會令他如意。與無幽大帝有關的任何事情,都必須小心謹慎的對待。

何況,她此時也認出,這個女子不就是那個與莫問關係曖昧的沈靜老師嗎?無幽大帝跨越無數空間,前來本源世界就為了擄走一個尋常的大學老師?

「千年條約對本帝來說就是一張廢紙,你再啰嗦,別怪我手下無情。」

無幽大帝雖然心情很不錯,但又怎能容忍一些無名小輩的侵犯,一股至強至上的氣息從他身體中爆發而出,憑藉氣息就直接將莫晴歌震飛上千米。

無窮無盡的浩然氣息籠罩整個天地,令裂縫空間都在不斷的扭曲變形,如此威勢,簡直就是天地意志,不可違背的無上主宰。

然而,下一刻,整個裂縫空間卻猛地一震,一道道紅光釋放而出,覆蓋整個裂縫空間。隨後,一股純粹的不能再純粹的殺氣籠罩整個天地,居然將無幽大帝的氣息擋了下來。

紅光的源頭,不是別人,正是莫晴歌。此時莫晴天模樣發生了驚人的變化,一頭黑髮變成了猩紅的血發,髮絲足有幾百米長,身上的白衣也像是染上了血液,紅的似乎在燃燒。

一雙眸子宛如最妖艷的紅寶石,釋放出一股股能凍結空間的殺意。

此時的莫晴歌,哪裡像是一個出塵的聖潔仙子,簡直就像是一個絕世女魔頭。

「咦!居然是傳說中的殺戮魔體。」

lixiangguo

「有了她,我們也能有所交待,足以證明一些什麼了。」多情斗羅臉上流露著淡淡的微笑。

Previous article

最後四個字的咬音極重,明顯是在暗示冥御煌和慕若,最好識相一點,不要一而再的惹怒他。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