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為何不敢?」嬈嬈輕笑著,轉身就要去吩咐Ben拿那件老師送來的所謂最差的東西。

她雖然不能斷定那頭釵價值幾何,但是單憑那寶石的大小和數量,便足以證明了它的價值。

而且,那還是唐朝的工藝。

「不能藉助QID的勢力!」

「這可是以夫人名義舉辦的慈善晚會!」馮諾看著嬈嬈一臉的淡定,心裡忽然生出了一抹不祥的預感。

只是她本能不認為自己會輸,便又補充了一句。

「可是這…」一旁的白瑩有些看不下去了,張口就要說話。

這馮家雖然厲害,不過那也是在HK和M國。

「就按馮小姐說的辦!」

嬈嬈笑了笑,沖Ben點了點頭。

很快,一個箱子普通至極的箱子被抬了上來,和馮諾帶來的放在一起。

怎麼看,怎麼都讓人覺得嬈嬈輸定了。

甚至就連蘇慕辰的臉上也隱隱擔憂,因為這並不是他幫嬈嬈準備的那份。

「這是什麼?」馮諾伸手拍了拍木箱,揚起一陣灰塵。

本就看著不怎麼結實的木箱,直接就裂開了。

此間一片嘩然!

嬈嬈也忍不驚了幾秒!

老師的箱子質量這麼差么?

「呵呵,竟然也是畫?」

「秦夫人這是自己想不開了么?」本來還有擔憂陸嬈嬈故弄玄虛,一見到捲軸馮諾立刻又忍不住開心了起來。

原本的7成勝算,也變成了10成。

嬈嬈眉頭緊鎖,眼睛直勾勾盯著其中的捲軸。

她明明讓人裝的是那頭釵,怎麼就變成畫了?

難道被人做了手腳?

可是就算是如此,她現在說了大概也沒人會相信吧?

「怎麼?敢賭不敢認了?」馮諾得意的笑了起來,聲音又尖利了幾分。

嬈嬈的沉默,更是成為了她眼中的退卻。

馮諾嘚瑟的俯視了一圈台下的眼神,伸手就要去拿捲軸。

「慢著!」

「怎麼?」馮諾高傲的哼了一聲:「你心虛了?」

嬈嬈深吸了一口氣,看著Ben和Ken都神色如常,也跟著淡定了不少。

不能慫!

哪怕是從氣勢上也要壓倒人才是!

「馮小姐想多了,我只是怕你萬一不小心弄壞了,賠不起而已!」

「笑話!」

「呵呵,是不是笑話,馬上就知道了!」

陸嬈嬈小心翼翼的戴上手套,慢慢的將那副捲軸打開,因為畫卷看起來已經很古老了,她的動作十分輕柔,投影的燈光也配合的打的很暗。

一個穿著淺藍的衣服的男孩,緩緩出現了在了眾人的眼中。

「天啊!我們沒看錯吧!」

「《拿煙斗的男孩》!世界十大名畫之一!」

不知誰起了頭,安靜的宴會廳,再次燃了起來!

馮諾怔怔的看著那已經碎了一地破箱子,恍如在做夢!

「不!不可能!」

「這一定是假的!假的!」 「你只是一個小家的私生女!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名貴的畫!」

「你說,這是假的對不對!」

馮諾腦袋一熱,口無遮攔的喊了起來。

眾人原本還沒有起疑心,只是她這一說,聯想陸嬈嬈的身世,似乎真的有可能。

而且這QID總裁秦琛遲遲都未出現,更是和謠言想照應。

似乎陸嬈嬈的確是不受寵愛,也不被承認的!

「怎麼? 大當家不好了 不敢說話了?」

「怕是被我說中了吧?下不來台了?」馮諾咄咄逼人的呵斥著嬈嬈,長長的手指惡狠狠的指向那副畫。

陸嬈嬈挑眉,正欲開口,大廳里的燈光驟然暗了下去。

「別人只是不屑於和你說話而已,至於這麼激動嗎?」

「世人皆說HK馮氏地產的千金是標準的名媛,此刻見面也不過如此而已!優雅氣度我倒是一點都沒看到,反倒是像個市井潑婦一般大喊大叫,你這麼丟人,你爺爺知道么?」

聚光燈緩緩的順著舞台,朝著大門劃去。

一道慵懶的女聲氣清晰的傳入到了在場的每個人耳朵里。

眾人好奇不已,一個個探著腦袋看去。

卻見一個消瘦的身影被黑色籠罩,正快步朝著這裡走來。

凹凸有致的身形一看就是個女人,剛剛過耳的短髮不僅沒有磨去她女性的美,反倒是還為她增添了一份凌厲和霸氣。

高跟鞋以很快的節奏踏在地毯上,又像是敲擊在馮諾的心上。

馮諾的臉色驟然變得慘白,哆嗦的後退了幾步。

「你…你怎麼來了?」

「你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

來人勾了勾唇,徑直走上了舞台,一把將嬈嬈攬進了懷裡,無比霸氣的藐視了一眼馮諾。

她本身凈身高就已經176,此刻加上鞋足足有185了,站在陸嬈嬈身邊倒也沒有任何的違和感。

「寶貝,我來晚了!」

她的聲音不大,卻也足夠讓馮諾聽的清晰。

嬈嬈本身還有些慌亂,在看到墨鏡下那雙戲虐的眼睛時便已然心中大定。

喜悅如同潮水一般湧向她,沒想到自己多年的好友會以這樣方式出現在了自己身邊。

「不晚,剛剛好!那畫也是你送的?」

嬈嬈激動的說著,眼眶裡已經畜了淚水。只是現在不是敘舊的場合,她也只能把眼淚硬生生給逼了回去。

「當然,給你的生日禮物!」

「馮諾,你不是懷疑這畫是假的么?那就驗貨啊!」

「我倒是很想知道,一個大學文憑都靠買的人,是怎麼鑒別名畫真假的,不如你說說?」

吳賀眼睛在陸嬈嬈的肚皮上稍微停了幾秒,再度開口時已經將嬈嬈護在了自己身後,並不寬闊的肩膀,卻也凝聚著巨大的能量。

更別說台下兩側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了幾層的吳家保鏢了。

清一色的全是外國雇傭兵出身,單單是那兇殘的小眼神便能分分鐘能嚇哭小寶寶,更別說平均1米9以上的身高了。

「吳賀!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馮諾眼珠子瞪得恨不得從眼眶裡掉出來,隱隱約約甚至能夠看到紅絲。

陸嬈嬈歪了歪腦筋,不由得冷哼:「怎麼?只有你能欺負別人,還不許別人比你強了?」

若是別人替她出頭,嬈嬈也許並不會開口。

不過此刻身邊站的是自己多年的好友,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嬈嬈覺得她和吳賀的關係都比和陸家那群人的關係親近。

「陸嬈嬈!」馮諾此刻只恨自己不能活剝了嬈嬈!

嫉妒的火焰熊熊燃燒著,一簇簇吞噬著她的神志。

「行了馮諾,畫留下,人走吧!姐姐我今天心情好,不想和你計較!你現在乖乖走,我保證不動手。可你若是再在這裡丟人現眼,那可別怪我不客氣!」

吳賀冷冷的說著,氣場全開。

馮諾猶豫了片刻,又瞅瞅台下站著的吳家保鏢,硬生生將自己的火氣給憋了下去。陸嬈嬈她敢惹,但是吳賀她可不敢。

在M國的時候,她可沒少吃吳家人的虧!

「算你走運!」

「哼!我們走!」

馮諾對著嬈嬈飄過去一劑眼刀之後,憤憤的離去了。

因為沒有開麥的原因,眾人並不知道他們在台上到底說了什麼,只是看著馮氏千金一臉憋屈的離場,他們對於陸嬈嬈的價值又有了新的評估。

這位身世並不怎麼出眾的秦太太,也許並不是那麼簡單。

「沒事吧,嬈嬈。」

蘇慕辰自打吳賀一出現時,便緊張不已,幾次想要上來問個究竟,但看嬈嬈一臉笑意便就沒有出頭。

此刻馮諾一走,他便立刻走到嬈嬈身邊。

「有我在,當然沒事!」

吳賀不知蘇慕辰的身份,自是一通火大,一側身把嬈嬈擋在了身後,便教育起蘇慕辰來。

「你這老公怎麼當的!看著自己媳婦被欺負也不管?虧她還給你生兒育女!你的良心呢!」

「我的良心?」

蘇慕辰怔怔的看著眼前幾乎和自己視線平行的女人,眼底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這麼多年來,還是頭一次碰到如此有意思的男人。

一雙桃花眼眯了眯,嘴角也忍不住翹了起來。

「你還有臉笑?」吳賀眉頭緊鎖,越發的替好友不值。

她其實並不是剛到,本來想最後再出來給嬈嬈一個驚喜的,卻沒想到會碰見馮諾砸場,這才就提前出來了。

「不然呢?話說你又是誰?憑什麼說我呢?」

「我…」

「好啦,你們不要吵了!咱們能不能先下去,讓拍賣會正常進行?」眼見得台下八卦的目光越來越多,嬈嬈只得一手一個將兩個人拽下了台。

蘇慕辰和吳賀自然是誰都不服誰,卻因為中間夾著嬈嬈不得不暫時休戰,卻是各自用眼神挑釁的看著彼此。

讓嬈嬈覺得自己像是在渡劫一般,頭頂的噼里啪啦的全是電波!

拍賣會很快便恢復了正常,因為有兩幅梵高真跡的出現,導致最後籌集的金額達到了一個十分恐怖的數字。

洛天南笑得嘴巴都要合不攏了,這個業績足夠他整個任期受用了。

自己的男人得到好處,白瑩自是也歡喜不已,在宴會結束之後還刻意又跑來和嬈嬈聊了一會才離開。

不管從聲勢還是藏品的價值來講,這次的慈善晚宴都很成功。

只是讓嬈嬈唯一不開心的是,秦琛直到結束都沒出現。

審計人員在一旁統計最終結果,媒體們也是一邊吃著夜宵等待拿到數據好寫稿件。

後台的休息室里,只剩下了嬈嬈和吳賀,蘇慕辰。

兩個人的獨角戲 男人斜靠在沙發上,手中端著一杯酒杯慢悠悠的喝著,紅酒杯上,修白的手指堪稱無暇。

「娘娘腔…小白臉!」吳賀扯了扯嘴角,嫌棄道。

自打知道眼前的男人不是嬈嬈老公之後,她說起話來也就更沒了忌憚。

蘇慕辰挑了挑眉,臉上的笑容並未衰減思考。

懶洋洋的將酒杯放在一旁,輕笑道:「男人婆,你這是在嫉妒我嗎?」

「嫉妒你?」

「怕是你出門沒照鏡子吧!」吳賀毫不客氣的回道,如同獻寶似的給嬈嬈展示著自己帶回來的禮物。

名貴到鴿子蛋大小的珠寶,便宜到M國產的衛生棉,看的嬈嬈嘴角直抽搐,小賀賀這是把一家超市給她搬過來了么?

哦不對,應該是百貨,超市沒有寶石。

lixiangguo

用力甩了甩頭,把複雜的想法都拋到了腦後,現在重要的是吃飯!雖然肚子還沒有叫喚,但是在他剛睡醒時飢餓感就開始提醒大腦該進食了。

Previous article

「對,就是你,這個我們可以給雷寨主作證!」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