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涼……好涼啊……」蜂靈兒一臉委屈的說道。

「靈兒妹妹,這是冰水啊,當然涼了,要不,你在等等,等它放久了溫度升一些,然後再進去?」瑾兒關心的問道。

「唔……不用了……我,我就是以前從來都沒接觸過水的……有點害怕……」蜂靈兒半個身子泡在水裡,慌得連手都不知道放在什麼地方,磕磕絆絆的說道。

「嘩!」蜂靈兒被人整個從水潭中抱了出來。

「落羽哥?」瑾兒奇怪的問道,將蜂靈兒抱起來的正是沈落羽。

「蜂靈兒這孩子明顯是有些怕水,恢復也不急於一時,別過分逼她下水。都等了這麼久了,不差這段時間,先想辦法讓她克服下對水的恐懼吧……雖然是修鍊有成,終歸是蜂族吧,怕水應該是天性。」沈落羽的語氣有些無奈,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如果說為了療傷,為了逃命,他就這麼看著一個小女孩兒膽戰心驚的話,他也就不是他了……

所以,先緩一緩吧……

「瑾兒,你用這些水先幫她先稍稍梳洗一下吧……我重新挖一個……」落羽走到旁處,重新運氣凝冰訣,用冰劍再次挖出了一個給蜂靈兒「泡澡」的小水潭。

至於之前那個……就給她梳洗用吧。

「來,靈兒妹妹你平躺在這裡,我給你簡單梳理下頭髮……」

瑾兒溫柔的撫弄著小姑娘的頭髮,將已經打結、紛亂的地方一一理順,用水清理乾淨,還幫蜂靈兒擦了擦那已經像小花貓一樣的臉蛋。

瑾兒本就是伺候燕欺霜的隨侍丫頭,這裡雖然沒有發梳等用具,也沒有胭脂水粉,但是瑾兒憑藉一雙巧手,給蜂靈兒這小姑娘簡單的梳洗打扮絕對不成問題。

蜂靈兒突然發現,這冰涼的水也不是這麼可怕,在這個好溫柔的姐姐手中,自己身上髒兮兮的痕迹全都被水去掉了。

「好了……靈兒妹妹很漂亮呢……」瑾兒笑著說道,大大的眼睛彎成了兩道月牙。

「我這邊也差不多了,放一放吧,多少讓水溫別太冷了……」沈落羽在旁處說道,一潭軟化的冰水已經成型,過不了多久,應該就能夠正式使用了。

「你們……謝謝靈兒姐姐,還有……落羽……哥哥,謝謝!」

一旁的沈落羽聽到蜂靈兒的話,笑著搖了搖頭。 凝冰訣造出來的寒冰還是相當的堅挺堅硬的,起碼沈落羽三人睡了一覺再起來,那個簡易水潭中的碎冰也只是堪堪融化了小半不到。

「這……這樣等下去,得等到什麼時候才會有水啊……何況,這點水根本就不夠!」蜂靈兒伸出小手指著水潭對沈落羽吼道。

「……」沈落羽眉頭一跳一跳的,只覺得小孩兒簡直就是這世界上最難對付的生物……

對,比燕欺霜還難對付。

他盤膝修鍊,對於趴在一邊大吵大鬧的蜂靈兒完全不理會。

兩天的相處讓他已經有些了解對方的性格了……這就是一個涉世未深,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

「瑾兒姐姐,你看看他啊!竟然無視我的話!」得,小姑娘和小小姑娘這兩天意外的親密,這「姐姐」就這麼順口的叫開了。

「靈兒妹妹,落羽哥他有自己的事情要思考,這幾天他的消耗也很大,你就不要再和他鬥氣了嘛……」瑾兒在一旁柔聲勸道。

沈落羽內心無奈,真的不知道該說瑾兒什麼好,別看蜂靈兒這小姑娘長得跟個豆丁似的……這小屁孩兒說不定多少歲呢……

每每想起瑾兒對著一個年齡可能等同於大陸上某個老怪物的傢伙叫「妹妹」,沈落羽就有點抓狂……

「咔!」有些不耐的沈落羽用冰劍直接戳進了簡易水潭中,希望能夠將冰攪得更碎一些。

然後,散發著寒氣的冰劍讓所有的碎冰直接附著在了劍身上,一天一夜的等待……白費了!

「你……你真是個笨蛋!沒事你去攪和它幹什麼?」蜂靈兒帶著哭腔,氣鼓鼓的喊道。

弄巧成拙的沈落羽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看小丫頭片子要哭,連忙給瑾兒打眼色求幫助……

正當瑾兒苦勸著梨花帶雨的蜂靈兒的時候,沈落羽提著冰劍一下下的戳在簡易水潭中,不停的向下擦著冰屑!

他今天就和這水潭杠上了!

「真是的……怎麼會這麼笨……」

沈落羽剛想抬頭,卻猛然發現這聲音絕對不是瑾兒或者蜂靈兒的!

這聲音並非是來自外界,而是直接在自己的身體中響起的!而且,這是一個沙啞的,頗有些老氣橫秋的聲音。

元神!那團黑光蘇醒了!

「你……你是我的血裔靈獸是嗎,你蘇醒了?」沈落羽心神沉入元神,不確定的問道。

「你的血裔靈獸?你少做夢了,本……本尊還沒認可你呢……小子,就憑你這笨蛋樣子,想得到本尊的認可,你簡直是白日做夢……」元神中的黑光不屑的說道。

「你……」沈落羽一時語塞,他擔心的事情這是發生了嗎?

元神中這團黑光從喚神開始就想要奪舍,而且還和自己極為不對付……三番兩次擅自行動,藉助自己的身體發散出去,每到這個時候,沈落羽的身體還都無法移動。

他對這黑光,可以說是又恨又怕。

「算了……本尊今天心情好,你這紅毛丹也太笨了點兒吧……你釋放靈力非得一次性將寒性靈氣都蓄滿嗎,在體內循環的時候升溫不行嗎?」黑光雖然靜靜的蟄伏著,一動未動,但是言語中的不屑沈落羽體味了個十成十。

「紅……紅毛丹?」沈落羽無語凝噎,紅毛丹是南離國一種特產的靈果,因為它外形是通紅顏色的圓形果實,上面又長滿了雜亂無章的軟毛而得名……

難道說因為自己這頭髮,就得被人叫這個名字?

「我和你說紅毛丹,本尊本來是懶得出聲的,但是你說你這段時間被我救了多少次……要不是考慮到你死了本尊也活不了,想讓你這笨蛋趕緊提升一點兒實力,我才懶得搭理你……」黑光對沈落羽就是一再貶損,絲毫不留情面,「你釋放靈氣的時候,讓靈氣從一條最小的火元靈脈支路稍稍運轉一下升一下溫,不要一次將寒性靈氣全部蓄滿!」

沈落羽照著做了一下,發現果然凝聚出來的冰比之前質地軟了很多……雖然還是冰就是了……

「也只能做到這樣了……紅毛丹……你這功法有點缺陷,只有如何凝冰,沒有至關重要的化水的部分……嘁,那該死的娃娃魚竟然還留了一手……」黑光對沈落羽說道。

「娃娃魚?」沈落羽現在簡直頭大如斗,他這說的都是些什麼啊……這個靈獸元神……貌似性格不善吶。

不過他好歹開口說話了,也就說明認可了自己喚神中期的修為,接下來只要和他不斷溝通,讓他將內神陣的陣圖教給自己,自己突破也算有個盼頭。

不過……此刻沉浸在曙光中的沈落羽並不知道,接下來的修行之旅,他被這黑光坑了個體無完膚,導致他的修為在喚神後期停留了很久很久……很久。

雖然覺得自己這靈獸元神不靠譜,但是對方總歸是幫了自己一把。沈落羽重新凝出的一片碎冰,質地比之之前已經軟了不少,看上去似冰似水,應該稍微放一放就能夠完全融化了吧……

「那個……還是多謝了……呃,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這黑光似乎脾氣不太好,沈落羽小心翼翼的問道。

「呦呵?剛說你笨,你這紅毛丹竟然還和本尊耍起小聰明來了?就你這聚魂中期都沒到的修為,居然還想知道本尊的名字?」黑光不屑的應付到,彷彿勘破沈落羽的「小伎倆」十分不值一曬的樣子。

「你……我就是出於禮貌問問都不行嗎?再說,名字和修為深淺有關係嗎?」沈落羽有些氣憤,這黑光的性格也太惡劣了吧。

「你小子是真不懂還是和本尊裝不懂?你難道不知道元神喚名的意義?我現在告訴你本尊的真名,我敢說你敢聽嗎?老老實實回去修鍊吧,紅毛丹!」黑光完全不理會沈落羽的好意,直接就給懟了回來。

「你……算了……那我平時怎麼聯繫你?總不能就直接黑光黑光的叫吧?」

「用不著你聯繫我,都說了,今天是看你太笨了實在忍不住才出來的,換做平時我才懶得理你……不信,你叫我一下試試,你看我答不答應?」黑光說完之後,將沈落羽的元神晾在那裡,再次蟄伏了起來,任憑沈落羽怎麼千呼萬喚,就當聽不見。

這元神性格太過彆扭,沈落羽沒有他法,眼前的事情這黑光也不是重點,他也只能繼續和水潭搏鬥。

反覆的等待化冰,造冰,在等待化冰,不知又過了多久,沈落羽挖出的小小水潭終於被蓄得差不多了。

「這下好了,你把我放進去就好了。之後,這一潭水就會逐漸的溶解蜂王漿,到時候,我就能重新提煉靈氣了。」苦等了不知道多久的蜂靈兒見沈落羽成功在即,當即開心的命令道。

沈落羽此刻簡直想要扶額長嘆,但是瑾兒在他身後怯生生的一下一下搖著他的袖子,他也只能壓下心中的無奈,將蜂靈兒這小豆經小心翼翼的放進了水潭中。

「啊~~~!」

結果,對方的蜂巢剛剛沒入水中,蜂靈兒就大喊大叫起來,那聲音活像水潭中有什麼東西在咬她一般。

「靈兒妹妹你怎麼了?」瑾兒頓時滿臉焦急的問道。

「涼……好涼啊……」蜂靈兒一臉委屈的說道。

「靈兒妹妹,這是冰水啊,當然涼了,要不,你在等等,等它放久了溫度升一些,然後再進去?」瑾兒關心的問道。

「唔……不用了……我,我就是以前從來都沒接觸過水的……有點害怕……」蜂靈兒半個身子泡在水裡,慌得連手都不知道放在什麼地方,磕磕絆絆的說道。

「嘩!」蜂靈兒被人整個從水潭中抱了出來。

「落羽哥?」瑾兒奇怪的問道,將蜂靈兒抱起來的正是沈落羽。

「蜂靈兒這孩子明顯是有些怕水,恢復也不急於一時,別過分逼她下水。都等了這麼久了,不差這段時間,先想辦法讓她克服下對水的恐懼吧……雖然是修鍊有成,終歸是蜂族吧,怕水應該是天性。」沈落羽的語氣有些無奈,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如果說為了療傷,為了逃命,他就這麼看著一個小女孩兒膽戰心驚的話,他也就不是他了……

所以,先緩一緩吧……

「瑾兒,你用這些水先幫她先稍稍梳洗一下吧……我重新挖一個……」落羽走到旁處,重新運氣凝冰訣,用冰劍再次挖出了一個給蜂靈兒「泡澡」的小水潭。

至於之前那個……就給她梳洗用吧。

「來,靈兒妹妹你平躺在這裡,我給你簡單梳理下頭髮……」

瑾兒溫柔的撫弄著小姑娘的頭髮,將已經打結、紛亂的地方一一理順,用水清理乾淨,還幫蜂靈兒擦了擦那已經像小花貓一樣的臉蛋。

瑾兒本就是伺候燕欺霜的隨侍丫頭,這裡雖然沒有發梳等用具,也沒有胭脂水粉,但是瑾兒憑藉一雙巧手,給蜂靈兒這小姑娘簡單的梳洗打扮絕對不成問題。

蜂靈兒突然發現,這冰涼的水也不是這麼可怕,在這個好溫柔的姐姐手中,自己身上髒兮兮的痕迹全都被水去掉了。

「好了……靈兒妹妹很漂亮呢……」瑾兒笑著說道,大大的眼睛彎成了兩道月牙。

「我這邊也差不多了,放一放吧,多少讓水溫別太冷了……」沈落羽在旁處說道,一潭軟化的冰水已經成型,過不了多久,應該就能夠正式使用了。

「你們……謝謝靈兒姐姐,還有……落羽……哥哥,謝謝!」

一旁的沈落羽聽到蜂靈兒的話,笑著搖了搖頭。 「蜂靈兒,能適應嗎?」沈落羽環抱著小女孩兒的腰,一點點輕柔的將她向水潭中試探著放下去。

「嘶……還好……」這次沒有大喊大叫,微涼的水逐漸沒過了蜂靈兒嬌小的身軀,直到下半身長裙狀的蜂巢完全沒入。

「我……我頭一次感覺,在水裡是這麼舒服……」小姑娘「泡澡」有些愜意,能夠看出,她整個人這些天緊繃的弦終於鬆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沈落羽用手指沾了一點水,雙指捻了一下,發現確實如蜂靈兒所說,指尖殘留的水漬有一點點粘稠,應該就是滲透進去的蜂王漿了……

「對了……蜂靈兒,你這蜂王漿能夠治療外傷嗎,瑾兒身上有傷,又不通修鍊,她沒有辦法靠內服然後運轉靈氣的方式治癒傷口的。」沈落羽想到了瑾兒的傷,連忙對水潭中的蜂靈兒問道。

「可以的……以前沒有化形的時候,我族的兵蜂受傷的時候,都是直接將巢中分泌的王漿直接塗在傷口上的,不過這個可能得等這裡面的王漿粘稠一些的,你可以讓她先喝一點,或者先用這水擦洗一下傷口,總該有點效果的……哦,對了,現在你也可以先喝一點,味道很好的……」蜂靈兒一本正經的說道。

看著對方一本正經的小臉,沈落羽覺得自己真的被這天真的丫頭打敗了……

總感覺,這小姑娘是一本正經的邀請自己和瑾兒,喝她的「洗澡水」?

那麼……到底喝還是不喝……

沈落羽總覺得自己不是替蜂靈兒挖了個澡盆,這是給自己挖了個坑啊……

「我要開始修鍊化形了,在這期間,這水潭中的蜂王漿應該會越來越多的,你們隨便用就好……」似乎是感覺到了靈氣的重新活躍,剛喝了兩口自己的「洗澡水」的蜂靈兒,和沈落羽知會了一聲,沉入了修鍊之中。

沈落羽看著蜂靈兒的方向,輕嘆了一聲,這修鍊不知是福是禍,到時候,出來的是這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還是殺伐果決的女王蜂,他真的說不清……

正思索間,蜂靈兒身上突然金光大作!金環靈攫蜂是少見的光屬性靈獸,或者說靈蟲,蜂靈兒此刻簡直如同這小小地底空間的太陽一般,耀眼無比!

一股強大的威壓緩緩成形,在蜂靈兒嬌小的身軀內隱而不發,但光是泄露出來的一點點威勢,已經讓沈落羽膽戰心驚!

這股壓抑的威勢,是沈落羽迄今為止,所見最為強大的存在。武成沒有,鷹月也沒有……

蜂靈兒這小小的身軀中隱含的力量,在沈落羽看來,要遠超這兩個號稱十三傑的天驕!

不過,事情已經到這地步了,沈落羽除了等待最終的結果外,已經毫無辦法。

「瑾兒,蜂王漿成形的差不多了,我給你處理下腹部的傷口吧,不能一直這麼拖著……」這天,沈落羽對瑾兒說道。

「好……」瑾兒紅著臉答應了一聲,最近這幾天她的確感覺到了不妥,傷口本就沒有長好,又經過了那麼多波折,現在被衣襟紮起來的地方說不定都已經腐爛壞死了,時不時的陣痛無比。

但是她一直強忍著沒說,獲取蜂王漿的事情,她出不上力,也只能用這種方式,不讓沈落羽再多一份擔心。

可沒成想沈落羽卻對這些清清楚楚,等到蜂王漿成形了,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處理瑾兒的傷口。

瑾兒平躺在地上,雙手捂著自己的臉和眼睛,不敢看落羽認真給她處理傷口的樣子。

小腹的微涼和觸感讓她知道,沈落羽已經將綁住傷口的衣襟解開,也就意味著,自己的下腹又一次無遮攔的暴露在了沈落羽眼中。

上次祛毒的時候,因為自己沒有意識,倒還沒有什麼感覺,此次可是清晰無比,瑾兒心頭如小鹿亂撞,忍不住一陣胡思亂想。

「忍著點,我得把壞死的地方去掉!」

落羽隨手一翻,一把冰制的小刀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瑾兒傷口旁有幾處已經腐壞,他需要處理一下。

「嗯……落羽哥,沒事的,我能忍住!」小丫頭堅強的說道。

「嗖!」寒光急閃,沈落羽的靈氣控制程度遠超同濟,他凝氣成形製作出來的冰刃,鋒利度甚至超過一般的刀鋒!

瑾兒只覺得傷口處先是一片冰涼,然後一陣刺痛,那邊的沈落羽就已經收刀完工了!

小心的將蜂王漿均勻敷在瑾兒的傷口處,沈落羽用一塊乾淨的衣襟重新將瑾兒包紮了起來。

看著手中沾著點點血跡的冰刀,沈落羽想了想,面不改色的將自己肩膀處的肉直接剜了出去。

他被鄭德富刺出的傷口,一直是用冰封的方式凍結住的,這樣沒有痛感,也不會流血。寂靜森林中時時刻刻都有危險,落羽又需要抱著瑾兒前進,他也只能用這種方式暫時處理。

他傷口處的血肉已經變得青灰,完全被低溫凍得壞死了,當然也需要處理一下。

將剩下的一點蜂王漿塗在傷口上,沈落羽轉身看了眼蜂靈兒,對方已經失去了人形,現在是一個白色的,散發著金光的繭蛹!

快了,破繭而出的時候,一切都將有分曉。

「吶,落羽哥,這次如果我們能逃出去的話,你想去幹什麼?」瑾兒靠著沈落羽坐了起來,輕輕的問道。

「想的這麼遠嗎?丫頭,你想去干點什麼?」沈落羽反問道。

「我不知道呢……家主死了,小姐也不見了……落羽哥,你能帶我回燕家看看嗎……我想回去看看……」瑾兒低落的說道。

lixiangguo

雲家老祖不願意得罪這樣一個強者,本來就是因為一件小事,所以便握手言和,但是羅榮天痕卻很少有人敢招惹了。 這一切的發展似乎都與李木無關,就在李木和君嫣然盤坐在這破敗的院落之中之時,許多目睹李木與君明鏡那次大戰的驚奇大戰,李木和君嫣然不知所蹤。

Previous article

被人這樣一陣輕視和威脅,趙欽河並未惱怒,只是笑了笑。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