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錯,仙子說的對!」

其他的勢力立即拍起了馬屁。

「諸位,今天的戰鬥,我的消耗很多,有什麼事情我們以後再說,先讓我去休息一下。」

顧銘裝出一副十分虛弱的樣子,與眾人打了一聲招呼后,便離開了這裡。

眾人哪裡敢阻攔,此時看著顧銘離開的身影,許多仙人都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東臨城易主!

第二天的時候,這個勁爆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仙城。

顧銘回去將仙居內的陣法全部恢復后,便立刻宣布了自己成為新的城主。

東臨城改為華夏城,城主自然是顧銘。

冷少的新晉寶貝 接著,顧銘便搬到了城主府之中。

將殘血等人全部放了出來,由他們接管城池和擔任執法隊。

當身穿金色明光甲的華夏軍出再時,再次讓城中的各方勢力驚恐不已。

特別是那恐怖的境界,讓他們不得不重新認識起顧銘來。

城中有許多人認識殘血、東陽和吳哲三人,一年前三人是什麼實力,現在又是什麼境界,他們根本無法想像。

這讓他們對顧銘更加忌憚。

而原本城中的那些護城衛,直接讓顧銘收編。

特別是執法隊存在活下來的人,顧銘更是一個不用,全部逐出。

在東臨的領導下,那些人可以說已經爛到根了,根本沒有一個好人,顧銘沒有殺了他們,就已經是最大的恩賜。

暗中也有些不服的傢伙,想要反抗,然而還沒等他們反抗時,就被殘血帶人直接清洗乾淨。

然而兩千人的軍隊,根本是不用的,顧銘對華夏軍進行了招募。

在招募時,顧銘還遇見了兩個熟人。

一個就是他第一次入城是的那個護城衛,另外一個就是他在斬仙台擺下賭檯的光頭大漢。

顧銘直接城中的大小事情交給了殘血和落星華,自己當起了甩手掌柜子。

而顧銘本人,卻帶著錦欣和錦妍在城主府中,處理東臨留下的寶物。

東臨勾結山賊,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財富無比的豐富,仙石成山,可惜全部便宜了顧銘。

顧銘整理了一下,便將這些仙石收入了自己的仙戒之中。

清穿之四福晉的修行日常 顧銘的仙戒是自己重新煉製的,空間十分的龐大,至於有多大,就連他自己也沒有查看過,反正城主府內的這些東西已經堆成了四五座龐大的高山。

即便是這樣,他的仙戒之中還是晃得空空的。

將財富收好之後,顧銘便對華夏城進行了第一項改革!

顧銘下令將華夏城之中的仙居全部拆開,將那些大宮殿變成了小院子。

做為仙人,他們在城中居住,根本不需要那麼大的地方,而且許多地方都是浪費的。

在顧銘的命令之下,那些仙居都拆成了小院子,降價出售給了普通仙人。

而那些在外闖蕩的仙人聽到這些事情后,紛紛湧向華夏城。

這一改革,讓華夏城繁榮增加一倍,有很多部落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更是舉族搬遷了進來,只留下一些收穫資源的仙人。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經過顧銘這麼一弄,華夏城的整體實力強大了一截,有很多的部落投靠,顧銘的城主之位更加穩固。

而顧銘直接下令將華夏軍擴軍到五萬人。

當然,並不是誰想進就能進的,都要經過顧銘的考核,而且還要在他們的腦海中打入攝魂訣。

與此同時,顧銘對華夏的護城大陣進行了修改,而且在軍營之中,設下了時間陣法和防禦陣法。

執勤的人員一個月一換,五萬大軍輪流進行。這樣既保證了華夏城的安全,而且還不耽誤他們的修鍊。

同時,顧銘將隱藏修為的功法傳給了他們,所有人都保持加入華夏軍時的境界。

這樣做的主要目的就是,顧銘不想引起仙界強者的注意。

做完這一切后,顧銘將城中的事物交給落星華這個大總管后,自己帶著錦欣和錦妍閉關去了。

落星華和夫人千蘭,兩人同樣是輪流管理華夏城,在時間陣法的時間加持下,兩人的境界絲毫沒有落下。

顧銘雖然已經是九品大羅金仙,可是這點實力在那些強者眼中根本不夠看,只有成為極仙。

那時的他的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強者,因為絕仙和仙君,特別是仙帝,他們很少在外面活動,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修鍊上。

歐陽成化做為劍仙盟的仙君,也只是偶爾出來一次。而且越往上越難修鍊,所需要的不僅僅是仙氣,還需要感悟。

轉眼三年過去,顧銘一直都處於閉關之中,包括錦欣和錦妍兩姐妹也是如此。

顧銘不得不這樣做,小天地一天不打開,他的心裡就沒有底,他不知道當小天地打開那天,又有誰離開了他。

轟!

身體一聲輕響,顧銘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輕輕的吐了一口濁氣,顧銘笑了。

「九品羅天上仙!這速度還真是快呀!三百年過去了,還是差了一步!」

顧銘對自己的境界很不滿意。

儘管絕仙以下無敵手,可是顧銘還是無法打開小天地。

「信仰力,我要獲得信仰力!」

顧銘眼中閃過一道光芒,起身離開修鍊室。

就在這時,華夏城城外,一個披著斗篷的黑衣男子來到了華夏城之中。

「站住,你是什麼人?」

華夏城執法隊看見這個人氣息強大,便將他攔了下來。 「這裡可是華夏城?」這人停下了腳步,並沒有回答執法隊長的問題。

聽到他的問題,執法隊隊長點頭道:「這是的確是華夏城!」

「華夏城!」

聽到執法隊隊長的話,那個人身體猛然一顫,似乎十分的激動,「那我就沒有來錯地方了,麻煩通報一聲,我是你們城主的老友,我姓西華!」

那個執法隊的隊長一聽,臉色不由冰冷起來,「你是這個月以來,第十個這麼說的人,你知道前面幾個都怎麼樣了嗎?」

那名黑袍沉默了一下,冷哼道:「我西華海還不屑說假話,你告訴你們的城主,就說凝心的祖爺爺來了!」

說著,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仙力,六品大羅金仙。

然而,令他奇怪的是,對方几人竟然一點事沒有,絲毫不受他的影響。

「收起你的境界吧!跟我來!」

執法隊隊長點了點頭,帶著西華海向城主府走去。

……

「恭喜主人!」

落星華等人見顧銘出關后,大聲恭賀。

「你們的境界也不錯,都達到了九天玄仙境。」顧銘滿意的點頭。

落星華等人最低的已經是二品九天玄仙,最高的就是殘血和千蘭,兩人竟然達到九品九天玄仙。

「見過主人!」

忽然,兩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在城主府的大廳之中。

「起來吧!」

顧銘看著錦欣和錦妍兩人,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她們二人全部達到了二品羅天上仙劍仙。

「華夏城這幾年有什麼事嗎?」顧銘問道。

「回主人的話,城中一切安好,許多家族已經宣布加入我們華夏,同時按照主人的要求,這幾年先後有六位飛升上來的仙人,已經全部被我們收入華夏軍之中。」落星華說道。

顧銘一聽,急忙問道:「可有歸元大陸和小世界中的人?」

落星華聽后,搖了搖頭。

顧銘臉上閃過一絲失落,一閃即失,很快恢復過來。

「大將軍,大將軍!」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一陣陣叫喊的聲音,打斷了顧銘接下來要說的話。

顧銘眉頭微皺,看向外面。

一個執法隊的男子跑了進來。

「見過城主,屬下無意冒犯,有要事相報!」

執法隊隊長見到顧銘后,立馬單膝跪地。

「起來吧,有什麼事說吧!」顧銘擺了擺手,讓他繼續說下去。

「城主,外面來了一個仙人,說是您的好以,讓我來通報一聲。」

顧銘眉頭一皺,揚了揚下巴,示意這個隊長繼續說下去。

這段時間有太多的人冒充西華海,這件事殘血已經向他彙報過來。

「那人說他叫西華海,是您的老友,而且還提到了一個叫凝心的的人!」

執法隊隊長語氣中有著一些不肯定,但學是如實說道。

「你說的可是真的?」顧銘激動的問道。

執法隊長急忙回答:「小的不敢說謊!」

跟著執法隊長來到城主府外,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一身黑袍的男人,顧銘有些隱隱的激動。

那個隊長看到這一幕,沒有說話,而是默默的退到了一邊。

同時,跟著顧銘出來的,還有落星華殘血等,他們同樣退到一旁,默默的看著。

「我還以為你小子不想來接我呢?」

西華海看到顧銘,黑袍下傳出了激動的笑聲,而後將頭上的斗篷摘了下來。

「西華老祖,真的是你!」

西華海張開了雙臂,顧銘激動的迎了上去,久別重逢的兩人深深的給對方來了一個熊抱,一切話語都不用多說。

一個時辰后,城主府內大擺宴席,為西華海接風洗塵。

同時前來參加的還有聞信而來的各方勢力。

但是他們並沒有多呆,喝了幾杯仙釀之後,便起身告辭。

至於他們來的目的是什麼,誰有人心裡都非常清楚,自然是查看顧銘的實力。

當顧銘把九品羅天上仙的實力展現出來時,所有人都乖乖的老實了。

顧銘並沒有理人他們,想走就走,只要他們老老實實的,顧銘暫時就不會動他們。

反之,一個不留。

「你讓我找的好若呀,現在好了,你已經找上門來了,只是不知道這幾年,有沒有其他飛升上來。」

顧銘舉起一杯仙釀,與西華海輕輕一碰,神情很是感慨。

「我也找了你好久,誰想到你小子居然弄出這麼大的城池,日子過得可瀟洒呀!」

此時西華海已經換上了青色長袍,一股仙人氣質顯露無遺。

「老祖,你飛升後到哪裡去了,為什麼我始終沒有找到你?」顧銘好奇的問道。

西華海聽后,搖了搖頭,「我飛升到七星宗的範圍,後來加入了七星宗!」

西華海慢慢的給顧銘講起這些年的所有遭遇。

原來從下界飛升上來的時候,就算是時間相差一秒,那麼在仙界相隔的時間也會出現偏差,無論是時間還是地域都會發現改變。

之前,顧銘聽落星華說起過此事,沒想到這裡面竟然還有這麼多的說話。

按照西華海所說,他在仙界已經百年時間。

而他到了仙界后,憑藉自身的本事,在七星宗混的風生水起,如今成為七星宗的長老。

三年前,他就聽到東臨城改名,當聽到華夏兩個字后,西華海就已經認定顧銘就在這裡。

可是那時他抽不出身,七星宗正被其餘宗門圍殺。

西華海暗中逃了出來,但是並沒有離開七星宗範圍。

當他再次回去的時候,七星宗已經全部被對方斬殺。

西華海不敢透露身份,就這樣慢慢的向華夏城趕來,這一走就是三年之久。

「東臨是我殺的!七星宗所做的事真的是太過了!」顧銘輕聲說道。

西華海點了點頭,「這一切都是東臨的主意,他與宗主兩人暗中所為,我們這些長老實力低下,敢怒不敢言呀!」

「一切都過去了,放心吧,如果你想報仇的話,我會幫你的!」顧銘微微一笑。

「我相信你有這個本事,不過我的仇,我要自己報。不管七星宗曾經做過什麼,畢竟在那裡呆了百年時間,也有了感情。」

說完這句話后,西華海沉默了一陣,狠狠的喝了一口仙釀。 「不管怎麼說,我終於找到你這個傢伙了。以前的你就是個變態,想不到這才幾年時間,無論境界還是實力,你還是那麼的驚人!」

顧銘含笑不語,表面上只過了幾年時間,可是他所付出的時間卻是百倍。

第二天上午,西華海就被顧銘扔進了修鍊室。

一個月後,顧銘將華夏城交給了西華海,讓他坐陣,讓落星華和千蘭協助西華海。

而顧銘卻帶著殘血等人,以及兩萬華夏軍離開了華夏城。

顧銘的離開,整個華夏城城內的勢力無人知道,對外宣布顧銘再閉關。

殘血等人以及兩萬華夏軍被顧銘收入生命仙戒中后,顧銘易容離開了華夏城。

站在城門外,回頭看了一眼那城頭上掛著的「華夏城」三個大字,像是要把這個地方深深的記在心裡一樣,然後一轉身,頭也不回的朝著遠方而去。

這裡是他在仙界的起點,但不是終點。

他的終點在哪,顧銘自己也不知道。

不過令顧銘值得開心的是,他竟然收到了信仰力,雖然很少,但也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

華夏城所在是仙界的最東方,屬於仙界東域百嵐國的管轄範圍,可以說是最邊緣地帶,華夏城最東邊,便是仙海。

而顧銘這次要去的地方就是華夏城的臨城龍詔城,雖是臨城,可是兩城之間間隔很遠,就算是乘坐飛行仙獸,也需要一年的時間。

不過,兩城中間有著許多的部落和宗門,雖然沒有建城,可是他們的山寨和宗門與城市沒有什麼區別,並不比華夏城小。

lixiangguo

“你們想幹什麼,還不都他媽的給我把槍收回去。”李國亭也朝那些匪兵頭領們怒聲呵斥道。

Previous article

伊心慈終於運氣調好了內息,準備再度運起輕功以便追上玉良和玉樓。就在此時,她忽然聽到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她頓時大驚,轉身的同時已經拔出了發間的一枚精美髮簪。這是西風在琉璃城的賭博中贏得的瘟神的賭注,是巧奪天工的首飾,更是精妙絕倫的武器。然而,當她將那彈出的尖鋒對準令她驚懼的「埋伏」時,眼前所見卻是一個可愛到不能更可愛的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