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有但是!難道你想我走也走得不安心嗎!」妮娜咆哮道,再也無法壓制住內心的苦悶。

安吉莉婭怔住了,她啞口無言。

「母親——————妮娜從來沒有求過你,但這一次你一定要聽我的,好嗎?」妮娜哭泣道,「不然我不會安心的,死也不會!」

獨寵嬌妻:老公,別太壞 「你養了我十幾年,忍辱負重了十幾年,那個魔鬼,他絕不是我的父親!不管是噩夢還是美夢,十幾年了,也該散了!該醒醒了,母親!」妮娜泣不成聲。

「好!我答應你!」

最後一句話彷彿抽空了安吉莉婭最後的氣力,她的魂丟了。

堅持了十幾年,抗爭了十幾年,結果還是一樣的。

安吉莉婭想要痛哭,可發現淚水早已流幹了。

光明神呀,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忍受這樣的苦痛!

即便我有罪,也不應該牽連到我的孩子!難道,這就是神的旨意嗎?為什麼會這樣!

「真的!」

妮娜見母親答應,趕忙抬起頭,這是她第二件放不下的事情,第一件自然是扎西了。

不過古答應過她,她大婚之日,就是扎西離開克洛澤斯科之時!

現在母親也答應跟著格蘭特離開,妮娜終於可以毫無遺憾的走了。

是的,她要走了,前往那最美麗的天堂,她嚮往的自由之地!

這潔白的婚紗就是最美麗的服飾,她決不允許它被玷污!

她這一生只愛一人,只誠於一人,所以該枯萎之時又豈能畏懼退縮。

「扎西,我的美麗只為你而綻放,如果有人想要奪走,那就讓我靜靜的枯萎凋零。」

妮娜喃喃道,再次笑了。

她笑的很甜,很甜,一如當初春風度。

我愛你,扎西。

只可惜陪你到最後的卻不會是我了··· 噠噠噠!

房間入口處的樓梯通道里傳來一陣粗重的腳步聲,其即刻便影系了妮娜與安吉莉婭的注意力。

數息之後,一道瘦削邪氣的身影緩緩露面,他掛著一抹詭笑,紫黑色的眼眸里儘是戲謔暴戾。

「湯普森!你來幹什麼!」妮娜認清那面孔后臉色頓時一沉,厲聲喝道。

「哦,我美麗的公主殿下,作為你的丈夫,難道就不能來看一下他的妻子嗎?」湯普森踏上最後一節樓梯,玩味一笑。

「尚未成婚,我還不是你的妻子呢。」妮娜冷著面,沒給其好臉色看。

湯普森的笑意緩緩收起,取而代之的則是病態般的憤恨。

啪!

他原本光滑的後背忽然隆起兩個肉包,衣裳一破,一對黑色如墨的羽翼便猛然張開!只是一息之間,湯普森便來到了妮娜的面前。

「妮娜!」安吉莉婭喚了一聲,想要上前阻止,卻不料湯普森大手一伸,一下子就將其轟到了床上。

「母親··咳咳···」妮娜正想動作,可湯普森的另一隻手卻是一下子掐住她的脖子。

「好沒有搞清楚狀況嗎?」湯普森走動數步,整個人來到了妮娜的身後,他的胸膛輕輕貼了上去,將腦袋靠在了妮娜的香肩上,附耳道。

「你···」妮娜面色微紅,如天邊晚霞初起,身子劇烈掙扎著。

「噓————別說話,也別動。」湯普森另一隻手環住她纖細的腰肢,如同戀人相依一般。

「你真讓我感到噁心!」妮娜咬牙切齒道。

「噁心?過幾天你就不會覺得了。」湯普森桀桀笑著。

「那也是幾天之後,現在!給我滾出去!」妮娜咆哮道。

「嘖嘖嘖,瞧瞧你的小脾氣,這可不聽話呢,結婚了以後每天這樣那還好!」湯普森緊緊箍住她的喉嚨。

妮娜喘不上氣來,整個人癱倒在了湯普森的懷中。

「我就喜歡你這性子烈的,像你這樣的小野馬到了我手上,不出幾日,我就給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湯普森輕笑一聲,面色再次沉降,「告訴我!你的心裡是不是還有那個人類!」

妮娜緊咬著牙,不吭一聲。

「我就知道,你這個卑賤的女人!」湯普森憤怒起來。

雖然妮娜最終的歸宿是成為他修鍊道路上的養分,但在其他人看來,妮娜就是他名正言順的夫人!但她愛上了另一個人,不啻於給湯普森戴上了一定綠帽子。

這讓桀驁不馴的湯普森如何能忍下這口氣。

「不說話?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去弄死那個人類?說起來,當年也是我大意了些,不然他早就死了,現在要殺也不晚,反正也是在深淵魔域之中。」

「不!」妮娜不顧脖子上那罪惡之爪,忍著劇痛偏過頭去。

「他在你心中還真是重要呢,你肯為他去死!好,好得很。」湯普森怒極反笑,他哪裡會不知道妮娜和魔帝之間的交易。

「你要是殺了他,我就自殺!你什麼都別想得到!到時候丟臉的是你們路西法一族!你看看你的繼承者之位還會不會穩固。」妮娜冷笑著。

「你威脅我!」湯普森眉頭一挑。

「那又如何?反正難逃一死。」妮娜蒼涼一笑。

「真是無趣!」湯普森鬆開了手。

「咳咳!」妮娜緩過氣來,白嫩的脖頸上已經多出了一個血紅的爪印。

「公主殿下,還有幾天的時間,等到大婚之日,我們再見。」湯普森悠然離去。

「母親!母親!」妮娜爬到床上,此時的安吉莉婭已經昏死過去,她畢竟只是一個孱弱的普通人類。

「恩恩——————」抱著安吉莉婭,妮娜低聲抽泣著,這一幕註定不會有人看見,誰又能想到這座死寂的高塔中軟禁著大婚的主角之一呢。

深淵魔域,寂滅域。

「咳咳!」

無盡黑暗之中,扎西緊緊捂著心口,那裡疼得厲害。

「喂,別裝病,趕緊走。」奧蘭維多低頭瞥了一眼不耐煩道。

帝姬不好惹魔君快快寵 「誰裝病了!」扎西惡狠狠剜了一眼,而後跟上。

不知為什麼,他的心絞痛起來,彷彿冥冥中的一種感應。

「喂,這裡我們來過了。」

未幾,扎西道。

「你敢騙我?」奧蘭維多蹭的一下化為暗影來到了扎西的面前,他猙獰著面孔,指著手中的地圖道,「這地圖絕不會是假的,收起你的小心思吧!」

扎西不屑一笑,「我騙你就能逃出去了?看看前面那大傢伙吧,白痴!」

「你!」奧蘭維多正想說什麼,然而一包含憤怒的爪子從天而降!

「啊!」

奧蘭維多收起所有的心神,努力抵抗著。

史詩?這熟悉的氣息?不是剛才那頭生物嗎?

兜兜轉轉真的回來了?

扎西待在一旁,這樣的戰鬥不是他可以插手的。

雖然他的心裡很想奧蘭維多去死,但也知道這傢伙死了自己也就危險了,所以才沒有亂動。

得空些,扎西思考起來。

奧蘭維多如此堅信這張地圖,那就說明地圖應該是正確的,但他們怎麼會回到原處呢?

慢慢想著,扎西忽然記起了艾克曾經跟他說過的一句話。

「扎西,假如你無法走出一塊地方,或者在原地踏步,最有可能的就有兩種。第一,你中了某種精神系魔法或幻術!第二,你的腳下和周圍的空間是個魔法陣!」

「幻術?精神系魔法?這應該不可能,周圍的生物不是假的,那麼就是魔法陣了?」扎西仔細觀察著周圍,心中有些悵然。

這時候艾克在就好了,他一定可以通過魔法陣逃出去。而他?別說魔法陣了,學者知識都夠嗆!

另一邊的戰場上,奧蘭維多自然不敵那生物,再次拿出了光明寶珠,堪堪帶著扎西跑了出去。

「該死的!該死的!」

奧蘭維多一把將地圖摔在地上,怒罵道。

「你這麼生氣幹什麼?」扎西面無表情。

奧蘭維多平復下心情之後再次將地圖拾起。

「說你是傻子還真是傻子,連魔法陣都看不出來。」扎西撇撇嘴。

「魔法陣?」奧蘭維多眼前一亮,剛才他是氣糊塗了,卻沒有注意其他,現在扎西點破了局面,他也有了辦法。

一直在觀察著奧蘭維多表情的扎西微微松出口氣,他還真怕這傢伙一言不合殺了自己。

而自己告訴他魔法陣的秘密,一來是為了自保,二來也是為了撞運氣,看看途中能不能有辦法逃出去。 奧蘭維多輕輕摩挲著中指上的銀色空間指環,稍後便有一顆珠子滑落。

扎西縮在一旁,這玩意他沒見過。

卡擦!

奧蘭維多毫不猶豫的捏碎了珠子,一股灰色的氣體頓時被釋放出來,他們仿若擁有生命一般,朝著四周遊弋而去。

未幾,滋滋的腐蝕聲傳來,周圍的景象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難怪一直在打轉!」奧蘭維多黑著一張臉。

原來剛才那個魔法陣遮蔽了幾條分叉路,只留下一道小路和另一條假路,奧蘭維多哪怕仗著地圖也沒了辦法。

「左數第三條,那就是這裡了。」奧蘭維多重新確定路程之後,匆忙帶著扎西離去。

···

營地。

努曼艾爾坐在一截枯樹枝上,不斷撥動著眼前的篝火,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

穿成八零福氣包 咚咚!

這時,營地門口傳來異動,努曼艾爾警惕的觀望著,直到泰隆三人出現他才鬆了口氣。

泰隆叔叔,怎麼樣?有老大消息了嗎?」努曼艾爾忙不迭問道。

泰隆陰沉著一張臉,緩緩搖了搖頭。

「什麼意思呀?這是有還是沒有?」努曼艾爾急切道。「孟菲斯大叔?」

「他們去寂滅域了。」孟菲斯面色凝重。

「寂滅域?」

一聽到這三個字,岩壁上的勞波拉便睜開了雙眼。

「是的,大先知,而且他們現在恐怕已經深入不少了。」泰隆揉了揉額頭,事情變得異常棘手。

寂滅域,那可是真正的死地!雖然大家都知道寂滅域存在的真正含義,但誰也不敢踏入那裡半步!

努曼艾爾也只道聽途說過寂滅域,沒有一個完整的概念,但從其他四人的表情來看,那個地方不簡單。

「那怎麼辦?總不能讓老大跟著那血族吧?」

三人沉默了,片刻后泰隆咬了咬牙,「要不我去寂滅域探探!」

「別莽撞!泰隆!」孟菲斯聞言打斷道。

「可···」泰隆張張嘴。

「昨天不是和同感樹營地取得聯繫了嗎?他們怎麼說?」勞波拉開口道,終結了詭異的氣氛。

「大先知,在古拉依爾先知的帶領下,他們正在往我們這進發,聽說扎西的同伴到了,而且其中有一個年輕人可以解除封印!」 契約愛妻 孟菲斯這個精瘦老頭雙眼放光。

他們等待了這麼久也是為了救勞波拉出來,如今好消息傳來,自然高興,只可惜出了扎西這檔子事。

「解除封印的年輕人?」勞波拉依舊平靜,百年來他早已熟悉了自身的困境,對於孟菲斯的樂觀,他卻不抱太大希望,免得到時候失望太多。

「毀滅者之途已經開啟了,古拉依爾先知他們的目的必然是寂滅域中的陣眼!只有打破它,我們才有機會逃出去,所以我們可以等他們來了一起去!」

巴巴羅看似大咧卻心思細膩,一下子聽出了勞波拉話語中隱藏的意思。

「那他們什麼時候到,老大的事拖不得了。」努曼艾爾深深擔憂著。

「從同感樹營地這裡過來最快也得要一天的時間。」孟菲斯計算著,「努曼艾爾,你也別太著急,扎西短時間絕不會有事。」

「為什麼?」努曼艾爾疑惑道。

「那血族要真是想殺了扎西,扎西早就死了,何必擄走扎西,多此一舉呢?」孟菲斯道。

「是哦。」努曼艾爾腦子一轉也就想通了,多等一天,也只能這樣了,希望老大福大命大。

···

lixiangguo

「應該夠吧,」夏瑩嘴角甜甜的笑了一絲,兩個小酒窩如蜂蜜一般,沁人心脾。

Previous article

現在五皇子逼問了,呂世浪不敢不說了。五皇子在諸多皇子之中,算得上心狠手辣之一了。如果呂世浪還不說,結果必然好不到哪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