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有。」多恩同樣報以微笑,點了點頭。

啪啪啪。

茉莉的掌聲突然響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既然人都來齊了,我就簡單介紹一下。」茉莉站到巴貝拉的身邊:「我們兩個大家都認識,茉莉和巴貝拉。」

「這是胖子羅德,木顆和木果兄弟,還有司理蘭」茉莉的眼神依次掃過胖子,雙胞胎兄弟和戴帽子的矮個子。

「這兩位不是酷拉比克的成員,所以要重點介紹一下。」茉莉伸出手,指了指多恩的方向。

「默克,高塔擂台300層級別,獨身三級魔法學徒。」

「黑霆斯,高塔擂台310層級別,獨身三級魔法學徒。」

都介紹完之後,茉莉繼續說道:「這八個人就是這次荒原圍獵的全部人選,大家可以熟悉一下,接下來的1個月,我們都要生活在一起。」

在茉莉說話的過程中,多恩也在仔細觀察著在場的八個人。三級魔法學徒,都可以控制自己的魔力值『波』動,但在場的諸位似乎都沒有隱藏實力的意思。

八人中,處在第一梯隊的是羅德和茉莉,兩人的魔力值『波』動十分強烈,估計在7000克拉左右,第二梯隊則是酷拉比克剩下的四個人,魔力值在6000左右。

而多恩與黑霆斯,反而是最低的兩人,在5000克拉左右徘徊。

「這個黑霆斯,很麻煩。」多恩用眼角的餘光打量著黑霆斯,但多恩的目光剛剛落在他身上,那個陽光少年彷彿不經意的發現了多恩的隱蔽觀察,回過頭來沖著多恩羞澀一笑。

多恩心裡忽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這個表面人畜無害的年輕人,身邊像是纏繞著一股『陰』冷的氣息,讓多恩十分難受。

在房間內的八個人中,只有多恩與黑霆斯隱藏了自身實力,在黑霆斯坐在多恩旁邊的那一刻,多恩就從他身上感覺到了一種隱晦的魔力『波』動,那是一種極其微妙的感覺。

只有真正佩戴過魔力壓制器的人,才能分辨出那種魔力值被壓制的細微差距。

「黑霆斯肯定也佩戴了魔力壓制器!」多恩身體不自覺的向右邊挪動了一點,試圖與這位「陽光少年」保持一定距離。

在另一邊,羅德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出來。

「300層?」胖子羅德皺了皺眉頭,不屑的看了多恩一眼:「300層的水平也能被你拉來?茉莉你的眼光越來越沒有水準了。」

「默克的能力不用質疑,況且他有三級魔法物品,就算戰鬥本能差一點,也不會拖大家的后『腿』。」茉莉不耐煩的看了羅德一眼:「還是說,你有更好的人選?」

「我不過是說說而已。」羅德忽然笑了起來,對多恩說道:「默克兄弟,我這人是豆腐嘴,刀子心,荒原上可是危險的地方,一個不小心你可能就會死了,可能就是我出手的呦~」

多恩瞳孔一縮,頭微微向左一偏,一道柄銀『色』的小刀貼著多恩的臉頰飛了過去。

咚,刀尖穿在牆壁上,帶著多恩的幾根頭髮,刀柄在牆面上不斷顫動著。

「反應不錯。」羅德『舔』了『舔』嘴『唇』:「還以為立刻就能殺死你呢。」

「可惜讓你失望了。」多恩面無表情的看著羅德,眼睛微微眯起。

「等到圍獵結束后,就把這個胖子幹掉。」多恩右手在椅背上敲打著,儘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在酷拉比克的據點出手可不是一個好機會,只能暫時忍一忍。

自從進『門』開始,多恩就察覺到了一種詭異的氣氛,這個小團體似乎並不十分緊密,茉莉與巴貝拉是一夥兒,而羅德與其它三人是一夥兒,黑霆斯與自己是茉莉來進來的,自然讓羅德看不順眼,其中實力最弱的就是多恩。

羅德突然出手並不是想殺了多恩,不過是想給茉莉一個下馬威罷了。

「好了,羅德你不要玩的太過分,還有正經事要干。」茉莉看了多恩一眼,並沒有想替多恩出頭的意思:「收拾好東西準備出『門』吧。」

酷拉比克的幾個人紛紛站起身向屋外走去,多恩刻意等了一段時間,等到眾人都走了出去,才跟了上去。

多恩可不想把自己的後背留給這些人。

「這次圍獵好像很有意思呢。」黑霆斯不知道什麼時候靠近了多恩身邊,輕聲說了一句。

「是啊,很有意思。」多恩神『色』複雜的看了黑霆斯一眼,輕聲笑道。 ?一條黑『色』的山脈上,蠕動著八個黑點。

山體被兩『色』分隔著,一邊下著鵝『毛』大雪,另一邊卻是『春』意盎然。

多恩前腳剛從大雪中『抽』出來,第二步,卻踩在了一片嫩綠的草地上。

「好奇怪的景『色』…」多恩回頭看去,身後是一片被大雪覆蓋的山脈,而他面前,卻是陽光明媚開滿野『花』的山坡。

多恩站立在白雪與綠『色』之間,左手接著鵝『毛』大雪,右手卻撫『摸』著嫩綠的草芽。

「第一次來荒原?」黑霆斯停下了腳步,側著身與多恩攀談著。

「第一次見到這種荒原。」多恩微笑回應道,不動聲『色』的後退了半步。

「荒原是個奇妙的地方,這地方呆久了,你就會喜歡上它。」黑霆斯眨了眨眼睛,抖落了身上的白雪,跟上了茉莉幾人。

多恩眼睛眯起,盯著黑霆斯越走越遠的背影。

進入荒原已經是第四天了,不得不說,八人小團體的運氣很差。除了幾個零星的一級魔法生物之外,幾乎沒有收穫到有價值的魔法材料。

在黑霆斯的提議下,幾人向荒原的更深處走去。多恩對黑霆斯一直很有戒心,對他的提議也不是很贊同。在八人中,只有他們兩人隱藏了真正的實力,多恩的意圖很簡單,藉助酷拉比克這幾個人,觀察一下『混』『亂』之地周圍的地貌。

但這個黑霆斯…他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噓!」走在第一位的茉莉忽然把手豎在『唇』間,身體半蹲了下來,同時示意他們跟上來。

聽到茉莉的示警,多恩身體停頓了一下,也迅速低俯著身體,走上了茉莉隱藏的高坡上。

多恩身體剛趴在地面,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

「嘿,離我遠一點。」

多恩側頭看去,羅德就在他身邊,正『露』出森白的牙齒笑眯眯的看著自己:「我討厭你身上的味道。」

多恩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一路上,羅德的挑釁接連不斷,已經遠遠超出了多恩的底線。

哭泣的靈魂瞬間在多恩手上閃現,刀鋒指向羅德臃腫的肚子。

羅德嘿嘿一笑,兩柄銀『色』的小刀也出現在手上,不停的在手心旋轉流動,口中輕笑道:「終於忍不住了?」

「閉嘴!」茉莉『陰』沉而壓抑的聲音響起:「不想死的話就安靜一點,是巡守蜂!」

巡守蜂?

多恩和羅德的臉『色』同時一變,相互對視了一眼。

「別急,小寶貝,以後有的是時間跟你玩。」羅德『舔』了『舔』嘴『唇』對著多恩說道,同時雙手攤開,兩柄銀『色』的小刀失去了蹤影。

多恩冷哼了一聲,也悄悄的把哭泣的靈魂收回了腰間。

「該死,怎麼會是巡守蜂?」多恩瞟了羅德一眼,剛才他已經下定決心,不管怎麼樣都要把這個胖子幹掉,但突然出現的巡守蜂讓多恩打消掉了這個念頭。

巡守蜂,二級魔法生物,單體實力並不強。但這種魔法生物一般是群居行動,惹到其中一隻,就會湧來上百隻,是一種連魔法師都不想碰到的魔法生物。

巡守蜂會幹掉一些侵入他們領地的生物,不管是人類還是其它的東西,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驚動他們。

多恩抬起頭,在高坡的下方有三隻奇怪的蜜蜂正在採集『花』蜜,這些巡守蜂跟人類的體型差不多,腹部塗滿了綠『色』的圓形紋路,最奇怪的是它們的雙翅,有些像蝙蝠的翅膀,正在快速的煽動著,發出震耳『欲』聾的嗡嗡聲。

在採集了足夠的『花』蜜后,巡守蜂們相互用觸角觸碰,像是在『交』談什麼,很快飛離了這個地方。

巡守蜂飛走後三分鐘,那種震耳『欲』聾的嗡嗡聲不再出現,幾個人都明顯的長呼出一口氣。

多恩的肩膀忽然一動,連續幾個側翻身,就在多恩迅速移動的時候,三柄銀『色』的飛刀『插』在了多恩方在所在的地方。

「羅德!」多恩低吼一聲,身體猛地蹲下,整個人向火箭般貼服著地面向前急沖,同時身體一分為三,每個「多恩」都平舉起左手,三顆碩大的火球在多恩指尖旋繞。

三個「多恩」的正前方,羅德正一臉獰笑,數十個銀『色』的小刀懸浮在他肩頭,連接成兩個圓環。

「馬臘所思!」羅德指尖在半空中畫出一個奇怪的手勢,一個半人馬的虛影在羅德身後閃現。

隨著羅德開啟語的結束,一隻半人馬從虛空中漸漸浮現。半人馬揮動著銹跡斑斑的半人高的鐮刀,鼻孔中透出兩道白氣,四隻暴躁的蹄子在虛空中一點,怒吼著向多恩衝來。

「羅德這個惹事的傢伙!」巴拉貝向地上啐了一口,憑空變幻出一根黑『色』的魔術師短棍,手臂指向半空中的羅德。

「先等等。」茉莉一隻手攔下了巴拉貝抬起的手臂:「晚點再阻止他們也不遲,正好我也看看這個默克的底牌。」

「如果夠強的話,正好讓他加入酷拉比克,如果不行,不如在荒原幹掉算了,反正這次也沒得到多少魔法材料,根本不夠分的。」

茉莉面無表情的看向半空中,低聲對巴拉貝說道。

轟隆一聲,半人馬與多恩的爆烈焰彈半空中相遇,兩者迅速抵消成虛無,但擴散的衝擊卻無法消除,地面上的青草被強烈的氣流吹得倒伏一片,形成一個奇怪的圓形。

羅德的表情看似輕鬆,其實視線在不停的環視四周,試圖找出多恩隱藏的身影。

「藏得不錯嘛,連我都發現不了。」羅德冷哼一聲,從懷中掏出一團銀粉,揮灑向空中,同時口中發出一種奇怪的音節。

那銀粉像是有生命般四處擴散,很快就籠罩了羅德周圍的所有空間,在銀粉飄揚的過程中,多恩隱藏的身形被銀粉粘上,隱隱約約的出現在了羅德身邊不遠處。

「抓到你了。」羅德嘿嘿一笑,身體猛然下墜,向大鳥般沖向了多恩。

「好奇怪的魔法…」被困在銀粉中的多恩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銀粉看似輕飄飄的,但貼在多恩身上卻像掛著一個個大鐵球,就連多恩的動作都遲緩了幾分。

「糟糕!」多恩瞳孔緊縮,一個短粗的手掌抓住了自己的手臂,羅德那噁心的笑臉突然貼近了多恩的鼻尖。

「嘿嘿!」羅德右『腿』高高抬起,一個下壓的鞭『腿』狠狠蓋在多恩臉上。

多恩只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急速下墜,在堅硬的地面上砸出一個人形的深坑。

咚!

沉悶的聲音響起,粉塵四濺飛舞。

羅德在半空中雙手抱『胸』,一臉不屑的看著揚起的粉塵中多恩的身影,搖頭說道:「蟲子就是蟲子。」

「宰了你,宰了你!」多恩額頭上暴起青筋,右手撕裂了上衣,整個人身上旋繞著藍『色』的電流。

就在多恩試圖拔出魔力壓制器的一霎哪,一個黑影衝進了粉塵中,手掌按在了多恩的手臂上。

「後面的時間還很長,不急在這一時。」黑霆斯突然出現在多恩眼前,似笑非笑的看著多恩。

「好快!」多恩心中一驚,身體迅速後撤,離開了黑霆斯的身邊,驚疑不定的望著一臉人畜無害的少年。

「我是為你好。」黑霆斯聳了聳肩,微笑著看著多恩。

多恩皺起眉頭,抬頭向半空看去,茉莉正站在羅德身前,手中拿著一條血紅『色』的鞭子,在鞭子的盡頭處,長著一條奇怪的舌頭。

「我說,夠了吧。」茉莉瞟了多恩一眼,然後轉過頭,聲音低了下去,在羅德耳邊說了什麼。

似乎茉莉的說服很有效,羅德伸出舌頭在嘴『唇』上『舔』了『舔』,收起了那些銀『色』的小刀,對著多恩嘿嘿一笑。

多恩面無表情的與羅德對視著,同時身體向右微微傾斜,那是黑霆斯站立的方位。

黑霆斯那種『陰』冷的氣息一直鎖定的多恩,雖然沒有攻擊的意思,但還是讓多恩整個人都不舒服起來。

「算了,暫時放過你。」多恩咬了咬牙,不再與羅德對視,同時把哭泣的靈魂收回了腰間。

「這多好,還是和氣為貴。」黑霆斯眉頭舒展開來,微笑道:「巡守蜂的領地雖然危險,但是有不少珍貴的魔法材料的。我們在這邊打架,還不如冒險一搏進去看看,找找有沒有保存完好的魔法材料。」

在場的幾人都明白黑霆斯的意思,巡守蜂會攻擊進入領地的一切生物,但它們卻只吃『花』蜜,而把那些入侵的魔法生物遺體留下。

在那些屍體沒有腐爛之前,還是能撈到不少值錢的魔法材料的,只是這種行為極度危險,稍不注意就會全員覆滅。

「我帶著一種特殊的『葯』劑,可以隔絕巡守蜂的嗅覺。」黑霆斯看到幾個人都有些猶豫,急忙補充說道:「只要不被巡守蜂當面看見,就不會發現我們的痕迹。」

聽到黑霆斯的話,茉莉與羅德迅速的『交』換了一下眼神,兩人的都有些意動的意思,畢竟這幾天來,並沒有收穫足夠的魔法材料,他們當然不肯這樣回去。

「那我們就試試。」茉莉首先開口說道:「不過你要剋制情緒。」

茉莉指了指羅德,卻根本沒有提到多恩。剛才的一戰結果很明顯,多恩一敗塗地,在眾人的眼裡,多恩已經處於可有可無的邊緣人物。

只要羅德不惹麻煩,實力弱小的多恩應該不會主動挑釁,茉莉已經開始考慮在離開荒原后把多恩幹掉了,畢竟三級魔法物品也是一筆不錯的「收成」。

「我也贊同。」剩餘的四位都開口說道。

「默克,你呢?」黑霆斯走近多恩身邊,認真的問道。

「同意。」多恩冷冷的看著黑霆斯,雖然搞不清楚這傢伙的真正意圖,但多恩還不想跟他正面衝突,現在在場的七個人中,沒有一個是多恩的朋友。

「該死,早知道讓瑪雅他們一起跟來了。」多恩『陰』沉著臉,第一次覺得這次圍獵不是那麼「輕鬆」的一件事情。 ?多恩的腳正踩在褐『色』的泥土中,身形半縮在一塊岩石后,透過岩石上攀附的灌木叢的間隙,多恩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不遠處,三隻布滿綠『色』條紋的巡守蜂正往這個方向趕來,多恩耳中隱隱傳來翅膀煽動的轟鳴聲。多恩把手伸向背後,迅速做出了一個暗號手勢。

嗖嗖。

幾個黑『色』的人影頓時從四面八方收縮了回來,不到十秒鐘,圍獵小隊的八個人已經全躲進了一個窄小的山『洞』中。

等到那種巨大轟鳴聲從頭頂過去之後,茉莉才小心翼翼的從山『洞』中探出頭,向周圍打量了一圈,轉身對後面的人說道。

「安全了,都出來幹活兒吧。」

聽到茉莉的話,多恩與幾個人又回到了隱蔽觀察的角落,而茉莉與羅德則動手處理一個三級魔法生物的遺體。

在黑霆斯的鼓動下,八人的圍獵小團體已經進入巡守蜂的領地四天了,這四天中,小團隊收穫頗豐。

巡守蜂會殺掉一切進入領地的生物,但不會吃掉它們,這些魔法生物的屍體,同樣也是極度珍貴的魔法材料。

「不錯,屍體保存完好,大部分魔法材料都可以使用。」茉莉臉上『露』出罕見的笑容,從一個狐狸狀的生物腹腔中,取出了一條珍珠似的長帶子。

在處理完魔法材料后,茉莉用水清洗了一下手,示意眾人歸隊。

在巡守蜂惡名的壓制下,隊伍前進的十分小心,幾乎沒有人說話,生怕任何細微的響動會驚動這群兇惡的生物。

多恩一直是走在隊伍最後的,自從與羅德發生衝突以後,多恩就處於被團隊輕視和孤立的地位。

多恩心裡明白,如果不是監視巡守蜂需要一個人手,恐怕這幾位早就把自己「幹掉」了,自己與酷拉比克的矛盾,只是被緩和,而不是完全消除。

lixiangguo

這三張羊皮卷有兩張是地圖,還有一張上面全是文字,這些文字我是怎麼也看不懂。

Previous article

「其實,如果只派半仙前來,不管來多少我都不會害怕。」閻羅很有自信的說道,「我們有力量對拼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