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想到亘古竟然這麼強悍。」

就連林凡都不得不震驚了,他還真沒見過亘古火力全開的一幕,如今亘古所爆發出來的戰鬥力,簡直變態至極。

或許就是那邪主,都有可能不是一招之敵啊。

「不,你是叛徒,古族沒有你這等至高,天意之下,皆為子民,你妄想撼動天意,這是大逆不道,給我死。」

尤爆喝一聲,青筋炸裂,那狂暴的氣息,攪動的天地都開始晃動了起來,一槍揮出,湮滅世界。

PS:新書需要各位的呵護,請大夥來起點動一動小手,來一張推薦票或者收藏,新書《彪悍的人生》已經起航了,大家快來吧,希望三天之內,能夠進入簽約榜前十,拜託了。 在這一爪之下,任何反抗都是徒勞。

亘古神色淡然,看向尤的時候,眼神之中,更是透露出了悲憫之色。

咔擦!

咔擦!

破碎聲響起,尤的長槍在亘古那一爪之下,不斷崩裂,亘古怒喝一聲,猛的一抓,將整個虛空都抓取在掌心之中。

噗!

巨大的力量,兇猛而來,尤凄慘一聲,身軀爆炸,如果不是證得永恆神位,在亘古這一招之下,早就死的乾乾淨淨了。

「怎麼會這樣,我們同為至高,你的實力,怎麼可能如此之強。」

尤不敢置信的狂吼著,雙眸之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這在尤看來,亘古怎麼會如此之強,強大到連他都無法抵擋。

亘古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這笑容卻是那麼的邪氣。

「這就是差距,當你想明白的時候,你才有資格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什麼。」亘古看著尤此時的慘樣,淡然的說道。

尤聽到這番話,一口老血差點噴洒出來,他感覺亘古這是瞧不起自己。

但是尤看了看亘古又看了看桀,一時之間,心中升起了膽怯之意,他知道自己是干不過對方了。

但是對方如果想要他的小命,無疑就是在做夢。

「亘古,今日我尤輸給了你,隨你怎麼說,但是總有一天,你們兩個會為你們的行為付出慘痛的代價。」

尤滿臉怨恨的說道,隨後一腳跨出,進入到了那無盡的虛空之中。

「我身為至高,你們雖然比我強大,但是想將我留下來,就憑你們還不夠資格。」

「等著,給我等著吧。」

尤的半截身子進入到了虛空之中,而亘古與桀面色一變,一手抓出,想將尤從那虛空之中捏取出來。

可是大家都是至高,就算亘古與桀能夠碾壓對方,但想要攔下一名想要離開的至高,顯然還不夠。

「哈哈,你們別費力氣了,我想離開,誰也攔不住。」

砰!

就在這個時候,一雙鐵拳猛的揮出,直接轟在尤的臉上,而就這普普通通的一拳,卻將尤打的一臉是血。

北斗爆血拳。

拳拳到肉,拳拳爆血。

「幸好本帝有先見之明,知道你會跑,早就隱藏在虛空之中等你了。」林凡此時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

邪主的事情讓林凡印象深刻,因此在尤與亘古他們打鬥的時候,就已經悄悄默默的躲在虛空之中了。

這一拳打的尤臉色通紅,更是發生了爆炸,一道道鮮血爆裂開來,很是凄慘。

「你,可惡。」

尤沒想到這人族竟然躲在虛空之中,一時之間,也是氣的快要狂暴了起來。

「還不趕緊上,抓住這傢伙。」林凡大手一揮,亘古與桀又兇猛的沖了上去。

「你們實在是太放肆了,給本至高等著。」

尤內心一顫,心中雖然氣憤,但在這個時候,哪裡還敢猶豫,就算被林凡暴打了一拳,也沒有辦法回手啊。

對尤來說,如果繼續在這裡耗著,可是真的會死的啊。

到那時候,可就悲劇了。

「虛空轉移。」

尤爆喝一聲,施展無上神通,直接遁入虛空,可是沒過多久,一陣凄慘的叫聲傳來。

「這是什麼?」

「這些到底都是些什麼玩意啊。」

一道身影從虛空之中跌落了出來,而伴隨而來的便是那一團團濃烈的迷霧。

這些迷霧看似平常,但是其中,卻有一尊尊神靈。

大凡哥之靈,在這一刻爆發了。

「這智障,還往我這裡沖,這不是找死嗎?」大凡哥之靈已經很久沒有出手了,一時之間,也是饑渴難耐,直接釋放大招。

尤臉色平常,但是眼神之中卻是露出了驚愕之色,在其體內,那一團團迷霧,驅之不散,不斷衝撞著他的身心。

那如同磐石一般的內心,在這一**的衝撞之下,竟然有種被炸裂的感覺。

這在尤看來,簡直不可思議。

自己可是古族至高啊,修為通天,這種迷霧怎麼可能對他產生這種奇妙的變化。

「哎,大凡哥,好久沒有出場了,沒想到威力都如此之強了。」林凡看著尤的神色,不由感嘆的說道。

「老大,我都閉關好長時間了,這要是再不進步,都干不過雷霆調教法王了。」大凡哥之靈說道。

現在雷霆調教法王正在閉關,參悟那《大渡化佛光》,這要是參悟成功,雷霆調教法王可就要一飛衝天了,成為那教化王佛,這地位,這實力,可就是一個天,一個地了。

「大凡哥,你想趕超我,你這輩子都沒有這個可能性了。」

就在這個時候,雷霆調教法王出來了,可是在林凡看來,雷霆調教法王變的有些不一樣了。

一身的佛族之氣,如同烈日一般,高高照耀。

「老大,現在我可是教化王佛了。」雷霆調教法王淡然一笑,一指點出,腳下一座蓮台陡然升起。

那矮小的身軀往那上面一站,倒是有些怪異了。

「咦,古族至高,竟然這麼強大,好想……。」這一刻,教化王佛看到了尤,那雙眼眸之中,頓時閃爍著無窮的精光。

這可是至高啊,對於最喜歡調教的教化王佛來說,這是何等的吸引人啊。

尤看著這突然冒出來的兩個傢伙,心神一震,尤其是這矮子,讓他有種不妙的感覺,那眼神之中所暴露出來的光芒,有點滲人。

「都回去歇著,現在正在辦大事呢。」

林凡衣袖一甩,直接將教化王佛給收到了洞天之中。

「不要啊,我不走,我要調教啊。」教化王佛哭喊著,好不容易遇到了至高,他怎麼能放棄啊。

偷吻成癮,前夫強勢寵 可是對林凡來說,這尤必須乾死。

自己也差不了多少經驗了,如果將其乾死的話,或許就能升級了。

也不管教化王佛如何苦求,最終被林凡收回到了洞天之中,連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而此刻,尤的身軀猛的顫抖了起來,他突然感覺有一種玄妙的力量,已經霸佔了他的內心,那內心深處,更是有一種**猛的爆發了出來。

啪嗒!

突然之間,尤感覺褲襠處彷彿快要爆炸了一般,呼吸也是急促了起來。

這……。

PS:大家多支持支持新書,拜託了。 「尤怎麼了?」

這一刻,圍觀的狐族們,心中都有了這個想法,他們看著尤的臉色變的有些不一樣了,而且那威嚴的身軀此刻也不斷的顫抖著,彷彿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般。

可是他們明明沒有看到什麼事情發生了,怎麼至高尤就這般了。

刷!

就在這時,尤猛的轉頭,那一雙通紅充滿了無窮**的雙眼,讓狐族眾人內心猛的一顫,彷彿自身某個部位被人窺視了一般。

甚至他們發現,至高尤的目光不斷掃描著他們的身軀,最後將目光停留在了他們下半身。

不會吧……。

狐族眾人不由打了個冷顫,感覺這有些恐怖了啊。

「啊!」

尤猛的狂吼著,「可惡的人族,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林凡抖了抖肩,「本帝就站在這裡,你說我能對你做什麼?」

「讓我來給各位講解一下吧。」

這一刻,大凡哥之靈跳了出來,隨後微微張嘴,噴吐出一口濁氣,這一團濁氣慢慢變化,形成了一個面板。

而大凡哥在這一刻,彷彿變身成了教師一般。

「請大家往這般看,現在來講解一下,這到底是什麼。」

「大家好,我叫大凡哥之靈,乃是由丹藥進化而成的丹靈,而這大凡哥之力便是我的傑作了。」

「吞服了大凡哥之力,首先會有第一個感覺,面紅耳赤,大家看一看,這至高尤的臉色就是第一個反應了。」

大凡哥之靈化身為講師,講述著他的功能。

而尤此刻心中卻是猛的狂暴了起來,他感覺自己已經無法抵抗這種迷霧了,這種迷霧已經徹底的佔據了他的內心。

「而第二個反應便是,眼睛嘩啦啦的掃視,也就是在尋找獵物,你們看,至高尤的眼睛是不是動的很快。」大凡哥之靈說道。

「是啊。」狐族眾人不由的點了點頭,如同認真聽課的學生一般,不斷的點著頭,感覺很是奇妙。

「而這第三個反應可就不得了,這**猛的爆發出來,褲襠挺拔,直衝天地,你們看,就是這樣。」大凡哥之靈猛的指著尤的褲襠說道。

「哇!」

狐族之人看到這一幕,不由驚嘆了起來。

女帝看著眼前的一幕,一時之間也是傻眼了,這明明就是最為危機的時刻,怎麼會突然就變成這般了。

而此時的尤,只感覺自己的褲襠那裡腫的難受無比,一團火焰正在體內燃燒著,彷彿隨時都能破體而出。

「咳咳!」

「這第四個反應,可就是逆天了,理智徹底的喪失,天地萬物,皆可戳,而且這戳的還非同一般,簡直驚天地泣鬼神,讓人難以抵擋啊,你們看,他行動了。」大凡哥之靈高呼一聲。

「哇!」

狐族眾人驚嘆一聲,感覺自己的三觀被徹底的刷新了。

「吼!」

此時的尤猛的咆哮一聲,如果野獸吼叫一般,渾身通紅,彷彿燃燒著一團團火焰,那雙充滿無盡**的雙眸,更是直視林凡。

在尤的眼中,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發泄。

而他的目標赫然便是林凡。

亘古與桀猛的到底了一口氣,在洞天之中,他們便已經見識過大凡哥之靈的力量了。

那簡直就是變態啊。

「我要戳死你。」

這一刻,尤徹底的喪失了理智,雙手亂抓,嗷嗷大叫的朝著林凡抓來。

「卧槽,這麼多人,竟然看重了本帝。」林凡大呼一聲,一腳猛的踹出。

「真奧義毀滅之腳。」

這一腳可以說是驚天地泣鬼神,讓世間萬物都無比驚恐的一腳。

這一腳以一種極其瀟洒的詭計飄蕩而去。

砰!

「叮,恭喜《真奧義毀滅之腳》經驗增加10000。」

對於此刻的尤來說,早在已經失去了痛覺,那一腳踹來,更是沒有任何用處。

「我去。」

lixiangguo

站立在虛空中的夏雪柔,她那絕美的容顏上閃過了一抹冷冽殺機,而後便是轉頭朝著九重天上看去。

Previous article

在他的眼白世界,他驚喜的發現,重瞳眼力比以前看遠了一倍,還很清晰,知道重瞳術的奧義又有所進步,心裡難免高興。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