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母后,小貝他怎麼樣了?」

見韓楉樰的神色,漸漸的變得凝重了起來,拓跋玉純的心裡一緊,有些顫抖著問著容小貝的情況。

韓楉樰沒有回答拓跋玉純的話,而是不死心的,重新的,將容小貝的身體給檢查了一邊,重新的,給他把了脈。

「楉樰,小貝怎麼了?」

見到韓楉樰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容小貝也知道,情況肯定是有些嚴重了的,有些緊張的問著,他已經,很有沒有過,這樣的情緒了。

「小貝他,可能得了天殘眼!」

韓楉樰,用盡了自己的力氣,才將自己檢查的結果給說了出來,然後,就像是沒有了力氣一樣的,身子一軟,幸好,容初璟眼疾手快的,將她給抱住了。

「什麼是天殘眼?」

這還是容初璟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詞語,一時間,也不是很明白,這天殘眼的含義,而拓跋玉純,也是沒有聽說過,這會兒,也是緊張的看著韓楉樰。

「這天殘眼,是一種眼疾,得了的人,會雙目失明,時間長了,說不定,就會影響到人的神經,最後,就會變得痴傻了。」

這樣的病,是很難醫治的,所以,韓楉樰才會這樣的難過,她不明白,好好的,容小貝怎麼會得了這樣的眼疾的。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拓跋玉純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也是眼前一黑,差點昏倒了,還好,她身邊的宮女,將她給扶住了。

「那現在有什麼辦法治療嗎?」

容初璟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也是心裡一痛,不過,他很清楚,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將容小貝的眼疾給治好。

「有辦法的,不過,還要等小貝醒過來,看看情況再說。」

韓楉樰點了點頭,這天殘眼,並不是絕症,自然是有辦法醫治的,只不過,過程有些麻煩,可是,她不管怎麼樣的困難,都是會將容小貝給治好的。

不過,這治病,也是要先看一看,容小貝現在的情況的,韓楉樰要確定,他現在已經到了什麼程度了,而且,她還有些問題,要問他,才能決定,要怎麼治療。

「玉兒,這些日子,小貝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容小貝這會兒,都已經昏倒了,韓楉樰肯定,這個病,絕對不是第一次發作的,難怪,她覺得他這段時間,有些憔悴了。

聽了韓楉樰的問話之後,拓跋玉純努力的想了想,然後臉色一白,點了點頭。

「那天早上,小貝起床的時候,就差點摔倒了,當時,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問了他,是不是不舒服,可是,他說沒事,可能是沒有休息好。」

說起這個的時候,拓跋玉純一臉的懊惱,覺得,要是自己當時,多留心一些的話,肯定就能早點發現容小貝的情況了。

「都怪我,都怪我,我沒有將小貝給照顧好,連這樣的事情,都沒有發現!」

見拓跋玉純這樣自責的樣子,韓楉樰心裡也是不好受的,這件事情,也不能怪她。

「玉兒,你別自責了,這不關你的事,小貝要是不想讓你擔心,不告訴你的話,你怎麼會發現的,就連我,都沒有發現,不是嗎?」

說起來,韓楉樰也是有些懊惱的,她身為一個醫者,還是容小貝的母親,居然連他得了這樣的病,都沒有發現,真的是太失職了。

「唔。」

正好,在這個時候,容小貝嗚咽了一聲,悠悠地轉醒過來了,韓楉樰他們,也顧不得說什麼,都圍了上去了。

「小貝,你怎麼樣了?」

「小貝,你沒事吧?」

嬌寵嫡女:王爺,太腹黑! 韓楉樰緊緊地盯著容小貝,在看到,他睜開的眼睛,已經沒有了任何神彩的時候,心裡一沉,臉上全是痛苦的神色。

「母后,父皇,玉兒,你們都已經知道了啊!」

容小貝醒過來,知道了韓楉樰和拓跋玉純在自己的身邊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他們現在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情況了。

「小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情況了?」

聽到了容小貝的話,韓楉樰就知道,他肯定是已經知道了,自己的情況的,要不然,不會這樣的平靜的。

「嗯,過年之後,有過兩次,我都是眼前一花,有短暫的時間,什麼都看不見了。」

容小貝很是平靜的,將自己的情況,和韓楉樰說了一下,可是,他微微顫抖的雙手,還是將他的情緒給泄露了一些出來的。

「那你為什麼沒有和母后說?」

原來,在那樣早的時候,容小貝就已經有所察覺了,可是,他卻沒有和自己提過,韓楉樰很是奇怪。

「我當時也有些擔心,就去了太醫院,那些太醫說,我得了的,是天殘眼,是沒有辦法醫治的,只要一得了,就沒有辦法痊癒了,我不想讓你們擔心。」

當時,容小貝就覺得不對勁了,可是,不想讓韓楉樰他們擔心,就先去了太醫院裡面,沒有想到,卻得到了這樣一個,讓他絕望的消息。

拓跋玉純聽了容小貝的話之後,眼淚再也忍不住的,痛哭了出來了,上前,拉著他的手。

「小貝,你怎麼那麼傻啊,你應該告訴我的啊,不管怎麼樣,我都會和你一起承受的啊!」

容小貝現在,已經看不見了,只能憑著感覺,察覺到拓跋玉純的位置,伸手,撫摸上了她的頭,無聲的寬慰著她。

「你這個傻孩子,你難道,連母后都不相信了啊,那些太醫說沒有辦法,你就相信了嗎?」

韓楉樰很是心疼,也有些生氣,可是,看到了容小貝現在的樣子,再多的指責,也都說不出口來了。

「母后,你是說,我的病,還有希望嗎?」

聽了韓楉樰的話,讓容小貝原本已經絕望了的心,頓時又有了希望了,原本,他已經慢慢的,接受了,自己要失明的事實了。

可是,要是能夠治好,容小貝自然是不願意放棄的,這個時候,他更相信的人,還是韓楉樰的。

「嗯,這天殘眼,並不是沒有辦法治療的,小貝,你放心吧,母后一定會將你給治好的。」

韓楉樰恰好就知道一個,能治好天殘眼的辦法,而且,就算是不知道,她也會想法辦研究出來一個,將容小貝給治好的。

「謝謝你,母后,不過,會不會很困難?」

容小貝有了希望之後,頓時也有些激動了,可是,又擔心,為了自己的病,讓韓楉樰陷入了什麼危險之中。

「是有一些困難,不過,都是一些能夠解決的事情,你就安心的養病,不要操心這些了。」

因為容小貝的病,韓楉樰就沒有讓他會東宮了,而是在鳳藻宮最近的宮殿,讓他住了下來了,拓跋玉純要照顧他,自然也是一起的。

「小貝,你為什麼,連這樣大的事情,都不告訴我,要不是陰天母后,發現了,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瞞著我?」

回去了之後,拓跋玉純紅著眼眶問著容小貝,她並不是想要責怪他,而是心疼他,連這樣的事情,都要一個人扛著。

「玉兒,對不起,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我也沒有想到,這個病,會這樣的嚴重。」

當時,太醫院的太醫,也只是和容小貝說了,會失明而已,他當時就想著,就算是看不見了,自己隱藏的好一些,也是能夠多撐一段時間的。

結果,沒有想到,還沒有失明,就被韓楉樰和拓跋玉純他們給發現了,這會兒,他就是想隱瞞,也隱瞞不了的。

不過,得到了,自己的眼疾,是能夠治好的消息,這對容小貝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了,原本,他就是不想讓韓楉樰他們傷心,也沒有說的,這會兒,能治好,他們也就不會那樣的傷心了。

「傻瓜,你不用和我說對不起,永遠也不用和我說對不起,我只是,想要和你一起承擔你的痛苦而已。」

拓跋玉純緊緊地拉著容小貝的手,她並沒有覺得,他有什麼對不起自己的地方。

「小貝,你放心吧,以後,我就是你的眼睛,你不用擔心的,而且,母后說了,你的病是能夠治好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的。」

拓跋玉純堅定的說著,其實,她沒有說,就算是容小貝治不好了,她也會,永遠的當他的眼睛的,他生她就好好的活著,他死,她也就陪著他一起去了。

「玉兒!」

拓跋玉純的話,讓容小貝的心裡,很是感動,他的手,也緊緊地回握著她的手。

這個時候,容小貝覺得,自己一定要堅強,要將自己的病給養好,就算是為了拓跋玉純,他也不能就這樣輕易的放棄了,以後,他也會對她更好的。

「楉樰,小貝的病,要怎麼醫治?」

等將容小貝給安置好了,回到了他們的房間之後,容初璟就詢問著,天殘眼,要怎麼醫治了。

既然韓楉樰說了,能夠醫治,容初璟自然是相信的,可是,就是不知道,她打算怎麼醫治。

「小貝的病,確實是有些麻煩,我知道能夠醫治,可是,還需要一味棘手的藥材。」

說起這個的時候,韓楉樰的臉色,就凝重了起來,她確實是有辦法,能夠治好容小貝的眼疾,可是,這其中,有一味藥材,是很難辦的。

「是什麼?」

容初璟想著,不管有多麼的棘手,只要是這個世界上有的,能治好容小貝的病,他都會將那味藥材,給找回來的。

韓楉樰何嘗不知道容初璟的想法,而且,她和他,也是一樣的想法,於是,就將那味棘手的藥材,給說了出來了。

「是九菱草。」 從韓楉樰的口中聽到了藥材的名字,容初璟也是驚訝了一下的,臉色,頓時,也變得凝重了起來了。

就算是容初璟不懂醫術,對藥材什麼的,都沒有很深入的了解,可是,這九菱草,他還是知道的,因為,這個,是楚台國才有的一種藥材。

而且,這種藥材,是專門的供給楚台國的皇宮的,市面上,是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的藥材的。

「就只能用九菱草嗎?」

容初璟看著韓楉樰,再次的問了一下,到不是他不相信她,而是,要是有其他的可能的話,他還是不想和楚台國,有什麼聯繫的。

楚台國的國力,也不比大禹王朝弱了多少,而且,兩個國家,經常都是小戰爭不斷,大戰爭沒有得,容初璟很清楚,楚台國的皇帝,是不可能將九菱草給他們的。

「沒有別的辦法了,只能用九菱草,才能治好小貝的眼疾,看來,我要去楚台國一趟了。」

韓楉樰也是知道的,這九菱草,只有在楚台國的皇宮裡面才有,可是,要是有其他的辦法的話,她也不想用這樣冒險的辦法的。

為了能夠治好容小貝的眼疾,韓楉樰覺得,這一趟楚台國,她是非去不可了,她不能就這樣,放任著自己的兒子受苦,而什麼都不做的。

「那好,我和你一起去。」

既然沒有任何的辦法了,只能用九菱草了,容初璟也就不再猶豫了,他自然是要和韓楉樰一起,去楚台國,拿到九菱草的。

「璟之,不用了,我自己一個人去就好了。」

聽了容初璟的話,韓楉樰是不贊同的,這個時候,他怎麼能離開大禹王朝呢,尤其是,容小貝現在眼睛已經看不見了,有很多的事情,都是需要他處理的。

雖然,韓楉樰聽到了,容初璟要陪著自己一起去,心裡是高興的,可是,她很理智,知道這個時候,他是不能將這些事情給放下的。

「楉樰,你放心吧,這些事情,我都能安排好的,讓你一個人去楚台國,我是不會同意的。」

容初璟堅定的說著,他很清楚,韓楉樰一個人去楚台國,會有多危險,所以,他是絕對不可能,讓她自己一個人去的。

「璟之······」

韓楉樰還想要在勸一勸容初璟,她知道,自己這一去,是有些危險,可是,她也會做好萬全的準備的。

可是,還沒有等韓楉樰,將勸說的話給說出來,就被容初璟給打斷了。

「楉樰,你不用在勸我了,如果你要去楚台國的話,我是一定會和你一起去的,要不然,我也不會讓你一個人去的。」

容初璟早已經想的很清楚了,他自然是不希望容小貝出事的,可是,他更加的不可能,讓韓楉樰一個人,去楚台國冒險。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陪著韓楉樰一起去好了,容初璟將自己的打算,不容置喙的說了出來。

見到容初璟這樣堅決的樣子,韓楉樰就知道,自己再說什麼,他都是不會聽得了,除非是她同意,讓他和自己一起去。

重生之莫桑 對此,韓楉樰的心裡很是複雜,既高興,容初璟在這樣的時候,依然這樣堅定的,想要陪在自己的身邊。

又有些生氣,容初璟在這樣關鍵的時候,還要任性的和自己一起離開,將這朝中的事情,都給放下了。

「那好吧,我們先準備一下,三天之後,就出發吧。」

既然知道,不能勸服容初璟了,韓楉樰也就同意了他的決定了,這件事情,宜早不宜遲,而且,留給容小貝的時間,也不是很多了。

不過,在這之前,韓楉樰覺得,他們還是需要,將藥用到的東西給處理好的,還有,讓找人,將容小貝給照顧好,甚至,容初璟也要將他們離開之後的事情給安排好。

「好,我這就下去安排,你也準備一下吧。」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容初璟點了點頭,只要她同意,讓自己和她一起去楚台國就好了,要不然,他是真的不會放心的。

於是,接下來的三天的時間,容初璟和韓楉樰,就變得異常的忙碌了起來了,兩個人都很少見面了。

首先,韓楉樰去了信,將韓遙微給叫到了皇宮裡面來了,她是自己的徒弟,這十幾年的時間,她的醫術,也已經很好了。

所以,韓楉樰就將容小貝暫時的,先交給了韓遙微來照顧了,要不然,交給其他的人,她也是不會放心的。

「師父,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的照顧小貝的,在你將九菱草拿回來之前,我是不會讓他有事的。」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韓遙微鄭重的向她保證著,不管怎麼樣,她都是不會讓容小貝在這段時間裡面出事的。

其實,韓遙微更想自己去找九菱草的,可是,她很清楚,自己根本就進不了楚台國的皇宮的,自己去的機會,比韓楉樰去的機會,小了太多,也就不提了。

「嗯,師父相信你的,這段時間,小貝就交給你照顧了,這個,是我寫的方子,能暫時的控制住小貝的病情,你可以根據他的情況,自己看著改變一下。」

韓遙微伸手,將韓楉樰手中的藥方接了過來,小心的放好,點了點頭,這些事情,她自然是能夠做好的。

接下來,韓楉樰又將拓跋玉純和容小美給叫過來了,等她離開了之後,這皇宮裡面的女主人,也就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了,所以,很多的事情,都是要讓他們來做的。

穿進幽夢之中 「我很快的,就回合你們的父皇,一起去給小貝找葯,這段時間,宮裡面的事情,就交給你們兩個了,你們要將家裡給守好。」

這個時候,容小美也已經得到了,容小貝生病了的消息,整個人都變得懂事了起來了,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點了點頭。

「母后,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將宮裡面的事情給處理好的,你和父皇,一定要將葯給帶回來,治好皇兄的病。」

容小美知道,韓楉樰和容初璟,是要去給容小貝找葯,自然是不會有任何的怨言的,馬上就答應了下來了。

「母后,我會好好的將家裡給照顧好的,你和父皇,也要小心。」

一開始得知容小貝得了眼疾,失明了的時候,拓跋玉純的心裡,是很絕望的,就好像,自己的天都已經塌下來了一樣的。

可是,等冷靜下來之後,拓跋玉純也已經想通了,不管怎麼樣,她都是要守在容小貝的身邊的,生死相隨,也就沒有那樣的傷感了。

尤其是,在得知了,韓楉樰又辦法,能夠將容小貝的眼疾給治好的時候,拓跋玉純的心裡,就只剩下了,要好好的,將他給守護好的信念了。

其實,拓跋玉純也是想要自己去將那九菱草給拿回來的,不想讓韓楉樰和容初璟去冒險。

可是,一來,她根本就不認識的九菱草,就算是放在了她的面前,說不定,她也認不出來,拓跋玉純就不可能去了,在加上,她也不想離開容小貝的身邊,想留下來,好好的照顧他。

將需要做的事情,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怎麼處理,韓楉樰就讓拓跋玉純和容小美下去了。

其實,這皇宮裡面的人,比起之前的時候,是很少的,所以,事情也不是很多,在加上,韓楉樰會將碧玉他們都給留下來,自然是沒有什麼需要太操心的了。

而這三天的時間,容初璟也將朝堂上面的事情,都給安排好了,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了,丞相華若謙去了,要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容初璟也讓華若謙來找容小貝了,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太子,有很多的事情,也是能夠給出決定性的意見的。

再說了,容小貝只是暫時的失明了,並不是受傷了,只要有人將這些事情說給了他聽,還是能夠處理的。

「以後,這皇宮裡面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你們放心吧,我們會儘快的趕回來了,不超過一個半月的時間,我們就會回來的。」

很快,三天的時間就過去了,到了韓楉樰和容初璟要離開,去楚台國的時候了。

從上京,去楚台國的上京,快馬加鞭的,也需要十天的時間,一個來回,就是二十天的時間,所以,留給他們的時間,並不是很多的。

「父皇,母后,你們小心,要是不能找到,也沒有關係的。」

容小貝對著容初璟和韓楉樰輕輕的笑了笑,他自然是希望自己的眼疾能夠好起來的,可是,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父母為了自己的事情,就發生了什麼危險。

「嗯,小貝你別擔心,我們心裡有數,你在家裡,好好的養病,放心吧,我們很快就會回來的。」

「師父,我會好好的替你照顧好小貝的,還有小美她們,我都會看顧著的。」

韓遙微也對著韓楉樰他們點了點頭,師父對她恩重如山,這個時候,她自然是會盡心儘力的,將她的事情給處理好的。

和容小貝還有韓遙微他們,簡單的道別了之後,韓楉樰和容初璟,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這次,容初璟和韓楉樰沒有做馬車,而是騎馬的,這樣一來,速度也會更加的快上一些。

「走吧,我們回去吧。」

在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離開了一會兒之後,容小貝他們,也都回了自己的宮殿裡面去了。

「小貝,你別擔心,父皇和母后是不會有事的,他們也一定會將藥材給帶回來的。」

回來了之後,拓跋玉純寬慰著容小貝,她不想讓他太擔心了,也不想讓他的心裡有失落。

lixiangguo

「我和你們說過,三年之後會給你們原始股份,這份確認書現在就可以了,所有條款都在上面,你們看一下,沒問題就簽字吧。」

Previous article

「楊柏,老夫要活剝你!」元青離身上也有傷痕了,此時玄元金輪已經來到元青離的手中,元青離此時的靈氣已經無法御空使用。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