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楚天……」

祈堇轉過身來,目光複雜的望著他。

「祈堇,這三個小傢伙,沒有煩到你吧。」

楚天神色寵溺,拍了拍小丫長胖的身體,這才平靜的對祈堇說道。

「哪裡……三個小妹妹都很可愛呢。」

祈堇說了一句,接下來卻不知道怎麼再開口。

相對無言,氣氛一時停滯下來。

二蛇心思各異,彷彿最熟悉的陌生人。

「楚天,你要走了吧。」

「嗯。」

「那……祝你保重。」

「……你也是。」

說完之後,楚天搖了搖頭,目光中有著深深的歉意。

咻!

身形一動,神通法力湧出,飛離山峰。

「堇姐姐,再見……」

「堇姐姐,我們走了,一定要來萬妖谷看我們哦。」

「堇姐姐,小丫會想你的。」

山峰上,只傳來三條小蛇戀戀不捨的聲音。

「楚天,再見了……」

祈堇定定的望著離開的楚天,似乎是要將他的背影深深記在心底,然後埋藏。

一滴晶瑩如彩玉的淚珠,隨風而逝…… 蝕雲山脈上空,千羽靈船橫掠而過。

「玄靈前輩,我看你對那道蛇脈大陣十分感興趣,難道有什麼奇特之處?」

楚天和玄靈在船頭盤膝而坐,隨意問道。

「那蛇脈大陣確實有些不凡,是一道極其強橫的凶陣,單論攻擊力,比我玄靈湖的那四極覆地大陣也不遑多讓。」

「什麼?有這些強大?」

聞言,楚天也是一驚。

玄靈湖那四道極品靈脈構成的天地大陣,雖然氣象不顯,但楚天卻深深知道,此陣的不凡。

七彩林的蛇脈大陣,竟然能和之相比,也太過驚人。

這樣豈不是說,七彩林的蛇脈大陣,擁有抵禦妖尊的力量?

「我也有些疑惑,這七彩林實力最強的也只是頂階妖王,根本不可能布下如此大陣。」

「以我的實力,在玄靈湖布下的四極覆地大陣,也是花費了近百年的時間。」

「不知道它們那蛇脈大陣,卻是何人所為。」

玄靈目光閃動,似乎也在奇怪。

「頂階妖王……」

聽到玄靈說七彩林最強的是一位頂階妖王,楚天倒也不在意。

以玄靈前輩的境界,七彩林的一切自然瞞不過它的眼目。

「看來,這七彩林並不像它們表現的這麼簡單,很可能曾經極致輝煌過,這才留下這道不凡的大陣。」

玄靈隨後,也就不再多想。

對它來說,這些僅僅只是讓它生出少許興趣而已。

二者一邊閑談,一邊朝著天邊掠去。

不多時,千羽靈船停了下來。

眼前,出現了一片生機勃勃的森林,無數妖獸生活在其中。

其中,有一株樹木最為顯眼。

此樹大約百丈左右,樹冠高聳,一片青翠之色。

樹冠之間,垂下無數的分支,又化為一株株的分樹,一直蔓延十幾里之遠。

也就是說,一株樹就佔據了十多里的範圍,無比顯眼。

此樹,就是另一個妖王族群,靈明一族族地的祖樹——沐月靈樹。

靈明一族,就是小秘境之中,楚天見到的那隻黃猿所在的族群。

楚天既然要換取各種妖王族群的天賦神通,自然不會錯過此族。

而且,他在小秘境中,也答應了對方會擇日拜訪。

嗡……

龐大的千羽靈船一靠近此樹。

此樹無數樹枝抖擻,樹葉簌簌作響,一層層青色的寶光浮現出來,隱隱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力量。

咻咻咻……

靈樹之中,一頭頭體型各異,顏色不一的猿猴竄了出來。

大多手持棍棒類武器,對著天空呲牙咧嘴。

其中,更是跳出一頭身形高大威猛,通體赤黃之色,如同一座小山的凶猿。

手中揮舞著一根完全由靈礦原石形成的斑雜巨棒。

「來者何人,竟敢闖我靈明王族!」

這頭黃猿擂著胸膛,發出沉悶之聲,沖千羽靈船咆哮。

「黃蒙兄,多日不見,別來無恙。」

千羽靈船上,楚天身形一動,慢騰騰飛了下來。

同時,他眼神一動,也發現眼前這黃猿已經晉陞了妖王境,顯然在小秘境中得到了不少好處。

「你是?」

黃蒙雖然晉陞了妖王境,但根本看不透楚天的人身,一對銅鈴般大小的雙瞳,浮現出狐疑之色。

「萬妖谷之主,楚天。」

楚天眨了下眼睛,開口說道。

「是你,那條妖蛇,楚天!」

黃蒙開始還有些不確定,但看到楚天一旁的三條小蛇,再聽到楚天的話,自然醒悟過來。

「哈哈哈,果然是楚兄,我就說嘛,楚兄哪會這般輕易困死在小秘境。」

黃蒙見是楚天,也是爽朗大笑,將手中巨棒一收,朝著身後的一眾猿猴吩咐道:「小的們,不是敵人,而是貴客,快去通知族王。」

「不必了,我已經知道了。」

「萬妖谷之主來訪,是我靈明一族的榮幸,在下黃山。」

這時,靈樹之上,又是一頭黃猿飛了出來,不過體型和普通猿猴差不多大。

顯然,這頭黃猿是一頭資深妖王,能隨意變幻體形大小。

其實,妖獸一但晉陞入妖王,神通自成,都能改變大小甚至體貌,只是大多妖獸都更願意以本體示人,更感愜意。

當然,這種改變僅僅只是假象,與楚天這種真正化形的人身有質的區別。

黃山的身旁,還跟隨著另外幾頭妖王。

有的是猿類,有的是猴類,模樣不一。

其中,有一頭老猴,神狀蒼老,皮毛稀鬆,十分不起眼,但雙目開闔間,隱有電蛇遊走。

所有的猿猴似乎都以它為尊,甚至那族王黃山也是一樣。

「玄靈前輩?」

就在這時,這頭老猴子看到玄靈,渾濁的老眼卻是暴發出精芒,有些難以置信。

「小猴子,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玄靈見到這隻老猴子,也是目光一閃。

「玄靈前輩,你認識這隻老猴?」

楚天見狀,也是一奇,不由開口道。

「這隻小猴子叫蒼雷,我曾經以人身遊歷雲武之地時,指點過它。」

玄靈隨口解釋,並沒有具體多說。

「前輩,晚輩蒼雷,給你行禮了。」

那叫蒼雷的老猴神情激動,直接迎了上來,對著玄靈就要行跪拜之禮。

見到玄靈,蒼雷不能不這麼激動。

當它還是一隻妖將境的小猴子時,要不是遇到玄靈前輩,得到對方的無私指點,根本不可能有如今的成就。

雖然當時玄靈只是隨手的指點,但一位妖尊的境界領悟,足以讓它受益終身,如同再造。

「小傢伙,你現在也是一族老祖了,隨便跪拜,成何體統。」

也不見玄靈有任何動作,這隻老猴就感受到一股無形巨力,將它攔住,再也跪不下去。

「這一次,是楚天小友有事拜訪你族,我只跟隨便看看,不想聲張,你就當我不存在。」

隨後,玄靈更是提了一句。

「是是是……」

蒼雷克制住心中的激動,隨後看向一旁的楚天。

它可是知道,玄靈前輩久不出世,也根本不見任何人。

它曾經數次前往玄靈湖,都沒能見到玄靈前輩一面。

想不到,眼前這楚天,竟然能請動玄靈前輩出山。

而且看樣子,玄靈前輩似乎還格外看中這位後輩。

「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還請玄靈前輩和楚天小友進靈樹一敘。」

隨後,這隻老猴子就畢恭畢敬,將楚天和玄靈前輩請入眼前的靈樹中。 沐月靈樹之內,虯龍般的樹枝相互盤纏,形成一個個奇特的空間。

而且因為是由靈樹形成,靈氣濃郁無比,更蘊含不凡生命精華,無形之中,就擁有洗髓伐骨的種種好處。

常年居住在這沐月靈樹中,對於修鍊的幫助更是不可估量。

「你的意思是,要換取我族的天賦神通?」

樹冠中,一處最大的空間內,那隻老猴神色古怪的開口。

這處大殿,分列著一張張天然而成的木座。

不過主座之上,卻空無一人,顯然老猴吩咐過了,沒人敢坐。

至於玄靈前輩,倒也不想摻合,自顧自的在這靈明一族的族地晃蕩,四下打量。

蒼雷更是心神一動,將黃蒙和另外一隻族中資質最高的小猴子派了下去,跟著玄靈前輩。

要是玄靈前輩心情一好,隨意指點一二,二個小傢伙就能受益終身。

「我此行確實是這個目的,雖然有玄靈前輩在,但我也不會讓你族吃虧。」

楚天心神一動,將早已經準備好的一應交易物品擺了出來。

……

片刻之後,楚天便和這靈明一族達成了交易。

lixiangguo

「唔……拉幫結派,單單是靠耀武揚威是不夠的。崑崙宗和蜀山劍宗,靠的不過是威勢,其餘的宗門依附在他們旗下,未必是真心賣命,反而還有諸多的怨言,真正到了大戰的時候,其它宗門的人根本靠不住。所以,他們現在看似強勢,實則不足為懼。」

Previous article

「你可得了吧!就咱宿舍老三那情商?那次班裡一妹子寫情書,他愣是給把錯別字改了還在信下面寫了批準點評給人家送回去!你是沒見當時那個女生的臉色啊。」老四用手在臉上抹了一把,「老難看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