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桀——該死的人族!卑鄙,無恥,你竟然給我下毒!」

鷹妖獸要瘋了,整個身體更是因為疼痛,而開始不斷的顫抖起來。而此時的葉夕瑤卻已然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同時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乾糧,悠閑的吃了起來。

「你,你……老子和你拚命!」

妖族向來將人族視為螻蟻。如今卻被一個小小的螻蟻戲弄,向來高傲的鷹妖獸哪能不怒。可就在鷹妖獸張嘴大叫的瞬間,只見眼前的葉夕瑤忽而抬手一揚,接著一道黑影便瞬間S到了它的嘴裡。

「你……咦?不疼了?!」

鷹妖獸一愣,當下看向葉夕瑤。這下子哪還有不明白的,當下轉身就跑。可這一次,葉夕瑤卻依舊沒有阻止,依舊平靜的吃著乾糧。

「女人,你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小正太最近正和葉夕瑤冷戰。不過剛剛的事情,他卻也看的清清楚楚。可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女人一定在算計著什麼。

葉夕瑤沒吭聲,只紅唇一抿,笑了下。而就在這時,只見天空之上,一道黑影直撲而來。剛剛飛走的鷹妖獸,竟然又自己回來了。

並且,剛一著地,鷹妖獸便整個身子直接趴在了地上,同時狠狠的瞪著眼前的葉夕瑤,叫道:

「卑鄙的人族,說吧!你究竟要做什麼?」 事情到了這個份兒上,鷹妖獸再不明白眼前的這個卑鄙的人族想做什麼,那它就是傻!

葉夕瑤聽不懂妖語,但卻也看出了鷹妖獸眼中極不情願的屈服。

當下起身拍了拍手,然後隨手在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個鐵G,便在地上畫了起來。

葉夕瑤畫了不歸林,畫了赤血湖,最後又將羊皮冊子上的右下角的骷髏畫了出來。

鷹妖獸忍著毒發的疼痛,先是瞥了幾眼,沒什麼反應。可就在葉夕瑤在赤血湖的右下角畫出骷髏的時候,鷹妖獸卻頓時愣住了。

這人族,她怎麼會知道……

鷹妖獸微微心驚,卻沒有立刻吭聲。但即便如此,它的反應依舊讓時刻暗中注意它的葉夕瑤,盡收眼底。

只是葉夕瑤並沒有停下。而是在畫完骷髏后,抬手拍了拍自己,然後又用鐵G指了指羊皮冊子中,另外一個小×對應的位置。

也就是赤血湖的東北角。

「你想讓我帶你去這裡?」

鷹妖獸明白了,隨口問道。葉夕瑤點頭,可緊接著鷹妖獸卻瞬間冷笑一聲,同時下巴一揚,用妖語說道:

「不行!你一個小小的卑鄙人族,竟然還妄想讓我這個高貴的鷹族當坐騎,你當我是什麼?簡直是痴心妄想!」

葉夕瑤就算不懂它的話,也看出了它的意思。當下秀眉一動,接著抬起鐵G,照著鷹妖獸的腦袋,就直接打了過去。

「桀——!該死的,你做什麼?」

本就渾身毒發疼得要死,驟然再被襲擊,鷹妖獸瞬間尖叫一聲。可葉夕瑤卻不管它,當下用鐵G又指了指小×的位置,然後看向鷹妖獸。

鷹妖獸反S性的拒絕,葉夕瑤瞬間又拍了過去。幾下反覆,轉眼的功夫,便將鷹妖獸收拾的沒脾氣了。

這時,葉夕瑤才冷哼一聲,當下道:

「早答應不就好了?!」

說著,葉夕瑤這才又將一顆小藥丸扔到鷹妖獸嘴裡。隨即沒一會兒,鷹妖獸就不疼了,當下站起身,葉夕瑤隨即一個翻身,坐到了鷹妖獸的背上。

鷹妖獸此時也是有苦難言。可為了小命,只能忍辱負重。隨即雙翅一展,瞬間直衝雲霄。

**

有了鷹妖獸當坐騎,之後的行程簡直一日千里。

只是這鷹妖獸好像不想讓其他妖獸看到它被人族驅使,所以故意飛的極高。對此,葉夕瑤倒也沒說什麼,畢竟過猶不及的道理,她還是懂的。

可讓葉夕瑤感到奇怪的是,在飛了大半天的時間后,葉夕瑤明顯感覺到鷹妖獸在繞路。但天空比不陸地,根本沒有繞路的道理。

所以一經發現,葉夕瑤頓時眸光一閃,剛要對鷹妖獸動手,卻又停了下來。隨即探頭向下方看了下,這才發現,就在自己身下地面左側的不遠處,竟驟然出現一片汪洋的血紅。

鮮艷的紅色,如同最新鮮的血。妖異中帶著懾人的力量,遠遠的一大片,根本望不到邊際。即便此時葉夕瑤身處高空之上,依舊能感覺到那片汪洋帶來的詭異波動。 「那就是……赤血湖?!」

葉夕瑤皺眉,忍不住驚呼出聲。

鷹妖獸聽不懂葉夕瑤在說什麼,以為她在問她為什麼繞路,當下不情不願的說道。

「哼,竟然連赤血湖都不知道……告訴你,赤血湖的上空不能飛,所以只能繞路。」

一人一妖,言語不通,卻也不至於驢唇不對馬嘴。好在之後葉夕只看了那赤血湖幾眼,便沒再言語。

因為那個赤血湖給她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這讓葉夕瑤直覺的不想靠近。

赤血湖很大,大到簡直就像一個海。好在鷹妖獸的速度夠快,可即便如此,也飛了小半天的功夫,才將整個赤血湖徹底饒了過去。

隨後又過了一個時辰的功夫,葉夕瑤終於到了那羊皮冊子上表明的小×所在的位置。

只是落地之後,葉夕瑤就有些傻眼了。

原來只見,這小×所在的位置,竟是一個直徑最少有幾十丈的巨坑!

而且,這個坑很深,深到在坑底已然看不出什麼土黃色的沙土了,而是一層層有些泛著黑紅色的泥土。

葉夕瑤站在坑邊無語。而那鷹妖獸也不禁愣住了,歪著頭,看了那大坑好一會兒,隨即幸災樂禍的說道:

「哈哈,看來是被人捷足先登了!活該!」

其實這鷹妖獸也不知道葉夕瑤在找什麼東西。但眼下的情形很明顯,東西已經不在了。

而此時,神識中的小正太也是一樣的想法。甚至,因為之前那隻吞龍木的關係,小正太更是直覺的認為,這裡一定也藏著一隻魔獸。所以當下怨念道:

「看吧,我就說快點,你偏不聽。被人先下手了吧,哼!」

「你覺得是被人捷足先登了?」葉夕瑤在神識里反問。

「要不然怎樣?這裡這麼大一個坑,肯定是之前有什麼東西,如今東西沒了,不是被捷足先登,又是什麼?」小正太沒好氣的說道。

「可這裡要是被人先下手了,那屍體呢?」

「被吃了唄!別忘了,這巨石戈壁本就邪門,一點血都能被吸收的一乾二淨。沒留下痕迹,不是很正常嘛!」

葉夕瑤點頭,但卻總覺得事情並非這麼簡單。可此時的鷹妖獸卻等不及了,當下用妖語叫道:

「卑劣的人族!我已經按你說的,把你帶到這裡了。快把解藥給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說話的功夫,鷹妖獸還怕葉夕瑤聽不懂,當下伸出翅膀比劃了一下。葉夕瑤倒是沒難為它,可就在葉夕瑤將要把解藥拿出來的時候,一陣微熱的觸感,卻頓時從懷中傳了出來。

葉夕瑤一怔,當下伸手從懷中將熱源拿了出來。待低頭一看,卻見竟是一枚令牌。

而這令牌正是當初崔賢交給她的傳靈令!

並且,當初崔賢說過,若是看到葉夕瑤想找的人,便會用傳靈令通知她。而如今傳靈令有反應了,也就是說……崔賢遇到了塵塵和金胖子他們?!

想到這個可能,葉夕瑤抬頭看了眼眼前的深坑,當下拍了拍鷹妖獸,同時指著赤血湖的方向,說道: 「去那裡,快!」

葉夕瑤低聲命令。可鷹妖獸卻不幹了,當下叫道:

「無恥!你這個卑鄙的人族,不是說了等我送你到這裡,你就給解藥的嗎?竟然還讓奴役我?你當我鷹梵是什麼了?不去!」

說著,這鷹妖獸鷹梵竟整個身子一扭,當下做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大有老子就是被毒死,也絕不屈服的模樣。

見此情形,葉夕瑤這次都沒有使用暴力手段。轉頭看了鷹妖獸一眼,隨即手間微光一閃,一個小玉瓶便出現在鷹妖獸面前。

那小玉瓶極為普通。但即便隔著玉瓶,也依舊能嗅出隱隱的丹藥香味。

妖族嗅覺天生比人族靈敏,所以待那小玉瓶一出現,那鷹妖獸便瞬間鷹眼一動,面露驚喜之色。

丹藥,尤其是靈丹,不斷對人族的修鍊者有好處,對妖族同樣有效。甚至有些丹藥,相比於人族,對妖族的作用更大。

鷹妖獸有些動心了,直覺告訴它,那小玉瓶里一定有自己需要的東西。可最終為了臉面,鷹妖獸還是梗著脖子,沒有半分答應的意思。

葉夕瑤也不惱,接著手間微光再閃,又有一個小玉瓶出現,丹藥翻倍。

鷹妖獸鷹眼放光,但還是沒動。葉夕瑤隨即又拿出了一顆四級魔獸的獸丹。

妖族修鍊和人族不同。人族修靈氣,而妖族更注重修血氣的力量。只是不管是靈氣,還是血氣力量,都不是那麼好獲得的。所以尋找各種靈寶神物,便是人族和妖族大能,修鍊的主要手段。

只是靈寶神物十分難得罕有。所以最簡單的快速修鍊方法,就是依靠獸丹修鍊。只是對妖族來說,除了魔獸的獸丹,人族修鍊者的血R,也是上好的補品。

所以,如今這顆四級獸丹,對於眼下的鷹妖獸來說,簡直是太重要了。甚至可以說,如果它真的能得到這顆四級獸丹,那麼不出一年的功夫,它不但能成功進化成妖族,甚至還有可能直接突破最低等的妖子,達到妖兵的程度。

鷹妖獸欣喜若狂。但轉念一想,卻又強自冷靜了下來。

這卑劣的人族能輕鬆拿出這麼多好東西,那麼肯定還有。我不妨再抻抻她,趁機多得些好處。

鷹妖獸難得腦子靈活一回。可葉夕瑤豈能看不出它的小心思,當下一聲冷笑,接著指間微光再閃,一個巨大的狼牙棒,頓時出現在葉夕瑤手上。

葉夕瑤依舊沒說話,可見此情形,就算鷹妖獸再傻,也看出了葉夕瑤的意思。當下哪還敢廢話,瞬間爪子一抓,直接將那兩個小玉瓶以及四級獸丹收走,同時身子一蹲,叫道:

「快上來,怎麼這麼磨蹭啊!」

葉夕瑤是聽不懂鷹妖獸鷹梵的話,要是聽得懂,肯定一巴掌甩過去。不過眼下葉夕瑤也計較不了那麼多,因為直接告訴她,那邊肯定是出事了。當下不敢遲疑,身形一閃,直接躍上鷹妖獸的背上,鷹妖獸隨即巨大的雙翼一展,瞬間向著赤血湖的方向飛去。 鮮紅如血的赤血湖,神秘而詭異。

絲絲奇異的力量在湖面上升騰而起,化作一團團氤氳的血色霧氣,將整個赤血湖籠罩其中,讓人看不出真切,卻直覺的恐怖和危險。

此時,就在離赤血湖不遠處的一處岸邊上,近百隻妖獸齊聚,呈半圓形散開,一個個臉上露出了譏諷而又鄙夷的笑容,看向眼前的一群人族。

這群人族也有數十人之多,可面對身體高壯如同小山一般的妖獸,他們簡直就像一隻只剛出籠的小J一般,別說是數十人,便是數百人,也彷彿沒有任何用處。

而就在這些人族旁邊的土黃色地面上,則躺著十幾具屍體。這些屍體毀損嚴重,有的腦袋被拍爛,有的整個腹部被D穿,還有些更是被活生生的將整個身體扯得支離破碎……無一不是慘不忍睹。

這便是妖。骨子裡的血脈傳承,讓它們打從一出生就告訴它們,人族是食物,是奴隸,更是可以隨意玩弄的獵物。

空氣中的血腥之氣更濃。而面對著眼前的一眾目光森森的妖獸,一眾人族中,有人面露驚恐,有人悲憤欲泣,有人嚇得渾身發抖,更有人氣的渾身發抖。

這便是實力的壓制。而此時將一眾人族的反應看在眼裡,一頭站在前方的獅妖獸更開口道:

「弱小的人族,看到了吧!這就是實力的差距,竟然還敢和我妖族一爭高下,簡直就是做夢!哈哈哈……」

話落,這獅妖獸隨即張開血盆大口,發出一陣囂張的笑聲。而如果葉夕瑤在這裡,定然能認出,眼前的這隻獅妖獸,就是當初被她拿噬靈貝嚇跑的那隻。

隨著獅妖獸的笑聲,周圍的一群妖獸也隨之大笑起來。

「哈哈,就是!來,還有誰來?」

一眾人族聽不懂這些妖獸說什麼,但就是看錶情,也看出了這群妖獸的譏諷之意。並且,也不是所有人都不懂妖語,所以待那妖獸的話音一落,人群中唯一略懂一些妖語的崔賢,頓時氣的雙目泛紅。

金胖子就站在崔賢旁邊,看到崔賢瞬間暴怒,頓時皺眉問道:

「那兩頭畜生剛剛說什麼?」

「它們在奚落我們,另有一頭在叫陣!」

崔賢回答的咬牙切齒,聲音不大,卻讓周圍的眾人都聽到了。眾人一驚,其中一位剛剛目睹了親兄弟被殺的年輕壯漢,更是再也忍不住。當下一步踏出,雙目凝血,同時揚起手中法器長刀,便直接向著那頭叫陣的犬妖獸砍去。

這年輕壯漢身高八尺,不久前剛剛突破綠階巔峰,達到青階初期。手裡的法器也足有綠階上品。此時全力一擊而出,頃刻間,眾人只覺得一股鋒利如刀的靈力蜂擁而起,凌人的殺氣直撲向那犬妖獸而去。

眾人一喜,倒是沒想到這年輕壯漢竟有如此實力。可讓人沒想到的是,就在那凌厲的刀鋒,將要砍中犬妖獸的瞬間,那犬妖獸只輕蔑的一哼,一股無形的血氣力量瞬間籠罩全身,竟硬生生的將那年輕壯漢的一擊,擋了下來。 接著不等年輕壯漢反應過來,那犬妖獸便已然抬起利爪,猛的將那年輕壯漢拍飛了出去。

噗——

嘭!

先是一口鮮血瞬間噴出,接著那青年壯漢便直接撞到不遠處的巨石之上,然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此時他的整個左邊身子,更是徹底被拍成R泥。刺目的鮮紅中,更是隱隱可見森白的骨茬和破碎的內臟……已然氣絕身亡。

血腥的一幕,頓時讓一眾人族驚懼不已。更可怕的是,剛剛那年輕壯漢可是青階實力,卻連犬妖獸的一擊都抵擋不住。而眼下面前的妖獸足有近百隻……

一時間,一抹凝重的恐懼和絕望氣氛在一些人族中蔓延。而另有一些人族卻越發的怒意上涌,接著一道頎長的身影隨之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正是葉無塵。

只不過,相比於剛剛進入血池古地的時候,此時的葉無塵渾身殺意更濃,待一細看,更是驚人的發現,如今的葉無塵已經是綠階巔峰靈者了。

並且,隱隱有要突破綠階巔峰,達到青階初期的預兆。

而眼看著葉無塵無聲的走出來,剛剛一爪拍死年輕壯漢的那頭犬妖獸頓時大笑了起來。

「哈哈,又來一個送死的!」

一眾妖獸再次鬨笑。而就在這時,人群中的朱海峰卻忽然說道:

「連青階都沒到,還想上前挑戰?真是不知所謂!」

朱海峰因為被葉夕瑤威脅,在之後的一路上,不得不保護閆小蠻。而就在兩天前,他們一行遇到了崔賢等人,然後直到今天,在這裡和這群妖族相遇。

眼下這個情形,朱海峰自己怕死,不敢上前。可眼看著葉無塵出去,卻又心中暗恨,尤其是知道這葉無塵竟是葉夕瑤的堂弟后,更是一直詛咒不已。因此待一看到葉無塵站出來,便不禁幸災樂禍的脫口而出。

朱海峰也是憋得狠了。而他這話一落,頓時引來周圍幾人的側目而視。葉無塵不為所動,可就在這時,金胖子卻忽然抬起胳膊,將葉無塵攔了下來。

「塵兄弟,還輪不到你!我來!」

「胖哥,你……」葉無塵一怔,轉頭看向金胖子。而躲在周玉延身邊的閆小蠻也不禁面露緊張,有些不安的看向葉無塵和金胖子,卻不好站出來胡亂說話。

可此時的金胖子卻邪邪一笑,當下開口打斷了他,道:「怎麼著,連你胖哥都不相信了是吧?!哼,今天就讓你胖哥給你露一手!」

說著,金胖子細長的眼睛瞥了朱海峰一眼,隨即也不廢話,瞬間轉身看向那頭犬妖獸。

犬妖獸一看金胖子,笑了。

lixiangguo

「嘛,總而言之是一個不錯的好男人呢~妹妹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Previous article

滄冥在二人期待的目光下,小心的將粉色的圍巾自納戒中取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