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果然已經到了聚台境巔峰!」

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靈力波動,離岳也是淡淡的笑道。

「來吧,看今天你我二人到底誰能戰到最後!」

司馬雨腳下不停,手掌猛然一握,一股強橫的靈力頓時呼嘯而出,化做了無數如同箭矢一般模樣的能量光柱,快如閃電一般的向著離岳的周身要害席捲而去。

叮噹!

離岳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骨槍,看其樣子到像是什麼動物的枯骨所制,其上還閃著一抹淡淡的毫光。

此時眼見那能量光柱席捲而來,那骨槍也是瞬間閃掠而出,隨後槍身震動,化做無數的殘影,強橫的能量波動間,竟然硬生生將那些光箭震碎了。

「司馬兄,小心了!」

離岳隨後沉喝一聲,其手掌之中的骨槍卻是瞬間迎風而長,最後卻是血肉齊聚,變成了一隻龐大無比的天獅模樣。

「吞!」

離岳眼中光芒微閃,那頭仰天咆哮的天獅在那喝聲落下之時,張著巨口,對著那司馬雨頭頂吞咬而去。

「我頂!」

感受著那天獅獸身體上所蘊含的強大能量,司馬雨也是臉色微變,他感覺得出來此時離岳身上的氣息變化,即便是同樣身為聚台境巔峰,但他也沒有任何怠慢之心。

隨後,他雙掌猛然向半空之中抬起,靈力涌動之間,司馬雨的雙手突然變成了詭異的黑色,而那黑色的手臂之上,一道道血管,如同是一隻只蚯蚓一般,不斷的在其上聳動著。

嘭!

一道低沉的能量炸響,一圈圈肉眼可見的能量漣漪從司馬雨的雙掌之上不斷的蕩漾而出,那天獅獸龐大的巨口,竟然硬生生被司馬雨的一雙詭異黑手硬生生的抵擋了下來,停在了離司馬雨頭頂幾寸遠的地方。

「離兄,我看要小心的應該是你了!」

司馬雨緩緩抬眸,對著離岳微微一笑,旋即雙眼猛然一凝,閃電般的化掌為拳,對著那天獅獸的下巴狠狠轟去。

嘭!

一道巨響頓時傳出,從那司馬雨拳頭上傳遞出一了股讓人恐怖的能量,他這一拳之下,竟然將那龐大無比的天獅獸硬生生的轟飛而去。

此時半空之中,各處的能量光罩之中都在不斷的響起能量的炸響,望著那些光罩之中的弟子,沐青青也是看得有些熱血沸騰。

「這傢伙,不愧是烈陽宗內的佼佼者,與離岳相戰,居然還能佔得如此上風!」

看見那天獅獸的影像被司馬雨轟飛,一些對兩人比較了解的弟子,也是不由得在台下議論道。

「和離岳對戰的那名弟子,看起來實力不弱啊,也不知道是哪一宗的弟子!」

沐青青當然也看到了那一拳,沒想到以離岳現在的修為,居然還有人能與他戰成如此地步。

「嗨,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只不過是烈陽宗里的一名小子罷了,離岳打他雖說費些力氣,但也不至於界在他手上。」

萬事通古鏡此時發揮了他巨大的優勢,將兩的爭鬥做了一翻徹底的分析。

「這傢伙確實是不簡單!」

離岳心中也不是由得輕嘆道。

雖說剛剛那道只是天獅獸的一縷殘魂,但依舊被司馬雨一拳轟飛,看來自己確實要全力一戰。

正在離岳思慮之間,那司馬雨已經揮動著那詭異的雙臂,以一種極為驚人的速度瞬間出現在了一離岳的身前,而那黑色的的雙臂所到之處,竟然留下了些許的黑色痕迹。

嗷!

離岳見狀,連忙是腳尖輕點,而後身形爆退之間,一道龐大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離岳的身後,只不過看其樣子,卻是比之前暗淡了許多。

一道長嘯聲之後,那龐大的身影頓時化做了無數星光,拖著長長的亮尾,對著那司馬雨席捲而去。

「我送你一場大雨!」

……

與此同時,另一側雲婉蓉與連城還在原地望著對方一動未動。

連城實在沒有想到,只不過短短時日未見,這雲婉蓉的修為竟然精進如此之多。

若是自己沒有記錯,那時只是氣海境吧,如今也到了聚台境,而自己身上的優勢已經蕩然無存! 江南面色不太好,緊緊鎖著眉。立冬問了一句:「怎麼了?」他並不知道江南剛剛接到了張北羽的電話,也不知道兩人說了什麼。

「這事…」江南嘆了一聲,語氣中也拿捏不好,「有點太巧了。」

「怎麼回事?」立冬又問了一句。江南說:「就在剛剛,小北給我打電話。說是韓小琪給他打電話,告訴他恐龍要派人來偷襲他,讓他快點跑。」

立冬一聽,愣了一下,玩味的笑道:「喲呵,這小妮子不錯啊!」江南沉默不語,搖了搖頭。趙雨橋看了看兩人說,怎麼回事,一個個在這打啞謎呢。

江南簡單說了一下韓小琪這個人,又說了剛剛張北羽打電話來的事。趙雨橋說,這有什麼,也許是這個韓小琪從良了唄。江南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不了解她。我覺得這事沒這麼簡單。」

趙雨橋白了他一眼,「廢話,就憑你這幾句話我能了解么?」江南沒理他,問立冬道:「冬子,你怎麼看?」立冬伸了個懶腰,雙手背在腦後,漫不經心的說:「我又不是元芳,看不出來。」

江南低頭啐了一聲,小聲道:「我怎麼認識你們倆這種人!」

說話間三人已經走進醫院大廳,直接來到張北羽的病房。

「怎麼樣?!」一見三人進來,張北羽馬上開口問道,神色有些緊張。王子也站起來打了個招呼。轉眼看見了趙雨橋,先是一愣,隨後呵呵的笑了一聲,「喲!什麼風把你吹來了?」說著,走上去抬拳打在他胸口。

趙雨橋瞄了張北羽一眼,兩人互相點頭。他握拳放在嘴邊輕咳一聲說:「今時不同往日了,咱們倆還是保持點距離比較好。」王子雙手叉在胸前,挑眉道:「喲!怎麼不同了?不是初中追我的時候了?」

這話一出,趙雨橋的臉上立刻籠罩一片陰雲,尷尬的看看張北羽,抽動嘴角笑了笑。笑的比哭還難看。

張北羽臉色也不太好,關鍵是吃驚,沒想到趙雨橋和王子還有過這麼一段。強裝鎮定的微笑著看著兩人。王子回頭一看他就笑出來了,「哈哈哈,你吃醋了啊?都是小時候的事了,我跟你說哦,他追了我整整一年呢,哈哈。」

「呵呵呵。」張北羽為了表現出大度,只能跟著乾笑幾聲。

趙雨橋馬上跟上來說:「對對對,都是小時候的事了。小北,你別多想,我那時候腦子被槍打了……」還沒說完,王子一拳朝他臉上打過去,大喊道:「你什麼意思!」這一拳趙雨橋哪敢躲,只能實打實的挨下來。連連點頭說,我錯了我錯了。

「小北。」趙雨橋又叫了一聲,認真的說:「我初一的時候的確追過王子。其實吧,王子那時候長得漂亮,好多男生都追她。我也懵懵懂懂的,就跟著一起追。真的沒有什麼。」

張北羽點點頭,笑道:「沒什麼,沒什麼。」趙雨橋繼續說:「我現在有女朋友的,我們倆關係很好。」張北羽嗯嗯的點頭,心想差不多就行了,何必說的這麼正經。

趙雨橋咬了咬牙,繼續說:「小北,我不想咱們之間有任何隔閡,所以才說這麼多。我只希望你別介意就行。」張北羽一愣,馬上笑了出來,「哈哈,有你這句話就行了!」

其實最容易引起兩個男人之間矛盾的往往就是一個女人。這不單單能表現出張北羽有多麼在乎王子,更關乎到一個男人的尊嚴。

回到正題,張北羽問江南是怎麼回事。江南淡淡一笑說:「鄭天行和龔偉各帶了三個人,現在…已經被我解決了。」張北羽眼皮一抖,問道:「你早知道?」

江南笑著搖了搖頭,「也不算很早,但比你得到消息早了一點。我是在吃晚飯的時候得到了消息,然後馬上聯繫冬子、南八虎。」說著,他轉頭看了趙雨橋一眼,「我怕擋不住他們,還特意把雨橋叫來了。」

張北羽一聽更糊塗了,「吃晚飯的時候知道的?你是怎麼知道的?」

「哈哈哈。」江南大聲笑道:「因為我跟白骨一起吃晚飯啊。」

張北羽愣了半晌,王子的表情看上去也不太相信,疑惑的看著江南。江南一副鎮靜自若,嘴角帶著淺淺的笑容。

「真的?!」張北羽突然大叫一聲。江南這樣說,那就是說明這個消息是從白骨那得來的,也就是說他已經成功策反白骨。就算沒到那個程度吧,反正也差不多,張北羽得到這個消息當然很高興。

「沒錯。」江南始終那樣沉穩、淡然,「從今以後,五幡之一的白骨就是我們的人了!」

「哈哈,哈哈哈!」張北羽半坐在病床上一陣狂笑,「所以,這個消息就是她的投名狀咯?哈哈!」江南含笑點頭,默默地看著他。

「快給我講講。」張北羽一臉好奇的說,「你到底是怎麼說服白骨的?太神奇了吧。」江南輕輕一笑說:「也沒什麼,就是跟她隨便聊一聊。」

接著,江南把自己跟白骨聊天的大致內容說了一遍。當然,這其中還包括自己自殘相逼的情節。

張北羽一直面帶笑容的認真聽著,不忍放過每一個細節。等江南說完之後,立冬對他比出大拇指說:「不愧是靠嘴吃飯的。」江南說:「廢話,你用腳吃飯啊!」

王子輕輕笑著說:「這麼說來,我們可以開始反擊了。按照小北的計劃,下一步應該是要挑撥龔偉和鄭天行了吧?」

張北羽笑著搖搖頭,「我之前的確有過這些計劃。包括煽動龐梓楠獨立、除掉俞飛,可這些統統都是第二選擇,拉攏白骨才是最關鍵的。如今白骨已經是我們的人,吹個牛B,只要她不被恐龍發現,我們靠她一個人就能贏。」

「當然了,這些計劃還是照常進行。我要好好想想怎麼收拾鄭天行和龔偉。」

江南點了點頭,轉念問道:「對了,是韓小琪給你打了電話?」 寬闊的能量罩內,雲婉蓉一臉無奈的望向眼前的連城,纖長柔軟的身體即便是在男裝的包裹之下,依然勾勒出了一道動人的曲線,伴隨著陽光的傾灑,讓本就晶瑩剔透的少女,便得更加的光彩奪目。

所以當下也有許多的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落在了這一處戰圈之內,當然,女性弟子較為多一些。

「唉!」

連城再次嘆息,本以為這次動手,可以與對方打個天暈地暗,可沒想到竟然來人是她!

雲婉蓉與沐青青真實的身份,他是在回了宗門內之後才得知的,而且也是偶然之下聽到宗主提起沐青青時,才知道沐青青竟然是個女兒身。

當下他便也明白了為什麼那離岳竟然對沐青青戀戀不忘,生出那許多的情愫來。

「連師兄,不要再嘆氣,你若是再嘆下去,別人都散場了,我們還沒有打完!」

雲婉蓉嫵媚的一笑,而後開口。

「你…..」

連城抬眸,沒想到一襲男裝的雲婉蓉居然能笑成這副模樣,當下也是不由得一愣。

「既然連師兄你不想動手,到不如這場就讓我贏了吧!」

雲婉蓉玉手一翻,一條綢綾便是出現在了她手中。

聽得雲婉蓉的話,連城扯了扯嘴角,隨後開口道:「那雲師妹你小心了,我一旦出手,可沒有憐香惜玉的打算!」

「請連師兄賜教!」

雲婉蓉當下也是微微揖手,而後清喝道。

隨後連城臉色微凝,渾厚的靈力也是自體內蕩漾而開。

雲婉蓉手中的綢綾瞬間如同是活了一般,從她的玉手之中升騰而起,最後纏繞在了她身體的四周,一雙美眸之中光芒初斂,略有些銳利的盯著前方的連城。

嗖!

一道勁氣閃過,那柔弱無骨的綢綾,瞬間如同一把刀劍一般,對著連城的方向爆掠而出。

嘭!

面對著雲婉蓉的攻擊,連城的雙手猛然向出一探,變掌為拳,對著雲婉蓉的綢綾轟去,一聲巨響之後,那綢綾已經閃電的般的速度退了回去,而雲婉蓉的腳下也是退後了一小步。

而連城卻是文絲未動,這一擊,連城略微佔得上風。

雲婉蓉實在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擊居然被連城如此輕易的抵擋而下,隨後黛眉微皺,又瞧向那無任何波瀾的連城,「看來我不使出全力,怕是這一戰最後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想到這裡,雲婉蓉當下也不做遲疑,貝齒緊咬,手掌猛然一用力,一絲鮮紅的血液瞬間從掌心滲透而出,灌注到了那綢凌之中。

面對與自己不相上下的對手,所能做的,便是儘快動用自己最為強大的力量,爭取一招制敵。

嗡!

磅礴的能量波動,在此刻突然從雲婉蓉的體內蔓延開來,一層淡紅色的光暈以閃電般的速度瞬間將自己與那綢凌裹挾而進。

「雲姐姐這是?」

沐青青一眼便看到了雲婉蓉與連城此處戰圈之中的變化,到底是什麼原因,令雲婉蓉動用了這一道功法。

「雲師姐用的是血煉霓裳,看來連城不好對付!」

一旁的趙勾雙眼微眯,抬頭瞧了一眼那被血色包裹的雲婉蓉,而後開口道。

「當時在秘境之中,連城的功力也僅僅只是化元境巔峰,沒想到只是短短數月未見,如今也突破到了聚台境!」

沐青青盯著那連城瞧了半晌,而後不由得嘆道。

看來在那石殿之中,連城也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那份好處,如若不然,也不可能突破的如此之快。

「可雲姐姐不會有危險么?」

沐青青最為擔心的還是雲婉蓉的安慰,若是非要有一個人扛起振興雲嵐宗的重任,沐青青希望那個人是自己就足夠了。

「危險不會用,虛弱一點倒是會了,必竟這血煉霓裳是耗費精血召喚的!」

趙勾沉吟半晌,而後開口回道。

聽聞沒有任何危險,沐青青當下到是放心了些許,不過眼見那抹紅色越來越鮮艷,那逐漸放下的心,卻是又提了起來。

咕嘟嘟!

雲婉蓉的周身傳出了一道水泡破裂的聲音,隨後包裹於她身體的表面的那道赤紅之色,逐漸的從她身體上剝離而開,緩緩的在其身體旁邊,又多出了一道身影。

隨後那道身影在連城略微有些驚愕的目光之中,緩緩的露出了最終的面目。

「這…..果然是有些門道!」

連城望著眼前兩道一模一樣的人影,也是忍不住揚了揚眉。

他甚至可以感覺得到,那一道影子不僅與雲婉蓉長得一模一樣,就連體內涌動的靈力波動也是一模一樣,可以說,這並不是一道幻影,而是按照雲婉蓉真實的實力拓印出來的。

一對一,他打起來還有一定的難度,這變成了二對一,豈不是要真的一敗塗地?

眼見那連城眼中的顧慮,雲婉那略顯蒼白的臉上掠過一抹小小的得意,隨後玉手微揚,那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身影頓時爆掠而出,強橫的靈力勁氣,陡然對著那連城的身形籠罩而去。

嘭!

連城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硬接了那名影子的一拳,那力道,最少也應該在化元境巔峰左右的修為。看來,也不並不是完全照著本人的實力所幻化出來的。

一拳並未對連城造成任何傷害,那身影卻是一臉無所畏懼的沖著連城再次爆沖而來,其眉心光芒涌動,看來是雲婉蓉操控的同時,在其臉上也有所顯示。

擒賊先擒王!

連忙腳下速度不減,一面躲避著那身影的攻擊,一面向雲婉蓉本體所在的方向大力奔去,他相信,只要抓得住雲婉蓉本身,這複製體肯定也會瞬間瓦解。

「嘭嘭嘭!」

可沒想到這時,雲婉蓉也看出了連城心中所想,手中的綢凌不斷的揮舞,一道道能量光束不停的向連忙攻擊而去,從而打亂了他腳下的步伐。

「哼!」

lixiangguo

戰亦寒神識一卷,在場的所有隕星海弟子瞬間消失無蹤。既然隕星海喜歡將人關在海底牢籠,那他就讓他們自己試試被關在海底牢籠的感覺。

Previous article

趙信雖說睜不開眼睛,但是對於身邊都有什麼人還是清楚的,聽著說話人的方向,趙信確定那個人是鬼族人。至於他口中的「日照」,則是台上人鬼族男子所說的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