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東哥會殺了你的,我相信他。」還不到十一歲的虎子咬著牙喊道。

「嘴還挺硬的,現在我給你一個選擇,你大喊讓他滾出來,如果那小子出來了,我就放你一條生路,也放你全家一條生路。」

渠八仍然笑眯眯的說道。

虎子面露猶豫。

「你想啊,你爹娘和你爺爺和那小子哪個重要,只要那小子死了,我就不殺你爹娘和你爺爺。」渠八循循誘導般。

「好,我喊,但你要先放了我,還有我的胳膊……」虎子掙扎了一會,說道。

渠九將虎子放了下來,並且將虎子的胳膊安好,在旁邊笑著等虎子喊。

「我喊了。」

虎子向前走了幾步,回頭望了渠八、渠九一眼。

「大聲喊,把他喊出來我就放了你。」渠九咧嘴,看著虎子就像看著獵物一樣。

渠河匪們都是一臉戲謔的笑容。

「我要喊了……」虎子聲音起初略有顫抖,隨後他洪亮以及不顧一切的聲音傳出。

「東哥你一定不要出來,一定不要來救虎子,虎子只求你救一救我爹娘和爺爺。」

一口氣喊完這句話,虎子就向前跑去。

「臭小子。」

渠河匪臉色猙獰起來,沒想到他們被一個小娃娃耍了。

「殺了他吧。」 帶著星際闖美幻 渠八表情淡淡,狹長的眼睛卻有陰毒閃過。

渠九獰笑著向虎子走去,每走一步,奔跑向前沖的虎子都彷彿感到魔王離他進一步,最終虎子摔倒了。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虎子向後爬,臉上露出害怕、恐懼。

「小小年紀還敢騙人,不過我就是喜歡你這樣的小娃娃,吃起來好吃,等吃了你,我還要去把你爹你娘你爺爺全剁成肉塊。」

渠九殘忍的笑著,抬手就向虎子抓去,虎子根本躲閃不了,只能等待命運的一抓,他目露絕望和恨意。

就在這時,似有身影一閃,來到了虎子身前,渠九抬起的手被捏在了當空。

「什麼人。」渠九感覺自己的手腕動彈不得,而且還有一種碎裂之感,立刻身上滾滾真氣散開,另一隻手就向前方砸去。

到底是真武九重的存在,來者也因為渠九的攻擊而不得不退避。

「小子,你終於敢出來了嗎。」渠九活動了一下手腕,看著來人凶厲一笑。

「圍起來。」

渠河匪都拿出兵器,面露凶厲。

「東哥。」虎子看著眼前的身影,目露喜色,雙眼都湧出了淚水。

「是我的錯。」莫東拉起虎子,有些歉疚,其實他可以更早的出來,但是天性的警惕讓他在外面觀察了一會。

「東哥,快跑,快跑。」虎子卻沒有在意莫東的歉意,而是立刻反應過來,急慌慌的道。

虎子這樣,讓莫東眼中歉意更多,同時也有一抹殺意。

「跑,來了都得死。」渠九聞言一笑,只是這笑容很殘忍,他踏步上來,氣息鎖定莫東。

「你就是殺死老十二的小畜生。」渠八眯著眼睛,身上也勇氣一股煞氣。

「果然是匪類,沒有一點教養。」

莫東看了眼渠八,掃了一下所有渠河匪,臉上露出凌厲殺意:「我不找你們,你們反而再次惹到我,今天就下地獄陪你那醜陋的弟弟吧。」

「你找死,老九先卸了他的四肢,讓他瞧瞧我們渠河匪的厲害。」

渠八吐出三個字,眼睛射出陰毒的光芒。

「我會把你的腦袋擰下來,為老十二陪葬的。」渠九踏步上前,就有滾滾真氣席捲過來。

真氣之中還有血腥味道,顯而易見渠九殺過不少人,而且就在今天也殺了人。

這氣息撲面而來,虎子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厲害的人,仰著頭,愧疚的說道:「東哥,如果不是我……」

「傻小弟,你難道對我就這麼沒有信心,且看我怎樣斬掉這個畜生。」

莫東聞言一笑,把虎子拉到身後。

「九當家的,可不要直接把他殺死了,那樣就不好玩了。」

「是啊,我們可也要玩玩,不如就像八當家說的那樣把他四肢卸掉,看他如何走路。」

「哈哈,肯定是和螃蟹一樣。」

寧西河畔大地情 渠河匪輕鬆的笑起來,在他們看來渠九對付莫東還不是手到擒來。

渠九的實力可比渠十二強太多了。

「放心,我會手下留情的,不過敢殺我們老十二,現在就給我去死。」渠九獰笑著一掌拍來。

「該死的是你。」

莫東一掌轟去,虎嘯驚天,彷彿有白虎之影直接將渠九一口吞下去。

轟鳴聲中,渠九吐血倒退出去,他一臉的震驚以及恐懼。

渠河匪們的笑容都淡了。

「東哥,好厲害。」虎子也驚呆了,隨即就激動的喊起來。

「看我為你報仇。」

莫東回頭一笑,身軀一晃就來到渠九面前,速度之快超乎渠九想象。

「你不是喜歡吃人嗎,不知道你自己的肉好不好吃。」在渠九驚恐的目光下,莫東一掌拍在渠九的腦袋上,竟然將渠九的腦袋拍了下去。

這時候看去,渠九就是無頭之軀,而他的腦袋沒入了胸軀之中。

這可是只靠力量做不到,需要對力量絕對的掌握、入微級別的掌控才可以做到。

而這就是半個月來,莫東修鍊的進步。

「好厲害。」虎子先是有些驚懼,但隨即就對莫東一臉崇拜。

而渠河匪們臉上有了恐懼,渠九的實力他們都很清楚,不說真武境界無敵,也是少有敵手。

可現在竟沒有還手之力的被殺了。

渠八的瞳孔也是一縮,他雖然比渠九強一些,但也強不了多少。

「小子,先留你一命,下次必取你性命。」

渠八知道遇到了勁敵,自知不是對手的他,翻身上馬,竟然駕馬要逃,而且他一點也不管下屬和兄弟。

「我說過你們都得死。」

莫東的聲音回蕩,身影幾個閃爍越過了駕馬的渠八,虎掌拍擊下去。

「不要欺人太甚。」

渠八阻擋吐血翻下了馬,臉色蒼白,目露陰狠道。

「真是聞所未聞,渠河匪跟我說不要欺人太甚?」莫東諷刺一笑,走了過去。

「給我殺了他。」渠八厲喝一聲,渠河匪們猶豫了一下,都面露兇殘的向莫東衝來。

他們都是兇殘至極、亡命之徒,雖然莫東實力很高,但他們可有八個人。

這些渠河匪修為不過在真武六重境界左右,其中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真武七重。

但渠河匪打法亡命,倒是對莫東稍微做了些阻礙。

「砰。」

莫東下手不留情,接了他一拳一掌的直接死了,到了如今,他的力量接近萬鈞,頃刻就有三人斃命。

就算渠河匪再兇悍,此時也被莫東的力量震撼到。

「死。」渠八使著一把刀,向莫東劈斬過來,而此時停止的渠河匪又對莫東攻擊過來,好為渠八爭取機會。

剛才所有人都見識了莫東的身法,清楚除非他們合力將莫東殺死,否則根本逃不了的。

莫東身軀一晃,渠八的刀從他身前劃過,刀氣劈碎了幾棵樹木。

「轟。」

莫東一掌轟了過去,渠八沒有辦法與莫東硬拼一掌,直接吐血橫飛出去。

「嗯?」

三界紅包群 當和渠八對掌的時候,莫東就感到了不對,因為他捕捉到了渠八臉上的陰謀得逞的笑容。

果然,一股酥麻從手掌湧入四肢百骸,掌心內一點黑色迅速擴大,熟悉他整隻手都黑了。

「有毒。」莫東臉色一變。

「你死定了,你中了我的五毒掌,哈哈,小子跟我斗你還嫩點。」

渠八陰笑著站起來,剩餘的渠河匪們也都鬆了一口氣,看向莫東的目光凶厲起來。 第七十三章青龍山

毒是任何人都聞之色變的東西。

莫東的掌心先是由一黑點,隨後彷彿黑洞一樣瘋狂的吞噬了他的正只手,整條手臂。

毒素入侵了他身體的全部,莫東蒼白的臉色也黑起來,他只覺得頭昏眼花,死亡之手在侵襲著他。

「東哥,你怎麼了。」虎子跑過來,卻被一個渠河匪獰笑著抓住了。

「中了八當家的五毒掌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抓住虎子的渠河匪放肆獰笑著。

「五毒掌。」

莫東身軀顫抖,體內彷彿有無數只老鼠在撕咬他,而他的血肉要開始腐爛,他看到了虎子被渠河匪抓住,也看到了渠河匪臉上的獰笑,但此時的他身上沒有一絲力量。

就算是以莫東堅定的心性,也有點絕望,不過就在他的五臟六腑都要染上毒素的時候,體內一股超然的力量出現。

在這超然的力量出現以後,五毒掌的毒力像是雪遇到火,頃刻消融。

這還是那股力量。

莫東心中又喜又驚,沒想到通天石門給予他的力量,連毒都可以消滅。

那豈不是說,他百毒不侵了。

「五毒掌,可是我的底牌密招,用它我連蛻凡境界的靈士都殺過,何況是你這個小畜生。」

渠八並沒有發現莫東的異常,他向莫東走來,狹長的眼睛射出著陰狠毒光,像獵人捕到獵物的笑容越來越盛。

「我們渠河匪有油鍋、扒皮、煉肉等手段,你殺我九弟和十二弟,我要活活折磨死你。」

渠八走到了莫東兩步之間,看著黑成一塊焦炭,而且明顯有腐蝕跡象的莫東,渠八從懷中拿出兩個鐵勾。

每個鐵勾有兩個勾,打磨的無比尖銳,閃爍著鋒銳的光芒。

「現在,我先將你肩膀上的肉撕掉。」渠八拿著鐵鉤向莫東肩膀扣去,陰狠兇殘。

「是嗎。」

忽然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莫東抬起了頭,臉上的黑色肉眼可見的消失,而他抬手就向渠八擊去。

「沒有人可以解我的五毒掌,而且中了我的五毒,你的實力又有多少呢。」渠八很吃驚,但馬上鎮定起來,不過生性狡猾的他還是向後退去。

這時候,莫東身軀一晃,易步踏出,三步之遙瞬息而至,此時莫東手掌上的黑色也如潮水般消失。

「不可能。」

渠八見到這一幕,驚悚起來,無比震驚,連蛻凡靈士都死在他手上過,但莫東似乎安然無恙。

「我不信。」渠八揮著五毒掌再次向莫東襲去。

兩掌相碰,渠八的臉色剎那就白了,浩瀚的真氣和力量湧入他的體內,頃刻毀滅了他的生機。

死的時候,渠八還是死不瞑目的表情。

莫東運轉著真氣,體內的毒素已經被徹底清除,他轉過身看向抓著虎子的渠河匪。

「別過來,你過來我就殺了他。」這個渠河匪身軀一顫,捏著虎子的脖子,猙獰著臉。

其他渠河匪也跑到了他身後,渠八都死了,他們這些人活命的機會,只有劫持虎子。

「放開他。」莫東沉聲道。

「放了他,你能放過我們嗎。」渠河匪天不怕地不怕,此時面對連五毒掌都不懼的莫東,聲音顫抖竟期望起來。

這時,莫東身軀一晃。

渠河匪都見識了莫東的身法,都向後瘋狂去退,在退的時候手用力,就要在瞬息將虎子殺死。

不過就在那瞬息之中,渠河匪忽然感覺額頭冰涼,他的前方就出現了一個人,隨後他雙眼黯淡,生命已經流逝。

只見他的額頭上多了一個指洞,正是指洞湮滅了他的生機。

「放過你們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lixiangguo

所有人,包括蘇慕婉在內,他們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在了洪錚的身上。此刻可謂是萬眾矚目。

Previous article

李富坤趕緊泯了口龍井,他最近這段時間,正準備抓進攻勢,採用各種辦法拿下丁秀,沒想到幕後還有這麼一出。他仔細想想,這倒是很有可能,或許丁秀正醞釀著一個計劃,準備敲詐勒索自己一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