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未。。未來??」

媽的智障?! 「現在戰況怎麼樣了,咳咳,咳咳。「學院聯盟的精靈院長問道。

本來意氣風發,老態龍鐘的學院院長現在更顯老態,面色不但先得蒼白還有一些不正常的潮紅,頭髮雖然被綁起來,但是可以清晰的看到本來金色的頭髮已經開始泛白,聲音也沒有以前嘹亮,變得有一些沙啞,不時有咳嗽。

要知道學院聯盟的院長不但是純種的精靈住,而且還是其中的至尊王族血統,這種血統的精靈被稱為人形神獸,實力,天賦完全不在神獸之下,甚至在領悟這一方面要比神獸厲害許多,更何況能當學院聯盟的院長也就意味著是整個四系星的統治級的人物,實力保底也有九級巔峰的修為,別說病痛,剁成十八塊都能重生。現在這樣的狀態明顯不正常。

「唉,現在在此的都是學院的最後的力量,有什麼不能開門見山的說的呢?」

本來應該十分擁擠,人頭濟濟的學院聯盟總部現在已經冷清了許多,不但學院長老,供奉等少了一大半,就連在學院聯盟總部修鍊學習的學生都全部不見身影,只能偶爾看到寥寥幾個在打掃和修鍊。

「稟院長,半年前一戰之後我們已經把所有學院的學生遣散,雖然還有一些學生不願離開,但是我們決定在最後一戰開始前就算打暈送走,我們也會把這些學生送離開。而至於一些年輕新加入的老師我們也不讓他們留在學院徒添傷亡。」

原來在半年前的時候,獸災盟等聯合組成的神盟終於發動了最終一戰,集合所有力量意圖直搗黃龍,攻陷學院聯盟。雖然在外界大家都傳獸災盟和學院聯盟的戰爭是為了爭奪四系星的話事權,以及由來已久的恩怨才會爆發戰爭。但是學院聯盟知道,獸災盟自己也知道,他們對於四系星的統治權沒有一點興趣,獸災盟的目的從最開始,從獸災空間被創造出來就成立的獸災盟,目的就只有一個。

復活一個人。

而學院聯盟是從上古時候獸災空間爆發的那次SSS級獸災才成立的聯盟,可以說比獸災盟建立的還要遲,但是奇怪的是學院聯盟的創建很快,核心人員一下子就決定了,好像這根本就不是臨時起意一樣。

而事實也是這樣,雖然學院聯盟創建得慢,但是聯盟的前身卻是和獸災盟一起創建的,因為兩個組織其實是由一個分裂出來的,因為意見不合而分離的。

既然獸災盟的目的是復活,那麼不用說都知道,爭執的原因就是復活與否的問題了。一個說要,一個說不要,那麼最終肯定會導致意見不合而各走個的道路。

「走了就好,走了就好。只要學生還在,那麼學院就在。鑰匙的情況如何?」

稟告的老者搖了搖頭說道:「有消息傳來,他們已經獲得了第二把鑰匙,我想他們會在近期就會進攻,打開封印了吧。」

「封印一共有四道,需要四把鑰匙,我們送出去了三把,還有一把在我手上。雖然他們就算得我手上的也集不齊,但是,妖座啊妖座。唉,難道真的已經萬事休矣?天亡四系嗎。」

解開封印肯定是需要四把鑰匙都集齊,特別是這種級別的封印更是沒有其他辦法。強破?別做夢了,這種級別的封印可以稱之為神級封印術了,神祇來了也無法強行破開。但是世上沒有什麼是一定的,沒有絕對之事。就好像趙漠被天師留下的封印一樣,解開封印需要忘川河水,但是忘川河水在小白夜手上,他拿不到。但是依舊有代替的方法,。

學院聯盟的封印也一樣,封印有四道,鑰匙有四把,現在只有三把,少了一把按道理是無法解開封印的,但是並非絕對,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天都只能掌控四十九留出那最後的一,意味著世界上總有那麼『一』是生存的道理。

妖座正是那個『一』,所以獸災盟才會和趙漠合作,才會因為趙漠拖延進攻的力度。因為他們已經算過,不管怎麼樣,最多只能獲得三把鑰匙,第四把別說獸災盟不知道,他媽連學院聯盟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找??

「可惡,叛徒!要是沒有那些叛徒我們何至於此!」

日常二五仔了,學院聯盟勢力強大得可怕,就單單說學院聯盟的院長,精靈王族血統,至高修為用通俗易懂的解釋就是:精靈皇。

龍族的皇實力上也就五五開吧,怎麼可能一戰就被打敗?

其實每個組織都在防範二五仔,但是每到緊要關頭都會蹦出一兩個出來,不是他們傻,而是這種事情誰都防不住,也想不到。

學院的副院主,當初和院長同時代出道,競爭院長職位也是因為對方推選,把院長寶座拱手相讓才輪到現在的老院長的,要是當初沒有相讓,可能人家都是院長了,而且實力完全不在院長之下,還是年少就一直並肩作戰的兄弟,這樣的人會是二五仔估計他自己都不會信。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院長身上的傷病有一半都是拜他所賜,而且還有不少長老也叛變到神盟中去,才導致現在的狀況。

老院長彷彿又蒼老了,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並沒有再說什麼。

就在場面氣氛異常嚴肅的時候,攻擊開始了。

轟隆!!!

整個學院聯盟總部好像發生地震一般在顫抖。

「唉,各位,我身為院長自然有責任與學院共存亡,但是各位沒必要,走吧,你們身後還有需要庇護的小輩,享受天倫之樂。」

不過很快精靈院長就搖了搖頭,在場的修為保底都是九級,都是人精了要走早走了,能留下來的都有自己的理由。

「好!有諸位戰友在!老夫也不枉此生,走!殺一個不虧,兩個有賺!」

至於另一邊我們的主角。。。

「我說我們這樣子慢悠悠的過去人家怕是已經打完了吧。」

「打完就打完咯,我又不是去救人,我只想打死那傢伙而已,其他事情我沒興趣管。」

「你沒興趣那你拿著最後一把鑰匙幹嘛。」

「嘻嘻,挖墳盜墓啊。」 「這件,這件還有這件。」

「哎呀,這位絕世仙子真是有眼光,這三件衣服都是我們公司首席設計師tony設計的,纖細中不乏大氣,復古得來又有一點時尚的元素。材料更是一。。。」

「我還沒說完呢,還有這兩雙高跟鞋,這三個包和這兩頂帽子」

「哎呀,哎呀,所以說這位仙子真乃天仙慧眼,這兩雙高跟鞋和這三個包以及這兩頂帽子同樣是我們公司首席設計師tony設計的,搭配起來簡直完美的符合仙子的氣質而又不會太突兀,簡直就。。。」

「這些我都不要」

媽賣批!!!售貨員小姐姐臉都黑了,受過訓練的笑容都快撐不下去了。幾個意思??說都是同一個設計師的你都不要?人家的罪你了還是吃你家大米了。口水都廢了這麼多以為是個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沒想到是來耍樂的窮B。

「其他我都要了。」

風輕雲淡,語氣沒有一點的囂張,也沒有一種財大氣粗的霸氣,就是這麼的簡單,不跟你多BB,就六個字『其他我都要了』。

「喂!等一下!!」

沒等售貨小姐姐和店裡面的其他客人正在宕機的大腦反應過來,坐在沙發上休息的一個男子站起來制止了這個『暴行』。

售貨小姐姐聽到這位土豪千金的同伴出來制止,鬆了一口氣:「這才對嘛,我們這裡可不是什麼街邊小店,都是全國最頂尖的一流名牌服飾,要把這裡全買下來那個金額可是天文數字!」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當然有了!!你說購物要用腿走不開車,那就走咯。你說買了的東西不能放進儲物戒,要拿著才有感覺,那就拿著吧。但是!你說你現在買這麼多便宜地攤貨回去幹嘛!!你這東西一件才兩三十金幣,這裡的東西居然都是用金幣做單位,連用靈石做單位都沒有,買來幹嘛!當桌布用嗎?」

小白夜有點小生氣了,當初他買給韓靜兒那條一字肩的衣服這麼便宜也要兩百多靈石,相當於兩千多金幣,這裡的東西全部買下來估計也就這個數把,還頂不上一條普通裙子,掉身價啊。

韓靜兒也知道小白夜只是疼自己怕穿不合適。

「別生氣嘛,這些東西其實設計的還不錯的啊,又便宜實惠啊。」

「十件」

「十分之九」

「十分之一」

「二分之一」

「五分之一」

兩人好像在買菜講價一樣,不同的是,人家這裡是商量買下這家店商品的幾分之幾。

「四分之一,不能再多了。」

「成交!那個誰,鞋子區的這一列,衣服區的這裡這裡和這裡,還有從這裡分界左邊的都要了。帽子把這個款的所有顏色給我,口紅給我這個系列的所有,香水就算了不好聞。先這樣吧,打包裝好。你們這裡支持靈支付,靈信或者晶卡快捷支付嗎?唉,算了,直接給現金吧。金幣是吧,你看看這裡夠不夠。」

嘩啦嘩啦嘩啦。

韓靜兒從儲物戒中倒出一小座金幣山,目測大概有上萬枚的樣子,金燦燦的金幣山被發出的金光簡直閃瞎在場所有人的狗眼。

韓靜兒默默的拿出墨鏡,隨手拿起一枚金幣拋過去說道:「還楞著幹嘛?要我自己動手打包嗎?」

「是。。是!大小姐稍等。」

轟隆!

就在專賣店的銷售都在忙著打包和驗收金幣的時候,一輛深綠色的戰車呼嘯而來,停在了專賣店門口,戰車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周圍都雕刻了各種異獸,白色的真龍,紅色的朱雀,黃色的金猿,這些異獸還有淡淡的虛影,鎮守著四方形成強大的守護,將整個戰車都襯托得神聖而威武,如同帝王巡視一般。

小白夜看過去,有點小吃驚,因為這拉車的坐騎很是不凡,是八匹天馬,就是當初小白夜都想要來當召喚生物的B種召喚獸的天馬。這些天馬渾身雪白,速度耐力都極強,而且最最最重要是,巨帥!!

「看,那裡面兩個人像個暴發戶一樣,俗不可耐,還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們呢。」一位少女笑道,白衣如雪一般朝著站在金山旁邊的韓靜兒看去,甜美可愛的臉孔,靚麗的容顏,只是說的話讓韓靜兒和小白夜臉色有點難看。

被人說暴發戶,還俗不可耐,沒有出手都算他們兩個脾氣收斂了。

小白夜沒有說話,帶起墨鏡雙手插褲袋,就靜靜的看著這些人想怎麼裝。

「哈哈哈,你看那個毛頭小子還學人戴墨鏡,插褲袋,以為自己好時尚,好土啊,看著我們的天馬,好傻啊。」那個少女再一次嘲諷道。

「別理他們了,肯定是從山裡面待久了,剛剛偷跑出來,別管了,我們的宴會快開始了,太晚就不好了。」

那幾匹潔白的天馬一蹬,在空中盤旋了一會後,好像尋找到了正確位置,一溜煙就降落到一座大樓的停機平台上。

「我擦!!居然被人嘲諷了?!看來真的是閉關太久沒人記得了。」

小白夜走到韓靜兒身邊說道:「走!我們去看看。」

「等一下!先把東西拿走。」

。。。。。。。

兩人認準了那座大樓。大樓是以奇石異物建築而成的,並不是普通的鋼筋水泥,場體有符文浮現,還有一絲流光的閃爍,就算在傍晚也能發出淡淡的熒光,不過比之仙閣還是有不少的差距。

小白夜兩人沒有拿出他們的靈能跑車,因為距離很近而且這裡是步行街,人很多,開車不太適合。

等小白夜兩人走近大樓才發現,除了剛剛的戰場之外,各種直升機,神獸拉車,飛船都往這座大樓飛,其中在停機平台上空有不少兇手在盤旋,地面也有不少盤著的兇手。

「咦?這裡好像就是我們本來要來的地方。」

韓靜兒認真的看了一下貼在牆壁上的海報才發現這裡正是他們的目的。他們兩人當然不會閑的沒事才來瞎逛(應該不會。。)。他們是有目的的。

「咦?這裡今晚好像還有斗獸表演,這裡有一個角斗場的樣子。」

這座大樓只不過是整個建築的其中一棟而已,十幾棟高樓圍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類似羅馬斗獸場的建築形狀,好像鐵籠子一樣。

「看來是這裡了,唉本來還想不惹事,留點心機到了中心城再搞事情的,看來是不行了。」

「哈哈哈,你就是一個行走的麻煩,去到那都能出點事。」

小白夜臉都黑了,哪有這樣說自己男票的?你不一樣有份,我是山寨頭子,你就是壓寨夫人好吧!

「走!進去看看有啥好玩。趙漠也應該在這幾天行動了。」 「我們進去吧」小白夜說道,雙手插在褲袋中,邁著步伐朝大樓走去,囂張的姿勢就差別人用把人大橋抬他進去了。

而且,事實是殘酷的,還沒到門口,大樓的保安就攔住了他並且一臉鄙視的樣子看著。

這些保安實力一點不弱,都是修鍊者,修為在三級上下的樣子,一共三名,最中間的帶頭修為已經到了三級巔峰水準。

大門裝飾得十分豪華,是一扇用玉石堆砌而成的門戶,金碧輝煌好像渾然天成非人造之物一樣,兩邊還有兩隻看樣子像是白麒麟的玉石聖獸在鎮守,潔白的玉石聖獸身上還散發出淡淡的白光,流光溢彩,好像活著的蹲坐在門扉兩邊。而且小白夜和韓靜兒都感受到,這兩頭潔白的玉石聖獸可不是擺設那麼簡單,是用來檢測的。就好像登機時候的安全門一樣。

「走,走,走。哪裡來的毛頭小子,這裡可不是你們來玩耍的地方,一邊去!」小白夜不但又被鄙視了,而且這些守衛態度十分的惡劣,都準備推搡小白夜了。

「我KAO!」小白夜瞬間就炸毛了,他什麼身份地位,創世神第三子,上窮碧落下黃泉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抓鱉完全不是問題,今天居然連續被鄙夷了兩次!?還被攔在門外不給進?真的老虎不發威就當病貓了?

另一位比較友善的保安好心解釋說道:「這種地方你們還不能進來,估計連一搬五級修為的修鍊者都不見得能進來消費一次,你抬頭看看,看到沒,天空的那些飛船,神獸,戰車,直升機都是一些大勢力的子嗣,傳人,代言人,你們還是現實一點吧,趁沒受傷趕緊走吧。」

這就是現實,也不是什麼狗眼看人低,畢竟這個地方就是一個消金窩,沒點料展現出來你就不是人家的目標客戶,那肯定不會放你進來啊。

小白夜憋著一股氣有點怒道:「我也是大勢力的少主,我現在就想進去!聽!見!沒!!」

韓靜兒笑道,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塊寶金晃了晃說道:「我們也不缺錢」

然後覺得還不夠,又拿出同等級別的幾塊神珍。這些都是一些貴重金屬,用來鍛造神器用的,在打造武器的時候只需要加入一點就能讓武器附有各種特效,和當初所說的星藍寶石有異曲同工之妙。

小白夜鼻子冒氣的說道:「這些都只是一些破銅爛鐵而已,我大把!!」

!!!

這些當然不是破銅爛鐵,就連小白夜都不會說是破銅爛鐵,只能說是飼料,用來喂bibu用的。

小白夜和韓靜兒這麼一露,這個三級修為的保安頓時嚇傻了,他們也有點眼力勁的而且在這種地方工作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自己沒用過,但是這個地方有的賣啊,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拍賣會,這些東西都是能進去拍賣會競價的。

就比如說韓靜兒一開始拿出來的那塊名叫冥河金的寶金,散發出淡淡的幽光,表面溫度恆定在零攝氏度,還會散發一點九幽之氣,很多修鍊陰寒類功法的人都會做成首飾配搭在身上,而且本身顏值也高,經常被當做寶石來做成首飾。

韓靜兒手上的這一塊都有半塊磚大小了,這價值不菲啊。

「吸,把寶金當破銅爛鐵!?」一位保安倒吸了一口涼氣,再回想起小白夜說的,心裡有點發毛,真要是得罪了某個大勢力的少主,那自己可是吃不了兜著走啊。

豪寵嬌妻,鐵血總統深深愛 天啊,能不能別這麼坑,你一個大勢力的主子就別搞什麼微服私訪啊,裝B一點啊!!存心坑人嗎這不是。

事實上這些保安看到韓靜兒這麼大手筆就有點身體僵硬,腦袋宕機,不會真是一位世子吧。

一位修為達到四級巔峰看似保安頭子的人從裡面走出來,不過他可不敢有一點能量的溢出,收斂得很好,這裡可是地大陸最靠近學院聯盟總部的城鎮,雖然現在已經被神盟佔據,但是神盟不管,還是照原來的樣子,畢竟學院聯盟總部還沒破呢,誰勝誰負還不知道,哪來時間管這些。

所以別看四系星還在打戰,但是一些地方都是抱著反正誰當主都一樣的心態照樣幹活。

保安頭子一臉笑容的過來,還幫忙推開大門。

保安頭子笑道:「兩位世子,公主請勿見怪,小的不懂事,老頭子在這裡給兩位道個歉。」

小白夜抬頭挺胸直接走到大門說道:「最高級的包廂,今晚斗獸場的門票,最高級的配餐。安排!」

「是是是,小的立刻安排,立刻安排。」

韓靜兒竊笑道:「別裝了,這些東西你又不在意。」

「切,誰叫他們狗眼看人低,沒看到我家老婆仔一副貴氣相,還敢攔。沒砍成十八塊就算我今天心情不錯了。」

韓靜兒笑著搖了搖小白夜的手臂說道:「別生氣啦,看看有什麼表演吧。」

兩人一邊走一邊嘻哈大鬧秀恩愛完全忽視旁邊的人。 福氣大嫂 而除了在前面帶路的保安頭子之外,兩旁的侍女都恭恭敬敬的歡迎他們兩人。

甚至有一些修鍊者都有露出了忌憚之色。

大堂的保安都退出去了,只留下一些面容姣好的女侍幫忙開房,服務周到,第一時間就搞掂了所以東西。要不是韓靜兒就在一旁,雙目盯緊,這些女侍怕不是都要以身相迎來。

這棟大樓裝修極度奢華,和仙閣那種超凡脫俗不同,這裡就是紫醉金迷的地方。

就好像剛剛小白夜兩人都忍不住駐足觀看的一副畫。那是一副白虎嘯日圖,但是仔細看的話可以看出,這頭巨大的白虎居然是一個標本,一個栩栩如生的標本,用的是一頭活生生的吊睛白虎,而且那輪太陽居然真的取了太陽精火封印在裡面。

還有一些盆栽,看似栽種在大樓之中,但是已經學會空間結構的兩人一眼就看出,這些盆栽事物不但不在這片空間,而且大小怕是比整個大樓還有大不少。

手筆之大,真不愧是地大陸三十三城排名第一最靠近中心大陸的城。

小白夜兩人走進包廂后揮手給了小費后辭退了兩個帶路的侍女,至於兩個侍女看到這所謂的小費的價值是什麼表情他們就不知道了。

房間說是叫房間,但是裡面就是一個閣樓,什麼小橋流水,靈泉倒流,亭台樓閣,空中花園應有盡有,完全不像一間房。

「票買了嗎」

lixiangguo

肖狩零幕度還有山無凌聞言,均難以置信齊刷刷的看向時亦,異口同聲道:「你居然沒作弊?你特么的在逗我呢?還老老實實答題?請告訴我,這絕逼是我幻聽了。我們都作弊了,就連阿度(我)這麼老實的人都作弊了,你居然沒作弊?這絕逼是我本年度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和最難以置的事,沒有之一。」

Previous article

這時。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