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有了她,我們也能有所交待,足以證明一些什麼了。」多情斗羅臉上流露著淡淡的微笑。

自從聖靈教重新出現之後,這還是唐門在面對聖靈教的時候第一次佔據了上風。

陷阱是成功的,無論是空中還是地面,當一個師團為單位的機甲師圍攏了整個戰場的時候,就意味著不可能有邪魂師再走脫了。

多情斗羅帶著黑暗鳳凰悄然而去,唐舞麟和血龍小隊則在明面上與聯軍指揮部特派的將軍對接。

但是,很快他們的臉色就都變得難看起來。他們抓到的不是一個個鮮活的邪魂師,而是一個個口吐黑血,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自殺的邪魂師。

一共四百多名邪魂師最終被圍住,但得到的,卻是四百多具屍體。

惡臭的味道還帶著強烈的毒性,無奈之下,聯軍方面只能先封鎖這個區域,由生化專家來解決眼前的問題。

而唐舞麟在一個小時之後,已經又出現在了瀚海斗羅陳新傑的面前。

「黑暗鳳凰?黑暗鈴鐺?」陳新傑目光灼灼的看著眼前的年輕人。

今天這種情況他當然不會親自出手,身為當代戰神殿殿主,他需要關注的更多是全局。

「四百多名邪魂師的身份能夠確定,但你有拿到他們偷襲我軍的證據嗎?」陳新傑淡淡的說道。

唐舞麟愣了一下,這不是明知故問么?如果不是有所圖,怎麼會有如此眾多的邪魂師,甚至是聖靈教高層在這裡。

「兩名黑暗天王都遁走了,所有邪魂師全部自殺,沒有證據,如何證明是聖靈教作出的之前襲擊?」陳新傑的詞鋒非常鋒銳。

唐舞麟在短暫的吃驚之後,已經恢復了平靜,「這麼說,您是堅持要立刻出兵了?證據我沒有。如果您堅持的話,我也沒辦法。我只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至於其他,就要您判斷和決定了。」

陳新傑笑了,在他嚴肅的面龐上,少見的露出了微笑。

面前的這個年輕人比他想象中更加沉穩,更加的優秀,同時心中不禁感慨,明鏡斗羅那傢伙何德何能,憑什麼就能有這麼好的接班人啊!

「來戰神殿吧!」陳新傑微笑的看著唐舞麟。

唐舞麟雖然遠比同齡人沉穩得多,心志也經過了無數次的歷練,但面對這位極限斗羅指東打西的談話方式,還是不禁有些無語。

「來我們戰神殿,你立刻就是十八戰神正選之一,現在十八戰神還有兩個空缺的位置。五年之內,只要你能夠成為封號斗羅。戰神殿下一代殿主的位置就是你的。最多再有十五年,我就退休了。」說到這裡,這位瀚海斗羅的表情突然流露出了幾分滄桑之色。

唐舞麟嘴角抽動了一下,「冕下,您才剛剛認識我,就如此委以重任嗎?」

陳新傑淡淡的道:「有的人認識一輩子,也只是我眼中的一個人罷了。有的人只需要看上一眼,我就知道,我找到了自己的繼承者。你應該知道戰神殿在聯邦軍方的影響力。我也看得出,你在軍方方面,是有所圖的。那麼,還有什麼比成為戰神殿殿主的繼任者對你幫助更大的呢?」

無疑,陳新傑很強勢,強勢的有種令人窒息的感覺,他提出的條件也很誘人,唐舞麟相信,只要自己答應他,那麼,毫無疑問,他會全力以赴的扶持自己。

「謝謝冕下的看重,只是,我還有我要做的事情。血神軍團那邊,更需要我。」唐舞麟總不能告訴面前這位,自己已經是唐門門主,更是史萊克學院海神閣閣主了。那樣的話,這位瀚海斗羅恐怕會直接翻臉吧。只能是拿出血神軍團作為自己的擋箭牌。

陳新傑似乎早就預料到了唐舞麟會這麼說,淡然一笑,「好了,你可以走了。」

唐舞麟皺了皺眉,對於這位三軍總指揮,他真是有些無法捉摸。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

在短暫的思考之後,他向陳新傑行了個軍禮,轉身向外走去。因為他明白,以陳新傑的性格,只要他自己不認可的事情,自己再說什麼都沒用。

至於為什麼不說出黑暗鳳凰的事,那自然是因為,對於唐門來說,黑暗鳳凰更加重要。交給軍方的話,保不準這位就會被放回去。

「等一下!」就在唐舞麟走到陳新傑辦公室門口的時候,陳新傑叫住了他。

「冕下還有什麼吩咐?」唐舞麟回過身問道。

陳新傑手腕一抖,一張紙條宛如利刃般飛向他,唐舞麟抬手接過,上面有一長串號碼。

「這是我的通訊器號碼,如果有一天,你願意考慮我今天的話,隨時可以打給我。你的號碼也給我。」 唐舞麟留下了自己的魂導通訊號碼,這才離開了。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陳新傑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此子非池中之物啊!看來,我在軍部的提議,要更早通過才是。」

一邊說著,他拿起自己的魂導通訊器,撥通了一個號碼。

「我是陳新傑,我的第六號提議,軍部考慮的怎麼樣了?血神軍團每年要享受軍部提供的那麼高額的軍費,為什麼不能正式納入軍部編製,最起碼有一條我會堅持,血神軍團培養出了那麼多優秀的軍官,我希望他們能夠和我們海神軍團進行一定的輪換。當然,我們進行輪換的軍官,也必然是海神軍團最為出色的。」

唐舞麟輾轉回到唐門。今日一戰雖然順利的伏擊了聖靈教,但他們的目的並沒有完全達成,陳新傑這個老狐狸究竟是怎麼想的呢?難道,戰爭真的這麼快就要開始了嗎?

這次伏擊聖靈教的成功,已經充分顯示了聖靈教在天海城是有所圖的,有如此眾多的聖靈教強者,甚至於兩大黑暗天王都在這邊,要說襲擊和聖靈教沒關係,怎麼都說不過去。

所有人都已經回來了,明面上,血龍小隊是住在一家酒店之中的。當然,這家酒店屬於唐門。

多情斗羅不在,應該是去處置黑暗鳳凰的事情了。葉星瀾和原恩夜輝去抓緊時間為大家製作三字斗鎧了。

「老大,情況如何?」謝邂問道。只有他等在這裡,其他人都去休息或者幫助原恩夜輝他們製作斗鎧去了。

今日一戰可以說是大獲全勝,也是針對聖靈教的第一次勝利。

唐舞麟道:「軍方那邊沒有明確表態。說是證據不足。我們只能繼續觀察和等待。」

「這還證據不足?」謝邂的聲音頓時提高了幾分。

唐舞麟瞥了他一眼,「你小點聲,唯恐人聽不到是不是?軍方本就是主戰的,這次的襲擊如果說沒有軍方的人參與,恐怕沒人信。瀚海斗羅作為軍方鷹派代表人物,更是軍方最為位高權重的大佬之一,他的態度尤為重要,現在如此表態,恐怕這場戰爭真的要提前開始了。」

「不一定。」正在這時,門外傳來聲音。

門開,多情斗羅從外面走了進來。也只有這位極限斗羅,在唐舞麟用魂力封鎖了房間內聲音的情況下,才能聽到他們的對話了。

「哦?那您怎麼看?」唐舞麟問道。

臧鑫微微一笑,「陳新傑那老傢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他不會不明白是誰動的手。而且,要說對於聖靈教的仇恨,他也並不比我們少。」

「嗯?」唐舞麟愣了一下,「您是說,瀚海斗羅和聖靈教有仇?」

臧鑫點了點頭,「瀚海斗羅至今未娶,依舊是單身一人,因為他年輕的時候喜歡過一個女人,兩個人也真正在一起了,後來因為一些誤會,兩人性格又都十分倔強、剛強。最終沒能走到一起。可從他從未娶妻就能看得出,他依舊愛著那位。而那位也一直沒有嫁人。可倔強的性格讓他們最終沒能走到一起。那位他深愛著的女人,就死在了聖靈教手中。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你說說,這能不是有仇么?」

唐舞麟驚訝的道:「還有這樣的事?這位瀚海斗羅年紀也不小了吧,那他當初的愛人年齡應該也不小了。經過了那麼長時間,他們的感情還在嗎?」

臧鑫道:「感情這種事是一輩子的,而年輕時的感情才是最容易讓人深刻記憶。這兩位,都是那種一輩子只會喜歡一個人的那種。他的愛人『死去』后,這位瀚海斗羅曾經大發雷霆,發誓要毀滅聖靈教。這件事知道的人不都,正好有我們唐門的人聽說了。而且,他還去事發現場弔唁過愛人。」

唐舞麟道:「可是,以我今天和這位的交流來看,他似乎更希望戰爭的發生,這與他仇恨聖靈教並不矛盾。或者,我們將黑暗鳳凰給他?」

臧鑫搖搖頭,「不,黑暗鳳凰對我們,或者說是對你此行前往星羅、斗靈兩國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不能給他。現在我們已經證明了聖靈教在天海城的存在,那麼,接下來,就是說服瀚海斗羅了。」

唐舞麟苦笑道:「恐怕很難,這位三軍總指揮著實是個非常倔強的人。」

臧鑫道:「是的,陳新傑性格古怪,剛愎自用,是個認死理的老東西。我們都沒辦法說服他的,但有人卻可以。而這個人,卻需要你出面去說服。」

「您說的是?」唐舞麟一臉的疑惑。

臧鑫臉上的笑容卻更加濃郁了,「自然是他那位『死去』的愛人。只有那位,才能說得動他啊!」

唐舞麟心念電轉,他是聰明人,下一刻,當他想到了什麼之後,不禁張大了嘴,「您說的,該不會是……」

「就是你想的那個人。所以,你現在需要回去一趟。以你這次帶領血龍小隊的戰績,想要離開封閉的天海城應該不難吧。快去快回,時間上還來得及。黑暗鳳凰這邊,我有大用。等你回來的時候,說不定我就能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唐舞麟苦笑道:「您這可是派給我一個苦差事。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臧鑫聳了聳肩膀,「如果有別的辦法,你認為我會把這種事情說出來嗎?回頭我也要藏起來才行,否則的話,恐怕會被陳新傑那位愛人追殺的。把這事兒說出來,我也是壓力山大啊!你以為就你一個人有壓力啊!快去快回。」

「冕下,你們這是在打什麼啞謎啊!我怎麼聽不明白了?」謝邂一臉鬱悶的看著唐舞麟和臧鑫,前面的故事他還能理解,可怎麼越往後他越是聽不懂了呢?唐舞麟和臧鑫說的那個人,究竟是誰?

唐舞麟笑道,「你的智商呢?能夠和陳新傑冕下同時代生人,同時還能被他所吸引,不久前又死在聖靈教手上,多情冕下又說這位實際上沒死,我們又認識。這麼多線索你還猜不出是誰么?」

謝邂也不是笨人,頓時也是和之前唐舞麟差不多的表情,「天啊!不會吧。竟然還有這種事兒?這簡直就是秘辛中的秘辛啊!冕下,不知道您和我們那位,誰厲害點?」

「要不,你替舞麟跑一趟?」臧鑫笑眯眯的看著謝邂。

謝邂趕忙道:「別啊!我可沒這本事。這事兒必須要我們當代海神閣閣主出馬才有用。」

「那就閉嘴!」

兩個小時后,唐舞麟獨自乘坐上了返回天斗城的魂導列車……

此時的他,已經化妝成了中年人的模樣,而且只有他自己一人。這樣目標最小。直到此時,他心中還有些異樣的感受。

無疑,多情斗羅臧鑫所說有關於瀚海斗羅陳新傑的愛情故事絕對是那一代的秘辛,甚至應該是百年前的愛情故事了吧。這麼看來,那相貌威嚴,看上去不過是中年人模樣的瀚海斗羅,年齡竟然已經如此之高。

百年前的愛情故事,想想還真是別有幾分感受。那麼,千年前的魂師們呢?乃至於萬年前呢?

斗羅大陸人類的發展史大概可以追溯到三萬年左右,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在這個過程中,人類科技不斷進步,通過魂師這個職業的出現,人們學會了利用自己的天賦武魂,和那時候的大陸霸主魂獸抗衡,到逐步削弱魂獸,成為了大陸的主人,再到現在,魂獸已經瀕臨滅絕,而整個斗羅星也開始了資源匱乏。這幾萬年的時間,人類已經發生了太多、太多的變化。

聯邦軍方之所以能夠得到那麼多支持,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因為他們所描述出的未來看上去是最為可靠的。

獲取更多的資源,研究出跨星球航行,從而探尋其他適合人類的棲息地。畢竟,隨著斗羅星資源的匱乏,就連位面之主都變得虛弱了吧。長此以往,恐怕這顆星球的生機都要為之斷絕。 可是,相信軍方的民眾們為什麼就不想想,這種太空中探尋適合生存星球的方式,真的那麼容易嗎?斗羅星之外的世界是什麼樣的沒人知道,一百年找不到適合的星球,還可以兩百年。但如果更長的時間都尋找不到呢?又該怎麼辦?放棄么?

想到這裡,唐舞麟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

生命之種對於生命能量的渴求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如果生命之種本身的生命力足夠旺盛,當初足以支持黃金古樹,或許,史萊克學院都不會被毀滅。

人類不斷的掠奪星球資源來滿足自己各種所需的同時,製造恐怖的武器,終有一天,會自己把自己毀滅。

鴿派的理論相對來說是唐舞麟更容易接受的,控制人口,減少對星球的資源掠奪,保護環境,為子孫後代留下更多的資源。科技發展是必須的,但卻絕不應該如此激進。

可惜,斗羅星的高速發展階段來的太快,科技進步,必然會導致大量資源的使用。沒有資源,科技就沒辦法繼續發展,所以,戰爭就成為了勢在必行的情況。

墨藍在一次魂導通訊中曾經對唐舞麟說過,鴿派曾經在議會提出過,用一定的科技研究成果來向星羅、斗靈帝國換取資源的方案。卻被議會否決了。

無疑,在大多數人,尤其是鷹派看來,憑藉著更高的科技研究成果更加強大的武器,完全可以通過掠奪來獲得資源,為什麼要去交換?交換的結果不是壯大對手么?

鷹派的說法得到了大多數人的支持,甚至絕大多數民眾都是支持的。畢竟,在民眾們看來,以斗羅大陸的強大,以聯邦的實力,戰爭只會發生在星羅大陸和斗靈大陸,與他們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可是,那兩片大陸的人類就不是人類了嗎?這句話是墨藍說的,唐舞麟很贊同。或許正是因為從小父母就遠離,讓他對親情更加渴望,也讓他在這方面比較敏感。如果一個人失去親情,那將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而戰爭,是最容易讓人失去親人的,這一點毫無疑問。

魂導列車的速度已經開的飛快,唐舞麟看著車窗外不斷飛掠而過的景色,突然有些啞然失笑。或許是身份改變的原因,自己竟然有些憂國憂民的味道了。而實際上,對於自己來說,這次前往斗靈、星羅兩國,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父母啊!

一想到父母,他的心就不自覺的溫熱起來。雖然在很小的時候,父母就被人帶走了。可也正是小時候父親的教導,母親的溫柔,才讓他有了後來的堅定。也正因為父母被掠走,才讓他有更強的動力去修鍊、去學習。不斷的提高自身,希望有一天能夠將父母救回來。而現在的他,也終於開始有一份這樣的力量了。

閉目養神,體內玄天功自然運轉。修鍊速度進入快車道,唐舞麟卻更加不敢放鬆自己。他最近這段時間已經基本將自身各種能力融會貫通,能夠做到圓融如意了。他有把握,在自己修為達到八十級的時候,不會遇到任何瓶頸就能一舉衝過。

而八十級之後,自己也就該考慮什麼時候衝擊金龍王第十二層封印的事情了。

按照過往的經驗,衝過第十二層封印之後,就將得到一個全新的金龍王能力。而每一次當他獲得新能力的時候,他的修為都會極大程度的提升。

「我可以坐在這裡嗎?」悅耳的聲音突然在身邊響起,令唐舞麟下意識的抬起頭,同時心中警兆大增。

因為在這個聲音出現在之前,他根本就沒有感覺到有人來到自己身邊,以他的修為,就算是在思考,這也近乎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這隻能證明一件事,那就是身邊這個人的非同尋常。

娜娜莉依舊穿著唐舞麟第一次見她時候的校服,巧笑嫣然的在唐舞麟身邊坐了下來,看那樣子,真的很像是一名學生。可唐舞麟看到她的時候,心下卻一片冰冷。

他已經很謹慎的化了妝,改變了身形,甚至是氣息。可是,為什麼還是被發現了?或者說是巧合?可是,這也太巧合了吧?

「請便。」唐舞麟用有些沙啞的聲音說道,表面上沒有流露出任何錶情。

「嘻嘻,你還真是沉得住氣呢。是不是該讓姐姐看看,你的本來面目是什麼樣子的呢?我可是很好奇的呢。總是化妝,多不好。」一邊說著,她抬起手向唐舞麟的臉上撫摸了過去。

唐舞麟剛要有所動作,耳邊卻傳來娜娜莉細微的聲音,「這輛列車上有近兩千名乘客吧,乖乖聽話,不然的話,會有很多人為你陪葬哦。」

唐舞麟終究沒有動,任由娜娜莉的手掌落在了他的面龐上,同時心頭也是一片冰冷。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地方露出的破綻。

娜娜莉的手掌彷彿有魔力一般,所有的化妝在她的手掌撫過之後,都悄無聲息的消失了,露出了唐舞麟的本來面目。

「哇,好帥哦。」娜娜莉的眼眸明顯亮了起來,看著唐舞麟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還有那英俊的面容,不自覺的驚呼出聲。

她湊到唐舞麟身邊,挽住他的手臂,在他耳邊吐氣如蘭的說道:「小弟弟,你知不知道,一個人長得很好看,本身就有相當於魅惑領域一般的能力呢。要不,你就從了我吧。」

唐舞麟始終都沒有吭聲,這裡只有他自己,近在咫尺的黑暗鈴鐺不是他能對抗的,心念電轉之間,不斷思考著脫身的方法,但他卻有些無奈的發現,在這麼一位接近極限斗羅存在的強者面前,自己根本沒有半點機會。更何況,誰知道這輛列車之上,究竟有多少聖靈教的人呢?

「是不是很好奇,姐姐是如何找到你的?嗯,你的化妝術確實是很不錯呢。想知道你就問啊,問我我就告訴你。」黑暗鈴鐺一臉的巧笑嫣然,怎麼看都是人畜無害的模樣。

唐舞麟看著她,心中卻只有嫌惡,這位不知道多大年紀了,竟然還在如此的裝嫩。

他依舊不吭聲,同時也已經做出了最壞的打算。

「你真的不奇怪么?本來姐姐還想,如果你問我的話,我就說不告訴你呢。可誰知道你這麼沒趣,你不問我,我就偏偏要告訴你。其實,和姐姐交手之後,在你身上會留下姐姐的音波震蕩哦。這叫音波跟隨,要是再過幾天,這音波震蕩就消失了,我也沒辦法呢,你化妝的確實是很巧妙。卻沒想到,這麼快就讓我感受到了音波的出現,姐姐自然就跟來了。你只有一個人哦,這真的是天降奇緣呢。你說,我們是不是很有緣分呢?」

唐舞麟心中暗暗苦笑,如果按她所說的這樣,那自己可真的是運氣問題了。

————————————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唐門的微信平台,加入方法很簡單,微信,右上角加號,添加朋友,查找公眾號,搜索唐家三少,帶V認證的就是我們的家。 但他卻依舊沒有開口,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只要一說話,就很容易被對方帶動節奏。現在只能等待,同時尋覓機會。

黑暗鈴鐺微笑道:「不打算說點什麼嗎?這樣好了,從現在開始,我們來玩個遊戲。我問你答。我每問一個問題,如果你不回答,我就殺一個人。你看看,我是從哪個開始好呢?」

一邊說著,她抬起手,指著周圍的乘客,俏臉上笑容瀰漫,她本來就很漂亮,那些男性乘客們看到她的笑容,都不禁有些目眩神迷的感覺。

「你叫什麼名字呢?」一股柔和的能量在黑暗鈴鐺指尖縈繞。

「血龍。」唐舞麟不得不開口了,他實在沒辦法做到看著她殺人而無動於衷。

「嘻嘻,我就說嘛,你不是啞巴。之前說話的時候就氣勢很足呢。血龍?這不是真名吧。」

唐舞麟淡淡的道:「我的名字有很多,你想聽我編造一個嗎?」

黑暗鈴鐺道:「好吧,那我們下一個問題。你是唐門的人?」

「是。」唐舞麟言簡意賅。

黑暗鈴鐺歪著頭想了想,道:「沒想到唐門還有你這麼優秀的弟子,感覺上,你是真的年輕呢。真是不可思議。你應該是唐門很重要的人物吧。在遇到你之前,我真的沒想過有魂聖竟然能夠打傷我。人家真的很疼呢,武魂都被你打裂了。你猜猜,我現在還剩多少實力?其實你可以試試的,說不定,還能戰勝我呢。可是,你那和你完成武魂融合技的同伴呢?」

一邊說著,她抬起手在空中揮了揮,「刀來!好帥呢,你當時的動作。嘻嘻,可惜,現在你沒有刀了。哎,鳳凰那個笨蛋居然被你們抓走了。你放心好了,姐姐可不捨得傷害你呢,等著用你把鳳凰那笨蛋換回來再說吧。」

「鳳凰那個傢伙,說起來我也不喜歡她。她看上去挺好看,可實際上,比我還要壞呢。我不過是收集一些怨靈,她卻是直接剝離活人的靈魂,把它們變成怨靈或者是收集起來將他們凌虐。真是壞人。我可要比她好多了哦。人家只喜歡怨靈的無形音波。你說,我是不是聖靈教最善良的人?」

「呵呵。」唐舞麟冷笑一聲,卻沒有介面。

「你笑的好壞哦,但還是那麼好看。人家真的有點心動了呢。不如,你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人家可不老哦。今年才三十七歲。你也知道的,咱們魂師到了一定修為之後,年齡其實不是太大的問題,對於能有兩百歲的壽命來說,三十七歲和二十多歲也差不了多少吧。你做我的男朋友,你想幹什麼都可以呢。」

一邊說著,黑暗鈴鐺低下頭,一臉羞澀的模樣。

lixiangguo

北宮燁熙還想繼續問,結果發現秦落檀陷入沉思中,也就只好作罷。 房間里,謝清蓮見顧相惜執意不肯脫下衣服,便直接動手,要扯開他的衣服。

Previous article

「無幽大帝,在下乃是天華宮大宮主,代表靈界掌管本源世界,千年條約尚在,您分身闖入本源世界,不顧當年兩界立下的條約,所為何意?」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