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子龍昂首挺胸看著郭念菲,郭念菲拍了拍子龍的肩膀說道:「這才是郭氏一族的男兒!」

「那誰會······」子龍問了一句,然後一臉驚訝的說道:「不會真是我吧!」

「你是其中之一!」郭念菲淡淡的說道:「父親的選擇是這樣的!將來由你來統領龍門,因為想做龍門的龍位必須有強硬的實力,武力就是其中之一!」

「至於飛騰集團,父親打算交給郭蘇燃」

「誰?誰?誰?」子龍一臉的一問,「蘇妍姨娘的兒子!不會吧!蘇燃可從小就······」

「對!蘇燃從小就是體弱,但是不得不說他的的確確繼承了父親和蘇妍姨娘的高智商! 醫路風雲 對於集團內部的管理經營是絕對沒問題的!」

「也是哈!」子龍笑了笑,想想蘇燃這傢伙智商真的沒的說啊!「對了,現在蘇燃去哪兒了!」

「在哈弗商學院上學!」

「斯!」子龍猛吸一口涼氣,不至於吧!咱倆可還在讀高中呢!那小子竟然去上大學了!智商高,學習還特認真!深的蘇妍姨娘的真傳啊!

「行了!不過我最近發現,蘇燃很不對勁!不過我不是很確定,他的野心不滿足飛騰集團,他有涉足龍門的念頭!」郭念菲的話說的很沉,他不想家族之內繁盛內亂,從而手足相殘。

「不會吧!」

「誰知道!最好如此!」郭念菲說著便和子龍說道:「馬上就是新的一年了,拿下南方以後我去國外待一年,那時候希望你可以掌管好死神和白十字!」

「我相信我可以!」

「嗯!」郭念菲點點頭便讓子龍去睡覺了,郭念菲依舊抬著頭看著浩瀚宇宙上的點點星辰,此時一縷流星劃破天空,雖然稍縱即逝但是能令人記在心裡,但以後卻又被默默忘記,郭念菲看著轉瞬即逝的流行自語道:

「我願做一縷流星,劃過你的心際。」

網遊之獨步武俠 「今天就讓你成為一縷流星!」說話的是一個女人,但是蒙著臉看不見她的長相,但是從女孩的那明亮的眸子中可以發現,這一定是個美人坯子!

「哦?是嗎?」郭念菲反問的下一瞬間就已經移動了女孩的身前,單手抓住了女孩的脖子將她舉了起來。郭念菲沒給她機會,手已經開始在女孩的脖子上發力了,女孩的眼鏡已經開始變紅了。

「嗯?」郭念菲看著一把短劍頂在自己的肚子,「速度還挺快的!」女人只是用那血紅的眼鏡盯著郭念菲,但是脖子被郭念菲掐著喉嚨發不出聲音,自然也就說不出話來。

「哼!」郭念菲冷哼一聲將那人甩在地上,轉身離開了,蒙面女人再低猛咳了幾聲:「咳咳咳~」

「咳咳咳!」然後看著要走的郭念菲,趕緊從地上站起來跑了過,「別走!」

「你想死?我不攔著你!」郭念菲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眼神盯著蒙面的女人,那女人倒是不在意:「剛才要死的是你吧!只不過我不想把匕首捅進去而已!」

「哦!」郭念菲淡淡的回到:「隨你怎麼樣!」

「你······」蒙面女子拿著短劍指著郭念菲:「行!行!行!」連說了三個行,把蒙在臉上的黑色面罩扯了下來。一個精緻的面龐露在了郭念菲的眼前,秀麗的長發讓人有種想去觸摸的感覺。

美,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美!這人只適合遠遠的看著,不適合去接觸,因為這樣的美人感覺只有在夢中才可以見到!朦朧卻又如真的一樣。

女孩走到郭念菲的身前,下顎微微抬起看著眼前的郭念菲說道:「你就是郭念菲?」

「嗯!」郭念菲看著身前的女孩點點頭,「有什麼請教嘛!」女子在郭念菲的身前轉了兩圈說道:

「請教倒是不敢當!」 「那我走了!」郭念菲轉身就離開了,猶豫也有猶豫!女孩站在原地看著郭念菲轉身走了,她對自己的長相還是很自信的,不能說是禍國殃民但絕對是傾國傾城。女孩摸著自己的臉頰,自問道:

「我還不夠美嗎?還是他其實是個性。冷淡,不對應該是個GAY」蕭凝在旁邊低語著,「喂!你別走啊!」

「還有事情嘛?」

「嗯~」蕭凝想了一會說道:「你們死神會還缺人嗎?或許我可以幫到你什麼?」蕭凝走到郭念菲的身邊,一隻手掐住了郭念菲的下巴!**裸的調戲。郭念菲打量著眼前的女人,猛的就摟住了蕭凝的腰。

「嗯~」蕭凝一聲嬌哼身體緊緊的和郭念菲貼在了一起,「你幹嘛!」蕭凝想推開郭念菲,但是卻被郭念菲摟的死死的。

「我干你行嘛!」

「你來啊!你來啊!」蕭凝到是一點害怕的意思也沒有,郭念菲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冷哼一聲:

「哼!」順手就將他推開了!

「郭念菲!」蕭凝指著郭念菲大喊道:「你竟然敢推我!」

「怎麼!不行嘛!」

「你知道我是誰嘛?」蕭凝掐著腰看著郭念菲,臉上全是得意的模樣,郭念菲淡淡的說道:

「蕭凝!」

「你怎麼知道!」蕭凝得意的模樣瞬間就小時了,代替的則是一臉的驚訝!心裡念叨:他怎麼會知道!

如果蕭凝在早來一天的話,郭念菲確實不知道這女人是誰!但是楊陽今天回來了,任務雖然沒有很好的完成!但是卻已經將蕭贇調差個七七八八的!而蕭凝則是蕭贇的姐姐,不過這姐弟戀從小就不和!而且不僅僅是不和睦,而且相互仇恨,有時候更是會大打出手。

「這有什麼!今天剛知道而已!不然你也不會來找我吧?」郭念菲立刻奪回了主動權,蕭凝能再這找到自己估計是跟著楊陽的行蹤來的。

「沒想到你還挺聰明的!」蕭凝說話的語氣很自信,而且非常的有底氣!

兩人就站在別墅的天台上對視著,很久沒說話!蕭凝盯著身前的郭念菲想的是:這傢伙還挺帥的嘛!做我男朋友帶出去應該挺添面兒的吧!郭念菲也盯著不遠處的蕭凝想的則是:這娘們有什麼打算!(不會是貪圖我的美色吧!)

「你想幹什麼!」兩人同時問道。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兩人的默契確實還挺高的,郭念菲看著蕭凝吼道:「你別說話!」而蕭凝也沖著郭念菲喊道:

「你別說話!」

「好,你先說!」再次同聲了!「剪刀石頭布,誰輸誰先說!」

「真抱歉!我贏了!」郭念菲看著出剪刀的蕭凝:「說吧!你來找我幹什麼!」蕭凝頓了頓說道:

「我剛才不是說了!我想加入你的死神會!」

「加入我的死神會?」郭念菲看著眼前的女人,她又這個本事嗎!雖然說他和蕭贇不和,但始終是蕭贇的姐姐,畢竟血濃於水啊!萬一哪天從背後給自己一刀那不就全玩完了嘛!郭念菲的想法是對的!但是蕭凝沒從背後而是從正面!

「你是蕭贇的姐姐!你覺得我會同意么?」郭念菲雙手抄在褲兜里,王者的氣勢立刻就顯露了出來!

「怎麼不會!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難道連這句古言你都聽說過嘛?我還真是高估你了!」蕭凝圍著郭念菲轉了兩圈說道:「怎麼樣?」

「就你?」郭念菲一臉鄙視的看著蕭凝:「一個女人家家的不在家裡相夫教子,瞎JB在外面混什麼!」

「噌~」蕭凝的短劍再次出擊,速度奇快。眨眼間就架在了郭念菲的脖子上一臉得意的說道:「就我!」

「是嗎?」郭念菲也沒動,嘴角微微翹起。

「你笑什麼?

「沒什麼!」郭念菲的手準備從兜里掏出來,但是蕭凝則是把短劍靠的更近了,「別動!你要幹嘛!」

「·····」郭念菲看著身前的蕭凝:「你這也太過緊張了吧!」郭念菲將手從兜里掏出來,然後抓了抓癢!

「抓抓癢而已哎!」

「像你這狡猾奸詐的小人說不定會使用什麼詭計呢?」郭念菲聽著蕭凝的話,看著自己,心念道:我狡猾?我奸詐?我還使用詭計?得!

「單挑!敢不敢!贏了,我就讓你加入死神會!輸了從哪兒來,滾哪兒去!」

「好!」蕭凝把短劍收回問道:「就在這!開始吧!」

「別別別!」郭念菲連著擺手說道:「這不行!樓下睡這很多人呢?如果打起來聲音很大,一定會讓他們聽見的,那樣他們一定會上看!當他們看到咱倆正在打架的時候肯定會來幫我!」

「這多不公平啊!」郭念菲心裡盤算著,你說我用詭計!我就用給你看看!你說我陰險狡詐,若果辜負你的一番「好意!」,那可算是太令人傷心了!

「沒想到你還不錯!你說去哪兒!」

「就後面那個衚衕行吧!沒人!也安靜!」

「好!」蕭凝應聲答應,兩人從別墅走下去,徑直走到了別墅後面那個沒人的黑衚衕!而別墅的樓頂上卻多了六隻眼睛,三個人!分別是浪西海,子龍還有李白!

「龍哥!師兄下去了!咱們也行動吧!」李白說話的聲音很小,子龍和浪西海的動作也是躡手躡手!

「海哥,咱們?」

「動手吧!」浪西海腰裡掛著鬼丸,李白兜里藏著龍鱗,子龍則是笑聲的喊道:「等我去拿個麻袋!」然後三人就尾隨著郭念菲和蕭凝也來到了別墅後面的那條小街。但是三人卻沒上,等著郭念菲打暗號!

「郭念菲!聽說你很厲害!竟然可以憑藉一己之力滅殺掉天下的五百精英團!」蕭凝對郭念菲也關注了很久,只是知道他的消息!這才是第一次見到他!

「怎麼了!聽你這口氣! 冷少的億萬新娘 似乎不服氣啊!」

「哼!」蕭凝冷哼一聲說道:「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我蕭家祖輩習武,老娘······啊呸!我蕭凝還沒憷過誰!」

「哎呦!小娘子你還挺厲害的啊!」郭念菲這句話很是嘲諷,也立刻激怒了對面的蕭凝,但這其實郭念菲的暗語,就是讓子龍他們動手!

子龍抄著麻袋,浪西海和李白躡手躡腳的跟著,生怕弄出點什麼聲響!漆黑的夜,誰看的見誰啊!

「小娘子!」郭念菲依舊嘲諷著蕭凝,盡量把她的注意全部吸引到自己的身上!」蕭凝早就怒了,大喊道:

「找·······」死那個字還沒出來就被浪西海捂著了嘴巴!然後將一個布團塞進了蕭凝的嘴裡,隨著就是子龍的拿著麻袋套在了蕭凝的身上!李白在一旁將蕭凝朝麻袋裡塞。

「嗯~哼~嗯~~~」蕭凝在麻袋裡亂動,嘴也說不話來!只能是用腳亂踹,李白沒辦法只好死死的抓著她的腳腕!

「媽的!什麼年代了!還單挑!」郭念菲看著已經被麻袋裝好的蕭凝笑了起來:「太到子龍庭去!好好收拾收拾她!」

郭念菲走在前面李白三人抬著麻袋跟在後面,四個人就這樣走進了子龍庭。

「撲通」一聲,裝著蕭凝的麻袋就被浪西海扔到了沙發上,然後三個人相識一笑就離開了!然後沖著麻袋十分猥瑣的笑道:

「你就等著老大的臨幸吧。」

麻袋裡的蕭凝一聽這話,不會吧!他,他難道要······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蕭凝用力的甩著腦袋!但是郭念菲已經將手伸進了麻袋,然後抓住了蕭凝的胸部!她何曾被這樣摸過!蕭凝開始掙紮起來!但是麻袋就這麽大怎麼動也出不去啊!最後只能任由郭念菲摸了許久。

「小凝子!聽軟的嗎!真舒服啊!」郭念菲將手從麻袋裡抽了出來,蕭凝立刻安靜了下來。

蕭凝掙扎一會沒什麼用,但是嘴裡的那快堵著嘴的布卻被郭念菲意外碰掉了,但是蕭凝沒動,依舊緊緊的咬著。然後死死的盯著著郭念菲!

「今天呢?就當給你上課了!沒事別學和別人單挑!換做別人,我估計你已經被輪女幹了!」

「作為學費呢!那我只能是在多摸兩下了!」郭念菲笑著再次伸出了那隻咸豬手,剛剛摸上的去時候還沒事!郭念菲感受著蕭凝的胸部,又大又軟!

「真不錯!」郭念菲剛剛說完接著就是一聲慘叫:「啊!」

「疼疼疼!」

蕭凝感覺時機到了就立刻要在了郭念菲的胳膊上,這一下是真的疼!很快鮮血就從郭念菲的胳膊上滲了出來!

「好好好我錯了!」郭念菲說這話,單手就將蕭凝從麻袋裡抱了出來,郭念菲摟著蕭凝的細腰,蕭凝咬著郭念菲的胳膊!兩人僵持了很久。

「哎呦~」蕭凝終於鬆開了郭念菲的胳膊,但是郭念菲的胳膊上已經印出了明顯的兩排牙印。郭念菲捂著胳膊看著蕭凝:

「你還挺狠的!」

「誰讓你······誰讓你耍流氓!摸我胸的!」蕭凝坐在一旁,也不和郭念菲說話了。郭念菲坐到蕭凝的身旁輕聲道:

「對不起!」

「沒事!」原本一臉陰沉的表情瞬間就邊了,然後看著郭念菲說道:「那我能加入你的死神會嘛?」

「為什麼!」郭念菲問道:「為什麼你這麼想加入我的組織,如果你想和你弟弟作對,完全可以北方!」

「不喜歡!」

「我暫時不會讓你入會,這事情以後再說吧!你自己找地方睡覺!我回去了!」郭念菲轉身離開了。只剩下蕭凝自己坐在沙發上,看著郭念菲離開的背影!她看的出這個那人身上有很多的秘密!而自己能挖掘出來?自己的任務最終能順利完成嗎。 從蕭凝走了短暫出現又馬上消失以後,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而這最近一個星期郭念菲就安心的陪著凌雪兒上課,因為要期末考試了,凌雪兒這樣的好學生當然要抓緊複習了。但凌雪兒抓緊複習,偏偏還要來這郭念菲一起陪著她,因為她覺得自己一個很沒意思。

「雪兒!你這都是做了第幾張試卷了!」郭念菲看著凌雪兒做的試卷已經摞成一摞了,但是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正所謂熟能生巧嘛!」凌雪兒頭也沒抬繼續做著卷子:「所以一定要久經卷場,到了考試的時候!到了高考的時候才能從容面對。」

「······」郭念菲很無語只好在趴在桌子上小憩一會,剛剛怕到桌子上就聽到窗戶外面有人喊他:

「老大!待在教師多沒意思啊!出去打會球去白!」敲窗戶的是梁輝,身後跟的就是梁虎和梁亮了。

「不去了!還不如睡一會呢!」

「那我們出去耍了!」看著犯困的郭念菲梁輝很識趣,然後梁亮和梁虎也就跟著梁輝走了,嘴裡還念叨著:

「今天又虐那些小籃子多沒意思啊!和咱老大打球那才叫打球呢!」

「就是啊!」

「······」三人聊著天就離開了,郭念菲趴在桌子上又睡了一節課,等郭念菲醒來的時候凌雪兒已經做完了那一打圈子,正抻著懶腰。然後偏著頭看著郭念菲說道:

「念菲你醒啦!」然後就扎進了郭念菲的懷裡,「念菲抱著,讓我休息會!」凌雪兒早就習慣了在郭念菲懷裡休息,暖和又有安全感!比趴在桌子上睡覺舒服多了!

「睡吧!」郭念菲攬著凌雪兒撫摸凌雪兒的腦袋看著凌雪兒熟睡在自己的懷裡,郭念菲就這樣抱著凌雪兒,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凌雪兒醒了過來!然後貼著郭念菲的臉頰吻了一口。

「老公!你真好!」

「沒事!走吧!都放學了!」郭念菲看看手錶早就已經放學了,但是凌雪兒睡的太熟郭念菲沒有去打擾他,而是繼續讓凌雪兒睡著。

「嗯嗯!我也有點餓了。」凌雪兒捂著肚子向外面走了出去,兩人出過飯便直接回家休息了。

而這時候子龍廳里卻又人鬧起事情來了,一群人正圍著一個人毆打!那個年輕人已經被打的鼻青臉腫,青年蜷縮著身子抱著腦袋,一群人依舊不管他的嚎叫繼續著拳打腳踢。青年大喊著:

「我是楊家的人!我姐姐!可是天下會的會主!你們敢打我!有你們好受的!別等老子起來,不然老子弄死你們!」說話的就是安安的弟弟——楊子羽!因為死神會的發展,死神會的總部已經和白十字設在了一起,這讓可以更方便的處理會裡的事物!

經過長時間的推廣和中海圈子的少爺公主們的宣傳子龍廳已經成為了中海年輕一輩的聚集地,現在整個南方有背景的年少俊傑也都紛紛來到子龍廳玩耍!豪華的裝修,一流的服務,各種各樣的娛樂設施!

並且在郭念菲的堅持下,開啟了賭場模式!這是經過上面允許的,整個中海僅此一家別無分號!但是對金額的管制十分嚴格,最多只能到一百萬!但是一百萬對一般的家庭來說那可是十年的收入,但是對這些紈絝們似乎就是九牛一毛了!

因此子龍廳吸引眾多的二代們來子龍廳耍玩,甚至有些為家裡洗「黑」錢的公子哥們,但是這賭場也只有上層的二代們才玩的起!因為中海地理位置特別就在北方和南方的交界處,交通更是便利,這也讓京城裡的大少們感到有新的樂子可以玩,所不少人也都會來看卡!

賭場設置在子龍廳最大的包房裡——縱橫四海裡面!而楊子羽此時就十分狼狽的躺在裡面,因為他玩大了!

「媽的!楊家人!怎麼了?欠債還錢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天王老子來了也沒用!」說話人的口氣很大!似乎完全沒把楊家放眼裡,因為楊家除了掌握了南方的地下勢力外也基本沒剩下什麼了。

「媽的!」說著有有人在楊子羽身上踹了一腳:「我們慕少,也是你能惹!我們慕少是京城三少之一!這也是你能惹的起的!」

京城三少分別代表著權勢和富貴!慕昊宇則是富貴的代表,慕家從明代開始到現在經過百年的積累也是京城的富豪家族之一,在富貴裡面排行第一!而且慕昊宇是慕家三代單傳的獨自更是讓慕家人當成掌上明珠了。

「今天你輸給我了以前三百萬!」慕昊宇手裡拿著籌碼,一臉笑意的看著楊子羽:「這樣吧!咱們在賭一把!如果你贏了,那咱們的帳就一筆勾銷!」

聽完這話楊子羽眼前一亮立刻喊道:「好好!好好!好!我答應!咱們在賭一局!」此刻的楊子羽只想贏回來,他才管不了這麼多!也因為求勝心切從而掉進了慕昊宇下的套裡面!

「好!」

「那······」楊子羽也沒傻透,楊子羽費力的從地上趴起來說道:「要·····要是我輸了,那······那怎麼辦!」

「你輸了!輸了就把你在楊氏集團的股份轉讓給我不就行了!」慕昊宇之所以要這麼做事因為他要為家族開闢南方的市場!如果有了楊氏的股份,就有了楊氏談判的籌碼!,到時候把股份送還給他們!這樣自己家族就可在南方站住腳跟!

「不行!」楊子羽立刻喊道:「絕對不行!我手裡的股份完全比這些賭債值錢,這不公平!」

「也是啊!」慕昊宇微笑著說道:「那就要相同的股份吧!如果你輸了!就拿價值兩千六百萬的股份給我!我要是輸了,咱們就一筆勾銷!」

「好!」楊子羽咬著牙喊道:「來吧!」

在賭場上十賭九騙其實是假的,因為十賭十騙才是真的!剛上賭桌的楊子羽又怎麼會知道呢!在他眼裡就是看誰運氣好!想到不用想就知道結果什麼!

「你輸了!」

「我······」楊子羽結巴的說不出話來! 豪門天價妻 看著牌面自己又說了!兩千多萬的賭債,這怎麼還!而且自己手裡的股份還都給陳宮男,其實是陳宮男騙走的!陳宮男告訴楊子羽股份在自己手裡會增值,所以楊子羽就信了!楊子羽現在還以為等股份增值了自己會得到一大部分的好處!

「真的抱歉啊!你的運氣似乎不是很好啊!」慕昊宇笑起來,從慕昊宇的笑容中可以看出他的得意!

「可是······」楊子羽結結巴巴的說出話來!慕昊宇則是揮揮手,身後的幾人立刻將楊子羽按到了桌子上!

「一開始咱們可是說好的!雖然說空口無憑,但怎麼說也是君子一言快馬一鞭吧!難道你現在要賴賬了!」

「我······我沒有!可是我真沒錢啊!」

「沒錢!股份也可以啊!」

「股份我也沒有了!」

聽完這話慕昊宇立刻怒了起來:「你說什麼!你丫的竟然敢誆老子!」慕昊宇給旁邊人使了一個眼色。那人便從腰裡掏出一把鋼刀。

「你·····你要幹什麼!別!別!」

「別什麼!你丫的!沒錢你跟老子賭什麼!」其實楊子羽偷偷的待了一千萬,一開始的時候總是贏,贏了五百萬以後就開始狂妄自大起來!結果呢?連本帶利全部栽在了慕昊宇的手裡!

「把的手給我砍了!就當是抵債了!」

「是!慕少!」

說時遲那時快,那人手起刀落,楊子羽也聽不到「倒下留人!」但是楊子羽大喊道:「別別別!給我次機會!我給我姐打電話!她一定會幫我的!我一定把錢給你!別砍我的手!」

lixiangguo

冰三重臉如死灰,走出皇宮,整個人都處於沌混狀態。

Previous article

說起孩子,楚雲笙伸手撫摸她的腹部。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