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這樣。」雖然不是很好的答案,總算解決了心中的疑問,「還好胖小福及時打倒多薩,它當然倒是選擇了唯一獲勝方法。

「是啊。」馬其雷也附和的笑道。

其實他們都不知道從原始型進化成進化態的胖小福多了一項固有技能-判斷分析,該技能能分析敵人的能力和弱點,用以在可能範圍內選擇最直接的戰勝方式。

五對五,自巴斯洛魔法學園創建以來在新生比試會中e學部的特殊權力,鑒於星學系魔法超慢吟唱速度所以充許他們採取集團作戰方式。這種情況即使e學部只要剩下一個人能完成魔法,星學系魔法的另一個特徵-效果絕對成立就會顯示出它的威力,將對手搞得很慘。

所以在第一輪的g學部最後一場將打場混戰。馬其雷還真不習慣和吉恩他們一起站在台上,還好巴斯洛魔法學園在第一次賦於e學部此權力的時候就考慮到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在一張普通擂台上站十個人將很擁擠,所以e學部就擁有了全巴斯洛魔法學園中唯一的一個超大鬥技台,足夠讓十隻狗熊在這裡角力,同理在這裡很難將對手擊出場外。

「今天精神不錯,馬其雷。」庫里在開打之前還是很友好和馬其雷打招呼。

「是挺好的,」馬其雷自然不是個失禮的人,還是很有禮的和庫里交談,「自從認識以來,我唯獨沒見庫里的魔法,今天真是幸運啊。」

「好鋼用在刃上,」庫里的話里也是藏著鋒芒,必竟現在是學部之間的較力,就是私人交情來說庫里這裡也要給四位夥伴一個交代,不能只考慮馬其雷一個人,就是加上吉恩也不行。「能在對抗中真切感受馬其雷的力量才是最有真實感的,比平時看錶演要有趣多了。

「馬其雷,別光顧敘舊,」吉恩也陷在一種複雜的情緒中,和老輸錢給自已的庫里對戰,總有拿人手短的感,更何況每次一起出去吃飯都是庫里簽的帳。但是這種學部對戰中要對學部中的支持者有個表現,要是輸了總有對不起那些正在努力吆喝的啦啦隊,尤其中間還有不少漂亮小姐,男子漢總在下意識里有些向女士炫耀的念頭,這並不是色狼的特權。與其左右為難,不如拋開一切,痛痛快快乾一場,「庫里,讓我們象真正的男子漢一樣來場對決。無論勝負,我們都不會有遺憾。」

不論庫里如何不喜歡從商,但天生的本能讓他擅長滿足客戶的要求,「那就依你說,吉恩,我們來一場男子漢對決。」

馬其雷聽了也熱血沸騰,「好就這樣。」

無論是g學部的柯頓、雅紗、卡摩,還是e學部的彼里奇、特斯亞、莉莉安、維可本來都對主將間的客套覺得不耐煩,但又不能急勿勿地先出手。這下在吉恩的鼓動下不由全興奮的象吃了剌激性的藥物一件。可以預見將有一場精採的對決。

e學部的五個人站成一個圓形的圈子,這樣就不會背部向敵了,一個很不錯的區域聯防。但是g學部的五個人才不管那麼多,一個盯一個的向自己的目標對手衝過去。不過雙方全沒有咒語,似乎想來場肉搏戰。

最愛佔便宜的柯頓揮動著戰鬥戟沖得最快,想一鼓作氣幹掉對手維可,眼看維可是來不及念咒語了,但是他卻從寬大的長袍袖子中掏出兩塊符咒用魔力觸發后丟了出來,柯頓賽前也知道今年e學部突然使用符咒,但剛才一衝動全忘了,現在一看不妙忙憑著靈敏的反射神經驅動身體向側面一閃,讓開了符咒。就在柯顧腳下還踉蹌站不穩的時候,落地的符咒形成了兩道火牆並向兩側漫廷開來,柯頓生怕維可再丟出什麼來,向後一退。

同時e學部的另四個人也丟了「炎壁符」,即使只有馬其雷水平的魔法常識,也知道符咒的威力是基本威力加上使用者魔法強度,所以全退了開去。

「庫里,你是a學部的代表嗎?」竟管事先知道符咒的事,庫里的行為還是認好脾氣的馬其雷有些生氣。

「不是,」庫里的回答正確而且乾脆,「我又不象你那樣會作符咒。」的確只要是個有點魔力的村夫都有可能符咒、捲軸之類的東西,但和只能發揮咒語基本威力的捲軸不同,必須修練過符法系魔法中印術的人才能製作出符咒,而化了大量時間去學習數以千計的印術的人一般就會幹脆主修符法系魔法例如亞漢,而普通人如果要用符咒會直接去買,只有馬其雷當初賒賬買胖小福的時候為了做二十個「爆炎符」還錢才向亞漢學了做「爆火符」的五個基本印術「炎」、「烈」、「震」、「破」、「爆」。但結果因為馬其雷做出的符咒看上去總象二踢腳的樣子,最後還是亞漢做了二十個「爆炎符」去付帳,而馬其雷則替亞漢幹了十天的活。可是馬其雷總算能做這一系列中的七種低級符咒了。

「那你這是幹什麼?」庫里剛才的話讓馬其雷再次回憶起那段的痛苦的回憶,那十天見鬼的活特別重,還不如當時被多薩打傷一次。

「戰鬥本質就財力的比拼了,」庫里雖是個巴斯洛魔法學園工讀生,但骨子裡還個天才商人,「打勝這仗晉級的話,我們壓的賭注能贏來超過全部成本一倍的獎金,而就是不能晉級的話,我們的成本也回來了,這就是去年墊底的好處。」以去年第8名,再加上故意放棄了前三場,在e學部達到1賠127賠率的時候開始投注,獎金當然少不了。100%的利潤讓庫里玩命了。

「將紅蓮之華為我衣」,對馬其雷的魔法攻擊水平來說,一個攻防一體的「火蓮陣」低等結界,這樣也就完成了。「我看你這火牆還有什麼用?」如果不能穿過,本能告訴馬其雷不如融入火牆再通過。

這時g學部的人也大都回過了神,除了不知道打何種鬼主意卡摩以外,各個都出手了,柯頓和雅紗合力用精靈系魔法中水系元素魔法攻擊,而吉恩也開始用魔力直接化為衝擊波想擊潰火牆,這方法雖然只是原始低級的魔法攻擊,但以吉恩來說,這方法勝在持久時間長。而e學部的人也一面繼續丟出符咒來持續火牆,一面按計劃在火牆的掩護下吟唱本行的魔法-星學系魔法。

「萬能的星星,請改變亘古的軌跡。」維可開始念咒,另幾個依然維持火牆。

而馬其雷這時已經進入了火牆,正如所料火不會擋住火。庫里一直盯著馬其雷,看到他衝進來了,就知道不妙了,白痴也應明白讓馬其雷衝進來,他可以用鬥氣在短時間解決自己一方的所有人,絕對在己方咒語完成之前。

嘴邊牽出一絲苦笑,庫里的手帶著顫抖撒出了七個符咒:「為了勝利,最後的手段就是赤字。」

赤字?他在說什麼?馬其雷不懂庫里的意思,但是這七個符咒化成一道黑色的颶風將e學部包圍在內,馬其雷只覺一陣今人作嘔的怪味傳入,從颶風中傳來了另一個世界的氣息。讓馬其雷本能的想避開。

「死界之生還者?」魯西夫學園長好奇的自問,「那裡有買這種符咒?」

「是啊!這種強力防禦符咒就是貴點也值了。」梵柯洛瑪也想買點這玩意。

「以黑色颶風為屏,兩側生,中間的黑色颶風就是死界的通路。」希格里有點驚訝道,「融合符法系魔法、時空系魔法、暗魔系魔法三者為一體的符咒,現在用是不是太虧了,魯西夫,你的學員是不是不教成本核算的,學點經濟學才行,照這樣就是當御用師薪水也不夠用。」

「化為閃耀天空之激情。」現在不必丟其他符咒了,但還是只有一個念咒,不過現在是特斯亞。

是重疊技術,同樣主修星學系魔法的卡摩一看他的推測完全正確,不禁有些自得。因為星學系魔法念咒速度是實在太慢了,才產生重疊技術,這種技術雖不能加快念咒速度但是能把幾個魔法師的魔力集中發揮,加大魔法威力,不過這種技術也只能用在星學系魔法上,是星學系魔法的特殊魔法技巧。只是卡摩也早盤算好了自已的陰謀。

「降於不凈之世。」美麗的莉莉安也念了自己的一部分。

在沒人注意時,卡摩開始了自已的咒語,「萬能的星星,始之於混沌」

「以盡世之光為名。」彼里奇完全自己的部分之後,就是庫里的結案陳詞了。

「將聖凈之明光耀太初大地。」在庫里念完,從天空中射下無數光箭,「聖星天光」,非常強勁的魔法,但是那是要打在敵人的身上,雖然星學系魔法絕對成立,但並不是沒有意外。

「還之混沌,天地逆轉,萬法無常。」卡摩的咒語也完成了,他的絕對成立覆蓋了e學部的絕對成立,只見光箭全射向了保護著e學部眾人的「死界之生還者」,當兩者都消失的時候,馬其雷又能看見庫里的臉了。

「我們放棄。」庫里突然向裁判說了一句讓人跌倒的話,實際並不奇怪用完了防禦符咒的e學部還有什麼機會使星學系魔法,不認輸難道找揍。「不過,」庫里轉向馬其雷一夥,「剛才是不是有人用了『可逆運算』魔法。」

「是我,」卡摩自豪的回答。

「沒想到你們中有也會星學系魔法的人,我失算了。」對於有著計算的魔法之稱的星學系魔法,失算是絕對的致命錯誤,庫里只有承認錯誤。不過他的下一句話又讓人絕倒,「馬其雷,吉恩,還有在台上的大家,今夜我請客慶祝一番。」

「慶祝?」吉恩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有輸了也慶祝的事。

「慶祝我的朋友,你們晉級成功啊?」庫里真是個好人。

「我們就不去了。」彼里奇代表e學部其餘的人表態。

「那不行,我們也是主角,我們要慶祝在剩下的三天里可以休假。」庫里是個很會見風使舵的人。 豪門婚寵:邪魅老公夜夜撩 e學部的人自然也只要去了。

馬其雷說要去看看f學部的賽事,結果為慶祝淑女的容貌永遠美麗,f學部的美女們也去了。

自然賣符咒給庫里的亞漢和從不錯過飯局的繆多斯也在其內。

當所有人都玩了個盡興,從此庫里也成了有名的人。直到後來他接手家族的生意,無論是什麼地方都能打通關係,甚至魔導一族的王國-巴亞克王國的內部也有他的酒店存在。 樹欲靜而風不止,在淘汰賽前的這一天休息真是很不平靜,首先是三個入圍學部代表的抽籤,三個學部比賽必有一個學部抽到幸運的首輪輪空簽,從而得到多一天的休養時間和至少亞軍的權利。

三個學部全派出了自已的主將作為抽籤代表。在一番無聊的公證手續后,公證人正式宣布這次抽籤在準備上絕對公平,請代表開始抽籤。淘汰賽的抽籤規則十分簡單,每個代表從布有結界的箱子抽出寫有1~64的六十四支簽中的一支,然後號碼相近的兩個的學部進行第一輪比賽,剩下的一個則輪空,如號碼間隔相同,則先抽籤者先對決。

作為循環賽的第一名的亞漢第一個上台抽籤,這次由於新生的出色表現,箱子上的結界是由目前巴斯洛魔法學園裡最強的時空系魔法使用者-守護士希格里做成的,憑亞漢的水平現在是不可能透視裡面的內容,於是他輕鬆的摸出了一根簽,簽上一個清晰可見的符號「1」。

第二個上台的是多薩,他肋骨的傷似乎已經痊癒了,儘管腳步還有些緩慢,但臉上的氣色己經恢復成了一貫的比病人還慘白的樣子,當然他還是不可能作弊的,鎮定的摸出了一根簽,當所有人看清簽上的符號的時候,多薩的臉色更白了,很好的號碼「4」。

「馬其雷,我的好運來了。」柯頓在這種時候腦子轉得最快,「隨便抽個號碼,大過7號就可以了。」

沒等馬其雷說什麼了,卡摩也精密的計算出了結果,「我們只有六十四分之五的可能在第一輪出賽,全看你的了。」

「是啊,好運總輪到我們了。」在循環賽中敗陣次數最多的雅紗也興奮的附和。

馬其雷自己對這樣的好事也不敢相信,但當他從穩重的吉恩看到和大家相同的喜悅時,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白日夢,毫無壓力的伸手抽出了一根簽。要知道世上的事總是難以預料的,所謂「禍兮福依,福兮禍依」。馬其雷抽到的正是那六十四分之五中的最不妙的五分之一,「2」號簽。

「現在,」公證人大聲宣佈道,「淘汰賽第一輪比試的雙方是a學部和g學部,c學部輪空,這次抽籤過程完全本著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進行,所以結果是完全有效的。」

馬其雷失神的走下抽籤台,就聽到了吉恩的聲音:「太好了,馬其雷,這次正好報循環賽的一箭之仇,那時候你不能上場被a學部僥倖贏了一場。現在正好讓他們看看我們真正的實力。」

馬其雷還來不及表達對吉恩的感謝,柯頓也在一邊說:「我正好再把a學部的魯塔再教訓一次。」

馬其雷實在不知道這時該說什麼才好,「這次我一定把亞漢拖下擂台。」

「很簡單的計算。」卡摩一反平時金口難開的樣子,「打敗a學部后,我們有八成可能打敗c學部,真是一支好籤。」

不過事實總是擺在眼前,不管說過什麼豪言壯語,馬其雷實在對打敗亞漢沒多少底了,說實在亞漢至今還沒對任何人使出全力,當然這和馬其雷及多薩的受傷有關。作為室友,馬其雷對亞漢的魔法水平也從末摸到過底限,但馬其雷基本上認為亞漢比多薩還要強一些。

當亞漢再和馬其雷在宿舍見面的時候,竟有一剎那的難堪尷尬的感覺,但是亞漢馬上打破了這種僵持的局面,「馬其雷,你很不夠朋友。」

「什麼?」馬其雷對這莫名而來的指證覺得有一些冤枉。

「馬其雷,你既然能和庫里來一場真正的較量,為什麼現在這付這樣子?」亞漢略示不滿的說,「你是以為我的氣量不如庫里,還是我們的友誼竟脆弱至此。」

馬其雷聽出了亞漢真正想表達的意思,忙說「亞漢,我們之間較量當然會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漢的對戰,我只是在煩惱如何打敗你。」

「哈給」亞漢的笑聲明顯表達出他剛才的氣忿不過是偽裝,「這的確是一件麻煩事,我也有相同的煩惱,不過,出於公平,我既見過了你的武器的雙刃手斧,我也告訴你如果明天我倆有一場較量的話,我也會用我的法器-『咒晶幻六連』,你別象前幾次那樣不用武器空手戰。」

「什麼?」馬其雷心想這小子果然留了一手,之前從末見他用過什麼法器。「那我也不會再保留什麼,亞漢,明天你也要多加小心。」

「自然,」亞漢也不是個大意的人,「我也從末小看過你。我現在就找地方練練手,那法器也好久不用了,有些手生的緊,這兒就先讓給你了。」說著,找了幾塊糕點帶著準備當夜宵,「我今晚可能很晚再回來了,那就明天見了。」

亞漢去練手了,馬其雷當然也不可真的蒙頭睡上一大覺,如果沒什麼方向的話,當然找老師是最好的選擇,本來嘛,師者不就是傳道、授業、解惑嗎?用了時空系魔法師之間最常用的「定人傳音術」找到希格里以後,還是約在了小空地見面。

「馬其雷,你有煩惱?」希格里原本不想在新生比試會結束再找馬其雷了,必竟教了他不少東西,該讓他自已吸收一陣子了。

「希格里叔叔,我想用『魂祭』了。」馬其雷自然記得希格里說過不希望自己使用魂祭的話。

「亞漢有這麼強嗎?」希格里也看過亞漢的表現,他並不認為有這樣的必要,「你認為必須藉助魂祭的力量嗎?」

馬其雷聽得出希格里有所誤會了,「希格里叔叔,並不是要藉助魂祭的力量,而是要用作為雙刃手斧的魂祭而巳。」

「作為雙刃手斧?」希格里記憶中沉積的往事開始翻騰起來,那時嘉絲恰所用過的恐怖的鬥技開始重現在眼前,飛舞如翔躍的精靈般的雙刃手斧帶著宛如陳年紅葡萄酒一樣的血液,那生命力尚末全逝的肉塊是如此自然的離開原本所在的身體投向虛無的懷抱,那是一種詩意般的殘酷,藝術性的屠殺,「你是說要用『魚龍大活殺』嗎?」

「是的,當然我會控制力度,必竟只是比試。」馬其雷當然還有一些理性,竟管他想用的鬥技是當年殺人如除草的海盜王奈伽的屠殺對手的武功,但馬其雷的身體內只有四分之一這樣的血統而已,要知道即使是繼承了奈伽一半血統的嘉絲恰也必竟流著另一半讓奈伽所深愛的女神官菲業沙的血液,當年為了菲業沙,奈伽甚至放棄了殺雞,但在一次尋仇事件中菲業沙被殺,如同那些老掉牙的故事一樣,奈伽變得更為殘暴,下手時竟連老鼠也不放過。

希格里當然不知道嘉絲恰的身世,連馬其雷也不太知道自己和奈伽的關係,「如果你認為有必要的話就用好了,」從以往的比試來看,希格里認為馬其雷的判斷應該沒問題。

「那可太好了。」禁令的解除對馬其雷來說真是個好消息。

現在不論c學部在那裡漁翁得利式的等待,至少明天a學部和g學部的比試看上去將會比原先預估的要精采一些了。

如排演過的一樣,前四個人還是2:2平。柯頓的投機本能讓他又一次蹂躪了魯塔,有著g學部第二位實力卻總愛與對手次鋒交手的吉恩也吃定了奇琪。但是失敗已成為習慣的雅紗續寫了自己的歷史,傑琳娜輕鬆獲勝,而總是沒時間念咒的卡摩這次更是只能用武技應戰,但是悉可卻象下雨般的擲出符咒,卡摩也只能不幸惜敗。總之,最終還是滿足了外行觀眾的要求,兩隊的主將將進行決勝戰。

亞漢走上擂台,就象變了一個人,平時溫文而雅的樣子一掃而光,有些狂傲的說道:「馬其雷,你的手斧,召喚獸還是早些亮出來的好,過一會可不一定再有機會了。」話語中獲勝的信心十足。

「是嗎?」被亞漢這樣子氣得發不出火來的馬其雷一反常態陰沉地笑道,「那就如你所願。出來,魂祭。」古色古香的魂祭出現在馬其雷的右手中,反覆看了看,又向亞漢亮了亮,「還不錯吧,挺鋒利。」

「這傢伙,」台下的吉恩有些不滿的說,「他之前從末用這兵器,居然一直瞞著我們還留有一手。」

「是啊!」卡摩也附和道,「這玩意古色古香,一定是什麼歷史悠久的名兵,他藏的可真緊。」

「不過,」柯頓反而很高興,「我想馬其雷在這雙刃手斧上還有什麼新的殺招,這下勝算更大了。」

「這倒也是。「在這一點上,吉恩及卡摩也和柯頓抱一樣的心思,至於輸女雅紗小姐倒是對馬其雷的信心更大,很簡單至少到現在馬其雷還沒輸過。

亞漢倒是不很在意,依舊用無所謂的語調說道:「還有胖小福呢?我也有好幾天沒有它玩了。」

「是這樣的話,」馬其雷對亞漢至今沒拿出所謂的法器,心中的火氣更大了,太驕傲了,「那我就叫它出來。」在大家熟悉的咒語后,才進化不久的胖小福又一次登場,僅管在它的頭上長出了兩個不是很漂亮的小角,但是這對更象被打出來的腫皰的小玩意讓它看上去更可愛了,所以給它帶來了更多的掌聲,自然還是有大部分來自充滿愛心的美麗小姐們。

看到對面竟是亞漢,胖小福有些迷惑狀,歪著雖不是太大卻圓鼓鼓的胖腦袋,六隻小眼睛眨了又眨。「胖小福,」馬其雷看出了問題,第一次下了非戰鬥命令給胖小福,「再等一會才作戰,我們將和亞漢好好玩玩。」聽到有得玩,胖小福用他短胖的小腿蹦了兩下表顯出興奮。

轉向亞漢,馬其雷用打量的目光看了好幾遍,「你要先保留實力嗎?你的法器呢?」

「到用的時候自然會出現,」亞漢突然一翻手,兩個風陣符擲出,馬其雷動也不動,風陣符落在了馬其雷的面前,捲起兩個中型旋風。

「這算是開始的演出?」馬其雷自然明白亞漢不會笨到用這麼差的符咒來決勝。

「基本上是。」亞漢揚手又擲出五張符咒,在空中符咒呈略不對稱的五邊形排列,一團熾熱的炎氣從五邊形的中央出現並向四下散開,突然一隻又一隻的火鳥從炎氣中衝出,向馬其雷和胖小福攻擊,馬其雷看這炎氣就知道威力並不大,當下用火蓮逆陣防禦,但奇怪的是好動的胖小福沒有作出任何反應,只是躲進了火蓮逆陣的防禦範圍。

火蓮逆陣是時空系魔法的中級魔法,本身具吸收火屬魔力強化自身防禦力的效果。亞漢的「百烏流炎」對現在的馬其雷來說是向河裡輸水是一樣的,左手一壓一翻,霸海濤的鬥氣如噴射一股攻向亞漢,同時一個古怪的步伐后,馬其雷和亞漢之間的距離似乎根本不曾存在過,左手的魂祭化為三道虹影籠住了亞漢的上半身。但胖小福並沒有協同攻擊,還在原地不動。

符法系魔法的最大優點就在於魔法完成速度,在符咒的幫助下,幾乎不念咒才是符法系魔法的本色。而亞漢正是符法系魔法師中的佼佼者,他系在腰帶上的一排符咒突然被一道紅光串聯,是「炎精遁氣咒」,但馬其雷火蓮逆陣的炎之力為動力源,反向遁逃的短距瞬移魔法。身影一沒,亞漢出現在胖小福身旁。

可是胖小福似乎失去了攻擊欲,還是一動不動。亞漢連符咒都沒捨得用,一個連珠火射出,有這種不必念咒語,還是省省符咒的好。胖小福幸好還知道被燙到是會痛的,一側身,如同馬其雷一般古怪的步伐讓開了連珠火。

馬其雷這時又到了亞漢的身邊,三十六斧連成一片光影從頭罩下,象是要把亞漢來個大剁肉。亞漢自然還是用炎精遁氣咒遁逃,但是這畢竟是一個短距瞬移魔法,一沒后,亞漢立刻在反方向又出現了。只見魂祭已不知何時單獨滯留在半空,打著旋朝著亞漢斜肩劈下,十三斧融為一個軌跡,而馬其雷雙手一抄一圍,霸海濤的鬥氣從四面八方向亞漢壓來,這才是真正的魚龍大活殺,以鬥氣控制魂祭藏開霸海濤中,如同鬼鯊一般在出乎預料之時,一擊斃殺對手。

「這是魚龍大活殺!」有「鋼筋人」之稱的希格教練在觀眾席上大聲驚呼,「巴拉里,」轉向一旁坐著的巴拉里總教導,「我早就懷疑馬其雷的鬥氣是霸海濤,現在他用的又是魚龍大活殺的殺招之一『飛魚騰躍』,這下要出人命了。」

「你確定?」巴拉里總教導倒是很不在意。

「當然,」希格教練的魔法太差了,看不出問題中的玄機,單純以為巴拉里總教導是對自己的話有懷疑,辯駁道,「我當年就是被這招在背上留下十七道傷口的,那還是因為對手說過不殺我的。」

知道希格誤會了,巴拉里總教導忙說,「我不是懷疑你的話,而是這個亞漢的水平確實不同凡響,」

聽了巴拉里總教導的話,再向場中看去,希格教練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幾乎與此同時,在c學部所在的看台上,繆多斯也對多薩說,「馬其雷下手夠狠的,亞漢說不定要躺三個月。明天是你對他,恐怕要被活活大卸八塊,小心點。」

多薩的臉還是那麼白,看不出是否被嚇得更白了,「不對,繆多斯,雖然看不出什麼問題,但我總覺得亞漢在玩什麼花招。

至於g學部的各位則被馬其雷的殺招嚇了一跳。

「好霸道的招式,」柯頓慶幸自己不曾和馬其雷交手,自已那點投機手段被剁肉有份。

「的確,」卡摩一直以為自己雖然常來不及念咒,但在武技上並不輸馬其雷多少,現在才有點后怕,「這傢伙絕對是一個兇器。真不知道有什麼招式如此可怕?」

「你們去過著名魚生店『一刀鮮』嗎?」吉恩突然提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雅紗去過,」與苗條的身材不符,雅紗有一個可怕的胃,「不就是那標榜『魚龍大活殺,保證新鮮感』的魚生店嘛?」

「不錯,如果我沒猜錯,馬其雷所用的武技就叫『魚龍大活殺』,而且也能保證新鮮感。」吉恩不愧是認真專研武技的人,基本上沒猜錯。

但無論如何什麼也瞞不了主席台上三個不良中年人。

「哎,」希格里嘆了一口氣,「空有蠻力,被人愚弄了。還沒胖小福機靈。」

「不光如此。」梵柯洛瑪也明白希格里的心意,「我們都有同樣的遺憾。」

「的確如此,」魯西夫學園長也有些失意,「只可惜這個亞漢主修符法系魔法,我們都不能指導他,願他日後能遇上真正的名師,在學園中學些文法知識,只能讓他成為普通的文法師,對別人的這種大成就,對他是浪費。」

在台上,這時魂祭毫無阻礙的劃過亞漢的背部,但是那只是影子,當馬其雷收回魂祭時,面前只有一個紅色的水晶球在空中浮動。

亞漢的聲音從半空中傳來,「馬其雷,這就是『咒晶幻六連』中的『傲焰晶』。」

在眾人的注目下,亞漢從半空中徐徐降下,在他的身周環繞著五顆色彩各異的水晶球,而台上的那個紅色的「傲焰晶」也緩緩上升加入那五色水晶中。「傲焰、怨冰、怒飈、恨山、哀夜、苦日,這六個水晶就是『咒晶幻六連』,」亞漢在離台半人高的空中停了下來,向馬其雷介紹自己的法器。

「又是影傀儡之類的把戲,」被騙了馬其雷這時才有些醒悟,「不過看上比影傀儡要高明些,能使用魔法,又不會象分身術有受傷的危險,真不錯啊,亞漢。」

反正只是比試,打打聊聊也不錯,亞漢也並不急於繼續開戰,「還好啦,不過很讓我失望的是,胖小福似乎沒有動手,它是怎麼發現的?」

馬其雷這才想到剛才胖小福的確沒有攻擊過亞漢,它到底是如何察覺的,馬其雷回頭看了看胖小福。

雖然還不是很能聽懂那些所謂人類複雜的交談,但是胖小福還是能夠明白,他們是在說自己什麼,搖搖小腦袋向馬其雷表示自己剛才並不是很了解問題所在。其實如果是進化前的胖小福是一定會進攻的,但進化后追加的固有技術-判斷分析告訴胖小福面前的敵人不具進攻價值,在這種本能性的理智下,胖小福才沒有盲目的行動。

看上去胖小福也並不很清醒,也許和馬其雷一樣,在戰鬥中本能超過理性,真是什麼樣的人配什麼樣的獸。亞漢感慨的想道,「馬其雷,我要進攻了,可以嘛?」這是一場紳士的交量,沒有偷襲、沒有暗算,兩人只想好好較量一場。

「當然,我也不會留情的。」馬其雷瞥了一眼躍躍欲試的胖小福,知道這個亞漢是真的,足可放心進攻。

主席台的不良中年人之一的梵柯洛瑪聽了亞漢的話反而有些不明白了,「魯西夫、希格里,聽說過那個『咒晶幻六連』嗎?」

lixiangguo

「怎麼,這好東西你不要了?」

Previous article

又終於,從黑夜,回到了白天。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