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嗎?」失去雙臂的葉雲,全身微微顫抖,兩條新的手臂長了出來,殘缺的身體瞬間復原,他冷視著膛目結舌的於文龍,淡淡的說道:「事已至此,我就不再留手了,今日我是來報仇的。」

嗡。

一聲顫響,葉雲體表的藍色劍罩變為黃色,龍魂之力引動,實力瞬間提升到了八階劍皇境界,雙手變幻,瞬息射出了萬道劍氣朝著於文龍暴射而去。

「你…」

於文龍本來就被葉雲恢復能力驚人的身體所驚,此刻見葉雲展現出了劍皇強者的實力,雙眼猛然緊縮,口中想說的話硬生生咽了下去,他仗著強橫的體魄,無視萬道劍氣,朝葉雲撞了過去。

砰砰砰…

龍鱗化身強的離譜,萬道劍氣轟擊在於文龍身上,血袍獵獵作響,劍氣盡散,撞向葉雲的身軀,更加威猛絕倫,葉雲雙目之中閃過一絲狠辣,在於文龍臨身之際,一拳砸在了對方的左肩之上,這一拳葉雲用出了全力,他的拳頭並沒有迸裂,因為,這是八階劍皇強者的一拳。

「你…」

於文龍抓著葉雲的灰袍,眼中布滿不敢置信,他一個字還沒說完,下一刻,猶如一顆天外隕石般砸向了地面,隨著地面傳來『砰』的一聲巨響,葉雲低頭瞥向地面,只見一股蘑菇狀的土浪升騰而起,隨手甩動衣袖,葉雲深吸一口氣,望向蓬輝殿,喝道:「於森老賊,上來受死。」

嗖。

喝聲剛落,一道黃色流光就迫不及待的自蓬輝殿飛了出來,流光消散,於森滿臉布滿血筋,猙獰的看著葉雲,嘶聲力竭道:「你這個臭蟲,今日,我要把你大卸八塊。」

「大卸八塊?可以。」葉雲冷哼一聲,面色如霜,稍作停頓,他強壓心中怒火,冷視於森,道:「在你把我大卸八塊之前,你想不想知道我為什麼會來蓬萊島自尋死路。」

「為什麼?」於森下意識的問道,他心中本來就疑惑葉雲的到來,既然對方有意說出,他自然不會阻攔。

葉雲臉上露出慘淡笑容,冷哼道:「我殺你一子,你就這般癲狂仇視我,恨不得生吞活剝了我,你曾經弒殺古姓少年滿門,你可知,那古姓少年該如何仇視你?」

「古姓少年?」於森聞言,喃喃自語,旋即,臉色猛變,怒視葉雲喝道:「你竟然知道十一年前震動修行界的滅門慘事,不過,這與你有何干係?」

見於森親口說出了十一年前的滅門慘事,葉雲雙拳緊握,看向於森,問道:「那你可知,曾經被你抓來的古姓少年,有一位血脈相連的弟弟?」

「弟弟?」於森稍作沉吟,發出陣陣狂笑,像看小丑一樣的盯著葉雲,怒喝道:「你今日有死無生,我就把埋藏在心底十年左右的秘密透露給你吧。」

豈知,有些事情壓在心底不能與人訴說,確實憋得難受,到現在為止,於森並不知道葉雲的真實身份,不過,就算於森知道,以於森狂傲的性子,也會把埋藏在心底十年左右的秘密告訴給葉雲,因為,在於森眼裡,今日的葉雲是真正的有死無生。

「十一年前,我率領王同和於文竹等百名蓬萊弟子,確實血洗了一位古姓少年的滿門,那古姓少年就是古銅。」於森說到這裡,發出陣陣狂笑,繼續道:「他的父母古賢和葉雅倩都是被我所擒,府邸上下萬人全被我們所殺。」


「你這個畜生,劊子手。」葉雲忍不住喝罵起來,臉色鐵青。

看到葉雲的表情,於森心中暢快無比,他望著葉雲,繼續道:「修行界的傳言並不是空穴來風,那古賢確實是人族領袖的子嗣,不過,數年以後,人族領袖將會另有其人,哈哈…」

伴隨著陣陣狂笑聲,於森化作一道黃色流光,朝著葉雲飛馳而去,剛才說的已經有點多了,那麼,接下來,就讓眼前的少年生不如死吧,然而,就在於森和葉雲近在咫尺之時,耳邊響起了少年冰冷的聲音。

「今日,我就滅你這個狗賊,報那滅門之仇。」

嗡。


看著貼身而來的於森,葉雲體表的黃色劍罩瞬間變成了綠色,在前者驚恐疑惑的目光中,葉雲眼神冰冷,沒有絲毫憐憫,手腕轉動,紫霜劍就沒入了於森前胸,剎那,紫霜劍瘋狂攪動了起來。

轟。

一聲炸響,殘肢斷體,破布碎肉,腥風血雨憑空而現,一團血霧自葉雲眼前暴射八方,片刻后,蓬萊劍派所有門人弟子皆心中震動,面色駭人,堂堂修羅島島主,八階劍皇境界的於森,一個照面就被葉雲秒殺而終。


「龍魂,謝謝!」

心中對龍魂一番感謝,葉雲終於如願以償,以龍魂強行灌注龍魂之力的劍宗實力,秒殺了八階劍皇於森,這個計劃是葉雲在前來蓬萊島的路程中已經想好的,如果說九階巔峰劍宗的實力在偷襲的情況下,還不能秒殺八階劍皇於森,那這個世界就沒必要修行了。

「殺。」

一聲充滿暴躁的怒吼聲,自蓬輝殿中傳出,響徹了以蓬萊島為中心的方圓萬里,於天齊化身一道綠色流光,飛至天空,凌空而立,他死死的盯著葉雲,看了良久,便俯衝向地面為於森去收屍了。

嗖,嗖,嗖…

破空聲不絕於耳,蓬萊島上空出現數百道氣勢強大的身影,他們個個腳踏巨劍,凌空而立,朝著葉雲涌了過去,頃刻間,凌空而立的葉雲,就被天上地下的強者圍了個嚴實,葉雲舉目四望,吃驚不已,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兩百多名劍王強者,二十多位劍皇強者,蓬萊劍派什麼時候變得這般可怕?」葉雲緊了緊手中的紫霜劍,心中發虛道:「龍魂,行不行?」

「本聖肯定沒問題,不過,你如今服食過木麒麟,擁有千倍的恢復能力,不用在怕爆體而亡和元劍碎裂的危險了,盡可一戰。」

「好!」

葉雲微微點頭,掃視天空數百名蓬萊門人,臉上沒有絲毫懼色,龍魂說的一點沒錯,如今的他,被龍魂強行灌注龍魂之力,絕不會出現當初靈域的狼狽模樣了,不過,想起靈域被龍魂強行灌注龍魂之力的場景時,葉雲還是感到一絲心有餘悸,當初在靈域時,他在最後時刻要是得不到木麒麟的話,可就真的被龍魂之力撐的爆體而亡了。

「父親,父親…」

被葉雲一拳砸落地面的於文龍並沒有死,他目光獃滯的跟在於天齊身後,麻木的替於森收屍時,嘴唇顫動不停的喊著。

抬頭瞥了眼天空中體表浮現著綠色劍罩的葉雲,於天齊並沒有親自出手,他相信,二十多位劍皇強者就足以把一位劍宗強者萬劍穿心,更何況還有著二百多名劍王強者,自己僅用了不到十年時間培養出的這些強者,現在就是檢驗實力的時候。

「大膽孽障,還不束手就擒。」

天空中,二十多位劍皇強者圍在葉雲最近前,這時,一位略顯老態的中年人,御劍行空一聲暴喝。

「是他。」葉雲聞聲望去,當即臉色微變,暴喝之人乃是蓬萊島長老陳山,他沒記錯的話,呂志和古銅皆是蓬萊島弟子。

「當場斬殺。」

見葉雲沒有回應,陳山再次一聲暴喝,當即,二十多位劍皇強者齊刷刷的舉起了手中長劍。 數萬崑崙劍派弟子長劍齊鳴,包括天空中的數位劍皇強者和近百位劍王,似乎在傲無塵出現的那一刻,他們就已經準備好了,所以,姜岳一聲令下,回應是如此的及時,如此的熱烈。

「久聞崑崙劍派的三大劍陣冠絕天下,今日,老朽定要親身一探劍陣神威。」於天齊掃視天上地下迸現的劍光,眉頭微皺,那萬劍齊鳴之聲,確實刺耳的厲害。

「廢什麼話,說好了,今日要讓崑崙劍派在人族除名。」傲天狂怒喝連連,葉雲曾經滅殺於文威和於文龍兩兄弟的事情,他早就有所耳聞,如今,葉雲這個惡徒竟然廢了傲無痕,辱子之仇,早就讓傲天狂在來的路上,失去了理智。

「除名,看來,你們是要在東衍大陸掀起一場滅世浩劫,如此,那我就以師父留的劍陣,碾壓爾等。」姜岳目現星芒,迎著劍尊境界的於天齊走了過去。

看到姜岳的舉動,於天齊表面不動神色,內心卻陰毒大笑起來,此番前來崑崙劍派,蓬萊劍派只有他一人前來,不過,隨行的可有東海傲天狂和神龍殿長老傲無塵,他要的就是這個勢頭,等崑崙劍派覆滅以後,世間只會流傳著,崑崙劍派被神龍殿或者龍族所滅。

「師父。」葉雲和姜凡見此情形,同時驚呼,於天齊可是劍尊強者,師父這般冒失的迎戰,可不好。

然而,隨著姜岳和於天齊的接近,劍尊境界的於天齊臉色突然大變,接著,竟然怪叫一聲,爆退到了千里之外,葉雲見此,若有所思,環視周圍,他發現地上和天空各有一輪弟子們仗劍組成的劍陣,急速轉動,並且隱約間,劍陣隨著姜岳的身形移動而挪動。

「好強大的劍意。」釋放出紅色護身劍罩后,於天齊心有餘悸,剛才,姜岳接近他時,他明顯感覺到一股磅礴的無形劍意攻了過來,要不是,他反應及時,險些受傷。

「好吧,葉雲交給我,其他事情與我沒有任何干係。」傲無塵發出一聲龍吟,向傲天狂說了一句,手腕晃動,取出一把血色長槍,朝葉雲行了過去。

吼…

八階龍宗境界的傲天狂,身軀晃動,幻化出本體,那是一條凌空橫卧萬里的巨龍,巨龍發出陣陣咆哮,口吐龍焰,龍威滔天。

噗,噗,噗…

數名崑崙劍派的劍王強者,猝不及防,踏劍而立的身軀被龍焰所染,當場化為灰燼,一縷狂風掃過,漫天灰塵飄零,遠遠看去,場面甚是森人可怖。

「師弟,你帶領八卦滅神劍陣鎮壓傲天狂,姜凡,你控制霧潭斬妖劍陣協助葉雲。」朝著孟飛和大弟子吩咐完畢,姜岳以乾坤伏魔劍陣作為強大的力量源泉,攻向了於天齊。

轟…

氣流的爆炸聲瘋狂響起,天空大戰一觸即發,葉雲手持紫霜劍,龍魂之力瞬間引動,實力飆升到了八階劍皇境界,如今,擁有裂痕的元劍被封印,葉雲可以繼續肆無忌憚的引動龍魂之力了,隨著一聲尖銳的劍鳴,腳下長劍震動,頃刻間,葉雲便和傲無塵戰在了一起。

砰。

傲無塵實力確實了得,手中長槍一個橫掃,緊接著,雙手高舉血色長槍,砸在了葉雲的劍罩上,長槍雖然沒有破開劍罩,但強大的震蕩力,竟然把葉雲震的砸落向了地面。

轟,轟,轟…

葉雲的身軀滑落在一座山峰上,本來只有數十丈高的山峰,被葉雲砸的斷裂,山峰的峰頭轟然倒下,差點殃及到一些崑崙弟子。

「好強橫的力量,這就是常年在神龍殿修行的龍族族人?」一個照面,就被傲無塵擊落地面,葉雲心中非但沒有絲毫懼意,相反,生出熊熊戰意,眸子中射出兩道劍芒,直接把斷裂的峰頭擊穿。

錚。

紫霜劍似乎在宣示著不甘,被葉雲攥在手裡,再次飛向天空,和傲無塵大戰在了一起,身為寒潭斬妖劍陣陣眼的姜凡,凝目觀戰,並沒有即可出手,畢竟,今日來的人雖然個個身份不凡,實力超群,但是只有三人。

「太弱了。」血色長槍再一次砸飛葉雲,傲無塵眼中布滿了戲謔,他今日有的是耐心,侮辱他族天才人傑,在給予擊殺,是傲無塵一貫的作風。

天空中出現的三處戰場,葉雲對戰傲無塵,完全處於下風,傲無塵以絕對的強橫力量把葉雲壓著打,血色長槍一掃一砸一挑一壓,都會讓葉雲狼狽的砸落千里之外,這就是傲無塵的實力,九階巔峰龍皇境界,力壓此時八階劍皇的葉雲。

身為體內擁有龍神血脈的龍族族人,傲無塵乃是龍族天之驕子,無人能比,就連神龍殿的老牌長老人物,都畏懼傲無塵,因為,青龍在龍族眼中是個不吉利的物種,上古時期的青龍傲滅,手上可有近百條龍命,當然,傲無塵是東海龍宮宮主之子,就算手上有百條龍命,龍族也不能把傲無塵怎麼樣,這就是所謂的出身不同,惹是生非的後果不同。

錚。

劍嘯聲中,乾坤伏魔劍陣,分別由劍皇境界的張英和周乾壓陣,地面上十位劍王強者和萬名崑崙弟子密密麻麻,仗劍圍成複雜的圓形劍陣,里三層外三層,而太極門門主張英,身處劍陣中心,天空中的圓形劍陣,由八卦門門主周乾帶領的三十名劍王強者組合而成,周乾當仁不讓身處圓形劍陣中心。

這是最極致的乾坤伏魔劍陣,兩個圓形劍陣,一個在天空,一個在地面,互相襯托,互相對應,分別由兩名劍皇強者做牽引陣眼,而真正的陣眼則是劍宗境界的姜岳,之前姜岳逼退於天齊的強大劍意,就要歸功於乾坤伏魔劍陣了,否則,姜岳怎麼可能以劍宗境界的劍意,讓一個劍尊強者退避。

「好強大的劍陣,不過,老朽要是發出數道劍氣,滅殺支撐劍陣的人,你猜猜會怎麼樣?」於天齊腳踏虛空,三兩步就來至姜岳身前,陰測測道。

「你可以試試。」姜岳神色漠然,這劍陣是師父女公子所創,女公子是誰,那可是人族神階強者劍祖之徒,由此可見,崑崙劍派的三大劍陣有多麼的強悍了,能成為東衍大陸最強的合擊功法,實屬正常。

「試試就試試。」

於天齊雙目如鷹,雙手揮舞,頓時,兩個掌心同時出現了一把紅色光劍,在姜岳警惕的目光中,劍尊強者的凝氣化劍,兩把赤紅光劍射殺天地。

嗖,嗖。

兩把相同的紅色光劍,飛馳的軌跡卻天壤之別,一把射殺向地面以張英為陣眼的劍陣,一把射殺向天空以周乾為陣眼的劍陣,此時,姜岳雖然能藉助乾坤伏魔劍陣之力,抗衡劍尊強者,但乾坤伏魔劍陣卻脆弱的厲害,如果,劍陣被毀,姜岳也自身難保,不過,姜岳豈會眼睜睜的看著,讓不應該發生的悲劇而發生。

刷,刷。

朝著射殺向地面的紅色光劍,揮出兩劍,頓時兩道濃烈的綠色劍氣,讓那紅色光劍的飛行速度放緩了些,姜岳凌空踏步,一步跨出,身軀就當在了射殺向天空的紅色光劍跟前。

噗嗤。

紅色光劍轟擊在隱約透著紅絲的劍罩上,只激起了些許漣漪,下一刻,姜岳身形晃動,就出現在了地面上,擋住了另外一把紅色光劍。

「反應倒是不慢,那麼,十把,百把,千把光劍,凝氣化劍的攻擊,你是否能如願盡數抵擋!」於天齊狠辣的話語剛落,雙手就急速舞動了起來。

嗖,嗖,嗖…

頓時,紅色光劍猶如血紅的刀子般,被於天齊雙手操控,甩向天空和地面,不少沒有加入劍陣的崑崙強者,當時就被殃及魚池,死於非命。

「可惡。」姜岳面色肅然,厲喝道:「乾坤伏魔,萬劍齊發。」

嗖,嗖,嗖…


姜岳話音剛落,組成乾坤伏魔劍陣的兩個圓形劍陣,突然飛出密密麻麻的長劍,這些長劍都是劍陣中弟子們手裡的長劍,長劍離手之後,劍陣中的崑崙門人,皆以指代劍。

密密麻麻的長劍,泛著耀眼奪目的燦燦銀光,似乎能刺破蒼穹,刺穿大地,遠遠看去,猶如懸涌的銀針,散發著鋒利的氣勢,堪比刀鋒的尖端,而且,懸涌時發出的陣陣劍鳴聲,帶著強大的穿透力,似乎能把任何人穿個透心涼。

轟,轟,轟…

數不勝數的紅色光劍和真實的長劍撞擊在一起,頓時,天空地面,火花迸放,劍鳴濤濤,爆炸聲震耳欲聾,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劍尊強者凝氣化劍而成的紅色光劍,盡數被兩個圓形劍陣中射出的長劍所抵。

「什麼,你藉助乾坤伏魔劍陣的力量,能抗衡老朽,他們發出的長劍怎麼能抵擋的了劍尊強者的攻擊?」於天齊見此情形,徹底暴怒,周身氣流劇烈閃現,撕扯的虛空都出現了細微的裂痕。

錚。

萬把長劍擊潰了紅色光劍,呼嘯著再次返回了眾崑崙門人的手中,眼前情況,在姜岳的意料之中,曾經蠻荒之行,姜凡以劍靈境界的實力藉助霧潭斬妖劍陣,讓獸王境界的蠻象虎受挫,而且,那時崑崙劍派的弟子們,劍陣運用的並不熟練,這些事情,姜岳自然知曉。

「和異族勾結,想覆滅崑崙劍派,簡直是痴人說夢,今日,定要鎮壓你。」姜岳威嚴四射,道。

「是嗎?想要鎮壓我,就看你有沒有那個實力和能力。」 女主,我是你妹妹啊 ,周身紅光大作,天空的厚重烏雲,都被映的變成了紅色。 看著咬過來的龍嘴,葉雲雙目突然射出數道劍芒,一副恍然大悟的摸樣,喃喃道:「傲無痕尋我麻煩,更是焚燒北麓城城民,廢他一萬次,都不為過。」

嗖。

在龍嘴快要臨身之際,葉雲身形晃動,腳下瀰漫出劍宗境界的陣陣綠色能量霧氣,險之又險的躲過了傲天靈的吞食,不管怎麼說,人族也是東衍萬族中飛行速度和攻擊速度最快的族群,豈會被同境界的傲天靈一口吃掉。

「呀呀呀,你這人族螻蟻小子,跑什麼跑。」



lixiangguo

而黑暗騎士那邊,揮舞在空中的鐮刀,也依稀可以看到一個魔鬼的流光圖案,也是一個不清晰的圖案。

Previous article

「與懸空大陸有關係的是我們的水源,缺少植物也是正因為這個原因。在懸空大陸幾乎沒有水源,擁有的水源也是極為稀少,所以懸空大陸也是存在內戰的,為水源而戰。」神農老人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