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啊。」湘鴦月附和。

藍詩月注視著武仙娘,等待回答。

武仙娘道:「兩位姐姐,你們有所不知,是有人要我別種這麼多。」

藍詩月接道:「哦?」

「誰呀!膽子這麼大,竟然敢命令起仙武妹妹來!他不想活了嗎?他難道就不知道這是仙武妹妹你冒著生死風險,才挖回的婞心級寶貝嗎?」究情月發怒。

「情月,你又來了。」藍詩月有些頭大。

究情月吐吐舌頭,趕緊低頭。

「仙武妹妹,你說的這人是誰啊?」湘鴦月笑問。

「能否讓我們見見?」湘鴛月補充道。

藍詩月也語:「仙武妹妹,不肯?」

武仙娘有點尷尬,但道:「幾位姐姐,其實我也是生氣的,他憑什麼說我的婞心級花物就是禍害!自以為有點破頁葯製作本事,就了不得了!哼!」

眾人呆愣起來。

藍詩月最先回神,道:「我有點明白了,仙武妹妹,你下請帖邀請情月,其實就是想讓她和你說的這個人較量較量頁葯製作,是不是?」

武仙娘再次尷尬,但微微點頭,道:「看到幾位姐姐到來,我想肯定能給他個下馬威!一個小小妘頁境頁底級,再怎麼翻騰,也不可能是幾位姐姐的對手!還請幾位姐姐出手幫忙,事後的花物,就當是謝禮了!」

「仙武妹妹說話不算話!明明就是送禮,怎麼又成了謝禮?」究情月不樂意道。

武仙娘哭笑不得,這位還真是……咧到家了。

「十二妹,這划得來的。婞心級花物,有價無市,我們幫幫忙,就能獲得,何樂不為?」湘鴛月道。

「是的,十二妹,況且對方只是妘頁境頁底級,這個忙,可見仙武妹妹並沒有多為難我們。相反,感覺就像是特意找個借口送給我們,免得你呀,拿了人家的好處,嘴軟。」湘鴦月接道。

被兩人一說,究情月感覺有理,欲語。

藍詩月卻已道:「仙武妹妹,你拿四株婞心級花物換一場較量,可見你說的這個人,在頁葯製作上肯定是厲害的!更可以說,他在你心裡,其實份量是很重的!換成是我,就是一株也會捨不得!」

武仙娘迎視來,道:「詩月姐姐,還真被你猜中了,他份量……不,是輩分的確很重,他是我小師叔!」

話出,眾人震驚不已。

小師叔?

「仙武妹妹,你這小師叔頁葯九級試幾級?」究情月小心一問。

話出,其他人也回神來,好奇。

武仙娘卻是噗嗤一笑:「情月姐姐,他剛出山,一來妘頁城就到了我這裡,哪來的時間去參加頁葯九級試啊?」

「剛出山?哪座山?」究情月繼續問。

武仙娘回:「情月姐姐,師門隱秘不便泄露。」

「哦。那好吧,仙武妹妹,那你就讓他和我們見見吧,我倒要看看一個妘頁境頁底級製作頁葯有多厲害!」究情月道。

武仙娘欲語。

藍詩月卻是一問:「仙武妹妹,你這位小師叔叫什麼?」似乎想先看看自己聽沒聽說過。

武仙娘一回:「他姓祝,祝福的祝。哦,對了,因為他就一個獃頭獃腦鵝,不會生計,只會玩藥渣,所以我暫時就讓他在我宮裡做了個掌印小史。」

眾人腦袋都有點短路了,都感覺這說詞也太……怪味了!

掌印史不小了啊!

怎麼能說是掌印小史呢?

還有,什麼叫只會玩藥渣,不會生計?

這製作頁葯是至高頁學!

會製作頁葯的人會不懂生計?

獃頭獃腦鵝?

這真的有這麼呆嗎?

唉,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紅魚,現在你去把我小師叔請來吧!哦,對了,把四株花物也弄上來。」武仙娘朝一邊站立的榮紅魚道。

進化與傳承 榮紅魚領命而去。

——————

很快,四株金燦花物被弄上廳來了。

「這是……姝臻九璀花!」一直都只是靜靜觀著五位皇室女聊談的案絮兒一見花來,便驚呼!

「的確……是。」先回神的藍詩月接道。

究情月忍不住問:「絮兒,什麼是姝臻九璀花?」

案絮兒頓時有點難為情,道:「殿下,這種花是……床第情花。」

「啊?」床第情花四字,究情月還是明白的,一瞬間,她便臉紅撲撲。

「二姐,這姝臻九璀花,當真是……這樣?」湘鴛月確認來。

藍詩月點點頭,但面色並未有多尷尬,相反,還是目露異彩。

注意到這一點的湘鴦月便接著問來:「二姐,這花可有危害?」

藍詩月微微一笑,道:「怎麼說呢?於床第之歡而言,它的確有讓人沉淪的危險。但——它卻是製作晉陞頁葯的最好藥材之一,目前這四株正是製作婞頁境頁眉級晉陞婞頁境頁心級頁葯的最好藥材!只要製作成功,婞頁境頁眉級晉陞成功的機率將達九成!」

「啊?我要了!我要了!仙武妹妹,我要了!我要了!」原本羞紅不堪的究情月立時又眼冒金光。

武仙娘被藍詩月這麼一說,也有些震驚。

原來這花還真的對這幾個女人挺稀罕!她們都是婞頁境頁眉級!呵呵呵呵……不過,該死的雲哥哥,竟然都不告訴我!哼,等著,我回頭再收拾你!

「好好好,情月姐姐,我說話算話,不會讓你空手而歸的,你別搖我手臂了啦!」被人搖回神的武仙娘哭笑不得來。

「嘻嘻嘻……仙武妹妹你最好了,比父皇還好!父皇他就弄不到這東西給我!」究情月鬆開后,又語。

武仙娘笑而未語。

就在這時,案絮兒開口來:「仙武殿下,能否……能否賜……案絮兒一株?」

武仙娘收斂笑容,接道:「案朝史,本宮再考慮考慮吧。」

案絮兒黯然,但也理解,忙回道:「多謝殿下考慮。」

究情月看著,欲幫人開口求討。

「情月,你要幹什麼?」藍詩月卻已道來。

究情月欲言又止。

「十二妹,你要理解仙武妹妹的難處。」湘鴛月道來。

「是啊,十二妹,仙武妹妹能割捨四株於我們已是大方至極慷慨至極!我們不可以再貪心,讓仙武妹妹為難。」湘鴦月續道。

究情月緩緩點頭,朝案絮兒道:「絮兒,對不起了。」

「殿下,你可折煞絮兒了,剛才就已是絮兒太沒規矩了。你這道歉,豈不是讓絮兒更加無地自容了?」案絮兒連忙道。

究情月沉默起來。

藍詩月這時轉向武仙娘,笑道:「仙武妹妹,怎麼這麼久還不見你小師叔來?」

武仙娘也正在惱火男人躲避,但卻道:「幾位,姐姐,我去看看。」說時,欲去。

這時榮紅魚回來了。

「紅魚,怎麼回事?」武仙娘當即就問。

榮紅魚接道:「回殿下,祝掌印他說,稍後就來。」

「稍後?什麼稍後!叫我幾位姐姐還要等他半天不成?」武仙娘頓時一喝。

榮紅魚閉嘴,心中苦澀萬分,廷雲和她玩拖字訣,她豈能不知?可是……他的身份擺在那兒,他卻是她追隨的女人的摯愛!她根本沒辦法來硬的!

武仙娘看到榮紅魚閉嘴,也知道她沒辦法。於是她當即將手上頁鈴擴音來:「祝投小師叔!你要是再躲,現在你就捲鋪蓋走人!本宮這兒不養好吃懶做的獃頭鵝!」

全場眾人目瞪口呆。

豬頭……小師叔?

另一頭的廷雲哭笑不得,在察覺了小姑奶奶開啟了擴音模式,他忙回:「別別別,師侄女啊,小師叔來小師叔馬上來!」

「叫殿下!」武仙娘一火。

「是是是,高貴又美麗的仙武殿下!小人馬上來!」

「哼!」武仙娘面上一緩,心中大樂,隨即就將頁鈴收起。 72.鬥嘴

「仙武妹妹,你剛才叫的可是豬頭小師叔?」究情月笑問。

武仙娘當即正色道:「情月姐姐,你誤會了,是祝福的祝,投靠的投!」

究情月一愣,因為她從武仙娘眼中看出了一絲凜意。

「情月,亂說什麼呢!」藍詩月見而立語。

究情月回神,忙道歉:「仙武妹妹,我錯了啦我錯了啦!別生氣,別生氣!」

幻想女王 武仙娘神色一緩,道:「幾位姐姐有所不知,我這小師叔雖然獃頭了一些,但是當初在師門,可是對我百般呵護和照顧,所以,我可不許有人當我面罵他!」

「明白了,仙武妹妹,你放心,我們會叫他祝前輩。」藍詩月接道。

「別別別,詩月姐姐,他年紀並不大,你們要叫,就叫祝掌印好了。」武仙娘道。

「行,就叫祝掌印!」藍詩月道。

隨即,究情月接問:「仙武妹妹,你這小師叔長得怎麼樣?」

武仙娘故作一吟,道:「馬馬虎虎吧。」

「那他可有成親?」究情月八卦來。

武仙娘反問:「情月姐姐,你怎麼問這個?」

究情月一笑:「仙武妹妹,當然是關心關心你小師叔啊!你看,你都把這麼寶貝的花送我了,我總得表示表示一下。若你的小師叔沒有女人,那我回頭就去妘頁城找些大美人來,和他相相親!」

武仙娘有點傻眼,但道:「這個……不必了。情月姐姐,其實你有所不知,我這小師叔他畏懼女人,所以我剛才請他,他都死活不肯來!」

「還有這樣的事?真是好可愛的人!」究情月立時有些興奮。

武仙娘黑線,又道:「什麼可愛!就是一個愛玩藥渣的獃頭鵝!」

究情月欲語。

「祝投小師叔,你終於來了啊!還愣在那兒幹什麼?快過來,讓本宮給你介紹介紹本宮的這幾位姐姐。」武仙娘已出聲。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廷雲,內心苦笑,表面裝呆,愣愣地從廳門處走過來。

眾女目光齊聚廷雲,神情各異。

「來,小師叔,本宮給你介紹,這位是詩月皇女姐姐!」 前妻不可欺 武仙娘一手拉著男人的手,一手又擺向藍詩月。

「殿下好。」廷雲輕凝於人。

未等藍詩月反應,武仙娘就低罵來:「小師叔,和你說過多少次了,這裡不是你那山野鄉下,見到皇室,要稱安,快,叫殿下萬安!」

廷雲無奈:「殿下萬安。」感覺小姑奶奶這就是在故意折磨他。

「祝掌印不必多禮。」藍詩月回,對這麼聽話的男人有點訝異,而她的視線又若有若無地停留在兩人拉在一起的手上。

這一點,其餘幾女也皆有注意,只是她們停留的方式有些不一樣。

「小師叔,這是兩位雙胞胎姐姐,這位是鴛月皇女姐姐,這位是鴦月皇女姐姐。」

廷雲立即朝兩人分別道:「殿下萬安,殿下萬安。」

漫漫仙途:上神,寵我吧! 「小師叔!帶名叫,不然誰知道你叫誰!」武仙娘又罵。

廷雲算是徹底清楚了,除了拖延前來之外,自己肯定還有什麼事情得罪了他的小姑奶奶,不然她不會這麼一而再。

「鴛月殿下萬安,鴦月殿下萬安!」

湘鴛月和湘鴦月異口同聲道:「祝掌印不必多禮。」

「好了,小師叔,接下來這位,就是剛還要找大美人來和你相親的情月皇女姐姐!」

聞言,廷雲頓汗。

「小師叔,還愣著幹什麼?快叫啊!情月姐姐對你多好啊!」武仙娘暗捏男人的手。

廷雲當即耍起賴來:「小師侄,我不叫了!我要回山去!」說著,就要掙脫武仙娘的手。

眾女皆呆,原來這男人不算傻。

「回什麼回!師門就只剩下本宮和師傅,還有小師叔你了!不準回!」武仙娘拉得更厲害了,死不鬆手!

「那我也不叫!」廷雲只能演到底了。

lixiangguo

眾人腳步沉重,但又擔心弄出動靜驚擾了這個樓層的住戶們,於是又紛紛放輕腳步,貓腰穿過眾鄰居們的大門,這才到達3218。

Previous article

他也是走上前去,和宗瑞他們并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