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體內存在著一個世界?我…..」徐塵有些懵逼了,這事對他一個剛滿十八的少年來說實在是有些誇張。

「看你這一臉沒見過世面的模樣,以後你慢慢接受吧,差不多該回去了,我呢,都答應當你第一隻馭獸了,就借你的獸海一住吧,哈哈,沒事別叫我,我要好好睡上一覺,馭獸之法我待會在獸海內會傳達給你。」言畢,玄山將四肢一首縮回龜殼,一溜煙兒鑽入徐塵的馭獸牙。

「哎哎哎哎…還有這樣的?」徐塵翻弄著馭獸牙,才想起還有事想問問玄山老師,就是那入湖之後所見道道人影的事,也許那些只是幻覺,但他總覺得那麼真實。

「哎,還是等下次老師出來的時候再問吧,太陽都快下山了,差不多該回去了,我去,阿莉的材料,完了,完了,這下完了……」

艷陽漸漸西下,玄湖湖面波光粼粼,岸邊一個少年急急忙忙的跑著,找尋著什麼,山林間還是那般的平靜,偶有鳥啼獸鳴。 第十九章戰前狩獵

與迷途山脈相隔一片汪洋大海的地方,有一處地方名叫黑山澗,黃昏在這裡失去了應有的柔美,更顯得陰寒,山與山之間死氣瀰漫,讓人毛骨悚然的獸吼聲從一道深不見底的裂谷中傳出,一座漆黑古堡坐落在裂谷之間,好似鑲嵌入谷壁一般,單單露在谷壁之外的古堡便讓人覺得陰森恐怖,兩座獨角雙翅的魔獸雕像立在古堡門外,好像守護著身後的殘破石道。

古堡內,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看不清這裡的擺設模樣。

「他出來了?」一道黑影隱約出現,粗啞的聲音從黑影口中發出。

「是的,主人,屬下的吞水獸傷了靈氣,必然是吞水陣被破。」另一個聲音恭敬回道。

「有意思,這老烏龜真的是命硬啊,我還想困死他呢,哎,可惜了,居然讓他逃了,不過這樣才會更有意思,哈哈哈哈,去吧,去探探究竟,能斬斷我的吸靈繩放出那隻老烏龜,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可能。」被稱為主人的人先是戲虐一笑道接著又是一本正經的說道,可見性情有些反覆無常。

「屬下遵命,不過屬下斗膽說一句,這獸神血脈早已絕跡,應該不可能。」

「不管他有沒有可能,你去去便回,要是有本事的話,把那老烏龜給我帶來,不過你也沒這個本事。」黑影話語中略帶諷刺,但隨後話鋒又是一轉,哈哈笑道,「哈哈哈,本聖說笑呢,老烏龜的記憶被抹殺那麼多,實力也被大削,而且每過十日就要休眠三天,不好玩咯,你儘力的話說不定真能把它帶回來。」

「屬下必不會讓主人失望。」

…….

荒地的夜幕降臨的悄無聲息,夜空中繁星點點,月光毫不吝嗇的灑滿整個山玄村。

徐塵背著籮筐,走在村中,雖說經歷了那麼多事,但沒有一絲乏意,不知是不是與激活獸海有關,

「別凡,別莉,你們的徐大爺回來了。」徐塵來到一個大院外,扯起嗓子喊道。

「小聲點,我們又不是聾子。」

「徐哥哥回來了啊?怎麼找個東西這麼久,我還以為在山裡喂狼了哩。」

男聲略帶磁性,女聲如銀鈴般清脆。

別凡推門走出,身後跟著一個少女,蹦蹦跳跳的走出木屋,這女孩生得水靈精緻,一雙大眼睛清澈透亮,小巧的身軀更顯活潑可愛,這少女正是別凡的親妹別莉。

「阿莉,你這個沒良心的,我為了你的材料,還差點淹死在玄湖裡,你笑什麼笑,接著。」 醉舞幹坤之龍界拽公主 徐塵沒好氣的說道,將籮筐拋給了一旁偷笑的別凡。

「知道你最好了,徐哥哥要不要進屋來,放心,父親又議事去了,我給你準備了晚餐。」別莉嘟著嘴說道,古靈精怪的模樣甚是可愛。

「又是拿什麼毒蟲惡蠍做的,阿莉,你就那麼想毒死我么?」徐塵裝作打了個哆嗦,一臉嫌棄的說道。

「你,不知好歹,懶得理你了。」別莉的臉色說變就變,輕哼一聲,搶過別凡手中的籮筐便回了木屋。

「你,不知好歹,懶得理你了。」別凡有樣學樣的說道,那語氣說不出來的陰陽怪氣。

「別凡,我說你夠了阿,你妹的東西你敢吃么?不跟你扯了,我要回去了,今天累死我了。」徐塵此時就想早點回去,好好研究下馭獸之道,玄山在獸海中已經傳給他一些關於《馭獸訣》的進階用法。

「看你一天累的,我就不留你了,明個村中有場狩獵,剛成年的都要參加,我也會跟隊去,你可別遲到咯。」

「這麼突然?」

「怎麼突然了,成人禮完成後就是一場狩獵,這是百年不變的規矩,你別告訴我你把這事都忘了。」

「好事阿,明天又可以進山了,哈哈哈,馭獸訣又可以使用使用,提升提升。」徐塵心中美滋滋地想著,他現在就想找各種妖獸來試驗自己的馭獸訣。

「我跟你說話有沒有聽到,你傻笑什麼玩意阿?」別凡用一臉看白痴的模樣,看著徐塵。

「沒,沒什麼,對了,你什麼時候幫我教訓下楊宙,這鳥蛋今天居然追到玄湖來找我麻煩,要不是我身法敏捷,才思過人甩開了他。」徐塵回過神來,把話題轉到那個蛤蟆臉楊宙身上。

「這個簡單,明天找個機會好好整整他,這小子明天也跟隊。」

「好咯,真累了,我先回去了,你幫跟我阿莉傳個話,讓他別生氣了,明天我出村給她抓點小毒物回來。」說完,徐塵直接轉身離開,心中只想著如何修鍊這馭獸訣。

……

一年一度的成人禮后的狩獵賽,是山玄村的獨有儀式,所有年滿的十八的少男少女都要參加,他們要一同出村狩獵,狩獵期為三天,完成試練后便可有資格進入玄湖,接受神聖的浸潤儀式,經過這浸潤儀式,有機會激發體內的屬相天性,所有孩子都渴望著得到玄湖的恩賜,若是激發了屬相天性更會給自己家中爹娘臉上添光。

雖然血狼寨隨時都可能進犯,但是村中儀式不能停止,只不過隨隊的成年人幾乎沒了,基本留守村中。

其實徐老他們還有一個念想,假如此時血狼寨來襲,那麼孩子都在山中狩獵,說不定能避開這一劫,給山玄村留下點火苗。

村口,一大群人集結,人數不下三四十,少男少女們肩背各式獵器,嘰嘰喳喳個不停,有興奮的,也有害怕擔憂的。

楊宇幾人也在其中,只不過這一次沒有再來嘲笑戲弄徐塵,畢竟上一次成人禮已經見識了徐塵的瘋勁,哪還敢去招惹他,在他們眼裡徐塵已然不是一個廢物了。

徐塵在人群中的站著,身上卻空無一物,什麼獵器都沒帶,他伸了伸懶腰,一臉懵樣,一看就是昨夜苦心研究《馭獸訣》沒有睡個飽覺。

「瞧你這德性,出去狩獵,連獵器都不帶,等下別喊我救你,幫我妹妹弄了個小玩意就累成這樣,渣渣。」身旁的一個少年一邊右肘頂了頂徐塵,一邊笑著說道,正是別凡。

「獵器,懶得帶,你這個妹控自己也不是不帶獵具,你還好意思說我。」徐塵困的不行,有些懶得搭理別凡,對於自己沒帶獵器這件事他更是沒當回事。

「呦,還來脾氣了,我有土相法能,才不需要什麼獵具,不就是讓你一個人進了山嘛,你不是生龍活虎的在這了,別鬧了,跟你說正經的,我看你今天出去還是小心點楊宙,他雖然成人祭早我們兩年就通過了,但這一次好像是以狩獵護衛的身份隨隊出行的,別讓他找你麻煩了。」別凡也不跟他計較,轉了轉右手食指上的土黃銅戒,出言提醒道。

「這不是有你在么,我怕個啥?」徐塵反手用手肘拱了拱別凡,滿不在乎的說道。

「我是你保鏢啊?這般使喚我..我…….」

「今年出村狩獵的小鬼們,都給我站好咯,今個可是去迷途山脈不是那個鳥蛋暗山,出了村子進了山脈見了魔獸,別給我哭爹喊娘,草包窩囊廢就早點給我滾回家去。」兩人正斗著嘴,一道厲聲打斷了他們,兩人隨聲看去,只見一名獸衣披身的光頭壯漢從遠處大搖大擺的走來,右手持著一柄大斧搭在右肩上,霸氣的大斧配上大光頭,彪悍至極,他身後還跟了兩人,一臉疙瘩的楊宙就在其中。

「這是楊厲大叔吧..」

「楊宇,這是你爹吧?你哥也跟來了?」

「聽說他徒手能勒死一頭狼犬。」

「好像修為跟宏宇叔差不多。」

「長的真高大…」

「聽說他還吃小孩。」

「呃……」

一群少男少女低聲議論道,什麼亂七八糟的都有。

「都給我閉嘴,到齊了么?到齊的話,兩兩列隊,出發,誰墨跡誰就滾,老子可不想跟你們這幫小毛孩子浪費時間。」

一幫毛孩子哪還敢多話,村子本來就小,村子里有頭有臉的人物大家都認識,他們都知道別厲是出了名的爆脾氣,要是讓他不順心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眾少年紛紛列隊,不敢耽擱,徐塵跟別凡自然是一隊。

待所有人列隊完畢,別厲走到前頭,沒有多話,粗壯的胳膊一揮,帶著一群人走出村口。

一行人剛出村子,楊宙便走到徐塵跟前,惡狠狠地側耳說道:「紅毛廢物,你讓別凡他爹去我家告我狀的帳加上昨天讓你逃了的帳,兩筆帳我會一起跟你算,你給我等著!」說完鼠目寒光一現,怒哼一聲走向前排。

「隨時奉陪,癩蛤蟆!」 第二十章惡魔猿

距離狩獵試煉隊離開村子已經過去整整一日,原本按照常規路線進行狩獵試煉的他們遇到了一個狼犬小隊,狼犬是惡類中的低級別魔獸,只是尋常惡獸級別,它們以群居為主。

楊厲心血來潮讓這群剛成年的孩子去獵殺他們,任務是每人獲得一張狼犬皮,若完成不則直接滾蛋回家,失去享受玄湖洗滌的資格。

楊厲的命令一下,眾人兩兩分隊四散開來,去獵殺這群倒霉的犬狼。

已經擁有土相得境中階的別凡對付這些尋常魔獸簡直易如反掌,根本不需要徐塵出手,他先一步追上狼群,接連解決三隻狼犬,餘下的狼犬四散而逃,

別凡將其中一隻丟給徐塵,兩人處理好狼犬皮,準備回去交給楊厲。

就在他們將犬狼皮放在一邊一同去小解的時候,楊宙突然出現,趁兩人不注意的時候偷搶走犬狼皮轉身便跑,反應過來的徐塵別凡當然不會由他這樣跑掉,忙提上褲子緊緊追趕。

一路追逐叫罵,哪知道楊宙竟然領著二人遇到了凶獸惡魔猿,有著實打實狩獵經驗的楊宙倒是反應極快,丟下犬狼皮撒腿就跑,犬狼皮上本就沒又淡去的血腥味引來了本就飢餓的惡魔猿。

這惡魔猿毛色黝黑,除開那一條惡魔之尾一般的尾巴,模樣與大猩猩毫無差別,塊頭有大猩猩的五倍之多。

惡魔猿發現徐塵跟別凡后,強壯的雙拳拍打著自己的胸膛,一陣捶胸頓足,發出震天咆哮,朝著二人狂奔而來,周圍草木皆遭了殃。

以徐,別二人如今的修為,哪裡敢惹這凶煞級的傢伙,原本追逐楊宙的兩人瞬間成了被追逐對象。

密林間回蕩著凶獸的咆哮聲,兩道身影在穿梭,拚命逃著,徐塵腰間別著的馭獸牙泛著三點紅光,兩人疲於奔命並沒有發現。

「怎麼這麼倒霉,居然遇到這個大傢伙。」別凡回頭望了一眼,抱怨道。

「還不是楊宙那個白痴。」

「這惡魔猿可是凶煞級的惡獸,按道理不會出現在這裡的啊,難道是前些天玄湖的大動靜所致?」別凡有些納悶了,。

「也…也許吧….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一提到玄湖的大動靜,徐塵下意識摸了摸腰間的馭獸牙,有些心虛的避開話題。

雖說擁有馭獸訣,但以徐塵現在的修為想要控制一頭凶煞級的惡魔猿簡直是做夢,況且這還是一隻飢餓無比的傢伙。

關鍵時候他唯一的寄託,玄山老師竟然還在熟睡。

「老師,難道您冬眠了么?現在可是春天啊!!!逃過這一次,我一定要把自己的修為快速提升,太他娘的憋屈了!!!!」

…….

「徐塵,發什麼呆,看前面,有麻煩了。」別凡的喊聲讓徐塵回過神來,這才發現他的周圍又多了幾道黑影在狂奔,定睛看去,居然是先前逃散的犬狼,一雙雙碧綠狼眼正死死盯著正在逃命的他與別凡。

「這群傢伙是來報仇的么?這下該如何是好。」徐塵也有些急了,犬狼並不可怕,怕的是被他們牽制住再被惡魔猿趕上,那後果不堪設想。

「靠,只有拼一次了,徐塵,你去找楊厲,讓他們來幫忙,我來殿後,別跟我爭就你那三腳貓功夫我跑不出百米,你就要生餵了他們。」別凡見情況已經變的糟糕,準備以一己之力去爭取時間,凜然喊道。

「放屁,要走就一起走…..」徐塵話還未說完,別凡一抹右手食指上的土黃銅戒,銅戒微光一閃,緊接著雙手交叉,體內相性法能催動,一股淡棕色的氣體圍繞在他全身。

江南雨自默默 「土能,地壁,起!」

他停下腳步,輕喝一聲,雙手朝地面一拍,一道兩邊都看不到邊的土牆拔地而起,高聳直上,竟然高過兩邊數十米的古樹,這是別凡在赴死絕境中爆發的相性發能創造的殿後之牆。

「別凡!」徐塵拍打著土牆,咆哮嘶吼著,兩行淚劃過面龐,恰巧滴落在馭獸牙上,馭獸牙微微顫抖,此時的徐塵並沒有發現。

「滾,活著回去,照顧好我妹妹!」另一邊傳來別凡決絕的聲音,那聲音漸漸遠去。

「少他媽給我逞英雄,給我滾回來,滾回來!」瘋狂拍打著土牆,卻得不到一絲回應。「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為何這麼沒用,這麼沒用!」徐塵跪地抱頭,一想到可能失去摯友,自己卻無能為力,一時間心如刀割。

就在徐塵不知所措的時候,腰間的馭獸牙紅光一閃,一縷青煙從牙尖冒出,片刻之後,一道慵懶的抱怨聲響起。

「臭小子,吵死了,能不能讓我好好休息下。」

這聲音如同救命稻草一般,讓原本處於崩潰邊緣的徐塵猛然抬頭,淚水模糊了他雙眼,朦朧中看見一隻綠甲烏龜懸在空中拉伸著四肢。

「呦,這麼厚的土牆,還有著土相法能氣息,造出這玩意的人不簡單啊。」玄山哪知道自己一醒來就看到這種規模的土牆,驚愕不已,又見徐塵已成了淚人跪在眼前,「你這是怎麼了?大男人哭成這個鬼樣,害臊不害臊,快起來。」

「老師,求求你救救我朋友,他在土牆另一邊,他為了給我殿後…..」

就在徐塵哭求自己老師的時候,土牆另一邊的別凡已經被五隻犬狼團團圍住,五隻犬狼匍伏在地,伺機待發。

「呼…呼…」別凡大口喘氣,先前召出那樣規模的土牆讓他有相性法能幾乎耗盡,「娘的,要不是有這戒指,我真的要直接廢了,能拖多久是多久,希望徐塵那臭小子別辜負了我。」別凡撫了撫了食指上的銅戒,往地上啐了一口,隨後朝著周圍的犬狼吼道:「來啊,狼崽子們,我正好還缺幾張狼皮帶回去,來啊!!。」

「嗷!」

就在犬狼們準備群起而攻之的時候,一道碩大黑影在半空之中斜墜而來,轟一聲砸落地面,擊起漫天塵土,犬狼們朝著飛揚塵土低吼,卻不敢亂動,一條惡魔尾巴憑空揮舞著,揮散塵土,惡魔猿的模樣漸漸從塵土中顯現出來,血紅的雙目瞪著準備搏命的別凡。

五隻犬狼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隻稍微強壯的犬狼嚎叫一聲,直接撲向惡魔猿,剩下的犬狼調頭,恰好排成一線,皆後腿一蹬撲向別凡。

別凡體內相性法能催動,準備催動最後一絲土能抵擋這群飛撲而來的犬狼。

另一邊,惡魔猿反應極快,它伸出極為粗壯的長臂一把抓住飛撲而來的犬狼,只聽咔嚓一聲,被抓住的犬狼竟被生生捏死,它沒有就此停住,嚎叫著將犬狼的屍體直接甩向別凡,犬狼屍體旋轉著,伴著勁風直衝別凡,鮮血如綻放的花環般飛灑。

惡魔猿甩出的犬狼屍體正好砸到飛撲向別凡的犬狼,三聲狼的哀嚎過後,一具狼屍帶著三隻犬狼嘭的一聲砸向地面,一瞬間三隻犬狼便一命嗚呼。

還有一隻起跳稍慢的犬狼僥倖逃過一劫,它嘶吼一聲,沒有一絲猶豫,轉身逃入密林。

「下一個是我了么?」別凡見犬狼逃走,不遠處的惡魔猿也挪動龐大的身軀朝自己奔來,他微笑著閉上了雙眼,「來生再見了,妹妹、爹、娘、徐塵!」

咣!!!!

別凡身後又響起一聲爆破般的聲響,緊隨而來的是一道極其熟悉的聲音,

「沒本事逞什麼能?靠,這句話我原封不動全部還你!」

「徐…徐塵!?」 第二十一章牛刀小試

「徐…徐塵,你怎麼過來的!?

別凡沒想到自己耗盡土相法能造出來的土牆居然被手無縛雞之力的徐塵打穿了一個大洞,「等等,你身邊那隻烏龜是什麼玩意!」吃驚之餘又發現自己摯友身邊不知何時多出一隻不知品種的烏龜,別凡連連追問。

「別跟我廢話,你要逞英雄有沒有事先問過我….」

原本心急如焚的徐塵這時候如釋重負,藍色眸子上還有一層水霧,剛要指責別凡卻一聲咆哮聲打斷。這咆哮聲正是先前追趕他們的惡魔猿所發,原先準備狂奔向前解決別凡的大傢伙這時候卻是徘徊不前,急促的鼻息聲從它鼻頭傳出,也許是魔獸天生對危險有感知能力,它能感應到莫名的危機,但它又不想放棄到手的美餐。

「這小傢伙應該是惡魔猿吧。」玄山打了個哈哈,指了指不遠處不敢向前的惡魔猿。

別凡看了眼烏龜又看了眼惡魔猿,這身形對比起來明明烏龜才是個小傢伙,沒想到這突然出現的烏龜口氣到是不小。

「小傢伙?這東西哪裡小了,唉,徐塵,你還沒回答我呢,這烏龜哪裡來的。」

「徐塵,這個小傢伙正好可以給你練練手,他現在不敢上前,是因為我的氣息讓他感到危機,我現在收斂了自身獸能威壓,它一定會進攻,我幫你控制住它,你試著將眼魚的水相法能借用看看。」玄山沒有搭理別凡,轉身對徐塵說道,說完便將自身的獸能威壓壓制下去。

「是,老師。」

「老師?什麼情況!你什麼時候多了個老師,還是只烏龜?」

見別凡還在不停追問,徐塵忙對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別再說話。

lixiangguo

「我的老祖宗呀,剛才可真是嚇壞本王啦!本王那群手下穀人們太自私啦,他們居然都忘恩負義啦,忘了本王往日對他們的好,忘了還要指望本王成仙啦!真是的!還是老鵲好呀!」

Previous article

楚玉萱收回了雙掌,道:「你在這裡休息,我去給你找郎中!」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