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這也是迫不得已啊,死一個總比死兩個好吧,所以你就不要怪我了,如果你不幸被許大哥打成殘廢的話,以後我會養你的,你放心好了。」秦狼說完便跑了,再留在這裡可能就會殃及池魚了。

「啊,許大哥,千萬不要打臉啊。」杜能說完便雙手抱頭蹲下了,不一會兒便傳來了杜能凄慘的叫聲,那聲音聽的步雲天等人雞皮疙瘩直冒,叫的比被強姦的少女還要凄慘,好不可憐。

「大龍啊,我需要向你學習啊,老大簡直就是殺人都不用動手啊,得罪他真是太慘了,還是你說的好,任何時候都不要說老大的壞話,以後我一定要做到才行,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秦狼一臉慶幸的對大龍道。

「怎麼,現在才知道我的話是真理啊。」大龍一臉臭屁的仰起頭道,一副我說的就是對的樣子,看的秦狼只想揍他一頓。

「切,給你三分顏色你就開起染坊了,是不是太誇張了點啊。」秦狼不屑道。

「哈哈,現在你才知道啊,龍哥就是這樣的人,誇他一句他就飛上天了,也不怕不小心摔成殘廢。」毒蛇也笑著道。

「喂喂,毒蛇,以前我沒虧待過你吧,你怎麼也跑來說我啊,是不是皮又癢了啊。」大龍立馬威脅道。

「龍哥,我只是陳述一下事實而已,就是威脅我也沒用啊,因為我媽從小就教我做人要誠實,不能說謊話的。」毒蛇一臉無辜道。

「是啊,龍哥,我看你還是不要威脅小蛇了,這隻會顯得你更加的掉身價而已。」山羊笑著道。

「沒錯,而且你還好意思說以前,每次有戰利品都是你選好了才輪到我們,居然還敢說沒有虧待我們,你也太不要臉了吧,山雞你們說是不是啊。」野豬也跳出來貶擊道。

大龍好像一下子反了眾怒一樣,個個都跳出來指責他,甚至什麼子虛烏有的罪名只要想的到的都安放在他的身上,一個個都噴他一臉,說的大龍都快無臉見人了。

最後大龍感悟到:「無論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能太過得意,不然會死的很慘的,因為誰都不喜歡看到比自己爽的人,除非沒能力或者不屑,否則都會上去整你,所以才有了我現在的悲劇。」

眾人打鬧了一陣子之後才放過了大龍,然後眾人紛紛不約而同的一齊閉關了,雖然他們沒有參戰,但是看到高手大戰一場之後,多多少少都是有一點收穫的,正所謂能進步一點是一點,不是嗎?

不一會兒眾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一個打鬥之後的狼藉場面,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的,有些地方還被火焰燒得一片烏黑,斷木碎石到處都是,總的來說,就好像經過了無數的導彈轟炸過一樣,讓人一看就知道打鬥的激烈程度。

經過這次的打鬥和眾人的打鬧,大家的關係變得更加的融洽,特別是許天放,林光,還有林明,都已經開始真正的融入到這個大家庭裡面了,而且眾人對他們的關心更是令三人心裡感動不已,這在以前的散修生涯之中是不敢想象的。以前的生活充滿著爭鬥,現在的生活卻是充滿著溫馨,不時可以感到一股家的溫暖。 三天之後,眾人再次聚集到一起,商量著接下來的計劃,而林光、林明和許天放也正式加入步雲天這個小集體,令步雲天手底下的勢力又增大了幾分。

步雲天看著因為許天放加入而興奮不已的眾人開口道:「大家安靜一下,嗯,現在我來說一下我們接下來的計劃,如果有疑問的請等我說完之後再問。」

「老大,有什麼儘管說,我們一定聽你的,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怕。」杜能搓搓手興奮道,一副恨不得立刻找個對手來大戰一場的樣子。

「放心,到時你們就是想不打都不行,我們現在最大的敵人是刀道宗的,我之前就殺過他們很多人,現在更是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奪走了風峽洞府的寶物,所以我們必須有所準備才行,不然等他們找上門就遲了。」步雲天說到這裡便停了下來,讓他們消化一下這個信息,畢竟除了秦狼和杜能一早就知道他和刀道宗有仇之外,其他人還是不知道的,所以需要讓其他人消化一下。

不過非常幸運的是,許天放等人聽到他們的敵人是刀道宗這個龐然大物的時候卻沒有氣妥,有的只是不屈的鬥志,每個人的眼中都是戰意狂飆,個個鬥志昂揚依舊像雄雞。


看到眾人毫不害怕的樣子,步雲天也是感到非常的欣慰,在他的眼裡,敵人強大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未戰先怯。

「說吧,你打算怎麼做,我相信你肯定已經有了對付他們的計劃了吧。」許天放豪氣衝天道,好像刀道宗在他的眼裡什麼也不是似的。

剛剛晉級天階的許天放膽子變大了許多,渾身上下充滿了一股幹勁,恨不得找人大幹一場,根本就不會害怕。

「沒錯,老大,我們兄弟既然跟了你,那就沒有退出的可能,除非你不要我們了,否則就算是天王老子惹到你,我們都會幫你幹掉他。」大龍堅定道,毒蛇等人也贊同的點點頭。

「好,不愧是我步雲天的兄弟,你們應該都還不知道我的具體來歷吧?」步雲天微微一笑道。

「嘿嘿,這個我們確實不知道,你不說,所以我們也不敢問。」杜能摸摸腦袋嘿嘿笑道。

「我就是劍道宗的那位廢物少宗主,不過哥我現在雄起了,刀道宗的人廢了我大哥,所以我殺了刀道宗不少人,目前正在被他們追殺呢,所以你們可要想好了,一個不小就會連累你們。」步雲天沉聲道。

眾人在聽到了步雲天的話之後都是一臉驚訝的樣子,就連許天放也不例外,他也想不到步雲天居然會是劍道宗的廢物少宗主,不過眾人並沒有因為步雲天的身份而變得生疏,杜能更是直接衝上前去錘了步雲天兩拳,興奮不已,步雲天拍了他幾下,他才停下來。

「哈哈,果然牛逼,一雄起就這麼猛,一看就知道是開掛的,我是跟定你了,就是你想趕也趕不走,不過那小天你有什麼打算?」許天放問道,作為一個老江湖,他無疑想的要更多,他們這些人的實力畢竟還是太弱了一點,如果沒有一個周全的計劃,盲目的行動,只會害死所有人。

「就是,有我無敵小胖在,刀道宗的人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我斬一雙,定要殺他個屁滾尿流。」杜胖子笑嘻嘻道。

「別臭屁了,我們現在根本就無法和刀道宗正面抗衡,所以我打算先暗中建一個勢力,這個勢力就以暗中破壞刀道宗為終極目標,不過主要還是幫助我父親統一劍道宗,只有這樣才真正具備抗衡刀道宗的基礎。」

「我贊成,我們可以暗中組建一個勢力,然後悄悄的對付刀道宗,反正刀道宗沒幾個是好人,被他們滅掉的小勢力不計其數,我以前被不少被他們欺負,早就想拿他們開刀了,只是實力不夠沒辦法而已,現在既然有機會了,我一定要好好和他們玩一場。」許天放充滿殺意道。

對於暗中行事,許天放是支持的,只要小心一點,那就不會出問題,畢竟在古戰場這種地方,到處都充滿了殺戮,哪怕是大宗門勢力,偶爾死傷一些門人也是正常的,根本就不會引起懷疑。

在古戰場這種地方,最大的獵殺隊伍正是來自那些名門大派,而那些弱勢的散修的處境自然是不用說,所以對於步雲天有這樣的想法眾人都是非常贊成的,畢竟人都是有血性的,以前都是被人獵殺,現在有機會調換一下,來一個反獵殺,他們又怎麼會不同意呢?高興還來不及呢?

大龍等人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當步雲天看向他們的時候,他們也堅定的點點頭,表示無聲的支持,正所謂不在沉默中死亡,那就在沉默中爆發,他們這些散修在各大勢力的手裡吃的虧並不少,也是時候爆發了,就是林光和林明也不例外,都是一臉殺意。

「那好,現在我們就先離開這裡,然後找個合適的地方建立屬於我們的勢力,一個將來能讓各大勢力恐懼的勢力。」步雲天興奮道,至於這股勢力叫什麼,他現在也沒想好。

「那我們現在就先解散,各自去收拾自己的東西吧。」許天放立刻道。

眾人收拾完畢,出了山谷之後,繼續向南方出發,雖然現在眾人都已經可以御空飛行,不過這裡可不是能隨意飛行的地方,沒有絕對的實力,還是安分一點的好,所以他們還是展開身法在地上飛奔,不過地上跑的速度並不比天上飛慢上多少,只是飛行的時候佔了直線的便宜而已。

而嘯月和小影蛇都在定海神珠裡面呆著,裡面靈氣充足,兩個小傢伙根本就不想出來,而且騎著嘯月也太招搖了一點,所以步雲天便沒有放他們出來。

五天之後,眾人已經遠離了北方,正式進入古戰場的南方,一路走來,大大小小的山頭都被眾人翻了一遍,只找到了兩個沒什麼價值的小洞府,大的洞府一個也沒發現,運氣實在不怎麼樣。

不過其實也正常,古戰場被發現已經不知多少年了,大多數地方都被眾多修士翻了不知多少遍,想要碰到一個好點的洞府遺迹,確實是非常的難。

「老大,我們的運氣也太爛了吧,跑了這麼多地方,居然連一個好點的洞府遺迹都找不到。」杜能抱怨道。

大龍介面道:「其實這很正常啊,雖然古戰場很大,但是古戰場被發現的時間已經有上千年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尋找,那些好東西早就被人找的差不多了,我們找不到也是正常的,有些人甚至在古戰場里找了一輩子都毫無所獲呢。」

「沒錯,要想找到一個好的洞府遺迹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估計現在除了一些充滿危險的絕地之外,已經沒有什麼地方能找到好的洞府了,倒是變異妖獸多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古戰場里的妖獸居然特別容易變異。」許天放鄒著眉頭道。

「變異好啊,每一頭變異妖獸可都是值錢的貨色,正好給我們獵殺啊。」大龍興奮道。

「切,你還好意思說,每次碰到變異妖獸你都是不看清楚就往前沖,幸好有老大和許大哥在,要不然這一路走來你都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秦狼臭罵道。


「什麼啊,不是老大的說的嗎,想要進步就不要怕死,反正有老大在,恐怕我們就是想死都難啊。」大龍一臉無懼道。

「大龍,還是小心一點好,萬一我們營救不及時的話,你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知道嗎,畢竟這是變異妖獸,在開打之前誰也不知道它有什麼特殊的能力。」許天放沉聲道。

「嗯,我知道了,以後我會小心一點的。」大龍點點頭道。

「大龍啊,不怕死並不代表可以胡來,知道嗎?凡是要量力而行,不要太過冒進,你可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步雲天笑著道。

「知道了,老大。」大龍苦著臉道。

「對了,小天老大,你準備怎麼擴展我們的勢力啊。」林光突然開口道。

「嘿嘿,我們可以從救人開始啊。」步雲天奸笑著道,他步軍爺早就有了萬全之策了,不就是收小弟嗎,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在簡單不過了。

「怎麼說?」林光奇怪道。

「簡單啊,這裡是古戰場,到處都有打鬥,流血死亡是常有的事,我們可以營救一些遇到危險的人,等我們救了他們之後,在勸他們加入我們不就簡單了嗎,當然也不是什麼人都救,必須要我們看的順眼才行。」步雲天興奮道,彷彿已經可以預見有一大批小弟的情景。

「這確實是一個很好的辦法,那就這麼說定了,以後只要碰到遇險的人,只要我們看的順眼的話,我們就出手相救,這樣也可以基本保證忠誠度。」許天放也高興道。

「不過單單是救人也不行,還必須有一個據點才行,雖然這樣會增加暴露的危險,但是一個勢力的發展是離不開資源的,我們必須尋找一個合適的聚集地,租個鋪位賺取資源,而且我已經有了大概的想法了。」步雲天微微一笑道,他的方法很簡單,就是賣他獨創的靈藥酒。

「好,就這麼定了。」許天放點點頭道。

在古戰場這種充滿殺戮的地方,想要救人確實是非常的簡單,因為戰鬥幾乎是隨處可見,而且每一個人都有親朋好友,救一個說不定就可以拉來一群,而且這樣的方法可信度還很高,只要慢慢的輻射出去,整個勢力就會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眾人都不是笨人,步雲天這麼一說,他們便也想明白,一個個也都是興奮起來,彷彿看到未來,自己帶著萬千小弟橫掃刀道宗的情景。 步雲天剛剛說完以救人擴展勢力的方法,便有一場戰鬥出現在他的神識之中,兩名少年在跟一頭變異灰熊打鬥著,而且兩名少年已經岌岌可危。

「等等,我們的生意好像要開張了,前面就有人遇險了,你們誰上啊?」步雲天高興道,這救人的事情才剛剛提出來就有生意上門了,看來老天爺都照顧他們啊。

「我上。」

「我上。」

……

「都別爭了,輪著來,這次我先上,下次遇到你們再上吧。」大龍興奮道。

「還不知道對手的實力呢,你們就在那裡爭個不停,就不怕打不過啊。」步雲天用看白痴的眼光看著爭搶的眾人。

被步雲天看的不好意思的大龍等人臉紅不已,最後大龍硬著頭皮道:「打不過不是還有老大你嗎,有老大壓陣,還有什麼好怕的,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怕。」

「嘿嘿,那你到時就等著我救了。」步雲天嘿嘿笑道。

「那我不上了,你們上吧。」大龍立刻打退堂鼓了。

「我也不上。」

「我也是。」

……

「既然大家都不想上,那就由我指派一個上去吧,畢竟大家都不上也不行啊,剛才大龍說的最大聲,就讓大龍上吧。」步雲天陰笑著道。


「老大,你不會是想玩我吧。」大龍苦著臉道,他只要一看到步雲天不懷好意的樣子就頭皮發麻,他可是被玩怕了。

「放心好了,有事老大我肯定會救你的,而且就算有事估計也是好事,老大保證你不會後悔的,快去吧,而且這次可是好事,我也是看在你一把年紀的份上,才讓你去的,省的你都好幾十了,還是孤家寡人一個。」步雲天此時就像一個大灰狼在騙一頭小羊。

「什麼好事啊,你不會騙我吧。」

雖然步雲天好話說盡,但是大龍鬱悶不已,而杜能等人卻個個都幸災樂禍的看著他,可是他卻只能硬著頭皮上。

當眾人趕到現場之後,發現是兩個清秀的少年和一頭變異的灰熊在打鬥,戰況很激烈,雙方都已經挂彩了,不過兩個少年傷的重一些,那頭灰熊只是受了一些皮肉傷而已,眾人一看便知道那頭灰熊是在戲耍這兩個少年了。

大龍咽咽口水后看著那頭灰熊,心裡猶豫不決,那可是一頭地階中期的變異灰熊,妖獸本來就比同級的修士強,更何況這是變異妖獸。

「快上啊,大龍,我們給你壓陣呢,怕什麼啊,一頭小小的灰熊而已,怎麼會是你龍大高人的對手啊。」步雲天笑嘻嘻道。

「上吧,大龍,那頭灰熊已經發現我們來了,已經準備下殺手了,你再不上那兩個小夥子就完蛋了。」

「是啊,龍哥,快上吧,我們在精神上支持你。」毒蛇也開口道,其他人都催促起來,個個都巴不得看他笑話。

大龍苦著臉恨恨道:「你們就這麼想看我笑話啊,小心下次讓我抓到機會啊。」

「快上吧,別啰嗦了,說不定到時你會有意外的驚喜哦。」步雲天看著大龍眨眨眼道。

「什麼驚喜啊,你……」大龍還沒說完,步雲天已經說不了直接一腳飛起,把他踹到戰場上。

大龍一慌之後很快便鎮定下來了,他知道有步雲天他們在肯定不會出事的,最多受點皮肉之苦而已,不過和突破比起來,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麼呢?只見他大吼一聲道:「萬惡的灰熊,我來也,兩位小兄弟別慌,看我滅了這小小毛熊。」

大龍衝進去之後,馬上招出法寶轟向那頭灰熊,只見青光一閃,一把威風凜凜的寶劍飛上半空,一道道恐怖的劍氣從寶劍里激射而出,雖然灰熊已經早有準備,可是還是讓大龍殺了一個措手不及,一道道劍氣打在它的身上,劃出一道道傷痕,雖然不深,但是也禁不住量多啊。

如果是一般的法寶可能還傷不到灰熊,但是大龍手中的可以一把寶器級別的古寶,而且還是最具殺伐的劍類法寶,攻擊力可謂是驚人的很,灰熊一個大意之下,可謂是被殺的皮開肉綻。

那兩個少年這時才發現了有人幫忙,也終於放下心來,出手也不像之前那麼慌亂了,漸漸的配合著大龍進攻。

「嗷嗷嗷……」吃痛的灰熊頓時憤怒的咆哮起來,灰熊再怎麼說也是一頭變異妖獸,又豈會是如此簡單,之所以這麼慘,只是一開始被大龍的大招打了個措手不及而已,反應過來的灰熊也使出了大招,先是一根根地刺衝天而起,每一根都有幾十米高,這還不完,接著就是一個個隕石從天而降,砸向三人。

大龍一個反應不及,被一個隕石給砸了一下,只是受了一點小小的傷,可是看在那兩個少年的眼裡卻以為他受了重傷,感動不已,其中一個更是直接沖了過來。

「這位大哥,你沒事吧,傷的要不要緊啊?」那個衝過來的少年緊張兮兮的問道。

「閃開。」大龍大吼一聲,把少年推了出去,一劍劈在飛來的隕石身上,再次救了那少年一命。

大龍無暇顧及其他,再次和灰熊戰了起來,這次他針對灰熊的弱點採取了游擊戰術,一邊閃避著灰熊的妖法,一邊指揮著自己的寶劍砍向灰熊,一道道劍氣打得灰熊痛叫連連。

變異灰熊的實力雖然比一般的灰熊強大了很多,不過也是皮膚上強化了很多而已,可是身體防禦再強,力氣再大,打不到人也沒用啊。

而再次被大龍相救的那個少年自然是更加的感激大龍了,兩人也學著大龍,不再靠近灰熊,用一些遠程道法攻擊起來。

「小天,看來大龍的腦子還不錯嗎,居然還會打游擊。」許天放躺在地上懶洋洋道,雖然他沒有用眼睛看,不過發生的一切都逃不過他的神識。

步雲天同樣是舒服的躺在那裡,只有杜能和毒蛇等人趴著看,這時步雲天談談的開口道:「這小子何止是聰明,而且運氣還不錯呢。」

「什麼意思?」許天放好奇的問道,倒是有些不明所以。

「自己不會看啊,其他人發現不了而已,你應該發現的了吧。」步雲天繼續打啞謎。

「萬惡的小天,到底是什麼啊,你就不能直接說出來嗎,非得跟我打啞謎,小心我揍你。」許天放黑著臉道,擺出一副你不說我就揍你一樣。


lixiangguo

一聲黑氣戰氣涌動,觀其修爲,竟然比符乘和鄭河都要略高一些!

Previous article

“呵呵,這可真是有趣,她一定會興奮過頭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