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說清風師弟,莫非這觀里的米面現在快吃完了嗎?」

清風道童聽了一搖頭。

「無量天尊,我說黑牛哥哥,這觀里的米面還多著呢,你們買了那麼多的東西,這麼幾個月又怎麼會吃完了呢?

說句實話,我已經算過賬了,這點兒米面,怎麼也得吃到明年二月份去了?

明年二月份以前,觀里是不可能缺吃的。」

黑牛聽了自言自語地說:「既然觀里不缺吃的,那靈虛子仙長找我們又有什麼事呢?」

趙飛宇一邊往嘴裡瘋狂地塞東西,一邊嘟囔道:「我說黑牛哥哥,你就別瞎費那個心了。

依我看,你趕緊吃飯吧!

等你吃飽了以後,咱們倆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你如果再這樣耽誤著的話,我告訴你說,一會兒我就把這些東西都吃完了。」

黑牛一聽也急了眼了。

「我說兄弟,你就嘴下留情吧!你如果把它們都吃完了的話,那我今天晚上就得餓一宿呀。

我說兄弟,你就少吃點吧。

要知道,我這個人可吃多呀,你如果不給我多剩點兒的話,那我今天晚上哪受得了呢?」

黑牛再也顧不上說話了,立刻搶起了桌子上的東西來了,他也拚命地吃了起來。

兩個人直到把桌子上的吃食掃蕩一清,那才放下了碗筷了。

。 夜幕降臨,玄月高掛,趁雲啟等人熟睡,無相按照指定的時間,悄悄將燭照背負身上,一路爬山涉水,總算到了沅仙老人指定的地點。

紀元閣前,無相輕輕放下燭照,望向閣樓中被光耀拉長的身影,轉而看向正莫名盯著自己的燭照。

「燭照,你追尋了數十萬年的真相就在你身後」

「真相?」

無相伸手拂過燭照額間亂髮,看了燭照許久,如同第一次見到燭照那般將其抱入懷中,惹得燭照僵硬了身軀,感知到無相的微微發顫,燭照莫名心悸。

「無相,你怎麼了?」

「去吧!」

說罷無相猛地將燭照推進紀元閣,一步一步倒退著消失在燭照眼前,直至再也看不見。

燭照眉宇緊蹙,轉頭間視線內映入一片不著邊際的鏡面,低頭鏡面內映現出鴻蒙數十萬年的濃縮光陰。

一幕幕,一段段,無一不存於燭照的記憶中,震撼著燭照與生俱來的使命。

「原來戰魂帝就是那位應天地號召,以戰止戰,始於殺戮的神明!」

聞得熟悉的聲音,燭照抬頭果見沅仙老人站在自己身前,只是不再同於往日那般目含敵意。

「今日謝謝你救了我」

沅仙老人默默搖頭,看了眼燭照,運用神力將手中混元球映入兩人腳下的鏡面。

瞬時間鏡內綻出冰藍與赤火纏繞的陰陽極法陣,伴隨著沅仙老人口中之語幻化鴻蒙初始之態。

「鴻蒙世代,天地初始,遵循萬物規則尋得極致冰火元素,幻化陰陽兩儀,平衡世間黑白。」

「陰陽兩儀?」

燭照看向鏡內不斷擴大的陰陽極法陣,黑白相交縈繞冰火,剛柔並濟,融會貫通。

「奈何…」

「如何?」

鏡面中陰陽極法陣隨著沅仙老人的停頓,被染滿腥血的黑霧戾氣籠罩,沅仙老人聲音突然變得深沉憂傷。

「萬物繁生,鴻矇混亂,戰火連綿,萬始之祖不忍生靈相殘,為保崑崙求天地秩序,取締陰陽平衡,以極致之力將其中一儀純化溶於殺戮,」

燭照看著鏡中被劃分開來的兩儀,極黑非黑,極白凈白,腦中震蕩猛然跪於鏡面,赫然放大的瞳孔中映現出鏡內自己的降生與由來,十指緩慢成拳。

「然…萬始之祖自是心生愧疚,便將極白所煉化而出的心化為涅槃炎佩,與這位殺戮之神同時降生」

「愧疚?!」

跪在地上的燭照吐出胸中悶血染紅鏡中過往,突然狂笑出聲,無可抉擇與憤怒並屈加重了燭照的嗤笑。

燭照一把揪住沅仙老人的衣襟拉近眼前,卻見沅仙老人指向自己頸脖間的冰晶熒霜。

「涅槃炎佩可與它有關?」

「…」

燭照的沉默正中沅仙老人的猜測,笑聲落盡化為深嘆,沅仙老人看著燭照赤眸中映現的哀傷,默默念叨。

「始極陰陽,始祖化一為二禁錮不熔,反之則萬劫不復」

「禁錮…不熔…」

說話間燭照受沅仙老人指引,看向被萬始之祖劃開的兩儀之間擎雷萬千,其力震懾天地,撼動著燭照所有感官。

「我浮玉山乃萬始之祖所創,所等待之人便是您」

「我?」

「老生已老也是時候謹遵始祖之命離去了」

「什麼意思!」

「我願用畢生精力換取戰魂帝安好無恙,但請戰魂帝切記勿貪紅塵!勿入執念!勿啟炎佩!」

「…」

「涅槃炎佩內含戰魂帝一縷靈亦是你的心臟,只要你不動念,它便如一死物,永遠不會對你造成傷害!」

「你…」

燭照感知到沅仙老人蘊含神力的指尖在自己頸脖輕點,光耀乍現間手中緊抓的衣袍瞬間化為漫天星芒,撒落自己周身罩上一層無形的屏障,無止境的鏡面中話語聲緊隨而來,印入燭照腦海。

「一滴緣起,一滴緣落,是佛是魔,均在魂帝一念之間」

『轟動!』

鏡面炸裂聲響起,黑暗襲來,燭照軀殼陷入沉睡,元神卻踏入了鏡中世界,讓她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由來和歸路。

一幕幕,數十萬年光陰似箭,使命與責任在腦中被不斷加深,但她始終不明白何為勿貪紅塵,勿入執念。

又因何一滴緣起,一滴緣落,如同自己不可裁定的命運,自臨世便已被灌入了命劫,由不得自己抉擇。 李安安不出聲,發愣。

楊霞在一邊著急,瞿佳竟然有視頻,李安安這是落下風了,現在怎麼辦,褚總又不在,李安安一定要被欺負了。

「說話,李安安你敢做不敢認?」

瞿佳語氣咄咄逼人。

一邊的陳經理見已經有結果了「瞿小姐,那我先回去工作了。」

瞿佳微笑「麻煩你了。」

陳經理準備離開,李安安卻不讓。

「事情還沒最後結果,先別走!」

瞿佳看向李安安「事情已經真相大白,你還想怎麼樣!」

李安安冷笑「呵呵,這年頭什麼不能作假,一個視頻而已能說明什麼問題。」

說完她看向吳秀文「吳總,麻煩你再請一位鑒定師吧。」

吳秀文點頭。

瞿佳一臉難看。

「我沒想到,這麼多人不分青紅皂白!」

她很氣憤,明明結果已經出來了,但這些人還是向著李安安,捧高踩低。

葉思荷聽到她這話搖頭。

「我們只想查清真相,不佔任何一邊,稍安勿躁。」

瞿佳因為她幾次三番幫李安安生氣,又不明白她的身份,敢怒不敢言。

沒多久一個氣度優雅的中年男人被請進了會場。

來人穿著講究的西裝,還帶著一個小箱子,一看就很專業。

「葉小姐。」

他一來先朝著葉思荷打招呼。

喜歡購買奢侈品的女星都驚訝,這是赫赫有名的奢侈品鑒定師,夏先生。

葉思荷說「這裡有兩條一模一樣的珠寶,你鑒定一下真假。」

夏先生點頭,戴上白色手套。

「麻煩兩位小姐,把脖子上的珠寶解下來。」

李安安照做了,瞿佳也照做。

兩條珠寶放在白色的軟布上,在燈光下,璀璨奪目,火紅耀眼,華美異常。

不少明星圍過來看,這兩條,一條是真的,一條是假的,就算不能戴上,欣賞一下也是好的。

夏先生戴著白色頭套的手,先拿起一條在燈光下細看,又拿出放大鏡看構造瑕疵,之後放下,去拿另一條,如此重複。

很久后他放回項鏈。

「我已經有結果了。」

瞿佳笑「好啊,你就快點告訴她,讓她心服口服。」

夏先生為難看著她。

「女士,我鑒定的結果,你的這條是假的,你的項鏈是人工合成的紅寶石,雖然很逼真,但瑕疵很多,而且價值很低。」

瞿佳頓時惱羞成怒。

「我不認可,你是李安安請來的吧,我這裡有和伊蓮女士的溝通視頻你怎麼說!」

說完瞿佳播放畫面。

夏先生看了后搖頭。

「女士,我雖然不知道你怎麼錄製的視頻,但這女人不可能是伊蓮女士,因為這款項鏈在十五年前出售給了第一位女主人她是一位皇室成員,之後因為個人原因,這款項鏈五年前出現在國外拍賣行上,價值一億五千萬,購買的是一位華國神秘富豪,不可能伊蓮女士再賣給你,而且伊蓮女士,我見過,她的樣貌比出現在公眾面前,已經變了很多,不是視頻中的模樣。」

瞿佳驚訝了,猛然想到一個可能,陳六在騙她!為了讓她相信,還找人扮演原設計師,就是陳經理也可能知道內幕。

因為項鏈被運回來,是他從店子里拿出來的

她去看陳經理。

陳經理心虛。

誰知道會這麼湊巧,陳老闆再三交代了,不能隨便戴出來,瞿佳不聽,完全忘了勤工儉學的人設,要招搖,這下好了,被拆穿丟臉了!

。零點中文網] 吉祥..很緊張、甚至比段方山第一次藉助諸葛兄弟的幫助,進入意識空間的時候還要緊張。

它說給段方山聽的那些話都是實話,大個子必定會受到影響。

手掌的智慧很低..這是事實,但是侵入他人意識的神魂就算是再差,也會行成無解的阻礙甚至傷害,它希望…

段方山不願意相信吉祥的話是真的,但是他知道吉祥不會開這種惡劣的玩笑,他不會逃避,該來的來了就要迎上去,這是他一貫的處事風格。

來到諸葛兄弟身邊,段方山沒有一絲遲疑,盤膝坐好便轉起黑槍,清空心中所有的雜念,進入意識空間。

端坐的段方山腰背挺直、雙肩放鬆、氣息沉穩,這是進入意識空間的表現。

吉祥飛離枯木落在段方山的正面,翠綠的雙眸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很快、段方山的雙眉,偶爾輕輕的聳動,接著眼球轉動的速度加快、脖頸、雙肩繃緊、兩腮起楞肉、雙手握緊黑槍、手背青筋綳起。

「這是開始動手了」

吉祥對大個子這種身體和表情的變化已經頗為熟悉

「你倒是說打就打啊、沒一點兒猶豫…這樣也好,看看結果到底是什麼?」

一盞茶、一刻鐘、半個時辰過去了,段方山的狀態在逐漸變化。

先是額頭沁出汗水,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兩頰、下顎也開始出現汗水,然後是身上,不知何時汗水已經打濕了他的衣衫。

lixiangguo

而這樣的攻擊。

Previous article

小年前一天,這些年貨終於開始發放了。只要是在李方家工作的員工,每個人從李方家出來的時候,雙手都是滿滿當當的,甚至還有一些女孩子,因為手提不動,用電瓶車拖着回到了家。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