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說了,我會盡量幫你找孩子,找到之後會好好照顧他們。」童雨馨沒有在電話裡面說,是她綁架了兩個孩子,不說是因為擔心童阮阮錄音,也是留了一個心眼。

童阮阮心裡也知道這一點,她擦了擦臉上的眼淚,拚命克制自己激動的情緒,「童雨馨,你現在在哪裡?你告訴我,我去見你就是了。」

想死太難了 「那咱們可先說好,你來見我,只准你一個人來,不許帶別人,要是我發現你帶了別人,那就不好意思了,我可控制不住自己,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

「可是我現在腿不方便,需要別人推著輪椅,要不然你就讓人來接我。」

「哈哈哈哈,讓人去接你,你當我傻呀,萬一我派去的人被控制住了,那怎麼辦?」

「那你到底要想怎麼樣?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還要不要談?」

「要,當然要了。」童雨馨想了想,說,「你不是腿腳不方便嗎?那我大發慈悲,可以允許你帶一個司機,反正你帶一個人來,也頂不了什麼用,我這可有一堆人!」

「好,就這麼定了。」童阮阮答應的很乾脆,「但我有一個條件,務必保證我的孩子安全,要不然就算天涯海角,我都要將你碎屍萬段,讓你生不如死!」

「呵呵。」童雨馨得意道,「等你有這個本事再說吧,現在你可是被我牢牢攥在手裡了。」

童阮阮強忍著怒火,「地址到底在哪裡?快告訴我!」

「你放心,我會告訴你的,但不是現在。」

「那是什麼時候?你別磨磨蹭蹭的。」

「不用著急,等我聯繫吧。」說完,童雨馨將手機掛斷。

「喂,童雨馨,喂!」童阮阮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已經通話結束。

她咬了咬牙,憤憤的將號碼又撥了過去,可是對方已經無人再接通。

童阮阮無比憤怒,舉起手,想要砸掉手機,孫小悅連忙攔住她,「凱伊小姐你冷靜一點,她還是要聯繫你的,兩個孩子還在她手裡,你千萬不要衝動呀。」

童阮阮哭的泣不成聲,「我該怎麼辦?」

「一定會有轉機的,她到時候聯繫你會給你地址,到時候再想辦法把兩個孩子救出來。」

「小悅,你推我出去,我不要在房間里呆著,我要出去透透氣。」

孫小悅點點頭,然後拿了一包紙巾為童阮阮擦擦眼淚,將她推了出去。

……

孫小悅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童阮阮哄好,童阮阮終於不哭了,因為她哭暈了過去。

孫小悅趕緊和跟其他僕人將童阮阮放在床上,為她蓋好被子,然後便退出房間,不再打擾她。

跟其他僕人叮囑,讓他們照顧好童阮阮之後,孫小悅拿著手機偷偷來到了沒人的地方。

她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接通之後開口道,「連先生,凱伊小姐的兩個孩子被綁架了,好像是童雨馨做的,她很痛苦,都哭昏了過去,並且,童雨馨好像還威脅凱伊小姐去一個地點,看樣子很危險,凱伊小姐已經答應了。」

……

百里逸正在跟外國合作商談笑風生,端著酒杯碰杯。

連河掛了手機之後,朝他走了過來,在他耳邊小聲的說了一些什麼。

百里逸聽了之後,淡淡的挑了挑眉梢,然後用流利的英式英語和對方說了幾句話,就和連河暫時離開了。

兩個人來到休息室里,連河將孫小悅跟他說的話全都告訴了百里逸。

百里逸站在窗前望著外面的月光,幽暗的光灑在他的臉上,從側邊看去,他就像一個從黑暗中降臨的神,完美優雅。

連河走上前,「百里先生,這件事情您怎麼看?」

「你是怎麼看的?」百里逸反問道。

連河想了想,開口,「我覺得,或許我們可以幫童雨馨一把,那兩個孩子要是沒了,到時候您要是娶了凱伊小姐,會少了兩個拖累,你們會有自己的孩子。」

百里逸轉過頭,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嘴角勾起譏誚的微笑,「怎麼,你覺得我那麼小氣,容不下慕淵臨的孩子?」

連河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他們是慕淵臨的孩子,心又怎麼會向著你呢?」

「我不屑去傷害小孩子。」百里逸淡淡的說,「而且這件事情有問題,難道你沒有發現嗎?」

連河微微皺了皺眉,眼底閃過一絲不解,「您覺得有什麼問題?孫小悅在騙我們嗎?」

「她沒這個膽子。」

「那您的意思是……」

「48個小時之內會有結果,如果事情真的像我猜測的這樣,那證明,童阮阮更值得我娶回家。」

連河不知道,百里逸到底在想什麼,不過既然他這樣胸有成竹了,他自然是相信自家老闆的,「我明白了。」

百里逸又問道,「跟童氏集團的合作怎麼樣了?」

連河說,「已經在安排了,目前凱伊小姐主要管慕氏集團,而凱伊珠寶和童氏集團,她交給她的總經理王幸宜管,所以我們的人主要跟王幸宜接洽,王幸宜對這生意非常的感興趣,而且她有權力全權做主。」

百里逸「嗯」了一聲,「蔣舜那邊的長風集團怎麼樣?」

「那邊一切順利,葉家的那對母子非常憎恨蔣舜,可是暫時沒有什麼有用的辦法,不過有趣的是,我們的人調查到,葉靖遠和凱伊小姐之前的助理楊檸合作了,看樣子,是要對付蔣舜和王幸宜。」

百里逸望著遠方,淡淡的說,「連河,你看,事情就是這麼有趣,有時候你只是開了個頭,但是所有的事情自己變成了一隻無形大網,網住了所有的人,衍生出了無數件有趣的事情,這就是人性。」

連河跟百里逸一起望著遠方,可是他卻看不到百里逸看到的東西。

「對了。」百里逸似乎想到什麼,「顧寒琛對凱伊小姐這麼關心,想必要是知道了她兩個孩子被綁架,肯定想要幫她。」

連河皺了皺眉問道,「您的意思是,找人告訴顧寒琛?」

「找個合適的人吧,顧寒琛應該知道這件事情,而且我很想知道童阮阮和吳語熙之間,他會怎麼抉擇。」 ……

顧寒琛剛從公司出來,準備回去,接到一通電話。

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他皺了皺眉,不過還是將手機接通,「喂。」

手機那頭是孫小悅焦急的聲音,「顧先生,是我,我是孫小悅,是凱伊小姐僕人。」

「有什麼事嗎?」

「凱伊小姐出事了,她的兩個孩子被綁架了,現在凱伊小姐生不如死,甚至要用自己的命去換兩個孩子的命。」

「你說什麼?」顧寒琛腳步驟停,「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

「就是今天白天發生的事情,凱伊小姐現在都已經哭昏過去了。」

「我馬上過去,你一定要攔著她,不准她做任何傻事,明白嗎?」

「好的,顧先生,不過你千萬不要告訴她這件事是我告訴你的,因為她不準告訴任何人,可是我覺得你很擔心她,所以我才告訴你的。」

「……」

顧寒琛沒有回應,他將手機掛斷,立刻上車開車離開。

夜。

吳語熙正在盤算今天的賬目。

自從得到這家咖啡廳之後,她盡量親力親為,讓自己陷入工作之中,讓自己越忙越好。

因為只有忙碌才能讓她忘掉那些痛苦的事情,才能忘記,她跟她心愛的男人已經漸行漸遠。

自從來這兒之後,她就沒有再見過阿琛。

說好聽點就是,他們已經分手了,說的直接點就是,顧寒琛已經不要她了,因為她從來就不是他的女朋友,最多只是他的一個情人而已。

只要他一句話,她什麼都不是。

「老闆,還有別的事嗎?沒事的話我們就下班了。」

吳語熙抬起頭,看了他們一眼,然後說,「好了,你們回去吧,路上小心。」

員工們離開了咖啡廳。

吳語熙將賬目算好之後,將柜子鎖好,電腦也關機。

將燈關好關上之後,吳語熙拿起包包,剛準備走,忽然,一道黑色的身影躥了過來,一把抱住了她。

吳語熙嚇得剛要尖叫,可是嘴巴卻被一隻大手捂住,「不許叫,不然我殺了你!」

吳語熙感覺到一個冰涼的東西抵住自己的脖子,那是一把刀,她確定,因為她的脖子已經傳來疼痛,「你是誰?不要傷害我,你要錢你去拿就是了,放了我吧,求求你!」

源來者 對方沒有回應她。

很快,吳語熙感覺到鼻子聞到一股刺鼻的化學味,然後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

童阮阮住宅。

「凱伊小姐,事情一定會有辦法的,相信她很快就會打電話給你,你吃點東西吧。」

孫小悅在一旁不停的勸哭泣的童阮阮,可是童阮阮一直在哭,誰也勸不動,也不肯吃不肯喝。

直到顧寒琛趕了過來。

童阮阮抬起頭,「阿琛,你怎麼來了?」

顧寒琛說,「我來看你,你怎麼哭了,發生什麼事了?」

孫小悅鬆了一口氣,幸好顧寒琛沒有直接把她供出來。

孫小悅在一旁小聲的跟童阮阮說,「凱伊小姐,顧先生很聰明,你不說,他看你這樣也不放心,直接告訴他吧,說不定他有辦法。」

童阮阮沒有想到這個節骨眼上顧寒琛回來,她不說也不行了,根本就瞞不過去。

於是將事情告訴他,「童雨馨綁架了我的兩個孩子。」

「童雨馨?這個女人,慕淵臨難道沒有解決她嗎?」顧寒琛問。

童阮阮捂著心口,彷彿心絞痛犯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阮阮。」顧寒琛趕緊上前坐在床邊握著她的手,「我不問了,你放心,我會幫你的。」

「阿琛,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童雨馨想要的是我,我會去跟他談,不要有任何第三方干涉。」

「你去跟他談,她會殺了你的。」

「我無所謂……只要能夠……能夠救我兩個孩子,讓我死都行,我不能失去他們。」童阮阮泣不成聲。

顧寒琛心裡就像被石頭堵住一樣,十分難受,喘不過氣來,「阮阮,你別這麼說,孩子會沒事的。」

「你不要說這些好聽的話安慰我了,我現在只想付出我的一切,救我兩個孩子,可是童雨馨居然還不聯繫我,我不知道孩子們怎麼樣了。」

顧寒琛緊緊的握住她的手,「童雨馨跟你說了什麼?你告訴我,我和你一起解決。」

他抬手為童阮阮擦去眼淚,可是她的眼淚還是不停的往下落。

看到她這副樣子,他很心疼,恨不得為她付出一切。

「童雨馨說,讓我單獨去見她。」

「不可以,你要是單獨見她,她會殺了你。」

「但我如果不單獨去見她,她會殺了孩子,我必須要這麼做。」

孫小悅說,「她說可以帶一個人去給你推輪椅啊,之前不是也說好了嗎?你可以帶一個比較厲害的人過去。」

聽到孫小悅這麼一說,顧寒琛立刻說,「阮阮,我陪你一起過去。」

「不行。」童阮阮急忙說,「這件事情很複雜,我不能連累你。」

「那兩個孩子,我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孩子,我也不能讓他們出事,更不能讓你出事,所以這件事情我不能袖手旁觀,我會跟你一起去。」顧寒琛很堅持。

「顧先生,這也太危險了,還是讓凱伊小姐帶一個身手非常好的保鏢過去吧。」孫小悅在一旁說。

顧寒琛說,「阮阮你放心,我的身手不比那些保鏢差。」

「阿琛,真的不行,我要麼一個人去,要麼帶別人去,我不可以害到你,你為我做了很多事情,我不能連累你了。」

「阮阮,我已經決定了,不要阻止我,我把他們當成親生孩子一樣,無論如何我都不可能等待結果,你阻止不了我。」

這一次,顧寒琛心意已決。

童阮阮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這件事情很複雜,她沒有辦法三言兩語跟顧寒琛說清楚,萬一出了任何問題,害顧寒琛受傷或者沒命了怎麼辦?畢竟這也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就在這時,孫小悅開口,「凱伊小姐,顧先生他這麼堅定,就讓他去吧,兩個孩子看到你們倆都去了,肯定也不會那麼害怕了,有顧叔叔保護他們的媽咪。」

聽到孫小悅這麼一說,童阮阮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點點頭,「阿琛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得答應我,如果遇到什麼事情,你先不要管我,帶孩子離開,如果我出了什麼事情,你好好照顧兩個孩子。」

顧寒琛有些震驚,阮阮居然把孩子都已經交代給他了。

或許在她心裡,他的確是值得信賴的人,都可以把孩子託付給他。

「你不會有事的,我也不允許你有事。」顧寒琛堅定的說。

「阿琛你答應我,要不然的話我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你去的。」

顧寒琛點點頭,「我答應你。」

童阮阮,「那就這麼說定了,現在只等童雨馨的電話了。」

夜半三更。

人們都在沉沉的睡眠之中,路上的車也少了,整個城市,燈雖然亮著,可是卻已經安靜了很多。 然而,童阮阮卻毫無睡意。

直到一通電話打了進來,童阮阮立刻接通,「喂。」

那一頭是童雨馨的聲音,「我現在給你一個地址,你過來。不過,先聽聽他們的聲音吧。」

電話那頭就傳來兩個孩子的哭聲,「媽咪,我們好害怕,快來救救我們。」

「寶貝們,媽咪會去救你們的,你們不要怕。」

很快,兩個孩子的聲音又沒了,傳來童雨馨的聲音,「那你可得快點!」

「童雨馨,你不要傷害他們,他們是無辜的,你有什麼就沖著我來。」

「行了別廢話,地址給你了,不過你得記住,不準報警,不準帶任何武器,不準帶一堆保鏢來,因為方圓十幾里都有我的人在監視,要是加上你超過三個人進入我的地盤,那麼這兩個小野種,我可就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了。」

「說完。」童雨馨掛了手機。

童阮阮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上面收到的地址。

顧寒琛說,「阮阮,我們出發吧。」

「阿琛,這次非常危險,我不能帶人去,你真的想好了嗎?你父親就你一個兒子,你不能為了我,冒著生命危險。」

「不,他不只有我一個兒子,他的老婆又給他懷了一個孩子。」

「你別這麼說,我不是這個意思。」

「好了阮阮,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不要再爭執了,就兩個孩子要緊。」

童阮阮點點頭,「好吧,那我們出發。」

車已經備好,顧寒琛在車旁等待童阮阮。

突然,顧寒琛的手機鈴聲響了。

這麼晚了,也不知誰給他打電話。

他將手機接通,「喂。」

手機那一頭,是一道男人的聲音,「顧寒琛是嗎?」

「你是誰?」

lixiangguo

「姐,你我何必分得這麼清楚,你都有黑金卡了,幹嘛還這麼小氣?」蘇夢說著又去挑了兩雙鞋和配飾。

Previous article

他們又各自帶領着手下,進入城內大殺四方。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