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終於找到你了!」

葉飛的喉結,輕輕蠕動,也是發出了一陣類似顫音的輕語。

此刻的他,看起來,也是有些激動。

甚至於,他的身體,都是輕微地顫抖起來。

顯然,葉飛也是注意到自己的異狀。

「原本,我以為,你只是我肩頭上的一個責任,可不曾想到,這只是我一直逃避的想法,其實,你早已住入我的心中。我真是愚蠢,怎麼到了今天,才發現這一點。」

感受著自己身體里傳來的異狀,葉飛也是有些失神,懦懦般地說道。

一直以來,不論是在之前的南極天,還是來到這北極天之後,葉飛雖然一直以拯救艷艷為自己第一目標,但他卻是以為,自己只是覺得對對方有所虧欠,想要彌補對方,所以才會這般執著。

可今天看來,他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錯得很離譜。

原來,這只是自己一直以來逃避的想法,其實艷艷,早已在他的心中,佔據了一席之地。

「不管是責任也罷,心中有你也好,反正,今天我找到你之後,我便是會好好地照顧你,不會再讓你承受這等不白之苦!」

葉飛咬牙,而後也是握緊了雙拳,在自己心中,如此對自己說道。

「走,快走!」

而就在葉飛躲在暗處,觀察著這座迷獄牢籠,盤算著要怎麼救出艷艷之際,也是有一陣兇殘的爆喝聲,傳入到了他的耳朵之中。

顯然,這陣聲音,乃是從那兩名護衛的口中傳出。

葉飛循聲望去,頓時,也是看到那兩名護衛,正在推搡著艷艷。

「恩?」

看到這一幕,瞬間,葉飛的眉頭,也是擰巴起來。

他在憤怒,因為他看到了艷艷眉宇間的痛苦之色。

顯然,身受牢獄之災,艷艷自己,也並不好受。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看來,也是沒有時間讓我再去猶豫了。反正這座監牢,因為阿道夫的抽離,由此防禦力量也並不強大。那麼,則索性,我用蠻力破去便是。相信以這些獄卒的修為,應該發現不了我的蹤跡才是。」

心中如此想到,頓時,葉飛也是不再掩藏自己的氣息。

只聽見「嗡」的一陣輕響,一股龐大的法則之力,也是在這一時間,籠罩了整座迷獄牢籠。


「這是!」

這下,在感受到了這股法則之力后,輪到獄卒吃驚了。

「襲敵!」

沒有多想,而後,也是從他們的口中,也是猛然發出一陣示警之聲。

「哎,沒用的!你們在我的法則之下,生死都是由我掌控,何況於聲音?想要向外界傳音示警,還得經過我的同意才是!」

突然,也是有一陣淡淡的嘆息聲,傳入了他們的耳中。

聽到這陣聲音,頓時,原先那兩名押解著艷艷護衛的臉上,也是閃現出了一抹駭然之色。

令他們感到駭然的,自然不是這陣嘆息。

而是因為他們發現,自從聽到這陣嘆息聲開始,便是有一股莫名的壓力,覆蓋在他們的身體之上。

而後在這股壓力的作用下,由此,他們的身體,也是失去了控制。

「我!我不能左右自己了?襲敵,有襲敵!該死的,裴三,廖五,你們在哪裡!怎麼還不過來幫忙!」

一名護衛放聲大喊。

顯然,他是在搬救兵。

「哼!冥頑不靈!」

然而,回應他的,並不是往昔同伴的聲音,而是一道不滿地冷哼之聲。

「前先,我都已經說過了,想要向外界傳遞聲音,那還得經過我的同意!只不過顯然,我是不會如此愚蠢,讓你示警的!既然你想要示警,破壞我的計劃,那麼,那你就死去吧!」

這道聲音漠然,並且夾雜著莫大的威壓,頓時,便是讓先前那位出言的護衛,一下子腿軟了下來。

「不知道是哪位前輩,駕臨迷獄牢籠!這裡是城主關押重犯的地方,還請前輩速速離去,免得城主怪罪!」

雖然腿軟,但是那名護衛的話語可不軟。

只見他也是無比硬氣地回應。

只是透過對對方的威壓感知,他便知道,今日來人,並不是自己所能夠匹敵的。

所以,他也是直接搬出了城主的威名,希望對方能夠投鼠忌器,不要輕舉妄動。

畢竟,在他看來,在這冰城之中,城主的威名,足以鎮得住一陣修士。

但是,這名修士的想法,明顯是太過於天真了。

「既然我來此地,又怎麼會不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只不過,就算是阿道夫本尊親自來到我的面前,怕是也不敢這麼與我說話,何況於你只是一名小小的獄卒,竟敢這般對我不敬。很好,既然你存心找死,那麼,我就實現我之前所說的話,成全於你!死來!」

葉飛爆喝,而後,於那名獄卒的眼裡,也是見到一個驚天巨掌。

只見這個巨掌之上,也是充滿了神力與法則。

而後隨著掌風呼嘯,這巨掌,也是帶著一股一往無前之勢,朝著他狠狠拍來。

「噗」!

只聽見一陣輕響,而後這名擁有玄王境界的護衛,頓時也是變成了一灘肉泥。

「不,希爾!」

這一幕,著實是嚇壞了他旁邊的另外一名護衛,只見他也是肝膽俱裂地嘶吼道。

原先,他與那名死去護衛所想一樣。

覺得自己同伴,搬出他們主人的威名,便是應該可以震懾得住對方。

畢竟,在這冰城之中,阿道夫才是城主,才是地頭蛇,在這裡,還沒有人敢不給他面子。

可是,最後的結局,與他們預想中的,卻是大相庭徑。

在聽到阿道夫的威名之後,剛剛,還只是用言辭恫嚇他們的襲敵,卻是直接動起手來。

並且,那般乾淨利落的手法,就連讓死去的同伴,都來不及發出最後一聲呼救。

「這!這!」

剩餘一名護衛不斷張嘴,但卻是沒有說出任何話來。

顯然,平日里他也是養尊處優慣了,而今見到了這樣血腥的場面,也是變得極其不適,徹底被嚇到了。

「恩,你呢,你是否也想像此人這般,冒犯於我,而後被滅殺?」

在殺了那名護衛之後,葉飛也是將話口,對準了剩餘的一名護衛。

此時的他,並未顯露真身的方位,而是通過鼓盪神力,將自己的聲音,送入那名護衛的耳朵之中。

然而,也就是他的這種做法,頓時,也是讓另外一名護衛,更加懼怕起來。


「不,不,不!小人上有年邁老母要養,下更有妻兒待哺,大人,你不能夠殺了小人,否則剩下這麼一大家子,老的老,小的小,肯定活不下去了啊,大人饒命啊大人!」

在見識到言語威脅沒用之後,剩餘的那名護衛,也是學聰明了,乾脆直接跪地求饒。

而另一邊,隱藏著身形的葉飛,在聽到他的這番話后,頓時,他的臉色,也是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這詞,聽起來還真是熟悉!」

葉飛輕輕搖頭,而後也是感到頗為無語。

因為,從這名護衛的這番話里,他聽出了濃濃的電視劇的氣息。

前世,生活在地球之上的葉飛,乃是一名宅男。

既然是宅男,那麼對於那些猶如裹腳布般,又長又臭的電視劇,他自然也是沒有少看。

而在這些電視劇里,每當那些壞人,跪地求饒,用的便是這番話。

而今,在這異度時空里,再聽到這番話,他自然也是有著別樣的感覺。

只不過,雖然感覺怪異,但好在,他並沒有忘記自己此番的目的,乃是拯救艷艷。

所以,當下,他在輕咳了兩聲之後,也是再度開言。

「用這牢獄里的鑰匙,換取你的性命。留下鑰匙,我留你一命!」

葉飛的聲音,淡漠依舊。

而當那名護衛,聽到葉飛的這番話后,頓時,他的臉色,也是再度變了一變。


原本,他那張在見識到同伴化為肉泥,從而變得極其難看的臉色,此刻,也是更加蒼白了幾分。

「這!大人,不可啊!」

那名護衛大聲呼喊,「若是將鑰匙交給您,而後,你將這裡的囚犯,都給放了,那麼,等到城主怪罪下來,我一樣是死罪啊大人!」


「恩?你這是在跟我討價還價?罷了罷了,我就此了結了你的性命,而後,我自己再從你的身上去搜索鑰匙,也是一樣的!」


葉飛一邊說著,一邊,他也是鼓盪起神力,將自身那中等神靈的威壓,徹底釋放開來。

如今,以葉飛的修為, 重寫科技格局 ,自然乃是易如反掌。

但前先,他卻是選擇了控制神力,而後只滅殺一名修士。

他之所以這麼做,自然有他的深意。

而他的深意,便是在這鑰匙之上。

透過這些天的打聽,由此,葉飛也是知道,為了防止這些關在牢獄之中的囚犯逃脫,所以,阿道夫也是花下重金,為這裡的每一名囚犯,打造了一副鐐銬。

而這些鐐銬,皆是用深海寒鐵,鍛制而成,極難打壞。

而艷艷的身上,便是佩戴著這樣一副鐐銬。

雖然,以葉飛當下的境界,若是發狠,用蠻力破除這些鐐銬,也並不是一件難事。

但是,蠻力畢竟是蠻力,就算他神識龐大,對於力度的掌握,也是到了一個極為精準的程度,可他卻是也沒有把握,在這一過程中,能夠不傷害到艷艷。

並且,這寒鐵鐐銬,硬度極大。若是強行破除,那動靜,自然也是小不到哪裡去。

所以,說不得,在破除過程中,還會將那阿道夫給吸引過來。

由此,在經過一番思量之後,葉飛也是打算,還是奪到鑰匙,用鑰匙打開這幅鐐銬為好。

這樣既省時間,也省力氣。

「而且,在奪到鑰匙之後,我還有別的計劃!」

葉飛也是在心中這般對自己輕語到。

正是有著這樣那樣的想法與打算,所以前先,葉飛這才施展雷霆手段,快速地滅殺其中的一名護衛。

他這麼做,自然不是因為真的被對方的話,給觸怒到了。

他的目的,還是在於震懾與威脅。

他相信,這些護衛,在經過長時間鎮守牢獄的安逸生活之後,他們身上的血性與膽氣,已經被磨平,不復存在。

只要自己這麼一嚇唬,他們必然會乖乖地聽話。

而結果,也是果然沒有出乎葉飛的預料。

在經過他先前的那番嚇唬,那名殘存的護衛,果真是嚇破了膽子。

像是受到了極度的驚嚇一般,就連他的身體,在此刻,都是顫若篩糠起來。

這不是葉飛神威作用的效果,而是對方心中懼意使然。

「什麼,現在就殺了我!不!不要啊大人!」

而那名護衛,在聽到葉飛接下來的這番話后,頓時,也是表現得更加懼怕起來。

「不要?為什麼不要?你不是怕被阿道夫責罰,所以不願意拿鑰匙,來換你的性命么?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好了!」

葉飛寒聲,其話語之中,也是憑添了一份不耐煩之意。

「這!」

葉飛的話,也是讓那名護衛,一下子變得語塞起來。

此刻的他,可是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lixiangguo

江守來了后竟然在這偏殿里靜靜等著,而王音卓來了后的各種事……兩相一對比,王音卓真的發現自己哪怕只有二十齣頭就成為了半步,可剩下的壽元對他來說恐怕也只能是殘生了。

Previous article

為了收服綠鱗蛇,江絕主動放棄了攻擊,終於是在最後將咒文凝聚出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