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的名字嗎?」妹子微微一笑,「我是麗娜!」

「啊!是你呀!」蘇梓璇顯得很是『激』動,「第一個進商演群,又第一個決定加入古劍的妹子!」

鈴蘭也道:「我記得你,是出琴娘和寒梅的那個妹子!」

麗娜笑著點頭:「對對!就是我!呃……你們我就認不出來了……」目光在人群中轉了一圈,最後落到季單煌的身上,「不過我猜,你一定是團長無翼了吧!」

季單煌微微一愕:「你怎麼知道的?」他記得,自己好像沒有發過照片的吧。

麗娜道:「因為我見過你呀!冰漫的時候,我看了你出的楊家將,感覺真的是帥呆了!也是因為太喜歡你了,所以我在t吧看到你招募的時候,就毫不猶豫地加入了,沒想到還能跟你一起出舞台劇。」說著,笑容忽地一斂,『露』出一副小動物般怯怯地表情,「那個……我之前沒出過cos,是個徹徹底底的小透明,什麼都不懂,真的沒有關係嗎?我好怕演砸了的說……冰漫我也是第一次去看漫展,因為很喜歡你出的角『色』,才決定進圈的。這個……真的沒有關係嗎?男神不會因為我是小透明,就不要我了吧……」可憐巴巴地盯著季單煌。

受到如此美『女』的青睞,季單煌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大手一揮笑道:「沒事沒事,只要認真跟排練,一切都不是問題。再說了,我們這裡你又不是最新的,這兒還坐著個比你更透明的妹子呢!」說著,回手『摸』了『摸』姜欣的小腦袋。

十歲的小coser,這在cos圈裡可是非常少見的呢!

探頭看到姜欣,麗娜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啊呀!這是真蘿莉呀!唔……讓我猜猜,你一定是『松子』對不對?」

松子,這是顧盼松的cn。

「不對不對。」顧盼松搖了搖頭,「出魔化沈曦的松子是我。 前妻的春天 這個小妹子是前兩天剛被帶進圈裡的,由她出沈曦。」

「啊呀!我認錯了!抱歉抱歉!」麗娜歪這頭,頑皮地吐了吐舌頭,隨即轉向姜欣,「原來這只是兔妹呀!真的好萌好可愛啊!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呀?」

姜欣倒是不怕生,甜甜地一笑道:「我叫欣欣。」

「啊!欣欣你好!」麗娜伸出手,和姜欣的小手握了握,「以後我們就是一個組的成員啦。姐姐比較笨,排練的時候要多多關照姐姐哦!」

穿越之小妖種田日記 姜欣點頭道:「好。」心裡卻在想,這個人看起來明明比季單煌還要大上幾歲,卻非要自己叫她姐姐而不是阿姨,真是不覺得自己老。

麗娜很是自來熟地跟眾人聊著天,仔細詢問了眾人的名字,看到男生便誇帥,看到『女』生便誇漂亮。雖說眾人對自己的容貌都很有自信,也不在乎那幾句誇讚,但聽到有人誇自己,心裡也是美滋滋的,因此對麗娜很有好感。但唐雨竹和金毒厲卻是例外,這二人對麗娜的印象似乎不太好,並不怎麼搭腔。

這個『女』生,『挺』圓滑的啊! ?不多時,又是一大批人紛紛到來,小小的包間差不多都坐滿了。季單煌看看時間,剛好六點整,便開始數人數。

「一、二、三……」季單煌一圈數過去,發現還缺了一個人,「二十八人?還缺個誰?六個幕布君都到了嗎?」

「來了!」

「到了!」

「這兒呢!」

「我們倆是大幕布!」

「還有我一個!」

季單煌看了一下,六個幕布確實都到了:「那四個小怪呢?都到了沒?」

麗娜匆忙舉手道:「琴娘寒梅在這裡!」

戴著眼鏡、身材消瘦的男生pp舉手:「這裡,棋痴和幽蘭!」

「還有我!」剪了個飛機頭的男生殘冤抬了抬手,「這貨是書生菊『花』。」話一出口,引得眾人忍不住發笑。

!讓人想到了奇怪的東西。

季單煌游目四顧,見半天沒有第四個人舉手,便問道:「還有畫魅和墨竹呢?沒到嗎?」

眾人左右看看,紛紛搖頭:「好像沒到哎!」

麗娜道:「我記得出畫魅和墨竹的妹子是叫兔子的吧,組長你沒有她的電話嗎?要不打個電話問問?」

「是啊!打個電話問問吧!」pp也附和道,「二次元妹子好像都比較容易『迷』路。」

季單煌點點頭,『摸』出手機給兔子打電話,結果發現對方關機了。

誒嘿?關機了?

「她關機了。」季單煌無奈地聳聳肩,「我看大家都餓了,要不就先吃吧。」

坐在『門』口長得很喵的名為君君的漢子擺了擺手:「還是再等會兒吧,可能剛下課路上堵車。我聽說兔子好像是江北的學校的,跑過來比較『花』時間。」這位,在組裡cos太子長琴和謝衣。

「就是就是。」cos賀文君的萌妹子喵喵也跟著道,「我們都不那麼餓,可以再等一會兒噠!喵!」

見眾人堅持再等一下,季單煌便點頭道:「那好吧,再等半個小時。要不,先來點兒茶水飲料大家先喝著。」招手叫來服務員,給每人要了一杯鮮榨果汁。

於是,眾人便喝著果汁,隨意地跟身邊的人聊起天來。坐在這裡的人,除了季單煌的妖『精』小團隊外,彼此基本都不認識,只在群里聊過幾句,見面后多少還有些拘謹。

不過這些來自二次元的孩子們,雖說一開始有些拘束,畢竟大家都有共同的愛好,沒幾分鐘就聊得火熱。當然,他們的話題也始終是圍繞著《古劍奇譚》來展開的。

「對啦對啦!蘇蘇和大師兄都是哪位?舉個手示意一下唄!」聊著聊著,喵喵忽然起身問道,「啊,蘇蘇不用說啦,一定是組長啦!那個……大師兄在哪裡?舉手示意一下唄!」

白白白聽人點到自己,眉『毛』微微一挑,無奈地舉手示意了一下。用腳後跟猜也能知道,這群孩子是要往歡脫了玩。

「咦?是個妹紙!」喵喵眨巴著兩隻大眼睛,看看白白白,再看看季單煌,「唔……妹紙的話那就放過啦!換一個,師尊在哪裡?師尊在哪裡?啊對了還有坐標哥是哪一隻?」目光在人群中掃來掃去,最終落在了海流冰的身上。

咦!他和遊戲中的夏夷則,長得還真是像呢!那……坐標哥會不會就是他出的?

海流冰淡淡一笑,點頭道:「你好,我的cn是坐標。夏夷則,確實是我出的。」

「啊呀!真的是你呀!」喵喵的一雙眼睛頓時放光了,「你和坐標哥長得還真是像啊!簡直一模一樣!對啦對啦!師尊在哪裡?聽說兩位師尊是同一個人出的?是哪只是哪只?」目光在席位間掃來掃去,尋找著像是師尊的人。

就在喵喵身邊隔著一個人的位子,一個劉海兒長長長得很是秀氣的男生弱弱地舉起了手:「我是小航,世尊是我出的。」

眾人齊齊轉頭,看著那個身材修長、面容白皙的少年,全都驚住了。這孩子,看上去應該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白白嫩嫩的很是可愛,他竟然就是出師尊的小航!

「哇塞!哥們你就是師尊啊!」小航身邊,生著一張娃娃臉、出晉磊的尼桑一臉的震驚,「這麼呆萌的師尊!」

小航咧嘴一笑,透出三分陽光:「嗯,我就是呆萌版的師尊。對了,我一直有一個問題想問一下,為什麼你們都管夏夷則叫坐標哥啊?」

原本,他還以為是因為出坐標哥的人cn是坐標,所以大家才這麼叫的。可是,剛才聽喵喵的話的意思,好像「坐標」是夏夷則的外號,夏夷則和坐標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你都不懂啊!」出雷嚴和捐毒國王的壯漢『肥』皂哈哈笑了起來,「你想想,『夏夷則』的拼音縮寫是什麼?」

「拼音縮寫?」小航皺了皺眉,「夏夷則……夏夷則……x……y……z……xyz?坐、坐標軸?」

『肥』皂哈哈笑著點頭:「對啊,坐標軸,這不就是了!」

「原來是這樣。」小航也跟著笑了起來,「你們不說我還不知道,原來『夏夷則』的拼音縮寫是坐標軸。那……坐標你的cn,是不是就是從夏夷則這來的?」說著,將目光轉向海流冰。

海流冰點了下頭:「確實是這麼來的。我當初被無翼拉進團里,就是因為我和夏夷則的外貌有幾分相似。所以,我就用夏夷則的外號當作了自己的cn,也算是有一部分的紀念意義。」

他還記得,當初季單煌想到他和夏夷則容貌相似時,那種又驚又喜恨不得一蹦三尺高的表情,是多麼的有趣。

「咳咳!好啦!」喵喵雙手十指『交』叉,可愛地歪著頭,「現在蘇蘇夷則有了,師尊也有了。那……」話還沒說完,卻被一個文弱的聲音打斷。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眾人齊齊轉頭向『門』口望去,只見一個小圓臉的文弱男生正像小兔子一般站在『門』口。見眾人全都用疑『惑』的目光看著自己,文弱男生抱歉地笑了笑,道:「那個……我也是古劍組的一員,我是兔子。」 ?「兔、兔子?」

看到站在『門』口的男生,所有人都大跌眼鏡。出畫魅和墨竹的兔子,竟、竟然是個漢子?

偽、偽娘啊!

「哈哈哈哈!原來你是個漢子呀!」與眾人的詫異不同的是,喵喵倒是顯得很是興奮,「漢子簡直太『棒』!快來快來!讓我好好看看!」說著跑過去拉著兔子在自己身邊坐下,可愛的臉上透出一抹奇異的笑意。

吼吼,這張臉長得真的很可愛呢!化一化妝確實有幾分像『女』孩子。不過若說到秀氣,還是小航更勝一籌,要是能給他換上一身『女』裝……吼吼吼吼!

被喵喵這麼一拉,兔子的臉上頓時現出七分靦腆,看上去十分羞澀,不由抬手擋住了自己的臉:「我長得不帥,還是別看了。」

不擋倒還好,這一擋反而更加『激』發了喵喵的怪異心理,只聽她「喵」的一聲就撲了上去,拉開兔子的手就去捏他的小圓臉。旁邊幾人嘻嘻笑著給他們讓開地方,湊在一旁看熱鬧。

菜馬上就要上來了,季單煌怕他們打鬧時撞翻了推『門』進來的服務員,急忙制止道:「好了好了先別鬧了,馬上開飯了,你們都不餓嗎?」

話一出口,喵喵亮晶晶的眼睛頓時如一對『激』光般『射』了過來,嘻嘻一笑放開了兔子:「組長你不說話我還差點兒忘了呢!快快快!蘇蘇夷則還有師尊,一起拍一張,要羞羞的照片呀!」說著『摸』出手機,興高采烈地撲了過來。

季單煌和海流冰見狀大驚,急忙閃避,小航更是嚇得縮在角落裡。這喵喵長得萌萌噠很是可愛,搞了半天骨子裡竟是個瘋狂的腐『女』!

要腐,也不是這麼個腐法啊!

鈴蘭見狀,急忙抱住海流冰,以眼神示意喵喵這是自己家的漢子,不可以隨便欺負。喵喵雖然喜歡鬧,倒也知趣,便嘻嘻一笑,繞開海流冰朝著季單煌撲去。

季單煌愕然地看著被鈴蘭抱著手臂笑得有一分幸災樂禍的海流冰,整張臉都垮了下來。這傢伙,要不要這麼講義氣!

眼見著喵喵向自己撲來,季單煌將求助的目光投向唐雨竹,希望他心中的『女』神能夠向他伸出援手。然而,當他看到唐雨竹那比誰笑得都燦爛的臉龐,頓時感到絕望了。

不是吧!要不要這麼絕情!

季單煌苦笑了一下,深吸一口氣,不管不顧地撲到唐雨竹身邊,躲在她的身後,一臉戒備地看著喵喵:「你你你你別過來!過來我家『女』神可要生氣了!」

「咦?又是一對情侶嗎?」喵喵苦惱地皺了皺眉,「哎呀,fff團何在呀!快燒快燒!秀恩愛,死得快!」

唐雨竹笑道:「誰要跟他一起被燒死,他可不是我家的。」說著身形一閃,讓了開去。

「咦?真的可以嗎?」喵喵看了看唐雨竹,見她笑呵呵的並不表示反對,高興得跳了兩跳,「好耶!蘇蘇師尊快親一個!我要拍照要拍照!」舉著手機追了過來。

季單煌見狀,「媽呀」一聲轉身就跑,喵喵在後面追得興奮,小航早就縮到別人身後躲著了。一群人看著兩人打鬧,不由開始起鬨,最後還是麗娜忍不住了,站出來結束了這一場鬧劇。

「好了好了,喵喵妹子不要鬧了,再鬧等下沒『肉』吃了。」說著攔在兩人中間,「你看外面,服務員都嚇得不敢進來了。」

喵喵回頭一看,果然見到一個服務生小哥端著一盤冷盤,站在『門』口一臉不知所措地看著眾人,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估計他也是怕不小心撞到客人身上,將食物打翻吧。

「啊呀!我把小帥哥嚇到了!」喵喵急忙蹦過去,接過服務生小哥手中的冷盤,「實在抱歉啦,把你嚇到啦!這兩菜我端就好啦喵!」說著不忘吐吐舌頭賣個萌。

服務生小哥見喵喵可愛,也沒說什麼,只是笑笑便轉身去忙了。

一見到有吃的,這一群早就餓『抽』了的二次元小夥伴們的眼睛都綠了,紛紛『摸』筷子打算動手開搶,即便只是冷盤也夠塞個牙縫的了啊!

「等一下等一下!」見眾人這就要開動,季單煌急忙站了起來,「吃之前先讓我說兩句行嗎?」

眾人抬頭看看季單煌,隨即互望一眼,整整齊齊又氣勢磅礴地回道:「不行!」隨即以最快的速度舉起筷子,伸向桌子上的冷盤。

季單煌嘴角『抽』了『抽』,無奈地扶了扶額:「好吧,那先吃,那先吃。」

在一群餓得前『胸』貼後背的小夥伴面前,真的是只要一個「吃」字就足夠了。

唐朝酒店家的菜碼其實很大,可在這一群餓狼面前簡直就是小兒科,基本上不管是什麼菜,只要上桌轉上一圈就空了。一時間,餐桌上保持著出奇的沉默,所有人都在『門』口狂吃,誰也倒不出時間來說一句話。

很快,季單煌點的那四十道菜,被眾人吃得乾乾淨淨,還僅僅只是半飽。於是,季單煌又加了十道菜,結果還是不行。到了最後實在沒法,叫了兩屜『肉』包子兩屜豆包,這才堵住了眾人的無底『洞』。

看看滿桌的杯盤狼藉,季單煌忍不住苦笑。這幫孩子,還真是能吃啊!簡直比妖『精』還能吃!

吃飽喝足,眾人這才恢復了活力,開始嘰嘰喳喳地聊起天來。季單煌拍拍手,站起來清清嗓子道:「咳咳,現在大家吃飽喝足了,能聽我說兩句了不?」

cos礪罌和慳臾的名為飛碟的漢子,拍著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道:「組長你說,我們聽著呢。」

「那好那好!」季單煌舉起酒杯,「首先,我要感謝大家的支持。我是去年下半年才開始跟舞台的,第一次上台的漫展就是冰漫,當時是跟了學校的一組舞台,自己又帶了一組舞台。跟學校的那組是《楊家將》,非常的坑,這個麗娜應該是知道的。」

麗娜點頭道:「嗯,那個劇我看了,感覺真的不怎麼樣。整個舞台上,最吸引我的就是組長了,他當時出的是一個小boss的角『色』,整個臉都捂住了,要不是主持人讓他『露』臉,我還不知道他原來長得這麼帥!我也是因為看了組長的舞台劇,才決定入圈,跟了這個古劍組的。」

季單煌笑了笑:「那是我第一次上舞台,本來應該緊張的,但是因為在學校社團里受了不少的氣,結果上台時候只想著揍他們一頓發泄,忘了緊張了。我們學校的動漫社很坑,不提它了。那次下台的第二天,就是我帶的《十萬個冷笑話》,成員就是我原來團隊的親友們,他們今天也全都跟我來了,就是這幾位帥哥美『女』!」抬手在指了指妖『精』們,「他們有時候很氣人,但關鍵時刻真是非常的給力。要不是因為我沒經驗,我們那次肯定能夠得一個更好的名次。」

想到冰漫的事情,季單煌的心裡就有些不痛快。不僅僅是因為比賽的事,還有張揚的事。

『肥』皂道:「巨巨都是從小透明過來的,失敗一次就是漲一次經驗,這沒什麼的。每年那麼多的團,得獎的還是少數,不用那麼在意。」

季單煌點點頭,笑道:「嗯,是,我不會太在意的。那次比賽之後,我們就去拍了《古劍奇譚》的外景,視頻大家也都看到了。這個視頻,其實就是我們用來納新的,想要自己辦一個動漫社。在動漫社建立之初,路可能會非常的難走,我非常感謝大家能夠加入到我的《古劍奇譚》五一cj劇組。那個……對了,為了感謝大家的支持,如果大家願意加入『妖靈動漫社』,以後大家想要衣服道具,我都可以給五折優惠,以後跟組可以在動漫社裡直接借衣服道具。當然,東西只能借一個人的份,多了可是不行啊我們會賠死的,養一群吃貨可是非常的費錢的。」

眾人哈哈笑了起來:「組長你放心,我們『挺』你到底!」

平生第一次,被一群只見過一面的人如此信任,季單煌心裡說不出的感動,咧著嘴只顧傻笑:「不好意思我太『激』動了,有點兒語無倫次。反正事情就是這個樣子,對於『妖靈動漫社』最早的一批成員,我們這些老人會竭盡所能幫助你們。」

殘冤拍著手掌道:「組長說得好!我們都願意加入動漫社!族長今天這頓飯請完,還有沒有後續活動啊!」說到最後,才暴『露』自己的目的。

季單煌哈哈笑道:「只要加入動漫社,後續活動我今天包了!那個,時間也不早了,你們誰有『門』禁?我幫你們叫計程車啊?」

眾人互相望了望,齊齊搖頭說沒有。季單煌道:「要是沒有的話,通宵ktv怎麼樣?我知道有一家ktv晚上有自助餐,自助餐有三文魚,還送果盤,他家樓下是迪吧,有喜歡的可以去玩。那地方可以不?」

「啊?迪吧?」小航略有些猶豫,「我還沒有成年,那個地方能去嗎?」

pp道:「沒成年可以在樓上唱歌,成年的下去玩,到時候大家注意些安全就行。」

小航想了想:「那好吧,就去那裡吧。」

季單煌哈哈一笑:「那我們就走起了!」 ?第一次這麼多人一起出來玩,季單煌一高興,喝得有點兒多,玩到後半夜兩點左右就有點兒撐不住了。再看看其他人,除了幾個『女』妖『精』還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得又蹦又跳,其他人都有些昏昏『欲』睡了。

也難怪,在場的人類中,都是上了一天課一天班的,玩到現在差不多便是極限了。季單煌將銀行卡『交』給仍清醒著的唐雨竹,請她幫忙結賬,自己則和妖『精』們一起護送著『迷』『迷』糊糊的眾人下樓,去最近的酒店找房間休息。

這一晚上,真是玩歡脫了。

將眾人送入房間,季單煌、唐雨竹和妖『精』們便離開了酒店,找了個隱蔽的角落開穿界『門』回摩天大樓。一進『門』,季單煌便覺胃裡一陣翻江倒海般的難受,急忙衝到廁所哇哇吐了起來。唐雨竹無奈地搖了搖頭,去廚房給他準備醒酒湯。

這個笨蛋,不能喝還逞強,喝吐了活該受罪!

將食材切好丟進湯鍋,唐雨竹耳聽洗手間內一片寂靜,有些不太放心,便推『門』進去看。結果卻發現,季單煌這個笨蛋正坐在地上,腦袋已經正扎在馬桶里,頭髮上還掛著噁心的嘔吐物,整個洗手間內充滿了『混』合著酒味的酸臭味道。

唐雨竹皺了皺眉,真心想一腳將季單煌踹進馬桶里淹死,最後還是忍住了。跑到『門』外透了幾口氣,唐雨竹憋住一口氣飛快地衝進洗手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季單煌從馬桶中撈出來丟進浴缸,放水開始猛衝。

這傢伙,真愁人!明明早就過了脫塵境界,怎麼還能將自己搞得這麼臟!喝了點兒酒就不會運轉真氣了嗎!

趁著放水的工夫,唐雨竹去妖『精』們的房間中看了看,見眾人都玩累了已經睡了,便沒好意思打擾他們,自己一個人又殺回洗手間,打算幫季單煌簡單清理一下。

至少,要把他滿臉的髒東西給洗掉,免得滿屋都是味。

「嗨,雨竹,來洗……嗝……來洗鴛鴦浴啊!」

一推開浴室的大『門』,唐雨竹就看到臉紅得像猴p股似的季單煌,正眯縫著朦朧的雙眼,一邊胡『亂』扯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一邊在浴缸里撲騰著,將水濺得到處都是。

無奈地扶額搖了搖頭,唐雨竹強忍著心裡一股蠢蠢『欲』動的火氣,轉身走出浴室,去廚房看醒酒湯。

lixiangguo

虛空之中的身影露出了幾分的得意的笑聲那無邊的藤蔓猶如是觸手一般朝著眼的人是廝殺而至虛空碎裂帶著一陣陣恐怖的壓迫之勢

Previous article

胡一菲是獵殺者聯盟的A級王牌獵人兼教官,對於異獸的了解要比孟白這個野路子出身的獵人要深的多。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