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的兩位兄弟只是金丹期,此地元嬰威壓太強,我只是讓他們離開而已。」

葉默淡淡說道。

聽到葉默的話,秦新宗和一眾元嬰長老哈哈大笑起來,秦新宗眼中閃著別樣的光芒:「葉城主,不是某家多嘴,只是,這仙城很快就會晉陞主城,葉城主你弄一些金丹高居首位,恐怕下面人會不服啊。」

「哦?」

葉默微微皺眉,一副顯得十分擔憂的表情:「那你說該怎麼辦?」

「這件事情好辦。」

秦新宗大咧咧的走到葉默身邊,拍拍葉默肩膀:「葉城主,我等前來,不就是幫助城主解決這個問題嘛,大傢伙之前在青雲主城可都是頂尖的。」

一邊說著,秦新宗渾然不顧葉默那越來越黑的臉龐,繼續說道:「只要我們好好乾活,這葉氏仙城,絕對沒有人敢給城主你添亂。」

「是嗎?」

「一定是!」

秦新宗無比肯定,隨後朝著一同來的元嬰老祖使個眼色。

「葉城主,秦兄說的沒錯,某家之前在青雲主城就是主管城內一切事宜。城主若是信得過,將城池事務交給我,必定三年升主城,五年晉陞飛天主城。」

「那是,葉城主,在下不才,但對於術數頗有研究,仙城財務交給在下絕對是明智選擇。」

「葉城主,李某終年行走戰陣,仙兵交給某家,絕對給仙城打造一支無敵之師。」

眾人七嘴八舌,眨眼間就將葉氏仙城瓜分殆盡。

「城主,我們可都是元嬰老祖,在主城都是頂尖的人才,更何況是在金丹仙城,做這些事真是太容易不過了,交給我們,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秦新宗得意洋洋的說道,似乎一切都已經在掌控中。

剛開始得到況天怒命令,他還準備抗命,可是隨著葉氏仙城大手筆散錢,他心中頓時生出貪念。

在青雲主城,就算是元嬰老祖,也很難出人頭地,畢竟有那麼多的元嬰老祖在。

可葉氏仙城卻不一樣,有那麼多的資源財富,只要他聯合眾元嬰老祖,將仙城主導權拿在手中,如何揮霍還不是看自己的意思?

而且到那時,反正已經離開東海修仙界,難道況天怒還能管著自己?

葉默冷冷一笑,眼中露出些許不屑,說道:「要不要,我連城主之位也讓賢?」

「這個倒是不用,城主你安心坐著,什麼東西都不用管,有我們在,仙城絕對出不了亂子。」

秦新宗滿臉的志得意滿,渾然沒發現眾人突然大變的臉色。

「踏踏踏!」

整齊劃一的腳步聲傳來,只見會客大廳外,一隊隊身披甲衣,壯碩無比的仙兵衝進城主府,默契的堵住所有出口。

「葉城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秦新宗一愣,旋即滿臉陰沉,身上殺機毫不掩飾,直直壓向葉默,可他話還沒說完,臉色就騰的一變。

緊接著,就感覺原本充盈的丹田之中,無窮真元法力竟然宛若死水,任憑怎麼調動,都動彈不得。

「禁斷陣法!」

秦新宗怎麼說也是元嬰老祖,稍微一想就明白髮生什麼。

「猜得不錯!」

葉默憤然一笑,拳頭一握,可怕的力道狂涌,一拳砸出,好似大山一般,轟然撞擊在秦新宗的胸前。

「哈哈,這就是你的依仗?這麼軟的拳頭,能奈我何?」

秦新宗再次狂笑,聲音在空中回蕩。

然而,陡然之間,他的身軀猛然一震,化為一堆黑灰,拳風捲動,漫天飛散。

看到這一幕,原本囂張的一眾元嬰老祖,早已失去囂張氣焰,看向葉默的眼光,就好像看到了死神,滿滿的都是恐懼。

就算是禁斷陣法完全隔絕了真元法力,可元嬰期軀體仍舊強悍,輕飄飄一拳直接將一個元嬰巔峰老祖打成粉末,甚至連血液都沒流出一點,這簡直太恐怖了。

葉默一個,足以將他們全部當場鎮壓。

「廢掉他們丹田!」

葉默直接下令,對於這些圖謀葉氏仙城之人,他從來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寬恕。

「城主,且慢。」

眾多仙兵正要動手,城主府外突然傳來一聲叫喊,藍若、杜秦以及東方怒雷連訣而來。

葉默臉色一沉,看著三人,不明白三人為何趕過來,為這群狼子野心的人求情。

不管如何,折辱了自己兄弟,還試圖謀奪自家仙城,即便況天怒在這裡都不好使。

「藍若!」

「杜秦……」

見得藍若杜秦還有東方怒雷三位老祖出現,早被嚇破膽的眾多元嬰老祖紛紛出聲,渴求的目光讓人十分懷疑他們不是高高在上的元嬰老祖,而是待宰的小羊羔。

就算是禁斷陣法,也不會讓這些元嬰老祖如此恐懼,全怪葉默之前的舉動太嚇人了。

元嬰老祖的軀體堪比法器,而葉默一拳就能擊成粉末,甚至連靈魂都逃不脫,心神俱滅,讓他們如何不怕?

元嬰老祖修為越高,越是惜命,更別說神魂俱滅這種可怕死法。

「城主,他們雖然罪該萬死,但也不是所有人都罪不可恕,何不……」

藍若老祖開口說道,這些人中,有幾人是她好友,同時也將秦新宗要做的事情透露出來,他們三人來此,正是為了揭發秦新宗的陰謀,卻沒想到葉默如此乾淨利索就拿下眾人。

要知道,這可是十幾名元嬰老祖。

「除了藍若老祖和杜秦老祖要的人,其餘人,給我統統打碎丹田,禁錮元嬰。」

藍若、杜秦兩人的面子,葉默不能不給。

微微思量片刻,葉默就開口吩咐道。

周圍仙兵早已迫不及待,虎狼一般撲上去,最終只有三人被藍若老祖以及杜秦老祖保下。

「常非,帶著這顆丹藥以及這些廢材走一趟青雲主城,就說我葉默放肆了,況城主的心意我葉默心領!」

「明白!」

常非一臉振奮,從葉默手中接過丹藥瓶,轉身離開,自然有人將軟癱在地的元嬰老祖拖走,等待他們的,將是無比殘酷的未來,從高高在上的元嬰老祖變成廢人,其中落差有幾人能承受?

「城主,是不是有點過了!」

看著一群元嬰老祖哀嚎慘叫著被拖走,如拖死狗一般,東方怒雷微微皺眉說道,不是對葉默處理這些元嬰老祖,而是因為葉默對於青雲主城的態度,對於況天怒的態度。

「放心。」

葉默絲毫不擔心,安撫東方怒雷道。

他交給常非的丹藥是玄血丹,況天怒會明白自己為何這樣做。

另外一點,葉默就是要做出強硬之態,告訴那些暗中打主意之人,最好還是將你們的爪子收起來,誰敢遞爪子,他葉默就敢直接斬斷,無論來自什麼地方,背後什麼勢力!

東方怒雷聞言,怔愣了一下,而後不再開口。

事情似乎就此過去,但是當常非帶著十數殘廢的元嬰老祖出現在傳送陣中后,那些個原本離開葉氏仙城又回到葉氏仙城的人,當日就火速離開葉氏仙城。

今日之後,葉默的名頭更響亮幾分,傳遍整個東海修仙界,那可是十幾個元嬰老祖啊,不是築基也不是金丹,說廢就廢了,讓所有人驚懼。

青雲主城內。

「這群混賬東西,幹嘛去招惹葉默!」

況震在常非還沒抵達青雲主城的時候,就已經得到了消息,氣的大聲叫罵不已。

關於步家和青雲主城的交易他早已知曉,對於那十幾個元嬰老祖恨到極點,在況震眼中,他們不如全部死了乾淨。

「來人!」

「少爺有何吩咐。」

數十黑衣大漢應聲現身。

「拿我命令,立即捉拿秦新宗,李多海等人家屬,一個都不許放過。」

況震一口氣說出十幾個名字,讓黑衣大漢面面相覷。

「還不趕緊去?」

況震怒罵,黑衣人領命而去,一絲不苟執行況震命令。

「這些混賬,真以為葉氏仙城是之前那些仙城?現在可不是葉默欠著我況家情分,而是我況家欠著葉默情分啊。」

況震無奈,一下損失十幾個元嬰老祖,對於況家來說,已經是切膚之痛,況震沒有怨言那是假的,只不過他也明白葉默為何這樣做,在這個風口浪尖上,如果葉默不拿出魄力,還不知道要出多少鬼魅之事。

怪只怪這些人不長眼,撞到了槍口上。

沒有直接斬殺而是廢了,已經給青雲主城留足了面子,以下犯上奪取仙城城主之位,這可是不共戴天之仇。

五日時光,一轉而過。

這五天,葉默一直在小世界中修鍊,完全鞏固元嬰期修為,同時練習五行三奇劍陣以及仙兵刺,亂天問兩種元嬰神通,雖然說不上大成,可也練習純熟,對敵之際,可以信手拈來。

另外,葉默打開通天神雷第四重封印,得到第四天神雷。

一如葉默猜測,第四天神雷仍舊是輔助神雷,能精鍊元神元氣,葉默如果使用元嬰神通,威力可提高兩成左右,消耗元神元氣下降兩成。

從通天雷珠當中,葉默一共得到四種神雷。

滅法神雷,破法神雷,凝法神雷,鍛神神雷,各有各的妙用,讓葉默不禁好奇,這第五天神雷究竟是什麼。

按照通天雷珠傳來的消息,第五天神雷,只有元嬰中期才能得到,葉默也不著急。

如今的葉默,元嬰前期修為,身懷坐忘經,只要有足夠的千年草藥,就能提供元神元氣。

天魁霸體訣,即便在沒有任何靈氣法力的時候,都能發揮出強大的力量,不過葉默感覺天魁霸體訣應該還有後續功法,單單隻是五十萬斤巨力,遠遠不是體修的極限,要不然,體修無論如何也不會在上古和靈修平分天下。

繁星漫天決,第四階段分身十八,擁有本體八成力量,融合之後,葉默戰力會直接提升八倍,最關鍵,暴漲的實力在合適時候出手,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五行三奇劍陣,雖然因為八系劍丸不能長時間調動從而降低了戰力,但身為紫劍仙宮鎮宮劍陣,其威能,葉默也只是得到不到一半,戰力就堪比的元嬰中期。

仙兵刺以及亂天問,一個是面對群攻的神通,另一個則是陷入危境的神通,召喚化神老祖出戰,元嬰期,還沒有誰能威脅到他生命安全。

冰雲步,化神尊者所修鍊的輕身法決。

如果手段齊出,面對元嬰巔峰高手,葉默自信會保持不敗,如果再加上林鷙這段時間配置的毒藥,斬殺元嬰巔峰高手,也不是不可能。

「只可惜少了些磨練。」

無論是五行三奇劍陣亦或者繁星漫天決,都需要不斷對陣才能逐漸完善,擁有自己靈魂,使喚得心應手,發揮出最大戰力,這些,光靠死練是沒辦法達到的。

就好比當初的斬浪三決,如果不是荒島面臨巨大壓力,也不會很快達到大成境界。

葉默此時倒是渴望仙城戰可以快速到來,到那時才會有數不清的對手讓他試劍。

D40120B ?無彈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第六天凌晨,初陽破雲而出,溫和的陽光灑滿天地。

短短五日間就準備好撤走的葉氏仙城,在這一天天微亮的時候便開始熱鬧起來,隨著最後一批人入駐葉氏仙城,整個仙城上下徹底沸騰起來。

城頭上,葉默、高漸等人並排而立,眺望著這片熟悉的海域。

「葉默,這次我爺爺就不過來了,我準備和你一起,一直到晉陞元嬰期。」

況震在葉默一旁道。

葉默微微點頭,並不感到意外,和步流星談條件的時候他就保證過,將會幫助況震晉陞元嬰期,如今他要遠赴南海修仙界,甚至是南魔大陸,況震自然是要跟著來的。

同時,這也是讓況天怒放心,使其能專註於突破。

這時,乾元尊者手掌一翻,一塊土黃色的長方形石塊浮現在手上,看向葉默說道:「葉城主,該出發了。」

葉默拱手說道:「麻煩前輩了。」

「這是老夫應該做的。」

乾元尊者擺擺手道,身軀乘風而起,手中一掐法訣,手中的石塊頓時化作一道土黃色流光,將整個葉氏仙城包裹起來。

「轟隆隆……」

葉氏仙城仙民們只感覺腳下一陣震動,而後便傳來一陣雙腳變重的感覺。

感受到異狀的眾多仙民紛紛飛上城牆處,入眼的卻是遼闊蒼茫的天空,而那片熟悉的海域,已然在腳下。

看到這一幕,不少仙民紛紛倒吸涼氣,平日凌空飛翔習慣了,倒沒感覺有什麼不妥,可此時腳下踩著的可是厚實的大地,整個仙城都懸浮在天空浮雲飄飛,狂風烈烈。

葉默和高漸等人也頗為震動。

lixiangguo

安洛離點點頭,「我明白,我對太子表哥只是兄妹之情。」

Previous article

他曾經想過,如果自己在戰場上陷入危局,自己所深愛的那兩位女子,是否會綻放出絕代的風華,突然出現,與自己同生共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