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會想辦法控制的。」她一定要天天和安正燁視頻!

她要和預備前夫做視頻網友!

「你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露娜算是徹底放棄了:「我現在帶你去拍廣告。」

說着,扭動車鑰匙,一腳油門將車開了出去。

「你將劇本在複習一遍,今天是室外拍攝的場景。」露娜一邊開車,一邊努了努下巴:「劇本在我包里,你自己找。」

「好。」莫小漁現在非常的乖巧,對露娜的指示不敢含糊對待。

在包中將劇本拿出來,莫小漁立刻認真的看了起來。

雖然前兩天已經看了一遍,但莫小漁還是沒有絲毫的敷衍。

她還是第一次拍室外也有的緊張,與夢之堂的廣告都靠後期不同,飲品商捨得花大價錢租場地,用的是實打實的場景佈置。

劇本的內容不複雜,飲品主打的事清涼爽快。

莫小漁背熟了台詞,閉上眼睛在腦海中走了一遍場景,很快車子就到達了攝影基地。

露娜將車子停在了停車場,和莫小漁一起走進攝影基地。

攝影基地的樣貌豁然出現在眼前。

與現實世界中的攝影城不同,這裏完全不像她跑過龍套的H店或者J城搭建的那種古風的建築,或者仿古的場景。

這個攝影基地非常的大,分成好幾個區域。

面前不長的距離,就有三四種不一樣的建築,有古樓有民國風,還有水上設施。

每個建築都被劃分出不同的的區域來,門口有人從中進進出出,有穿古裝的,有穿現代裝的,短短十來米就遇到了不下十個不同衣着打扮的人。

「哇塞。」莫小漁看的目瞪口呆的,書里的世界真是超出了她的想像。

「你沒來過這裏吧,這是全國最大的攝影基地,那邊的場景是電影《短歌行》的拍攝基地,這邊的拍過《夜巴黎》……」露娜難得耐心的介紹道。

「這兒可真大啊。」莫小漁眼睛都有點看不過來了。

「等你接到劇本,拍上戲就好了,我帶你多來幾次就熟悉了。」露娜笑道。

「嗯嗯。」莫小漁點頭如搗蒜,眼睛亮亮的,閃過一絲嚮往。

她一定要來這裏拍戲,這裏簡直是造夢工廠,她實在太喜歡了。

露娜被她的小表情逗笑了,接下來的路程繼續給她介紹攝影基地的狀況。

說話間,車子停了下來。

「拍攝地點到了。」工作人員說道。

「好,謝謝。」莫小漁推開車門,和露娜一起下車。

兩人走進拍攝地點,一進門就發現有些不對勁,現場的攝影機已經開始運作了,鏡頭前也已經站了人。

「怎麼回事?」莫小漁驚訝的問道:「我還有搭檔嗎?」

她記得劇本上就她一個人的戲份啊?

露娜也有些意外,不過很快鎮定下來:「別急,我去問問。」

「你在這裏等著。」露娜邊走邊掏出手機,回眸道。

「哦,好。」莫小漁只好站在門口,聽話的站在門口等待。

等了五分鐘,莫小漁就沒意思了,乾脆拿齣劇本來讀,再熟悉一遍劇情。

看的正專註呢,一個尖銳的女聲突然響了起來。

「這裏不是蘇氏廣告的拍攝地點嗎?怎麼有閑雜人等在這裏?導演,導演,怎麼回事?」

莫小漁聽到這熟悉的聲音,不意外的抬起頭,就見蘇麗玲叉著腰,張牙舞爪的站在她的面前。

怎麼在哪兒都能碰見這個炮灰?

莫小漁不耐的翻了白眼:「我是來拍廣告的,才不是閑雜人等。」

「就你,還拍廣告?」蘇麗玲嗤笑一聲:「你這種人能拍出什麼廣告來,好笑。」

「你這種平地都能摔倒的人都能拍廣告,我有什麼不能拍的?」不就是正面剛嗎?誰怕誰?

「怎麼,上次摔倒沒拍夠,想要用攝影機記錄下來精彩的跌倒姿態嗎?」莫小漁譏諷道。

蘇麗玲提起這件事就生氣,上次頒獎典禮被拍到了不雅的照片,還是她花了不少的錢才把那些照片買下來的。

這個莫小漁不僅害她出醜,還害她損失了一大筆錢!

「你還敢提!」

「我有什麼不能提的。」莫小漁撩了一下頭髮,俏皮的眨了下眼睛:「托你的福,我可是被拍的美美的呢。」

莫小漁說起來就開心,她特意找了雜誌來看,發現紅毯的照片她有一張,但是照片牆的照片可是有三四張呢,雖然數量比不上大牌明星,但是比起其他的藝人可是要多不少呢。

「我要撕碎你的嘴!」蘇麗玲氣瘋了,不顧場合就要衝過去。

「麗玲,你冷靜點。」薛靜柔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拉住了蘇麗玲。

「靜柔你別攔着我,我今天非要教訓教訓這個姓莫的!」蘇麗玲掙脫薛靜柔的手,就要往前上。

薛靜柔壓低聲音安撫道:「你別衝動啊,這裏這麼多人呢。」

「可是我……」蘇麗玲指著莫小漁,手指抖了抖,但是顯然把薛靜柔的話聽了進去,臉上惱怒的表情緩和了不少。

「想來小漁也不是故意的,她還小,你多擔待點。」薛靜柔一副好心勸解的模樣。

「她還小,她都二十二歲了!」原本冷靜下來的蘇麗玲又激動起來。

莫小漁挑高眉毛,一臉有趣的看着兩人在她面前做戲。

這薛靜柔的手段還真是高啊,三言兩語的就把蘇麗玲的情緒給煽動起來。

就在此時,露娜帶着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小漁,快過來,這位是霓渴集團的亞洲地區的代表,顧總,你來認識一下。」露娜笑着介紹道,用眼神暗示了莫小漁一下。

莫小漁會意,收斂起來看戲的表情,落落大方的伸出手來:「顧總好。」

「莫小姐你好。」顧總和莫小漁握了下手,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由於助理的失誤,場地沒有預約好,和蘇氏集團預約了同一個地方,臨時更換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委屈莫小姐今天在這邊拍攝了。」

「沒關係。」莫小漁得體的笑笑了笑。

顧總眼中閃過一絲欣賞:「莫小姐真是通情達理,這邊請。」

「好,謝謝。」莫小漁微微一笑,步履優雅的跟在顧總身側走了。

蘇麗玲和薛靜柔聽清了兩人的對話,尷尬對視。

「這個姓莫的走了狗屎運了,竟然能拍到霓渴集團的廣告。」蘇麗玲眼紅的說道。

霓渴集團可是全球最大的飲料大牌,比蘇氏集團不知道大牌了多少倍。

「也不知這個莫小漁使了什麼手段。」蘇麗玲口氣酸的不行,眼神里充滿了嫉妒的神色。

薛靜柔也知道霓渴集團的名頭,臉上柔弱的表情差點沒繃住。

「也許小漁是憑實力呢。」

「呸。」蘇麗玲不甘的跺跺腳:「靜柔,我去補補妝,一會兒再找你。」

「好,你去吧。」薛靜柔隨口應了,心思早就飄遠了。

她忍不住盯着不遠處莫小漁的背影看,目光不由自主的放到了莫小漁的左腳上。 「波加曼,快來嘛!快到袋子里來,量一下體重,很快就好的!」

「波加!」

波加曼:(Θ’)

「波加曼,別跑!」

「波加波加波加……」

波加曼:(Θυ)

新的一天,從房間里一場捕捉小企鵝的「追逐戰」開始。

在狹窄的空間里,波加曼當然逃避不了楊誕的「魔爪」,在知道自己躲避不了稱體重這件事之後……

波加曼只能垮起一個小批臉。

怎麼會有這麼狗的訓練家啊!

楊誕在抱起波加曼的時候,明顯地感覺到波加曼體重的增長,這樣一來的話,原先那個裝波加曼的塑料袋子,現在可能用起來不太安全了。

要不……

用個麻袋試試?

自己這個家裡能和稱量工具「秤砣」匹配的,好像就只有麻袋了……

波加曼:∑(OΘO;)!

「波波波……波加!」

波加曼吞了吞小嘴裡的唾沫……

麻袋……

你不要過來啊!

「還是用臉盆好了,麻袋不像塑料袋那麼絲滑……」

楊誕還是忘不了那個塑料袋。

主要是前面幾次用著太順手了,現在不用了,莫名有點懷念。

「波加……」

波加曼看著楊誕這次準備用臉盆來裝它,小小的眼睛里充滿著大大的幽怨……

早點把臉盆拿出來用不好嗎?

早點拿出來,波加曼它就不用逃了!

「除去臉盆的重量,波加曼現在已經有3.4公斤了,不錯不錯。」

波加曼:(Θ’)

楊誕看著臉盆里稱完體重還是挎著一副小批臉的波加曼,咧了咧嘴。

lixiangguo

最新韓劇,泡菜版《諜影重重》,南宮瑉飾特工以一敵十

Previous article

三人紛紛施展各自飛翔的法術,隨着時間流逝,漸漸深入了迷霧密林。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