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是林飛,這位是夕陽,煩請去報知你家老祖,我們來找他有事相求。」林飛自我介紹,又指了指夕陽說道。

「那好,你們先等著,我去通報。」小童點點頭,隨後轉過身子慢悠悠地走去。

不一會兒小童走過來,對林飛道,「老祖已經知道了,他請你們二位進去。」

(本章完) 林飛和夕陽聞言神色一喜,大步走了進去。

二人跟在小童身後,在山谷小道上前進,這山谷中霧氣氤氳,看起來宛如仙境。道路兩旁還栽種有一些草藥,雖然種類普通,但生長的卻生機盎然、看起來十分精神。

看著眼前的景象,二人皆是心中讚歎,這裡若是天地靈氣再充裕一些豈不是要成了一片洞天福地了。

數十分鐘后,二人來到一處峽谷所在的地方,他們老遠就看見不遠處有個茅屋,此刻外面擺放的蒲團上正有個精神矍鑠、仙風道骨的老者盤膝打坐。

林飛二人快步上前,來到李逍遙面前,拱手問候道,「逍遙前輩,今天再來打擾你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還望不要見怪。」

原本正盤膝打坐的李逍遙聞言緩緩睜開眼睛,先是沖林飛笑了笑,當目光落在夕陽身上,尤其是他那條斷臂時忽然神情一愣。

「夕陽小子,你這是怎麼搞的?上次你來好好的啊。」李逍遙忍不住問道。

他清楚地記得,上次夕陽來他這裡還是個活蹦亂跳的年輕人,可沒想到現在再見時已經成了缺了一條胳膊的殘疾人,這其中一定發生了很曲折的事。

夕陽苦笑一聲解釋道,「多謝前輩挂念,我部隊在執行一次任務時不幸負傷,所以才會斷臂,落得今天這個地步。」

李逍遙瞭然,沉默片刻嘆氣道,「你雖然斷臂,可也不要灰心,日子總要過下去。」

「這個當然了,我夕陽也不是那種一受打擊就一蹶不振的人啊。」夕陽笑道。

李逍遙點點頭,隨後從蒲團上緩緩起身,向二人做出一個請的手勢,向一旁的石桌走去。

李逍遙坐在石凳上倒了兩杯茶,遞到林飛和夕陽面前,隨後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細細品著。

「那你們二人這次來這裡是?」

林飛沉吟道,「前輩先聽我仔細道來,我為了幫助夕陽斷臂重生費盡千辛萬苦,終於煉製出青玉續骨丸這等能讓斷臂重生的靈藥。」

、說到這裡他猛地一拍桌子,「可沒想到東西竟然被一個小毛賊給偷了,現在沒有那人蹤跡,所以我才想要麻煩你幫忙占卜。」

李逍遙聞言並沒有急著回答,沉吟片刻道,「占卜之術乃窺破天機,不到萬不得已不可隨便使用。」

「前輩不願幫忙?」林飛有些詫異,上次夕陽的事他都願意幫忙了,這次應該也能答應。

夕陽聞言臉上露出失望之色,不過還是苦笑一聲,拍了拍林飛的肩膀,「兄弟,不要讓前輩為難,或許這是我命中注定,不必強求。」

林飛聞言只覺得心中一陣難受,他知道沒人比夕陽更想恢復健康,可他為了不讓自己為難竟然主動這麼說。

「誰說我不願幫忙了?」這時李逍遙的聲音又響起。

二人聽他這麼說,心中雖然腹誹能不能說話不要這麼大喘氣,不過還是又來了精神。

「剛才你們說是小毛賊偷了丹藥,那請問一般的小偷能在一個特種兵手裡偷到東西嘛?」李逍遙微微一笑,顯得有些高深莫測。

「那前輩的意思是?」林飛問,一旁的夕陽也是豎起了耳朵去聽,生怕錯過些什麼。

「你們仔細想,能夠在夕陽小子手裡神不知鬼不覺地偷走丹藥,此人定不簡單,若再考慮這人手法,唯一可能就是你們遇到了盜門中人。」李逍遙忽然道。

「盜門中人?」

林飛一愣,腦海中忽然浮現有關這盜門的信息,相傳這個門派同靈寶道、龍虎天師、茅山道士、摸金校尉等門派一樣,是奇人異士開宗立派創立,門內弟子眾多、身手不凡。

不同門派擅長的本領也不同,像靈寶道主要是看風水,龍虎天師也差不多,茅山道士擅長對付殭屍,摸金校尉則是擅長墓穴中的本領,至於盜門擅長的則是雞鳴狗盜術,也最為人所不齒。

神醫魔妃:邪王,別纏我 他早就聽聞這盜門中人樑上功夫十分了得,只要他們想偷的東西幾乎沒有不能到手。

「沒想到今天自己遇到的竟然是盜門中人,」林飛口中喃喃自語,總算明白了為何那人手速如此神速,就連自己都看不清他的動作。

「逍遙前輩,如今我們雖然知道是盜門中人偷了丹藥,可還是不知具體是誰,這樣盲目去找豈不是像大海撈針?」林飛有些擔憂。

李逍遙聞言微微一笑道,「放心吧,今天你們來找我算是找對人了,我認識一個盜門中人,你應該能從他那打探出一些消息,可以由此為突破口找出那個偷丹藥的兇手。」

「這……這真是太感謝了。」林飛有些激動地抱拳,一旁的夕陽也是如此。

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本以為找回青玉續骨丸無望,沒想到在李逍遙這裡又有了收穫。

李逍遙擺擺手,喊來童子去取一樣東西,不一會兒就見到小童端來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一張做工精緻的名片。

林飛接過一看,上面寫著一個聯繫方式,上面還有一行小字寫著:『洛琦』兩個燙金字體。

「這人就是那個盜門中人?」林飛用手磨砂著名片上洛琦兩個字,輕聲問著。

「沒錯,這人就是盜門中人。」李逍遙點頭,隨後又補充道,「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這人身份特殊,在盜門中地位極高,最好不要輕易得罪。」

「那我聯繫他的時候該怎麼說?」林飛問。

「你就說是我介紹的就行,這傢伙應該會賣我幾分薄面。」李逍遙淡淡道。

聽他這麼說,林飛心中竟隱隱對洛琦這個盜門中人產生了很大興趣,心中猜測若是日後能碰到,定會發生很多有趣的事情。

「林飛小子,我看你精神飽滿,近來功力不少精進吧?」

聊完正事後,李逍遙忽然轉移話題問道,語氣中似乎對林飛很是關注。

林飛臉上露出笑意,「前輩果然火眼金睛,一眼就看了出來。不過我最近處在瓶頸,突破還需要一些契機。」

(本章完) 李逍遙臉上露出羨慕的神情,「年輕就是好啊,老夫要是再年輕一些肯定要像你們一樣出去闖闖,說不定還能闖出一片天地,也就不用躲在這裡了。」

「前輩德高望重,在我眼中始終年輕如初。」林飛不著痕迹地恭維著。

他清楚李逍遙說的是自己修習玄功的事,不過這種事情只能看緣分不可強求。

隨後幾人哈哈一笑,一時間氣氛變得十分融洽。

最後林飛二人辭別李逍遙,在回去的路上林飛就撥通了名片上的電話號碼。

不一會兒電話接通了,隨即那邊傳來一道略顯慵懶且無禮的聲音。「喂,你是哪個?」

「你好,是洛琦先生嗎?逍遙前輩讓我找你談些事情,不知道閣下有沒有時間?」

電話那邊沉默一會兒,「李逍遙?原來是那個老頭子,他怎麼不親自給我打電話?算了算了,既然是他的人就見見。」那人說著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林飛正風中凌亂時,一會兒又有人打了過來,嘰里咕嚕說了個地址后也掛斷了。

「這人能不能靠得住啊?」夕陽看向林飛有些擔憂。

「應該沒問題,畢竟是逍遙前輩介紹的人。」林飛出聲安慰。

其實他也心中沒底,從電話里聽出那個洛琦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不知道能不能幫忙。

「就算靠不住也沒辦法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夕陽臉上有著一絲愧色,「要不是我不小心……」

「這不怪你,盜門中人手段詭異,不是你能防備的。」林飛思緒從遠處轉回來,搖頭道。

二人開車趕往地址所在地方,近一個時辰后終於到了目的地。

這裡位於京城東南方位的碼頭,此處是整個華夏陸地通往大洋的一個重要港口,這些年由於被國家化為重點開發區,所以經濟開始快速發展。

上面政策剛剛下達,所以這裡大多地方還保持著原有舊貌,隨處可見狹窄的街道和髒亂的環境,讓人心中厭煩。

在碼頭有一群忙碌搬運貨物的工人們,他們為了養家糊口即便在濕熱的天氣里也是埋頭苦幹,大滴大滴的汗珠從額頭淌下,落在地上發出噗嗤的聲響很快被蒸發乾凈,在原處留下一片鹽漬。

看著眼前的情景,林飛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受,這些人雖然平凡普通,可每天的日子卻過得精彩充實。

他轉念一想,自己若不是得到機緣,恐怕日後也會過上這樣平凡的日子,找個妻子,一日三餐、粗茶淡飯……

可世上本沒有如果,既然一切已經都已經發生那隻能坦然面對,自己受上天眷顧能有這番機緣自然要好好珍惜。

林飛深吸一口氣和夕陽來到碼頭一片寬闊的甲板上。他們遠遠就看到甲板上站著十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

這些人站在那一動不動,面前放著一個躺椅,上面正有一個肥肥胖胖的年輕人躺在上面。

這個年輕人身材稍胖,臉上帶著墨鏡像是在睡覺,不時還發出幾聲呼嚕聲響。最吸人眼球的是他那個接近正方體形狀的大頭,頭上幾根稀疏的毛髮根根捲曲看起來十分有個性。

似乎發現了林飛二人靠近,那些站在一旁的男人頓時警覺起來。

「站住,你們是誰?」為首一名格外強壯的男人沉聲問道,說著還上前一步,頓時讓人似乎覺得連碼頭甲板都在顫動。

「我們和洛琦先生有約,特意趕過來見他。」 二胎來襲 林飛開口解釋。

男人聞言仔細打量林飛二人一遍,最後點點頭退了下去。

等林飛和夕陽來到躺在躺椅曬太陽的人旁邊,這個胖子終於開口了,「是李逍遙那個老頭子讓你們來的?」

林飛聽到胖子的聲音有些詫異,因為這聲音和剛才在電話裡面的那個截然不同,竟是一個稚嫩的年輕人的聲音,而剛才電話里的那個則是低沉地沙啞聲。

不過更讓林飛吃驚的是這人對李逍遙的稱呼,據他所知李逍遙在整個華夏可都是牛逼哄哄的人物。

李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而李逍遙作為李家背後靠山若是沒點手段恐怕李家早就被取而代之了。由此可見李逍遙擁有何種巨大的能量,因此林飛才對其十分恭敬。

可就是這樣牛逼哄哄的人物,在眼前這傢伙嘴裡卻成了老頭子,難不成這位比李逍遙還牛逼?

「小子,我看你不過二十歲上下嘛,怎麼張口閉口老頭子,你難道不知道李逍遙前輩是德高望重之人,需要尊敬嗎?」夕陽不滿道。

「尊敬他?那個老頭子有什麼好尊敬的,不過是個躲在角旮旯不敢出來的膽小鬼罷了。」胖子撇撇嘴不屑道。

林飛聞言心中一動,聽這傢伙的話李逍遙一直待在山谷或許另有其因,不過現在雙方還不熟悉他也不便多問,還是先讓對方幫自己找青玉續骨丸再說。

「沒錯,李逍遙前輩介紹我們過來,其實是有事相求。」林飛開門見山道。

因為他知道不光是面前這個看起來有些奇葩的胖子,還是他身旁的這些保鏢都是盜門中人,這些傢伙都是比猴兒還精的人,繞彎子不過是浪費時間罷了。

若想說服他們為自己辦事,只能拿出讓他們心動的東西。

「有事相求?瑪德,果然找我沒好事,你們趕緊滾吧,我可不是做好事的善人,樂於助人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胖子一聽林飛的話頓時擺手說著,語氣中沒有挽回的餘地。

「我草你這個死胖子,我們還沒說是什麼事你就這幅樣子,我看你是真的欠揍!」夕陽性子急,眼皮一跳就要暴走。

「夕陽,別衝動。」林飛急忙攔下他,生怕這傢伙做出什麼把胖子給得罪死的舉動。

畢竟現在是自己這邊有求人家,忍一時風平浪靜,待會兒有的是機會教訓這傢伙。

胖子躺在躺椅上翹起二郎腿,嘴裡哼著小曲兒,姿勢要多**就有多**。

「洛琦先生,我相信我們總有對方需要的東西,為什麼不各取所需呢?」林飛意有所指道。 各取所需?我吃喝不愁,想要的東西動動手指頭就能弄到,你倒是說說還有什麼東西是我沒有?」胖子忽然抬頭盯著林飛,冷冷笑道。

林飛打量著這個有些放蕩不羈的胖子,雖然隔著墨鏡但仍然能夠感受到下面冰冷的視線正在打量自己。

「我能給的是你所沒有的,同樣我需要做的事也只有你能幫忙。」林飛並沒有因為他的話有所不悅,反而成竹在胸道。

「哦,你說說看?」胖子有些詫異。

林飛嘴角噙著一抹笑意,「你有很嚴重的頑疾,渴望過上正常人一樣的生活。曾遍訪名醫,不過他們也拿你的病沒辦法,我說的對不對?」

見胖子沒說話,他接著道,「我能做的就是讓你恢復健康,以後變得和正常人一樣。」

林飛說這話時臉上有著莫名的自信,像是吃定了對方。

……

聽了林飛的話,躺椅上的胖子猛地坐起身,摘下眼鏡用他那雙細小的眼睛打量著林飛。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

忽然他那張胖臉上又出現恍然大悟的神情,接著噗通一聲躺了下去。

「年輕人,就算你喜歡我也得想些新奇的花樣來吸引我的注意,畢竟你這一招很久以前就有人用過了。」

林飛:「……」

「洛琦先生,我想你或許想多了……我對你不感興趣。只是想讓你幫我個忙。」林飛按耐住自己想要拍死眼前這個自戀狂魔的衝動,耐心解釋道。

「那你怎麼對我的事情這麼清楚?」

「我是個醫生,能看出你的病情。」

洛琦換了個姿勢讓自己躺的更舒服,問道,「看出我病情有什麼用,能治嗎?」

「可以。」

雖然林飛只是淡淡吐出兩個字,可洛琦卻一下子坐起身來,眼睛死死盯住眼前的林飛,像是打量著自己的獵物。

不過在他眼中林飛身上無處不透露著自信,根本看不出半點玩笑的意味。

最後他沉聲問道,「你知道我洛琦是誰嗎? 遵命,我的將軍夫人 騙我的後果很嚴重……不管你是不是李逍遙介紹過來的人。」

林飛無視這有些威脅意味的話,從身上取出一瓶丹藥丟到洛琦手中。

左手的旁邊是左手 「這是復傷丹,具有治療人體暗傷、頑疾的功效,你服下后立馬就能見效。」

洛琦把玩著手裡的藥瓶,打開瓶塞聞了聞,問道,「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林飛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我只負責把葯給你,吃不吃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非要找個能說服你的理由……我想或許是我太帥了。」

一旁的夕陽瞪著眼睛聽著兩人對話,只覺得像是神仙打架,尤其是聽到林飛最後那句話心中不自覺地為他豎起了大拇指。

洛琦看著林飛,想從他臉上發現一些破綻,無奈林飛在與他對視的整個過程中臉上表情看不出絲毫的變化。

忽然洛琦拿起藥瓶,仰頭直接把裡面的丹藥倒進嘴裡,接著呼嚕一聲咽進肚子里。

一旁站著的保鏢見到這一幕頓時慌了,急忙蹲到洛琦身邊問道,「老闆,你怎麼能輕易相信陌生人的話,這裡面萬一是毒藥呢?」

洛琦只是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退下去。

不過這些保鏢誤會了他的意思,以為只是讓他們保持距離,退開后仍是站在他左右。

這時洛琦猛地把手裡的墨鏡拍到躺椅上罵道,「讓你們趕緊滾聽不懂嗎?」

眾保鏢們趕緊紛紛離去,好像生怕晚了一會會被身後的洪水猛獸追上。

等其他人離開后,洛琦坐直身體感受著自身的變化,半晌后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看來是對復傷丹的效果頗為滿意。

lixiangguo

「你又發獃了。」穆夜池大手揉揉她飄逸柔順的髮絲。

Previous article

祖父說過,不知怎麼敷衍人的時候,就這樣說准沒錯。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