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早就告訴你了,我和李白首不是主僕關係,而是合作關係,我涅藏百利絕不會淪為狗的!」白臉面具男子便是李白首氣曾經的部下涅藏百利那個變態……

銀髮男子呵呵一笑:「我對這個不感興趣,李白首在那呢?他沒有和你在一起嗎?」

「我聽聞他在西牛賀州上遊盪,你這傢伙找他做什麼?」涅藏百利看著銀髮男子說道。

「我準備要回魔界了,本來我是打算一個人回去的,但是鎮魔山的封印破處了,李白首出來了,我決定要等著李白首一起前往魔界!」銀髮男子對涅藏百利說道。

「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回去呢?在和凡界上,我們就是神,誰也奈何不了我們……」涅藏百利看著銀髮男子說道。

銀髮男子冷哼了一聲:「難道你就不想回去嗎?」

「如果不是想到,那些迫害我的人,在魔界當中滋潤的活著,我還真不想在回到那令人噁心的地方,哪裡沒有多少人欣賞我的藝術!」涅藏百利握著一個針管,給一個躶體的女子扎了一針,這個女子頓時從一個普通的女孩變成了一個妖獸。

隨後這個妖獸就撲向涅藏百利,而涅藏百利旁邊的一個女子一拳打在了這個妖獸的身上,這個妖獸的胸口出現了一個洞……

「這裡就有人欣賞你的這變態藝術嗎?」銀髮男子冷哼道。

「是沒有多少人欣賞,不過這裡的實驗材質很多,可以做很多實驗,只是這材質質量的不怎麼樣,經常出現失敗品,就比如這個女人,這是第一千個失敗品了!」涅藏百利看著地上女屍體說道。

這個屍體便是剛才變成妖獸的女子,她從人類變成了妖獸,本涅藏百利身旁的這個美艷女子殺死後,再次變回了人類,只是再次變成人類后她已經是一個屍體了!

「涅藏百合你在哪裡傻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給我把這個屍體給清理了,看著失敗的藝術品,我會很心痛的!」涅藏百利對著那個美艷的女子說道。 涅藏百合而很快清理的把屍體給拖走了……

「我準備在你這裡呆到李白首擁有可以前往魔界的實力!」銀髮男子看著涅藏百利說道。

「我上一次見他,他的實力還合體期,能前往魔界的實力,他還需要很長時間,你等的起嗎?君無邪!」涅藏百利看著銀髮男子說道。

君無邪呵呵一笑:「百萬年我都等了,這點時光我怎麼能等不起呢?」

李白首等人已經來到了落鳳坡,來到落鳳坡,李白首等人看到這裡站滿了人,這些人都是男人,當然也有個別的女子……

他們來到這裡都是為了一個目的,那就是成為龐家的女婿!

李白首等人在詢問路人後得知,選婿還沒有開始,而是訂在了明日,今天是報名的時期!

李白首幾人來到了報名處,報名處排著很長的隊,龐家並不反對有妻子的人來參加應婿……

因為一般有女人的人,實力越強,在某些地方地位越高,相反他們也有一些鼓勵這種人來參加試練!

不知道排了多久后,終於輪到了李白首等人報名,報名處的是一個大胖子,他看了李白首一眼:「你是天機榜天榜第八?」

胖子的話頓時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紛紛都看向了李白首……

李白首一笑:「沒錯,難道天機榜第八不能參加試練嗎?」

胖子立馬擺了擺手:「怎麼會呢,我們是十分歡迎你這種高手來參加試練的,畢竟如果一個天榜前十之人,成為了我龐家的女婿,這能給我們龐家帶來巨大的利益!」隨後胖子扔給了李白首一個金牌!

李白首看著手中的金牌,疑惑的問道:「這樣就是報名了嗎?」

「閣下是天榜中人,因此可以享受我龐家的特殊待遇,這個金牌是在我龐家休息的時候用的,當然也是參加比試所用的!」胖子對李白首說道。

李白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隨後郭峰與史磊也得到了兩個金色的牌子……

隨後幾人離開了報名處郭峰對李白首說道:「這牌子分為金銀銅鐵木五個等級……」

「等級?這個等級有什麼用嗎?」李白首問道。

「比試的時候沒有什麼用處,但是休息的時候金牌的待遇要高,而木牌的待遇最差,我們是金牌享受的是最高規格的待遇!」郭峰對李白首說道。

李白首呵呵一笑:「都是來當他家女婿的人,竟然還區別對待!」

「白首兄,這區別對待其實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拿到金牌的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幾率能在比試上成功成為他家的女婿,而木牌的人同樣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幾率在比試上失敗……」郭峰對李白首說道。

「能拿到金牌的人,都是天機榜天榜中人,或者就是西牛賀州的一方大能們,而拿到木牌之人都是這西牛賀州中幻想著憑運氣娶得嬌妻的無能找死之人!」古語音突然給一旁的李白首說道。

李白首點了點頭:「原來如此,這麼看這場試練真正競爭的是這銀銅鐵三個牌子的人了!」

「白首兄可以這麼說,金牌之人都是天機榜天榜中人,或者是一發大能,沒人願意去招惹他們的,所以金牌中人基本上是保送晉級,而銀牌銅牌鐵牌實力之間講真的差距並不是太大,所以競爭是相當的激烈!」幾個人邊說邊走著已經來到了金牌所住場所!

金牌住宿里是一個龐大的宅院,一個金牌一個院子,而院子當中也有著絕色的侍女們,聽候金牌之人的差遣!

此時李白首幾個人聚集在一個房間里,探討著龐家試練究竟是什麼試練什麼……

「我曾經聽聞過龐家試練,就是簡單的明了的打鬥,搶奪對方的牌子,誰的牌子多,誰的名次最高!」郭峰對李白首說道。

「搶牌子?排名一直排到第幾可以有女人啊?」李白首問道郭峰。

「排名第一可以在龐家挑選任何一個女人,龐家都會同意,而排名二三四,可以娶到龐家本宗之人,而再排後面的五位可以娶到的是龐家旁系之人,依次排名後面的二十名娶到的都是姓龐之人罷了!」古語音在一旁說道。

「這麼算來這龐家每年就招收不到三十個女婿啊!」李白首看到這參加龐家試練的人那麼多,李白首本以為這龐家怎麼也得招收個幾百個女婿,令李白首沒有想到的是這龐家竟然只招收個不到三十個女婿。

「其實真正能算的上龐家女婿的只有四人,因為能稱之為美色兼得,傾國傾城,萬人迷的女子只有龐家本宗!雖然旁系與那龐姓之人,也不差,但是和這龐家本宗之人一比那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郭峰對李白首說道。

「郭峰這句話說的沒有錯,龐家本宗之人都是經過龐家的精心培訓,而那旁系之人,基本上都是一些沾染了龐家血脈之人,而那些姓龐之人,是西牛賀州收羅來的有些天賦的女子罷了……」一旁的古語音說道。

「誰的牌最多誰是勝利者對吧?」李白首平淡的說道。

「嗯,每年的試練都是這樣相互搶對方的牌子,這個比試最遭殃的便是木牌,因為很多人第一個瞄準的目標就是木牌之人!」郭峰給李白首說道。

「畢竟木牌之人是最弱的,弱者就是任人宰割的肥羊!」李白首笑著說道。

「對於我來講什麼,什麼牌子都是一樣的,我要弄個第一名……」李白首笑著說道。

「白首兄你最好不要那麼樂觀,這次參賽的據說有天機榜天榜第五天海旭升,比白首兄的名次要高上五個!」郭峰對李白首說道。

「那有如何呢?如果只是看到天機榜我就怕了,我李白首也不用混了,即使是那天機榜第一,我李白首也不會虛的!」李白首平淡的說道。

李白首看著這郭峰與史磊,李白首從心裡瞧不起倆人,倆人都是以天機榜來論實力,難道他們就不知道天機榜的榜單會變得嗎? 想變強首先就要一個不畏懼強者的心和勇於挑戰的心!

如果心中畏懼別人,那麼還如何超越別人呢?那還如何變得更強呢?

看著倆人自我否定了自己,覺的天機榜上比他們強的人,都比他們厲害,李白首知道倆人已經很難有在大的進步了!

倆人與李白首交談了一會後,便離開了李白首的院子,而李白首看著自己身旁的兩個美人!

古語音看向李白首:「我今天太累了,我去休息了!」

李白首看著古語音的背影嘴角一笑:「撒謊都不會撒謊……」

洛芙看向李白首:「什麼撒謊?」

「你信古語音會去休息嗎?」李白首輕聲的問道洛芙。

洛芙搖了搖頭:「雖然現在天色已經黑了,但是還不到休息的時間,不過古語音不去休息那應該是去打坐,修行了吧……」

李白首笑了笑:「不會的,她是出去見一個人去了……」

「見一個人?見誰?」洛芙一愣,她想不明白這黑夜古語音要去見人?更重要的是她佩服古語音敢欺騙李白首去見人,就不怕李白首發現嗎?

不過想到這裡,洛芙看著李白首:「既然你知道古語音是騙你的,你為什麼剛才不當面揭穿他呢?」

「為什麼要揭穿?她騙我肯定有騙我的理由,我相信她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李白首平靜的說道。

「你的心可真大!」洛芙低聲說道。

「心大?你想多了,如果古語音做出了什麼出格的事情,明天就會多出一個美艷的屍體!」李白首迷著眼,一手把洛芙拉到了自己的身旁。

而古語音正如李白首所說的一樣走出了宅院來到了一個男人的面前……

「說吧,你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古語音看著眼前的男人。

這個男人便是古語音的青梅竹馬天雲派的首席大弟子『杜青雲!』

白天李白首在報名的時候,古語音見到了杜青雲,杜青雲看到古語音后,立馬邀約說要好好的招待古語音,只是被古語音拒絕了,不過杜青雲以老友見面為由,晚上約古語音。

重視感情的古語音答應了杜青雲,與杜青雲晚上在落鳳坡的某個小坡上相見……

「語音你變得比以前更漂亮了!」杜青雲看著古語音低聲說道,說完就往前走了幾步,想去抱古語音,只是古語音的身上立馬燃燒起來了不滅之火……

「我們已經不在是以前的那種關係了,我希望你自重些,你有道侶,我也有我的道侶!」古語音看著杜青雲冷聲說道。

杜青雲看到古語音身上那燃燒的火焰,愣住了,古語音的根基他是了解的,他沒有想到多年以後古語音不光實力強了那麼多,更重要的是還擁有了絕品道『不滅火道』……

「語音,晴兒他是很通情達理的,他會接受你的,還有你說你有道侶,你的道侶是什麼人?能和我比嗎?我曾經可是天雲派的首席大弟子,如今已是龐家的二十四護院之一,更是天機榜天榜中人……」杜青雲看著古語音說道。

古語音一笑,看著杜青雲說道:「你以為我和你一樣,只在乎這些名聲什麼的嗎?天機榜天榜中人又如何呢?龐家二十四護院又如何呢?但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嗎?我只知道他對我不錯,至少比起來你,是對我不錯的!」

「語音你還是在為當年的事情而怪罪我嗎?」杜青雲看著古語音問道。

「沒有錯,我怎麼也想不到你會殺死師父!」古語音冰冷的眼神看著杜青雲……

古語音和杜青雲不光是青梅竹馬,還是師兄妹,古語音雖然沒有加入天雲派,但卻是杜青雲師父的記名弟子……

不過雖說是記名弟子,但是那個老人對古語音十分不錯,很多東西傳授給了古語音,可以說是古語音的第二個爹也不為過……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那老傢伙,阻擋了我未來的道路,我當然要殺了他!」杜青雲看著古語音說道。

「但他是你的師父,而且他把你養育成人的啊!」古語音對杜青雲喊道。

「那又如何呢?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是為了自己而已,在說如果這老傢伙如果當初和我一起叛變天雲派,我也不會殺他,他的死是完全他自己選的!」杜青雲對自己殺死自己的師父是絲毫的沒有悔恨之意。

「是不是如果我要阻擋了你的道路,你也會殺了我呢?」古語音冷眼看著杜青雲。

「怎麼會呢?語音怎麼可能會阻擋我的道路呢?而且語音你此次前來龐家,是為了成為龐家子女吧,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了……」杜青雲還沒有說完呢,就聽到古語音冷哼道:「誰和你這種欺師滅祖之輩是一家人?」

其實這幾天不光是龐家招收女婿的時間,同時也是招收外姓女弟子的時刻……

「語音我們不要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做我的女人吧!」杜青雲看著古語音說道。

「你可真可笑,我以為你這次來找我,是為了師父的死而悔恨呢……」古語音說完就要離開,只是杜青雲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古語音離開呢。

他立馬去阻攔古語音,只見古語音的身上燃燒出了不滅之火:「給我滾!」

一團火焰沖向杜青雲,杜青雲後退了幾步,看著古語音,他沒有想到幾年沒有見,古語音已經成長到了這種高度……

他好奇古語音是遇到了什麼奇遇,不光變強了,還得到了稀有火道·不滅之火……

「臭婊子,今天你是做定我的女人了!」杜青雲從那一臉友善的表情變得猙獰起來,他的身上出現了一些土,隨後他被土所包裹住……

「土道·土之戰甲!」杜青雲被土所包裹住,隨後那濕潤的土,瞬間凝固起來,從外面來看,是相當的堅不可摧……

「語音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變強了,但是你可知道我可是天機榜天榜中人,天機榜天榜人的實力有多恐怖你可能不太清楚!」杜青雲冷聲說道。 「天機榜?如果是幾個月前的我聽到天機榜天榜我還懼怕些,但現在你是天機榜又如何呢?本想看著多年感情繞過你,但是看到你如此沒有悔意,今日我就替師父殺了你這個欺師滅祖之徒!」古語音怒吼一聲。

周圍頓時燃燒起來了不滅之火,這不滅之火把古語音與杜青雲給圍在裡面。

杜青雲看到古語音把自己都給圍了進去大笑道:「古語音你果然是在作死,竟然把自己也給圍了進來!」杜青雲說完已經衝到了古語音的面前,一拳擊向古語音,然而古語音的不滅之火雖然燃燒到杜青雲的身上。

杜青雲冷眼看著古語音:「我知道你這不滅之火的強大,但你可知道火焰土是沒有效果的,你的不滅之火是燃燒不了我的土之鎧甲的!」

杜青雲說完一腳踹向古語音,古語音連忙出拳抵擋,隨後古語音飛了出去……

其實古語音的實力是可以與天機榜天榜之人一戰的能力,但也僅僅是一戰,想戰勝天機榜之人是難上加難……

前幾日古語音與謝天絕一戰,雖然讓謝天絕身受重傷,那是古語音憑藉著仇恨怒火與意志做到的。

古語音與謝天絕的仇恨可以說是血海深仇,這股仇恨支撐著古語音讓古語音遲遲沒有倒下……

但是古語音面臨正常的敵人,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是無法發揮出那種強烈的仇恨怒火與意志。

雖然古語音與這杜青雲也有著仇恨,但是古語音與杜青雲的仇恨和古語音對謝天絕的仇恨比起來那就差遠了,更何況古語音對待杜青雲還有著那一絲的感情……

雖然古語音說自己對杜青雲已經沒有感情了,但是從古語音還來見杜青雲的時候,古語音與杜青雲的感情就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說沒有就沒有的……

「不滅之火·火彈!」只見古語音站起來后伸出手指來,手指上燃燒出現了一絲火苗,隨後形成一顆衝擊火團,衝擊向杜青雲,但是杜青雲的土之鎧甲是凝聚的土十分的厚,古語音所釋放的這個火焰衝擊根本無法衝破杜青雲的身上的那堅厚的土質鎧甲……

不過不滅之火也是那麼容易可以熄滅的,這股火焰在杜青雲的身上一直燃燒著,雖然這火焰無法滅掉,但是這火焰也無法燃燒爛掉杜青雲的那土之鎧甲……

「語音沒有想到多年沒有見,你已經成長成這樣了,真是令我所震驚……」杜青雲伸出手來:「土道·深泥鬼手!」只見古語音頓時感覺到腳下的土地變軟了,古語音低頭一看,只見那剛才還好好的土地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泥潭……

古語音想抬起腳來,但是卻感覺到自己已經抬不起來了,腳已經深深的陷入泥潭了,而且還感覺這泥潭有著一個強大的手正在拉扯他……

「語音雖然你變強了,讓我刮目相看,但是,你我的差距還是很大的,今日我就讓你做我的女人!」杜青雲露出一臉邪惡的笑容。

而此時在遠處的山峰上,洛芙看著一旁的李白首:「你不打算出手嗎?」

李白首摸著洛芙的臀部說道:「欺騙我,是要付出代價的……」

「難道你真打算讓自己的女人成為那個泥巴怪的女人?」洛芙看著李白首問道。

李白首洛芙的臀部上狠狠的一捏,洛芙的臉瞬間紅潤起來了,隨後看著李白首:「你可真討厭!」

「你討厭就討厭吧,反正從一開始你也沒有喜歡過我,不是嗎?」李白首笑著說道。

「以前是這樣,不過當你知道是天機榜天榜的時候,我對你有了稍微的改觀!」洛芙回答道李白首。

「呵,是嗎,不過你這麼做也能理解,畢竟這個世界是強者為尊,強者無論做了什麼事情,都不會讓人覺的討厭……」李白首在洛芙的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你看那個泥巴怪,此時已經靠近你的女人了!」洛芙看著李白首說道。

「還不急,做錯了事情就要付出一些代價,不是嗎?」李白首笑呵呵的說道。

「好吧……」洛芙輕聲說道。

「你可不要學她犯錯誤哦,記住了你洛芙也是有我李白首標記的人,我李白首可以原諒我我的女人,放任我女人去做任何事情,無論這個事情是對還是錯,但我絕對不會容忍我的女人欺騙我……」李白首對洛芙說道。

看著李白首那突然嚴肅的樣子,洛芙一愣,李白首手中已經出現了那把苗刀,苗刀上滴著鮮血!

而此時杜青雲已經走到了古語音的面前,正打算伸手撫摸古語音的時候,就感覺到一把刀沖向他,他連忙躲閃,刀插在了地上,他怒吼道:「是什麼人?」

lixiangguo

「施主,無需抵抗了,一切攻擊對本佛祖來說,都沒有任何用處。」佛祖自信的笑著。

Previous article

略一思考,勞埃德猛一咬牙,他現在是騎虎難下,反正這魔法師說到底就是個小屁孩……魔法師雖然厲害,但一個小屁孩厲害又能厲害到那去?自己怎麼也是朝廷指派的官員,多少也還是有些關係背景,可是今天要是改了口,那自己以後還有什麼威信可言?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