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我會吹簫……」李姝蓉細小的聲音,在他們停下的剎那,適時響起。

「吹簫?!」

張紹洋提高了聲音,張大嘴巴,傻傻的盯著李姝蓉。洪麗麗臉上一滯,目瞪口呆。即便是李易,也是一臉愕然。

見三人如此表現,李姝蓉先是一愣,繼而臉色通紅,急忙解釋道,「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是簫!樂器的一種,你們……你們不都是看過我表演的嗎?」

「噢,原來是琴簫的簫啊。」張紹洋恍然大悟,洪麗麗「噗嗤」一聲笑出來,李易輕咳一聲,掩飾過去。

敢情他們都想歪了……

在去年元旦晚會上,李姝蓉以一曲如泣、如訴、如怨、如慕的簫聲,征服了到場的所有人。「簫美人」一夜之間聞名整個龍陵大學。胖子劉蕉,也就是從那次開始追求李姝蓉。

和李易一樣,來自小山村的李姝蓉,有著自己獨特的氣質。清純、空靈、善良,不懼權勢,不畏權威。始終恪守堅持自我。

正因此,胖子劉蕉追了一年,也沒打動過她。而她的簫技,據傳學至村裡的一個怪老頭。那怪老頭,因為李姝蓉的特殊氣質,才教授她簫技。

不過,這些和李易都沒關係。開車?黑客?現在所有電子設備都被摧毀,你開堆廢鐵啊。四國語言?老外說不定都死光了,你說給誰聽?做飯、剪頭髮……

微微搖頭,李易起身,沉聲道,「我說過,我不帶一個廢物。」

洪麗麗剛想開口,張紹洋一把按住她的嘴巴,然後朝李易一個勁賠笑。他可以知道李易性格的,說變臉就變臉。之前被李易用刀尖指著的森冷恐懼感,現在想起來背後依然涼颼颼的。

李易不再多言,打開寢室門,走進黑暗中。不消片刻,過道上傳來了喪屍的低吼以及慘嚎聲。

寢室里,洪麗麗身子微微抖動,顫聲道,「他……他在殺喪屍?」

張紹洋嘆了口氣,感慨道,「他把男生寢室里的所有喪屍都殺了。」

「啊?!」洪麗麗和李姝蓉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難以置信。

「如果我沒猜錯,他過來這邊的目的,恐怕不止打聽劉蕉下落那麼簡單。殺喪屍,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張紹洋有些顫抖的說道。洪麗麗、李姝蓉徹底傻眼。

他們怕喪屍怕的要死,李易到好,居然主動去找喪屍?難道腦袋進水了?吃飽了撐著沒事幹,殺喪屍玩?

如果李易在場,對這會的張紹洋,說不定會刮目相看,竟能猜到他過來的主要目的!是的,借著鐵鏈飛(色色小說到女生宿舍樓,打聽劉蕉下落,只是順便。殺死女生宿舍樓里的喪屍,吸收吞噬喪屍的進化元點,才是李易的目的。

尤其是看到英招通過吸收太陽的能量,轉化成進化元力后,李易更有些迫不及待。進化!唯有讓自己進化到更高級的生命體,才有實力回家,找到母親和妹妹,保護她們。

眼下,阻擋李易回家的第一堵牆,就是英招!

……

黑暗對於擁有血色瞳孔的李易來說,毫無半點影響。唐刀出鞘,刀光閃過,一顆顆猙獰的頭顱拋空飛起,然後跌落血泊之中。

喪屍之所以能夠活動,就是受到大腦里的殘餘靈智指使。砍掉腦袋,切斷脊椎神經,等同於直接殺死喪屍。

第五層。

……

第三層。

……

第一段寢室樓。

……

第三段寢室樓。

……

三個小時后,一身凌冽殺氣、濃烈血氣的李易,站在了宿舍樓頂的天台上。在他的心口處,橙色光點變成了兩個。

女生宿舍樓里的喪屍,比男生宿舍樓要多出兩百。李易全部將之殺死,吸收吞噬了它們心口處的進化元點,配合之前的四百個,終於凝練出了一個橙色光點。相當於一千個零級一元的進化元點凝聚而成。這讓李易的心有些沉重。

進化一個階段,需要一千個。那兩個階段呢?兩千個?若真是如此,只怕英招早將校園裡的喪屍殺光,進化成初級五元了。

龍陵大學所有師生加起來超過四萬,分佈在三個校區。李易所在的校區,佔了一萬五千多人數。妖異紅芒直接殺死七千多人,剩下的不是變成了喪屍,就是被喪屍吃的只剩下白骨。

除去被圍困在教學樓和體育館里的倖存者,李易到目前為止看見的活人,就只有張紹洋三人。遊盪在校園裡的,都是喪屍,數量有五千之多。英招放任這些喪屍不殺死,真的是看不上喪屍的進化元點?

不!

英招並不是普通的變異野獸,它是太古凶獸,智慧不比人類低。之所以不殺死這些喪屍,是因為這些喪屍的進化元點,太少了!少到可以忽略不計。

而進化到初級二元生命體,李易發現和初級一元時相比,並沒有多大區別。唯一的變化,就是感知範圍由原來的方圓百米,擴展到方圓千米。這一點變化,對於要殺死英招的李易來說,根本沒有幫助。

嗯?

或許,有那麼點幫助……血色瞳孔凝視男女生宿舍樓,以及宿舍樓之間的一排梧桐樹,李易嘴角露出了一絲邪魅的笑意。

……

「轟!」

一陣地動山搖,驚醒了半醒半睡中的張紹洋,他迷糊中掙扎著從床上爬下來,緊張道,「怎麼了,怎麼了……」

「那邊!李易不知道在幹什麼。」陽台上,洪麗麗拿著望遠鏡,看向宿舍樓前方百米遠的一排梧桐樹林。此時黑色太陽已經消失,天空中換上了血月。在洪麗麗的邊上,李姝蓉也拿著望遠鏡,遠遠觀看。

張紹洋一楞,然後跑回寢室拿出自己的望遠鏡,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這才透過望遠鏡看向梧桐樹所在的位置。一邊看,一邊問道,「對了麗麗,你們怎麼也有望遠鏡的。」

「怎麼,許你們男生偷看我們女生,就不許我們女生偷看你們男生啊?」洪麗麗彪悍的回道。

張紹洋險些噴血,心中暗自嘀咕,「女人的心,果然最難猜測,連李姝蓉這樣外表清純可人的女生,也有偷窺的愛好……」

天地良心,李姝蓉手中的望遠鏡,是寢室里另外兩個女生的。只不過那兩個女生災難爆發時,正好離開寢室。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三人站在陽台上,透過望遠鏡,看見李易揮舞手中的唐刀,把一棵棵梧桐樹砍倒,劈成兩段,剔除樹枝。一端削尖,插入地底。朝天的一端削平。整齊的排列在地面上,樹與樹之間的距離,前後左右都是相隔一米。

遠遠看去,就像梅花樁,亦或武鬥台。

至於遊盪在空地上的幾十隻喪屍,此刻腦袋和身體分了家,倒在血泊中,遍布在空地各個角落。

「他在幹什麼?」看見這一幕,張紹洋三人一肚子疑問。

突兀地,張紹洋的視野內出現了一頭人面馬身的怪物,頓時失聲驚叫道,「天吶,那……那是什麼怪物?」

洪麗麗和李姝蓉,皆是倒吸了口冷氣。下意識的,對於站在梅花樁上的李易,多了絲擔憂。雖然李易不想帶著她們,讓她們頗有些怨言。但李易好歹救了她們一回,女生宿舍樓里的喪屍清掃一空,各個女生寢室里留下的食物,還能讓她們活上十天半個月。

……

「來了?」血色瞳孔凝視正前方走來的英招,李易邪意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齒。

英招在吸收黑色太陽能量,轉化為進化元力時,對周邊的動靜,似乎懶得理會。李易嘗試幾次,得到確認不會攻擊后,放開手腳,花了大半個晚上,著手布下了這個天然的陷進,來個請君入甕! 李易知道,要殺死比自己高一階段的英招,不可力敵,只能智取。太古凶獸又如何?還不是一頭野獸!是野獸,就有辦法獵殺!

血色月芒下,英招邁著輕快的步伐,像一個擁有尊貴氣息的王子,外出遊玩,體恤民情,悠閑的慢逛著。人類的面孔上,更是露出高高在上的驕傲姿態,一臉戲謔的看向李易,紅褐色的眼睛里,滿是玩味的色彩。

龍陵大學的這個校區現在屬於它的領地,它是所有生靈的王!李易鼓搗了大半夜,鬧出的動靜,英招又豈會不知情?只不過英招忙於吸收太陽之力,懶得理會罷了。

對於李易的挑釁,在英招看來,不過是一個將軍想造反罷了。是的,如果李易願意,英招可以招納他做將軍,前提必需是李易絕對服從。

悠閑的走上梅花樁,英招正對著李易,人類的嘴巴一張一合,一個奇異的波動自嘴裡傳遞而出,籠罩向李易。後者微微一怔,面露驚愕,只因李易竟能聽懂英招發出的奇異波動,轉入腦海中,轉變成了人類的聲音。

「人類,本王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效忠本王,為本王開疆擴土,本王饒你不死。」

錯愕中的李易,不待回答。大腦深處,一個憤怒的聲音陡然暴起,伴隨無上的威嚴,霸道的氣息,剎那間充斥在了李易的腦海中。

「啊……」李易一聲痛呼,抱著腦袋蹲下身,臉上冷汗密布,心中駭然,「是它!是它!」

那個妄圖把自己變成惡魔的神秘邪惡存在,這一刻又出現了。它似乎受到了英招的刺激,在大腦中憤怒咆哮。就像……就像一個高高在上的大魔王,受到了一隻小惡魔的屈辱挑釁,讓它恨不得將英招撕成碎片。

悠閑自得中的英招,在感應到自李易身上散發出的無上霸道威壓剎那,人類的面孔上,露出了難以置信,以及深深的恐懼!

短暫愣神過後,一個虎撲,沖向李易,同時大吼,「人類,不管你是誰,都得死。」

「嗷!——」

震天的獸吼聲中,英招從原地高高跳起,恐怖的力量,壓迫蹲站的樹樁轟然爆裂,碎木屑橫飛。它那龐大的身軀,猶如一座大山,從天而降,遮擋住了血色月芒,泰山壓頂般向李易重重落下。

英招的速度比李易,還要迅猛,力量也要強大。李易現在是初級二元生命體,英招卻是逼近了初級四元。相差兩個階段(色色小說,力量和速度上,兩者有著明顯的差距。

疼痛中的李易,面對重重落下的英招,知道自己抵擋不了,身子急速一閃,往旁邊的樹樁跳去。就在身子離開原地的瞬間,一股恐怖的巨力從天而降。

「轟!」

猶如一顆彗星墜落,英招攜帶的巨力,僅在剎那間便將李易之前站著的樹樁,壓爆成碎片。恐怖的巨力,使得地面向下深深凹進去一米深,旁邊的幾根樹樁一齊碎裂,木屑四濺。

「呼~!」

背後傳來勁風破空的聲響,李易從容閃身之際,伸出唐刀擋在了身後。只聽得「叮噹」一聲脆響,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無堅不摧的唐刀化成碎片,轉變回進化元力,消散在空氣中,李易的身子隨著巨力,高高飛起。

接連踩碎了五根樹樁,李易勉強消除了餘力,重新站在樹樁朝天的埠之上。眼角餘光瞥向咆哮中的英招,向自己衝來。深吸了口氣,李易不做停頓,身子在樹樁上迅速移動起來,按照原先計劃好的線路,引英招入瓮。

「嗷!吼!——」

英招咆哮連連,憤怒的追趕在了李易身後,將一根根樹樁踩爆。老實說,要不是李易身上突然散發出的莫名威壓,它還不至於如此失控。

李易不知道散發無上威壓的主人是誰,身為太古凶獸的英招,又豈會不知?它怎麼也沒想到,身為那個層次的強大存在,竟然也來到了界源地球,並藏身在了一個人類的身上?!

英招不知道那個強大的存在,想幹什麼,有什麼目的。它只知道自己闖禍了,而禍根就是李易!若不是李易突然闖進了它的領地,英招還在慢慢的吸收太陽之力,只要煉化出漂亮的羽毛,它就可以離開地球這個是非之地了。

可現在什麼都完了,惹到那個強大的存在,英招無論躲到哪,都會被殺死。殺死李易!唯有殺死李易,才能一解心頭之恨。死之前,也要拉個墊背的!

「蓬!」「蓬!」……

樹樁一根接一根被踩爆,地面上不斷出現一個個深坑。憤怒中的英招,也在李易的有意牽引下,一步步進入梅花樁的正中心位置。

陽台上,觀望中的張紹洋三人,看著這堪比好萊塢大片的驚心動魄一幕,張大了嘴巴,嘴角流下大片口水,打濕胸前的衣襟,也渾然未覺。

「好……好厲害。」張紹洋低聲喃喃,眼睛一眨也不眨,唯恐漏下精彩鏡頭。

「你們有沒有發現,李易好像……好像故意這麼做?」李姝蓉細聲道。

洪麗麗順口接道,「有嗎?我怎麼感覺李易像是鬥牛士啊。」

「我也有這個感覺。」張紹洋回應著。

「對,就像鬥牛士,把牛耍的團團轉!等牛轉暈了,他就贏了!」李姝蓉有些興奮的說道。

「經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那麼一回事……不對!」張紹洋突然喊道,「那是什麼?」

「又……又是鐵……鐵鏈……」張紹洋的聲音有些顫抖。顯然對於昨天經歷過的「空中飛人」,記憶猶新,導致一看見鐵鏈,就有些后怕。

「唰!」「唰!」……

僅剩的幾根梅花樁,突然變幻成一根根粗達成年男子手臂,那般大小的黑色鐵鏈,牢牢的纏住英招四肢,將它死死的釘在地面上。

被黑鐵鏈纏住的英招憤怒大吼,人類的臉龐上,紅褐色眼睛里噴著燃燒一切的怒火。四肢猛然提力,大地轟然震動,劇烈搖晃。四根粗大的黑色鐵鏈「叮叮」作響,卻沒有和唐刀一樣,碎裂開來。

這四根鐵鏈,是李易消耗了半個橙色光點的進化元力,轉變而成的鐵鎖,堅硬度又豈是一個紅色光點的唐刀可比擬的。

「哼!到這一步了,還想反抗。」李易眼中寒芒閃爍,站在地面上,雙手掌心光芒涌動,冷然喝道,「想讓我臣服,你還不夠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話音落下,雙手掌心朝下,狠狠拍在了地面上。頓時間,兩團亮芒從地底湧起,「隆隆」作響聲中,宛如打地洞一般,以李易所在的位置為中心,向著男女宿舍樓衝去。

「轟!」

「轟!」

兩個巨響聲暴起,就見兩團耀眼的亮芒衝撞在了男女宿舍樓,最中間的一段寢室。在第三層的位置上,轟出一個大洞。兩根同樣粗的黑色鐵鏈穿過大洞,打穿兩間相對應的寢室,從對面的洞口鑽出,繞一圈,纏住了男女宿舍樓。

轉了一個彎,往上從樓頂穿回來,破空纏住了英招的兩隻光禿禿翅膀。猛地一個拉直,英招凄厲慘叫。龐大的身軀從地上提起,被兩根鐵鏈拉到半空中。四肢卻依然被地上的鐵鏈牢牢纏住。

陽台上的張紹洋三人,看完整個過程,徹底傻眼了。在他們的視野內,英招那龐大好似兩層高的軀體,被六根黑色鐵鏈,分別纏住四肢和翅膀,死死的固定在了半空中。

任憑英招如何咆哮使勁,就是掙脫不開。尤其是兩隻翅膀,這一刻英招恨不得它們斷掉。與身體的接壤處,一陣陣錐心的疼痛,直達心底。

「嗷!吼!——」

英招仰天咆哮,人類的面孔上,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傲然姿態,而是驚恐低迷沮喪,以及強烈的不甘。紅褐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李易,它憤怒吼道,「人類,你要是男人,就和本王堂堂正正一戰!」

「哼,男人?你是人類嗎?」李易不屑一笑,隨後抬起右手,手掌心對準英招的腦袋,一團亮芒漸漸湧現。

「你……你想幹什麼?」英招有了一股強烈的不祥預感,顫聲道,「人類,有膽放開本王,和本王堂堂正正一戰……」

李易不語,手掌心的光芒越來越亮。忽地一閃,亮芒消散盡。李易的手中,卻多出了一把黑黝黝的巨型手槍,黑洞洞的槍口,直指驚恐中的英招。

「這……這是野獸之瞳?!」陽台上,看見巨型手槍的張紹洋忍不住失聲叫道。

野獸之瞳,美國mcb公司最新研製生產的高性能手槍,只配給特種精英部隊成員。它的前身,就是大名鼎鼎的沙漠之鷹。相比起沙漠之鷹,野獸之瞳的動能,達到了恐怖的五千焦耳。口徑更是誇張的15mm。沒有子彈時的重量,有4.65公斤。恐怖的后坐力,能把普通人的整條手臂卸掉。

屬於真正的槍王!

張紹洋是黑客,曾看過一段關於野獸之瞳試驗時的真實視頻。一個手持野獸之瞳的特種兵,在打出一槍后,視頻里清晰的傳出了一記骨折的聲音。那個特種兵的手臂,在槍響的剎那,爆出了一團血霧。

現在,野獸之瞳竟出現在了李易的手中!?

單手持著野獸之瞳,槍口對準英招的腦袋,李易微微一笑,「忘了告訴你,我不是男人,我是男孩。」

「轟!!——」

……

(扣求收藏!!!) 一團耀眼的白光,撕裂血芒,以超越音速的速度從黑洞洞的15mm大口徑槍口中噴射出來,筆直衝向英招的腦袋。巨大的衝擊力,帶起陣陣旋風,劃破虛空,呼嘯聲中,準確轟擊在了英招的腦袋上。

「蓬!——」

lixiangguo

「而現在我所需要做出的選擇就是……」

Previous article

話音落地,林穎群立馬哆哆嗦嗦了起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