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就是死神,你可願意成為我的信徒,我能夠給你想要的一切。」

聽著死神對自己的許諾,完全把家族的教誨拋在腦後。

現在,他只不過就是一個人,沒有任何的牽挂。

「我願意!」

死神手輕輕一揮,把自己一部分的神力傳輸給了江淮。

「我給了你一些死神的神力,你比之前會強大很多。」

聽到死神這個樣子說,江淮心裡樂開了花,好像看到了希望。

「絕對不會讓你失望,放心吧!」

看著江淮已經願意聽從自己的安排,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

認為現在的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

蘇澤一行人沒有多久就看到了,有一些普通人背著一大堆的東西,從他們的面前走過。

蘇澤不明所以,不知道他們到底遇到了什麼困難。

「老人家,你們怎麼突然四處逃竄,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老人家聽到有人和自己說話,微微的愣住了一下,不讓自己的心裡有太大的波動。

卻還是儘可能的開口說了起來,不讓心裡有太大的波動。

「你們不要過去了,那個村子里有很多人突然不見了,甚至有一些修鍊者好像被野獸撕咬了一樣。」

老人家剛剛把這句話說出來了以後,後邊的孩子就拉了拉她。

「母親,我們快點離開這裡,不要繼續留在這裡了。」

蘇澤看出來了男子的神力已經達到了玄階初級,看起來很難做到。

。話音剛落,外面就傳來了回話聲。

「是。」

上次去第十九層地獄,我是直接從酆都帝君身上穿過去的。所以要去第十九層地獄,還是必須要找酆都帝君幫忙才行。

很快,我就見到了蕭昱澤。

他應該是認識江靈的,但視線也……

《少年摸骨師》第232章金色劍氣 「門外的死靈之氣都淡了不少,應該不會再有那種東西出現吧?」

林天成小心翼翼的湊到房門前仔細的探查了一遍,發現並沒有什麼可疑的東西,這才壯著膽子打開門來好好打量這座古城。

這時候林天成才發現,除了自己這間房間,還有七八個房間的門都是關上的,毫無疑問那都是已經住了人的。

「太好了,總算遇上能說話的了,先問問看有沒有人知道怎麼離開這古城的!」林天成壯著膽子朝著門外走去。

昨天一天的時間都給浪費了,不是在逃命就是在逃命的路上,好不容易堅持到了界城之內,卻發現這界城根本不是什麼庇護所,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陷阱。

想到這裡,林天成也按捺不住性子,加上死靈之力被他消磨了,他也多了幾分信心壯著膽子出門。

城門處,那位正在和隊員們喋喋不休的首領頓時愣住,隔著虛空看向了林天成所在的方向,表情有些古怪。

「這傢伙想幹什麼?不是讓他在房間裡面好好待著嗎,這會兒出來不是找死嗎?」

其他的組員聞言,也紛紛上去查看,只見林天成正小心翼翼的朝著街道走去,那瀰漫起來的死靈之氣絲毫阻擋不住他們的探查和視線。

林天成也在四周釋放出威壓和靈力,盪開那些和濃霧一般的死靈之氣,不讓其碰觸到自己的肉身。

「呵呵……大人,這傢伙的膽子可夠大的,我還是第一次見有人被死靈之氣逼近房間后這麼快出門的,即便是魔族的那個傢伙祛除第一次入體的死靈之氣也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吧?他這麼快就祛除了?」

「這就是天才,膽子夠大,才有機會接觸到更深層次的機緣,當然……也有可能是沒吃夠苦頭!」首領望著林天成的身形淡淡說道。

聞言,身旁的將士紛紛發出笑聲,「大人一針見血,這傢伙就是沒吃過苦頭……否則,誰會選擇晚上出門,這不是找死嗎?難道他不知道入夜之後是死靈當道?」

聞言,首領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林天成所在的位置,想要看看這個傢伙究竟要幹什麼。

要知道,天魁城,以及所有的界城都是一樣,白天才是屬於活人的,一旦日落西山,死靈就會開始復甦,它們會漫無目的的在界城之內遊盪,消滅一切他們所見的生靈。

所以,一般入夜之後界城之內的人都會選擇留守房間之內,即便是他們這些界城的守護者,也會選擇城牆,或者城門這種死靈來不了的地方聚集。

「他究竟在找什麼?等會死靈出來的數量會越來越多,到時候就算是躲他也一時間逃不掉吧?」

首領聞言搖了搖頭,他也不明白林天成是怎麼想的,為什麼要選擇在最危險的時候出門,自己明明告誡過他,讓他在房間里好好待著的。

街道上。

林天成小心翼翼的試探了一會,發現街道上並沒有什麼危險,那之前尾隨自己的死靈也不見了,不知道去哪了,當即林天成獨自一人走在冷清的街道上。

「不管了,隨便找個房間敲敲門問問!」林天成轉身朝著一個房間走去。

「咚咚咚!」林天成敲了敲對方的門,頓時原本裡面念念有詞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房間內的一頭人身馬臉的修士差點沒被嚇死,一臉驚恐的看著大門的方向,要不是他知道這房門除了自己誰也打不開,他都想頂在門後面了。

「咚咚咚!」

林天成再次敲了敲房門,裡面依舊鴉雀無聲,林天成頓時沉默了,搞不懂對方為什麼不開門,甚至連話都不說了。

「有人沒有,我知道你在裡面,我只是想想你打聽個事!」

門內依舊毫無聲息,林天成又堅持了片刻,只是任憑大門敲得砰砰作響,裡面的人硬是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

林天成有些沮喪,只能放棄繼續和這個房間的傢伙溝通,轉身朝著一旁的房門走去,然後又敲了起來。

只是,這一次房間裡面的生物也沒有開門,甚至更過分的是,對方竟然施展了斂息的手段。

「我……」林天成有些氣憤,搞不懂為什麼這些人不願意搭理自己,當即帶著怒氣走向了下一家。

只是,如此往複,林天成將四周的修士的門都敲了一邊,嚇得那些人瑟瑟發抖。

林天成也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明明是很和善的和他們交流也只是想知道如何返回人境!

「這個傢伙……」首領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怎麼也沒想到,林天成竟然不抓緊時間修鍊,甚至還有時間在外面閑逛,嚇唬人!

界城,到了晚上大家都知道,街道上是不會有活人出現的,可偏偏今天天魁城來了一個林天成,一個對界城之內規矩絲毫不動的萌新。

只見林天成耐著性子一個個挨家挨戶的敲過去,對方說什麼也不肯開門,甚至都不肯搭話。

天知道外面說話的是什麼東西,大半夜的敲門,真的嚇人!

甚至,那位首領毫不懷疑,那些被林天成敲了門的傢伙,今晚一定不敢再修鍊了,怕會走火入魔,甚至這會兒指不定縮在房間的哪個角落瑟瑟發抖!

別說是那些人,這事擱在誰的身上誰哆嗦!

要不是自己親眼看見,他都不敢相信界城之內還會有如此行事之人!

「這傢伙……小心引起眾怒明天給他圍了,到時候界城這千年來第一樁血案就要誕生了!」有些將士苦笑不得的說道。

聞言,那位首領沒說什麼,畢竟這不關他的事,和自己無關,林天成和他也不過是一面之交,自己不可能為他去得罪其他的城員。

「怎麼回事?這些人這麼不友好的嗎?打個招呼都不理人……」

林天成長嘆一聲,只是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顯得更加的滲人!

這時候林天成也發覺到了一點不對勁,興許是自己沒搞懂什麼情況,弄出了什麼烏龍?

就好像,他入城的時候只知道要找個房間待著,不能超過三天要出城,具體的原因是什麼卻不清楚。

知道他遇上了死靈之氣,這些不解之處頓時茅塞頓開!

然而,這鬼地方的人都很不友好,不肯和他聊天,他有不解的地方也無人可問!

越想越氣,林天成隨便找了個空房間,站在房間門口喊道,「有沒有活的?來一個,咱們爺倆聊聊天!」話落,四周依舊靜悄悄的,林天成則是半個身子已經進入房間裡面,隨時準備有突發情況就關門的。

只是,期待的回應沒有出現,甚至連死靈也沒有出現,街道上依舊空無一人。

「那位魔族的兄弟,魔童,你在不在,咱們聊聊唄?」

就在這時,首領才帶著人姍姍來遲,手持一枚幽光令牌,身旁百尺死靈之氣自動退避。

「行了,晚上聖城之內不可大聲喧嘩,趕緊回房間休息吧!」

林天成聞言循聲望去,一見竟然還是熟人,當即興奮的點頭。

「沒問題,這位……大人,我能不能問個問題,我對初來乍到,不太了解此地規矩……」

「不能!」首領皺了皺眉,寒聲呵斥。聞言,林天成也不怯,笑容滿面道,「不白聊。」

話落,只見林天成取出方天畫戟,上面散發著濃濃的生機之力,「大人您看現在能不能聊聊?」

林天成相信,只要是活人,就必然有所求,就像一開始對方找到自己的時候那樣,他一定是想從自己的身上得到一些什麼。

然而,當林天成儘力了死靈之氣的侵蝕之後,他便知道對方想要的是什麼了。

對付死靈之氣最好的辦法莫過於生機之力,有生機之力的洗滌,必然能讓死氣纏身的這些守護者們多活上一些時間。

「行了,這不是聊天的時候,趕緊進房間去!」首領眼神中閃過意動,然而很快就重新閃爍出寒色道。

「別啊,我就是想問一下,為什麼那些人不肯開門!」

「先進去!」首領再次低喝一聲。

「大人……」

然而,這一次不等林天成把話說完,那些守護者紛紛退避,緊接著一道死靈化作黑光迅速飆射向林天成。

嚇的林天成急忙退入房間之內,將門關上,一聲巨響頓時發出,彷彿有什麼東西撞在了門上。

房間被震的一顫,門外也傳出了首領的聲音,「我們是守護者,奉命過來勸阻的!」

聞聲,林天成順著門縫看去,只見一道黑色的霧氣漂浮在守護者們的面前,獃獃的看著守護者首領手中的令牌,良久才發出一聲嘶吼轉身離去。

屋中,林天成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當即皺眉。

如今,他也算是明白過來這些守護者是什麼情況了,都是一些被死靈之氣同化,成為了活死人的存在,每天都承受著死靈之氣蠶食肉身的痛楚在艱難的活著。

「你想知道什麼,明天天亮來城門找我,前提是你要付出你的那方天畫戟,我很需要它!」

門外,傳來了那位首領的聲音,林天成聽到后也是肯定的回答了一聲。

「多謝,按理說您今天兩次幫我化解危機,我應該拱手相讓不該有所請才是,只是這東西乃是我一故人相贈,我不能給你,但是裡面的生機我可以逼出來交給你!」林天成道。

話落,林天成迅速開門,將一個魂瓶丟給了那位首領,很快又關閉屋門。那首領伸手接住魂瓶,感受了一下裡面的濃郁生機,眼中幽芒閃爍了一下,沒在說什麼。

「明天來城門處找我,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問我!」

「一定!」

門外,首領帶著一隊守護者悄然離去。

…… 老闆想趕他走,詹二少爺的臉上立刻冒出怒火來,他拍桌站起,大聲呵斥:「怎麼,說兩句就趕人了?我看你這客棧是不想幹了吧?也不看看本少爺是誰,竟然敢趕我走?」

安桐瞧着他與客棧老闆吵鬧,厭煩的擺擺頭。這詹家到底是怎麼樣才能養出這麼個兒子來?橫行霸道,簡直就是個禍害。若不是因為冶伽,安桐是當真不想與這樣的人結交。

在一番吵鬧過後,詹二少爺終於怒氣沖沖的走出了客棧大門。安桐立即站起身跟了出去,她得找到機會結識他。

看着他一路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任何人都不放在眼裏的模樣,她真是無可奈何,真想打他一頓。但是……

「啊!」

前方突然傳來一聲叫喊,一個小女孩被撞倒在地,一下子就哇哇大哭起來。手中的糖葫蘆也因此落在地上,沾滿了灰塵。

而那個罪魁禍首詹二少爺,埋下頭看着自己沾了糖的衣裳,怒不可遏,大聲呵斥:「怎麼走路的?沒看到前面有人嗎?哭什麼哭?」

周邊的百姓都停了下來,轉頭看着他惡霸似得樣子。小女孩的娘親趕忙跑過來,蹲下身將小女孩扶起來,抬眼望着詹二少爺。本來怒火中燒,可一見到是他,立馬便軟下來:「詹二少爺,真是不好意思,孩子還小,不懂……」

「孩子還小,那犯了錯就是大人的事情。你說,我這衣裳被弄髒了,你怎麼賠!」

「您……您的衣裳多少錢,我……」那位母親看起來並不是有錢人,身上穿着灰色的粗布衣裳,約莫三十來歲,她顫顫巍巍的拿出自己的荷包。

詹二少爺揚唇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就你?你配得起?我這一件衣裳可上百金,你配得起?」

聽到這個價格,婦人一下子跌坐在地,一百金,就算她傾家蕩產也賠不起啊!

安桐緊皺細眉,看着婦人抱着孩子不斷的磕頭,不斷的求他將金額算少一點。因為他是詹二少爺,所以四周的百姓都不敢說什麼。

她稍稍沉了口氣,埋頭看着自己的荷包,她並沒有帶多少銀子,因此也不夠賠付他的錢。正發愁,霄王和冶伽從不遠處走了過來。冶伽雖然帶着白色面紗,但是安桐一眼便認出了她。

「這是怎麼回事?」霄王走在冶伽的前方,因此更先看到這欺凌弱小的一幕。

詹二少爺轉過頭看向來人,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拜見霄王!」

眾人一聽這就是霄王,立即全都跪了下來,齊聲喊著:「拜見霄王!」

安桐自然也與百姓一起給霄王行禮。從剛才走過來開始,冶伽便注意到她了,雖然安桐化了點妝,衣裳也只是普通百姓的衣裳,但是她還是認出來了。也因為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所以才看到詹二少爺欺負一對母女之事。

「這是怎麼回事?詹二少爺?」霄王輕挑眉尾,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

「霄王,這對母女弄髒了草民的衣裳,還蠻橫無理。所以草民才吼了她們兩句!」

聽到他的話,眾人皆是鄙夷,但無人敢出聲。畢竟霄王只是來遊玩的,而且這一次這詹二少爺犯得小錯,不至於把他怎麼樣。但是若有人敢在霄王的面前說他壞話,今後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

lixiangguo

幸好賀星文長得好,就連猙獰的表情,竟然也不覺得難看。

Previous article

聽到趙帝的話,顧知鳶眯起了眼睛說道:「父皇,既然如此,請先把昭王放出來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