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和你們說過,三年之後會給你們原始股份,這份確認書現在就可以了,所有條款都在上面,你們看一下,沒問題就簽字吧。」

易陽給了李傑百分之三,張明百分之一點五的股份,這是當初請兩個人承諾過的。

公司所有的事情都辦完了,易陽和周子怡回了家,他打算自己如果過年的時候身體也沒問題,那他就帶著媳婦兒岳父岳母出去走走,結婚這麼長時間,兩個人竟然還沒有出去玩兒過。

一月二十八號,德雲的封箱演出,易陽之前就答應了要出席,而且老郭的生日宴,他不去不合適,周子怡擔心他的身體,不過易陽還是堅持要過去。

「師叔,您今天可晚了,人基本都到齊了,和我進去吧。」

大霖習慣的要去拉易陽,易陽一閃身躲開了,大霖直接就愣了,他們還不知道易陽生病的事情。

「媳婦兒,我有點兒忘了。」

他不記得這個人是誰了,只覺得有點熟悉,在他的記憶里德雲只有老郭他熟悉,不記得和其他人也熟。

「大霖,回頭再和你解釋,先進去吧,這是師兄的大兒子,大霖之前你們關係很好。」

周子怡和易陽解釋了一下,易陽看著大霖,實在不記得了。

「對不起啊大霖,我想起來了,咱們見過的,不過你怎麼成了大兒子,我記得師兄就一個親兒子,一個乾兒子啊?」

大霖徹底愣了,他知道這不是玩笑,臉上驚恐,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問。

「又和嫂子要了一個,回家我再和你說。」

兩個人進去之後,先到老郭那兒說了話,其他人就打了個招呼,大家都發現今年易陽不太正常,看著大家都像看陌生人一樣。

「你還是和孩子們一起坐?」

老郭問了一句,也沒當回事兒,不過易陽現在離開周子怡就沒有安全感,不過知道那邊都是女客,還是留下了。

大霖趁著兩個人去看老郭媳婦兒的功夫,趴在老郭耳邊把事情說了,老郭手裡的杯子直接掉在了地上。

「大家先吃著,於老師幫我招呼著。」

說完趕緊就去找易陽,易陽正和嫂子說話呢,這個印象里他認識,對他很好,給他做過好吃的。

「易陽,你身體怎麼回事?」

老郭進來直奔主題,易陽也沒瞞著,把自己的問題說了,有的忘了,周子怡就在旁邊補充。

「怎麼會這樣,我找找醫生,還是要看啊,有病就治。」

「別忙了師兄,豐叔那兒找了好多醫生,都沒有辦法,可能過一段自己好了也說不定。」

易陽現在語氣輕鬆的好像不是他得病一樣,不過大家就沒那麼輕鬆了,易陽在德雲的人緣很好,這些女客都是徒弟媳婦兒,也對易陽一直很尊重,突然得了這個病,心裡都不好受。

「師兄先出去招待吧,過後再說,大霖,你帶我出去吧。」

聽著師叔口中充滿陌生感的大霖兩個字,大霖眼淚沒忍住,哭了,易陽一看他哭了,趕緊拍了拍肩膀,安撫了一下。

「別讓別人知道,封箱結束再說。」

一晚上,易陽就沉默的坐在那裡,大霖一步不敢離開,來人說話他就偷著告訴易陽是誰,雖然大家覺得不正常,但是也沒說什麼。

第二天封箱,易陽跟著上了一次台,然後下台,最後結束沒有再上台,因為他又丟失了一段記憶。

「我拍攝過好多東西嗎? 總裁,你終將愛我 真不記得了。」

易陽看著周子怡給他的資料,他現在的記憶越來越模糊了,心裏面的那個催促的聲音也越來越頻繁,如果再等下去,只能是抹掉自己到這個世界后的全部記憶。

「我要回家。」

周子怡聽了直接帶著易陽回了家,一回到家易陽就進入了小倉庫,他想起來有一個筆記本,上面可能會有什麼線索。

一天一夜,除了吃飯睡覺,易陽一直再看,他沒想到以前的易陽這麼愛記筆記,從小到大的都有,只能一本本的看。

「高三,我和她約好一起上同一個大學,我要努力學習。」

看到這本筆記的時候,易陽有一種預感,真相可能要出現了。

「今天距離高考還有七十六天,我已經好久沒見過她了,她生病了,我想去看她。」

「今天我終於見到了她,她還是那麼漂亮,可是她說她的頭髮沒有了,我覺得還是很漂亮,我們又約了一次,一起考上帝都那所大學。」

「今天她有點憔悴,我陪她聊了好久,她說想大學畢業之後去當一名支教老師,我說陪她一起。」

「距離高考還有二十二天,我去見她,她太瘦了,她媽媽說她不想吃東西,我在那兒,她吃了很多,她說讓我多去陪她。」

「昨天我去陪她,今天她媽媽說她又不吃飯,我又去了,她又吃了,只不過吃的很少,她說想要去參加高考。」

「距離高考還有七天,我在上課的時候,她媽媽把我接到了醫院,我知道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她安慰我,說她是脫離了痛苦,我沒忍住哭了,她給我擦了擦眼淚,說讓我答應她一件事,我問她,她給了我一封信,讓我等她去了天堂再看。」

「距離高考還有六天,我已經再也見不到她了,昨天晚上她去了天堂,我好後悔,沒有多陪陪她,現在,我只剩下一封不敢打開的信,我想,我可能不會有勇氣看吧。」 一群人都傻眼了,被林楠這句話給噎到了!

不懂什麼毒,但卻能解毒,這樣也行?

這一刻,一群醫護人員中有沒見過林楠之前救徐江龍的那一幕,很想上前給林楠兩個大耳光,覺得林楠這太特么的能瞎掰掰了,根本不相信還有這樣的!

看著這些人的表情,林楠自己也知道不好解釋,他確實不知道這人中的是什麼毒,但確實解除了,而且讓林楠頗為滿意的是這次並沒有太大的消耗,不過兩瓶神秘小葯而已,加上通天眼的費用,總共兩千五百點靈氣值,這個還能接受,算不得多,有時候半日就能給掙回來。

「你們可以進去看看了。」林楠淡淡對一群醫護人員開口說道。

聽到林楠這句話,一群人哪裡還耽擱,哪怕是陳聽雨也不例外,招呼了林楠先在此休息,一起跟隨其他人進入病房,很是擔心裏面人的安全。

林楠也不在意,直接在一旁的長椅上坐了下來,心中暗自盤算著這種買賣是否划算。

若是都這種,一次兩三千點靈氣值能救人的話,林楠這裡倒是沒什麼問題,一個月哪怕是隨意出手個五六次也沒什麼大問題,浪費不了多少時間,靈氣值也不算緊張。

同時,還能從這裡得到一份額外的收入,一個特殊的身份,在今後中難免可能會遇到一些麻煩,而以陳聽雨的身份,想必一些小破事,對他而言,一句話的事情就能搞定。

當即陳聽雨等人走了進去,對於林楠口中的解毒,不少人都在懷疑,病床上的這位,中毒不是一兩天,他們也想了諸多辦法去解毒,不過卻一直不曾成功,這種毒太可怕,就這麼被林楠幾分鐘的功夫解毒了?

自然,大家都不怎麼相信,第一時間想要衝上前查看病人的情況。

就在剎那間之後,一群人走到病床前,還未等動手檢查,單單隻是看到病床前的醫療器械上的生命體征數值,就讓一群醫護人員微怔了,此刻的顯示竟然一切正常了!

「這?」一名第一次見林楠的年輕醫生咋舌,滿是不敢想象之色,聽他這麼說,其他人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轉移了過來。

「這不可能啊,該不會醫療器械都壞了吧?」這人喃喃開口,不過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這句話,在他們這種地方,醫療器械怎麼可能隨便出事,那是要經過層層仔細審查的。

「快看,病人身上的烏青消失了,臉色也紅潤了!」一名護士仔細打量著病床上的人影,突然間開口叫了起來。

當即,所有人的視線再度被轉移了過來,看到了病床上的女子。

一時間,眾人臉上滿滿的驚喜,兩名主治醫生當即一左一右的擠在病床兩側,檢查著女子的情況。

病房外,林楠翹著二郎腿,病房內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擔心,接觸的越多,林楠對小小醫館越是信任,從沒有讓自己失望過,若是放到這個世界,這種人絕對被譽為仙神,視為活菩薩!

不多時,陳聽雨從病房內走出,滿臉的驚喜之色,看向林楠的眼神又是不同了,若是說之前還心存一些疑惑,那現在心底對林楠的疑慮再也沒有了,徹底消失。

他為自己找到林楠而感到慶幸,這不是多少錢能辦到的,雖然林楠接受了那一千萬,但他明白,林楠不是為了這點錢,否則以他這種能力,隨便找一個重病的世界頂級富豪,只要能保住富豪的命,隨隨便便搞個幾十億上百億也不是什麼難事。

「林先生的手段,陳某佩服不已,多謝先生又救了我們的同志!」陳聽雨沉聲,並且對林楠鞠了一躬。

「陳局長不用客氣,我既然答應了就肯定會儘力的,也別那麼見外,直接叫我林楠就行。」林楠揮手回道,正所謂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雖然林楠不全是為了錢,但也賴好收了人家的錢,這點忙也算不得什麼,權當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了。

「那好,我就不客氣了,一口一個先生的顯得怪客氣,你比我小,我就叫一聲林老弟了,你叫我聽雨就行,也別什麼局長局長的叫了。」陳聽雨很高興,這般等若是無形之中拉近了和林楠這位神醫的距離。

隨即,一群醫護人員也都出來了,對林楠的態度完全不同了,別管林楠是如何救人的,如何解毒的,問題是人家徹底將人給救好了,而他們這麼一群頂級醫護人員卻之前束手無策,這就是差距。

「林先生你好,能否打擾您幾分鐘,想向您請教一下今日解毒之事,真若是以後遇到這種毒,我們也不至於束手無策了。」為首的一名四五十歲的一聲帶著金絲眼鏡,開口說道,帶著誠懇與坦誠,還在意這種解毒之法,這是一種他們都不曾聽過的毒。

林楠無奈攤手,這種事他根本解釋不清楚。

「抱歉,我真的無法解釋解毒之事,都是家傳一副秘方而已,沒想到還真救過來了。」林楠回道。

自然,這句話沒人相信,一群醫護人員皺眉,覺得林楠這是不想透露,陳聽雨是在場之人唯獨了解林楠的人,對林楠做過不少細緻的調查,甚至包括林楠大學期間的事情,甚至這段時間的點點滴滴,以他的手段,只要想調查,什麼都逃不過。

誠然,調查中林楠並沒有學過什麼醫術,更沒有什麼所謂的家傳秘方,但卻接連有著好幾例成功救人的事情,而且都是重症的那種,林楠的託辭都是祖傳秘方,而實際上陳聽雨覺得沒可能。

在林楠身上,憑藉著職業的特殊感,他覺得林楠身上隱藏著什麼大秘密,涉及到一些特殊的能力。

比如林楠的鳳凰牌產品,再比如救人時出現過的神秘小瓶,以及突然間變得很厲害等等,這一切的一切,都透露著不同尋常,但是眼下林楠不願意說,他明白,不能多問,換做是自己,這種大秘密,也不可能公布出來。

「好了,都別問了,人救回來就行了,各位也都去休息吧。」陳聽雨當即對一群醫護人員說道,不讓他們再在這裡問東問西的。 易陽最終還是找到了那封信,在一本書中夾著,上面的膠水讓這封信看起來沒有打開過,但是他知道這封信那個他看過。

再一次打開信封,裡面的紙已經泛黃了,看起來有了點兒歲月的痕迹,滿滿把信打開,上面清秀的字跡可以看出來,這是個女孩子,只不過有的地方顯的凌亂,可能是寫的時候力不從心。

「易陽,我們說過一起考大學,一起去食堂,一起做義工,一起做好多事,可惜終究我沒有機會與你一起了。

記得高一的時候你說過,你想做一個自由的人,你問我,我說我想當老師,去最苦的地方,給孩子帶來希望的那種老師。

然後你說那你也不在做自由人了,陪我一起去當希望,我們努力的學習,想要考上同一所大學,然後一起去支教,現在我已經無力去做了,只有你,能繼續完成我的願望。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夠帶著我的這封信,去我們想去的大學,然後去支教,把這封信就留在支教的地方,把我的心留在那裡。

如果有來世,我一定與你一起,好久好久。」

讀完信,易陽的眼淚就出來了,他為他和她流淚,或許,自己的到來,就是因為他們要重新一起了。

易陽開始翻看腦海里的記憶,他知道了當年高考,他的成績考上了帝都大學,但是他第一志願是一所普通大學,因為他不想承認她已經離開的事實,這封信他也從來沒帶到過大學。

這麼多年,他一直想要的就是完成和她的約定,只可惜,並沒有,或許是最後的執著,他用自己的方式提醒易陽,幫助他來完成這個約定。

靜坐了一個晚上,易陽的記憶開始慢慢恢復,他知道,自己的病因找到了,而且這也將是和他最後的告別。

天微亮,易陽推開儲物室的門,周子怡坐在旁邊,抱著毯子睡著了,易陽蹲下來,把媳婦抱了起來,或許真的是太累,或許她知道抱自己的是自己的愛人,沒有掙扎,也沒有醒來。

「好香啊,我怎麼到床上了。」

周子怡被飯香弄醒了,發現自己躺到了床上,穿好鞋,走到廚房,做飯的並不是阿姨,而是自己的老公。

「老公,你怎麼不叫醒我。」

周子怡從背後抱住了易陽,她覺得今天的易陽,好像不太一樣。

「不忍心,去洗臉準備吃飯。」

飯桌上,周子怡是真餓了,吃了兩碗飯,易陽看她吃的香,自己也多吃了一碗。

「媳婦兒,和你說個事兒。」

「說吧。」

「我記憶慢慢恢復了。」

「噗。」

周子怡一口飯因為著急說話直接噴了出來。

「真的嗎?老公,太好了,太好了。」

這一刻周子怡再也沒辦法隱藏自己的淚水,她撲到易陽的懷裡,放聲大哭。

「好了,這段時間你受委屈了。」

「不委屈,只要你好了,我一點兒都不委屈。」

周子怡哭著哭著又睡著了,易陽抱著她,就這樣到晚上。

「老公,我做夢說你記憶恢復了。」

「是真的。」

這已經是周子怡第N次問的問題,得到易陽的回復,她就笑,易陽很害怕他好了,媳婦兒瘋了。

易陽告訴周子怡先不要告訴別人,他這兩年有事情要處理,說了自己打算支教的計劃,周子怡聽了也非要一起去,最後兩個人定好,把事情處理完就去支教。

「爸媽,你們拿這麼多東西幹嘛?」

「還不是你媽,聽了你們年後支教的計劃特別激動,把你小時候到大的課本都拿來了,說讓你好好看看,別到時候丟臉,你又不像陽陽什麼都懂。」

周子怡覺得自己有被傷害到。

「媽,您真是我親媽。」

面對女兒的吐槽,周母無動於衷,她怕自己女兒誤人子弟,到時候多丟臉啊。

「陽陽,你多輔導她,她這腦子學習不靈。」

易陽憋著笑點頭答應,不敢不憋著,自從他好了,溫柔的媳婦兒又離他遠去了,腰上的手在提醒他,如果笑出來,那塊兒肉會很慘。

岳父岳母一直不知道易陽生病的事情,現在易陽已經開始恢復了,才把情況告訴老兩口。

「你們兩個,這麼大事兒也不說,真是,真是,老周,你說。」

老周中槍了,他想的是都好了還有什麼說的,不過老婆發話了,不敢不說。

「你們兩個確實不像話,要瞞就瞞到底。」

「嗯!」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瞞著我們不對,以後不能這麼幹了。」

「這還差不多。」

易陽沒事了,老兩口雖然有點兒后怕,但是心也放下了,這要是當時告訴他們,估計他們的心也得一直懸著。

二月五號,易世界公司年會,大家都知道老闆生病了,可能不會來,不知道為什麼,心情都很低落,他們知道,公司的精神支柱就是老闆,即使老闆平常不過來,但是只要老闆在大家心裡就有一個支撐。

「你們說老闆會不會突然給我們一個驚喜。」

「別想了,公司的事情都安排了,說明老闆可能真的很難過來,唉,這麼多年了,突然感覺心裡缺了好多東西。」

「你別說,我也有一樣的感覺。」

年會正式開始,李傑上台做了講話,也說了後面的工作安排,告訴大家只要按部就班的做,其他的都不用擔心,這是給大家一顆定心丸。

李傑正說著,就看到從門外走進來幾個人,一看是易陽,他也不知道易陽今天會來,之前問易陽身體情況,說不是很好,他以為易陽不會到場了。

「大家回頭看誰來了。」

長腿姐姐 聽到李傑的話,所有人都轉過頭去,一看到易陽,眼睛好像都放了光。

「老闆,老闆,老闆。」

呼喊聲此起彼伏,語氣中的喜悅所有人都聽的出來,周子怡扶著易陽一步步走上了台,李傑也過來扶著易陽。

易陽之前是想自己走上去的,周子怡突然來了戲癮,非說演戲演全套,這樣才像生病,他能怎麼辦,只能配合。

看著台下員工期待和驚喜的眼神,易陽更堅定了自己要帶著這些人走下去的決心。 一間頗為幽靜的餐廳內,陳聽雨作陪,宴請林楠,一來是表示對林楠再度起死回生救人的感激,二來則是對林楠加入他們組織的歡迎,想通了之後的林楠,正式答應了陳聽雨的邀請,加入了這個神秘的組織,成為一名外圍兼職醫生。

至於這個神秘隊伍,當陳聽雨透露出之後,讓林楠一時間驚訝的有些合不攏嘴,簡直是難以想象。

龍之隊!

尤物當道 這就是他們這個神秘隊伍的名字,在以前林楠只是在電視里亦或者小說里聽過燕京可能存在著一支以龍字為首的特殊隊伍,強大而神秘,但沒想到真的出現,就在自己身邊。

陳聽雨也給林楠介紹了這支隊伍的一些情況,數量不多,但都是精銳中的精銳,專門守護國家最重要的崗位,守護國金最重要是人物,亦或者執行國家最危險的任務,無時無刻不在為國家而奮鬥,為此任何一個都不容有失,他們都是國家精心培養與保護的。

陳聽雨自己,就是這個龍之隊的負責人之一,而他的直屬領導,正是整個中華大地最有權勢的那幾個人之一,龍之隊屬於華夏的一把尖刀!

自然,整個龍之隊在華夏大地也有著一些特殊的權利,林楠雖然只是被陳聽雨定義於編外人員,屬於兼職的醫生,但也給予了一張特殊的通行證,一個蓋著大紅印的小本本,上面給自己的頭銜,讓林楠一陣咋舌。

媽咪別玩火 「國安局特別偵查員?」林楠看著上面頭銜,頗為吃驚,國安局三個字一出,逼格就高出不少,這代表著燕京最高等部分,一旦有著這個護身符,普通地方都不敢妄動。

「這是不是很厲害的那種?」林楠忍不住開口問道。

聽到林楠這話,陳聽雨笑了,在給林楠報這個頭銜的時候也考慮了一番,按理說以林楠的身份是不可能得到這種身份頭銜的,但為了拉攏林楠,陳聽雨可謂是下了血本,趁著林楠休息的時候,專門給領導發了特殊申請,直接給批了下來。

「不是厲害,只要有了這個證件,哪怕是地方的一些武裝力量,你也能暫時調動!」陳聽雨笑著介紹道。

一瞬間,林楠自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就牛B了!

「不錯,是個好東西,以後至少跑政府辦事簡單多了,總不敢有人再刁難我了吧?」林楠自語,今天早晨還被幾家銀行刁難,林楠估摸著真若是這個頭銜砸下去,非嚇死他們不可。

聽到他這話,陳聽雨一陣無奈,這麼重要的證件竟然就想著去政府辦事??

lixiangguo

和顧南滄想的一樣,第二天顧柒和顧安楠就到了。

Previous article

「母后,小貝他怎麼樣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