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告訴你,那錢是洪爺的,等我報告給洪爺,你們就等著被滿門抄斬吧!」

大金牙也懶得跟他多解釋,道:「胡爺,我奉勸你一句,好好過日子吧。」

「別再找事了,否則洪爺也得完蛋。」

胡一南:「滾!」

……

向來天塌不驚的洪爺,這次也沉不住氣了。

聽說胡一南花了三十幾個億去對付林壞,結果還失敗了。

這他媽……

飯桶都沒他這麼飯桶!

「廢物!」

「他現在怎麼會這麼廢物了!」

洪爺震怒:「我一直都很看好他,結果連只螻蟻都捏不死,我要他何用!」

李孝天似乎早就預料到是這種結果了,嘆氣道:「洪爺,其實這次也不怪老胡,那個林壞確實不太好對付,我見識過他的厲害……」

洪爺怒瞪:「你不用再替那個廢物說好話了。」

「失敗就是失敗,找什麼借口。」

李孝天不敢再說了。

洪爺道:「去通知孫二龍,讓他去弄死那個姓林的,然後把我那三十多個億全都收回來。」

「不!連本帶利,把整個唐氏的資產都給我收來!」

李孝天:「是!」

紫筆文學 「打什麼車?」林天看向美美:「這裡離家那麼遠,你怎麼打車回去?這樣吧,你睡我的房間,我今晚睡客廳。」

「不行,怎麼能讓林老師這樣呢?」李飛等人紛紛說道:「你睡我的房間吧,我和四眼擠一擠。」

「飛哥,不然你別來了。」四眼弱弱的說道:「你睡覺打呼還磨牙,你在我旁邊我睡不著。」

「你放屁。」李飛瞪大了眼睛,他當然知道自己確實會這樣,不過在這麼多人面前說出來,他的面子呢?

「好了別吵了,就按我說的做,你們自己住自己的,美美同學去我的房間住。」林天說道。

雖然安排好了房間,不過還沒有人想要睡覺,他們都在酒店的酒吧玩。

林天酒店的人不少,但是在酒吧的不太多,除了他們就只有幾個年輕男女。

「王哥,你看那個妞,不錯啊。」酒吧的角落,一個面色冷漠的男子抬起了頭。

接著又低下了頭:「一般。」

「王哥,你真沒興趣嗎?」

「沒興趣。」面色冷漠的王樂淡淡的說道:「你們有興趣自己去吧,不過這夥人看起來身份不簡單,你們小心點。」

「身份不簡單?能有多厲害,王哥,既然你沒興趣,我就過去了。」剛才開口的年輕人走了過去。

「美女你好,我們可以認識一下嗎?」年輕人名為鄧家明,自以為紳士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認識一下?」上官離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沒興趣。」

「我是魔都鄧家的人。」鄧家明淡淡的說道。

說完就一臉傲然的看向上官離,期待能夠改變態度。

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只要他說出來自己的身份,不管多好看的女人,氣質如何,原本的態度怎麼樣,都會立刻改變。

這個身份給他帶來了無數的好處。

「沒聽說過,你有事嗎?沒事滾開吧。」上官離推開了他,向著林天走過去:「陪我跳個舞吧。」

林天點了點頭:「那個人怎麼回事?」

「不認識,說是魔都的。」上官離不想多說。

鄧家明回去了,他的同伴們都是嘲諷道:「鄧少沒成功啊,以你的魅力都沒成功,這個人有點意思啊。」

「無非就是想要更多的好處。」鄧家明冷冷的說道:「我看中的人還沒有能躲過去的,待會就會讓她躺在我的身下。」

「別亂來。」王樂瞪了一眼鄧家明:「別亂惹事。」

「王哥,你認識他們嗎?你要是認識他們,那我就不做了。」鄧家明立刻說道。

「不認識啊。」王樂搖了搖頭:「就是感覺這些人並不簡單,尤其是現在和她跳舞的那個人,給我的感覺更不一般,別亂來。」

「能有多不簡單?」鄧家明雖然這麼說,不過心裡還是有些發怵,該不會真的惹不起吧?

「我已經調查過了,青州市的人。」一個人拿起手機說道:「那個女的上官家的人,和她跳舞的那個男的,青州大學的一個老師,沒什麼背景。」

「原來就只有這樣呢,我以為有多厲害呢。」鄧家明冷笑道:「待會我就讓他們跪地求饒。」

「隨你吧,惹出來什麼麻煩,你自己處理。」王樂離開了酒吧。

「砰」的一聲,嚇到了所有人。

上官離更是一臉震驚的看向頭頂,這頂吊燈,怎麼突然就要掉下來了,這是怎麼回事?

林天即使趕過來,抱住了上官離,吊燈砸到身上,他的衣服頓時被鮮血染紅。

一股驚人的疼痛感傳來,林天也是忍不住叫了出來。

「林老師,你沒事吧?」上官離擔心的說道:「對不起,都怪我。」

「不怪你,這燈掉下來誰也沒想到,別擔心,我沒事。」林天虛弱地說道,嘴唇都發白了。

「都是我不小心。」上官離依舊自責。

林天則是被扶到了一個房間里,酒店的人給他消毒處理了起來。

「先生,您的傷勢有點嚴重,要不要送您去醫院?」酒店負責人說道:「真是太對不起了,我們每天都會檢查的,可是不明白為什麼,還是會出事。」

「意外而已,不礙事,不用送醫院了。」林天擺了擺手:「我今晚可以在這裡休息嗎?」

這是酒店留的備用房,一般是不會讓人訂的,這是給一些會員準備的。

「沒問題,先生您放心休息,有需要就叫我們。」酒店負責人說道。

林天眯上了眼睛,感受了一下體內的情況,終於是確定了。

他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就是因為那本書。

以他的體質,這燈砸下來,他不應該受這麼重的傷,留這麼多血。

「林老師,你怎麼樣了?」上官離等人沖了進來,來到了床邊。

「我沒事,你們回去休息吧。」林天說道:「別擔心我,我的身體很強大的。」

林天還想展示下自己強壯的身體,可是扯到了傷口,立刻齜牙咧嘴的叫了起來。

「都這樣了,還說沒事呢?」上官離翻了個白眼說道:「李飛,打電話了沒有?」

「救護車快到了。」李飛說道。

「不用,抓緊打電話讓他們回去吧,我沒事。」林天說道:「我真的沒事,別擔心我。」

「林老師,你都這樣了,還說沒事呢?去一趟醫院就行了。」四眼也是開口道:「我們陪你一起去。」

「你不會是害怕打針吧?」上官離狐疑的看向了林天。

「怎麼可能。」林天翻了個白眼,怕打針?

以前他被子彈打中,都可以不打麻醉自己取齣子彈,害怕打針,那怎麼可能?

他只是感覺懷裡的書有一點變化,想要研究一下,去醫院就沒時間了。

這本書給他的感覺不一般,他擔心錯過這一次,就沒有機會了。

他也要弄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真的沒事,我不去醫院。」林天說道:「讓他們回去吧,別浪費時間,你們也抓緊回去休息,幫我把門關上。」

「要不我今晚留下來照顧你吧?」上官離猶豫了一會說道:「你都這樣了,自己待著不行的。」 第二天,上午的比賽中,蘇緣再一次見到了那一隻雪妖女。

幾乎是與昨天差不多的戰鬥過程,只不過這一次雪妖女甚至都不需要冰雹天,它的訓練家放出它之後,更是一次都沒指揮過。

也不知道是不是戰前就制定好了戰術,又或者是太過相信雪妖女的實力了,雪妖女的訓練家就任由著雪妖女自行發揮。

蘇緣眼睛一閉一睜間,在所有人都無法察覺的情況下,悄然發動了看穿與危險預知。

看穿能夠幫助蘇緣更好的觀察雪妖女的一舉一動,不被它鬼魅般的行動所迷惑。

危險預知則可以最直觀的讓蘇緣感知到雪妖女的體內所隱藏的能量波動。

刺骨的冰冷氣息順着危險預知的感知傳遞過來,它不停地在警示著蘇緣眼前著雪妖女的危險程度。

蘇緣眉頭緊鎖。

毫無疑問,這一隻雪妖女的實力可以說是十分強勁的。

體內所蘊含的冰系與幽靈系的能量總和,差不多可以與蘇緣的蘭螳花相媲美了。

「怪不得這雪妖女能夠一直壓着對手的寶可夢打。」

蘇緣眼神凝重,目光有些憐憫地望向場地中的另一個寶可夢的身影。

「雖然這隻摔角鷹人的實力還算不錯,再配合訓練家的指揮,如果將雪妖女換成冰鬼護,倒也未嘗沒有希望。」

「但是……」

奈何這個屬性,格鬥加上飛行系的摔角鷹人,基本是被雪妖女克制的死死的。

不僅在實力上,就連屬性都是逆屬性,不出意外的話,蘇緣估計再有幾分鐘的時間,比賽估計就要結束了。

絕無一絲翻盤的希望!

「雖然冰系被格鬥系所克制,但是奈何身為幽靈系寶可夢的它,卻可以無視掉所有的格鬥系招式。」

「而且在速度上,雖說摔角鷹人要略快於雪妖女,可是在雪妖女冰凍之風的干擾下,幾乎是已經寸步難行了。」

蘇緣淡淡地分析道。

隨着他的聲音,雪妖女再次從嘴裏呼出了冰冷刺骨的寒風,場地周圍的溫度,彷彿都下降了幾個攝氏度。

「呼——」

lixiangguo

「我知道你不想我走這條路,可是段叔叔是好人,幫了我家很多忙,是我的恩人,我不想辜負他的一片心意,況且我一直熱愛唱歌,他願意給我機會,我也很感激。」

Previous article

林逸開始參悟千容萬面第二部分,改變修為境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