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去去就來…」

「去吧,悠著點,不要撞到飛機,記得開隱身術,低空飛行注意安全。」李雲知道了白沉的想法,特意叮囑了幾遍。

「嗯。」

白沉撫著冰封住天女魃的冰,笑道:「看看吧,你最想看的,富饒的南方大地,雨水和繁茂包裹著的世界,沒有熱,沒有饑渴,沒有絕望,沒有戰爭…好吧,咱們國家沒有。」

身形扭曲,白沉化作真龍。

小雨,晨光。

這一次的白沉,並不是白龍。

通體冰藍光澤如玉,軀體巨大,是那條小白龍的不知道多少倍。

同時。

背生雙翼,有水德環繞。

化作冰塊的天女魃屍體就在白沉的頭上,睜眼就能眺望整個世界。

不相容的水火。

終究在這一刻相容—— 背生雙翼的水德之龍。

身份呼之欲出。

「嗯…沒想到,白沉居然是應龍。」系統驚訝道:「這沒有記載啊…」

「應龍為黃龍,為龍之始祖,怎麼會淪落到白沉這一副德行。」李雲在看到天女魃的時候就想到了,這白沉既然和傳說中的殭屍之祖有一腿,而且還水火不相容的話,那麼真實身份應該就是龍之祖應龍了。

有一些野史曾經流傳過應龍和天女魃這一對不得不說的故事,具體真假沒人得之,李雲之前接觸過只當是野史來看待,畢竟很多情況下文人們都喜歡描述這種極端完全不能相容的感情。

然而白沉作為應龍轉世居然那麼菜。

前生為應龍,居然會淪落到看門的,沒人續約的武器…

系統沉默片刻后說道:「王衛宮前生是武學大宗師,在現世不也是普通學生一個,即使覺醒了前世知識也僅僅只是強一點的普通人而已,所謂的轉生,就是拋棄生之軀,以魂之姿迎接新生。」

「白沉是白沉,應龍是應龍,白沉不是應龍,只是帶著應龍感情的三尖刀…這種大能轉生帶著記憶和感情其實是挺麻煩的。」系統說道。

「嗯…怎麼麻煩?」

「就好比說,你在你妻子懷孕時死了,然後轉生到你妻子的肚子里,或者轉生到你孩子的肚子里,若是帶著記憶出生的話,你會怎麼看待你前生的孩子,今生的母親,前生的妻子,還有把你女兒給拱了,但你還得叫爸爸的人。」

李云:「……」

好痛…

想想就感覺卵蛋隱隱作痛…不對,已經是碎裂的程度了。

「等一下,難道輪迴司會玩這個?還能這麼玩?不去考慮下倫理道德的事情么…生物這麼多,總不可能那麼巧合吧。」李雲有些震驚,輪迴司這玩法可不是一般的6啊。

「輪迴司只會按照生前功德評價投胎去向,並不會去思考你的倫理道德之類的事情,畢竟從魂靈的角度來看大家都沒什麼區別,況且有些種族一脈單傳的怎麼辦?新種族沒有演化出來的怎麼辦?可以說沒有孟婆湯的話基本禮樂就直接崩壞了,而大能終究只是少數而已,掛掉轉世的大能更是少數中的少數。」

李云:「…..」

這孟婆的碗還在自己手上呢…

可輪迴司好像也沒出什麼禮樂崩壞的事情吧,最近去看村子里新生的孩子時,稍微動了動他心通,依然是蒙昧的狀態,一張白紙。

李雲將自己的疑問問了出來。

「宿主,你的問題很好,對此,本系統只能表示,不知道——」

「你這回答真是夠乾脆的。」

……….

「現在這人間已經大變樣了,沒有露骨的殺戮和掠奪,沒有超出常理的生靈,有一種名為【科技】的手段支撐,讓人們能活得很開心…老實說,在現代人間的這些日子,可比當所謂的神仙好玩多了…」

冰晶內的天女魃不會給白沉任何回復。

只有白沉在自顧自的吐槽。

介紹著這山河大地。

吐槽著物慾橫流。

讚歎著這人道紀元。

白沉的飛行速度很快,幾乎以一種極高的速度,繞著華夏南方飛了一大圈。

這一片天女魃曾經想踏入,卻不能踏入的土地。

可悲,可嘆。

純粹由天生力量帶來的悲劇。

「你曾經說過,你的願望,就是在南方生活,能看到花海草木…」

「現在,你的願望實現了吧…」

白沉帶著天女魃的屍體來到了荒無人煙的大山之中。

將其埋在了地下…

「再見了…」



道觀里,李雲看到了白沉,雙目呆愣,陷入到了一陣幻境之中。

看到了過去鬱鬱蔥蔥的原始環境。

看到了曾經的白沉,背生雙翼,身形巨大,狂風暴雨信手拈來,帶著大軍阻擋著蚩尤的進攻。

毀天滅地,驚天地泣鬼神,天地動搖的戰鬥…

才怪。

先天神明和先天神之間發波對波,凡人和凡人之間則拿著石頭還有獵具對砍,坦白說李雲沒見過那麼小兒科的戰爭。

這太他娘的真實了,活脫脫的原始人大戰野蠻人。

兩邊只有黃帝,手持山河社稷之劍,和九黎族長,毛多體壯,三頭六臂的蚩尤對砍,那個從那個面的戰鬥就輪到李雲看不懂了,根本無法直視。

差距太大,不知所措。

李雲知道自己陷入了白沉的記憶中,和神器的共感。

也是得到了白沉的同意,主動共享給李雲的畫面。

「原來逐鹿之戰那麼鶸的嗎…」

「難不成你以為在那個生產力低下,人類孱弱的時代是用什麼進行戰爭的?」系統冷不丁的吐槽道:「黃帝是人皇,尊貴之軀,可同種族的人類可不是,就算有些人先天帶些神異,對於神魔來說也是微不足道,完全不能當作戰鬥的依靠使用。」

天女魃,身穿青衣,鬚髮皆無,渾身上下散發著火焰還有光熱,每行走一步就有土地乾枯開裂。

大水蒸發,無論是敵人還是友方都無法接近。

只有應龍白沉,身為水文之軀能夠互相接近,水與火的溫度互相平衡調和,讓友軍能夠好好的配合。

戰後兩人沒再相見。

或者說著一段直接被白沉給掐掉了,和電影一樣,審核想給你看什麼就給你看什麼,不想給你看的就剪掉。

直到將死之際,在黃泉路上,應龍看到了天女魃…

那時候的黃泉還沒有現在那麼高端,又有橋又有花兒還有喂你吔湯的老太婆,只有一望無盡的枯黃河流。

李雲其實還挺好奇黃泉是怎麼建設的…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兩人是在黃泉路上相見的,那他們不是同時死的么,那為什麼白沉看到天女魃的屍體時那麼震驚。」

「當然是因為天女魃是我弄死的,屍體在當時是我毀掉的,當初她控制不住熱力,化為行走的災難,只能忍痛送她去黃泉路了,到最後她都在等著我啊…」白沉突然冒出來說道:「當然想不到,在旱村居然還埋著一個她,我當然夠震驚的啊。」

原本白沉那憂鬱到嘔吐的氣質頓時消失不見,又回到了賤兮兮的模樣。

「那麼,其中一個是假的?」

「不,是真的,兩個都是真的。」 誰是真貨,誰是假貨,這種事情已經不重要了,又不是只見過一次相同魂靈的例子,最主要的還是這一次連肉身都是相同的。

人皇之女,旱魃之身都能複製出一模一樣的,這問題本來就夠騷了…

幻境破碎,白沉將自己的一頭白色的長發也一同剪掉。

代表著過去的記憶,屬於應龍的一生被割裂…

本來這一段記憶都是塵封的記憶,只是偶然被喚起,對於白沉來說,埋葬了天女魃后,這一段記憶也要埋葬掉。

現在的白沉,就是白沉,不再是別人。

白沉瀟洒的甩甩自己的短髮。

嫁給大叔好羞澀 「果然,還是剪了頭髮比較帥。」

「我也這樣覺得。」



鬱鬱蔥蔥的樹林中,鳥獸環繞,人跡罕至。

除了有一些行走的小動物在這裡拉屎覓食以外,沒有任何生跡。

隔絕與都市之外的美麗山水…

突然,來這裡拉屎的小動物們突然作鳥獸散。

良久之後,埋葬著天女魃的土胚,突然有了一絲絲的鬆動…

…..

「叮,恭喜宿主成功阻止天女魃的屍體禍亂人間,獎勵抽獎機會一次。」

超大號的轉盤呈現在李雲的面前,不多猶豫,抽動了這輪盤。

對於獎勵李雲倒是沒有什麼意外,畢竟處理了旱魃這傳說中的定時炸彈,好歹也要意思兩下才行。

李雲有些好奇,阻止了一場超大號的自然災害有什麼獎勵之類的。

指針轉盤轉動,獎勵停留在了其中一欄上。

「恭喜宿主獲得:斬魔劍。」

狂風起。

電雷鳴。

爆裂的能量割裂了空氣。

一把長劍的虛影從天空落下,直接朝著斬心劍涌去,和斬心劍合為一體。

果然,男人的浪漫,就是合體——

斬心劍依然是斬心劍的模樣,可這邊上…是開了刃的。

原本斬不到實物的斬心劍,變得能砍到實物。

心血相連的感覺湧來。

和白沉一樣,這斬魔劍,是自己的法寶…

「這又是二郎神的法寶是吧,斬魔劍,銀彈金弓,三尖刀,都是他的兵器。」李雲看著手中鋥亮的斬魔劍,對於抽到二郎神的東西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

要是什麼時候抽個如意金箍棒或者金剛圈之類的才讓人奇怪…

系統這一次選擇保持沉默——

「看劍!」

金色的劍氣從斬魔劍中噴涌而出,威勢不凡的一劍朝著飄蕩的樹葉噴去。

嘩啦——

劍,斬落葉。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系統你不用說了,我承認是自己弱雞行了吧,我已經充分接受這個可悲的事實了。」李雲及時制止了系統的埋汰。

「宿主,你知道不知道本系統憋著很難受…」

「就讓你憋著渾身難受,給我閉嘴吧。」

如今的斬魔劍就是能砍人的斬心劍,堅硬無比,實力強者揮舞則無堅不摧。

當然也僅只限於實力強勁者李雲還是有那麼丟丟自知之明的。

斬魔劍繼續充當著桌墊,美滋滋——並不。

就在李雲將斬魔劍放到桌底下的時候,這劍就一臉不情願的飛起來,直接朝著李雲的背上飛去。

摘下,可以。

當桌墊,不行。

「我了個去,還有小情緒,原來是有靈智的。」李雲還挺意外,沒想到著斬魔劍是有靈的神器。

再仔細看看,其實並不對…

這劍上面沒有【智】,甚至連靈都沒有,僅僅只是身為斬魔劍的高傲本能讓祂拒絕成為桌墊,原理大概就是磁鐵正極負極的意思…

「有點尷尬啊,把你掛起來好像又浪費了…」

「因為不能當桌墊,所以有些浪費的神兵,宿主,您的邏輯真是太牛逼了。」

李雲聳了聳肩,將這斬魔劍放到袖裡乾坤內,滿滿的嫌棄。

又佔了一些空間,不能放零食了…

真可惜。

……..

「看看,遊戲給你帶來了什麼,只會讓你感到憤怒和怨恨,這樣不好,不好。」阿大看著氣急敗壞的柳燕璃,發自內心的嘆息。

「阿大,這你就說錯了,人之所以玩遊戲,就是為了獲取愉悅感啊。」白沉一臉鄙夷的看著正在被吃雞的柳燕璃說道:「而這位玩家,就是大家獲取愉悅感的來源啊,所謂菜雞就要有菜雞的覺悟啊。」

柳燕璃沉默,默默的玩著遊戲。

很快,就被八百里開外的八倍鏡爆頭了。

這遊戲,能玩?

和白沉說的一樣,菜逼是沒有人權的。

要玩菜逼有人權的遊戲。

關掉遊戲,刪除遊戲。

穿越火線,下載。

「看老娘黃金ak虐殺全場…果然還是用錢創造快樂的遊戲適合老娘。」

「你的心神太過暴躁了,世界如此美妙,又何必拘泥於電腦遊戲呢?」阿大語重心長的說道:「來來來,多出門走走,你就會發現…」

「我就會發現,還是他媽遊戲好玩對吧…」

lixiangguo

孟青和玉凝見了東王公行禮後,目送倪君明拉着伏青離開。

Previous article

坐在椅子上的林婉對這個名字很熟悉,因為前段時間,她夫家惹到了一起很嚴重的經濟糾紛。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