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倒是很想,只怕現在已經來不及了!」戰無命一笑,他倒是很想借這個傳送陣去其他地方,這望蒼城只是一個小城,傳送陣可以接收大部分地方來客,但是想超遠傳送,尤其是跨仙域,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對方既然能將他們的傳送坐標改了,便不會給他們再進行傳送的機會。

「嗡……」戰無命的話音剛落,眾人身後的傳送陣傳來一陣輕響,一道衝天的白光將傳送通道完全籠罩,幾股強大的氣場瞬間將這片傳送區域籠罩起來。

戰無命一抓那守護傳送陣的小金仙,身形迅速退開,葉靈霜等人久經生死,自然反應迅速。眾人身形落定時,幾道身影已從那光弧中走了出來。

「光暗之子莫天機!」燕飛飛等人失聲低呼,他看到的人竟然是傳說在死亡狩獵場被戰無命斬殺的莫天機,在莫天機身後,還有幾位氣息十分強大的老者,就那麼靜立著,猶如深淵大海一般,燕飛飛根本就看不出其修為。

「仙尊!」牧野霸怔了半晌,失聲低呼出來。從這氣場上來看,他已經猜出了眼前這群人的修為境界,竟然全都是仙尊階的恐怖強者。

「將城中的人盡量撤走吧!」戰無命放下面如土色的金仙,淡淡地道。

那金仙望了戰無命一眼,再看了看那從傳送陣中走出的幾人,一時間有些發獃了,他知道剛才如果不是戰無命順手將他帶到一旁,只怕這一刻他已經被對面的那幾位仙尊巨大的氣息碾壓成重傷了。

「謝謝!」那金仙向戰無命道了聲謝,而後頭也不回地迅速逃離,他很清楚,眼前的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能勸說的,剛才那位仙皇階的強者口中得知,那些人極有可能是他根本就沒有資格見到的仙尊階強者。

要知道,仙尊那可是一方天域執掌一方的人物,可以輕易毀城滅星,望蒼城不過是一個小地方,一旦受到幾位仙尊階強者大戰的波及,絕對會毀於一旦。現在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儘快回稟城主,盡量將人們撤離到安全之地。

「居然是你!」戰無命的眼裡透著一抹訝異,他發現眼前的這位光暗之子莫天機竟然比他在死亡獵場中斬殺的那位莫天機的氣息更強大,隱約已經觸摸到仙尊邊緣,在那死亡獵場,莫天機只是仙皇初階,雖然一直壓抑著自己的修為,最後似乎也只是仙皇初階,可是現在他所見到的莫天機更強。

戰無命想到了神嬰分體大*法,神嬰分體大*法本是魔族的魔功,一旦本尊死亡,仙嬰將不受控制,擁有詭異的魔力,可以借吞噬他人的仙嬰來壯大自己,眼前這由莫天機仙嬰所化的光暗之子的修為比本尊更強,只怕是因為仙嬰已不再受本尊的壓制,其黑暗魔性使其變成了魔嬰,擁有不可控的成長空間。

「就是你,殺死了我的本尊。」莫天機的聲音透著冰冷的殺意,不帶半點情緒。

「不錯,沒想到你這隻魔嬰這麼迫不及待地來送死!」戰無命聳聳肩,想來,莫天機的仙嬰一定是感應到自己本尊身死,這才急匆匆趕到江由天,找到夜啼城入口,在進入傳送陣之前,戰無命便感應到夜啼城東面那巨大的高塔上有十分熟悉的氣息,那氣息屬於莫天機,因為戰無命吸收了大量莫天機的神魂之力,雖然並不全,但是能清晰地感應到莫天機的氣息,想來這些天莫天機仙嬰之體必定是從奈何堂的人那裡得知是他斬殺了本尊的消息。

奈何堂遣出那麼多的高手進入死亡狩獵場,雖然大部分死於其中,誰能確定不會有人活著逃離那裡呢?一些人看到情況不妙,選擇逃離也屬正常情況,所以,戰無命從地下斗場出來的時候,莫天機便已經盯上他了。只是戰無命沒想到,看上去道貌岸然的太清仙帝,竟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顯然是給莫天機製造機會。

戰無命不相信,連他都感應到那幾位仙尊的氣息了,太清仙帝會沒感應到,這幾位仙尊對戰無命的敵意並未瞞過戰無命,也許太清仙帝正是因為感受到幾位仙尊的敵意,才故意說有事,不能帶大家一起回大赤天。對於太清仙帝的過河拆橋之舉,戰無命並不意外。

外面傳說光暗之子莫天機死了,那麼,光暗之子以下,除了古天界和古仙域之外,其他一百零六天中,赤行雲絕對可以排在前幾,戰無命表現得太過奪目,有戰無命在,諸大仙域的天才之王,所謂的神之子都將暗淡無光,像戰無命這樣的超級天才,如果不能成為自己的人,就最好消失,一旦任其成長起來,必然會仙界無敵,旦凡有些野心的人,絕對不會看著這樣的人成長起來,如果能借他人之手將之除掉的話,是最好的。

所以,太清仙帝才會給莫天機製造這樣一個機會,甚至有人改動了他們傳送的坐標也故意視而不見。太清仙帝這樣做確實讓人心寒,不過,戰無命並不在意,該在意的是自己的力量。

「無命,你先走,我拖住他們!」徐瑩深吸了口氣,在身後悄悄地道。

「不錯,你是神子,恭華天沒有你不行,我來拖住他們。」徐瑩話音落下,牧野霸也跟著附合。戰無命有些意外,他本來覺得牧野家的野心挺大的,對牧野霸並不怎麼看好,沒想到在這種時候,牧野霸能說出這種話來。

一旁的燕飛飛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咬咬牙道:「無命你走吧,如果我全力以赴的話,或許可以拖住他們幾息時間。他們有四位仙尊,我們根本就不是對手!」

「既然他們追到這裡來了,只怕是我們想走也走不了,這裡是摩夷天,屬於黑暗勢力範圍,雖然這裡只是邊境小城,只怕用不了多久,摩夷天的高層就會知道,真要是無法逃離的話,就讓我們一起面對好了!」戰無命搖了搖頭道。

「你就算留下來也是死路一條,如果我們掩護你逃離的話,或許你還有一線生機,我身上有太清仙帝送的至尊仙器,應該可以勉強頂得住一位仙尊。」燕飛飛一臉焦急。

他自然知道在這群人之中,戰無命戰鬥力最強,他與戰無命都是恭華天的神之子,但是他很清楚,這一段時間,戰無命已經遠遠將他拋開了,無論是影響力還是智計武功,他都有所不如,戰無命多次帶著他們死裡逃生,他不得不對戰無命心服口服。如果說這群人中有誰最有可能逃得性命,這個人必是戰無命。

他對那光暗之子莫天機很熟悉,如果讓他對上一位仙尊的話,他還有把握可以戰一會兒,但是對付莫天機,他根本就不是對手,尤其莫天機此刻似已是仙皇巔峰,已觸摸到了仙尊的邊緣,比戰無命的境界還要高。

「你們,都要死!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品嘗你們仙嬰的滋味了。」光暗之子臉上泛起邪惡的笑意,悠悠地道。他身後的四位仙尊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身形緩緩散開。

「神子你快走!」牧野霸回頭急摧道。

「既然我們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就讓我們一起面對吧,再強的敵人,也是被我們踩在腳下的!」戰無命伸手搭在牧野霸肩頭,深吸了口氣,不僅沒有逃離,反而挺身而出。

看書罓小說首發本書 戰無命的決定讓牧野霸心頭陡然升起一腔豪情,同樣是天之驕子,仙王之王,不錯,那光暗之子曾是公認無敵的存在,但是他也同樣在妖族祖地被戰無命斬殺過真身,至於為什麼這裡又出現了一個莫天機,他十分費解,但是戰無命能斬其一次,就可以斬其第二次。

至於那四位仙尊,確實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但是有挑戰才有樂趣,他還真想試試是否可以與仙尊一戰。他與燕飛飛,再加上老祖牧野行空那個很快就要突破仙尊的高手,未必不能多撐上一會兒,至於仙王階的徐瑩和葉靈霜等人,他就沒有什麼好說的,只怕沒人能幫得了他們。

「你們小心!」戰無命扭頭向葉靈霜等人叮囑,他從葉靈霜等人的臉上看出了果決之意,就算是面對仙尊,她們也不會退避,事實上她們想逃也不一定有機會,雖然這些人的目標主要是戰無命。

「如果有機會,你快逃!」葉靈霜的眼裡全是擔憂。

「放心,我既然能殺他一次,就能殺他第二次!」戰無命洒然一笑,這一刻他反而比任何人都輕鬆。

「他是我的!」莫天機伸手一指戰無命,而後漠然道,「其他人全殺了!」話音落下,莫天機的身形已經動了。

戰無命感覺撲面而來的是一股血腥的氣息,而後才是莫天機的幻影。光暗的力量使得空間一陣陣扭曲,莫天機的身影彷彿在光影交錯中不斷地輪替,瞬間便將戰無命身邊布滿,每一寸光影中似乎都有一個莫天機,每一個都如同噬血的怪物般露出怪異的獰笑。

這一刻,戰無命知道,此時的莫天機已經不是那個算無遺策、智深如海的莫天機,而是一個瘋狂的魔物,這一切只怕與莫天機的修為在短時間內提升太快有關係,在吞噬了他人的仙嬰之後,必然會受到他人意識和神魂的干擾,使得莫天機的神魂中充滿了暴戾和魔念,這種狀態下的莫天機,根本就不可能安靜下來仔細推演天機,成為那個算無遺策的他。

「你已經入魔了!」戰無命只輕輕地吐出一句話,雙手在虛空劃過兩條弧線,就像一個雙尾太極魚,於是,光明與黑暗瞬間交替,無數在光影中交替閃爍的莫天機的影子就像是肥皂泡般破碎,最後只剩下一個身影出現在戰無命側方。

「轟……」兩人毫無招式地撞在一起,同樣是光暗之力,二人之間的虛空就像是裂開的鏡子一般,出現道道裂縫,不斷地向四面八方漫延。

「噔、噔……」莫天機的身形向後倒退數步,戰無命只在虛空翻幾個筋斗,一擊之下,二人竟平分秋色。

「再來!」莫天機的臉上泛起猙獰的笑容,對戰無命的反應他並沒有太多憤怒,反而有幾分欣喜。

「就算你吞噬再多仙嬰,也不過是外力。」戰無命冷然一笑,沒有任何猶豫,身形旋轉而出,就像一個巨大的鑽頭般,光明與黑暗絞合在一起,虛空在這個巨大的鑽頭下迅速出現一個黑洞,天地間所有力量全都被這黑洞吞噬。

「你居然將光暗的力量領悟到這種層次!」莫天機的臉上泛起一絲驚訝之色,他感覺那光暗之鑽並非形成了吞噬萬物的黑洞,而是天地之間所有的力量和物體在這個鑽下迅速被絞成了碎片,無堅不摧,無物不破,連天地規則在這種光暗的絞殺下也將被衝破。

「轟……」莫天機的身後猛然出現一個黑洞,莫天機的身體被黑洞吞噬,化成一道虛影在那黑洞之中消失不見了,遠處,一道白光衝天而起,莫天機的身形再度出現,他竟然避而不接。

他剛才形成的那個黑洞還沒有完全合上,戰無命的光暗之鑽已經絞入其中,在眾人的目光下,那個虛空黑洞竟然一分為二,整片虛空彷彿被一柄巨斧斬開兩半,數十丈虛空竟然化成一片混沌亂流,一股混亂的氣自虛空中衝出,天地能量瞬間擾亂。

「快退!」燕飛飛等人驚呼著向遠方退去,葉靈霜等人也意識到不妙,一閃身直接退至數十里之外,那四名隨莫天機而來的仙尊也為之動容,身形退出了數百丈之外。

「好!這才有意思。」莫天機突然變得興奮起來,身形一閃一閃,像鬼魅般自那混亂的氣流中驟然出現在戰無命面前,雙手在虛空中輕輕一按。

戰無命眼裡閃過一絲驚訝,身形驟然消失,毫無徵兆,就像是他根本從未出現在那裡似的,在戰無命身形消失的瞬間,他原本所在的那處空間竟然寸寸塌陷,那片虛空就像是大山突然出現地陷一般,空間的邊緣內陷,而後整片虛空化成了一個內縮的黑洞。

田園蜜寵:山裡漢子追妻忙 巨大的吞噬之力竟然將傳送陣旁的一些殿堂亭樓全部牽引了過來,而後亭台樓閣在這塌陷的黑洞中化為塵埃粉末,其威力之強讓人動容。

但是莫天機卻沒有開心,因為他知道,戰無命在黑洞形成之前便已脫離了那片空間,他攻擊在一片無關緊要的虛空。他這個對手,比他想象的更加難纏,因為對手的在光明與黑暗的法則的領悟並不比他弱,而且光明與黑暗的融合也達到了極高層次,他的光暗之力對許多人都是一個恐怖的殺招,就算是仙尊,他也有信心斬殺,可是戰無命,卻讓他失去了從容。

「嗡……」虛空猛然一震,一隻大手自虛空中伸出來,就像是一張巨大的幕布,不斷擴張并吞噬著周圍一切黑洞之前抹了一下,那原本無物不吞的黑洞就像是被從黑板上擦掉的灰塵一般,就這麼憑空消失了,只有那滿地的碎片殘渣證明那個恐怖的黑洞剛才存在過。

那隻大手並沒有停止,抹過黑洞的之後,就像是拍打蒼蠅的扇子,一把撞在莫天機身上。

「轟……」莫天機想要躲開,但是那隻手像是有種怪異的魔力,幾乎封鎖了他身邊所有空間,讓他欲避無能,只能全力與這隻手掌硬拼一記。

莫天機的身形禁不住跌了出去,那隻大手上的力量比他想象的要大,讓他的心頭一陣發悶。在他跌出去的瞬間,戰無命的身體自虛空中穿了出來,表情雲淡風清,似乎剛才不過是觀賞風景。

「好!」燕飛飛等人同時叫道。

戰無命與莫天機的手段看得他們眼花繚亂,兩人發動攻擊時所帶的毀滅性的力量,讓他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眼前這兩人的力量比他們強大得多。令燕飛飛等人駭然的是,剛才的攻擊,戰無命居然也擁有那般強大的光明與黑暗的本源之力,戰無命成了另外一個光暗之子,不僅如此,剛剛那閃避之際,竟然還有空間法則之力。

也就是說,戰無命不僅掌握了光暗之子的光暗之力,同時還掌握了空間法則的力量,這是何等逆天,幾人與戰無命一起戰鬥了多次,知道戰無命還擁有其他本源,戰無命就像是一個迷。

「殺了他們!」莫天機的臉上泛起暴戾之氣。

燕飛飛的聲音對他是一種極大的譏諷,讓他惱羞成怒,在光明與黑暗力量的運用上,他竟然無法勝過戰無命,被戰無命逼得一次次狼狽退開,他突然覺得他這光暗之子的名稱就是一個譏諷。

他把怒火發在燕飛飛等人身上,而且他此刻也不介意以燕飛飛等人的安危讓戰無命分心。對待敵人,只要達到目的就行了,他此刻很想知道戰無命仙嬰的味道。

「是!」那四名仙尊聽到莫天機的話,神情一變,沒有莫天機的同意,他們不敢輕易幫助莫天機對付戰無命,但是他們清楚,一旦戰無命的同伴遇到危險,必然能讓戰無命分神,那就是對莫天機最好的幫助,所以他們毫不猶豫地出手了。

「哧……」四名仙尊身形剛動,如同四顆大星般撲向燕飛飛和牧野霸等人時,他們身邊虛空突然響起了一聲輕響,而後一閃刺目的亮光自其中迸射而出,如同一輪驕陽,瞬間將其中一名仙尊的身形罩在其中。

「啊……」那名仙尊發出一聲慘哼,他怎麼也沒料到,他身形剛動,他身邊的虛空竟然破裂開來,虛空中竟然暗藏著一個要命的刺客,鋒銳無比的利劍,直接穿透了他後背,自胸膛透出來。

牧野行空,奈何堂死亡獵團中最好的刺客之一,更是玉龍山脈奈何堂刺客的頭領。在那玉龍山下,牧野行空刺殺過仙尊,同樣也斬殺過仙尊,其空間法則之力已經達到極至,已經觸摸到規則之門,所以,他若是在虛空中不動,就算是仙尊也難以發現他。

「轟……」被刺透身體的仙尊反肘而擊,牧野行空的劍來不及抽回,被那手肘撞中,牧野行空在撤步中與之相撞,御力而去,身形藉機倒飛出數十丈,仙劍撥出,那名仙尊的后心迸出一道血箭,傷口像是收縮的花蕊,迅速止血,絲絲烏黑在傷口處悄然漫延。

「劍上有毒!」那仙尊憤怒地低吼了一聲,他原本要攻向葉靈霜等人,沒想到自己先被人偷襲,更讓他憤怒的是,對方手中的仙劍上居然抹了一層他不知道的巨毒。

本書源自看書罔 燕飛飛和牧野霸毫無畏懼,一道道仙光自他們的身體之中迸發出來,強大的氣息如濃煙滾滾而來,他們本就是天才之王,燕飛飛更是恭華天的神之子,雖然只是仙皇中階巔峰,但是絕對可以越階挑戰,即使是一般的仙尊,他也有一戰之力,這是他們的信心。當然,仙皇與仙尊之間的差距十分大,可這種差距有時候並非不可逾越。

燕飛飛就像是一隻靈巧的燕子,輕靈而飄忽,彷彿他的身體不是真實存在的,在他與那仙尊撞在一起的時候,那仙尊竟感覺自己自燕飛飛的身體中穿了過去,而後,燕飛飛的身影在虛空中微微一晃,就像一個拉長的水滴,迅速恢復到原來的模樣。

「剪影?」那仙尊微訝,這是一種罕見的天賦,他的聲音才落,又一道身影驟然出現在他身側,是另一具燕飛飛的身影,攻擊輕飄如彈走塵埃,透著莫名的詭異。

「轟……」那名仙尊吃了一驚,燕飛飛的攻擊和出現竟然沒有絲毫徵兆,就像原本就在於那片虛空一般。

那仙尊傾力一擊,重重地撞在燕飛飛身上,而後,古怪的感覺再次傳來,燕飛飛的身體又像是一個水滴般,在他面前再度化為虛無,化成一灘水,那灘水像一個罩子般向他裹了過來。

「轟……」那仙尊身上頓時盪起一層詭異的波紋,就像一層氣浪般向四面八方擴張,而那層向他裹來的水瞬間四分五裂,化成無數晶瑩的水滴,在陽光下,每顆水滴如同一個小小的明凈的世界,在明凈的水滴中,他看到一個個影像,是燕飛飛的身影。

燕飛飛就像破碎的影子般,在那晶瑩的水滴中倒映出來,在虛空中,那仙尊竟然找不到對方的位置,他心頭升起一絲震驚。

他曾聽說過在仙界有一種血脈傳承,擁有極為奇特的天賦,這種血脈天賦叫作剪影,如同將自己的身體剪成無數碎片,這些碎片可以寄存於他們無法想象的細小的影像中,這些影像看似不真實,一旦疏忽,其中一個影像極有可能會化成真實,成為致命的殺手。他沒想到,他眼前這位仙皇中階,竟然就是擁有這種奇異血脈之人。

「就算你化身千萬,我也能將你的影子一個個擊碎!」那仙尊一聲冷哼,一道風驟然在他的身前展開,縷縷幽光瞬間交織在這片天空,彷彿是一柄無縫巨扇,將那萬千水滴重重地掃開。

「轟……」就在那仙尊的幽光巨扇扇出的瞬間,他身後的虛空猛然炸開,一道白色的光華刺出,快得無與倫比。那仙尊手中的仙器還沒來得及收回便被那道白光撞中。

燕飛飛的身形在這一撞之下,驟然現形,他根本就不在那萬千水滴中,而已潛至仙尊後方,找到機會,一擊而中。

燕飛飛的攻擊並沒有落空,那位仙尊身邊那道氣場就像是剝離的殼一般,層層崩潰,身形重重地砸出數十丈之外,在地面上拖起一道長長的溝壑,被揚起的塵土掩埋了身體。

燕飛飛一擊得手,還沒來得及高興,就發現牧野霸的情況很不好。

他沒有燕飛飛的那種詭異天賦,雖然他的戰半力與燕飛飛並沒差很多,可是與真正的仙尊正面相對,差距就明顯地顯現出來了。不過與那位仙尊硬拼了兩記,便已吐血跌出,被對方壓著打。牧野霸的的防禦能力確實很強。第三次硬拼的時候,他不得不取出太清仙帝贈送的至尊仙器,這才勉強擋下了第三記攻擊。

第四位仙尊的攻擊,在他同伴被牧野行空拖住的瞬間便轉向了葉靈霜,葉靈霜等人的修為很弱,至少在他們的眼裡是這樣的,無論是葉靈霜還是徐瑩以或是玄風、龍乘風,他們都不過是仙王巔峰,雖然他們都是難得一見的絕世天才,但是仙王與仙尊之間的差距太大了,因此,一開始四人便選擇聯手,只是他們的聯手在仙尊的攻擊之,顯得是那般脆弱。

好在每個人都有一些底牌,雖然四人的攻擊被擊潰,反而沒有像牧野霸那般狼狽,四大仙王,還有四件至尊仙器,雖然他們並不能完全摧發至尊仙器的全部力量,但是這四件不完全摧發的至尊仙器卻也能讓他們多撐一會兒。

「呸……」燕飛飛的心頭並沒有多少歡喜,雖然他一擊將對手擊飛,但是隱隱的威脅在他心頭升起。果然,他的心神還未完全放鬆之際,塵埃深處傳來一聲輕脆的聲響,似乎有人在吐著嘴裡的泥土。

「你的天賦很強,但是,你的力量還不足。」那位仙尊高大的身影從塵埃中走了出來,一個清晰的撞擊印痕,將他的衣衫碎裂了一大塊,但是在那碎裂的衣衫下,有一層幽光閃爍的仙甲。

燕飛飛額角滑下一滴汗,仙尊身上居然還有一件至尊仙甲,一位仙尊的防禦本來就已經十分強大了,再加上一件至尊仙甲,他根本就破不開對方的防禦,更不用說給對方造成多大的傷害了。

一個自己傷害不了的對手,這場是一場沒有勝利可能的戰鬥,看到這裡,燕飛飛苦苦一笑,就算是一場沒有勝利可能的戰鬥,他也不能放棄,因為在他身後,還有其他同伴,他不能棄眾人而去。

「既然如此,那就繼續吧!」燕飛飛的身子微側,沒有再次遁入虛空。

「很不錯的小子,不過可惜了。」那仙尊嘴角泛起冷冷的笑,眼神中確實有幾分憐惜,一個天才隕落,本身就是一件讓人惋惜的事情。他可以肯定,如果放任眼前這個小子成長為仙尊,必然少有敵手。但是,他不能給對方這個機會,這些人與光暗之子一樣,都是擁有無限成長可能的天才。

……

牧野霸的身子再一次被擊飛,身上的仙皇寶甲已經四分五裂,道道裂縫出現在他身上,他像是破碎的瓷器一般猙獰可怖,鮮血不斷自他嘴裡湧出來,但是他眼神依然倔強不屈。

「咳……咳……」牧野霸輕咳了幾聲,將滿嘴的血泡吐了出去,掙扎著站了起來,望著那逼近的仙尊,嘴角咧出瘋狂的笑容笑道:「再來啊,老東西,你這麼多下都打不死你爺爺,還說是仙尊呢,真他媽的丟你師娘的臉。」

「小子,死到臨頭,你就嘴硬吧。」那位仙尊嘴角閃過一絲殘忍的笑意,陰冷地道:「光暗之子說了,他想要吃掉你的仙嬰,一會兒我會親手捏碎你的肉身,摘出你的仙嬰,希望你喜歡你的仙嬰變成點心時的感覺。」

「老不死的,你就做夢吧,你爺爺我就算是爆嬰也不可能給你這個機會。」牧野霸狠狠地笑了,將目光投向遠處正與戰無命交手的莫天機,臉上閃過一抹詫異之色,他看到一團巨大的衝擊波向四面八方迅速擴散,幾乎將望蒼城瞬間化為廢墟,莫天機的身形在虛空中不斷翻滾向遠方,似乎在拚命御掉身上的力量,他並沒有看到戰無命的身影。

此時,牧野霸心頭變得異常平靜,無非就是一死,雖然他身為恭華天牧野家這一代最頂尖的天才,承載著家族的興衰,但是牧野家的天才從來沒有膽小之輩,就算是戰死,也要有牧野家的風骨。

如果莫天機想要吞噬他的仙嬰,他絕對不可能給對方這樣的機會,雖然他不知道在莫天機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可直覺告訴他,眼前的莫天機已經不再是以前他認識的那個讓各大仙域天才們懼怕的莫天機了。

光暗之子莫天機最讓各大仙域天才們害怕的不只是他強大無比的武力,更是他算無遺策的智計,那才是他真正最為可怕的地方。而眼前的莫天機,雖然強大,但卻已經失去了應該有的理智,像是一條瘋狗,一條喜歡吞噬他人仙嬰的野獸。

這讓他想到了傳說中魔族恐怖的魔功——神嬰分體大*法,是一種靠吞噬仙士的仙嬰而使得自己不斷強大的魔功,可以讓人擁有難以想象的提升速度,代價是被魔氣所侵,失去理智化身為魔。

眼前這個莫天機應該已經化身為魔了,這也能解釋為何在死亡狩獵場中,戰無命斬殺了對方一次,對方還活著,眼前的莫天機已經不是本尊,而是分體而出的魔嬰。

「死吧!」向牧野霸逼來的仙尊口中一聲輕喝,身形暴閃,雙手就像是兩柄巨刀一般插向牧野霸的胸膛。

虛空似乎是一層紙片般在牧野霸身前破碎,天地瞬間凝固起來,仙尊已經觸摸到規則的邊緣,正如那仙尊所說,對方是不會給他自爆仙嬰的機會的,以規則之力束縛了他,那兩隻手想直接將他的身體撕成碎片,看著那彷彿突破層層虛空而至的雙手,牧野霸很想掙扎,可是他此刻已經是強弩之末,只是勉強抬起手來,根本就來不及阻擋那破開虛空而至的大手。

絕望中,牧野霸臉上泛起苦澀的笑容,真的要死了,心頭反而更加平靜,對方也太小看他了,就算天地規則束縛住了他,這天下能夠阻止他爆嬰的仙尊又有幾人,他可以肯定,眼前的這位絕對做不到。

本書源自看書惘 一股狂暴的氣息自牧野霸的身體之中迸發出來,彷彿有無數游龍自其經脈向腦門游去,在最後的時刻,牧野霸選擇自爆仙嬰,就算天地規則束縛了他的身體,卻無法束縛他體內的法則之力。

牧野霸身為恭華天的天才之王,自然有自己的手段,他的身體內可以自成獨*立循環,在被束縛的時候,他的身體可以與身外天地隔絕,形成一個獨*立的體系,這一刻他知道自己已無倖免,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將自己的仙嬰自爆,仙嬰自爆,肉身成灰,哪怕是讓眼前的仙尊受一點傷,也不算虧本了。

「居然還能自爆?」那仙尊眼裡閃過一抹詫異,但是他的速度不減反增,他要在牧野霸自爆之前將其擊殺,絕對不會給牧野霸自爆的機會。

「哧……」就在那仙尊驟然加速的瞬間,一道赤光陡然在虛空中劃過,就像是經空的流星,一閃而過,凄艷絕美卻又雲淡風清。

牧野霸絕望的眼神驟然亮了起來,他看到那道赤光,還看到一張錯愕的臉。而後,牧野霸感覺身體猛然一輕,一篷熱血灑得他滿身都是,牧野霸沒有時間去抹去那些血跡,身體猛然向那撲來的仙尊撞了過去,懷中一道銳風暴起,太清仙帝送給他的至尊仙器再一次亮了起來,這道如龍似蛇般的仙槍,以無堅不摧之勢猛然扎入了那名仙尊的胸膛,沒遇到任何阻礙。

「啊……」那仙尊暴出一聲長長的慘嚎,眼神由錯愕變成驚恐。他發現他瞬間攻出去的雙手在那道驟然閃過的赤光下,居然一分為二,手肘前的部分全部消失,兩隻手臂如出一撤,鮮血如泉水般噴洒而出,濺得牧野霸滿身滿臉,而後牧野霸的攻擊接踵而來,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機會,那桿龍槍便已經扎入了他的心臟,他身上的仙甲都沒來得及摧發。

「怎麼會?」那仙尊眼睛瞪得很大,終於看清楚了那道赤光的主人。居然是正與莫天機打得難解難分的戰無命,這怎麼可能?

他絕望地扭頭望向莫天機與戰無命交手的方向,他終於看到了莫天機,正從遙遠的空間里踏空而至,身上的衣衫片片碎裂,露出身上的寸寸金甲,臉上全是瘋狂和狼狽。

剛才戰無命將莫天機震了出去,至於震出多遠,他們無法猜測,戰無命竟然借反震之力將自己的身體轉向了牧野霸的方向,在牧野霸認為必死之時,斬斷了那仙尊的雙手,瞬間破去了仙尊的規則之力,使得牧野霸有機會發出凝驟了全身力量的最後一擊。

「死吧!」牧野霸沒想到會最後出現這樣的大逆轉,心頭那種死裡逃生的興奮讓他無法掩飾地哆嗦起來,手中龍槍一絞,強烈的仙光驟然迸發,化成瘋狂的能量濺射而出,仙尊仙甲下的身體驟然化成一篷血雨向四面射了出去,一道流光衝天而起,迎向憤怒趕來的莫天機。

「神子救我!」那仙尊在最後時刻仙嬰破體逃離,戰無命剛才一擊已經力竭,新力未生之際,根本就來不及抓住那逃離的仙嬰,牧野霸一擊之下幾乎完全虛脫,更不可能阻止其仙嬰逃離。

「你這樣的廢物,居然連一個仙皇都殺不死,活著有什麼意義!」

讓戰無命和牧野霸意外的是,飛掠而至的莫天機伸手將那迎面而來的仙嬰一把抓在手中,說出一番讓戰無命等人錯愕不已的話,而後發生的事情更是讓戰無命和牧野霸看得目瞪口呆。

不只是戰無命和牧野霸目瞪口呆,與莫天機一起來的幾位仙尊也都看呆了,他們看到,逃向莫天機的仙嬰被莫天機一把抓住,莫天機話音落下,大嘴一張,竟然直接將那仙尊的仙嬰塞入口中,像是咀嚼糖果一般,三口兩口吃了進去。

撕心裂肺的慘叫自仙嬰口中傳出,眾人甚至能看到那仙嬰兒在莫天機的嘴邊掙扎了幾下,最後被吞掉。

「走!」戰無命率先回過神來,一伸手將牧野霸抓在手中,大手一揮將葉靈霜等人全部裝入法寶空間,沖向與燕飛飛對戰的仙尊。

「想走?」攻擊葉靈霜的仙尊一怔,很快回過神來,戰無命卻已經將牧野霸也收入了法寶空間,身體就像直接穿透幾層虛空,出現在燕飛飛身前。

「轟……」燕飛身形暴閃而退,那名仙尊與戰無命的身體猛然撞在一起,一道漆黑的波紋迅速在他與戰無命之間擴散開去,彷彿在虛空打開一條幽深的通道,他與戰無命的身形全都被那條通道吞沒了。

「大東……」本來攻擊葉靈霜等人的仙尊看到和燕飛飛對擊的仙尊被驟然裂開的虛空通道吞噬了,失聲驚呼。

他感覺到那股黑暗力量中融合著空間法則之力,空間與黑暗之力結合,戰無命在虛空猛然開闢出一條如同黑洞般的通道。他根本就不知道,戰無命和他的同伴大東被傳送到什麼地方去了。

他扭頭之際,感覺身後一道流光電射而至,他轉身一掌拍出,發現那道流光在他掌風下,化成了千萬氣泡,每道氣泡中都有一個人影,他身邊的虛空瞬間變成了一個萬花筒,萬花筒般氣泡中的身影只有一個,就是燕飛飛。

lixiangguo

就是這一句不缺錢,打動了切爾斯軍團將近七成的,中層軍官的心,尤其是他們已經知道斯格勒死了,那就更加肆無忌憚了!要知道,維娜對他們的承諾是,如果他們幫助維娜控制了切爾斯軍團,維娜就將把他們每月的軍餉從目前的一萬兩千盧比提升到三萬盧比,並且允許他們參與到軍團的生意當中來,成為軍團的利益共同體!

Previous article

誰也沒有往墨蒼穹被強迫這方面想。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