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們約定好了,不是么?再任性,本少爺可要生氣了。」

「好吧好吧!沒想到你還是個小色女,就這一晚,而且不許亂動。要不然被踹出去,可別哭鼻子。」 烈日高懸,寬敞的健身房中不在只有莫平安一個人,月缺坐在高高的房樑上,憤怒的看著地面上忙著改建的眾人。這哪裡是改建,木樁釘的七扭八歪不說,還都是一個個不規則的。這分明就是少爺在報復自己,給自己找活干啊!

最讓月缺不解的就是黎秋了,鍛煉身體倒是能夠理解,可為何要跟少爺學?難道不怕把自己也練成一個大塊頭么?

每次想要到黎姐姐身邊什麼問問,這到底是為了什麼的時候,都會被少爺無情的瞪回來。只能返回繼續打掃衛生,甚至還被罰到了房樑上,竟然說本小姐礙事!可看到黎姐姐那開心的樣子,想來不會是因為受到自己的連累吧!

當看到迪夢迪雅兩姐妹時,倒是欣慰了不少,看來少爺還真是個食色之人啊,這麼快就與二女有了身體接觸。不過二女也讓月缺苦惱異常,到現在了還分不清誰是姐姐誰是妹妹。總之有一個人是爬到了少爺的後背上,到現在一直沒有下來就是個好兆頭。

時至中午,吩咐幾名雜役休息后,莫平安滿意的看著兩處木樁,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布置妥當了吧,感覺太簡單了一些,還得增加一些難度啊!

剛招呼過黎秋準備前去用膳,房門突然被人向外拉開,為首的女子蹦蹦噠噠的領著十多名中年男女向內走來。

莫平安看著為首的女子,高興的迎了上去,剛要開口詢問,卻不想跑到進前女子直接伸手在莫平安的肩膀之上拍了拍。

「小弟弟好風流啊!鍛煉身體都背著美人,你還真不怕累著,哈哈~~」虞不晚開心的笑著,隨即看了看莫平安身後的女子好奇的問到:「小弟弟,這位捨不得放下來的美人是十四姨?十五姨?還是十六姨啊?」

「你不就是十四姨么,還哪有十四姨了。」莫平安看著身前的虞小姐有些無語,沒想到再次相見還是改不了這壞習慣,扭頭看向後背上的女子沒好氣的說到:「下來吧!你還想抱著一輩子怎麼的?」

「就不!你不說清楚是怎麼分辨出我和姐姐的,就不下來。」迪雅傲嬌的說完,還緊了緊四肢抱的更用力了一些。

對於莫平安是如何分辨的出姐妹二人的,姐妹二人都非常好奇。因為就連她們二人的父王和母妃都分別不出到底誰是姐姐,誰才是妹妹,二人因此獲得了很多樂趣。可沒想到竟然會被莫平安一眼識破。

莫平安也是無奈的很,沒想到叫出二女的名字后,竟然還惹出了禍事。不過對於百十斤的重量,莫平安表示沒有一點壓力。但只限於健身房中,出去后就有礙觀瞻了。

「行啦!小弟弟等你和黎姐姐圓房后,姐姐成全你!不過現在,你也只能過過嘴癮罷了,嘻嘻~」

虞不晚吩咐身後眾人將木箱放下後繼續說到:「小弟弟,你交給姐姐的任務已經幫你完成了。五款衣物各種顏色的全部都在這裡了。沒別的事姐姐就告辭了啊,都快三個月了,可累死姐姐我了。」

「這就想走?本少爺剛好設計出了不少樣式,每款先做出來一套樣品吧!」莫平安見狀用平和的語氣說道。

「哼!你當姐姐還會信你這無賴的話么?」虞不晚毫不在意的說到,轉身便向門外走去,臨走前還不忘在迪夢迪雅兩姐妹之間看了兩眼,樣子頗為好奇。

自從被二哥虞昌抬到莫府後,虞不晚的心就沉到了谷底,沒想到父母和哥哥真的狠心把自己送到了莫府。

剛到莫府的幾天,可謂是將大小姐的脾氣展現的淋漓盡致,各種要求花樣百出,可依舊沒有難倒莫府眾人。

最後更是賴在床上不起,直到莫平安出現時,直接拉開床角喪氣的說了句:「想上來就上來吧,反正都被你困在這裡了,想怎麼樣還不是隨你。」

只是沒想到結果會是一摞圖紙劈頭蓋臉的砸來,還被狠狠的訓了一頓。臉色羞紅無地自容的虞大小姐,終於知道自己的確是誤會了,竟然真的是找自己來縫製衣物。

當看到莫平安設計出的幾套新式服裝鞋子時,突然睜大了雙眼一張張的看了起來,從小就對服飾有著很深刻的理解的虞不晚,沒想到莫平安竟然會設計出如此奇特的服侍,不但新奇、美麗,更為大膽。

在於莫平安交流過幾次后,越來越放得開的虞不晚終於恢復了大小姐本性。而且還仗著自己年長莫平安幾歲便開始自稱姐姐,特別是對拍打莫平安肩膀這件事尤為執著。

不過這個動作在莫平安看來屈辱性實在是太大了,於是各種限制、恐嚇不斷,可沒想到一個多月下來,虞不晚哭過鬧過,甚至害怕的不敢出屋,可拍莫平安肩膀這個動作就是不肯改掉。

最後無奈的莫平安不得不想向虞不晚詢問,為何用待寢這種事恐嚇,都不願意放棄。可卻得到了一個哭笑不得的答案,原因竟然是能拍莫平安的肩膀,很驕傲啊!

僵持了一個多月,最終挫敗的莫平安乾脆不在理會虞不晚,反正關於衣物的事情都已經交代完了,再去倒顯得自己過於啰嗦,而且眼不見為凈,省的被佔便宜。

莫平安看著虞不晚帶人向健身房外走去,並沒有任何阻攔。有新款式的確是真的,也需要這位大小姐幫忙做出來,但虞不晚說的並無道理,在莫府兩個多月了,也該回家去看看了。

目送虞不晚離開的莫平安,卻不想虞不晚走到房門前突然停了下來,轉身看著莫平安嘻嘻笑了起來,揮起小手喊到。

「小弟弟,做為你嚇唬姐姐的懲罰,姐姐特意多要了些材料為自己也做了兩套。不過說真的,弟弟你設計出來的衣服真不錯,姐姐很喜歡呢。」

說完,還特意撩起裙擺,露出裙下那一抹鮮紅的顏色讓莫平安看了一眼,緊接著歡快的跑了出去。

聽著依稀傳來的快跑聲,莫平安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兩下。這就是相傳的廚子不偷,五穀不收吧!難怪用了這麼長時間,原來是干私活了。可直接贈予的竟然不要,非要用這種方式,難道就是為了報復自己么?還真是有些無奈啊!

跑吧!跑吧!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先放你兩天假,看本少爺怎麼把你逮回來的!莫平安想著,直接來到一個木箱前,打開仔細查看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虞家能以成衣刺繡起家,這門手藝倒是一絕,至少在莫平安看來,這幾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預料,光滑的面料即輕薄有緊密,色彩純正縫合處不見一絲針腳。特別是女僕頭飾上的蝴蝶結即柔軟又能迅速恢復原貌,而蕾絲的質感和層次同樣無可挑剔。

不過將女僕裝拿出后,有有些失望的放了回去。看到那胸襟的弧度,就知道這件衣服,月缺一定是穿不起來了。莫平安甚至都有些懷疑,這套女僕裝是不是虞不晚按照自己的身材做出來的。

將木箱直接滑到月缺身邊吩咐道:「你的,一會兒回房間自己換上吧!十多萬兩白銀一套呢,怎麼的也得穿上幾次啊!」不管怎麼樣,這身衣服都不能平白丟棄,還是先看看差多少在改進吧。

沒有理會抗議的月缺,再次打開一個木箱。直入眼帘的便是一抹鮮紅,和那一朵朵雲煙以及蒼松刺繡。興奮的抱起木箱的莫平安,吩咐過幾人不許亂動后,拉著黎秋便向自己的小院跑去。

「快,穿上試試合不合身!」莫平安將黎秋拉到屏風后,將盒內的衣物一件件的取了出來遞給黎秋,滿意,非常滿意!恐怕前世的機械也未必能做到這麼完美吧,真的沒想到虞不晚竟然能將打底褲做成絲襪一般纖薄,而且還密不透光,最為難得的是,打底褲上刺繡邊緣竟毫無拉絲的痕迹。

「少爺,這個怎麼穿啊?」黎秋翻看著用系帶串聯氣的兩塊半球形衣物,好奇的在胸前比量著。

「你那肚兜還帶著幹什麼,丟了!這個叫胸罩,貼身的,以後就不用帶肚兜了,穿它就行。」

「呀~這…這…這個名字真不吉利。」黎秋雙手護胸,害羞的說到。

莫平安伸手點了點黎秋的額頭,有些好笑的說到:「你的腦瓜想什麼呢?聯想的到挺豐富的。昨晚的膽量那裡去了,難道想讓少爺幫你穿啊?」

「十三謝過少爺!」黎秋輕施一禮,嫵媚的看著莫平安嬌聲說道。

「你啊!」莫平安在黎秋的臉蛋上捏了一把后,想到這些衣物飾品的確和這個世界的服侍有些差距,穿戴起來沒有經驗倒的確會麻煩一些。更何況母親那裡還有一套,如果也不會穿那就麻煩了。

「記住了啊,就這一次。稍後母親那裡有需要的話你去幫襯一些,懂了么?」莫平安說著來到黎秋身後,伸出兩指,直接將肚兜的系帶解了下來。

笨手笨腳的忙亂了許久,才算將一套內衣穿戴整齊,這主要怪黎秋太不配合了,每碰觸一下都會咯咯笑了不停,害的莫平安也不能靜心完成任務。

可在拿起那套長裙時再次遇到了麻煩,為了美觀,長裙的衣襟只是個裝飾。不過這並未難道莫平安,拿起長裙直接向黎秋罩去,扭一扭扶正之後,滿意的點點有,身材有料就是好,配上這身裙裝直叫人賞心悅目。

將配套的腰帶飾物全部穿戴上后,莫平安退後兩步說道:「完美,非常完美!這一身鮮紅看著就讓人歡喜。來,換上鞋子穿兩圈。」

黎秋赤裸著雙臂緊緊按住裙擺,羞紅的臉頰看著莫平安說到:「少爺,十三這個樣子只能跟少爺您一人看,出去是萬萬不敢啊!」

「放心吧!少爺不是傻子。特意準備了帶袖披肩和打底褲,就是怕出去時不方便,不過這裡是有少爺我一個男的,不用害羞,來吧!」莫平安看著黎秋的雙眼,鼓勵的說到。

輕蹲下身,感覺到一絲涼意的黎秋急忙伸手用裙擺遮擋個嚴實,可秀足剛穿入高跟鞋時,身體不由自主的向一側歪道而去。

莫平安急忙跨前一步,將黎秋扶起后,蹲下身為黎秋穿戴起來,並囑咐道:「以後你可能要多適應一下這種鞋子了,除了訓練以外,平時就穿這樣的高跟鞋吧。」

起身握住黎秋的雙手,邊後退邊說到:「來,走兩步看看合不合腳。」

「恩!大小正合適,就是有些不習慣。」黎秋歪歪扭扭的走了幾步,適應了一些後主動鬆開了莫平安的雙手,歡喜的看著莫平安問道:「少爺,十三穿這身美么?」說著輕點腳尖,原地舞動起來。

莫平安再次將歪道的黎秋抱在懷中,有些好笑的颳了刮黎秋的瓊鼻說道:「我的小黎秋當然是最美的,不過你這走還不利索呢,就想著跳,是不是有些託大了啊?」

「去,吧披肩和褲子穿上吧,少爺待你出府逛兩圈,適應適應鞋子。」

穿戴整齊的黎秋,頗為好奇的揪了揪下身的褲子。這與肌膚無二的顏色,柔軟富有彈性的緊貼雙腿,既保暖有舒適。如果不是兩側修上了祥雲圖案,還有一些亮彩的裝飾,恐怕很難分別的出這是一條褲子吧!

「少爺,這套服飾有名字么?」

「這個就不用你給起了,叫雲煙,雲彩為衣流煙住裳,喜歡么?」

「喜歡!」黎秋說著,邁出兩步習慣性的環抱上莫平安的臂膀,可正打算彎下頭時,卻發現已經有些不大合適了。

原本高挑的黎秋就有一米七多,現在再加上一雙高跟鞋后,直接跨過了一米八的門檻,而對於還沒過一米七的莫平安來說,的確有些差距。

「怎麼,嫌棄少爺個子矮么?」其實在黎秋穿上高跟鞋的那一刻,莫平安就有些後悔將這高跟鞋設計出來了。可這身產自前世一款網路遊戲,天諭中的雲煙時裝如果不配上高跟鞋,那可真有些暴殄天物了。而且穿上高跟鞋的黎秋更顯婀娜多姿,每一步都那樣嫵媚。

「不是的,十三怎麼會嫌棄少爺呢,可十三怕出府後….」黎秋有些為難的說到。

「切~抱緊了!」莫平安說著伸出臂膀,待黎秋再次環抱上來后,朗聲說道:「本少爺這輩子就喜歡爬高了,他們管得著么?」

「爬高?」

能駕馭鮮紅色長裙的人不少,可勇於穿出的人卻沒幾個,畢竟紅色太過艷麗,對於習慣了保守的人們來說,艷麗並不時什麼好詞。而向雲煙這種開叉到腿根的,更是連想都不要想。

這一路上可想而知,三兩相撞的人比比皆是,貨物倒塌人仰馬翻,所過之處用一片狼藉來形容也毫不為過。如果不是時常的伸出縴手,摸兩下下身的褲子給自己壯膽,恐怕黎秋都不敢邁步了吧。即便是這樣,黎秋還是緊張的抱緊莫平安,小腳步連踩,生怕裙擺敞開的過大。

莫平安看著緊張的黎秋,放緩腳步慢慢的前行。可一陣清風吹過,裙擺飛揚的黎秋直接蹲下身去,護著裙擺淚眼汪汪的看著莫平安說到:「少爺,我們還是回去吧!他們總看…」

「別說了!」莫平安蹲下身,雙臂分別穿過黎秋的腿彎和後背,直接將黎秋抱在胸膛后,環顧了一圈已經摔倒在地的人們,躲閃的眼神依舊不是瞄上黎秋的裙底。

「都給我打!打到他們再也不敢亂瞄為止。」莫平安憤怒的對著侍衛們喊道。敢領出來,就不怕見人。可都跌倒了不知道爬起來,還在亂瞄,是想意淫么?

「少爺您…」

「不怕!以後再遇到讓你討厭的人,直接把他們打服就好了。乖了!少爺抱著你去買些般配的首飾去。」 莫府大殿中,洛夫人高興的擺弄這身上衣服那寬大富有質感的衣袖,黑衣白裙,裝飾著金色條紋和黑色羽毛的服飾令洛夫人很是喜歡,更重要的是,這是莫平安親自為自己設計的。坡上羽翼披肩后華貴不減,更顯女性柔美,頭上的金箔玫瑰頭飾則女王范十足。

「平安,看看母親穿上這身衣服合身么?漂不漂亮?」洛夫人輕甩衣袖,看著莫平安開心的問到。

「母親大人一隻都是這世間最漂亮的女子,穿上這身『錯金』,倒顯得有些平庸了。孩兒一定努力,爭取設計出一套符合母親身份和氣質的服侍來。」莫平安嬉笑的說到。

「貧嘴!這套服飾叫『錯金』么?很不錯,母親很喜歡!就原諒你縱使侍衛毆打那些百姓的罪過了。」洛夫人說著拉過莫平安的手掌,輕聲和氣的說到。

「還沒和母親說說,究竟是何事惹的我兒發怒,坐下如此不智之舉呢。」

「母親,這事真怨不得孩兒,雖說衣服款式有些新穎,但看兩眼就好了吧,可那幫人竟然盯盯的瞎看,跌倒了竟然不知起身還在看,孩兒氣急,所以就把他們打了。」

洛夫人聽到莫平安的解釋后,看向身側的黎秋,上下打量了一番並沒有發現令人詫異的地方。一純白色為主的服飾衣袖同樣寬大,而女子的裙裝換成了貼身的褲子秀出修長的美腿倒是引人矚目,裝飾的條紋優雅美幻,雖說位置稍顯敏感了一些,可也不像能吸引的幾條街道的百姓,都為之狂亂地步吧。

指了指黎秋,洛夫人看著莫平安問到:「是因為穿的這身服飾么?」

「這身叫遲霜,出去時穿的叫雲煙。」莫平安說完,看向黎秋吩咐道。

「黎秋,去把今天穿的那身換上,讓母親欣賞欣賞。」

莫摯頭戴高高的髮飾,昂首闊步的走進大殿之中,看著談笑風生的母子二人高興的說到:「平安,看看為父器宇軒昂否?」

莫平安與母親一同看向莫摯,不得不說,莫家人長的都比較高大,對於服飾都能很好的駕馭。不過莫平安還是看出了一些異常,雖然很想搪塞過去,但還是如實的說了出來。

「父親大人自然是器宇軒昂的很,穿上這身服飾更顯貴氣。但孩兒認為,如果父親大人能把小腹收回去的話,效果會更好一些。」

「調皮!」洛夫人聽了莫平安的話后,微笑的伸出一隻點在了莫平安額頭之上,隨後符合道:「不過這話說道倒是在理,老爺,您這兩年確是有些發福了。」

「額~哈哈哈!男人嘛,哪能沒有一點肚子呢,而且這也到了發福的年紀。」莫摯說著還揉了揉凸起的肚子。

「平安,聽說你設計的衣物只有我和你母親、黎秋甚至月缺那丫頭都有,為何比給你爺爺和自己也置辦兩套呢?」

「孩兒還在長身體,衣裝時常更換所以不著急。至於爺爺哪裡…孩兒設計出的服侍都顯年輕了一些,給爺爺穿有些不合適了。這次就有了,已經設計出了不少款式。」

對於莫平安能被這兩位嘮一些家長,洛夫人同莫摯都很高興,更是一個勁的誇讚莫平安長大了。對此,莫平安很是愧疚,畢竟身為人子,從小對父母就有些疏遠,可這又能怪的著誰呢?

就在三人閑談時,黎秋終於是穿著一身鮮紅的雲煙款款而來。洛夫人的目光一瞬間就被吸引了去,仔細打量一番才恍然的說到。

「難怪了,這條褲子設計的倒是巧妙,很能誤導人啊,差點把母親我都糊弄了過去。這身紅色倒是喜慶,新婚是穿只亦不為過。平安,做出這套不會是向和黎秋辦場婚禮吧?」

黎秋聽了洛夫人的話后,面色羞紅希翼的看向莫平安。

「恩?沒有啊!不過婚禮的確要辦,可不是現在。」莫平安說著將黎秋拉到身前,在父母的目光下直接將黎秋抱在了懷裡笑嘻嘻的說到:「再怎麼說也要等孩兒成人禮過完之後吧,要不然黎秋豈不成了我的童養媳了。」

對於莫平安的舉動,莫摯夫婦一點也不覺得意外,莫平安平時的舉動就大膽的很,在確定了黎秋的名分后,更是無所顧忌。想來沒人之時二人會更親密一些吧。洛夫人對此並不覺得有何不妥,而且有時還學著黎秋挽著莫平安的樣子挽著莫摯一同出府,可後來發現莫摯不但心情舒暢了許多,處理起公務也果斷了起來,倒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老爺,您看黎秋這身服飾如何?」洛夫人看著莫摯意有所指的問到。

「這身么、不錯!只要是平安設計出來的,在為夫看來都很不錯!」莫摯擺正身子,一臉傲氣的說到。

「哼!算你識相。」

莫平安看著父母憋著笑意,不得不佩服父親的機智,竟然能回答的這麼巧妙。不過在佩服的同時,表示對父親萬分同情,被母親管的這麼嚴,機智也都是被逼出來的吧。

抓著黎秋的縴手揉捏一番的莫平安,想到時間已經不早了,便直接從環中拿出一摞滿是畫像的紙張說到。

「父親,母親。孩兒可否再從莫家軍中要幾個人啊?」

洛夫人接過紙張,好奇的翻看了起來,而莫摯直接出言問到:「對現在的侍衛不滿?龐虎和高雄這兩位可是在中隊長中實力也屬上乘,如果是嫌長相難以入目,換掉倒也應該,可為父沒有記錯的話,是你讓人挑選出來的吧?」

「不是不是,他們二人孩兒還是很滿意的,前些日子替孩兒出去辦些事情,現在正在休假中。」

「還是是覺得在府中閑著著實有些無聊,除了鍛煉身體也沒有什麼事情可做,想找些人手來陪孩兒玩耍玩耍,解解悶。」

「胡鬧,覺得無聊,明天就到城中學院學習文史吧,直接插班進去好了。」莫摯嚴肅的說到。

「不去,孩兒可都是有女人的大人了,陪著那些孩子咿咿呀呀的,您不覺得丟人,孩兒還覺得臉紅呢。」莫平安摟著臉色羞紅的黎秋抗議道。

「不去就不去吧,平安說的也對。」洛夫人翻看完人物畫像后,插口說到:「平安,你是要找這些人么?莫家軍中雖說人數眾多,可並無幾名女兵,所以這些女子還需要你自己想辦法去尋找了。這些男子也有些難度,相似的找出來倒是容易,可靈劍的樣式和屬性相符,就困難了一些。母親幫你留意著,你看如何?」

「謝謝母親,母親您對孩兒最好了!」莫平安毫不掩飾的撒起嬌來,逗得洛夫人眉開眼笑。

「母親,您在幫孩兒些一道請柬吧!孩兒設計出來的服飾還需要虞小姐幫著做出來才行。」

「好!只要我兒高興,母親親自去請都行。」 平靜的夜晚,不平靜的度過。對於鍥而不捨的迪夢迪雅兩姐妹,莫平安使出渾身解數,二人就是不願意離開莫平安的寢室。

並且還找到了個貌似正大光明的理由,用迪夢的話將,莫平安抱了兩姐妹一夜,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了,能碰的不能碰的也都沒放過,所以莫平安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而且是要明媒正娶,三媒六聘一樣都不能少,如果不這麼辦,莫平安就不是個君子。

可君子是什麼?莫平安毫不在乎的將二女堵在了門外。可迪雅高聲大喊莫平安不是男人,這就讓莫平安有些接受不了了。可又不能因為一句話,就把原本想好的計劃放棄掉,勸慰解釋了半天,可二女依然不為所動。

並還為自己的執著找到了借口,既然莫少爺想負責,那還在寢室里藏一個女人幹什麼?要麼大家在一個房間擠擠,要麼莫少爺自己一個房間休息。想偷吃,那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最後無奈,二女不但把黎秋拉走了,還從黎秋那裡訛詐出了兩套雲煙才算罷休。也幸好莫平安對雲煙這套時裝比較青睞,紅白藍紫黑可是為黎秋準備了五套。二位公主將黑白兩色收走後,還憤憤不滿的說顏色不一樣。

莫平安看著安靜下來的寢室,空蕩蕩的只剩下自己一人,這回好了,以後再想過過手癮,可能真的得偷偷摸摸的了。

清晨,早早出現在健身房的月缺,將寬大的長袍掛到了單杠上后,緩緩的舒了口氣。沒想到這女僕裝還是沒躲過去,昨天躲了一天沒敢出門,就是怕侍衛們見到自己裸露的大腿,可昨晚聽聞黎姐姐不但穿著雲煙陪少爺出府,少爺氣怒打了不少平民百姓,可依舊沒讓黎姐姐換下那套衣服。

哎~看來是躲不過這一劫了!那倒不如主動一些,早點來等著好了。

黎秋如期而至,出現在莫平安的卧室之中,不過對於緊隨而來的二女,莫平安差點被佔了便宜,哪裡還有和黎秋軟磨的心思了?

痛痛快快的起床,隨意吃了點早餐便向健身房而來。今天可是有幾件事要做呢,千萬不能耽誤了。

當莫平安來到健身房時,看到等候的月缺不禁笑了起來。沒想到這丫頭倒是掌握了二次元穿衣的精髓,不過這上身穿著與下身的女僕裙實在有些不搭。只見上身穿了一層又一層,而下身則是布滿蕾絲的純白圍裙和女僕短裙,剛剛過膝的黑色絲襪和嶄新光亮的黑色粗跟小皮鞋,露出兩條白生生的大腿。

可月缺看到莫平安身後的三女,卻不由自主的退後了一步,沒想到黎姐姐竟然和那兩姐妹都穿著雲煙,那高高叉開的裙擺竟然還能人受得了。緊了緊身上的衣服,正要轉身逃跑時,卻被莫平安直接叫了回去。

「想幹什麼去?過來來,正好有件事還得你這個能人去辦。」莫平安說著向月缺招了招手。

「這衣服讓你搭配的,都穿越時空了!脫下來吧,看看大了多少,正好一會兒去虞府讓虞小姐幫你改一改。」

lixiangguo

石媽媽探出腦袋看了一眼,嗯,胳膊腿都齊全,她也就滿意了。

Previous article

因為崔城兄弟安靜了,其餘本在心裡也想看崔涼笑話的人再也不敢挑釁,只暗道這從小傳聞身體羸弱低調的崔涼實在不是什麼簡單角色,難怪能掌握那麼大一商業帝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