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今天倒要看看,誰敢抓我!」

葉風滿不在乎站在原地,一臉正氣的說道。

「我姐夫就敢抓你,你能怎麼樣!」

韓道不屑的說著,這年頭,認識有權的人才是最牛逼的,你一個窮小子,身手再好,又有什麼用?

能當飯吃嗎?

在危險來臨的時候,還不是靠誰有關係?看誰認識的大人物多?

「葉風,你快走,趁著他姐夫還沒來,你先走,這邊我來應付!」

王小花催促著說道,她能做的不多,就是希望能幫葉風擺平這個事情,即便最後要用自己的清白來解決這個事情,她也願意!

在她眼裡,葉風遠遠比自己的清白還重要了。

「不可能!」

葉風想也不想的便拒絕了,開什麼玩笑,讓小花一個弱女子代替自己受罰?

讓她去面對韓道和他姐夫的怒火?

那是一個男人做出來的事情嗎?

「今天我就站在這裡,我就不信,這天下,還沒有公道和正義了,現在是法治社會,誰敢亂抓人?」

葉風大喝道,一臉的正氣,那鐵骨錚錚的樣子,讓王小花更加痴迷了!

不愧是自己的男人,果然不一樣!

「傻逼!」

韓道忍不住罵了一句,這什麼年代了,還信這個?

「嘭……」

韓道剛罵完,還沒嘚瑟一下呢,葉風又是一腳狠狠的揣在他的胸口,剛剛恢復了一點,又被葉風打回了原形!

「嘶嘶嘶……葉風,你死定了!」

韓道氣急敗壞著,他就等他姐夫來了,要狠狠的教訓一頓葉風,要不然沒辦法出這口惡氣!

很快,店門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一隊警察快步的走了進來,為首的一人,正是這個片區的派出所所長王龍。

「姐夫,你可來了,快幫我出口惡氣,這小子把我們這麼多兄弟全都打傷了,必須要抓回去好好的審問審問啊!」

韓道一看到警察來了,便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一手指著葉風告狀了起來。

「放心,姐夫既然來了,那就肯定不會讓你吃虧的,敢打你,那就要抓回去受審,先關他個幾天再說!」

王龍是個氣管炎,對自己妻子的話很是怕,這小舅子平時一有什麼事情就找他姐,然後就找王龍。

王龍也明白這點,所以小舅子吩咐什麼,他都照做,不敢有二話。

「好,好,姐夫你對我真好,我回頭一定跟我姐說,讓她好好犒勞犒勞你!」

韓道點點頭,十分的滿意。

關葉風幾天,到時候在裡面他還不是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任他擺布了!

「王所長?好久不見啊!」

這時,葉風忽然微笑著說了一句,喊了一聲。

嗯?

王龍一陣不解,看了一眼葉風,一時半會卻沒有想出來是誰,只是覺得有一點眼熟。

有味 「你特么誰啊,別想和我姐夫攀關係,我告訴你,晚了,你死定了!」

韓道譏諷的笑道,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敢攀關係,真當我姐夫的關係那麼好攀嗎?

「是嗎?」

葉風微微一笑,「上次我和徐書記一起吃飯,李大明帶著王所長來抓我,怎麼,這麼快就忘記了嗎?」

嗯?

李大明!

徐書記!

這幾個字一說出來,王龍的眼睛皮子一跳,立馬便認了出來!

這是那天和徐書記在一起吃飯的神秘人物!

天哪……

王龍的額頭上一陣冷汗直冒,他剛剛要是沒仔細問就把葉風給抓了的話,那後果……簡直不敢設想!

這可是書記面前的紅人啊,他差點就釀成了大禍!

「來人啊,把這個混賬給我綁了,帶回去審問,天天在外面滋生事端,一看就是混子!」

王龍指著韓道怒聲說道,「還有這些人,也全都給我拷了!」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手一指向韓道的幾個朋友,吩咐了起來。

那幾個警察微微一愣,不解的看向王龍。

幾個意思啊?

要綁自己小舅子?

「姐夫,你瘋了吧!」

韓道無語了,本來是抓葉風的,怎麼就突然變成抓他的了?

「誰是你姐夫了?我是天海派出所所長,是正義和道義的化身,任何不法分子都別想找我攀關係!」

王龍義正言辭的大聲說道,從口袋裡掏出手銬,直接就把韓道給拷住了。

這……

韓道瞪大著眼睛,看著拷在自己手上的手銬,大腦完全迷糊了! 第175章

什麼?

還正義和道義的化身?

韓道真想一巴掌扇過去,昨天他找了個學生妹給姐夫玩,當時誰還玩的一身是勁?

現在跟我扯犢子了!

「姐夫,你是不是瘋了,我回去要跟我姐說的,你趕緊放了我!」

韓道掙扎著大聲的說道,使出了殺手鐧,把他姐給搬了出來。

「別說你姐,就是你爹來了都沒用,今天你違法了,我就必須要抓!」

王龍壓根就不理睬韓道的威脅,直接就回復了他,旁邊幾個警察見王龍是來真的,也不含糊,將韓道的幾個兄弟也全都給拷了起來。

「老韓,你什麼情況啊,你姐夫怎麼抓我們了啊!」

「是啊,你趕緊搞清楚啊,抓我們做什麼啊?抓他啊!」

「媽的,葉風他不抓,抓我們,那要他來有個鳥用啊?」

……

幾個人都忍不住罵道,他們本以為韓道喊了自己姐夫來,大局便定了下來,誰知道,他們現在反而被抓了起來。

「葉先生,您看這個處理還滿意嗎?」

王龍睬都沒睬韓道這幾個人,而是轉頭十分恭敬的說了一句,那點頭哈腰的樣子,別提多小心翼翼了。

啥?

葉……葉先生?

韓道聽的懵逼了!

他這個姐夫大大小小那也是個派出所所長啊,居然對葉風這麼恭敬?

還喊葉先生?

「王所長,我很不滿意!」

葉風微微一笑,一字一頓的說道,「這人是你的小舅子吧,看樣子平時很猖狂啊,也不知道徐書記知不知道你的親戚里有這樣狗仗人勢的東西!」

徐書記!

聽到這三個字,王龍的眼睛皮子一跳!

葉風要是真的跟徐書記彙報這個事情,那他少說也要被批評記過處分一次!

嚴重點,可是要一擼到底的!

現在可是從嚴時期,他這個所長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萬一槍打出頭鳥,把他給當成典型教訓了,那可就不妙了。

「葉先生,那……那您說,怎麼處理您才滿意啊?」

王龍連忙討好的問道。

卧槽?

什麼意思?

問葉風怎麼處理才……滿意?

這話,是一個派出所所長應該說的嗎?

按理說,不應該是他來決定怎麼辦案嗎,怎麼還問葉風怎麼樣才能滿意了!

而你憂傷成藍 就連王小花都震驚了,本以為韓道的姐夫一來,她和葉風兩個人肯定要被抓進去,誰知道,這派出所所長不僅沒抓,反倒把韓道給抓了,現在更是直接問葉風怎麼處理!

難道這個一身農民工打扮的葉風,竟然還是個大人物?

王小花差點喜極而泣了,她本以為葉風就是身材好點,長相帥氣點,誰知道,她居然還撿到一個寶了!

說不定,他還是縣城的一個大人物!

「他是你的小舅子,我不希望你來處理這個事情,換別人吧!」

葉風淡淡的說道,然後便直接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撥通了楊雪的電話。

「楊警官啊,是我,葉風,這裡有一個案子我希望你能來處理一下,有一伙人打砸了我朋友的店鋪,還帶上了武器,可能是團伙作案,必須嚴肅處理!」

葉風鄭重的說道。

電話那頭的楊雪問清楚了地址,便立馬掛掉了。

「葉先生,這真的不是什麼大事,我帶他回去肯定會好好的教育一番,就不給楊隊長增加工作強度了吧,她可是個大忙人!」

王龍一陣苦澀,聽葉風的口氣,那所謂的楊警官肯定是縣局大隊長楊雪了。

這下是真的完蛋了,韓道這小龜孫怎麼就不知道給自己省點事呢!

「不是什麼大事?」

葉風冷笑一聲,「這店鋪被砸成這樣,還說不是什麼大事?這一伙人還妄圖綁走我的朋友,你看看,這巴掌印還在臉上,你跟我說不是什麼大事?」

「葉先生……」

「不用說了,等楊隊長來吧!」

王龍還想求情,但葉風直接揮手打斷了他的話。

「姐夫……這……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啊!」

韓道終於感覺到了一點不對勁,似乎……這葉風還真的不是一般人,連他這個姐夫都要低聲下氣的求情。

那……

「你個混賬東西,你知道葉先生是什麼人嗎,他是縣委徐書記的貴客!」

王龍忍不住罵了一句。

什麼?

這話一出,韓道等一批人都愣住了。

縣委徐書記!

這麼一個小農民還是縣裡最大官的貴客?

這怎麼可能!

韓道等人都是滿臉難以置信的樣子,但這個話從王龍的嘴裡說出來,卻讓他們不得不相信!

完蛋了!

韓道的臉色一黑,差點沒癱倒在地上!

「你……你真的是徐書記的貴客啊?」

旁邊小花也聽到了這句話,便好奇的看著葉風,問了起來。

「噓……騙他們的!」

葉風做出小聲的舉動,輕聲說道。

什麼?

騙……騙他們的?

王小花緊張的捂住了嘴巴,一雙大眼睛里都是不解之色!

大總裁惡寵冒牌甜妻 這也能騙?

也太假了吧!

「葉先生,葉先生,求求你,放我一次吧,我以後絕對不會再騷擾你和小花了,求求你放過我這一次吧!」

韓道突然爬到了葉風的腳邊,抱住了葉風的小腿,哀求了起來。

他知道,現在能拯救他的,就只有葉風了,除非葉風能主動的放過他,要不然,接下來他要面對的就是牢獄之災了。

「葉先生,放過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

「對,對,只要你能放過我們,我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我給你錢,這是我身上所有的錢了,全都給你!」

……

另外幾個韓道的兄弟,也一個個的開始求饒了起來,他們到現在才知道,是真的招惹到了不該招惹的人。

「現在知道求饒了?」

葉風一陣冷笑,對這些人,他可沒有什麼憐憫之心,今天如果不是他早點趕到,小花是什麼結局,那是可以猜測到的。

不說性命之危,起碼自己的清白是徹底的毀了!

而韓道這個畜生,還想讓小花接受他這些兄弟的挨個欺負!

簡直就不是男人! 一夜歡戀:霸上惡首席

lixiangguo

時間悄悄流逝,不知不覺,時間來到清晨五點。

Previous article

“是,公爵大人。想必伯爵大人一定會爲您做的決定爲您感到自豪的。”法蘭克拍了個馬屁,準備離去了。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伯爵大人身邊沒有他,肯定會不習慣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